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本页主题: 【小说】陰陽盟 J 《稚子》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小说】陰陽盟 J 《稚子》

时值卯月。

朝臣源博雅正提着酒前往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宅院。

平安京里刚下过一场细雨,四处弥漫着清新的味道。

博雅舒畅地迈着步子,脸上也洋溢着愉悦的微笑。

“这酒晴明应该会喜欢吧!”

博雅自己嘀咕了一句,拎了拎手里的酒。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博雅已经习惯与晴明在宅院中对饮,听晴明讲出那些弄的自己莫名其妙的咒的真谛,然后看着晴明戏谑的笑容浮现。

想到晴明此刻应该在宅院中等着自己,博雅加快了脚步。

来到宅院前,博雅疑惑的停了下来。

此刻,一辆牛车正等在宅院前。

“这是——难道晴明要出去?”

博雅暗自想到。

于是,博雅快步向大门走去。

刚进门,便看见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仿佛身患重疾,正由旁边的男人搀扶着往外走。

博雅好奇的看着两人。

被搀扶的男人急忙避开博雅的目光,躲在另一个男人身后走出了宅院。

“真是奇怪的两个人……”

博雅自言自语着转过身。

“博雅大人。”

一个五官清丽的女子出现在博雅面前,面带笑容的看着博雅。

“晴明大人在里面等着你。”

“哦。”这大概又是晴明的新式神了,博雅点了点头,跟在女子身后踏上窄廊。

门外传来牛车起行的声音。

刚才的两个人乘着牛车离开了。

“博雅,来啦。”

晴明悠闲的坐在前面。

“唔。”

博雅将手中的酒交给女子,在晴明对面坐了下来。

“晴明,刚才那两个男人是谁啊?”

博雅疑惑的问。

“哦,刚才的是营原赤明和他的朋友平山直人。”

“营原赤明?”

博雅惊异的提高了声调。

“唔,他可病的不轻啊!”

“晴明是说,刚才那个病怏怏的男人是营原?”

“怎么了,博雅认识他?”

“不,只是有听说过,却从来没见过面。”

“哦?博雅都听说了些什么?”

晴明琥珀色的眼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

“这个——其实,是最近的事情,”博雅有些吞吞吐吐,“在上月,营原的妻子得了怪病死了,据说死的时候全身肌肤都出现了红色的斑痕,原本美丽的小姐,最后竟然干枯的像一个濒死的老人。营原刻意叮嘱仆人们不要传扬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困扰,可是,消息还是传了出来,现在连他也如此——真是不幸呀!”

“博雅认识那位小姐吧!”

“哎?”

“不然怎么会特别留意到营原呢。”

晴明诡谲的看着博雅。

“只是有一面之缘而已!”

“哦,博雅和美丽的小姐们还真是有缘呀!”

“晴明!”

“呵呵。”

看着博雅被捉弄的急红了脸,晴明大笑起来。

“别捉弄我了,晴明。”

“呵呵。”

“你!”

这时,刚才的女子端来了酒和香鱼,轻轻地放在两人面前。

“博雅不问他为什么来找我吗?”

晴明拿起酒瓶为两人斟酒。

“唔……他来这里做什么?”博雅端起酒放到唇边。

“他拜托我去他家里看看。”

“看看?看什么?”博雅不解。

“自然是和他的病情有关了。”

晴明轻饮酒盏中的佳酿。

“他看上去病的很重。”

“唔。”

晴明肯定的点点头。

将刚才的事情娓娓道来。

大概是在一个月前。

也就是营原的妻子过世后,营原的家中便发生了怪事。

那夜,营原和往常一样就寝。

迷糊中,营原觉得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于是,他微微睁开双眼在四周寻找。

果然,一个黑影在身旁慢慢地移动着。

营原以为是盗贼跑进了房间,急忙想要呼叫外面的仆人。

可是,无论他怎么用力,嗓子却像哑巴似的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身旁的黑影可能察觉到了营原的举动,便伸手紧紧的掐住了营原的脖子,叫他透不过气来。

“救命——”

营原企图大声呼救,可仍然发不出一点声音。

因为太用力的缘故,黑影俯过来,贴近营原。

借着微弱的光线,营原费力的盯着黑影,凭他的直觉,这个黑影是个小孩子!

就在营原被掐的差点昏过去的时候,黑影突然松开了手,如同云烟般消失了。

“啊!”

营原大叫一声,外面的仆人这才冲了进来。

“刚才有人想杀我!”

仆人们四下寻找却也没有找到一点黑影的踪迹。

“难道是自己的噩梦吗?”营原开始怀疑起来。

营原仔细的打量着四周,果然什么也没发现。

第二夜。

营原始终放心不下,便叫来仆人守在一旁,不敢入睡。

夜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等了许久,那个奇怪的黑影也没有出现,营原有些疲惫了。

营原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全身无力。

“大人!”

一旁的仆人叫了一声。

“唔。”

营原极力睁开双眼,脑子还是有些不清醒。

“大人,您没事吧!”

仆人有些担心的看着营原。

“恩。”

营原深吸了一口气,坐直身子。

夜深了。

黑影还是没有出现。

“难道昨晚的事情真的是可怕的梦境?”

营原琢磨着,却不敢放松警惕。

“大人,会不会是妖物见这么多人,不敢来了?”

“这个——”

营原回答之际,突然从头上传来奇怪的声响。

“谁!”

营原和仆人们都站了起来,紧张的抬起头。

在上空中出现了一团黑色的影子,发出轻微的呜呜声,就象是幼童的低泣。

黑影自空中飘落而下,轻轻的停在营原面前。

营原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仆人们立刻挡在营原的身前。

黑影渐渐由一团模糊的影子化成人形,就像是一张被吹的鼓起来的纸人。

一个矮小的身形凸显出来。

“你是什么妖物!”

营原颤抖着对前方的幼童叫喊。

幼童低埋着头,动也不动。

仆人们也不敢擅自走开,只能小心的护着营原。

“啊——”

幼童抬起头,自眼中闪出一道强烈的光线,挡在营原身前的仆人们惨叫一声纷纷倒在地上。

见仆人们倒下,营原慌忙想朝房间外逃走。

就在这时,幼童飞身向前,紧紧地掐住了营原的脖子。

营原挣扎着想躲开,却被眼前的景象吓的晕了过去。

翌日清晨,营原从昏睡中醒来。

“唔……”

营原呻吟着支起身子,周围躺着昨晚守着自己的仆人。

“这——”

想到昨晚的情景,营原急忙起身走到一个仆人身旁,拍打着他。

“快醒醒!”

营原着急的叫着。

逐渐,仆人醒了过来。

“大人……”

仆人迷茫的眼神充满了疑问。

“大人,您怎么在这里?”

“什么?”

营原不可思议地看着醒过来的仆人。

“奇怪……这不是您的房间吗?我怎么在这里……”

仆人打量着四周。

“你不记得昨晚的事情了?”

“昨晚的事情?我不明白,大人。”

“难道一点也记不起了?”

仆人老实的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

营原转过身,开始叫喊另一个仆人,可是答案都是一样。

所有的仆人都记不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只有营原自己还记得昨晚的经历。

于是,营原更加确信自己是遇上了某种可怕的妖物。

这一个月来,营原也有暗自请来和尚或法师为自己念咒画符,可每每这样,那个妖物便更是变本加厉的侵扰。

时间一久,营原便被每晚的侵扰折磨的不成人形,精力耗损,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有一日,朋友平山直人前去探访,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当他见到营原时吓了一跳,往日俊朗的好友已经双颊凹陷,面色暗黄,终日郁郁寡欢。

“赤明,怎么成这样了!”

“诶……一言难尽呀!”

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平山直人自然想到了阴阳师安倍晴明。

“你怎么不去请他帮忙呢?”

平山疑惑的问营原。

“这个——”营原顿了顿,“这始终不是很光彩的事情,而且,我听说那个安倍晴明不是妖狐的后代吗?”

“晴明大人的可是京里的第一阴阳师呀!除了他,估计其他人也没有办法了。”

“这……”

营原还在犹豫。

“不要再想了,明天我们就去拜托晴明大人!看看你,都病成这样了!”

营原既没有回答,也没有任何反应。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那就决定了!”

听平山这么一说,营原才点了点头。

于是,博雅才在晴明的宅院中见到了这两个男人。

博雅放下唇边的酒盏。

“原来是这么回事,难怪营原的气色很差了。”

“唔。”晴明点头。

“这个妖物仿佛很难对付呀!”博雅有些担忧的感叹到。

“对付?我没有说过。”

晴明红润的唇角浮现一抹微笑。

“哎?”博雅有些吃惊,“难道你没有答应营原的请求吗?”

“并没有答应要去对付那个妖物。”

“那是怎么回事?”博雅不解。

“既然他亲自来这里拜托,那明天就去看看吧。”

“什么?”

“博雅要一起去吗?”

“唔,当然了。”

“恩。”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第二天,晴明和博雅一同前往营原的府邸。

牛车缓缓的压过路面,朝着营原的府邸前行。

“怎么了?”

牛车里,晴明看着一脸疑惑的博雅。

“只是有些奇怪。”

“哦?”

“只是觉得晴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很奇妙,比如这牛车吧,虽然没人驱使,却总能顺利的到达目的地,难道不让人觉得奇怪吗?”

“这样啊,呵呵!”晴明笑了起来。

“我只是说出心中的疑问罢了,早知道你会这样我就不说了。”博雅的口气有些埋怨。

“呵呵,对不起呀!”

虽然口中说着抱歉,可晴明的眼中却看不出一点歉意。

“博雅真的想知道吗?”

“唔。”博雅认真的点了点头。

“牛车只是在按着路前行而已,目的地一直就在那里,所以无论怎么样都会到的。”

“这是什么道理?”

“如同博雅前来拜访一样,你要去的是安倍晴明的宅院,那么不管这个宅院是在哪里,你要去的始终是安倍晴明的宅院,不会是营原赤明的宅院。”

“晴明又把事情变的复杂了。”博雅一点也没弄明白。

“哦,有吗?”

晴明一脸无辜。

“等等,晴明,你是在说我和拉车的牛一样吗?”博雅猛然想到什么。

“呵呵!”

晴明忍不住大笑出声。

“晴明!”

博雅着急的大叫起来。

就在这时,牛车停了下来。

“走吧,已经到了哦。”

“唔。”

于是,晴明和博雅下了牛车,在仆人的引领下见到了营原。

营原依旧满面病容,看起来状况并没有得到任何改善。

“晴明大人。”营原似乎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看来病情又加重了呀!”晴明微微皱眉。

营原轻轻点头。

“这位是博雅大人吧!”营原望向一边的武士,据说这位武士是晴明大人最好的朋友。

“唔。”博雅应了一声。

“如大人所见,我的病情一天天加重,估计离去的日子不远了。”

营原叹了口气,唇角牵出一丝苦笑。

“不会的,晴明会帮你的!”博雅急忙安慰营原。

晴明没有回答,侧过脸看向博雅,琥珀色的眼眸直望进博雅的眼中。

博雅急忙躲开晴明的目光,低埋下头。

“晴明大人,拜托你了。”

“我也想见见那个奇特的孩子。”

晴明应允了营原的请求,和博雅一起留了下来,等待夜色来临。

是夜。

三人坐在房间里。

房间静的骇人。

“晴明,”博雅轻声低唤,“我们在这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唔。”

“可是……”博雅想到上次晴明也是这样告诉自己,可还是被妖物发现的事情。

“放心吧,这次不会让你被妖物发现的。”晴明在一旁说。

被晴明说中,博雅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此刻,营原正紧张的坐着,小心的观察着周围。

虽然得到了晴明大人的应允,可是营原的心中还是很害怕,毕竟到目前为止,晴明只是静静的坐在一旁。

渐渐地,一阵睡意袭来,营原似乎要睡着了。

“晴明?”

博雅看着一旁平静的晴明,并没有什么举动。

“来了。”

“哎?”

“博雅,等会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能走出这个结界。”

“哦。”

博雅急忙点头答应。

果然,在一瞬间,营原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个朦胧的黑影。

黑影从营原的背后飘出,迅速来到营原的面前。

看到黑影出现,营原立刻惊慌失措的大叫起来,可是除了看见他惊恐的脸,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博雅看到眼前的一切,不禁有些惊呆了。

“是一个结界。”

晴明依旧平静的回答。

黑影开始清晰起来,逐渐能够看清身形,的确是一个幼童。

突然,黑影靠近营原,双手掐上了营原的脖子。

营原极力挣扎,却依然没有办法叫出一声呼救。

眼看营原仿佛要透不过气了,博雅有些着急,可想到晴明的叮嘱,博雅只得留在原地。

黑影越来越清晰,营原也几乎昏了过去。

“这——”

博雅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晴明依旧没有回应。

这时,幼童竟然抽泣起来。

“呜——呜——”

哀伤的哭泣让博雅更加疑惑。

幼童小小的肩膀微微抖动着,双手却依然掐着营原的脖子。

晴明拿出一片叶子,在手中轻轻一翻,一只蓝色的蝴蝶立刻飞腾而出,穿过结界往幼童飞去。

幼童似乎也感觉到了周围的异样,立刻放开掐住营原的双手,转过身子,看着身后飞来的蝴蝶。

“啊——”

博雅忍不住大叫起来,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眼前的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幼童的脸上除了那双眼睛,其他的器官似乎都没有生长完全,只能朦胧的看见一个轮廓。

显然,博雅的叫声引起了幼童的注意。

幼童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四周。

就在这时,晴明走出了结界,站在幼童的面前。

当幼童还在猜疑晴明身份的时候,晴明已经低声念出了封印的咒文。

“呀!”

幼童发出一声尖利的吼叫,抓起昏倒在地上的营原扔向晴明。

“小心!”

博雅冲出结界,一把拉过晴明,躲开了营原。

被扔过来的营原重重的落在地上,却没发出一声声响,立刻隐没在空气中。

“哎?”

博雅惊异的看着营原消失在眼前。

一转身,却又发现营原静静的躺在刚才的位置。

“哈哈哈!”

幼童的口中发出卑劣的笑声,转眼间不见了。

“晴明,我——”

博雅知道自己又给晴明增添了困扰。

“去看看营原吧。”

晴明露出淡淡的微笑。

“唔。”

于是,两人走到营原面前,仔细一看,发现他依然在昏迷中。

“唔……”

营原发出低声呻吟,从昏睡中醒来。

“晴明大人……”

营原睁开双眼,看见晴明和博雅守在身边。

“已经没事了吧?”博雅问到。

“恩。”

营原点点头。

“昨夜真是麻烦两位大人了。”

“事情还没有解决哦!”

晴明直白的回答。

“哎?”营原有些不明白。

安倍晴明不是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吗?

“其实,昨晚要不是我没有按晴明的叮嘱做——”博雅有些自责。

晴明转过脸看着博雅,眼里分明说着“原来你也知道啊”的话语。

“赤明!”

这时平山直人走了进来。

“直人,你怎么来了?”

“那个……赶走了吗?”

平山直人望向一旁的晴明。

“还要做一些事情才行。”

“哦。”

听到晴明如此回答,平山也不好再问些什么了。

“这个,能告诉我有关夫人的事情吗?”

“晴明大人,难道弥美的事情和这个有关系?”

“唔,只是好奇而已。”

“晴明!”博雅想这个回答也太无礼了。

“没关系的博雅大人。”营原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其实,弥美的事情多少也是因为我的关系……”

“赤明……”平山直人有些担忧。

“弥美和我在小时就已经相识了,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记得在我七岁的时候就曾经许下诺言会娶他为妻……本以为我们会过的很幸福,可是她却…”

“她是身染重疾而去世的吧?”

“恩,可是我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如果我能多陪陪她……”

“赤明,这样的结果你也不想的!”

“难道事情另有隐情?”博雅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

“其实,在那之前,弥美曾经告诉我自己身体不适,但那时,我和直人为了和一些朋友商量前去唐国的事情而没有留意,直到弥美病重,四处寻访救治都已经晚了……或许,现在这样,就是弥美对我的惩罚吧!”

“赤明,事情都过去了,这个不过是作祟的妖物,晴明大人会帮你解决的。”

“原来是这样。”晴明感叹到。

“怎样?”博雅问。

“唔,觉得有些困呀,那就这样吧,告辞了。”

“哎,晴明?”

“昨夜的事的确让两位大人劳累了。”营原有礼的回应。

“可是,晴明——”

“博雅不走吗?”

“哦,走!”

“走吧。”

“恩。”

于是,晴明和博雅转身离去,乘着牛车回到了晴明的宅院中。

宅院中草木青青,其间夹杂着一些幼小的彩色花朵。

博雅记得,这些应该是晴明种植的某些药草。

阳光穿过草木茂盛的枝叶,在地上投射出凌乱的影子,极为有趣。

晴明和博雅坐在廊上,沐浴着春日的暖阳。

“晴明,这样就走了,太失礼了。”

晴明睁开微合的眼,饶有兴致的看着博雅。

“我可不觉得。”

“可是,不是连事情都没解决吗?”

“博雅不困吗?”

“哎?”

“昨夜都没睡觉啊!”

“恩,听晴明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累了呢!”

“那么睡觉是可以的吧。”

“唔。”

“所以困了回到自己家中睡觉也不会失礼吧!”

“话是这么说,可是……”博雅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想到昨晚那个幼童的面目,博雅现在都还有些战栗。

“难道晴明是借口回家,而要去布置什么吗?”博雅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解释。

“没有。”晴明摇摇头。

“只是想睡觉。”

“……”

晴明果然又合上了眼睛。

既然如此,看来晴明应该有自己的办法了。

博雅肯定晴明是不会无故离开的,便渐渐放松了心情,一阵疲惫袭来,博雅也闭上了眼。

“真是个爱管闲事的家伙!”

晴明睁开眼,看着对面熟睡的武士,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朦胧中,博雅被身下颠簸的感觉吵醒了。

“晴明……”

博雅睁开眼睛,看见晴明就在眼前,可是周围的景象却不似在宅院内。

“这是——”

“我们在牛车里。”

“哎?”博雅四下打量,果然是在牛车中。

“晴明,这是要去哪里?”

“事情不是还没解决吗?”

“什么?”

“营原赤明还在等着我们。”

“哈,晴明果然是早有准备的了。”博雅憨直的笑起来。

“刚才还说要回来睡觉呢!”

“明明就是回来睡觉的。”晴明戏谑的看着博雅。

博雅一脸的不相信。

“你不是一直都睡着的嘛!”晴明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

“晴明!”

“呵呵。”

晴明遮住笑脸只露出一双细长的眼睛。

“遮住我也知道你在笑我。”

“呵呵。”

晴明笑的更大声了。

牛车缓缓而行,在营原的府邸前停了下来。

“晴明大人?”

营原对晴明的到访有些吃惊。

“看吧,我说过晴明大人不会这么离去的!”平山在一旁得意的说着。

“刚才贸然离去真是不好意思。”

博雅急忙上前向营原解释。

“没关系的,大人的确应该好好休息。”

“既然这样,我们就开始吧!”

晴明拿出一张白纸,细心的撕成一个人形。

纸人被晴明抛起,在晴明低声的念咒中,一触地面,立刻化做了一个美貌的女子。

“弥美!”

营原大叫起来。

又是式神吧,根本就不是弥美小姐!博雅的在心中暗自想到。

在场的营原和平山都惊呆了。

“怎么可能……”

营原眼中竟满是泪水。

女子轻轻走近营原,脸上带这温柔的浅笑。

“弥美……”

女子纤细的手指扶上了营原的脸颊,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

营原迷醉般的愣在那里。

女子贴进营原,在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唔。”

营原应了一声,立刻倒在了地上。

“赤明!”

平山惊异的叫了起来。

就在这时,刚才的女子转过身来,在晴明的面前逐渐隐逝。

一张人形的白纸自空中飘落。

“晴明?他没事吧?”

“唔,事情已经解决了。”

“可是,晴明大人,赤明好象昏过去了。”

“让他休息一下,明天应该就能醒过来了。”

“哦。”

“博雅,我们走吧!”

“唔,好。”

晴明和博雅向平山直人告辞,乘上牛车返回晴明的宅院。

“晴明,那样就行了吗?”博雅还是有些不放心。

“唔。”

“那个妖物究竟是怎么回事?”

“妖物嘛,不过是平山的心而已。”

“心?”博雅不明白。

“既然世间万物都能被咒束缚,人的心也不例外。”

“怎么又扯到咒上面去了!”

“呵呵,那博雅还想听吗?”

“唔,只要别让我也晕过去就行。”博雅嘟哝了一句。

“呵呵,好吧!”

晴明诡谲的笑着。

“花草树木在咒的驱使下可以化做妖物,人的心里也可以长出妖物,换句话说,那个幼童就是从营原的心里生长出来的。”

晴明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博雅的胸前。

“从心里长出来的?”

博雅伸手捂在胸前。

“唔。”晴明点头。

“因为营原的心一直被愧疚的咒束缚,才会让心里的妖物来伤害自己,而那个妖物就是在营原记忆中对弥美许下承诺的七岁的自己,加上对弥美的思念,才会使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

“那刚才那个式神对营原说了什么?”

“博雅认为呢?”

“我?我怎么知道。”

“一个人如果被回忆中的事情所困扰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遗忘。”

“遗忘?”

“唔,刚才我施下了遗忘的咒。”

“那营原会忘记弥美了?”

“所有幸福和哀伤都不复存在,干净的如同从来没发生过。”

说完,晴明的眼中流溢出转瞬即逝的伤感。

“晴明,你不会对我也下了这样的咒吧?”

博雅的脑中依稀闪过某些东西。

“呵呵,如果这样博雅就会连来这里的路都会忘了吧!”

“对呀,呵呵!”

博雅憨直的笑了起来。

“喝酒吧,这是上次你带来的美酒哦!”

“唔。”

月色下,酒盏里漾出清冽的光泽。

Posted: 2007-05-05 20:06 | [楼 主]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欢迎大家回帖,你的回贴就是作者的动力。

原地址: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182&fpage=0&toread=&page=1
Posted: 2007-05-05 20:06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阴阳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