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1 2 3» Pages: ( 2/3 total )
本页主题: [推荐]周作人译《日本狂言选》[已全部录毕]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十五篇 骨 皮

脚色五人:

方丈

徒弟,主角

施主甲乙丙

方丈 我乃本寺的方丈是也。叫徒弟出来,有话吩咐。----徒弟在家么?在家么?

徒弟 喳,师父叫我是什么事情?

方丈 叫你出来非为别事。我老了,料理寺里的事务也很觉得吃力,从今天起将本寺交给你管,你便这样的去办罢。

徒弟 这虽然是万分感激的事,但是我还没有什么学问,再迟几时也不打紧,还不如请你将来再说罢。

方丈 听了你这番驯良的回答,非常中意了。但是虽说是隐居,也并不往外边去,还是住在寺里,倘有什么事情,仍旧可以来说的。

徒弟 既然如此,便任凭尊意办去罢。

方丈 这本来也不必再加叮嘱,你要专心去做,使施主们中意,寺也繁盛起来。

徒弟 不必挂念,我总要使得施主们中意就是了。

方丈 那么我就进去了,有什么要问的事情,可以进来问我。

徒弟 是。

方丈 施主们到来了,就来通报。

徒弟 是。----呀,呀,真高兴呀!方丈什么日子都将寺交付出来,我正在等着,今天居然交给我管了,可不是大大的喜事么。施主们听了,想必一定高兴,我也要当心使他们中意都是哩。

甲 我乃近地的人是也。往什么地方去有点事,忽然似乎是天要下雨的样子,且到檀那寺去借一柄雨伞来罢。----就是这里了。请问,……请教。

徒弟 外面有人说请问的。----请问的是谁呀?请教的是……?

甲 是我呀。

徒弟 呀,请了请了。

甲 近来不曾奉候,不知道方丈和你都可好么?

徒弟 是,都很好。只是师父不知道怎样想起,把本寺交给我管了,请你也照先前一样的到这里来玩玩。

甲 恭喜恭喜,我不曾知道,所没有来道喜。今天来的非为别事,因为要往什么地方去做点事,忽然似乎天要下雨的样子,请你借给我一柄雨伞。

徒弟 那是很容易事情。请你暂且在这里等一等罢。

甲 多谢多谢。

徒弟 这个,借给你。

甲 多谢多谢。

徒弟 以后还有什么事情,只请你说出来。

甲 以后再来奉托,现在失陪了。

徒弟 去了么?

甲 是。

二人 再会。----再会。

甲 多谢多谢。

徒弟 请了。

甲 呀,好不高兴呀!快点去罢。

徒弟 师父说过,施主们到来了,就来通报,我须得进去,将这情形报告一番。----师父在家么?

方丈 呃,在家呢。

徒弟 想必很冷静罢。

方丈 倒也没有什么。

徒弟 刚才某先生到来了。

方丈 那是来烧香的呢,还是有别的事情?

徒弟 他是来借雨伞的,便即借给他了。

方丈 借给他了很好,但是将哪一柄雨伞借给他了。

徒弟 将前几天新买的那一柄雨伞借给他了。

方丈 你真是粗心的人。那柄雨伞,自己也还没有撑过,怎么借过人家了。以后还会有这样的事情。要不借给他,也有说法的。

徒弟 那么,怎样说呢?

方丈 “那本来是很容易的事情,只因前天师父撑了出去,遇着十字路口的狂风,变了骨是骨,皮是皮,现在骨皮缚在一起,挂在顶棚底下,所以未必能合用了。”你只要这样,很像真实的说便好。

徒弟 知道了,以后我便照样说。现在去了。

方丈 去了么?

徒弟 是。

二人 再会。----再会。

徒弟 这是怎么一回事。虽然是师父的吩咐,怎的不将现有的东西借

给人家呢。

乙 我乃近地的人是也。今天要往远地方去,且到檀那寺去借一匹马来罢。赶快去罢。----就是这里了。请问,……请教。

徒弟 外面又有人说请问的。----请问的是谁呀?请教的是……?

乙 是我呀。

徒弟 呀,请了请了。

乙 今天来的非为别事,因为要往远地方去,虽然很抱歉,倘肯将

马借给我一用,那是我非常感激的。

徒弟 那本来是很容易的事情;只因前天师父撑了出去,遇着十字路口的狂风,变了骨是骨,皮是皮,现在骨皮缚在一起,挂在顶棚底下,所以未必能合用了。

乙 喂,我说的是马呢。

徒弟 是,说的正是马哩。

乙 呃,那么不必费心了。现在失陪了。

徒弟 去了么?

乙 是。

二人 再会。----再会。

徒弟 请了。

乙 呃,----这真是,莫名其妙的话了。

徒弟 照着师父所教的说了,一定中意罢。----师父在家么?

方丈 呃,在家吧。有什么事件么?

徒弟 刚才某先生到来借马。

方丈 好在正闲着,你借给他了么?

徒弟 不,我照你前回所吩咐的说了,没有借给他。

方丈 我不记得什么马的话,你怎样说的呢?

徒弟 前天你撑了出去,遇着十字路口的狂风,变了骨是骨,皮是皮,现在骨皮缚在一起,挂在顶棚底下,所以未必能合用了。我是这样说的。

方丈 这是怎么一回事。有人来借雨伞的时候,才教你的那样说的;现在人家来借马,怎么也可以这样的说呢?要不将马借给他,也有说法的。

徒弟 那么,怎样说呢?

方丈 “前天放它出去吃草,却发了野兴[1],将腰骨跌断了,现在盖着稻草,睡在马房角里,所以未必能中用了。”你只要这样,很像真实的说便好。

徒弟 知道了,以后我便照样说罢。

方丈 千万不要说出疏忽的话来。

徒弟 是。----这是怎么一回事。照着吩咐我说的说了,又要挨骂。唉,这真叫我为难了。

丙 我乃近地的人是也。往檀那寺去有点事情。赶快去罢。----就是这里了。请问……请教。

徒弟 外面又有说请问的。----请问的是谁呀?请教的是……?

丙 是我呀。

徒弟 呀,请了请了。

丙 近来不曾奉候,不知道方丈和你都可好么?

徒弟 是,都很好。只是师父不知道怎样想起,将本寺交给我管了,请你也照先前一样的到这里来玩玩。

丙 恭喜恭喜,我不曾知道,所以没有来道喜。今天来的非为别事,明天是先人的忌日,请方丈和你都到舍音来,这是我非常感激的。

徒弟 我可以去,只是师父大约去不成了。

丙 大约他没有工夫罢?

徒弟 并不是没有工夫,前天放他去吃草,却发了野兴,将腰骨跌断了,现在盖着稻草,睡在马房角里,所以未必能去了。

丙 喂,你说的是方丈吧。

徒弟 是,说的正是师父哩。

丙 那是很杏惋惜的。那么便请你一个人过来罢。

徒弟 是,我就去。

丙 现在失陪了。

徒弟 去了么?

丙 呃,----这真是,莫名其妙的话了。

徒弟 这回无论怎样一定中意罢。----师父在家么?

方丈 呃,在家呢。有什么事情么?

徒弟 刚才某先生到来,说因为明天是忌日,请你和我都去,我便回答说我可以去,只是你大约去不成了。

方丈 明天正好是闲空着,本来倒是可以去的。

徒弟 我照着你所吩咐的说了。

方丈 我并不记得说过。你怎样说的呢?

徒弟 前天放他去吃草,却发了野兴,将腰骨跌断了,现在盖着稻草,睡在马房角里,所以未必能去了。我是这样说的。

方丈 你真是这样说的么?

徒弟 是,真的。

方丈 这真是,你是个呆子。无论怎么说,总是不会懂。有人来借马的时候,才教你那样说的。照这样情形看起来,到底不能住持这寺的了。你给我出去罢。

徒弟 是。

方丈 还不去,还不去么!(打)

徒弟 阿唷,阿唷,……即使说是师父,怎么便这样的殴打,便是你,难道就没有发过野兴的事情么?

方丈 我什么时候,发过野兴了?可是有,快说出来,快说出来。

徒弟 说出来的时候,杏可丢了脸了。

方丈 我没有可丢了脸的行为。可是有,快说出来,快说出来。

徒弟 那么,说出来了。

方丈 快说出来。

徒弟 呃,有一天,门前的“一夜”来了。[2]

方丈 那个“一夜”怎么了。

徒弟 请听下去吧。你用手招她,带到卧室里去了。那还不是野兴了

么?

方丈 你这可恶的东西!编造出并不曾有的事情,叫师父出丑。凭了

弓矢八幡[3],不再让你逃走了。

徒弟 即使说是师父,我也不输给你。

方丈 荷荷,----荷荷。(相打)

徒弟 记得了么?镬镬,好不喜欢。胜了,胜了。

方丈 呀呀,将师父打到这模样,往哪里走!有人么?给我捉住了!别叫逃跑呀!别叫逃跑呀![4]

注 解

[1]野兴(Dagurui)指兽类交尾期的激昂。

[2]一夜为一夜女之略,即娼女。

[3]弓矢八幡系武士誓词,谓在八幡神之前,凭弓矢而立誓,八幡为弓矢之神。

[4]这一篇从《狂言二十番》译出。

Posted: 2006-12-02 00:08 | 15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十六篇 小雨伞

脚色多人:

方丈,主角

沙弥

众人

甲 我乃近地的人氏是也。有点事情,要到檀那寺[1]去。现在就慢慢前去吧。实在是在这些时候,忙于谋生,得不到闲工夫,好久没有上寺里去了。呀,走着时已经到了。----请问,请教!

方丈 外边有说请问的。徒弟们都不在么?说请教的是谁呀,说请问

的?

甲 是我呀!

方丈 呀,是某先生么?很难得来的。

甲 近时好久没有奉访,一切都很好么?

方丈 正是,一切都是很好的。今天光降,为什么事呀?

甲 今天走来,非为别事。因为今日是我家里的忌日,请你前去,

给做点法事,那就感激之至了。

方丈 刚好今天愚僧正是闲空,当然可以前去。

甲 那真是十分多谢了。那末今天索性请你拜忏,给做法事吧,这样就更是感谢了。

方丈 呀,呀!说拜忏给做法事么?

甲 正是。

方丈 喴,喴!忏法是很麻烦的,要种种的脚色,而且也很耗费同,还是就做平常的法事吧。

甲 耗费并无妨碍,一起在希望拜忏,务必请你给办一下,那也就是我很大的运气了。

方丈 既然是你那么说,那末就给你办吧,可是这也只可办得简单些了。

甲 那是十分感谢了。

方丈 等我来准备一下,随后就去,你先请吧。

甲 那末,我先去了,随后请你就来。

方丈 当然,随后就来呵。

二人 再会!再会!

方丈 这是怎么一回事!愚僧不懂得拜忏的方法,阿呀,怎么办呢?先叫沙弥出来,商量一下吧。----喴喴!徒弟在么?有么?

徒弟 叫我有什么事么?

方丈 因为有事叫你,你先来吧!

徒弟 知道了。

方丈 我叫你出来,非为别事。刚才某先生来了,因为今天乃是忌日,叫我去给做法事。而且这法事还可用忏法去做,可是愚僧不懂得拜忏的办法,你知道么?

徒弟 呀,呀!连你还不懂得的事情,我怎么会得知道呢?我是连看也还不曾看见过哩!

方丈 那也是难怪的。怎么办呢?

徒弟 那末,怎么办都好呢?

方丈 我想出了好办法来了!以前有一回,有些姑娘们在山田里栽稻秧,那里唱着插秧歌,一面栽着,我因为很好玩,就记得很清楚,现在就把这个用声明节[2]来念起来,敷衍过去,你看怎么样呢?

徒弟 那是很好的。但是,这歌是怎样的呢?

方丈 也并没有什么繁难,这只是说:

“可爱的小雨伞,

今天也过来吧!

美丽的小雨伞,

今天也过来吧!”

徒弟 差不多都记住了。

方丈 那末,我们准备好就去。来吧,来吧。

徒弟 知道了。

方丈 声明节记得么?

徒弟 正是。我记得的。

甲 呀,呀!好不高兴呀!托了方丈来给拜忏做法事,那真是非常可喜的事。在这里也还有同道的人,想去告诉他,叫他来旁听。走着时已经到了。----请问,请教!

乙 外边有说请问的。请教的是谁呀,说请问的?

甲 是我呀!

乙 这是很难得来的。

甲 现在走来,非为别事。因为今天是家里的忌日,我到檀那寺去,托方丈来做法事。还请了他拜忏做这法事,所以问你不前去旁听么?

乙 那是多谢之至。我刚好是可以前去的。

甲 那是好极了。

乙 你们都在么?

众人 都在这里。

乙 某先生来了。

众人 那是很难得来的。

乙 今天在某先生那里说是有拜忏,你们不去旁听么?

众人 我们一同跟着去吧。

甲 那末,大家请吧!

乙 先请进来,不喝点茶水去么?

甲 不,早一刻去也好。呀,呀,请吧,请吧!

众人 知道了。

甲 喴,喴,忏法这件事是很少见的,大家旁听一加大,也是很好

的。

乙 正是如此。你这回来修这样少有的法事,也真是很难得的呀。

甲 也不见得呀。走着时已经到了。先请进到里边去吧。

众人 知道了。

甲 随后一会儿方丈就会到来,请在底下等着好了。

众人 知道了。

甲 大家随意坐吧。

众人 知道了。

方丈 徒弟,我们就去。来吧,来吧!

徒弟 知道了。

方丈 雨伞拿了么?

徒弟 对啦,拿着呢。

方丈 这场法事圆满地做了,一定有好些布施的东西,那里也分给你一点吧。

徒弟 那是很多谢了。

方丈 刚才的插秧歌,好好的记着么?那是很要紧的。

徒弟 请不要操心。我确实的记着呢。

方丈 声明节也没有忘记吧?

徒弟 那是屡次要用的,更是记得清楚了。

方丈 呀,一会儿就已经到了。先来敲门吧。

徒弟 好吧。

方丈 请问!请教!

甲 外边有说请问的。请教的是谁呀?呀,师父,你来的好快呀!

方丈 我们赶快的走,可是准备很花了工夫,累你等久了吧?

甲 也并不如此。我先请进里边来吧。

方丈 知道了。你这佛坛装饰得很考究。

甲 也不见得。

方丈 就来开始做法事吧。

甲 请你随意好了。

方丈 徒弟,你也到这边来,帮做法事。

甲 知道了。

方丈 那末起首行道吧。[3]

甲 这样好吧。

方丈 徒弟,把雨伞撑起来。

徒弟 奉命!

甲 这是很少见的仪式呀!

方丈 这就是宝盖的意思嘛。

甲 那是很对的。

方丈 (高声念)“可爱的小雨伞,

今天也过来吧!”

徒弟 “美丽的小雨伞,

今天也过来吧!”

方丈 “可爱的小雨伞,

今天也过来吧!”

徒弟 “美丽的小雨伞,

今天也过来吧!“

甲 阿呀,阿呀!这真是希奇的事情呀!

众人 正是如此。

甲 正是如此。----师父,这乃是什么呀?

方丈 丢脸得很!徒弟,这边来,走吧,走吧!

众人 喴,喴!没有妨碍!且等一会儿,且等一会儿!

师徒 请饶恕吧,请饶恕吧!

众人 喴,喴!且等一会儿,且等一会儿![4]

注 解

[1]日本德川幕府严禁天主教,人民都须信仰佛教,分属各宗各寺。凡人民所属自己信仰的宗教的寺,称为檀那寺,算作那里的施主之一。

[2]声明与因明共为佛教的五明之一,系专讲声音的学问,用于歌诵经赞,其节调即是声明节,中国古称梵呗,至今也仍有遗留。

[3]佛教中绕着佛像或塔行走,以表示敬礼,称为行道。

[4]这一篇从《狂言五十番》中译出。

Posted: 2006-12-02 00:08 | 16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十七篇 沙弥打官司

脚色四人:

女人

方丈

沙弥,主角

乡官

女人 我乃住在近地的人氏是也。有一个出家的儿子,近来有好久不曾看见了,所以今天想到寺里去访问他一下子。真是在做母亲的人,有好久不看见,便觉得不大放心。要他在家里才好哩。呀,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了。请教,----方丈在家么?

方丈 呀,外边有人说请教的。那是谁呀?

女人 呀,是我呀。

方丈 嗯,请了请了。就请进吧。

女人 近来好久没有拜访,你是康健么?

方丈 正是,平安无事的。你那边也康健,是很好的。

女人 近时不曾遇见沙弥,也是康健,做着事呢?

方丈 正是。他是康健的。今日刚派到人家赴斋去了。一会儿就回来,你就多等一下吧。

女人 那沙弥也托了你的福,会得干那时食与非时的功课了,在我真是很感激的。[1]

方丈 那末那末,说到这里,我正想有一天到你那里去,和你去谈下子,现在倒是正好的机会。那沙弥真是不中用的人。第一是学问全不用功,无论吩咐他什么事情,愚僧所说的话一句也不听。真是叫人操心,没有什么办法的家伙。

女人 阿呀,阿呀!我还以为他是用心学问,所以好久也没有到我那

里去的哩,现在听你的话,才知道有这种岂有此理的事情。

方丈 而且愚僧一不在家,他便招集邻近的小孩们,房间院子里到处

奔跑,器具什么有的打破,有的损坏,简直是没有什么办法。

女人 这样说来,你的生气正是很当然的。本来还不是那么胡闹的年纪,真是太要不得了。因为这不能再还给我这边,如果不中你意,就请你把他赶出去了吧。

沙弥 今天早上到人家去赴斋,不料吃了好东西回来。现在回到寺里,把这事情说给师父去听吧。----呀,那才是好哩!

女人 什么呀,那才是好哩?你那个样子算是什么呀?

沙弥 这真是,样子怎么了?

女人 说怎么了?那么不懂规矩的直站着,连在父母师父前面的礼仪也不知道。那真是叫人操心的家伙呀!

沙弥 这是在先有人说了什么话了。

女人 喴,沙弥,你的事情,无论哪里都没有说好的。

方丈 总之这要还给你,你带了他去吧。

女人 这早已送给你做徒弟了。我不能再接受,所以无论怎么办,任凭师父的意思做吧。

方丈 那么,刚好就在你的面前赶了出去吧。----不能再把你放在这寺里了,你出去吧!

沙弥 喴,喴,你如果不留我,那么你自己出去吧。我是决不出去的。

方丈 你看那个样子。愚僧说的话是不会听的。总之且到乡官那里,请他给赶出去吧。[2]请你带他跟着我来。

女人 知道了。

方丈 真是教人生气的事情。现今就给赶出去了事。

沙弥 这到底是从什么事起来的呢?今天早上说赴斋去,被打发出去,是赴斋的事情不中意了么?这件事真有点弄不明白。

女人 这是因为你平常不听师父的话的缘故呀。你也不能再回到我这边来。

方丈 请问。请教----

乡官 说请教的是谁呀?呀,师父么?请进来吧。怎么想起了到这里来的?

方丈 从前同你私下说过的那个沙弥,现在带了来了。请你了解,给我赶了出去。

乡官 带到这里来吧。我好加以戒饬。

方丈 知道了。妈妈,你把沙弥带上来吧。

女人 知道了。喴,喴,你上前去吧。

乡官 那女人是谁呀?

女人 我乃是沙弥的母亲。沙弥在还不知道东西南北的时候,被抛弃在十字街口,是我拣了起来,养大成人的,现在变了连这都不记得的胡涂家伙了。

沙弥 喴,我说,我本来不是牛马的孩子,人的孩子养大成人,岂不是没有什么奇怪么?

方丈 对了母亲,说出这样的话来,愚僧要了来作为徒弟,学问既然不做,那么碾茶叶也行吧,我这样说了,茶叶也并不去碾。真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沙弥 不不,你别这么说。我很用心学问,闲空时候也想要碾茶叶,可以要碾的茶叶并没有,现在你却来说那样的话。

方丈 愚僧不在家的时候,招集许多人来,吵闹不堪。

沙弥 不不,并不是这样。寺门前的年青人都教念《阿弥陀经》吧,教下围棋象棋吧,聚集拢来。我看见师父在前几时,有寺门前的“一夜”来了----[3]

方丈 嘘!喴,喴,喴!这种事情,你给师父来出丑么?----总之,请你给赶出寺去吧!

乡官 我虽是偏向着师父,可是这个情形,我不好赶他出去。你带了

他回去吧。

方丈 务必求你叫他出去才好。

乡官 不不,他是照你教管的嘛。赶快带了去吧。我要走进里边去了。你快快回去吧,回去吧。

女人 那真是教人操心的事呀!师父,这已经送给了你的,你是不知道。现在我回家去了。

方丈 不,喴喴,且等着吧。有事情和你商量。

沙弥 你回去了么?请慢慢的回去。那是很好的。

方丈 那真是的,要了你这样的人做徒弟,照顾到现在,现今想起来真是悔恨得很。

沙弥 有什么事要那么悔恨的呢?

方丈 你在乡官的面前出我的丑。

沙弥 我不看见的话也不说。那“一夜”的事情并不只是一回两回呀!

方丈 你还说那坏话么?可恶的家伙。

沙弥 可不是并没有假么?

方丈 你是可恶的家伙。

沙弥 但是“一夜”和你乃是两口子嘛。

方丈 可恶的家伙!往哪里逃?

沙弥 两口子嘛,两口子嘛!

方丈 决不放过呀!决不放过呀![4]

注 解

[1]“斋”系佛教用语,佛教定律过午不食,斋在午前,故训时食,午后则为非时,不能再进食了。

[2]乡官原文云地头,系室町时代的一种地方下级官吏,却很有权威,故俗语云哭的孩儿和乡官都是拗他不过的。

[3]“一夜”为一夜女之略,即娼女。

[4]这一篇从《狂言五十番》译出,原名云《公事新发意》,题目乃是真译原意。

Posted: 2006-12-02 00:09 | 17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十八篇 柿头陀

脚色二人:

头陀,主角

柿主人

头陀 “法螺也不拿的头陀呀头陀,

一路上还只是吹吹口哨罢。”

我乃是出羽的羽黑山来的一个初下山的头陀是也。近来在大峰,葛城朝拜修行,现在正要回本地去。且赶紧归乡去罢。诚以我等一派宗徒,入野入山,难行苦行,修舍身之行的人,还能照倒地安然回到本乡,这真是很大的幸事了。----今天早晨一早动身,嗓子觉得特别的干了,不知近地有没有茶馆。开水也好,茶也好,真想喝一口。唔,那边望过去红红的是枫叶么?是什么呢?喴,那是什么东西?仔细看来原来是些柿树。唔,唔,正熟得好呢。拿他一个,冷冰冰地吃下去,口干一定会止了罢。怎样想法摘一个下来才好。先用石子丢上去,试它一试罢。怎样想法摘一个下来才好。先用石子丢上去,试它一试罢,能打中了就好。呃!打不着。再打一下看。呃!过去了。这样是得它不到的。怎么办呢?唔,用这个刀拨它下来罢。呃,呃!这个也够不着。喴,怎么办呢?----有了,幸而这里有一段树根。从这里爬上去罢。可是,不知道有人没有。恰好没有一个人看见。那么上去罢。有这个凑巧的树根,真是运气。呃,呃!好呀,同从下边望上来的时候迥不相同,真好柿子。吃哪一个呢?唔,吃这个罢。唷,这真好柿子。那么吃罢。唷,这柿子好甜!现在再吃哪一个呢?唔,吃这个罢。这又是特别的好。

主人 我乃近地人氏,今天想去一看田地,故而外出。现在且慢慢地走去吧。世间有田地的人虽然很多,其中像我的田地那样收成好的却是没有,所以大家无一不加称赞。唔,说着话时不觉到了我的田地了。唷,长的多么好呀!柿子也渐渐着色了,这几天里就想来摘取。

头陀 这个很涩。呸,呸!

主人 奇怪奇怪。----这是怎么的!哪里来的头陀,爬上柿树去在那里吃柿子哩!怎么办呢?真真可恶!有了,我有办法了。

头陀 再吃一个清一清口罢。吃哪一个呢?这个还不错罢。

主人 哼,哼,不见得是怎么样了不得的人。且种种的戏弄着玩吧。----呀,奇怪。风也没有吹,柿树却在摇动,莫不是有什么鸟类畜类定在上面。唔,难怪它摇动,原来有一只大老鸹定在树上呢。老鸹这件东西是喜欢偷柿的,来吃倒也是当然。可是老鸹这东西又是很会叫的,看他叫不叫。要叫了罢,要叫了罢!哼,你不叫,我有办法。喴,拿那张弓来!只要一箭射这厮下来。

头陀 说我是老鸹哩。真可恶的家伙!现在却似乎不能不叫罢。

主人 要叫了罢,要叫了罢!
头陀 呱,呱,呱!

主人 “呱,呱,呱!”哈哈哈!那么真叫了。人同老鸹都分辨不清地‘呱,呱,呱!’哈哈哈!叫得真好,叫得真好!这样的老鸹,让我转到前面去,仔细地看他一下子。----这是怎么的!我以为是老鸹,原来是一匹大毛猴。这一定是从树梢上盘过来的罢。但是猴这东西是要捉跳蚤,不老是静坐着的,且看他捉不捉。

头陀 怕不捉跳蚤是不行的了。

主人 阿,阿,捉了捉了。现在那一只手也就要捉了罢。阿,阿,捉了捉了。哈哈哈。可是猴子见了人总是露出牙齿恐吓人的,看他吓唬人不吓。要吓了罢,要吓了罢!哼,你不吓唬,拿那长矛来,只一下刺了完事。

头陀 怕不吓唬是不行的了。真叫人为难。

主人 要吓唬了罢,要吓唬了罢!

头陀 嘎,嘎,嘎!

主人 “嘎,嘎,嘎!”哈哈哈。唷,真好玩极了。人同猴子都分辩不清地“嘎,嘎,嘎!”哈哈哈。刚才的猴子叫得好,叫得真好!这样的猴子了,让我转到后面去,仔细地看他一下子。----呵,这是怎么的!常言道,“夜看,远看,笠下看,”[1]就是说这样的事罢。我以为是猴子,原来是一匹强健的鹰。

头陀 又说我是鹰哩。真真叫人生气。

主人 可是鹰这东西是要理羽毛的,且看他理不理。要理了理,要理了罢。

头陀 怕不理羽毛是不行的了。

主人 喴,理了理了。但是还要伸翅膀的,看他伸不伸。要伸了罢,要伸了罢!哼,你不伸,我有办法,我去拿了长刀来,把他剁成肉酱。

头陀 怕不伸是不行的了。

主人 要伸了罢,要伸了罢!----阿,阿,伸了伸了。现在那一边的翅膀也就要伸了罢。阿,阿,伸了伸了。哈哈哈。真伸得好,真伸得好!这回,要抖身子了罢。

头陀 怕不抖是不行的了。

主人 阿,阿,抖了抖了。如今该是叫唤了飞去这一节了,看他飞不飞。要飞了罢,要飞了罢。

头陀 这是怎么的!怕不飞是不行的了。真叫人为难。

主人 且来鼓噪一下子罢。要飞了罢!要飞,要飞,要飞了。唷,要飞了罢!要飞,要飞,要飞了。

头陀 啤----呵罗呵罗,啤----呵罗呵罗。----阿唷唷,痛呀,阿唷唷。

主人 哈哈哈。----呀,老师父,从那个高树上跳了下来,没有跌坏了腰么?

头陀 喴,你这家伙,什么事?----呀,你这可恨的东西,把这尊贵的初下山的头陀比作种种的鸟类畜类,末了还说是鹰。本来听说头陀修行的结果也会变成鹰,因此我想或者已经变了也未可知,从那个高树上飞了下来;你叫还没有生好羽翼的人飞下来,跌坏了腰骨,现在你就带他回去给他调养。

主人 不知是哪里来的头陀,爬上树去吃了我的宝贝柿子,跌坏了腰还要我带去调养,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头陀 没有这样的道理!我不比别的头陀,可以由你戏弄!

主人 实在,对于初下山的头陀是不要多事为妙。现在趁早回家去罢。

头陀 喴,喴,那个家伙!

主人 什么事?

头陀 往哪里去?

主人 回家去。

头陀 这里来!

主人 什么事?

头陀 照刚才所说,带我回去调养。

主人 照刚才所说,没有给你调养的道理。

头陀 没有这个道理!现在立刻就显本领给你看罢!

主人 谁显本领?

头陀 我显,凭了这些年月的法力。

主人 法力也要看人。像你的法力还是收起来也罢。

头陀 真的么?

主人 真。

头陀 实在么?

主人 实在。

头陀 一定么?

主人 一定。

头陀 不要悔,汉子;不要悔,你!

主人 说的什么事?我要请教。

头陀 凌台岭之云,积年行之功者,千有余日,托身命于熊野权现[2]大神,执行祈祷,哪能无奇迹出现?----哺噜,哺噜,哺噜![3]

主人 哼,不说这些废话,我也想趁路还不黑的时候赶回家去。----咦,这是莫名其妙的事。像我这样健步的脚,尽走也走不上去,原是不会有的,这真是怪事了。

头陀 “桥下的菖蒲,

是谁种的菖蒲?

哺噜,哺噜,哺噜!

上大人,孔乙己。[4]

哺噜,哺噜,哺噜!”

主人 这真是倒霉极了!

头陀 立刻就咒你倒退回来。----哺噜,哺噜,哺噜!

主人 呀,呀,好不懊恼呀!

头陀 现在背了回去!

主人 (打倒头陀)你且慢慢地坐在这里罢。----呀,好了好 了。(逃去)

头陀 喴,喴,把这个尊贵的初下山的头陀这样地作践了,逃到哪里去!有人么?给我捉住!别叫逃跑呀,别叫逃跑呀![5]

注 解

[1]“夜看,远看,笠下看”,本系古代俗谚,谓在此时不易看清,便愈觉好看,但此处只是说看不大明白而已。

[2]<录者注>“权现”是说日本的神道原是佛菩萨随缘应化,临时显现在日本的化身。这样神佛就融为一体了。熊野权现即和歌山县熊野地方的三所权现,包括:熊野神社(本宫)、熊野速玉神社(新宫)和那智神社(那智)。

[3]“哺噜,哺噜,哺噜”乃是形容头陀吹海螺的声音。

[4]“上大人”云云原文系日本五十字母歌诀的首二句,不能翻译,姑以趣味相近的这两句话替代,虽然《千字文》的“天地玄黄”或者在性质上更为相似。

[5]这一篇从《狂言二十番》译出,原名《柿山伏》。山伏系日本古代神道教的修道者,伏处深山,修炼法术,故名。在中国其实与道士或古时方士相合,但近代道流太与俗人生活接近了,印象很有差别,今姑称为头陀,尚比较近似。

Posted: 2006-12-02 00:09 | 18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十九篇 工头礑

脚色三人:

盲人甲,勾当职乐师,主角

盲人乙,侍者

行人

盲甲 我乃住在此地的勾当[1]是也。先叫菊一出来,有话商量。----菊一在家么?

盲乙 喳。

盲甲 在么?

盲乙 是,在这里。

盲甲 叫你出来非为别事。这几天老是坐在家里,觉得无聊,今天想到什么地方去游玩一回,你看怎样?

盲乙 我本来就想这样说的,现在先吩咐出来了,那是再好不过的。

盲甲 那么,就要出去,你把酒筒预备好了。

盲乙 喳。----酒筒预备好了。

盲甲 那么去罢。喴,喴!这里来,这里来!

盲乙 喳。

盲甲 喴,你看怎样?这样地你我出去游玩,旁人看了或者要觉得好笑,但是换一个地方,也觉得愉快,可不是么?

盲乙 是。未必有觉得好笑的人。请你不必劳心,随意游玩的好。

盲甲 呀,说着话时觉得四面很是冷静了,这好像已经是野外了。

盲乙 这实在好像是野外了。

盲甲 喴,想到现已来到宽阔的地方,不觉心里很是舒畅了。

盲乙 正是,这是有趣起来了。

盲甲 我早想告诉你一句话。你老是唱一点小曲和词调,总不是事,练习点《平家物语》或者倒是好的罢。

盲乙 我本来就想这样请求,现在先吩咐出来了。倘若肯赐指教,那是万分感谢的。

盲甲 那么,幸而周围似乎没有别人,就说一节给你学习学习罢。

盲乙 那是万分感激。领教罢。

盲甲 “且说一之谷的地方既然打了败仗,各人都想得名,拼命的厮杀,有的削下了脚跟踏在地上,有的打落了下巴搂在怀中。因为是一场混战,大家拾起脚跟来贴在下巴上,拿了下巴去垫在脚跟下:奇哉怪哉,脚跟上长出胡须,下巴上毕剥毕剥地裂开了二三百条的皴坼!”

盲乙 好呀,好呀!这真是,实在是难得听的曲调。

盲甲 那么去罢。喴,喴!这里来,这里来!

盲乙 喳。

盲甲 世上虽然也有说《平家》的人,却没有什么好手,你要努力练习才好。

盲乙 总当努力学习,请你指教。

盲甲 将来我如升了检校,我替你设法补勾当的缺罢。

盲乙 那更是多谢了。

盲甲 呀,特别听见水响,好像是河边了。

盲乙 是,好像是河边了。

盲甲 这须得渡过去。怎么办呢?

盲乙 那么怎么办才好呢?

行人 我乃此地人氏是也。有事情要往山的那边去,现在赶快去罢。----呀,那边有两个瞎子似乎正要渡河。且看他们怎样地做。

盲甲 喴,喴,先投一颗石子试试深浅罢。

盲乙 喳。----呀,呃!“工东!”

盲甲 喴,喴,这里好像很深。

盲乙 是,这里好像深得很。

盲甲 到那边投一颗试试罢。

盲乙 喳。----呀,呃!“当!”

盲甲 这似乎还浅。

盲乙 是,这似乎很浅。

盲甲 那么渡过去罢。喴,喴!这里来!这里来!

盲乙 不,不,请等一等。

盲甲 什么事?

盲乙 让我背了你过去。

盲甲 不,不。那可以不必。你跟着我渡过去罢。

盲乙 不,带我出去,就是这样的时候,要用着我。神佛保佑,还是让我背过去罢。

盲甲 不,不,你的眼睛也看不见,倘若有了意外那怎么好。大家拉着手渡过去罢。喴,来罢,来罢!

盲乙 不,平常服役,就是为这样的时候,要用着我。请让我背过去罢。

盲甲 既然这样的说,那么就劳你背过去罢。不过现在要预备一下子,你也走到这里来预备好了。

盲乙 喳。

行人 呵,瞎子这东西倒是很乖巧的,投颗石子试试水的深浅。碰巧遇见了这件事。我便劳他背过河去罢。

盲乙 请你好好地扶住了。那么就渡过去罢。呃,呃!水要不深才好叫。呃,呃!已经好好地背过去了。没有什么意外,那是很可度幸的事。

行人 呀,这真是可喜的事。今天不意地碰见了好运气。

盲甲 菊一,预备好了没有?菊一,菊一!这是怎么的!菊一走到哪里去了。菊一,菊一!喴,菊一!

盲乙 嗳!

盲甲 什么嗳!怎么不背我过去呢?

盲乙 刚才已经背过来了。

盲甲 什么背过来了?我正在这里等着,还没有背过去哩。你好像独自渡过去了。

盲乙 你也已经来到这边哩。

盲甲 什么已经来到这边?这真是,讨厌的东西!快点滚到这边来罢。

盲乙 咦,这真莫名其妙了。呃,呃!----那么请背上罢。

盲甲 好好地背着走。

盲乙 那么渡过去罢。呃,呃!这好像是有点深哩。

盲甲 给我好好地背着走。

盲乙 呃,呃!这是怎么的!深呀,深呀,深呀!----南无三宝!

行人 喴,喴,这真是有趣的事,----阿,这可是对不起了。

盲甲 这个真是,出了很讨厌的事情了。身上都弄湿了。正因为这个我本来就说不要背的,----

盲乙 这真是,很对不起了。我替你绞一绞衣服罢。我也是很小心地走着,可是脚下一绊便跌倒了。这要请你饶恕。

盲甲 偶然的过失,也是没有法子的。那个酒筒并没有什么罢?

盲乙 不晓得怎么了。----呀,酒筒没有什么?

盲甲 觉得有点冷了。先喝一杯罢,把它倒出去。

盲乙 喳。

行人 真好运气!喝他一杯。

盲乙 那么倒出来罢。“骨都,骨都!”

盲甲 这倒似乎很不少,喝下去连寒气也会不觉得了罢。

行人 这个,真好味道!

盲甲 菊一,怎么不倒?

盲乙 刚才已经倒了。

盲甲 仿佛是倒了的样子,可是一点都没有。

盲乙 这莫名其妙了。刚才倒了酒的,----那么再倒一杯罢。

盲甲 喴,喴,早点倒罢。

盲乙 是。“骨都,骨都!”

行人 再喝他一杯罢。一杯来了,那么喝罢。这个,真是好酒。!

盲甲 这似乎还不少,你也喝些。

盲乙 那么我也喝罢。“骨都,骨都!”这个,这是好酒!

盲甲 喴,菊一,怎么不倒?

盲乙 呀,刚才已经倒了。

盲甲 仿佛是倒了的样子,可是一滴都没有。这一定是不给我喝,却独自偷喝了。

盲乙 喴,你也没有勾当身分,这样卑鄙地只顾独自喝酒。恐怕倒是你喝了说不喝。

盲甲 你这讨厌的东西,不但不给人家酒喝,还诬赖人喝了说不喝。这些废话不必多说,还是再倒一杯来罢。

盲乙 是。----已经没有了。

盲甲 什么?没有?

盲乙 正是。

行人 喴,喴,这真是有趣的事,弄点手脚让他们吵起架来罢。

盲甲 阿唷,阿唷,阿唷!喴,菊一,你不但不给酒喝,为什么还来

打我?

盲乙 你说什么?打?

盲甲 正是。

盲乙 我正在收拾酒筒,并没有伸手过去。

盲甲 没有伸手过来?除了你还有谁?

盲乙 阿唷,阿唷,阿唷!喴,勾当,你不但说了许多许多的话,为什么还打我这没有过失的人?

盲甲 我并没有伸手过去。

盲乙 没有伸手过来?除了你还有谁?

盲甲 阿唷,阿唷,阿唷!喴,菊一,为什么这样地作弄我?

盲乙 我并没有伸手过去。

盲甲 没有伸手过来,除你还有谁?

盲乙 阿唷,阿唷,阿唷!喴,勾当,为什么这样作弄没有过失的人?

盲甲 什么?作弄?

盲乙 正是。

盲甲 我并没有伸手过去。

盲乙 没有伸手过来?除了你还有谁?

盲甲 阿唷,阿唷,阿唷!

盲乙 阿唷,阿唷,阿唷!

行人 喴,喴,这真是有趣的事。再种种作弄了玩罢。----这是怎么的?真打起架来了。在这种地方是不宜久留的,趁路还没有黑的时候赶快走罢。

盲甲 这不能再忍耐了。不肯饶放你过去。

盲乙 我也不肯吃亏。

盲甲 (呐喊)呀,呀,呀!

盲乙 你知道了罢!喴,喴,可喜呀!得胜了,得胜了!

盲甲 喴,喴,把勾当打到这个样子,往哪里走!有人么?给我捉住了!别叫逃跑呀,别叫逃跑呀![2]

注 解

[1]日本古时盲人官职,有检校,勾当及座头等几级,大概以弹琵琶,说《平家物语》故事为业。

[2]这一篇从《狂言二十番》译出,原名《井礑》,读作(dobukachiri),表现投石试测河水深浅的声音,今改写如上。

Posted: 2006-12-02 00:09 | 19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二十篇 立 春

脚色二人:

女人

鬼,主角

女人 我乃这家里的主妇是也。今天是春夜,主人往出云的大社宿山去了,前门后门都插上虎刺的枝,好好的看着家吧。

鬼 “是立春的夜了,

是立春的夜了,

去拾点豆子嚼嚼吧。”

我乃从蓬莱岛出来的鬼是也。[1]今夜在日本是称作过节,家

家都撒豆子,想赶快往日本去,拾点豆子来嚼。

“离开了蓬莱岛,

问前途何处,

一望都是白云,

一望都是白云,

呀,好不辛苦,

好不困倦呀。

信步走来,

行行走走,去去行行,

已到了日本的土地。”

急忙奔走,不觉已到日本。今天格外的困倦,而且肚子也饿了,要讨点什么东西来吃才好。喴,这里有一家人家,让我去窥探一下看。“嚓,嚓。”阿唷,阿唷。我真忘记了。今夜是过节,说是蓬莱岛的鬼要到来,家家都插上虎刺。我忘记了这个,嚓的一下戳了眼睛了。可恼呀。这样的东西拉去了事。现在好了,让我叫门吧。请问一声,里边有人么?

女人 外边有人叫门。主人今天不在家里,不能开门。

鬼 有点事情,请开门吧。

女儿 那么就开门吧。“呀”的开了,可是这是什么事,并没有人,大约这又是少年们的玩笑吧。

鬼 喴,真奇怪呀。面前站着的人,她会看不出来。现在想到了,这因为我是穿着隐身蓑戴着隐身笠的缘故。脱下来吧。请问,里边有人么?

女人 又有人叫门。刚才开了,并没有一个人。大约是来开玩笑的。不能开门。

鬼 我是近地的人,有点事情,请开门吧。

女人 是近地的人,那么就给开了吧。“呀”的开了,----阿,阿,可怕呀可怕。鬼来了。近地有人么?请给我打他出去吧!阿,阿,可怕呀可怕。

鬼 且住,且住。我是那蓬莱岛的鬼,并不是可怕的东西。

女人 鬼不可怕,还有什么东西可怕呢。出去,出去!可怕呀可怕!

鬼 刚才从岛里来到这里,格外肚饿了。有什么吃的东西么?给我一点吧。

女人 给你什么吃,你就走么?

鬼 一定就走。

女人 那么给你这个。快点走吧。

鬼 这是什么?

女人 这是糙麦。

鬼 什么,这是糙麦?鬼的心里是,不知道吃糙麦----吃糙麦的方法。把它丢了吧。

女人 呀,呀,多么罪过!

鬼 喴,你在这里是一个人呢,还是两个人?

女人 一个人两个人都不关你的事。

鬼 不,倘若是一个人,我给你作伴。

女人 阿,阿,说出这讨厌的话来了。出去,出去吧。

鬼 呀,真是美丽的女人。这样美丽的女人再也不会有的了。

“阿呀,美丽的女人呀,

汉朝的李夫人,

杨贵妃,小野小町,[2]

虽是不看见不得知道,

这样美丽的女人也会有么?”

阿,阿,看了真是欢喜不过。若是在岛里,那么就可以抢了去,现在这里又不好这样做。阿,阿,真麻烦呀,真好心焦。(挨近女人身边)

女人 阿,阿,可怕呀可怕。出去,出去!可怕呀可怕。

鬼 喴,喴。

女人 什么事?

鬼 把你那小嘴来咬我的下巴颌儿吧。

女人 阿,阿,说出这讨厌的话来了。出去!请给我打他出去!阿,阿,可怕呀可怕。

鬼 “挂了大刀也讨厌么,

挂了小刀也讨厌么,

肩了弓箭也讨厌么?

这正是缘分呀。

底底都,底底都,

肩了弓箭的是很可爱呀!”

(又挨近女人身边)

女人 阿,阿,可怕呀可怕。又挨近身边来了。出去,出去!

鬼 “来么,小二郎?

不来么,小二郎?

小二郎,明白的说吧。

门前有刺呀有刺,

要刺就尽刺吧,

要刺就尽刺吧。

丛莽中便没有道路么,

丛莽中便没有道路么?”

女人 阿,阿,可怕呀可怕。还在这里么?出去,出去!

鬼 真是心硬的女人呀。这样的说了还是不理。

“萧萧下降的细雨,

西边晴朗也就住了呀,

单是我的相思

怎么没有成就的方法。”(哭)

女人 这是怎么的?那个鬼好像真是想念我,在那里哭哩。我就骗他拿他的宝贝吧。

“怎么,怎么,鬼先生呀。

你若真是想念我,请把宝贝给了我吧。”

鬼 喴,你也并不是没有意思吧。那很容易,那很容易。(拿着蓑笠)蓬莱岛来的我,所有的宝贝是,隐身蓑,隐身笠,招宝的小槌:诸行无常,常无量,常无量。这些东西我一裹脑儿都交给你了。唔,现在是可以随我的意了。你到这里来给我敲腰吧。阿,困倦极了。

女人 咦,正好时候了。撒起豆来吧。

“福里边,福里边!

鬼外边,鬼外边!”

(用豆打鬼)

鬼 这可不行。

女人 “鬼外边,鬼外边!”

鬼 这是干什么?

女人 “鬼外边,鬼外边!”

鬼 阿,阿,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女人 “鬼外边,鬼外边,鬼外边!”[3]

注 解

[1]日本所谓鬼与中国不同,乃是鬼怪,大抵獠牙双角,据运庆所雕像,脚上只有两指,并非亡人的鬼魂。

[2]小野小町系日本古代女诗人,又相传是有名的美人。

[3]这一篇从《续狂言记》卷五译出,原名《节分》,所说是日本追傩的风俗。古时模仿中国,扮方相氏于除夕逐鬼,春夜撒豆即其遗风。东京现在还在举行,据《东京年中行事》卷上说,唯几处神社向存此俗,民间系近来复活者,俗以立春日为岁始,虽过了年,至立春始云长了一岁,故于前晚追傩。神社中以二人扮赤鬼青鬼,神官执仗谴责,鬼各求恕愿归山去,“岁男”撒炒豆驱鬼,唱道,“福里边,鬼外边!”云云,大家竟拾豆子如其岁数;在平常人家只是撒豆唱咒,没有别的仪式。

Posted: 2006-12-02 00:10 | 20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二十一篇 雷 公

脚色二人:

医生

雷公,主角

医生 “一点药材都油有的庸医呀庸医,

只有黄连是我的帮手罢。”

我乃住在京都的一个庸医是也。向来给各色人等诊察方

脉,无奈总不得法,今天想去投奔他处,所以出来。现在且慢

慢地前去吧。在这样天下太平的时代,医生中间这个那个地有

好些有名的大夫,像我们这样不中用的东西,除了投奔别处去

行医之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呀,说着话时不觉已经来到旷野,

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喴,喴,叫作什么?唔,这是播磨的

印南野。的确是曾经听见过的地方。呀,忽然阴暗下来了。阿

阿,变成可怕的样子。这是怎么的?下起雨来了。阿阿,变成

可怕的样子了。这是怎么的?下起雨来了。阿阿,那是很窘的

事。而且,还响雷哩!须得避一避雨才行。怎么办好呢?

雷公 骨咚,平訇!

医生 呵,可怕呀可怕!平安,平安!

雷公 阿唷,阿唷!呀,痛呀,痛呀!阿唷,阿唷!喴,喴,腰骨结结实实地跌折了。不能再上天去,近地也没有一株树。----唔,什么东西在这里!喴,在那里的是什么东西?

医生 是人。

雷公 人里边是何等样的人?

医生 我是一个庸医,要去投奔别处,走过这个野坂,因为雷响得特别厉害,怕极了,所以蹲在这里。

雷公 什么?是庸医?

医生 正是。

雷公 我乃是雷公,不知怎地踏失了脚,落在这里,把腰骨跌折了,连站也站不起来,请你给我医治一下子罢。

医生 是。可是很对不起,向来只是医过凡人,雷公的治疗却有点为难,所以请你原谅我罢。

雷公 呔,不医么?掐死他!

医生 呀,那么,医罢医罢。请饶了我的命!

雷公 唔,那么给我医罢。

医生 那么,先要诊一诊脉。

雷公 诊脉罢。----这是怎的,这是怎的?

医生 没有什么。凡是下界凡夫,照了左右两手的脉,分别心肝脾肺肾命门各部,你是天上的神,这叫做头脉,是在头上把脉的。

雷公 原来如此。

医生 你这回跌了下来却是难怪。你的老病是中风,所以跌下来的罢。

雷公 你这样精通脉理,真是高明之至:我平常确是有点中风病的。

医生 看去正是这样。

雷公 那么赶紧给我治病吧。

医生 是。但是这是野坂里,没有煎药的设备。我也会打针的,现在也可以不吃药,还是打一针罢。

雷公 这倒也可以。你给我早点医好,可以就上天去。

医生 知道了。----“拍,拍,拍!”

雷公 阿唷,阿唷!痛呀,痛呀!阿唷,阿唷!

医生 说是雷公,哪里会这样不中用的。一点儿的痛请你忍耐一下罢。----“拍,拍,拍!嚓!”现在怎样?

雷公 唔,现在似乎好一点。

医生 那么,现在就要打横针了。

雷公 好罢。可是,请你给我打得不痛一点。

医生 只要一忽儿就好了。请你忍耐一下吧。----“拍,拍,拍!”

雷公 阿唷,阿唷!呀,痛呀,痛呀!

医生 喴,针要弯了。请你忍耐一下罢。----“率嚓!”现在怎样?

雷公 好得多了。

医生 那么,现在腰里打针了。

雷公 可是,请你轻轻地打吧。

医生 请你忍耐一下罢。“拍,拍,拍!”

雷公 阿唷,阿唷!呀,痛呀,痛呀!阿唷,阿唷!

医生 “拍,拍,拍!率嚓!”现在怎样?

雷公 已经很舒服了。

医生 恭喜,恭喜!

雷公 你的医道真是高明之至。我的同僚里也有中风病的人,也想请你医治一下。

医生 叫我医治一下,本来倒是就可痊愈的。

雷公 现在我想送你一点看资,但是此刻什么都没有:怎么办呢?

医生 多谢多谢。你的病痊愈了,这是很可贺的事,谢礼什么是无须的。

雷公 可是我总想给你点东西,----这个鼓槌给了你吧。

医生 不,这个鼓槌于我没有用处,是用不着的东西。

雷公 那么,给什么呢?给你这个鼓罢。

医生 我领收了这个鼓,倒反叫我为难。

雷公 可是,我总想送你一点礼呢。怎么办呢?那么你有什么愿望,说出来罢。我给你如愿。

医生 那么,我说了。我是在乡间来往过日子的人,倘若你肯保佑,在天晴了好的时候天晴,在雨下了好的时候下雨,没有旱灾水灾,使五谷成熟,那我就很感激了。

雷公 这是很容易的事。但是这样保佑几年呢?

医生 请你保佑三千年罢。

雷公 不,不。三千年是很长的时期,我保佑三年罢。

医生 下界的三年太短促了,请你保佑一千年也罢。

雷公 不,不。一千年也还多。那么,就保佑八百年罢。

医生 多谢多谢。那么就请你保佑八百年罢。

雷公 我保佑你没有旱灾水灾,五谷成熟,你也富贵荣华,延年益寿。

医生 那更是感谢之至。

雷公 就上天去了。

医生 再见了。

雷公 雨shang及时,

八百年间没有水旱之灾。

你可不是天医转世么。”

称赞这治愈中风的医生,

就是太医院的院长,

雷公上天去了也。

骨咚,骨咚!

医生 平安,平安![1]

注 解

[1]这一篇从《狂言二十番》中译出,系鹭流狂言之一,较和泉大藏诸本更有趣味。

Posted: 2006-12-02 00:10 | 21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二十二篇 石 神

脚色三人:

丈夫,主角

主人,也是媒人

女人

丈夫 我乃是近地的人氏是也。因为我家的女人每天老是借了什么事情,哇哇地吵闹,太是喧嚷,说了她一两句,她就很是生气,从家里跑走了。那人一天不在家里,我就简直什么都弄不来,很是为难,为此来这里访问,告诉他这件事情,托他对女人劝戒一番。现在赶快去吧。如果他在家里,就再好没有了,可是他平常总是没有什么工夫,那就说不定了。不觉已经到了。----请问,在家里么?

主人 喴,外边有说请问的。说请教的是谁呀?说请问的----

丈夫 是我呀!

主人 好久不见了。今日怎么想到忽然光临的?

丈夫 今天拜访,非为别事。因为同女人说了几句话,她就同我告了长假,说回娘家去,从家里跑走了。你是知道的,她如果不在家,我便什么都弄不来,所以来到这里,想请你怎么说说,好叫她回去。

主人 那是很可笑的事。为了什么争吵,从家里跑走了呢?

丈夫 不,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只因我老在外边跑,不大在家里,她这样那样的说话,我因为不能那么长呆在屋里,便辩解了几句,道是我的话说的不好,就走了出去了。

主人 那么你家里的一番话也有道理。自此以后,留在屋里一同的做活计也好吧。你家里的人如果来到,我就劝告她回去,你也还是用心做活吧。

丈夫 那末就拜托了你了。说不定现在女人就会到来,我回去了。

主人 你走了么?

丈夫 正是。

二人 再会!再会!

女人 我乃在这里近地居住的人氏是也。因为同了女婿斗口,要回娘家去。这里有一个平常说得来,待我很好的人,想去把这回的事情对他说一番。现在赶快去吧。他常常照顾我,而且我嫁来的时节,又是他说话介绍的,所以非对他说不可。呀,走来不觉已到了。且来请问吧。----在家里么?

主人 呀,是女人的声音,一定是她了吧。----说请问的是谁呀?

女人 是我呀。

主人 呀,你么,来得好。

女人 好久没来拜访了,你一切都好么?

主人 一切都好。你平常未必有闲工夫,怎么来的?

女人 我来这里非为别事。先请你听一下吧。家里的太郎老同好朋友在一起,说什么歌会呀连歌呀[1]的,总是玩着,一刻也不在家里。因此无论什么事情,都没有法子商量谈话。我是对于太郎已经全然厌倦了,要回到娘家去,所以也来告诉你知道。

主人 呀,那是很讨厌的事了。你所说的话原来都是对的,我也要劝戒太郎,可是女人不可不从夫,所以请你这一次原谅了他,回家去吧。

女人 你对我说的什么话我都感谢,就只是回去的事却是办不到。我到这里来,你一定要说什么话,留住我的吧,可是现在不再能这么做了。平常很承你照顾,而且我到那里去的时候也还蒙你做介绍,因此特来拜访,把这事情告诉你知道。现在我就要走了。

主人 喴,喴!你先等一下吧!阿,你这个也真性急。因为对你平常照顾,所以说什么话的嘛。我对太郎一定劝戒,叫他改换脾气,你也如果讨厌太郎,跑了出去,走到比那边更坏的地方,碰到什么困苦,也说不定,我对你说的不是坏话,不如改变想法,回去了吧!

女人 不,不!那是办不到。即使照你说的,走到无论怎么坏的地方去,碰到困苦,那也并无妨碍。你无论怎么说,太郎那里总是不回去的了!请你这样了解吧。

主人 既然是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应允了。虽然如此,这也是一件大事情,最好还是再去卜一个卦,或是到神佛那里去拜祷,依照着指示行事,那比较好吧。

女人 你这么说也很有理。卜卦倒可以不必了,听说出云路的夜叉神[2]乃是灵菩萨,我就往出云路去,问一下夜叉神再说吧。

主人 那是很好。你就那么的办吧。

女人 那么我就往那里去吧。

主人 你去了么?

女人 正是。

主人 再会!

女人 再会!

主人 你好好的去吧![3]

女人 嗳!

丈夫 呀,我做的疏忽了。不知道女人已经来过没有呢。----喴,在家么?

主人 谁呀?

丈夫 是我。女人已经来了么?

主人 正是,已经来过了。我种种的劝戒她,可是一定不肯听从,我说那末再去拜求神佛,抽个签看再说吧,因此她就说去求出云路的夜叉神看,就走掉了。

丈夫 是这么说的么?

主人 正是。

丈夫 如果夜叉神说不要回去的时候,那怎么办呢?

主人 呀,我想起一个好的办法来了。把你装作夜叉神的模样,将原来的夜叉神放到一边去,你便去坐在那地方,等女人问过的时候,再换回来吧。

丈夫 这倒是好办法。那么请你把我装作那模样吧。

主人 好吧,让我把你装了起来。你到这里来吧。

丈夫 知道了。

主人 喴,把这式神[4]挂在前襟吧!

丈夫 知道了。你看多好呀!

主人 正是,办得很好。那末一回前去吧!

丈夫 知道了。

主人 啊,这不用说,你要小心,别让人看破才好。

丈夫 这你不用费心,我不叫别人看破我的。

主人 喴,这里到了。把原来的夜叉神推开一旁。喴,喴,你来在这里坐下吧!

丈夫 知道了。

主人 那末我也就回去了。

丈夫 你回去了么?

主人 再会!

丈夫 再会!多谢,多谢!

女人 今天乃是吉日,我就想往出云路去吧。听说那夜叉神威灵显赫,我想不会不给我好好的指示的。行行走走,即此已是了。从外面走了进来,所以觉得特别的黑暗,夜叉神是在什么地方呢?呀,原来是在这里!我先来举起来看吧,这回是轻轻的举了起来了!现在我对了石神菩萨禀告:如果以为我是回娘家去好,请你不要举起来,如果以为我还是像现在那么同丈夫在一起好,那末请你举了起来吧。凡是这样的事,说是有神,唱着小曲来求神吧。

(歌唱)“人家看了更是特别的年青,

除非是文殊的再来,

或是行平中纳言[5]吧!”

----这是说同丈夫在一起好,所以举了起来了。这回再来反问一下子看。我对石神工商联禀告:如果你真以为我是同丈夫在一起好呢,就请你举不起来吧!

(歌唱)“我的恋爱是成就了吧,

终于成就了吧,

起来,起来,

让人家举起来的石神!”

----现在明神叫我同丈夫在一赳,举不起来。这已经再也没有什么疑惑了,我就回去吧。我现在再对石神菩萨禀告:我听从你的指示,请你保佑我们夫妇和睦,子孙繁昌,特给保护。这应当另外酬谢,因为我原是巫女[6]的子孙,就来奏神侑神吧。

“(歌唱)这神乐真是可以庆贺呀!

诸愿成就,必令满足!”[7]

“小竹的枝叶,

小竹的枝叶,

各自捏在手里,在手里,

传话给天的岩户吧![8]

丈夫 喴,女人!索性你来背了去吧!

女人 呀,我真高兴呀!

丈夫 我和你配合五百八十年!

女人 再配上七世!

丈夫 那真是喜事呵!你到这边来吧!

女人 知道了。

丈夫 这边来,这边来!

女人 知道了,知道了。[9]

注 解

[1]日本诗歌不押韵,只以五七音交互排列,末一句以五音结束,最普通者计五句三十一音,称为短歌,亦称和歌。歌会中各人分题作歌,连歌则二人合作,而多人赓续不断,以三十六句为一卷,有如中国的联句。

[2]夜叉出于佛教,在中国只留存恶的一面说法,当作恶鬼看待,但在日本还有他原来护溘的职守,所以样子虽然可怕,地位却与守护神四天王差不多。这里又似乎是管理婚姻问题的了。

[3]此处改用意译。原文系指过去,原意说你来的很好,中文所说的临别的时候不大合适,所以改变了。

[4]这是日本神道教所用的一种特别编成的稻草绳,祭旱悬挂庙宇及人物四周,以示清洁,与外物隔绝者。今意译为式绳,日本学者根据《颜氏家训》语或称为注连绳,但《家训》哩有“章断注连”之语(似系指南方与纸线共烧的烧纸而言),卢文绍注亦未能说明,只好存疑。至于日本的这类风俗则当起于南洋民族中间,与中国无多大联系吧。

录者补注:标绳亦作注连绳,取“章断注连”的意思。是一种稻草绳,特别从左搓起,中间垂下三根、五根、七根稻草,所以又称三五七绳,悬挂门口,标示内外界限,绳内是净地,把一切邪恶疾疫阻隔在外面。(摘自《平家物语》第91页注3)

[5]文殊菩萨以智慧称,但这里似亦说他的美好。行平中纳言本姓在原,系在原业平之兄,业平美容姿,善为诗歌,有许多恋爱故事流传下来,行平只是学者,但这里也似乎有点与业平相混了。

[6]巫女系传业歌舞事神的女人,与普通童话故事中所说的不同。神乐为神庙娱神之乐,用筝,横笛与拍板三种乐器,后来加入了筚篥。

[7]本佛经中语,原用汉文。

[8]日本神话云,太阳女神因为对她兄弟生气,躲到山洞里去,这称为天之岩户,后来好容易才把她骗了出来,世间乃复有阳光云。(录者注,此故事见日本《古事记》,太阳女神即天照大神,她的兄弟便是素戈鸣尊,天之岩户即天上石屋。)

[9]这一篇从《狂言五十番》译出。

Posted: 2006-12-02 00:11 | 22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二十三篇 连歌毗沙门

脚色三人:

毗沙门,主角

甲 我乃住在这里近地的人氏是也。一天一天过着日子,不觉今日已是大年夜了。因此今夜要到鞍马的多闻天庙里去宿年山[1]。今年当然照例的要去。这也不单是我个人,平常就有同道前去的人。在他也是照例的事,一定是在那里等着吧,我想去约他同去。现在慢慢的前去吧。----呀,呀,每年照例这样的去宿年山,很是吉庆的事情。走着旱已经到了。请问。请教!

乙 外边有人说请教的。那是谁呀?----呀,你难得光临!一定今夜要去宿年山,我正等候着哩。

甲 正如你所说的。我怕你等留了吧,所以赶来。那末我们就去吧。

乙 好吧,好吧。我跟随你去吧。

甲 喴,喴,请吧,请吧!

乙 知道了。

甲 你怎么想?你和我都很平安,照例去宿年山,可不是吉庆的事情么?

乙 正如你所说的。我们靠了多闻天的庇护,渐渐的运气好起来,这样高兴的事真是再也没有了。

甲 正是。呀,走着旱已经到了殿前了。我们来礼拜吧!

乙 知道了。

甲 那末,我们照例的来宿年山吧。

乙 好吧,请你宽心的休息。----我们且来打个盹儿吧!

甲 呀,多谢呀!南无多闻天,南无多闻天!呀,多谢呀!----喴!天亮了。起来吧。喴,喴!天亮了!我们回去吧!

乙 的确天亮了。回家去吧。

甲 呀,呀!请吧,请吧!

乙 喴,喴!在夜里半夜时候,你叨叨的说些话,那是什么事呀?

甲 不,没有什么别的事。夜里多闻天赐福给我了。

乙 那是很吉庆的事情。给了什么呢?

甲 给我一个有福果子。[2]

乙 那并不是给你一个人的吧。两个人同来,那末这该是赐给两人的吧。你把那个给我呀!

甲 不,不!这是给我一个的。那不能给你!

乙 那总是非拿不可!

甲 那末,我们再回到多闻天的面前去,在神前连歌[3]吧,凭了那句子的高下,把这交给谁。你看怎么样?

乙 那倒好吧。喴,喴,走回去吧,走回去吧。一会儿就到了。蹲在殿底下吧。那末从你起头来做连歌。

甲 你不先做么?

乙 务必请你来吧。

甲 那末,怎么办好?这样说怎么样呢?

乙 怎么说呀?

甲 我就说----

“听到了毗沙门的有福的果子。”----你来接做那下半句吧。

乙 那末怎么办呢?我就说----

“趁着暗黑蜈蚣吃了下去了。”[4]

甲 这接的很好。呀,我们来吟起来看吧。

二人 “听到了毗沙门的有福果子。

趁着暗黑蜈蚣吃了去了。“

毗沙门 (高唱)“毗沙门放着光明,

从暗黑里出现来了。”

二人 这里异香馥郁,来的不是寻常之人。----请问你是哪一位呀?

毗沙门 我就是你们平常所信仰的毗沙门,现在出现来了。

二人 喳,多谢之至!欢迎你的降临!

毗沙门 拿交椅来,拿交椅来!

甲 奉命!请你坐下。

毗沙门 喴,喴!你们每年照常来宿年山,我赐给你们福禄。

甲 多谢多谢。

毗沙门 你也叫你安乐过日。

乙 感谢之至!

毗沙门 因此我在前夜赐给有福果子,你们争吵欲得,现在把这拿过来,我给好好年分配吧。

乙 喴,喴!你快点送上去呀!

甲 就是这个。我送上去了。

毗沙门 交给我!你们有小刀子么?

二人 不,我们没有带着小刀子。

毗沙门 你们太不用心周到了。那末我用这矛来切吧。切了恐怕要锈的,你们肯拿出磨刀钱来么?

二人 这样的事是办得了的。

毗沙门 这只是说玩话罢了。这乃是南蛮[5]的矛,不是会得锈的。那

末,来给分配吧。----

“咦,咦,为得切开那梨子[6]

捏住了南蛮的矛,

按在正中央,

嚓的一下子!”

----呀,呀,一点不偏的切作两半了。喴,你来取吧。你也来取吧。这梨子太好了,出来了许多汁水。这就算作多闻天的所得,我来把它吃了!刚才所说,做了什么连歌了。那连歌是怎么说的,怎么说的?

二人 (歌唱)“听到了毗沙门的有福的果子,

趁着黑暗蜈蚣吃吃了去了。”

毗沙门 (歌唱)“毗沙门听了有趣的连歌,

听了有趣的连歌,

把这降伏亚魔,

拂除灾难的长矛,

就给了你吧!”

乙 阿呀,可羡慕呀,可羡慕呀!也请赐福给我吧!

毗沙门 你想可也正是难怪,正是难怪,----

“脱下盔来,给了你吧。

就只好如此罢哩。

毗沙门天是,

毗沙门天是,

就住下在这地方了。”[7]

注 解

[1]多闻天即是毗沙门的译语,是佛经中护法护国之神四天王之一,中国俗称四金刚.在日本民间信仰颇盛,有单独的庙宇,这里所说的鞍马地方的最有名.宿年山是说除夕往庙里去住宿致敬,中国俗称宿山,今因系在大年夜,故意译为宿年山.

[2]日本语“梨”与“无”同音,民间讳言,因反转过来,称为“有果子”。这里毗沙门所赐年“福”乃是一个梨子,所以合并起来称作“有福的果子”了。

[3]连歌即是联句,乃是将日本的一首短歌分为上下两截,即上句十七音,下句十四音,由两人分做,合成一首。普通取其意义相连,与中国联句相同,这里乃别是一种,称为俳谐连歌,法则相同,但词句多涉滑稽,文字上更重双关,可以有两种解释,如下文所说。

[4]“趁着黑暗”(kura magire)双关鞍马(kurama),地名,蜈蚣(mukade)双关“不剥”,即是说不削皮。

[5]日本古旱队中国印度之外,凡是外国大抵称为南蛮,因为多是从南方来的缘故吧。近世欧洲人到日本,最早有西班牙人,也被称为南蛮。

[6]梨子原文既称“有果子”,见注[2]。

[7]这一篇从《续狂言记》卷一译,《狂言五十番》中也有,但似不及和泉流本的细致,所以选用了。

Posted: 2006-12-02 00:11 | 23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第二十四篇 养老水

脚色三人:

祖父,主角

弟 我乃住在此地近边的人氏是也。我有一位祖父,年纪已经快近一百了,看去走路很有点为难。在本地本须郡出现了一种难得的药水泉,凡是喝了这瀑布的水的人,都能免除疾病,老年的人返老还童,称作养老水,是很神奇的药水。因此我想给祖父试用看,先到哥哥那里,商量一下,为此出来。现在赶紧的前去吧。他要是在家里就好,但是今天大概总是在家的吧。呀,走着旱已经到了。----请问,请教!

兄 呀,在外边有人说请问的。----说请教的是,嗳,若是你呢,那就立刻进来好。

弟 祖父怎么样?身体很好吧?

兄 正是。他是平安康健的。

弟 那是很好的。我现在走来,非为别事。本地养老的瀑布水的事情,你一定已经听到了吧?

兄 听见有各种传说,那可是真的么?

弟 正是呢,那才是神奇的水哩!因此我想来给祖父用一下,你以为怎样呢?

兄 若是真的话,那末我也想来给祖父用一下子呢。

弟 你既然是这么想,那末你不陪了祖父,往瀑布潭边去走一趟么?

兄 那是很好的。现在先请祖父出来,和他商量了看吧。----爷爷!老二来看你来了,请你出到这边来吧!

祖父 老大说什么呀?你说要看老二去么?若是要去,我这里有泥娃娃,你给我带了去吧。

兄 不,刚才老二来这里,看祖父来了。

弟 请你先坐下吧。我特来看望你。你身体很好,那是难得的事情。

祖父 你难得来看我。老二也很好吧。

弟 我今天走来,非为别事。在本地本须郡出现了一种难得的药水泉,凡是喝了这水的人,就寿命长远,无病息灾,走路强健,身体安康,若是把这个给祖父喝了,也会得行走便利,所以想陪了你前去,走来和老大商量这事的。

兄 正如老二所说,我们陪了你去,喝一点那个药水,行走也会使得,便请你同意前去吧。

祖父 这要是大家那样,都是嫩树,这才有用,像我这么的朽木似的老朽,这种事情可以不必的了。

兄 这且不说,我们先来陪了你,出去散散心吧。

弟 先就当作消遣,请你去走一趟也罢。

祖父 那末,我就听了你们的劝诱,顺便出去玩玩吧。

弟 呀,请你动身前去吧。

兄 世间的人试过了都说是神奇的药水,祖父去喝了这水,也一定会得走路强健,就可以到处去游山了。我们也陪着前去,这可不是很有趣的事情么。

祖父 的确,受了孙儿们的劝诱,可以到处行走,那才是很有趣的事情呀。

兄 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到了。先请坐下来吧。

祖父 呀,呀!这是很好的瀑布呀!光看那流下来的样子,也就心神开朗,可以当作精神的药了。

兄 喴,来舀起水来,送给祖父吧。一碗!

弟 一碗!

兄 再是一碗!

二人 阿呀!阿呀!真是神奇呀!把这养老水一送给祖父去喝了之后,

----

祖父 在鬓的两边,在发的四雕,陆陆续续的,陆陆续续的,都变化起来了!

二人 “在额上湛着四海的波,[1]

在腰边张着梓木的弓,

鬓发原来是雪白的,

因了养老水的威德,

忽而变成了孩儿了。

那真该叫作养老的水呀!”

祖父 (笑)“阿哇哇,阿哇哇![2]

拍手,拍手,阿哇哇!

摇头呀,摇头呀,摇头呀!

小牛儿,小牛儿,小牛儿呵!

蜻蜓,蜻蜓!来停在竹竿尖上吧!

阿呀,雁儿飞过去,

排作竹竿飞过去!

去吃奶吧,吃奶吧![3]

注 解

[1]这里用的是“海不扬波”的故事,说额上的皱纹全都没有了。腰骨直挺,像弓弦一样,日本通称梓弓,大概因为多是用梓木所做的。

[2]这一段夸大地形容返老还童,老人真变成了婴孩。“阿哇哇”是用手轻轻按嘴所发出的叫声。大人执小儿两手想拍说道,“拍手,拍手!”随后再用手按嘴云,“阿哇哇!”小儿就学样跟着说。此为一种哄小儿的游戏。

摇头又是另一种游戏。

小牛儿或者是用手指做出牛头的形状吧。

蜻蜓云云是钓蜻蜓旱的歌词。

雁儿云云,望见大雁飞过旱,儿童这样歌唱,叫它们排作一字飞去。

[3]这一篇从《狂言五十番》中译出,和泉流本中未见。

(周美和整理)

Posted: 2006-12-02 00:12 | 24 楼
ronnieluo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3
发帖: 104
威望: 1457 点
金钱: 21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10-17
最后登录:2007-06-19

 

后 记

日本“狂言”有三派。大藏流起于大藏弥兵术,其门下有山胁元宣,称和泉守,沿为和泉流。鹭流后起,长命权之丞颈长居于海边,绰号曰鹭,故名。但这只是演出者的派别,至于作者姓名则未能详知,普通称为民间作品,较为得实。

一九二六年我曾根据芳贺矢一编的《狂言二十番》(鹭流)及山崎麓编的《狂言记》(和泉流),译了十篇出版,名为《狂言十番》。后来又得到芳贺增订本《狂言五十番》,今从这里边新译鹭流的九篇,从《狂言记》译出和泉流的五篇,与旧译文合编一册,共计二十四篇,以见日本狂言之一斑。本来《狂言记》所收,连同《外编》五卷,共有二十卷,合计二百篇,加上鹭流的,数目很不少,论理还该可以多选几篇,但是实际上内容多是大同小异,篇数过多反而容易显得单调,这一小册虽然所选不过全数十分之二,但是我相信也可以作为代表了吧。

一九五四年八月

周作人《知堂回想录·我的工作(六)》云:

“此外关于日本狂言的翻译,也是一件高兴的事。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我初次出版了一册《狂言十番》,如这书名所示里边共包含狂言的译文十篇。到了一九五四年我增加了十四篇,易名为《日本狂言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刊行,算是第二次板本。第三次又有一回增补,尚未出版,唯译稿已于一九六0年一月送出,除增加了三十五篇计十二万字,连旧有共五十九篇约二十八万字。此次增补系应出版社的嘱托,命将苏联译本的‘狂言’悉收容百里边,经查对俄译本三十九篇中有五篇已经有译文,乃将余下的三十四篇一一按照篇目译出补齐,又将额外的指定的一篇《左京右京》也翻译了,这才交了卷。狂言的翻译本是我愿意的一种工作,可是这回有一件事却于无意中做的对了,这也是高兴的事。我译狂言并不是只根据最通行的《狂言记》本,常找别派的大藏流或是鹭流的狂言来看,采用有趣味的来做底本,这回看见俄译本是依据《狂言记》的,便也照样的去找别本来翻译,反正只要是这一篇就很好了。近来见日本狂言专家古久川的话,乃知道这样的办是对的,在所著《狂言之世界》附录二《在外国的狂言》中说:“据市河三喜氏的在《狂言之翻译》所说,除了日本人所做的书以外,欧译狂言的总数达于三十一篇,但这些全是以《狂言记》为本的。新加添的俄文译本,也是使用有朋堂文库和日本文学大系的,那么事情还是一样。只有中国译本参照《狂言全集》的大藏流,和《狂言二十番》的鹭流等不同的底本。”他这里所说的乃是《狂言十番》,我的这种译法始于一九二六年,全是为的择善而从,当时还并未知道《狂言记》本为不甚可靠也。“

一九六一年三月五日周氏致信鲍耀明,所谈可与上文相互印证:

“承赐下《狂言的世界》已经收到,……近又有增译,乃系由文学出版社命,将俄译本各篇悉数加入(增译本久已成,唯因用纸缺乏之故,故尚出版无期),唯俄译本系用《狂言记》原本,微嫌不甚足信,乃尽可能的改用别本,而此间难得参考书,仍恨多有欠缺也。”

这里强调的版本别择问题,可以视为对译本后记的补充。而我们要所要略加说明的,是周氏三次翻译的事情。查周作人日记,有关第一次翻译记载如下: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 上午译狂言《骨皮》了。”

“十二月二十日 译狂言《伯母洒》,下午了。”

“(一九二五年)一月十七日 下午译狂言《节分》(按即《立春》)了。”

“二月六日 译狂言(按似为《花姑娘》)。”

“三月四日 为《燕大周刊》译狂言(按似为《偷孩贼》)一篇。”

“五月十日 上午译狂言(按似《柿头陀》)致下午了。”

“(一九二六年)八月十九日 上午译狂言(按似为《金刚》)至下午了。”

“八月二十日上午编《狂言十番》,午了。”

周氏所译《骨皮》曾刊于一九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晨摄副镌》及十二月二十三日《民国日报·觉悟》,《伯母酒》曾刊于一九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晨报副镌》及十二月二十九日《民国日报·觉悟》,《立春》曾刊于一九二五年二月二日《语丝》第十二期,《花姑娘》曾刊于一九二五年三月二日《语丝》第十六期,《柿头陀》曾刊于一九二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语丝》第三十三期,《工东礑》曾刊于一九二六年六月二十一日《语丝》第八十四期,《雷公》曾刊于一九二六的上《燕大周刊增刊》(三周年纪念号)。《偷孩贼》附记云,该篇亦为《燕大周刊》所作,但发表与否尚待查考。一九二六年九月由北新书局出版《狂言十番》一书,所收十篇为:《骨皮》、《伯母酒》、《立春》、《发迹》、《花姑娘》、《偷孩贼》、《柿头陀》、《雷公》、《工东礑》和《金刚》,篇末均有附记,译者另撰序一篇。

一九五四年第一次补译日本狂言,日记记载如下:

“四月十四日 试译狂言《获大名》(按即《侯爷赏花》),聊以消遣。”

“六月八日 上午戏译狂言中《木六驮》(按即《柴六担》),将来拟增广为《二十番》出版。”

“七月十二日 连日分译狂言《石神》,今日本文完毕。”

“七月二十日 译狂言《二人大名》(按即《两位侯爷》)了,共七纸,拟定《狂言选》目录共二十篇。”

“七月二十一日 得梅韬信,送回狂言稿六篇,计已有六篇,得七十纸矣。下午译狂言《人马》(按即《人变马》)一篇了。”

“七月二十二日 译狂言《三人片轮》至午了。”

“七月二十四日 译狂言至午后,共成二篇十八纸。”

“七月二十五日 译狂言《附子》了,得十二纸,已共有百十五纸矣。”

“七月二十六日 上午译狂言,至下午成两篇,……下午又译一篇,共有二十纸。”

“七月二十七日 上午晴,编订《狂言选》,至下午成三分之二,甚为疲劳,傍晚又看了。”

“八月二日 上午开始写注,至下午得四纸,得人文社二十九日信,应允《狂言选》交稿,预支稿费。”

“九月九日 上午作注二纸,全部了,共百三纸,实费二十九日也。”

“九月十日 覆阅译稿及注,下午了,往邮局寄给人文禧,用双挂号。”

据此可知,此次先拟补译十篇,后又有所增加。一九五五年四月,《日本狂言选》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共计二十四篇,有精、简丙种装艓,译者署名周启明。原稿由译者家属保存下来,其中《狂言十番》所收十篇系由旧日印本裁下,内含插图五幅,文字略有发动,删去原来附记,另外加了注释;补译十四篇则写百“永丰德制”对折红色竖格稿纸上,每页二十行,每行二十五字,总计二百一十六页。愿稿题为《狂言选》,现书名中“日本”二字,或为出版社所增添。将印本与原稿加以对照,译文、注释、引言和后记均有所改动。

有着一九五九年第二次增订情况,我们也可以从周作人日记中找到不少线索:

“八月十一日 开始译狂言《二千石》,才成千字。”

“八月二十日 上午……译书。下午霁。工作十日,得五篇,五十九纸,可三万余字。”

“八月二十七日 上午译书至下午。成四万字,凡十七日也。”

“八月三十一日 译书至下午得六纸。计自二十一日共译五二八0字。”

“九月十日 上午译书至下午。凡一月成八万字,二十二篇也。”

“九月二十三日 上午译书。计俄译本三十九篇,除五篇外,已拿译出,凡十一万字,共四十四日也。”

“九月二十五日 上午译狂言《右近左近》了,计增订工作完了矣,凡四十六日,计十一万五千字。”

“九月二十六日 上午改写狂言引论垂了。”

“九月二十七日 下午整理译稿未了。”

“九月三十日 上午整理译稿,至下午才了。方拟付邮,因小雨而止。雷,旋霁,因出外至邮局,寄人文社书稿一包。”

据前引《知堂回想录》,此次共增加三十五篇,则总计五十九篇,日记记载正与此相符。然而一九六四年七月三日周氏所撰《解放后译著书目》,于《日本狂言选》项下则云:“后又增订为六十篇,已译成交稿,尚未出版。”或为笔误。此次增订译稿迄今下落不明。

现在列入《苦雨斋译丛》出版的周译日本狂言,系根据保存下来的一九五四年原稿付印,所有曾被改动之处一律改回,并遵从周氏原意,恢复《狂言选》这一书名。又,一九九一年一月国际文化出版公司曾出版《日本狂言选》“重译本”,共十七篇,篇目不逾现存上核实译稿范围,据云系译者于一九六三年重译而成,此事有待核实,这次未予采用。

止 庵

二000年十一月四日

录者的一些话

唉!从11月14日开始到今天终于录完了周作人先生译的《狂言选》!庆祝一下!:)套句周先生的话“录入狂言真是件快乐的事”!!!至于此次行为的前所未有(对我而言),因为狐狸已做过太多匪夷所思,所以这里不想就此说什么,仅就录入中的一些情况做个说明:

首先,正本中所有的桔色字体皆是我的补加。并且目录中有些故事旁我补注了通常所说的狂言名,以避免发生歧义。

其次,因有些汉字输入不出,所以我试着用了其它字代替,实在找不到的就用了拼音代替,望谅!

再次,因周先生的翻译是借鉴了和泉流、大藏流、鹭流三派的所长,而择其最善者译之,故有些章节在细节上会和我们通常看到的有出入,以我所看的狂言台本比较,就有《金冈》、《骨皮》、《三个残疾人》、《伯母酒》、《石神》在一些局部存在不同,想来是各个流派的特点使然。为避免混淆,特此注明。

如果亲们搜集到新的狂言台本,还盼伊妹我一份:ronnieluo@126.com,谢谢!

最后,此次录入的狂言台本,亲们可以任意使用、转载,我没有任何异议。

Ronnieluo

二00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Posted: 2006-12-02 00:12 | 25 楼
星凉子
宅到鱼干
终身成就奖
级别: 论坛版主


精华: 3
发帖: 1587
威望: 14346 点
金钱: 29561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3
最后登录:2010-08-10

 

华丽丽的拜谢中!
Posted: 2006-12-02 12:39 | 26 楼
闲云野鹤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3
威望: 12 点
金钱: 1721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4-18
最后登录:2007-04-20

 

非常非常感谢,已经全部下载。祈祷着邮箱内容尽快更新!我是不是太贪了?啊哈?
Posted: 2007-04-20 16:04 | 27 楼
元月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8
威望: 13 点
金钱: 170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20
最后登录:2007-08-24

 

多谢晒
Posted: 2007-06-21 16:56 | 28 楼
雪芰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11 点
金钱: 1702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7-07-14
最后登录:2007-07-21

 

先下下来了,等有空的时候再仔细地拜读,楼主,真是辛苦了呢.
非常感谢呢~~~
Posted: 2007-07-21 10:35 | 29 楼
«1 2 3» Pages: ( 2/3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曼妙当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