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123 4 56» Pages: ( 4/6 total )
本页主题: [英万同人]无欢(11月19日更新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孟镶玉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82
威望: 1731 点
金钱: 2065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12
最后登录:2007-12-30

 

那个 受伤的最终还是美人和狗狗吧[em04][em05]
Posted: 2006-10-07 20:46 | 45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8-03-14

 

在片场的时候收到了阪口的电话。看着移动电话在自己手心震动却不敢接起来。

直到坐在旁边的加藤爱小姐忍不住偏头来看他,他才终于鼓起勇气去接。

“喂。”

“英……英明。”

“嗯。”

电话两边是难得的沉寂。

“我……我那天喝多了。说的话你不要在意。”

眼睛忽然潮湿起来。“没有,没有关系的。”

“恩。对不起。”

没有等他回答,电话的另一端就只剩下忙音。突然就觉得空洞。

虽然这件事本身就源于自己的拒绝,可是听见电话中持续的忙音时心口还是有涩涩的痛。以后再也听不到那种明亮的声音了吧。

所以万斋先生,我不能说。我什么都不能对你说。我能做的,不过是这样的仰望你。

《海猿》大概是有始以来拍得最苦的一部戏。虽说自己也是考过潜水证,对水并没有多少厌恶,可是那跟整天泡在游泳池里的感觉完全不同。

穿着紧身的潜水服,在游泳池中保持挺立的姿势。阳光耀眼的明媚,没有几天,就认不出镜子里那个皮肤黝黑的人是自己了。

只是还好,并没有脱皮。

是一部十足的男人戏。到处都能闻见烟草的味道。不同牌子的香烟混在一起,不断刺激着嗅觉。

女一号加藤爱还像个小女孩一样,不多言,格外喜欢星座命理那些神秘兮兮的东西。

偶尔无聊的时候还会拿着她的星相书给大家算运式。

他总是觉得这些不会灵,直到有一次加藤说,今天伊藤君会遇到点小麻烦哦。大概是腿会受伤吧。

他全然当作是小女生的玩笑。但拍从水中浮起的戏时,他没有掌握好,膝盖磕上了池壁,落下了很大一块瘀青。

加藤竟然一点都不同情,反而得意地说:“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这种东西真的会灵么?他一边上药一边有些疑惑地想着。

伊藤君,要不要我帮你测测最搭配的星座?我刚才给他们测过,他们都说很准呢。”

“呃。”有些无奈地看看加藤。“很准么?”

“不信?你是什么星座的?”加藤打开她的小笔记本翻看着。

“狮子。”

“狮子啊。不用看了。”加藤“啪”地把本子合上。“狮子和白羊是绝配哦。这个可是公认的。”

“白羊?白羊是几月的?”印象中自己似乎并不认识白羊座的人。平时对这些也从不留心。

“啊,伊藤君连这个都不知道啊。”加藤露出小女生的惊诧表情。“白羊呢,就是三月二十到四月二十啦。”

“到四月二十?”无意义地重复着。

四月五日的白羊座。想念突然间无法抑制。小声地,在心里反反复复地念。万斋先生。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与白羊座的女生很合得来啊?”加藤意犹未尽地问他。

“我似乎,并没有遇见过白羊座的女孩呢。”微微仰起头来,阳光有些刺眼。

“不可能吧。”加藤噘了噘嘴。

“开拍喽。各演员到位!”导演喊着。

总算给自己解了围。只有让自己一直忙碌下去,一直活在别人的故事里,才可能忘记那些想念吧。他微微苦笑地站起来,掐灭了烟头。

新年临近,似乎各处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已经与经纪人请好假,在新年的时候回家一次。平常虽然也会通通电话,但想来大概也有两三年没有回去了。

一个人在百货商场里转。应该买些什么呢?

不知父亲是不是还在收集烟斗。木雕的烟斗形状的摆设看起来非常精致。母亲呢。她最喜欢米色,就买一件米色的针织上衣好了。最伤脑筋的是妹妹透子(随便起的名字啊,因为很喜欢《夜叉》里的小透>.<)。不知她最近又在迷什么了。大概无论什么时候娃娃应该是女孩的最爱吧。

皱着眉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买娃娃。

走向玩具区的途中,看见了古典扇子的销售区。想起电影里那个人手中离不开的扇子,突然就移不开目光。

“先生想挑点什么?”

“我……”新年了,给野村送件礼物也不算过分吧。就写张便笺,告诉他自己看见扇子很漂亮所以买来给他,应该,不是造成什么困扰吧。

只是一个新年的贺礼,只是一把小小的扇子而已。没有问题的吧。

这样的说服自己。这样的给自己一个,与那个人联系的契机。

“那把画了松树的扇子请帮我拿一下。”不知为什么,话音都因激动而有些颤抖。

果然在面对与那个人有关的事情时,自己如何都不可能冷静下来。悲哀么。是吧。对那个人而言明明只是一个微小的存在。自己却还要这么执着地任性着。实在是很悲哀的事情。

可是能为野村挑礼物呢。欣喜却又这样从心中漾出来。

反复挑选,最终仍是选择了最初看中的那把有松枝图案的扇子。细细的包装,然后邮寄出去。

万斋先生,一定会觉得意外吧。

不知为什么,突然有像小孩子搞了恶作剧一般的得意心情。

新的一年就要到了啊。

没有打电话就直接回家,他们一定会惊喜吧。

他站定在门口,轻轻地敲了三声门。

“谁啊?”母亲的声音响在门内。

本来想开玩笑说是送包裹的,可是听见母亲的声音时突然湿了眼眶。

“谁啊?”母亲的声音近了些。

“是我啦。”

“小明?”母亲打开门来欣喜地看着他,又忙回头去叫:“快来快来,小明回来了。”

他看见母亲眼角的湿润,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哽在喉咙,说不出话来。

“爸,这是给你的,这是给妈的。嗯?透子呢?”

“透子啊,出去逛街了,一会就回来。”

不知该说什么好,或者说,不知从何说起。

只能这样,看着妈妈套上米色的衣服看向镜子,看着爸爸将小玩意摆在书桌上面。却已觉得安心,无论什么时候,这里总是这么熟悉而温馨。就算自己走得太远,仍会留在原地等待。

这样想来,自己实在是个幸福的人。

突然地开门声,“哥?啊,哥你回来啦。”

透子拎着刚买的衣服直接扑在他的怀里。这家伙和原来一样,还是这么粘人,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他无奈的想。

“我的礼物呢?礼物呢?”

“这里啦。”

“啊。哥你太老土了。我都多大了还给我买这种娃娃。一看你就没有恋爱经验,连现在女生喜欢什么都不知道。”透子看着他,嘴一刻不停。

“我……的确是啊。”自小就被这个伶牙俐齿的妹妹欺负。明明自己是哥哥才对,可每次都会被妹妹抢白。

“没有女朋友啊。”透子小声问。

“没有啊。”

“哥你都快三十了!竟然连女朋友都找不到。”

“我……”女朋友。算了,三十五岁再说吧。再给自己几年自由,再给自己几年可以想念的时间。大不了,就一辈子单身么。可是这样,会让父母担心吧。无声地笑笑。

“你的屋子摆设都没有动呢,你看你看,我定期都会帮你清扫呢,说,怎么感谢我。”

屋子果然仍如旧时模样。桌上没有什么灰尘,想来是刚刚打扫过的。那时格外喜欢这间屋是因为阳光很好。坐在床上就会对那些温暖着迷。现在也是一样。

“嗯,你想要什么?”给女生买东西真是伤脑筋的事情。

“明天陪我逛街好了。”

“啊?”

“偶尔也让我炫耀炫耀我这个哥哥啊。”小女孩笑的时候,眼睛里有好看的光亮。

“这样啊。陪女生逛街……”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哥……”透子拽着他的胳膊来来回回地晃。

“好啦好啦。我去。”对与妹妹的撒娇他从来都没有办法拒绝。

家务活父母都不让他碰,说他忙了一年应该好好休息。他笑着也无法拒绝。只是透子狠狠地瞪他,然后说爸爸妈妈偏心。

发呆的时间便多起来。会想的,都是以前的那些事。

第一次见万斋先生的木讷。拍戏时与万斋先生一起玩游戏的场景。分别时彼此的祝福。两个人一起吃夜宵的情景。可是回忆始终是没有温度的东西。

万斋先生现在应该和家人在一起吧。一起过年,陪伴他的妻子,和孩子。

万斋先生的家对他而言,也是温暖而重要的存在吧。

千年之后的博雅与晴明,也不过只剩下相遇的缘分。

“哥,我发现你发呆的时间真是多啊。”透子走进来。

“啊?”他低头笑笑,“大概是因为突然闲下来的缘故吧。”

“骗人!书上说人会发呆十有八九是因为恋爱了哦。哥,难道其实你已经……”透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

“别胡说!没有啦。”无奈地打断透子的猜测。

“啊。哥哥你脸有点红哦。告诉我么。都是一家人我不会告诉媒体的。是哪个姐姐啊?”透子依旧不甘心地追问着。

“真的没有啦。没有跟女孩子在恋爱。”在透子的压迫下他把脸微微偏开去。

“嗯?没有跟女孩子。不会是……”

“透子!”才发现了自己语言中的破绽,忙打断妹妹的话。突然被人说破心事,脸烫起来。

“哎呀,哥,你怎么还跟原来一样,在这上面这么腼腆啊。”

“我……”一时不知如何辩解。自己似乎的确对这方面一直都不在行。

“哥,你不知道,现在崇尚的呢,就是喜欢就说出来。不说别人怎么知道呢。一直猜阿猜的。”透子专家一样说着。

“如果说出来被拒绝了那岂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直接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嗯……哥哥,难道你其实已经有了心仪的人么?”

“我只是……随口问问……”微微尴尬地解释着。

“算了。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我也就不追问了。说出来被拒绝就证明那个人并不适合啊。再找别的人喽。反正这个世界上人那么多。”

被拒绝就是不适合么。万斋先生,那我们注定是不适合的吧。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和妹妹果然不是一类人呢。没有那样的大度,死死地守着这个结不放。

忽然觉得有点委屈。

电话不合时宜地打过来。

“喂?”

“英明啊。有你的邮包寄过来。”是经纪人。

“邮包?”什么人会把邮包寄到公司去呢。真是奇怪。

“反正我就帮你签收了。你明天就回来了吧。记得到时来取。噢对,地址,我看看。”

听见电话另一端,纸被翻动的声音。

“哦,这里。野村宅。”

“嗯?”听到那个姓氏时只觉呼吸都有片刻停止。野村。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我知道了。”万斋先生,是你让我,始终都不能绝望啊。

“有什么事么?”对他的反应有些奇怪的透子问。

“没有了。”安慰地笑笑。“我要回去了。”

“嗯?不是明天才走的么?”

“临时有事,所以……”

“大明星还真是忙啊。记得下回不要给我带这么老土的礼物。”

“知道啦!”宠溺地看着透子。

没有让父母和妹妹来送,一个人赶去了机场。果然那个人一个小小的举动,就会引起自己的波澜。

到达公司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对于守门卫疑惑地目光,只能歉意地表示,有些东西落在了这里。

“啪”地打开了办公室的灯,便看见那样一个小小的包裹躺在自己的桌子上。快步地走过去。

应该拿回家再去拆吧。可是实在忍不住,想看一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只看一眼,没有关系吧。

小小地将包裹撕开个角。里面又是一个精致的长方形木盒。究竟是什么呢?难道也是一把扇子?难道那把扇子被野村先生拒绝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初时的喜悦变成了委屈,都快要漾出眼角。

急切地将那个小盒子拿出来。并不是自己送的那一个。总算是放下心。

打开来的盒盖上有野村贴的便笺:英的扇子真的很漂亮。回赠小小的礼物,也希望英会喜欢。

盒子里躺着一支短笛。做得精巧可爱,他忍不住就将它贴在唇上。有轻微的冷。

吹一曲吧。虽然已经有些生涩,自己曾经也是努力学过的啊。

心在曲子里慢慢沉下来,突然想起那个人温暖的笑容来。想起那个人,浅笑着叫自己,英。

电影里,博雅会吹奏可以安抚人心的笛曲,陪在晴明身边。

自己呢。即使不可以陪伴,即使这些曲子万斋先生听不见。可是万斋先生的手是碰触过这支短笛的吧。这种微小的温暖也会另他迷恋。

“嗯?英明?”

笛声息止的时候他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他。

“啊?”转头才发现是经纪人,不由得有几分尴尬。

“今天就回来了阿。”

“是啊,提前了一点。”

“你又练过笛子吗?怎么觉得比当初吹得好听了。”经纪人并没有追问他原因。

“啊?是吗。”低下头来笑笑,又将笛子小心地放入木盒子中。

即使没有高超的技巧,可是用真实的感情去演奏时,曲音就会格外柔和美好吧。

是这样的吗?千年以前的,博雅君。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Posted: 2006-10-14 17:38 | 46 楼
www_xc_2001
没尾巴猫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80
威望: 3464 点
金钱: 2046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9
最后登录:2011-08-29

 

千年前的晴明手执着扇子斜靠着廊柱听博雅的笛声,


那永远让人怀念和向往的时刻,


前年后的今天同样的故事希望英明和斋能继续下去。[em02]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0-14 22:03:57编辑过]
Posted: 2006-10-14 22:02 | 47 楼
greycain
死神助手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0
发帖: 445
威望: 3995 点
金钱: 2104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5
最后登录:2009-11-21

 

于是这一篇看得又要催下泪来= =

每一个细节,每一刻的心思都是那样隐忍,悲哀,欲说不得,欲罢不能...

都是有太多顾虑,太过善良的人,因此注定只能成为一生的叹息= =...捧心逃走><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Posted: 2006-10-15 08:28 | 48 楼
月下香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51
威望: 4796 点
金钱: 2090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3(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2
最后登录:2016-11-14

 

"即使没有高超的技巧,可是用真实的感情去演奏时,曲音就会格外柔和美好吧。

是这样的吗?千年以前的,博雅君。"超级经典的话啊,楼主大人,加油啊,本人看了超感动啊

[em17][em17][em17][em17][em17][em17][em17][em17][em17]
Posted: 2006-10-15 12:25 | 49 楼
蒹葭37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43
威望: 1628 点
金钱: 2033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06
最后登录:2010-09-05

 

果然,千年牵绊的感情,不会那么容易得放下,但现实的诸多无奈又该怎么办呢?~~~[em02]
白波清洁水 往返石间流
但愿常相见 如泉涌未休
Posted: 2006-10-15 13:42 | 50 楼
冬木夕瞳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56
威望: 409 点
金钱: 199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04
最后登录:2009-08-19

 

中秋都过了,哪有月亮送人呀
Posted: 2006-10-15 22:38 | 51 楼
鲜花满月楼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34
威望: 955 点
金钱: 2067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6
最后登录:2015-07-31

 

这个老妹还真是个古灵精怪,跟她说话还得小心啊

Posted: 2006-10-15 23:42 | 52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8-03-14

 

没看懂的说。什么月亮阿?

[em30]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Posted: 2006-10-16 19:21 | 53 楼
琉璃子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45
威望: 1849 点
金钱: 2034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07-07-13

 

我就喜欢这样类型的文章,LZ加油哦~~~~~偶会支持你的~~~~~
Posted: 2006-10-20 11:23 | 54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8-03-14

 

写到两个人见不到的时候脾气就会变坏……两个人终于见到了自己都会觉得幸福。
>.<脑袋被文章烧掉了。
下次更大概就是两周以后了。考试阿该死的考试。

随着《海猿》的推出,随着票房达到十七亿,他身上聚焦的目光多起来。
终于也学会了在媒体前自信地笑,学会了自如与记者交谈,知道了什么时候该明确表态,而什么时候又该避开话题。
经纪人拍拍他的肩膀:“你小子终于开窍了,怎么样,我说海猿会带给你好运吧。”
他笑笑,却突然想,那个人会看见那些海报吗,而他又会不会因此想起自己来?
只是为了那个契约才坚持下来,那个,关于三十岁的咒语。
手机换了好几个,只有那个颜色已经黯淡的向上守,固执地留在身边。

忍不住偷偷地又去看了一次狂言。
也该假装睡去,然后等那个人唤自己起来吧。可是只怕这一次,醒来面对的只有清冷。
他与他不过是殊途的两个人。
梦大叔的阴阳师没有再出下去。于是晴明与博雅就停在那条窄廊,浅笑轻酌,千年不曾改变。
听到骤响的掌声才回过神来,便见那个人已站在台上,唇边带着一如既往的,浅浅的笑。
有瞬间的恍惚,一声晴明几乎要唤出口,终于又被他生生阻在舌间。
若你为睛明,我为博雅,就算留在那个人鬼共生,云翳喑哑的平安朝又有何妨?
不过是深深地叹息。
已经是两年的时光,却仍不能出戏。真是一个失败的演员啊。
四周笑声渐起,他却有些情绪驻留眼眶。
万斋先生,我是不能哭的吧。狂言是让人开心的剧目啊,虽然我来看狂言,不过是为了见你。

人潮散去,他却仍留在走廊。不知自己想做什么,只是任性地不想离开。烟熄灭时他听到走廊那一头的脚步声,是熟悉而坚定的声音。
受了惊一般躲在黑暗的门后,那个人渐近。
脚步不慢也不快,似乎微微低了头,有些长的留海挡住了眉眼。
又近了些。见他嘴唇下意识地紧抿。眉隐约皱着,不似人前那样时常微笑。
突然心疼起来,寂静中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合着那个人的脚步,空落落地跳着。
距离非常近,大概也不过十个厘米。甚至恍惚觉得自己能感觉到那个人的呼吸。
是热而温暖的气息,他手握住门柄。
他始终不能出现。
他不过只能纵容自己,在黑暗中与他相见。
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浓重得令他几近窒息。
感觉野村突然停下来,以为是发现了自己。手微微一颤,轻轻扣击了门柄。
还好,脚步声掩盖了这细微的声响。
“啊。野村老师。要走了吗。”大概是野村的学生吧。
“是啊,你也早些回去吧。”
“是,老师再见。”
“再见。”
倚在门上看那个人的背影。在夜色里显得有些单薄。背脊却是一如既往的挺直。
野村的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呢。他猜不出来。
他只是在点燃打火机时手有些颤。只是第一口烟吸入时感觉有些苦。
忽然想起哪部电视剧中亲吻恋人影子的少女。
他张开手臂能抱住得,也不过只是清冷的空气。
三十岁的咒语实现了又能怎么样呢。或许那当初不过只是野村的一句玩笑话,而他早已不记得。
突然觉得无望。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的一个人呢。

将车窗全部打开,调好了最大音量的音乐。
风声呼啸而来,他已经听不清歌手在唱着什么。《海猿》成功了又怎么样,与那个人还不是分属两个世界。
想起来就觉得有些委屈。
晚上的车不算多,他将车速慢慢飚上去,夜风里有令人清醒的凉。
看着路边停着的车有些眼熟,擦身而过时他见一个黑色的影子半探出头来。
直到开过去才恍惚想起那该是野村的车。连那个人的轮廓记起也是像野村的。他为什么把车停在路边呢。
突然地刹车,留下长串难听的声音。
已经开出很远了。探出头去还能隐隐看见那辆车停在原地。
要不要回去呢。只当做是路上偶遇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心随着想法跳得急起来。
或许,野村不过是将车停在路边打一通电话。
音响有点吵,他厌烦地将它关掉。
万一野村是车遇到了什么麻烦需要人帮忙呢。
抽一支烟,如果烟熄灭时野村的车仍没有动静,就回去。
每一口都很用力。他会回过头去看那辆熟悉的车。
没有动。并没有动。到最后他有些小小的乞求。请一定不要动啊。这样我们就可以见一面了。片刻的共处,对他而言是对大的奢望。
烟最后的光亮终于熄灭。他迫不及待地开了车,直接倒过去。
后视镜里那辆车越来越清晰。就似特意等待他的到来一般稳稳地停在那里。
装作不经意地将车停在野村旁边,摇下车窗,便见那个人浅浅的笑。
野村斜倚在半开的窗上,只是说:“是英啊。”
没有任何疑惑与惊讶,仿佛他就是那个在廊上静静等待博雅的晴明。在博雅来的一刻绽开静好的笑容。
仿佛他们上一次的相见不过在昨天。
是半年还是一年未见呢。已经记不清楚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他把他的影子当作安慰。在见野村的一瞬间却忽然觉得释然。
那个笑容,果然还和从前一般美好。那声“英”,果然还与从前一样温暖。
“万斋先生。只是看见万斋先生的车停在路边……”在野村的面前,他还是会有些窘迫,小声地解释着。
“阿。车好像是坏掉了。刚才在联系人帮忙托走呢。”是有些漫不经心的随意,宛若面对熟悉的朋友。
心都变得暖起来。“那我载万斋先生回去吧。”
“嗯?”
“万斋先生的车不是要被修理公司拖走吗?”
“可是,怕是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来,英不要早点回去休息吗?”完全没有拒绝的语气。
“没有关系的。不着急呢。而且跟万斋先生很久没有见了……”不能再说下去了,只能将那些想念的埋在拖长的话音之后。隔着一个座位,隔着两个半开窗户,偷偷地打量那个人。
“的确很久了呢。那就麻烦英了。恩……英做过来吧。这么说话实在很不方便。”野村斜着头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座位。
“啊。好。”在开车门的时候低了头,感觉脸有些烫。就似初次被心仪女生邀约的少年。突然腼腆起来。
“英喷了香水吧。”
他才关上车门就听见野村这样说。略带打趣的语气。
“恩……是……是因为刚刚参加活动,平时都不用的。”
“是……大卫杜夫?”野村却这样继续问。
“嗯,是阿。万斋先生怎么知道?”微微偏过头去,那个人的脸在橙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柔和。
“英不记得了么。是英自己说过的最喜欢大卫杜夫这个牌子的香水。”
“阿。竟然忘记了。”原来万斋先生竟然是记得的,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万斋先生,真的是如光明一般的存在。
风有些凉,野村便把窗子都关上。空间忽然变得有些狭窄。呼吸出的热气彼此交融。寂静得让人觉得紧张,他的手心渗出些细细的汗来。急于找到一个话题。
“英……”“万斋先生……”
同时开口的两人不由自主地对笑了一下。野村琥珀色的眼睛还是如以前一样清澈明亮。
“万斋先生先说吧。”
“啊。其实也没什么。”野村轻轻笑笑。“就是在街上看到了英电影的海报。听朋友说英这个电影票房收益很不错呢。”
“这个万斋先生也知道阿。”小小的惊异。原来自己在野村的世界里不曾空白。这样便够了。这样小小的光亮便足以照亮他的前路,让他继续努力下去。
“英这两年的进步一定很大吧。”
听见夸奖仍是有些害羞地低下头去。抬头便见野村更深的笑容。
“英刚才想说什么吗?”
“啊。完全忘记了……”他为难地挠挠头。“对了,是……是想谢谢万斋先生的笛子。真的很漂亮。”
“也要谢谢英呢,那真是意外的惊喜。”野村微微垂下头去,长长的睫毛落下好看的影子。
“万斋先生喜欢就好。”因为再次被夸赞脸又烫起来。
有片刻的安静,而后两个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来。有些诧异地互望而后又都笑起来。
同时打开门下车接电话。默契得让人有一瞬间的幸福感。
“喂。”
“哥,是我。”
“透子?怎么了?”
“过一阵我和同学去东京玩,能不能到你那借宿阿?”
“你不用上学吗?”
“我是说七月放假的时候!哥哥你反应好迟钝阿。”
“两三个月之后的事你干吗这么早就说。”
“不是得跟你商量么,大明星!”
“好啦好啦。七月中下旬我就去外景拍戏,不会回去。那时你来吧。”
“那就碰不了面了阿。”
“不是怕你朋友来住不自在么。”
“恩,也是。那就这么定了阿,不许反悔!”
“等等,你朋友不是男的吧。爸爸妈妈知道吗?”
“哥,你太啰嗦拉!是女的阿。他们都知道了。哥你要简略一些才有女生喜欢啊。”
“啊?”又被透子打趣了。
“好喽。我挂拉。拜拜。”
那边迅速地收下,他对着手机无奈地笑笑,回头便见野村已经打完看着他。
“是修理公司的电话。说拖车马上就到。”
“恩。这样就好。”他看见夜色里野村微微眯起眼睛恬淡笑着。突然就想抱住那个人,那个人这么单薄,现在会不会冷呢。
“英在走神阿。”野村偏过头来。他刹时红了脸。
“是妹妹。”
“嗯?”
“刚才是妹妹的电话。”
“英想家了么?”
“阿。没有。只是……”不过是想说些什么。随口说出那个电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可是,英的目光好像很寂寞的样子。”笑意似乎还在的。却不知为什么那话听起来有些许悲悯。他抬起头来看见野村的眼睛。清澈无物。没有一点波澜。
万斋先生,你是神。又有什么你看不出来呢。寂寞是因为你在面前,我却始终无法靠近。这样,或许比不见的想念更加难以忍受。
我是个贪心的人。我承认。
“我……”拖长的尾音没有可以连接的完整句子。
野村似乎也懊悔自己说了这样的话,有些尴尬地转过头。
“车来了。”
终于转移话题,他轻轻呼了口气。
“不好意思,麻烦了。”
“没有关系。我们先拖回去。明天我们检查完车子会给先生打点话,再请先生来商量修车的事宜。”
“好的。谢谢”
他远远看着野村。侧脸是那么美好的弧线。心中有苦涩与幸福一起升腾,混和在一起是难以形容的滋味。
就是这个人。无论他是晴明还是野村。就是这个人了。这个自己见到时会口讷,接近时会觉得卑微的人。这个,自己想保护,想去努力爱的人。
野村万斋。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Posted: 2006-10-22 16:16 | 55 楼
greycain
死神助手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0
发帖: 445
威望: 3995 点
金钱: 2104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5
最后登录:2009-11-21

 

以前就想过,以斋的聪明与洞察,也许已经隐约明白了英明在己面前笨拙与寡言的原因了吧...

这次也是如此,俺一厢情愿的相信,英明的车过去的瞬间,万斋是看到了的...而在英明之后犹豫,紧张,与不安的与自己赌注时,万斋也是安静地在等着他的.

如此想着更觉悲哀...即使知道了,即使可以确定了,但因为他是万斋,他是英明,之间的距离永远也无法再缩短的.

身为成人,即使感情,也不是能够纯粹属于自己的...他们的感情,也同时是属于那些关心他们的人的(家人,弟子,拥趸...);人总是对关心自己的人负有一份责任.

俺承认自己是贪心的人,每每看这两个人晦涩的心思,微妙的联系,再现实的错失...总会奢望出现一点奇迹,哪怕是一瞬的巨大幸福...但冲动过去便会嘲笑自己右脑的过分发达.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Posted: 2006-10-22 17:44 | 56 楼
fairy_sy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60
威望: 1924 点
金钱: 20077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25
最后登录:2013-05-24

 

真是替英难过阿

Posted: 2006-10-25 19:44 | 57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8-03-14

 

大概就该是结局了。所以写个甜美些的番外做个缓冲~


《良生》
是一次阴阳师外景地拍摄的时候,不远处的山顶就是一处古寺。
“不如一起去祈福吧。”导演这样提议的时候没有人反对。
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古寺的规模出奇的大,他们所祈福的地方不过是一个主殿。
“里面很大啊,很想去看看呢。”野村望着旁边通向后殿的∶徘崆崽咀拧?lt;br>“我陪万斋先生去吧。”伊藤突然从身后探出头来。
“这样……不好吧。说出来恐怕大家也不会拒绝。我看大家已经累了呢。这样太麻烦了。”野村微微偏过头去,看着比自己高出许多的青年。
顺着野村的目光,伊藤看见今井已经疲惫得坐在廊上。的确穿着高跟鞋走这么远的路实在是辛苦的事吧。
青年发出遗憾的叹息,目光仍留恋地看着小门后面广阔的天地。
野村总是恍惚觉得,伊藤的眼里有薄薄的水气,如同幼犬刚刚睁开眼时,那种令人怜爱的潮湿。
“不如,万斋先生,我们跟导演请个假然后偷偷去,这样就不会给大家造成……”伊藤突然地回过头来。两个人的脸瞬间贴得很近。野村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扑打在脸上。
突兀地停了言语。
两人默契地同时后退半步,留出自然的距离。野村看着他们逃遁的路线,沉沉地叹息。
果然并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在阳光下昭视。
“这样啊,也好。”看着青年的目光就不忍心再拒绝。“我去问问泷田。”
与导演说的时候泷田忙说大家一起去。野村一再表示不用麻烦也不要对大家说,他不过想与伊藤随便走走。大家祈完愿就先回去休息,不用等他们。泷田总算勉强同意。
穿过小门,庭院寂静。扫地的僧人低着头,扫帚与地摩擦发出“沙沙”的音律,始终不被外界所扰。
伊藤兴奋得宛若初次春游的少年。若不是寺院要求清静他恐怕都要唱出歌来。
这样的伊藤,明媚得耀眼。
“万斋先生,有风铃呢。”伊藤指向窄廊。
“阿。很漂亮啊。”
白色的底子,上面用笔细细勾了桔梗花。是完全手工的制作。下面还挂了小小的画了笑脸的纸条。看上去就让人欣喜。
“桔梗,是属于晴明的花呢。”伊藤微微偏过头来,眼睛里好看的光亮让野村的思绪有一瞬间的停顿。
“五瓣阿……”
“是阿。真是可爱的东西。”伊藤忍不住夸赞着。
“如果喜欢就请拿去吧。”
“嗯?”两人忽听见声音愣了一下。
年老的僧人从内殿走出来。
“是一个年轻母亲画的。她一共画了九十九只挂在这里,为她生病的孩子祈福的。她说如果来寺的客人喜欢就可以将风铃拿走。”
“法师,那个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伊藤急急地问。
野村下意识地看看身旁的青年。果然是与博雅一般的人呢。
僧人微微低头,露出浅浅的让人心安的笑容:“施主真是心善之人。那个孩子已经痊愈了。她母亲还特意抱着他来这里。她说希望得到风铃的人也可以得到幸福。”
“阿。真是好人呢。”伊藤轻轻叹着。“可是只剩最后一只了,这样拿走,实在……实在会觉得不好意思。”
青年微微回头就看见野村眼底清澈平和的笑意。不知为什么有些羞涩地略略低了头。
“没有关系。遇到最后一个,也是一种缘份吧。”法师说完便转身离去。不觉失礼也毫无顾虑。
伊藤看着法师的身影消失在窄廊拐角才收回目光。“这个就给万斋先生吧。”他伸手将风铃取下来。
“嗯?”野村有些诧异地抬眼望了望。“英不是很喜欢么。”
“可是总觉得桔梗是该给万斋先生呢。这样就好像交到了晴明手中一样。”伊藤认真地说。
“阿。这样啊。其实英拿着也一样啊。”伊藤有时真是固执得像个孩子。野村不由感叹。
“不一样的。”青年摇了摇头。“得到它的人会幸福呢。”他将风铃上的绳子挂在野村手指上。然后兀自背过身去向前走。
“我是这么希望的。”
暖暖的东西轻轻叩击着心房。野村摇了摇手中的风铃任由脸上的笑容漾开去。
“谢谢阿。英。”
“恩。”青年回过头来亦是笑意满满。“要下山喽,万斋先生。快要天黑了。”
“好。”
没有预料到的是下山时迷了路。山间的小路太多。绕来绕去就忘了来路。
“完全忘记了。”伊藤绝望地拍着自己脑袋。
“没有关系。暮色里的天空也很好看啊。”野村这样安慰着。这样天色暗下来就更下不了山了吧。山里面手机没有一点信号。却似乎是一点都不怕的。甚至想在山里过一夜也该是有趣经历吧。
“又有三条小路阿。”伊藤皱皱眉。“究竟是怎么上山的呢。”那时一直在与别人聊天。根本没有想到要记路。
“万斋先生……”青年无助地转向野村。
那种无辜的目光还真像狗阿。野村却突然这样想。忍住笑,他轻轻摇摇风铃。“英来选吧。”
“嗯?”
“选一条路,我跟着英走。”
好像立刻被野村的信任感动了,伊藤的眼角染上浅浅的红。
“可是……”
“没有关系。不是说有这只风铃的人会幸福吗。所以英如何选择,我们都不会走错。”静好的笑里没有一丝慌张。
我们。不会走错。
宛若两个人一直在一起,生死相依。
伊藤匆忙转过头去。“那么万斋先生,请跟着我吧。”似乎是突然拥有了自信。
两个人一前一后,差了大约半步的距离。野村手中的风铃随着他的脚步发出轻盈悦耳的声响。
那大概就是幸福的声音吧。伊藤这样想着。好像自己真的可以把幸福给那个人一样。这样就连自己都会觉得开心起来。
“万斋先生,那块石头有些松动阿。”
“嗯。”
“万斋先生,小心有个水洼阿。”
“嗯。”
“万斋先生,落叶下面有些树枝小心点阿。”
“嗯。”
熟练的对答,自然得就似已经演练了无数年。会让人的心都沉寂下来。
走到半路的时候遇见了打水上山的憎人。他说他们的路是对的,其他的路一条又绕回了寺院另一条通向半山腰的一处平地。只有这条路,才能下山。
野村看见回过头来的青年格外明亮的眼睛,突然就觉得豁然。即使是三分之一的概率也让人会觉得侥幸。说不清楚自己那时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只是隐隐觉得,跟着伊藤就能找到对的路。就是这么简单的认为。然后坚定地跟随。
大概是直觉或是别的什么吧。
“真好呢。”走在前面的伊藤突然开口。
“嗯?”
“刚才一直在想。如果选错了要怎么办。”
“其实错了就错了。”
“嗯?”
“走错了路,也不过是在寺院借宿,或者试试钻木取火。似乎上学的时候还学过呢,可是这么多年都没有机会尝试。”野村的声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
伊藤却没有回答,半晌野村才听见青年沉沉的声音。他说:“天黑了。”
在山下随意地吃了些饭。在一家露天的小餐馆。伊藤饿得极,不顾形象地大口咀嚼着。
“万斋先生难道都不饿吗?”看见野村斯文的样子伊藤不由疑惑。
“阿。还好吧。”从小就是这样学的吃饭礼仪。在这三十多年里早已成了习惯。即使很饿也都会显出从容的样子。这样其实也算是虚伪吧。野村不易察觉地皱了下眉。
“英的嘴角……”抬起头时便失笑。
“阿?”
“有米粒呢。”
匆忙地伸手弄去。
即使在浅浅夜色中仍能看见伊藤迅速涨红的脸。
“果然不能吃的太快。”伊藤小声嘟哝着。野村的笑意不由更深了些。
晚间返城的大巴坐的人很少。算上他们也不过只有六个人。做在他们正前方的一对年轻情侣。以及两个背着画夹的少年。
两个少年似乎在交换看彼此的画认真地研究着。年轻的情侣一直在小声地说些听不真切的话。
野村坐在靠窗户的地方。窗外有稀疏的灯火。“英,你看。”想指给伊藤看一大片田野。回头才发现伊藤已经睡去。
是猫吗?竟然这么喜欢睡觉。来的时候似乎就睡着了呢。野村无奈地笑笑,又转眼望去窗外。
“路有些不平哦。”司机提醒着。
果然车就颠簸起来。
野村转过头见伊藤有些不适地换了换姿势。随着车行,头微微摩擦着前座。
很不舒服吧。野村想了想,终于让青年靠在自己肩膀上。温热隔着衣服隐隐传来。他觉得自己心跳得有些慌乱,不由得自嘲一笑。
“万斋先生。”
“嗯。”
清浅的声音吓了野村一跳。呼吸的热气袭上脖颈。已经醒了吗?
野村小心地低头,却发现青年仍闭着眼,并没有要醒的意思。在说梦话阿。梦里还在叫自己么?是看见了小路上绊脚的石头还是泥泞的水洼?或者是窄廊上九十九只同样美好的风铃?
“万斋。”
“嗯。”
温暖的情绪汹涌地泛上心口。小心翼翼地对答。这样的轻唤,也不过只能在梦中吧。野村微微低下头,隐藏了那一瞬的笑容与之后,那星点的苦涩。
英,你看。今夜的月色真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1-03 23:02:09编辑过]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Posted: 2006-11-03 22:46 | 58 楼
greycain
死神助手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0
发帖: 445
威望: 3995 点
金钱: 2104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5
最后登录:2009-11-21

 

咦咦~双重沙发~心花怒放~于是再重复一下~^^:

-------------------------------------------------------------------------------------------

看LZ的话,这章似是喝中药前的那一勺糖了...且喜且悲啊...

微甜的感觉,很喜欢,不由得嘴角便能有浅浅笑意...尽管知道正篇中的他们,仍然只能在希望与现实中,无奈无力的徘徊.

清浅的幸福,微弱的快乐...习惯了现实的厚重,于是这样的轻松的时光都显得是一种奢侈.想起以前喜欢的一篇YYS同人里的句子:"众生有情,而贪欢慕色,于是苦海无边,六道轮回"...正因为众生有情,故而贪欢慕色,才会苦海无边,六道轮回...

在暖气还杳杳无期的寒夜,看到这样的番外...从首至尾的温馨与默契,尽管是易碎短暂的片段...还是足以让俺的心尖都暖和起来了~*^^*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Posted: 2006-11-03 23:56 | 59 楼
«123 4 56» Pages: ( 4/6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