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本页主题: 【小说】花·夜叉 BY 魔非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小说】花·夜叉 BY 魔非

花·夜叉

(多幕舞台剧公演剧本)

CAST:

安倍晴明:京都的阴阳师(指导皇家天文阴阳术之人)
源 博雅:京都左门卫督(负责皇宫门外警卫的长官)
皇太子(雅):最重要也是最次要的男主人公之一
太子妃(莹):左大臣之女,心高气傲,以未来的皇后为人生目标
若叶(女鬼):民间女子,与皇太子相恋
密虫(式神):安倍晴明之随身式神(安倍最为亲密的式神)
藤哉:安倍晴明之徒弟
太政大臣(藤原):为人严肃,对天皇忠心耿耿,对皇太子非常关注
左大臣(橘):太子妃之父,不满太政大臣,欲借女儿之力控制太子,继而取代藤原
右大臣(源):源 博雅之叔父,对名利态度平淡,欲缓和藤原与橘之间的问题
鸦(召唤式神1):安倍的战斗式神之一
孔雀(召唤式神2):安倍的战斗式神之一
兰(侍女):太子妃随身侍女

序幕——百花缭乱的平安朝,百鬼夜行,妖魔纵横,王都上空,弥漫着浓浓妖气。

开场——(安倍晴明在半掩的帘幕下喝酒,密虫与藤哉随侍一旁)

安倍(望着空中飘落的花瓣,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美丽的花朵,总是会陪伴着尖锐的花刺,花朵并不是要拒绝采摘,只是不希望随意散播自己的芬芳。当花瓣离开花朵的时候,它的生命才真正开始,只有愿意为它流下鲜血的人,才能得到花儿最后的、也是最珍贵的……暗香。可通常……太多人眷恋花朵绽放时的美丽,却没有勇气去了解暗香的动人。

第一幕:花之妖

(夜幕降临的时候,若叶独自在凄清的小路边饮泣,而源博雅这时路过)

源 博雅(光线太暗,看不清楚):是谁?谁在那里?

若叶(女鬼,忍住哭声):啊……对……对不起!

源 博雅(接近若叶):小姐,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若叶(摇摇头):不,不用,多谢你……你不用管我。

源 博雅(转身要走,可是又觉得不安心,回头):小姐,在下是京都的左门卫督——源博雅,天色已晚,你一个人在这种偏僻的小路上停留,难免危险,是否需要我送你回家?

若叶(悲伤地):家?不……我不能回家,我们说好了要一起离开京都的,我们约定过的,我怎么能回家呢?

源 博雅:原来你是有约会。(看了看天色,有些想不明白)可为什么约得那么晚呢?

若叶:他白天不能出来,我们只有晚上才可以见面,我们的世界里,只能有月亮……可是,只要我们能离开京都,一切都会改变的!

源 博雅(依旧迷糊状):我可是越听越不明白了……你……你真的没有弄错你们约会的时间吗?

若叶:我怎么可能记错时间呢?我整整早到了三个时辰,我一直在等他,一直在等……

源 博雅(四周看看):可是……都快半夜了,我刚才巡视的时候也没见有什么人过来啊!

若叶(转向了源博雅的背后,失望地渐渐走远,声音越来越轻):前天没来,昨天没来,连今天也是吗?你究竟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呢?也许我不该在这里等,我该去找他……对,去找他……

源 博雅:可是你一个人在京都四处走动总是有点危险,不如我派人……(回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恩?小姐?小姐?

(不远处传来源博雅部下的声音)

部下(只出现声音):源大人!太子殿下请你去喝酒!

源 博雅(一边走过去,一边还在四处张望,低声嘀咕):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唉……太子殿下?这都快半夜了怎么还找我喝酒?

部下(着急地):大人,请快点吧!

源 博雅(远远地冲部下问):你刚才看见一位小姐经过吗?

部下:什么小姐?刚才那儿不是就大人您一个人吗?

(源博雅一边嘀咕一边走下)

(三大臣从舞台另一端走上,在下朝之后聚在一起以商讨国事为名,行八卦聊天之实)

左大臣(橘):两位大人想必都听说了吧?

右大臣(源)(完全不明白的样子):橘大人指的是什么呢?

左大臣(得意状,开始调侃与话者):京都最近的传闻啊!源大人深居简出没听说倒也罢了,藤原大人不是素来对京都发生的事情,无论巨细都了如指掌的吗?不会也不知道吧?

太政大臣(藤原,义正词严状):左大臣你也相信那些空穴来风的谣传吗?

左大臣:哈哈……空穴来风,未必无音啊!藤原大人这么说,就是知道这件事吧?

右大臣(非常强烈的局外感):究竟是什么事让两位大人有这样的分歧?

左大臣(非常八卦状):京都近来传闻在闹鬼……

右大臣:(惊恐状):闹鬼?!

太政大臣(同时):左大臣!

左大臣(哈哈大笑):哈哈哈……藤原大人,这事除了源大人,朝中各位大臣都多少知道,您又何必惺惺作态要我隐瞒呢?难道……那女鬼也缠上你了吗?

太政大臣(气极攻心又必须保持风度状):左大臣,你……你……你这话说得太没根据了!

(左大臣得意非凡地大笑着)

右大臣(岔开话题):这个……京都最近有鬼怪作祟吗?

左大臣(越说越兴奋状):是啊!而且还是个女鬼,专在子夜时分,挑上达官显贵的府邸,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哦……真是可怕啊!

太政大臣(严肃地):左大臣,在皇宫之内,请不要传播这种无聊的谣言。

左大臣(讥讽地):如果真的只是无聊的谣言,藤原大人又何必这样郑重地要我三缄其口呢?就好像是正直的源大人,从来不会担心什么女鬼之辈到他家府上作祟!

右大臣(尴尬地笑笑):呃……这个……藤原大人,如果京都真有鬼祟,是应该请阴阳寮的人出面处理一下比较稳妥吧?

左大臣(奸诈地):源大人说得极是,但还是要看藤原大人的意思……

太政大臣:为了避免谣言继续为祸京都,就叫阴阳寮的人去调查一下吧!

(三大臣退场)

太子寝宫

太子妃(莹):您回来了?

太子(雅):我回来了。

太子妃(吩咐侍女奉茶):今天父亲来过了。

太子(以戒备的眼神看了一眼妻子):是吗?有什么事吗?

太子妃(喝茶,并观察着丈夫的神色):没什么,不过是聊些家常话,父亲要我代他问候你。

太子:啊……多谢他的关心。

太子妃:父亲还说了……

太子(很紧张的样子):他说了什么?

太子妃:父亲说最近御亲王常往皇宫跑,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思,要你多加注意。

太子(松了一口气):是吗?好的,我会留意的。

(片刻的沉默)

太子妃:我说了什么让你紧张的话吗?

太子(借喝茶掩饰):没有啊!为什么这样说呢?

太子妃:没有吗?那就好……

(转场)

皇宫某处

源 博雅(在前往某处的途中遇到叔父右大臣,行礼!):叔父大人!

右大臣(源,与源博雅错身而过之后,突然想到有事):博雅。

源 博雅(被叫住而转身):叔父大人,有什么事吗?

右大臣:你……认识安倍晴明吗?

源 博雅(想了一下):是阴阳寮的天文博士——安倍晴明吗?

右大臣:没错。

源 博雅:只是知道他的名字,没有机会拜会,听说……他是个很厉害的阴阳师,比现任的阴阳头还……

右大臣(连忙阻止源博雅说话):嘘!博雅,你已经位居左门卫督了,怎么还是这样莽撞?在皇宫之中,是可以随便说话的吗?

源 博雅(知道错了,低下头来):是,叔父教训得是,(一抬头,继续刚才的疑问)叔父要交待的事,与安倍晴明有关吗?

右大臣(心事重重的样子):最近京都发生了一些事……也许要借助他的力量,可是……

源 博雅:哦?有这样的事情?到底发生了什么严重的情况?

右大臣(看看源博雅,还是决定先不告诉他):也许没那么严重,这事先搁置,你去忙吧!

源 博雅(看看叔父,虽然还有疑问,但是没有太将这事放心上):那……叔父,我就先告辞了!

(两人分别左右退场——转场)

夜晚,京都,安倍晴明府附近的某处

若叶(女鬼,幽然而现,语声凄厉):秋尽冬初人寂寂,生离死别雨茫茫……爱人……我的爱人……为何一去无音讯?我的爱,是已绽开的蔷薇,如血般红艳;我的爱,如已逝去的光阴,无法再追回;我已经付出了全部,可是我的爱人……你究竟在何处?是否与我一样在寻找我的踪影?

(女鬼在风中散落泪珠,在飞花中翩翩起舞,可是突然,她发现有人在接近她,回头一看,却是一个令她害怕的人,那人是如此俊美,却又散发出令她惊惧不已的气息)

若叶(非常害怕):你是何人?

安倍(视若无睹状,慢条斯理地):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你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

若叶(害怕地向后倒退,感觉出对方的不同寻常):你……你是阴阳师?

安倍:对,但……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

若叶(悲伤地呜咽):我不想害任何人,也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寻找我的爱人,我们相约要一起去远方的……

安倍(冷冷地望着若叶):可怜的人……若你坚持不肯去你应去的地方,也请远离寒舍,我可以确定,这里并无你要找的人。

若叶(胆怯地看一眼安倍,继续抽泣着,回头离开,并自言自语):我们说好的,不是吗?为什么你不来?为什么?为什么……

(安倍晴明回到自己的房间,坐下)

安倍(无聊,于是自言自语):唉……京都的上空真是越发灰暗了。

密虫(随着一阵花瓣,一起飘进安倍的房间,笑着坐到安倍的身边):您回来了!

安倍:恩……我回来了。

藤哉(跟在密虫后面端茶进来,听到安倍的话):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安倍(斜靠在胁息上,伸手向密虫,密虫便拿了颗葡萄递到他手中):没什么。

藤哉(犹豫着):可是我刚才发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就在屋子周围,先生回家的时候没发现什么吗?

安倍(笑了笑,看看密虫,再看看藤哉):原来藤哉已经渐渐拥有阴阳师的嗅觉了……呵呵……

藤哉(不好意思状):是先生教导有方。

安倍(若有所思状,然后闭上眼睛假寐):没什么……只不过……是一朵快要凋谢的花……她在等待着……散发她最后的芬芳……

第一幕——花之妖 完

(转场)

第二幕:花之楔

几日后,安倍晴明府,右大臣源前来邀请安倍晴明驱鬼。

安倍(懒洋洋地半躺着,睡眼惺忪状):我拒绝!

右大臣:安倍先生,我今天是诚心诚意前来,为何你……

安倍(打断源):如果你不是诚心诚意前来,根本进不了这个房间。(停顿了一下)阴阳寮中还有别的阴阳师,您另请高明吧!

右大臣:可是……

安倍(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藤哉:源大人,先生已经决定的事情,是不会再改变的,您还是请回吧!

(右大臣再看看安倍,然后失望地默默离去,藤哉送客)

安倍(突然睁开眼睛):密虫?

密虫(进房间来):先生。

安倍: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想问我,为什么不答应右大臣是吗?

(密虫点点头)

安倍:我对京都的安全没有兴趣,即使我帮助他们,最后我又能得到什么呢?鬼怪未必就比人类低下,丑恶的灵魂有时候……比真正的妖魔更可怕。

密虫(歪着头):右大臣是个好人。

安倍:好人……难道就没有做错事的时候?

(密虫摇头,表示不明白,这时吹来一阵风,带着一些纷飞的花瓣)

安倍(拣起一片花瓣):好人……也会因为贪恋花的美丽而采摘,却不知道……他就这样,把花……杀死了……

(转场)

次日,皇宫某处,左右大臣在下朝后讨论起太政大臣的缺席。

右大臣(源,大声叹气):唉……不知道藤原大人的病情怎样了,作为太政大臣的他突然病倒,真令我们手足无措啊!

左大臣(橘,幸灾乐祸、偷笑状):我可是听说了,藤原他并不是得了什么急病,他呀……就是被近来一直在京都徘徊的那个女鬼缠上了!

右大臣(神色慌张地阻止,左右看看):橘大人,这……这可千万不能妄言啊!

左大臣:呵呵……怎么?现在连源大人也害怕那女鬼了吗?

右大臣(苦恼状):朝廷之中接二连三传出大臣或亲贵无缘无故染病的消息,今天连太政大臣也……陛下那边迟早是瞒不过去了,橘大人,你该与我一起想办法才是啊!

左大臣(收敛笑容,认真起来):你不是去找过阴阳寮的人吗?

右大臣(摇头):唉……据说是都束手无策,阴阳头碍于颜面,不肯明说,但权助私下让我去请安倍晴明出面……

左大臣(很有兴趣状):哦?安倍晴明?就是传闻母亲是狐狸的那个安倍晴明吗?

右大臣(苦笑):怎么连橘大人都这样说……

左大臣:据说他有着超凡的能力,所有的阴阳师面对他,都自叹不如,是真的吗?

右大臣:可是……他不肯出手。

左大臣(不明所以状):这是为什么?

右大臣:或许是……(左大臣才要继续,看见太子妃缓缓走过来)您女儿似乎往这边过来了,不打扰你们父女见面,这事我们改天再谈吧!

左大臣:不、不、不!我刚才已经去过太子寝宫了。不如我们现在一起出宫,去我家继续谈吧!

(右大臣点头,两人离去,转场)

太子寝宫,太子妃回到房间,太子不久也回来了。

太子妃(莹):今天太政大臣没有上朝吧?

太子(雅):是的,你也听说了?

太子妃(不冷不热地):不知道最近是怎么了,许多亲贵大臣都相继病倒了,而且病得颇为蹊跷。

太子(不太专注地,拿起一卷书随意地翻看):是啊……很奇怪。

太子妃:连太政大臣都病倒了,父皇一定很担心吧?

太子(低头继续看着说):没错。

太子妃:你不去太政大臣府上探望吗?

太子(抬头):听说不是很严重的病,可能只是偶感风寒吧!

太子妃(瞥了太子一眼):可我听说的不是这样,今天皇宫中到处都是太政大臣被女鬼纠缠,受到惊吓这样的议论。

太子(回避着妻子的视线,继续以看书掩饰不安):这……大概只是谣言吧!

太子妃(看着丈夫,冷冷地):是吗?你那么确定是谣言?

太子:以讹传讹的话,多半都是信不得的。

太子妃:是吗?(冷笑)那您可要小心,听说那女鬼专挑亲贵大臣,像您这种英俊青年,大概最是女鬼喜欢的类型吧!

太子(受不了状):你别再危言耸听了,京都有那么多高明的阴阳师在,哪里会有什么鬼怪,太政大臣一定是操劳过度,所以才病倒了。

太子妃(放松了口气):也许是……(想到个主意)请你去太政大臣府上探望一下吧!即使只是作为礼节,你也应该去一次,代替父皇,以皇太子的身份去!

太子(放下书,不是很想去的样子):一定要去吗?

太子妃:你应该去,让他明白,即使他生病倒下,也有你这个皇位的继承人会帮助皇上。难道你指望父皇永远都只依赖像太政大臣这样年老体衰的臣子吗?作为皇太子,你难道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表现出你储君的才干,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总有一天,你才是掌握这个国家命运的王者?

太子(把书扔到一边,敢怒不敢言地与妻子对视,片刻后终于放弃,无奈地):对,你说的对,我这就去。

(太子离开)

太子妃(生气地):真不知道他整天都在想什么,浑浑噩噩终日无所事事。

(这时,侍女奉上点心)

太子妃(越想越生气,一下子掀翻了托盘):出去!都给我出去!

(转场)

京都某处,安倍晴明半跪在地上,正仔细观察着一株路边的植物,源博雅正在巡视途中,与认识的人说笑着分手,一边回头一边走路,几乎一不留神就要对着安倍正看着的植物踩上去——

安倍(紧张地):别动!

源 博雅(急忙收住脚步,茫然地看向安倍):怎么了?

安倍(看了看源博雅):你……险些踩到了它。

源 博雅(低头看看,尴尬地一笑):是……是吗?抱歉!

安倍(看了看源博雅的衣着,刚好看到了他腰上的令牌):你是门卫府的人?

源 博雅(抓了抓头发,然后想到了什么似的,接着就微微欠身鞠躬):啊……是啊!下官是左门卫督·源 博雅,还未请教……

安倍(回礼):不敢当,我是安倍晴明。

源 博雅(惊讶状):呀……原来你就是安倍晴明?

安倍(笑了笑,自嘲地):怎么?我都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么有名的。

源 博雅(不知所措状):恩……不是……其实……我的意思是……

安倍:抱歉,我还有别的事情,告辞!

源 博雅(想挽留但是没有想好说什么,对着安倍的背影伸出手):可是……

安倍(突然回过身来):对了……

源 博雅(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什么?

安倍(看了一眼地上那株植物):它是很有用的药草,不要随便践踏。

源 博雅(傻傻地点头):是!

安倍(看着源博雅,再次笑了笑):告辞!

源 博雅(这次想好了):既然是有用的药草,为什么你不摘去?

安倍(头也不回地继续走):因为我不是大夫。

(安倍走远了,源博雅却还是在原地想着刚才的对话)

源 博雅:安倍……晴明吗?真……是个奇怪的人哪!总觉得……似乎还会跟他再见面似的。

源博雅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远处传来安倍戏谑的笑声——

安倍(远远飘来的声音):一定会再见的,源……博雅……

第二幕 花之楔 完

(转场)

第三幕 花之缘

太子府,太子找源博雅来商议事情。

太子(雅):博雅,你知道安倍晴明吗?

源 博雅:知道……(轻声一笑)最近似乎每个人都在跟我提他呢!

太子(看了看源博雅):怎么?你们很熟吗?

源 博雅(微笑着点头):恰恰相反,才刚认识而已。前几天在京中巡视的时候,碰巧遇到了他。

太子:你觉得他是个怎样的人?

源 博雅(抓了抓头发):谈话不多,所以……呵呵……也不甚了解。

太子(试探状):最近京都在传闻女鬼搅扰亲贵大臣府邸的事情,你可听说?

源 博雅(认真起来,点头):恩!是有这么回事,据说闹得很凶,就连太政大臣……

太子(举手,示意源博雅点到为止,不要继续说了):你知道就好。

源 博雅:难道阴阳寮没有派人处理吗?

太子:据说是……上上下下出动了不下五位阴阳师,情况却无半点改善。

源 博雅(神色更严肃了):真那么糟糕?禀告陛下了吗?

太子(摇头,苦恼状):太政大臣至今卧病不起,我那位岳父大人对此事一直乐作壁上观,右大臣……也就是你的叔父,过于明哲保身,而阴阳寮的长官又坚决护短到底,于是谁都不肯上奏,父皇自然不得而知,但……

源 博雅(接口道):但宫中早就谣言四起,传到陛下耳中也是迟早的事情。

太子:父皇怪罪还在其次,这事一日不了结,京都一日不得安宁,长此以往怎么得了?

源 博雅(突然想到):恩……对了,出动的阴阳师中有没有安倍晴明?

太子:没有,阴阳寮的人素来排挤他,他也不常在宫内走动。

源 博雅:阴阳寮的人为何排挤他?

太子(微微意外):你不知道吗?传闻安倍晴明的母亲,不是人类,而是修炼成精的狐狸,所以安倍他有着常人难以媲美的超凡能力,法力高于任何阴阳师,因此……别人都不敢与他太过亲近。

源 博雅(义愤填膺状)哼!不过都是些嫉贤妒能之辈罢了,难怪拿鬼怪没辙。

太子:我听闻,右大臣曾去过安倍府上,请他出面,但被拒绝了。

源 博雅:哦?叔父大人亲自去的吗?

太子:是啊!虽然被拒绝了,可右大臣对安倍晴明还是赞誉有加,认为他是解决此事的不二人选。

源 博雅(非常意外):能让叔父大人这样盛赞的人可不多……难道他的力量真那么大?别人无法应付的鬼怪他一定能对付得了?

太子(垂头丧气状):若他都无法应付,就再无其他办法可想了。

源 博雅:连太子也这样说……可……叔父大人亲自去都无功而返,别人又能有什么法子?

太子(抬头望着源博雅):未必……未必呀!安倍晴明为人古怪,非常人可比,博雅……不如你去相请,说不定他这次会同意。

源 博雅(指着自己,有些意外):我?

太子(做请求状):姑且一试吧!一切就拜托给你了!

源 博雅(惶恐不已):太子快请别这样,源博雅遵命即是!

太子(非常高兴):多谢你!

源 博雅:不……不敢当……那……我就先告辞了!

(源博雅离开,太子独自在房间内沉思……发呆)

(太子妃进入房间,但是太子太过专注没有发现)

太子妃(莹,发觉被忽视,生气地):殿下在忙什么呢?

太子(猛然发觉妻子在):哦……是你啊……刚才我正和左门卫督商谈一些事。

太子妃(看看源博雅离开的方向):是那位源博雅吗?

太子(觉得妻子在明知故问):是啊!

太子妃(调侃地):是……为了京都闹鬼的事吗?

太子(不悦地):你既然都听到了,何必多此一问?

太子妃(冷笑着):何时开始,殿下也确信京都有鬼怪作祟这事了?您不是说过,那是无稽的谣传吗?

太子(尴尬状):那……那只是我还不了解整件事情的始末。

太子妃(试探地):不会是……(轻笑一声)您也被那女鬼纠缠过了吧?

太子(转过身子去拿书看,背对着妻子):你胡言乱语些什么?

太子妃(慢慢站起来,走到丈夫面前,端坐下,换了一个话题):源博雅身上可也是流着皇室的尊贵血液,你最好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太子(有些气愤,把书扔掉):难道我结交些什么人都需要经由你来筛选吗?

太子妃(依然保持着冷静):你是太子!是皇位的继承人,你必须对自己所走的每一步,做的每一件事,甚至细小到说的每一句话都再三谨慎,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的将来!

太子(无奈状):与其说是为了我,不如说是为了你自己吧?为了你的皇后之路可以走得更加平稳,父亲呀丈夫之类的人,都只是你脚下的铺垫而已!

太子妃(惊讶而气愤):你……(平顺了一下情绪,冷笑地)难道你不是吗?你选择我作为妻子,难道就不是为了我橘家的势力?你难道不是希望借由我、我的父亲,让你的太子宝座更为巩固?若非如此……

(太子鼓足勇气与妻子对视)

太子妃(毫无惧色,依旧气焰嚣张地):若非如此,单凭你那位母亲的血统,恐怕连降为臣子的源博雅……都能成为与你竞争皇位的敌手吧!

太子(羞愤至极):是!对!没错!既然你如此明白这场婚姻的意义,又冀望些什么呢?我的宠爱吗?我的呵护吗?我的甜言蜜语吗?这些是你需要的吗?不……你不需要,你也不屑我的付出,不是吗?我们只要在外人面前做到相敬如宾,让父皇宽慰,让满朝的大臣都知道我这个太子与左大臣橘家的关系,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

太子妃(傲然地):所以……你尽可去招蜂引碟、风流快活,但记住,不要去找那些会玷污皇室门面的下贱女人,如果你还有身为一个皇太子的自觉,就请不要降低自己的品味吧!

太子(失去了争执的力量,无奈地):哈……皇太子?就因为我是皇太子,才失去了很多珍贵的东西……有时,我真羡慕那些不是生长在皇宫中的普通人,至少,他们可以活得自由,爱得自由。

太子妃(以折扇挡着自己的嘴,不留余地嘲笑起丈夫):爱?真叫人不敢相信,你也会说这个字。

太子(站起来,预备离开房间):我不仅会说,而且我懂得爱,可是……可是……这个皇宫,我身上这皇室的血缘,皇室的尊严……还有……还有你,我高贵的妻子!你们联手……剥夺了我爱的权利!

(太子情绪激动地离开了,留下太子妃一个人)

太子妃(颓败地跌坐到地上):爱?你以为只有你懂得爱、渴望得到爱吗?但是……要在这个皇宫中生存,首先要学会的,就是把所有的爱……先断得彻彻底底……

(转场)

安倍晴明府外,源博雅一路摸索而来,对地址并不是很确定的样子——

密虫(在比较远的地方看到,对着在房间里喝酒的安倍道):先生?有客人。

安倍(看都不看外面):无聊的人,会被结界挡回去的。

密虫(向外面再望一眼,笑道):先生,来访的是个好人。

安倍(笑着去玩弄密虫的头发):在你眼中,全部都是好人吗?

密虫(摇头,然后认真地):这次来的,是个好人!

安倍:无聊的好人……(不加理睬,继续喝酒)可以突破结界的话,就让他进来吧!

(密虫想偷偷站起身来,但是被安倍发现——)

安倍:密虫,你不可以帮他。

(密虫只好重新坐回安倍的身边)

源博雅这时被莫名的东西挡住了去路

源 博雅(摸着应该是空气的地方):怎么回事?明明没有东西,我却无法过去!

安倍(终于朝源博雅的方向看了一眼):原来是他啊……

密虫(开心地):先生认识他吗?

安倍(回头):认识,但你依然不许帮他!

(密虫只好再低下头去)

源 博雅(一点都不气馁状):恩!不愧是京都最强的阴阳师——安倍晴明的住所,看来想要进去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安倍自然是听到那些恭维的话了,不过还是一笑而过,等着看源博雅下一步的动作)

源 博雅(鼓足了一口气,好像是准备用什么巧妙的办法来突破结界……但最后还是选择了蛮力,他用双手去推):呀……喝!

安倍(原本是想笑的,但自己却险些被酒呛到):这个……家伙!

(密虫也忍不住笑起来)

(安倍坐起身来,交错着双手的手指,口中念念有词,打开了结界)

源 博雅(突然打开的结界,让他毫无防备之下,摔倒在地上,爬起来还不明白状况):恩?可以通过了吗?(拍拍衣服,准备继续前进)

密虫(高兴地):先生是被他的诚心感动了吗?

安倍(叹口气):是被他的愚蠢打败了!

源 博雅(终于来到了屋子外面,小心翼翼地打量之后,高声问道):请问……安倍……晴明先生在吗?

密虫(询问安倍的意向):先生?

安倍(无奈地):请他进来吧!

(密虫愉快地跑出去迎接,让源博雅进屋之后,乖巧地不打扰两人的谈话,一个人玩去了)

源 博雅(恭敬地问好):冒昧前来拜访,打扰之处实在抱歉……

安倍(笑出声来):是否有求于人之时,你都是这般一反常态得拘谨?

源 博雅(被看穿之后略带尴尬地笑着,摸着自己的头):呀……还是被看破了。

安倍:我记得我们俩……只见过一次吧?

源 博雅(点头):是的,上次在路上,非常抱歉!

安倍:抱歉什么?

源 博雅:呃?险些踩坏了安倍先生重要的药草,真是非常对不起!

安倍:哦……那不是我的药草,我没有摘,不是吗?(为自己倒了杯酒,不甚在意地)请直呼我晴明吧!你我既不是在宫中认识,我也不希望被繁文缛节破坏了谈话的趣味。

源 博雅(高兴地):太好了……我也不习惯拘束,其实晴明你是个好人呢!

安倍(奇怪地望着源博雅):好人?

源 博雅(坚定地):恩!我母亲曾说过,能怜惜花草的人,一定有一颗非常柔软的心。

安倍:呵呵……人……只有好与坏之分吗?

源 博雅:呃?不是吗?

安倍(不甚在意地转变话题):特地前来,该不会只是为了那株药草吧?

源 博雅(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呃……其实今天……

安倍(抢先一步):你想说的是……最近在京都徘徊的女鬼?

源 博雅(开始紧张):原来……你知道?

安倍(为源博雅倒酒):知道。

源 博雅(接过酒杯):阴阳寮的人束手无策,京都已闹得满城风雨,宫中亲贵纷纷遇险,接连病倒,这女鬼……当真是危害不小。

安倍(酒杯始终未离手):这个……我也知道。

源 博雅:(放下酒杯,很慎重地拜托):请用你的力量,让这件事情平息吧!

安倍(摆弄着手中的酒杯):如果我说,我没有那种力量呢?

源 博雅(斩钉截铁地):不可能,你有远远超越其他阴阳师的法力。

安倍(沉下脸来,嘲讽地):这是……谁告诉你的?他们告诉你……我的母亲是妖狐,所以我应该拥有人类不能拥有的力量?所以我应该可以镇得住那女鬼?所以我理该去应付他们应付不了的事情?

源 博雅(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不……不是的……我只是相信你可以……

安倍(渐渐冷静下来,看着源博雅):相信我?为什么?

源 博雅(他回答不上来):这……(放弃了寻找借口)

安倍:算了……(失望地)我原本还希望,你不会开口做出请求。

源 博雅(有些抱歉):晴明……

安倍(很冷静地):罢了……你叔父来的时候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现在……(无视源博雅期待的眼神)还是同样的回答——我拒绝!

源 博雅(再次郑重请求):可是晴明……这件事情只有拜托你了!

安倍(沉默片刻,望向屋外的天空):天地万物,都有它生存的意义和价值,一个人,和一棵树、一朵花,有什么区别?(看看源博雅)你说,有什么区别?

源 博雅(愣了一下,瞬即反应过来,坚定地):当然有,草木无情,如何能与人相提并论?树木花草,可以没有彼此而独自生存,但是人……必须相互依赖而生存下去,不是吗?

(屋外飘落的花瓣又随风落入屋内,安倍坐起身,拣起花瓣,放到源博雅的手中)

安倍(凝视着源博雅):你听到没有?

源 博雅(被安倍突然的举动镇住了):听……到……什么?

(安倍站起来,走向里面的房间,准备留下源博雅一人)

源 博雅(追问着):晴明!?

安倍(继续离去的脚步,说着源博雅继续无法理解的话):它在哭……花……在哭!

(源博雅愣在那里,久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密虫走到源博雅身边,要送他出去)

密虫(去碰了碰源博雅):先生要我送您出去。

源 博雅(猛然清醒):啊……你……刚才你一直不在的……

密虫(笑了笑):您与先生谈话时,有没有看到先生身边一直在飞的那只蝴蝶呢?

源 博雅(回忆了一下):恩……有啊!

密虫(歪着脑袋,可爱状):那就是我呀!

源 博雅(跌坐在地上,难以理解地望着安倍离开的方向):晴明……你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转场)

京都街头,右大臣正在劝阻源博雅。

右大臣(源):博雅,这种事情是阴阳师的责任,你不能莽撞行事!

源 博雅(认真地):叔父大人,我不是莽撞,阴阳寮的人都已经放弃了,但是我没有放弃,如果我不去试一下,又怎么知道有没有作用呢?也许那女鬼会被我降伏也未可知,总之我要去试一下!

右大臣(死命阻止):不行啊,我不能让你去冒险,我会再去恳求安倍晴明一次……

源 博雅(拉开源大人的手):晴明他是不会出手的……叔父大人请放开我……

右大臣(意外地):怎么?你去见过安倍晴明了吗?

源 博雅:是的,虽然我还不是很明白他拒绝出手的理由,但他既然不愿意,我也不想勉强他,反正这事我会自己去解决的!

右大臣:……不行,无论如何都太危险了,我不同意!

源 博雅(奋力挣脱):叔父大人,我已经集合部下在京都各处巡视了,如果作为长官的人不出现,今后我这左门卫督将如何御下,如何让人信服?

右大臣(松动了):那……你一定要千万小心,以自己的安全为最优先,知道吗?

源 博雅(自信满满地):叔父大人请放心,您还是先回府吧!

(右大臣离开,源博雅四处查看)

(晚风吹来,花瓣乱舞,飘落源博雅手中)

源 博雅(莫名地心神恍惚起来):原来……又是樱花盛开的时节了……花……真的也会伤心……也懂得情感吗?

若叶(女鬼,惊喜地看到源博雅的背影):我的爱人……我终于找到你了……

源 博雅(没有注意到背后的若叶,还在想自己的事):晴明……你究竟想说什么呢?

若叶:是你吗?是你吗?那么久以来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

源 博雅(猛然回头,看到若叶):你……啊……原来是你!

若叶(对源博雅没什么印象,发现自己认错人,失望地):不,不是……又不是,你也不是我要找的人。

源 博雅:咦?小姐,你不记得我了吗?那天晚上我们见过一次的,怎么?你约的人一直没有出现吗?天啊……屈指算来,都将近一个月了呀!

若叶(失望地)不是……你不是……我的爱人究竟去了何处?为何我遍寻不着,(盯着源博雅,失魂落魄地)你知道他在哪里吗?请你告诉我他在哪里,请你……

源 博雅:真是过分,怎么能让一个姑娘这样痴痴地守侯?告诉我你要找的人叫做什么名字吧!明天一早我陪你去找他。

若叶(难过地):名字?可是……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源 博雅(为难地):这可就不好办了……那么他家住哪里呢?

若叶(摇头):我……我也不知道,每次都只是他来找我……

源 博雅(开始不知所措):唉……请原谅我的无礼,那个人……是小姐你的恋人吗?

若叶(点头):是的,他是我今生唯一爱过的人。

源 博雅:你们约好了要一起离开京都,去别的地方生活是吗?

若叶(再点头):他的身份高贵,如果在京都,一定有很多人反对我们的结合,所以我们必须离开,他说他愿意为了我放弃一切,所以我们约定好的,在千叶桥碰面,然后一起走……可是……可是我等了很久,他还是没有出现……所以我去找他,可……怎么找都找不到……

源 博雅(顺口而出):他一定是后悔了吧!

若叶(立刻生气起来):不会的!他不会的,我们那么相爱,他怎么会后悔呢?

源 博雅:对不起!因为你说他身份高贵,所以我就那么猜想……

若叶:不许你这样污蔑他,他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些道貌岸然的皇亲国戚!

源 博雅:可是他毕竟失信于你,他爽约了,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若叶(斩钉截铁地):这当然不能证明什么,他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绊住了他!

源 博雅(无奈):可是他都没有想办法送个消息给你,让你苦苦等待和寻找,这样不是太过分了吗?而且他连姓名都不肯告诉你,这种行为简直就像是个爱情的骗子!

若叶(愤怒地):住口!我不许你这样说他!

源 博雅(好心地):小姐,我劝你还是回家吧!既然是他先辜负了你,你也不用再去寻找他了……

若叶(尖锐地):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要阻止我寻找他?一定是你们,一定是你们的阻挠,他才不能来与我相见(飞扑向源博雅)

(源博雅被女鬼气势所震慑,居然全无招架之力就被推倒在地)

源 博雅(被掐住了脖子,难以呼吸):你……放手……放……

若叶(凄厉悲伤地):为什么要拆散我们……为什么要阻止我们……为什么……

源 博雅(声音越来越低):放……手……

(轰!突然一声巨响,若叶被震离了源博雅的身体,两名异装式神出现在她面前)

若叶(惊慌地):你……你们?

(两名式神拦在源博雅身前,空中回荡起安倍晴明轻声的安土地神咒:元始安镇,普告万灵。岳渎真官,土地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

(源博雅挣扎着撑起上半身,向着远处伸出手去)

源 博雅(昏倒边缘):晴……晴明……(倒)

若叶(惊恐万分):你是谁?(视线不是对着式神而是远方)你是什么人?

安倍(声音远远传来):……回向正道,内外澄清。各安方位,备守坛庭。太上有命,搜捕邪精。护法神王,保卫诵经。皈依大道,元亨利贞……死灵……退去!

若叶(向后倒地):啊……

安倍(缓缓走来,边走边说):今天我的目的是救人,你……走吧!

(若叶畏惧地退走,安倍走过去看源博雅,他正被两名式神所照顾,却已经进入沉沉的昏迷状态中,安倍扶起他,让源博雅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观察他的状况)

安倍(并无情绪波动的声音):晚来一刻,竟已被死灵吸去这么多的生气,源博雅……我不知是否应该救你……即使,你是这世上唯一与我命运有着异常关联的人……

(安倍将源博雅交付给两名式神之一的鸦,他自己则开始布阵——首先即是五芒星的桔梗印)

(安倍一一在地上先后画出桔梗印的五元素后,端坐在五芒星阵中)

安倍(闭上眼睛,吩咐式神之一):孔雀!

孔雀(立刻半跪于安倍跟前,恭敬地):是!

安倍:为我护阵,我要看一看,这朵不知道自己芬芳不再的可怜花朵,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又是怎样凋谢的……

第三幕 花之缘 完

(转场)

第四幕 花之蕊

(本幕舞台分为明暗两块,交替展现)

安倍晴明府,安倍已经召唤出女鬼若叶,开始听她的叙述。

安倍(在屋内,昏迷中的源博雅就躺在他身边,如同睡着了一般,安倍面对着屋外的若叶):这个家伙……也许一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曾经是在和一个死灵对话。

若叶(低头):对不起,我无意伤害他,只是……

安倍(摆摆手,无所谓地撇开这个话题):他的事你就不用管了……好吧!如你所说,于是……跨越了身份的限制,你们相爱了,可你确信他是如同你爱他那般的爱你吗?

若叶(点头):是的,他……愿意为了我,抛弃他的家族,抛弃一切,他答应要带我去远方,离开京都,离开可以束缚我们的一切人和物。

安倍(冰冷地):他如果愿意付出对爱的忠诚,又为何吝惜报上自己的姓名,以至于让你这样漫无目的地胡乱寻找?

若叶(坚定不移):他的身份是那样高贵,一定有众多难以言喻的苦衷,我愿意给他我全部的信任。

安倍(冷笑):只因为可笑的“爱”吗?

若叶(不悦地):请不要嘲弄我们坚贞的爱!

安倍(妥协状):罢了……事实胜于雄辩,你们最后的,那个最重要的约会,他没有出现,不是吗?

若叶(肯定地):一定有什么原因,一定是有人阻挠,一定是这样的!

安倍(自己喝起酒来):天真的少女,你也许永远不会相信,美好的表象之下,往往包藏着地狱般的丑陋真相……

(同台/转场)

太子府,太子接到源博雅在驱鬼途中受伤的消息。

(惊慌的太子狼狈地喝着酒)

太子妃(悠闲地走过来):怎样?源博雅果然不是那女鬼的对手吧?

太子(情绪不好):只是说他受了伤,但未必就是被什么女鬼所伤害,请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幸灾乐祸了吧!难道你希望京都一直处在鬼怪作祟的梦魇中吗?

太子妃(用折扇遮掩着笑,事不关己状):最低限度,女鬼不会缠上女人,她要寻找的,想必是背叛她的男人吧?

太子(不胜其烦,转动身子,不愿意面对着妻子,继续借酒浇愁):你又听说了什么?

太子妃:父亲去探望太政大臣时听说,那个女鬼……似乎名叫……叫什么呢?(故作姿态地)啊……对了,是叫……若叶……

(太子顿时将手中的酒杯打翻,侍女于是连忙去打扫)

太子妃(惊讶地):您怎么了?若叶这个名字,让您有这样大的触动吗?

太子(用手扫开了杯子,用手势将侍女谴开,混乱地掩饰着):你胡说什么,没有的事!

太子妃(紧追不放):这个若叶……该不会是您认识的人吧?

太子:你真是一派胡言!

太子妃(仍不放弃):是吗?殿下在外交游广阔,那些官家小姐、贵妇、或者你其他的红颜知己中,就没有一个刚巧叫做若叶的吗?

太子(紧张而焦躁):没有!没有!你究竟想要知道些什么?

太子妃(突然严肃地):我只想知道我的丈夫有没有背叛我!

太子(大笑起来,接近疯狂地):丈夫?哈哈……你曾试着将我当作你的丈夫来看待、来尊重、来爱吗?真是太滑稽了……这样的你,居然要求着我的忠诚?哈哈……

太子妃(强做镇定):我是你的正妃,我的身份和地位……不容你跟那种身份卑微的低贱女人一起,随意地败坏。

太子(愤怒地站起):住口!收起你的漫骂,一句话、一个字都不要再让我听到!若叶不是低贱的女人!她比你高贵百倍、千倍,她比你美好得多!

太子妃(震惊地):若叶?你……果然……是你……你们……

太子(惊觉失言):我……不……(回避着妻子的目光)我……我什么都没说……

太子妃(站起身):不!(慢慢逼近丈夫)你说了,你什么都说了……你的背叛,你的不忠,你对我的种种欺瞒和羞辱,全部都说了……都说了!(突然悲从中来,不支跌在地上,声嘶力竭)神啊……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拥有这样的丈夫!?这样的虚情假意,这样的怯懦无用,我真感到羞耻万分啊!

(同台/转场)

安倍晴明府。

安倍(放下酒杯站起来,正色地):若叶,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让我来扮演这个残忍的角色,把你美好却脆弱的梦打破吧!

(若叶抬头望着安倍,不明白她将要听到的是什么)

安倍:你在京都徘徊复徘徊,却只有一个地方没有去,那就是皇宫深处,对吗?

若叶(点头):是的,他虽是身份高贵,但不可能在那里。

安倍(打断):你错了,他恰恰就在那里,你所深爱的那个人,就是当今的皇太子,他的名字是——雅!

若叶(意外地):什么?皇太子?

安倍(以平常语调):你想知道他为什么不告诉你他的身份吗?因为他永远不可能跟你在一起!他的身份、地位,还有……他的妻子,那可是一位高贵美丽的小姐,当然,也许她不如你温柔婉约,但是她有你所没有的强大权势,而那……正是太子迫切需要的。

若叶(垂下头去,细声呜咽):不要说了……

安倍(冷冷地继续):如果他告诉了你这一切,无疑是为你们的交往画上了休止符,可是他舍不得,他无法割舍从你这里得到的那份安慰,因为……那是他在妻子身上一直都无法得到的东西。

若叶(大声地):不要再说了!求你!

安倍(停止了叙说,又坐了回去):也许你会继续认为,他或多或少,终究还是爱着你的,是吗?

若叶(掩着面哭泣):他一直很痛苦,那令我心碎的痛苦,原来是来自他的妻子……他是真的爱我,他说过,在这个世上,除了我他谁也不爱,我们发誓……即使这份爱,注定要在灿烂中死去,我们的心……也将在灰烬中重生!

安倍(无奈地低头去看昏迷中的源博雅,自言自语地):你看到了吗?花儿即使开到荼靡,依然不知道……是季节抛弃了它,却在责怪无辜的秋风。

(同台/转场)

太子府。

太子妃(已经失去了冷静,指着太子):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选择她?我很丑陋吗?还是我的家世配不上你?为什么?偏偏是那种一无是处的女人?

太子(破罐子破摔,什么都无所谓状):若叶……是那样温柔,那样善解人意,每次见到我,总是轻声软语,每次我不开心,她总能令我暂时忘却烦恼,她有无数的好,我千言万语也难叙述。

太子妃(怨恨地):可我才是你的妻子,带给你荣耀,提供你权势,帮助你一步一步抓紧皇位的人,是我!不是那个若叶!

太子(神情恍惚地):可我只有和若叶在一起时,才能感觉到真正的快乐,在这个皇宫之中却没有,一点点,一丝丝的快乐都没有。

太子妃:你是太子,你将拥有整个国家,所以你必须割舍你一个人的所谓快乐!

太子(回过来仔细看着妻子):你总是这样,告诉我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从来不问我,我希望怎样?不,你从不关心,除了有关我继承皇位的事,其他的事你一概不关心。我爱吃什么?我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妻子应该知道的,你却一点也不屑去了解。我是娶了你做妻子吗?我从没有这样的认知,我只知道我娶了左大臣的女儿,娶了她背后所代表的势力!

太子妃(难以置信地):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这就是你选择那个女人的借口?这……就是你对我的控诉?(气愤地冲到太子面前)我、我的父亲,甚至我整个的家族,为了你费尽心计、鞠躬尽瘁,却只是换来你的一声不屑?从你娶我的第一天开始,你有仔细看过我吗?你有关心过我的喜怒哀乐,关心过我的冷暖温饱吗?你从一开始就只当我这个妻子是一件摆设,你有什么资格要求一个摆设来尽妻子的义务?

太子(幡然醒悟状):哈……呵呵……是啊,这真是一场闹剧,一场可悲的闹剧,而我,竟然为了这样无聊的闹剧,失去了我的若叶……(趔趄着向外走去)

太子妃(着急地):你要去哪里?

太子(失魂落魄地):我?我也不知道……可是……我不能继续在这里,这个皇宫会让人窒息的……是的,它就像一双手,掐着我的脖子(用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紧紧地、紧紧地掐着……直到我再也无法呼吸……我……我必须离开……必须……

太子妃(惊慌地):站住!你不能走!你一走了之,却将我至于何地?你究竟要伤害我的尊严到什么程度?

太子(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疯狂地):若叶……若叶在找我……

第四幕 花之蕊 完

(转场)

第五幕 花之葬

安倍晴明府,安倍开始做法——

安倍: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了却夙愿,无论幸与不幸,都是你的宿命,一切就交给你自己去决定吧!(用手指抵在唇边,开始低声念起咒语)

若叶(跪拜):多谢您!

(此时太子在混乱中走进一片虚无,他看见了若叶)

太子(欣喜地):若叶?啊……真的是若叶吗?

若叶(行礼):是的,我……终于见到你了!

太子(激动地拥抱住若叶):哦!若叶……我的若叶(突然惊觉不对,猛地放开双手)不!不可能,若叶不可能在这里……不!我分明已亲手……不!你不是若叶!(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若叶(轻轻掰开太子的双手,让他看着自己):是我,是若叶,但……我已经无法再像从前那样与你朝夕相伴了,可我的爱会一直陪伴着你,一直到永远!

太子(依恋地看着若叶):哦!天啊……若叶,我……我是爱你的。

若叶:是的,就如同我爱你一般。

太子(羞愧地低下头去):可……可是……

若叶(用手去遮住太子的嘴):不!不用说,我都知道了,可是没有任何事情能使我们的爱变得丑陋,请相信这点。

(这时安倍在远处嘲讽般地说出最后的真相)

安倍(冷冷地):这个世界不是因为有爱,就会变得完美,爱……有时才是罪恶的根源,若叶,看清楚你面前的这个男人,让他告诉你,你们最后的约会,那个晚上他究竟做了些什么?

太子(似乎被安倍的声音催促着):我……我失约了,对不起,若叶……

安倍:谎言,永远比实话容易出口!你胆怯了吗?这个爱你爱到失去了生命仍不放弃追寻的女人,你没有勇气告诉她,那天你去了约会的地点,带着一颗自私的、背叛的心和一个恶意的决定吗?

太子(低着头):是……是的,我……去了……带着刀……

安倍:华丽的外衣下,却是夜叉般的心,柔弱的花,怎能接受这样残忍的扼杀?

太子(终于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是我,是我背叛了若叶,我不能跟她走,不能!我是皇太子,我就快要拥有最至高无上的权利,我不能因为若叶放弃所有的一切。(回忆着)那天……夜色深重,天空中几乎没有星光,可是我看到了,若叶穿着白色的和服,就像是雪樱一般得美丽,她站在桥边,在等待我的到来。可是……如果我跟她走了,这一生就将在碌碌无为中度过,什么都没有,那一瞬间,我迟疑了,我忘记了曾经许下的誓言,忘记了对她的承诺……于是我……拿着刀……

若叶(推开太子,倒地,崩溃状):不!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安倍:一把刀,罪恶的刀,结束了一个无辜的生命,砍断了一份炙热的爱恋,除了满手的鲜血还得到什么?无非是一生的惶惶不安和一颗永远都无法平静下来的心,愚蠢的人啊!

太子(跪在地上,痛苦状):在得到她和失去她之间,我无法做出选择,于是我毁了她,彻底的、完全的……我亲手杀死了自己所爱的女人……从她的背后,看着她在一瞬间失去了呼吸……拥抱着她渐渐冰冷的身体……我的心也跟着逐渐死去……我……是个罪人!

若叶(与太子分开,在另一边,忧伤地):我的生命竟然是终结在我所爱的男人手中,他毫不迟疑,在爱情与荣华富贵之间的选择,他毫不迟疑地将我放弃……而我……却还为他迟迟不愿离开,滞留在这不属于我的世界……

太子(自言自语):我无法原谅自己……因为我一时错误的决定,失去的……是我这一生唯一的挚爱!我痛恨我的懦弱,我悔恨我的愚蠢,可是我再也唤不回我所爱的若叶……

若叶(绝望地)然而……我竟无法去恨他……因为我毕竟曾爱过他,比爱自己更爱他,比珍视自己的生命,更珍视他的笑容……如同我所发过的誓言……我的爱,已在灿烂中死去……但或许心,无法在这悲哀的灰烬中得到重生(转向安倍所在的方向,大声地)请你帮助我,请你送我离开……离开这个令人伤心的地方!

太子(觉醒状,飞奔过去拥抱住若叶):不!若叶!对不起!我请求你的原谅,原谅胆小的我,原谅糊涂的我,原谅这个爱你,却不敢与你长相厮守的懦夫吧!不要对我的爱绝望,不要粉碎我们的过往,不要撕扯我早已千疮百孔的心吧!我爱你……真的!

若叶(泪流满面):如果这是你对我所说的最后的谎言,就让世人都来嘲笑我吧!因为我愿意相信你,直到这一刻,我依然相信你,因为……你是我唯一深爱过的人!

(安倍此时开始跳起超度亡魂的神舞)

安倍:纵能仰望云端相,幽恨绵绵无绝期……若是在一开始便能知道最后的归宿,花朵是否依然会选择这样的命运?烈火也无法烧尽的爱恋,终究无法抵挡利益的诱惑……成为了花儿最华美、最哀伤的葬礼……

(暗淡的灯光中出现了三大臣的身影)

太政大臣(藤原):西边那冲天的火光是什么?

左大臣(橘,张望着):据说左门卫督今天晚上决定诛杀女鬼,难道是……

右大臣(源,焦急地):博雅不知道怎样了……(突然想到)西边?那不是安倍晴明的住所?

太政大臣(望了望西方):快!立刻派人前去查看!

(三大臣的身影隐去,另一边出现了太子妃凄厉的喊叫)

太子妃(发丝凌乱地):他竟然这样对待我,将我的自尊踩在脚底,和那无耻卑贱的女人,一起践踏我的尊严和骄傲……不能原谅,不能饶恕!神啊!我恨他们!我诅咒他们!

(太子妃的身影隐去,安倍的神舞也结束了)

安倍:若叶,去吧!

太子(呜咽着):若叶……

若叶(微笑着):雅……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喊你的名字……我曾经深爱着、现在和永远都深爱着的雅……

太子(依依不舍状):若叶……

若叶(慢慢离去,回头再望):永别了……

第五幕 花之葬 完

第六幕 花之语

(一切过去之后,安倍在房间中等待着源博雅的苏醒,密虫和藤哉在一旁看护)

源 博雅(渐渐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安倍腿上):恩?啊……我……我是怎么了?

安倍(松了一口气):你终于醒了。

密虫(学着安倍的语气):啊……您终于醒了!

藤哉:您被死灵吸去了生气,先生将您救回来的。

源 博雅(感激地看着安倍):晴明……真是太感谢你了。

安倍(不习惯被人道谢的样子):那就赶快起来吧!

(密虫和藤哉笑起来,因为源博雅还枕在安倍腿上,他自己却没有发觉)

源 博雅(非常不好意思地坐起身来):对不起……啊(终于想起来了)……那位小姐……(左右看看)那位小姐怎么样了?

安倍(没任何表情地):她就是那个困绕了京都整整一个月的女鬼。

源 博雅(不敢置信地):女鬼?

安倍(倒酒给自己和源博雅,笑道):不用担心,现在已经是白天了。

源 博雅(摸摸自己的脖子,仿佛隔世):她……还会再出现吗?

安倍(故意吓他):当然会!

源 博雅(意外地):难道你救我的时候没有顺便降伏她吗?

安倍(喝着酒,斜躺下来休息,樱花落入房间,安倍若有所思状):樱花……谢了!

源 博雅(不明白地):恩?(看看花瓣)是啊……樱花的花季总是那么短促。(看着安倍,想转回刚才的话题)晴明?

安倍(正色道):只要人的心中还有夜叉鬼,即使原本是美丽的花,也将无法保有纯净的灵魂。

源 博雅(停顿下来,认真地思考着):晴明……有句话我对你说过吗?

安倍(疑惑地):什么?

源 博雅(看着安倍,突然微笑着):其实……你真的是个好人耶!

安倍(没反应过来状):……(哑口无言)

(密虫和藤哉却笑出了声来)

密虫与藤哉(异口同声地):您真的是个好人耶!

(帘幕垂下,隐约传来的,是阵阵笑声……)

第六幕 花之语 完

全剧 终

Posted: 2007-04-19 00:06 | [楼 主]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欢迎大家回帖,你的回贴就是作者的动力。

原地址: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812&fpage=4
Posted: 2007-04-19 00:07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歌月徘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