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本页主题: 【小说】水之阴阳系列五 青丝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小说】水之阴阳系列五 青丝

春樱随风散,已是藤花开,
缕缕青丝落,念君早归来。

…………

夜凉如水。

一片浮云徐过,将皎洁的月亮蒙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

偌大的平安京都被月光罩上了朦胧的银色,

六角小路上,一道黑影突然从一幢大宅院中闪出,在微弱的月光下看不清此人,只见此人手中拿着某样东西,突然狂笑了起来,那是个女子的声音!

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恐怖和凄厉,其中似乎包含了很深的仇恨……一声声地回荡在附近的上空,久久才散去!

随后那身影又迅速地消失在了这条小路的尽头……

……………

初夏的季节,亦是紫藤花烂漫的季节,晴空之下绚丽的紫色连成一片,霎是耀眼,淡淡的清香随风而飘,沁人心脾……

殿上人源博雅一身灰色祥云直衣,右手提着香鱼和蘑菇,步履轻盈而矫健地独自前往土御门小路上京都首席阴阳师安倍晴明府邸。

轻声叩门后,开门出来迎接博雅的竟是安倍晴明本人。

“你来了,博雅!”白缎的暗花狩衣,俊秀而白皙的脸庞,不点却丹红的朱唇勾起了一抹醉人的笑容。

博雅先是一愣,随后无奈地一笑:“我知道你不是晴明!他现在在哪里?”

“在后院!”晴明样子的式神接过博雅手中的香鱼和蘑菇后笑着说。

博雅穿过生长着各式花草的园子,来到了后院,踏上窄廊转过拐角,便看见晴明手执蝙蝠扇,侧卧在窄廊里闭目养神。

“晴明!”博雅叫了一声后走了过去。

晴明微睁开那双细长的凤眸,望着博雅轻笑着坐了起来:“博雅,你变聪明了哦!”

“你还说,以后不要把式神变成你自己的样子了!”博雅一坐下就开始抱怨。

“怎么?不好吗?”晴明挑起柳眉奇怪地看着博雅。

“当然不好!那么多晴明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多奇怪啊!”博雅皱起眉头,样子可爱的要紧。

“呵呵~~~听你的好了!”晴明用扇子遮住了微微上翘的双唇“紫藤!”

“是,主人!”回应晴明的是个清亮的女声,随后一身着紫色藤花样十二单衣的美貌女子手中端着酒水和糕点从屋里缓缓地走出来,跪坐在晴明和博雅的身边。

这时博雅望着跪在他面前摆放酒碟的女子有些愣神:“晴明,这是……你的新式神?”

“是啊!”晴明合上扇子接过式神递过的酒碟望了博雅一眼“喜欢吗?”

“嗯……嗯?啊不……”博雅一看到貌美的女子就会语无伦次起来。

晴明见状,俊美的脸上立刻闪出了戏谑的神情,然后对女子说:“紫藤,今天晚上去博雅的房里吧!”

“……晴明!!开……开什么玩笑!?”待博雅明白过来时,脸顿时红到了耳根。

“没有开玩笑啊!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就说出来,要知道‘喜欢’也是一种咒!但是掌握不好分寸它就会变成一种束缚人心的咒,一旦中了这种咒……”

“停停!我可不要听这些所谓的‘咒’,头晕!”博雅一听晴明又要讲咒,立刻打断了他的话。

“我是怕博雅被这种咒束缚,你那么呆……”

“晴明大人……”这时琉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晴明抬头望着站在窄廊拐角处的琉璃,微微一笑:“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你去哪里了?”博雅也回过头看着琉璃。

“晴明大人……我……”琉璃看着窄廊里坐着的两个人轻咬着下唇,眼泪竟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颗颗地划过脸庞,随后跑进窄廊里,扑到晴明盘坐的腿上失声地痛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

看惯了平日里调皮捣蛋的琉璃,现在突然伤心的痛哭起来,两个大男人竟一时没了主意,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晴明将手搭在琉璃的肩膀上有些担心的询问道。

“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博雅也凑了过来皱着眉头问道。

琉璃继续伤心地哭着,没有回答两人的任何问题。

博雅抬头看着晴明耸了耸肩,一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

“琉璃啊,不要哭了,你要是把鼻涕眼泪全蹭在我衣服上,那这衣服可叫你来洗了哦!”晴明半开玩笑地对琉璃说道。

“对哦对哦!”博雅在一旁挤眉瞪眼地附和着晴明。

晴明这招果然灵验,琉璃慢慢地止住了哭声,离开晴明的腿,坐了起来,低着头还在微微地啜泣,黑色的长发挡住了面容。

“对……对不起……晴明大人!”瞥见晴明白色的狩衣下摆上被哭湿的一片,琉璃小声地说道。

“看来这衣服非得你洗不可了!”晴明轻笑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不是去秋山大人那了吗?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咦?秋山大人?琉璃怎么会认识秋山大人的?”博雅望着晴明提出了疑问。

民部卿玉井秋山大人,琉璃怎么会和他相识呢?

这时琉璃抬起了头,露出了那张还挂着泪痕的脸庞,眼睛哭得有些微微发红。

“……秋山大人的夫人笑子是我生前的好友……”琉璃舒了一口气慢慢地说道“她的父亲竹中大人和我的父亲是棋友,交情甚好,所以我和笑子姐姐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她年长我几岁,所以处处照顾着我……后来她嫁给了秋山大人,所以每次想念她时我只有前往她的夫家,毕竟已经嫁为人妇,多少都有些不方便之处!我们之间的来往也就渐渐少了起来……最后直到我死……”

博雅明白似的点了点头:“但是你现在这个样子不会吓到人家吗?”

“我不会现身的,想念笑子姐姐了,我便去秋山大人那里看看她,只看看就好……其实在我死后还能看到笑子姐姐,就已经很满足了……”琉璃歪着头眼睛不知望着哪里。

“那这次是……”晴明问到了重点。

“笑子姐姐她……她……”琉璃说着鼻子一酸,但是强忍住了眼泪“笑子姐姐出事了……”

“哦?”

“出什么事了?”

“今天到了秋山大人府的时候,府中一片混乱,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直到后来看到笑子姐姐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笑子姐姐……她……她的头发居然没有了……看到笑子姐姐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心里也好难过啊!”琉璃说完用手掩住了脸。

头发没有了?

晴明和博雅相互对视,在努力理解着琉璃所说的话!

“笑子姐姐有着一头很美的长发……但是如今竟在一夜之间全都没有了!”琉璃说着看向了晴明“晴明大人,你说会不会有……如果那样的话,请务必要帮帮笑子姐姐啊!我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样子……”

“你认为是怨灵所为吗?”晴明用扇子轻点着下颌冥想着“我看不像……因为我感觉不到怨灵的气息!”

“咦?”难道晴明也没有办法吗?看来真是遇上麻烦了,博雅心中暗想着。

这时晴明抬起凤眸看见一脸有麻烦样子的博雅,嘴角勾起一抹不被人发现的邪邪的笑容,然后用扇子轻敲了下手心:“这样吧!博雅,你去秋山大人那里询问一下详细情况!”

“呃?我去吗?”博雅一惊,用手指着自己问道。

“对啊!”

“博雅大人……求求你了……”琉璃说着伏下身叩首恳求着博雅。

“别……别这样琉璃!快起来!”博雅见状连忙扶起琉璃“我会去的,你放心,只要有用到我的地方,我都会尽全力的!”

“谢谢你,博雅大人!”

“博雅真是个好人啊!”

“晴明……你就不要嘲笑我了!”

“哪有,我在说实话!”

………………

傍晚时分,夕阳已经开始西下,天边出现了一道道晚霞,给单调的天空染上一抹艳丽的颜色,喧闹而繁华的平安京都渐渐地走向了宁静。

“晴明!晴明!!这事果然奇怪啊!!”博雅终于从秋山大人那里回来了,一进院子就扯着嗓门大喊,恐怕晴明听不到。

“博雅,我耳朵没有问题……”晴明端着酒碟,皱着眉看着这个男人大大咧咧地坐在自己对面,拿起酒碟一仰头喝了下去。

博雅喝完酒舒了一口气,看了看晴明又看了看四周:“琉璃呢?”

“在房间里。”晴明答道。

“还在伤心吗?”博雅的话中满是关心。

“应该是在生气吧!”

“生气?为什么?”

“我惹到她了!”

“什么?”

“没什么!博雅,你在秋山大人那里都询问到什么了!”

晴明并不想告诉博雅其实自己早知道了此事的真相而去芦屋道满那里求证,叫他去秋山那里询问情况纯粹是耍他玩……

于是乎转移了话题。

“哦!是这样的,一开始秋山大人想隐瞒此事,但是在我道出我们会帮助他的时候,他才说出了真相!”博雅如实着说着。

“嗯嗯!然后呢?”晴明端起酒杯轻啜了一口,示意博雅继续说。

“我见到了笑子夫人,正如琉璃所说,她的真的在一夜之间头发全都没有了!唉……那么美的一个人……”博雅居然自顾自地感叹了起来。

晴明见博雅那副样子就十分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感叹完,博雅又接着说了起来:“我问她在事发的当晚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她说没有,由此可以看来这并不是一般人可以为之的!其实这些还不能构成证据,因为……你知道吗?晴明,后来我又去调查才知道京中居然有好多家年轻漂亮的小姐夫人在一夜之间头发都没有了!!”

“嗯。”晴明继续点着头。

“所以这绝对是鬼怪所为!”博雅一脸的认真。

“噗……”晴明终于忍不住了,将脸埋在扇子后面闷闷地笑了起来,肩膀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你怎么了?”博雅看着晴明不解地问道。

“……啊?没事!”晴明放下扇子,那似狐一般的眉眼微微地弯着“博雅,我说你变聪明了嘛!”

博雅看着晴明皱了下眉没在意什么:“那晴明,我们要怎样才能抓到那个偷头发的鬼怪?”

“嗯……” 晴明晃着扇子,若有所思地说道“就在今晚吧!今晚她会去秀佐大人家!”

“啊!?……对啊,秀佐大人家的园子小姐可是个美人呢……今晚我们也要去秀佐大人家吗?”博雅将眼睛睁的很大。

“没错!”晴明说着突然声音提高了许多“博雅,你说要不要叫上琉璃呢?”

“咦?”

“因为这次可能需要她的帮助啊!可是她还在生我的气!!真是伤脑筋!”晴明表面上是在对博雅说话,其实是在给屋内的琉璃听。

“那……那要怎么办呢?”博雅傻乎乎地回答着晴明。

“那我们还是不要去了!”

“晴明??”

“我和你们去!”这时琉璃从里面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晴明和博雅一起抬头看向了琉璃。

“呵呵~~~不生气了吗?”晴明挑起眉笑着问道。

琉璃撅着嘴,一副受气的样子:“气啊!可是为了帮助笑子姐姐,我只有忍气吞声了!但是我有个条件!”

“怎么?你还有条件?”晴明饶有兴趣地看着琉璃。

“对!就是以后晴明大人不许拦着我去教训那些讨厌的人!”

“……哦,就是这个条件吗?……好啦,答应你就是了!”晴明“啪”地一声合上扇子“既然如此,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嗯嗯!”博雅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现在似乎已经风平浪静了,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走!”

“走!”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

浅野秀佐府邸。

秀佐见博雅和晴明这么晚了还前来造访,甚是奇怪!

但是听明此二人的来意后,立刻乱了手脚:“妖怪……妖怪在今晚真的要来取小女的头发吗?”

“是的!”晴明答道。

“那……那晴明大人一定要帮助小女啊!!在下就这么一个女儿……”秀佐肯求着晴明。

“放心吧!秀佐大人!”博雅安抚着秀佐。

随后在秀佐的引领下,晴明和博雅走进了园子小姐的闺房中。

“秀佐大人,今晚千万要看守好园子小姐,无论这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也不要从其他的房间内出来!不然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不敢保证!”晴明仔细观察了一下房间,然后嘱咐着秀佐。

“是是!一切听晴明大人安排!”秀佐连忙点头。

“那么,没其他的事情了,你们都退下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了!”

于是秀佐带着几个侍从匆匆地退出了园子小姐的房间,此时屋内只剩下晴明和博雅两个人。

“琉璃,你出来吧!”晴明唤着琉璃。

这时一身着粉色樱样十二单衣的身影慢慢出现在屋内,随后传出不满的声音:“为什么要我打扮成这个样子?”

“我觉得很好看呢!总觉得这个样子才像个贵族家的小姐嘛!”博雅看着琉璃一身很郑重的打扮笑着说!

“反正一会也要去装睡觉……”

“琉璃,你听好,你的任务就是扮成园子小姐的样子在这里引妖怪出来!”晴明拉过琉璃,很严肃的说道“我会在周围布上结界,妖怪一旦出来威胁到你,我们就出来帮你!”

“……哦哦!我明白,放心吧!晴明大人。”琉璃点着头。

“不用害怕!我和晴明会在旁边保护你的!”博雅看着琉璃说道。

“谢谢博雅大人!”

待晴明在房间周围贴上咒符,布上了结界,然后叫琉璃独自躺在被褥里睡觉,一头瀑布般的黑发散于头顶的漆盒内,在跳跃的烛光中,泛着点点的光泽。

晴明和博雅坐在一旁结界的里面,博雅则一副很紧张的样子,手里紧紧握着随身携带的佩刀,眼睛都不敢眨地看向门口。晴明看着博雅的样子微微一笑,随后闭上眼睛,养起神来,似乎对此事并不怎么担心!

时间慢慢地流走了,屋内安静的只有蜡烛燃烧时而发出“滋滋”的声音,博雅拉了拉领口,似乎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侧过头看看晴明,依旧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再看看琉璃,她也安静地躺在那里,好像已经睡着了!

看来只有自己在紧张了……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身影在纸门外一闪而过!

“嘘……来了!”晴明突然警觉地睁开了眼睛,叫博雅不要在出声音了。

博雅又紧紧地握了握手中的刀,紧紧地盯着门口得动静。

而琉璃侧了一下头微微将眼睛睁开了一条小缝看了看门口,但很快又闭上了,装成熟睡的样子。

门被悄悄地拉开了一条不大缝隙,黑影从缝隙中闪了进来,速度之快,没有任何的声音。

随着黑影的渐近,蜡烛的光也照在了此人的身上,那果真是个女人,并且是个很美的女人,有着一头很长很长的头发……

她此时正在环视屋中的情况,最后目光落在了琉璃的身上,然后她慢慢地向琉璃走去,绕到头顶的地方蹲下,捧起了漆盒中的黑发!

“哼!”女子闷哼了一声,随后一手扯住头发,另一只手向琉璃的头顶拂去……

博雅见状拿刀的手刚要动,就被晴明一把手按住了。

晴明皱着眉向博雅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先看情况。

就在她伸手的同时,眼前的琉璃突然消失了踪影,女子一下子愣住,但迅速抬起头左右环顾地找着人影。

“我在这里!”

声音在女子的身后响起,女子猛地回过了头,看着脚不着地的琉璃大声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还想问你是什么人呢?三更半夜的来偷别人的头发,你不觉得很无聊吗?”琉璃看着狠狠瞪着她的女子说道。

“哼!用不着你来管!”女子见事情已经败漏,迅速地站起身向门口跑去,打算逃走!

这时晴明站了起来一挥手,纸门“啪”的一声自动关上了,任那个女子怎么拉都没有拉开。

“说吧!为什么要来取这些无辜人的头发?”晴明撤掉了结界,现身在女子的面前。

“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女子靠在门上看着他们大叫着。

“是来拯救你的人!”晴明语气很冷淡。

“我不需要拯救!我要报复!我要报复那些有着美丽头发的女人!!”

“你为何要报复这些和你根本无任何关系的人呢!”琉璃不屑地问道。

“为什么?为什么?就是因为她们拥有着我所失去的东西!我恨她们!”女子此时有些接近发狂。

博雅也走了过来,看着靠在门上的女子:“那你所失去的东西是……”

“滚开!!你们不要逼我,不要逼我……啊啊啊……”她大叫着,突然双手捂住头,身后长长的黑发竟然慢慢地浮动了起来,然后向四周伸展开,就像是延伸的树枝一样!

“糟了,她被心魔所控制,要变成鬼……”晴明大叫不好,抬起手刚要念动咒语。

谁知那些头发迅速地向前袭来,直冲向晴明,来不及闪躲……

“晴明,小心!!”

博雅居然丢下刀,一把推开了离自己不远的晴明……

像树枝一样延伸的头发一下子缠住了博雅,生生地将他裹住,有一缕头发还勒住了他的颈部……

“唔唔……”博雅拼命的挣扎着,但是越是挣扎,缠得越紧,一会便动弹不得!

“博雅?!”

“博雅大人!!”

“哈哈哈哈……”女子狂笑了起来。

晴明急忙回身抓起博雅丢在地上的长刀,念了句咒语,举起刀要斩断头发,救出博雅!

谁知女子看着晴明却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斩吧!你斩吧!这些头发可都是那些女人的头发!”

晴明一听,本要挥下去的刀硬是停住了!

不行,不能斩断!如果斩断了这些头发就不能再恢复给那些失去头发的人了!

可是博雅……

“你要是再上前一步,我就勒死他!”女子威胁着晴明。

她手中有博雅,所以晴明不敢轻举妄动,只好丢下手中的刀向后退去。

此时的晴明处在进退两难中……

“快放开博雅大人,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啊!!”琉璃在一旁向那女子大喊到。

“哼!!小丫头!你少管闲事!”

“我没有管闲事,只是想弄明白而已!”

“好!那我先问你,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女子看着琉璃问道。

“这与你何干?”

“如果你没有的话,那么你根本不会了解我的心情……当一个女人在失去美丽的时候,同时又失去了心爱的人!那种痛苦是你肯本体会不到的!”女子捧起几缕头发喃喃地说道“头发对女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我因为得了一场大病,头发竟然在一夜之间全部脱落了!你们知道那对我是多么大的打击吗?……而偏偏这个时候我最爱的丈夫却因为我变丑的缘故,冷落了我而出去寻花问柳……我恨啊……为什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为什么……哼!!我要让所有的女人都和我一样!让她们也尝尝失去美丽和心爱人的痛苦!!哈哈哈……”

“真是无聊!!”琉璃打断了她的话“的确,也许我并不能体会到你那种痛苦的心情!但是你这么做了以后,你的痛苦减轻了吗?你的丈夫回来了吗?”

“我只要她们也尝到这种痛苦!”

“是的是的,也许她们尝到了!但是你从中得到了什么?你什么没有得到!反而还在失去!”琉璃冷笑着。

“什么?我失去了什么?”

“是生命……你不知道你的心魔在逐渐地吞噬你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你就会被吞噬,到那个时候你就失去了生命,成为了鬼怪!”

“哼!失去生命又怎么样?成为鬼怪又怎么样?”

“失去生命会怎么样……会怎么样?我也要说对于你们还活着的人来说自然不能体会到了!失去生命将意味着失去了一切……”琉璃说着低下了头“你虽然失去了头发失去了令人羡慕的美丽,失去了爱,但至少还有生命在!至少还可以让自己爱的人见到你……”

女人居然没有在反驳琉璃,但是也没有松开博雅的意思。

晴明站在一边始终没有说话,而是皱着眉担心地看着还被头发缠住博雅,想办法如何将他救出!

博雅,你要坚持住……

“虽然他现在暂时不再爱你,但是我相信他终有一天还会回到你身边的,因为你一直都守候在他身边不是吗?因为他在每天回家的时候还可以看到你不是吗?不像我……我明明就站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却根本看不到我……你知道吗?我拼命的想让那些人看到我,可是我却不能那样做……因为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没有生命了……我已经不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了……”琉璃突然很激动地大喊了起来,眼泪随之涌了出来!

晴明再看向琉璃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女子看到琉璃的样子明显的怔了一怔,某个地方好像被刺了一下,很痛……

“人鬼疏途……阴阳之隔……你知道成为了一个鬼后有多么的孤独吗?所有的亲人和朋友都逐渐地将自己忘记……忘的一干二净……你的那些痛苦,你的那些痛苦根本远远不及……失去了生命真的什么都失去了……全都失去了!!”琉璃跪在地上用手掩着面痛哭了起来。

“琉璃……”看着琉璃这个样子,晴明竟不知道该如何办好了!

“……你说得对……失去了生命,也许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女子慢慢地靠着门滑坐在了地上,这样下去连自己相见的人都不能再见了,那种痛苦的确比现在还要严重啊!“我……我不要那个样子……不要……不要……”

女子逐渐地松开了博雅……

被松开的博雅倒在了地上。

“博雅!博雅……”晴明连忙上前扶起博雅,但是不争气的博雅早已经晕了过去……

随后女子那头长长的头发开始迅速地变短,最后直至消失……

而那个女子也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

晴明抬起头看着靠在门口喃喃自语的女子和跪在地上哭泣的琉璃,这个结果真是大大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不禁叹了口气:“为什么人总是忽略拥有着的东西呢……”

……

月光倾斜在静谧的树林里,像是升起了一层薄薄的烟雾,使林子里一片朦胧。

这时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前,一堆熊熊的篝火燃烧着正旺,一只烤熟的山鸡架在火堆之上,从山鸡上不断留在了油水滴落在火里,发出“啪啪”的声响。

火堆旁坐着个头发蓬乱,衣衫破损的老人,他正在举杯对着明亮的月亮喝酒!

突然哈哈地大笑了起来,打破了树林的寂静,惊起了已经休息的鸟儿。

“哈哈哈哈……被解开了吗?”此人又倒了杯酒一仰头全部喝了下去“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

玉井秋山府邸。

紫藤花依旧烂漫地开满了整个花园,淡淡的香气引来不少的采蜜的蜜蜂和成对嬉戏的蝴蝶!

晴明和博雅并排坐在屋内,对面坐着玉井秋山,在秋山后隔着一道帘帐后坐着秋山的妻子笑子夫人!

虽然隔着帘帐,但是在隐约中也可以看出一身淡紫色十二单衣的笑子雍容华贵的姿态,美丽的脸庞被桧扇遮住了一大半,乌黑的长发柔顺地散于身后!

“真是非常感谢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秋山忙给晴明和博雅行礼。

“您真是太客气了!”晴明颔首回礼。

“对啊对啊!”博雅附和着晴明。

“这次多亏了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我的头发才能够失而复得!不然……不然我真不知道……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帘帐内的笑子用桧扇遮着双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笑子夫人,生命可是是最宝贵的,请不要轻言说放弃!”博雅听了笑子的话继而说道。

“生命可是任何东西都不可代替的,一旦失去了生命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一切!”晴明那漂亮的凤眸带着笑意。

笑子一愣,随后赞同地点了点头:“大人教训的是!”

“为了感谢两位大人,在下准备了一点薄利,请务必收下!”这时秋山双手捧着一只精致的木盒,然后恭敬地放在了博雅和晴明的面前!

“这个我们不能收!”博雅摇头拒绝着。

“其实这件事并不是我们所为,而是另有其人!”晴明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

“哦?那是谁呢?”秋山问道。

“对啊,晴明大人,此人是谁呢?我一定要好好的感谢他!”笑子接应着丈夫说道。

“她是……嗯?嗯?……”

博雅刚要说出是谁,却被晴明从身后扯住了衣服“这个……笑子夫人不必问了!这事我看就到此结束吧!”

“为什么?”秋山和笑子一起问道。

博雅也很奇怪地看着晴明,不明白晴明的意思所在!

“我想说出此人笑子夫人也未必记得了!索性还是不说为好!”晴明故意不告诉秋山和笑子,然后转过头“博雅,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哦!是该回去了!”博雅看了看外边已经开始西下的太阳。

“我们告辞了!”晴明和博雅一起向秋山和笑子行礼。

“那在下也不挽留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了!”秋山说着起身相送。

等三个人刚要走出门口,笑子还是忍不住叫住了晴明:“晴明大人!!请您务必要告之此人是谁,不然我想我会一直惦记这件事的!拜托您了!”

晴明听后微微侧了侧头挑起眉:“……这样啊……那笑子夫人还记不记得当年在紫藤花下和您一起抚琴的那个女孩呢?”

说完便走出了房间。

此时屋内只留下帘帐后的笑子一人,只见她轻皱着秀眉,遮在桧扇后那双红润的薄唇幽幽地飘出了两个字:“琉璃……”

……

当晴明和博雅走出大门的时候,只见琉璃一个人靠在离大门不是很远的围墙那里,低着头,长长的黑发顺着脸颊两旁垂下。

晴明和博雅相互对视一下后,向琉璃走去。

“要不要和笑子夫人见见面!”晴明上前轻轻地问道。

琉璃依旧低着头摇了摇:“不……我不想吓到他们……”

“可是你这个样子,我看着很难过啊!”博雅看着琉璃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我没事……”

“琉璃,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但是你听我说,你并不孤独,你还有我们!你还有我,还有晴明不是吗?我们都在你身边啊!”博雅继续说着。

“晴明附和着博雅点点头,随后向琉璃伸出手:“我们回家吧!琉璃!”

博雅看了看晴明,也伸出了手:“走吧!”

琉璃听了他们的这番话才缓缓地抬起头,看着一脸温柔的博雅和一脸笑意的晴明,突然一阵暖暖的东西正慢慢地流进心里!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说的没错,我并不孤独!因为我还有晴明大人和博雅大人啊!”琉璃一只手拉住晴明,另一只手拉住博雅,站在两人的中间抬头望着两人嫣然一笑“好!我们回家!”

话音刚落琉璃便拉着博雅和晴明大步向前走去。

“……喂……牛车在那边等着呢……”博雅回头指了指后面。

“不!我要你们陪我走回去!”继续向前走去。

“不是吧……这里离土御门路很远的!”

“呵呵~~~博雅,天气也不错,我们今天就走回去吧!”晴明边笑边说。

“就是!就是!我最喜欢晴明大人了!”琉璃抬头看向晴明一脸的崇拜。

“……明明就要黑天了……晴明!你不要总宠着琉璃!”博雅开始小声抱怨。

“我有吗?”

“博雅大人,你是不是看晴明大人对我好,不服气啊?!哎呀……那晴明大人以后可要多宠宠博雅大人哦!”琉璃斜眼看着博雅笑道。

“琉璃!!你在说什么啊……”博雅竟被琉璃说得一下子涨红了脸。

随后侧眼看了看晴明,他仍旧是一副万年不惊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笑脸,素白色的狩衣染了几分夕阳的颜色,异样的美丽!

“博雅……”正想着,晴明却突然转头看过来,着实吓了博雅一跳。

“什……什么?”

“今天的夕阳真的很不错,是吧?”晴明笑得有点恍惚。

“嗯……是啊!”博雅赶紧转过头去,似乎再看他一眼,便是连夕阳的光辉也会输给他了。

视线中,夕阳在慢慢地西落,将最后的光芒尽情地撒向大地,所有的事物都被染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格外美丽。

六角小路上,三个人并肩行走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夕阳余晖中!

(完)


Posted: 2007-05-03 12:15 | [楼 主]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欢迎大家回帖,你的回贴就是作者的动力。

原地址: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416&keyword=
Posted: 2007-05-03 12:16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水之阴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