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日本最早的物语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公子兰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12
威望: 497 点
金钱: 1987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4
最后登录:2006-12-02

 日本最早的物语

日本最早的物语是《竹取物语》,约产生于十世纪初。它叙述了一个从竹心里生出来的姑娘:美貌绝伦的赫映姬,她先后用巧妙的手段摆脱了五个如痴如狂的求婚者,并在月圆之夜升天。这个故事在民间故事的基础上进行加工润色和虚构,情节上有较强统一性。这种传奇故事式的物语又被称为“传奇物语”或“虚构物语”。
Posted: 2006-05-12 11:34 | [楼 主]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一直很想买那套《日本文学艺术图典》,可恨啊,哪都没货,难道这也牵扯意识形态了吗?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19 11:05 | 1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再说楼主大人实在不厚道,光立个名字在上头,大伙要求的是一睹真颜,还是我来善后吧。依然以一层楼一章节的形式弄给筒子们看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0:13 | 2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一 辉夜姬的出生
  从前有一个伐竹的老公公。他常到山中去伐竹,拿来制成竹篮,竹笼等器物,卖给别人,以为生计。他的姓名叫做赞岐造麻吕。有一天,他照例去伐竹,看见有一枝竹。竿子上发光。他觉得奇怪,走近一看,竹简中有光射出。再走近去仔细看看,原来有一个约三寸长的可爱的小人,住在里头。于是老公公说:"你住在我天天看见的竹子里,当然是我的孩子了。"就把这孩子托在手中,带回家去。
  老公公把这孩子交给老婆婆抚养。孩子长得非常美丽,可是身体十分细小,只得把她养在篮子里。
  老公公自从找到了这孩子之后,去伐竹时,常常发现竹节中有许多黄金。于是这老头儿便自然地变成了富翁。
  孩子在养育中一天天长大起来,正像笋变成竹一样。三个月之后,已经变成一个姑娘。于是给她梳髻,给她穿裙子。老公公把她养在家里,不让出门,异常怜爱她。这期间,孩子的相貌越长越漂亮,使得屋子里充满光辉,没有一处黑暗。有时老公公心绪不好,胸中苦闷,只要看到这孩子,苦痛自会消失。有时,即使动怒,一看到这孩子,立刻心平气和。此后老公公仍然天天去伐竹,每一节竹里都有黄金。于是家中日渐富裕,老翁变成了一个百万长者。
  孩子渐渐长大起来。老公公就到三室户地方去请一个名叫斋部秋田的人来,给她起名字。秋田称她为"嫩竹的辉夜姬"。或可写作"赫映姬",意思是夜间也光彩焕发。取名后三天之内,老翁举行庆祝,大办筵席,表演种种歌舞音乐。不论男女,都被请来参加宴会。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0:15 | 3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二 求婚
  天下所有男子,不论富贵之人或贫贱之夫,都想设法娶得这辉夜姬。他们徒闻其名,心中恍惚,有如燃烧,希望只见一面也好。住在辉夜姬家附近的人和住在她家隔壁的人,也不能窥见辉夜姬的容颜,何况别的男子。他们通夜不眠,暗中在墙上挖个洞,张望窥探,聊以慰情。从这时候起,这种行为被称为偷情。然而他们只是暗夜里在无人居住之处漫步,一点效果也没有。至多只能向她家里的人开口,好像要讲什么事情。然而没有人答应他们。虽然这样,他们也不懊丧。那些公子哥儿离不开这地方,有许多人日夜在这里傍徨。
  容易断念的人们,知道已经没有希望,在这里徘徊,徒劳无益,于是回心转意,不再来了。然而其中还有五个有名的人,继续不断地来访。这五个人不肯断念,仍是日日夜夜地梦想着。其中一人叫做石竹皇子,另一人叫做车持皇子,又一人叫做右大臣阿部御主人,再一人叫做大纳言大伴御行,最后一人叫做中纳言石上麻吕。这些人,只要听见哪里的女人容貌美丽,即使是世间寻常的女人,也立刻想看看。因此听到了辉夜姬的大名,心中焦灼不堪,魂梦倒,饭也不吃,便跑到她家附近,徘徊彷徨,然而一向毫无效果。写了信送去,也得不到回音。于是相思成病,写了失恋的诗送去,然而也没有答复。明知无用,心一直不死,隆冬天气,冰雪载途或是炎夏六月,雷鸣雨打之时,他们还是继续不断地来访;有一天,有一人把老翁叫出来,低头合掌,向他要求道: “请把您的女儿嫁给我!”
  老翁只是回答他道: “她不是我生的女儿,所以我不能自由作主。”
  不知不觉地又过了些时光。
  这样,这些人回家去,都魂牵梦萦,懊恨之极,便去求神拜佛,或者许下愿心,要菩萨保佑他们忘怀这女子。然而还是无用。于是他们又回心转意,老公公虽然这样说,难道这女子可以终身不嫁人么?便照旧到辉夜姬家附近流连傍徨,借此表示他们的至诚。
  老翁看到这般光景,有一次对辉夜姬说: “我家最高贵最高贵的姑娘!你原是神佛转生,不是我这个老头儿所生的孩子。但是我费尽心血养育你成长,你可否顾念,我这点微劳,听我说一句话?”
  辉夜姬答道:“啊呀!什么话我都听。不过您说我是变怪转生,我直到现在一向不知;我只知道您是我的生身父亲呀!"
  老翁说:“啊,那是再好没有了!"我现在已经七十多岁。老实说,我的命尽于今日或明日,不得而知了。我有一句话要对你说,大凡是人,既已生在这世界上,男的一定要娶一个女的,女的一定要嫁一个男的,这是人世间的规则呀,必须这样,方才门户增光,人口繁盛。就是你,也非走这条路不可呢。”
    辉夜姬答道,“哪里有这种事,我不愿意。”
  老翁说:“啊呀!你虽然是神佛转生,总是一个女人呀。现在我活着的时候,不妨这样过日子。如果我死了,怎么办呢?那五个人,那样经年累月的来访,对你恋幕之心实在很深。他们已经明言要娶你。你应该早下个决心,和其中某一个人定亲,好么?”
  辉夜姬答道:“唉,这些都是庸庸碌碌的人呀。不知道对方的心,而贸然和他定亲,到到后来他的心变了,教人后悔莫及。无论这人地位怎样高,相貌怎样好。不知其心而同他定亲,断然不可。”
  “嗯。你说得有理,”老翁点头称是。又说,“那么,你究竟想同怎样的人定亲呢?那五个人都是对你很诚心的啊。”
  辉夜姬答道:“怎样的人嘛,我并没有特别的要求,只是有一点点小事。那五个人之中,无论哪个都很诚心,怎么可说哪一个优,哪一个劣呢?所以,我希望,谁能把我最喜欢的东西给我取来,谁便是最诚心的人,我就做这人的妻子。请您这样对他们说吧。”
  “这办法很好。”老翁也表示赞成。
  到了傍晚。那五个人都来了。他们有的吹笛,有的唱谣曲,有的唱歌,有的吹口笛,有的用扇子打拍子。他们这样做,想把辉夜姬诱出来。于是老翁出来对他们讲话了: “列位大人呀,长年累月地劳驾你们到我这荒秽的地方来,实在很不敢当:我已风烛残年,朝不保夕。所以我已经对我家这女孩子说,叫她仔细想想,在这样诚恳的五位大人之中,选定一位出嫁。女孩子说:我怎么能知道他们对我爱情的深浅呢?这话也说得有理。她又说。你们五位之中,很难说性情孰优孰劣。所以,你们五位之中。谁能把她最喜爱的东西拿来给她,谁便是最情深,她便嫁绐谁。我以为这办法也好。你们不论哪--位,都不会怨恨我吧。”
  五个人听了这话,都说,“这样很好。”老翁便走进去,把这话传达绐辉夜姬。
  辉夜姬说:“对石竹皇子说,天竺有佛的石钵,叫他替我去取来。”
  又说,“对车持皇子说,东海有一个蓬莱山,山上有一棵树,根是银的,茎是金的。上面结着白玉的果实,叫他给我折一枝来。”
  她继续说,“另一位呢,叫他把唐土的火鼠裘取来给我。大伴大纳言呢,把龙头上发五色光芒的玉给我取来。石上中纳言呢,把燕子的子安贝取一个来给我。”
  老翁说:“唉,都是难题。这些都不是国内所有的东西。这样困难的事,叫我怎样向他们传达呢?”老翁有些为难,辉夜姬说,“有什么困难呢!你只管对他们说就是了。”
  老翁出去,把话照样传达了。那些王公贵人听了,大吃一惊,心灰意懒地说:出这样的难题,为什么不爽爽快快地说,不许你们在这附近徘徊呢叫。大家垂头丧气地回去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0:17 | 4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三 佛前的石钵
  虽然如此,他们回去之后。总觉得不看到辉夜姬,做人没有意义。其中石作皇子最为机敏。他仔细寻思,石钵既然在天竺,总不会拿不到的。但他转念又想:在那避远的天竺地方,这也是独一无二的东西。即使走了千百万里,怎么能把它取到手呢?于是有一天,他到辉夜姬那里报告,今天我动身到天竺去取石钵了。过了三年,他走到大和国十都市某山寺里去,把宾头庐(十六罗汉之一)面前的被煤烟熏黑的钵取了来,装在一只锦囊里,上面用人造花作装饰,拿去绐辉夜姬看。辉夜姬觉得奇怪,伸手向钵中一摸,搜出一张纸来。展开一看。纸上写着一首诗,"渡海超山心血尽,取来石钵泪长流。"
  辉夜姬看看那钵有没有光,连萤火那样的光也没有。于是回答他一首诗:“一点微光都不见,大概取自小仓山。”
  辉夜姬便把这钵交还他。皇子把钵扔在门前,再写一首诗:“钵对美人光自灭,我今扔钵不扔君。”
  他把这诗送给辉夜姬,但辉夜姬不再作复。皇子见她不睬,咕哝着回家去了。他虽然扔了那钵,但其心不死,希望或有机缘,可以再来求爱。从此以后,把这样厚颜无耻的行为叫做扔钵。
四 蓬莱的玉枝
  车持皇子是个深思远虑的人。他对外说是要到筑紫国(九州)去治病,就请了假,来到辉夜姬家里。对那些仆役说:"我现在就动身去取玉枝。"就向九州出发了。他属下的人,都到难波港来送行。皇子对他们说,"我此行是很秘密的。"因此他并不带从人,只带几个贴身侍者,就出发了。送行的人看他走了,都回京去。
  这样,大家以为他到筑紫国去了。岂知三天后,皇子的船又回到难波港。他预先苦心劳思地布置好。一到之后,立刻去把当时第一流的工匠内麻吕等六人叫来,找一个人迹难到的地方,建造起一座门户森严的房子,叫这六个人住在里头。他自己也住在那里。而且,把他自己所管辖的十六所庄园捐献给神佛,仰仗神佛的援助而制造玉枝。这玉枝竟制造得同辉夜姬所要求的分毫不差。于是皇子拿了这玉枝,偷偷地来到难波港。他自己坐在船里,派人去通知家里的人说:"今天回来了。"他脸上装出长途旅行后的疲劳之相。许多人来迎接他。
  皇子把玉枝装在一只长盒子里,上面覆盖菱锦,拿着走上岸来。于是世人纷纷传说:"车持皇子拿着优昙花回来了。"大家赞叹不止。
  辉夜姬间得这消息,想道:“我难道要输给这皇子了么?心中闷闷不乐。不久,听到有人敲门的样子,车持皇子来了。他还穿着水路旅行的服装。照例由老翁出来接待他。”
  皇子说:"我几乎丢了性命,终于取得了这玉枝。请你快快拿去给辉夜姬看!"
  老翁拿进去给辉夜姬看,但见其中附着一首诗: “身经万里长征路,不折玉枝誓不归。”
  玉枝是玉枝,诗是诗,都是千真万确的。辉夜姬看了,茫然若失。老翁走进来了,说逍,“喏喏。你嘱咐皇子去取蓬莱的玉枝,他分毫不差地取来了。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呢?皇子还穿着旅行服装,没有到过自己家里,直接到这里来了。来!你也快点出去和他会面,同他定亲吧。”
  辉夜姬默默不语,只是一手支着面颊,唉声叹气,沉思冥想。
  皇子则另是一套,他以为现在辉夜姬没话可说了,便老实不客气地路上走廊来。老翁认为这也是应该的,便对辉夜道:“这玉枝是我们日本国里所没有的。现在你不能拒绝他了。况且,这位皇子的品貌也是挺优秀的呢。”
  辉夜姬狼狈得很,答道:"我一直不听父亲的话,实在很抱歉。我故意把取不到的东西叫他去取,想不到他真个取来了,其是出我意料之外。如今如何是好呢?"老翁却不管一切,连忙准备新房。他对皇子说道:“这棵树究竟生长在什么地方?实在珍贵之极,美丽得很呢!”
  皇子回答道,"你听我讲,前年二月间,我乘船从难波港出发。起初,船到海中,究竟朝哪个方向走好呢,完全没有办法。然而我打定主意,这点愿望不达到,我不能在世上做人。于是让我的船随风漂泊。我想:“如果死了,那就没有办法;只要活着,总会找到这个蓬莱山。那船漂流了很久,终于离开我们的日本国,漂向远方去了。有时风浪很大,那船似乎要沉没到海底去了。有时被风吹到了莫名其妙的国土,其中走出些鬼怪来,我几乎被他们杀死呢。有时全然失却方向,成了海中的迷途者。有时食物吃光了,竟拿草根来当饭吃。有时来了些非常可怕的东西,想把我们吞食。有时取海贝来充饥,苟全性命。有时生起病来,旅途无人救助,只得听天由命。这样地住在船中,听凭它漂泊了五百天。到了第五百天的早上辰时(八九点钟)左右,忽然望见海中远处有一个山,大家喜出望外。我从船中眺望,看见这座山浮在海上,很大,很高,形状非常美丽。我想,这大概就是我所寻求的山了,一时欣喜若狂。然而总觉得有些可怕,便沿着山的周围行船,观察了两三天。忽然有一天,一个作天仙打扮的女子从山上下来,用一只银碗来取水。于是我们也舍舟登陆,向这女子问讯:“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女子回答道:“这是蓬莱山。”啊!我听到了这句话,乐不可支。再问这女子:“请教你的芳名?”女子答道:“我叫做宝嵌琉璃。”就飘然地回到山里去了。
    “且说这座山,非常险峻,简直无法攀登。我绕着山的周围步行,看见许多奇花异卉,都是我们这世间所看不到的。金银琉璃色的水从山中流出来。小川上架着桥,都是用各种美丽的宝玉造成的。周围的树木都发出光辉。我就在其中折取一枝。这一枝其实并不特别出色,但和辉夜姬所嘱咐的完全相符,因此我就折了回来。讲到这山的景色,实在是无与伦比的绝景。我本想在那里多住儿时,以便饱览美景。但是既已取得此花,便无心久留,连忙乘船回来。幸而归途是顺风,走了四百多天,就到家了。这完全是我的愿力宏大的善报。我于昨日回到难波港。我的衣服被潮水打湿,还没有换过,就直接到这里来了。”
  老翁听了这番话,非常感动,连声叹息,口占一首诗送他:“常入野山取新竹, 平生未历此艰辛。” 
  皇子听了,说道:“我多年来忧愁苦恨的心,好容易到今天才安定了。”便答了他一首诗:“长年苦恋青衫湿, 今日功成泪始干。” 
   这样看来,这皇子的计谋顺利地完成了。可是忽然有六个男子,走进辉夜姬的院子里来。其中一人拿着一个棒,棒上挂着一个字条,写着请愿的文字。他说道:“工艺所工匠头目汉部内麻吕上言:我等六人为了制造玉枝,粉身碎骨,艰苦绝粒,已历千有余日,皆精疲力尽,然而不曾得到一文工钱。务请即刻偿付,以便分配。” 
  老翁吃了一惊,问道:“这些工艺匠说的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此时皇子狼狈周章,哑口无言。辉夜姬听到了,说道:“请把他们请愿的文字给我看看。”但见上面写道:“皇子与我等卑贱之工艺匠共同隐居一处,凡千余日,命我等制造精美之玉枝。当时曾蒙惠许:成功之日,不但酬劳从丰,并且授予官爵。我等思量,此乃皇子之御夫人辉夜姬所需之物,我等应向此地领赏,今日即请惠赐。” 
  辉夜姬看了这请愿书,正在愁眉不展,忽然笑逐言开,便唤老翁进来,对他说道:“我以为这真个是蓬莱的玉枝,正在忧虑,原来这是假的,我真高兴!这种讨厌的伪物,他会送进来。赶快叫他走出去!”
  老翁也点头称是,说道:“分明是伪物了,应该叫他滚蛋。” 
  辉夜姬现在心情开朗了,便写一首诗回答皇子:“花言巧语真无耻, 伪造玉枝欲骗谁!” 
  将这诗和那伪造的玉枝一起送还了他。 
  老翁本来和皇子亲切地谈话,现在意气沮丧,只得假装打瞌睡。皇子想起身回家,觉得不成样子;照旧坐着吧,又觉得很难为情。于是只得低着头躲着。直到天色渐黑,才偷偷地从辉夜姬家溜了出去。 
  辉夜姬把刚才来请愿的六个工艺匠叫进来。她感谢他们,给了他们许多钱。六个人非常高兴:“啊,今天如意称心了!”拿着金钱回家去。岂知在途中,被车持皇子派来的人痛打一顿,打得头破血流,金钱也被抢走,只得四散逃命。 
  事已至此,车持皇子叹道:“我一生的耻辱,无过于此了。不但不能得到所爱的女子,第一是被天下人耻笑。”他就独自一人逃到深山中去了。他的家臣们带了许多人四处找寻,终于影迹全无,大约已经死了。 
  推想皇子的心情,非但无颜再见他的朋辈,即使在他的家臣面前,也觉得可耻,因此只得销声匿迹。从此之后,世人称此种行为为“离魂”。
五 火鼠裘 
 右大臣阿部御主人,家中财产丰富,人丁繁荣。他写了一封信给那年舶来日本的中国贸易船上的王卿,托他买一件火鼠裘。他在侍从中选一个精明干练的人,叫做小野房守的,叫他把信送给王卿。房守来到贸易船停泊的博多地方,把信呈上,并且缴付一笔货款。王卿得信,便作复如下: “火鼠裘,我中国并无此物。我曾闻其名,却并未见过。如果世间确有此物,则贵国应有舶来。阁下言不曾见过,则恐世间并无此物也。总之,阁下所嘱,乃难中之难。然而,万一天竺有此物舶来我国,则鄙人可向我国二三富翁询问,或可借彼等之助力而获得,亦未可知。如果世间绝无有此物,则所付货款,当交来人如数璧还。专此奉复。”
王卿带了小野房守,回到中国。几个月之后,他的船又来到日本。小野房守乘了这船回到日本,即将入京。阿部御主人等得心焦了,闻讯之后,连忙派人用快马迎接。房守快马加鞭,只走七天,已从筑紫来到京城。他带来一封信,信中写道:“火鼠裘,我曾四处派人采购。据说此物在现世,在古代,都不易见到。但闻从前天竺有圣僧持来中国,保存在遥远之西方寺中。这是朝廷有旨要买,好容易才买到的。我去购买时,办事人员说此款不够,当即由我补足,终于买到。垫付黄金五十两,请即送还。如果不愿付出此款,则请将裘送还为荷。” 
  阿部御主人得到此信,笑逐颜开,说道:“哪有这话!金钱不足道,岂有不还之理!当然会送还的。啊,我得到裘,真乃莫大的喜事啊!”他欢欣之余,合掌向中国方面拜谢。 
  装火鼠裘的箱子上,嵌着许多美丽的宝玉。裘是绀青色的。毛的尖端发出金色光辉。此裘穿脏了,可放在火中烧,烧过之后,就更加清洁。但此裘火烧不坏,还在其次,首先是其色泽之美丽。实在,此物就是看看,也觉得是一件可贵的珍宝。 
  阿部御主人看看这裘,叹道:“辉夜姬欲得此物,不是无理的。啊!造化造化!”便将裘放入箱中,饰以花枝。他自己打扮一番,以为今夜可以泊宿在辉夜姬家,得意扬扬地出门。此时吟一首诗,放入箱中。诗曰:“热恋情如火,不能烧此裘。经年双袖湿,今日泪方收。” 
  阿部御主人站在辉夜姬家的门前了。叩门问讯,老翁出来,接了火鼠裘的箱,拿了进去给辉夜姬看。辉夜姬看了,说道:“啊!这裘多么漂亮呀!不过,是不是真的火鼠裘,还不可知呢。” 
  老翁答道:“还有什么真假呢!你把裘藏在箱中吧。这是世间难得见到的裘,你必须相信它是真的。像你这样一味怀疑别人,实在是不行的。”说着,就去请阿部御主人进来。他想这回她一定肯接见这人了。老翁当然这样想,连老婆婆也这样想。老翁常常为了辉夜姬没有丈夫,孤身孤居,觉得非常可怜。所以希望找到一个好男子,让她夫妻团圆。无奈这女孩子无论如何也不肯,他也不能勉强她。 
  辉夜姬对老翁说道:“把这裘放在火中烧烧看。如果烧不坏,才是真的火鼠裘,我就遵他的命。你说这是世间难得看见的裘,确信它是真的。那么,必须把它烧烧看。” 
  老翁说:“你这样说,倒也很有道理。”他忽然改变主意,把辉夜姬的话传达给大臣。 
  大臣说:“这裘啊,中国境内也没有,我是千方百计弄来的。关于它的质量,还有什么可怀疑呢?你们既然这样说,就快点拿来烧烧看吧。” 
  这裘一放进火里,立刻劈劈啪啪地烧光了!辉夜姬说:“请看,这便可知它是一张假的皮毛。”大臣看到这情景,面孔就象草叶一般发青。辉夜姬高兴得很,连忙作了一首诗,放在装裘的箱子里,还给阿部御主人。诗曰:“假裘经火炙,立刻化灰尘。 似此凡庸物,何劳枉费心!” 
  于是,大臣只得悄悄地回去了。外间的人们便问:“听说阿部大臣拿了火鼠裘来,就做了辉夜姬的夫婿,已经来到这屋子里。大概住在这里了吧。”另有人回答他说:“没有没有!那件裘放在火里一烧,劈劈啪啪地烧光了,因此辉夜姬把他赶走了。”世人都知道这件事。从此以后,凡是不能成遂的事情,都叫“阿部主人。” 
六 龙头上的珠子 
  大伴御行大纳言把家中所有的家人都召集拢来,对他们说:“龙头上有一块发出五色光辉的玉。哪一个取得到,随便你们要什么东西我都给你们。” 
   听了这话的人都说:“我家主人的命令,实在是很可感谢的。不过,这块玉,大概是很难得到的宝物吧。龙头上的玉,怎样才能取得呢?”这些人都咕哝着叫苦。 
  于是大纳言说:“做家人的,为了完成主人的愿望,性命也要舍弃。这是家人的本分呀!况且龙这东西,并非我国没有而特产于唐土、天竺的东西。我国的海边山上,常有龙爬上爬下。你们怎么说是难事呢?”
    家人们答道:“那么,没有办法。无论是怎样难得的宝物,我们遵命去找求吧。” 
  大纳言看看他们的神情,笑道:“这才对了。我大伴家里的家人,是天下闻名的,难道会违背我主人的命令吗?” 
  于是家人们出门去寻找龙头上的玉。大纳言把家中所有的绢、锦和金子都取出来,交给这些家人,作为他们的路费。又对他们说:“你们出门之后,我就吃斋念佛,直到你们返回。如果取不到这玉,不准你们回到我这里来!” 
  家人们听了主人的嘱咐,一个个懒洋洋地出门去了。他们都想:主人说,如果取不到龙头上的珠子,不准再回到这里来。但这东西,根本是取不到的。他们各自随心所欲地东分西散。众家人都咒骂主人,说他好奇。他们把主人给他们的东西随意分配一下。有的拿了东西回家乡去了。有的随心所欲地到别处去了。他们都诽谤大纳言,说道:“不管是爹娘还是主人,这样胡说八道,叫我们没有办法。” 
  大纳言全然不知道这情况。他说:“给辉夜姬住的普通的房屋太不象样。”连忙建造起特殊的房屋来:室内四壁涂漆,嵌上景泰窑装饰,施以各种色彩。屋顶上也染成五彩,挂上各种美丽的带子。每一个房间里都张着美丽无比的锦绣的壁衣。而且把他本来的老婆和小老婆都赶走。无论何事,他都不爱,一天到晚为了准备迎接辉夜姬而忙碌。 
  且说派遣出去取龙头上的玉的家人们,不管大纳言朝朝夜夜地等待,过了年底,到了明年,一直音信全无。大纳言不胜焦灼,便悄悄地带了两个随身侍从,微行来到难波港。看见一个渔夫,便问他:“大伴大纳言家的家人们乘了船去杀龙,取它头上的玉,这新闻你听到过吗?” 
  渔夫笑道:“哈哈,你这话真奇怪!第一,愿意为了做这件蠢事而放船出去的船夫,在这里一个没有。” 
  大纳言听了这话,心中想到:“这些船户都是没志气的。他们不知道我大伴一家的强大,所以讲这种胆怯的话。”又想:“我们的弓多么有力!只要有龙,一箭便可把它射死,取它头上的玉,这是毫无问题的。这些家人不决不断,直到现在还不回来,我在这里老等,实在不耐烦了。“他就雇了一只船,向海中到处巡游,渐行渐远,不觉来到了筑紫的海边。” 
  这时候,不知怎的,发起大风暴来,天昏地黑,那只船被风吹来吹去,吹向什么地方,完全不得而知。风越来越大,把船吹到了海的中央。大浪猛烈地冲击船身,船被波浪包围了。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好个大纳言,到此也束手无策了。他叹道:“唉!我平生从来不曾吃过这种苦头。不知道到底怎么样啊!” 
  那个船户哭着说道:“我长年驾着这船来来去去,从来不曾碰到这种可怕的情况。即使幸而船不沉没,头上的雷电也会打死我吧!即使幸而神佛保佑,船也不沉,人也不死,但结果我这船终将被吹到南海之中。唉!我想不到碰着了这个古怪的雇客,看来我的命运是很悲惨的了!” 
  大纳言听了他的话,说道:“乘船的时候,船户的话是最可靠的。你为什么说出这种不可靠的话来呢?”说着,不知不觉地口中吐出青水。 
  船户说:“我又不是神佛,有什么办法呢?风吹浪打,我是长年以来习惯的。但这雷电交加,一定是你想杀龙的原故。这暴风雨一定是龙神带来的。你赶快祈祷吧!” 
  大纳言听了这话,忽然说道:“啊,你说的是。”便大声祈祷:“南无船灵大明菩萨!请听禀告:小人愚昧无知,胆大妄为,竟敢图谋杀害神龙,实属罪大恶极!自今以后,不敢损害神体一毛,务请饶恕,不胜惶恐之至。” 
  他大声念这祈祷,有时起立,有时坐下,有时哭泣,念了千百遍。恐是因此之故,雷声渐渐地停息。天色渐渐明亮起来,但风还是猛烈地吹着。 
  船户说道:“啊,如此看来,刚才的风暴正是龙神菩萨来的。现在的风,方向很好,是顺风,不是逆风。我们可以乘这风回家乡去了。”但大纳言已经吓破了胆,无论如何不相信船户的话。
这风继续吹了三四天,似乎可把船吹到原来的地方去了。岂知向岸上望望,这是播磨国明石地方的海岸。但大纳言总以为到了南海的海岸,疲劳之极,躺倒在船里了。他带来的两个侍从便上岸去报告当地的衙门。衙门里特地派人员来慰问。然而大纳言不能起身,直挺挺躺在船底里。无可奈何,只得在海岸的松树底下铺一条席子,扶起来躺在席子上。到这时候,大纳言方才知道这里不是南海的岛。他好容易坐起身来。这个人平常有些伤风,就神色大变。这时候竟变成腹部膨胀,眼睛像两颗李子一般肿起。派来的人员看了发笑。 
  大纳言连忙叫衙门里的人替他备一顶轿子,坐了回家。以前他派出去取龙头上的玉的家人们,不知从哪里知道消息,现在都回来了,对他说道:“我们因为取不到龙头上的玉,所以不敢回来。现在,大人自己也已完全相信此物难取,想来不会责罚我们,所以回来了。” 
  大纳言站起身来对他们说道:“龙头上的玉,难怪你们取不到。原来龙这东西,是与雷神同类的。我叫你们去取它头上的玉,犹如要杀死你们这许多家人。如果你们捉住了这条龙,连我也要被杀死的。幸而你们没有把龙捉住。这大约是辉夜姬这个坏家伙企图杀死我们而安排的阴谋。我今后决不再走到她家附近去。你们也不要到她那里去。”就把家中剩下的锦絮和金子赏赐了取不到龙头上的玉的家人们。 
  以前离婚了的妻子听到这则消息,几乎笑断了肚肠。新造房子屋顶上挂着的五彩带子,都被鹞鹰和乌鸦衔去做巢了。 
  于是世间的人们都说:“听说大伴大纳言去取龙头上的玉,没有取到,眼睛上生了两个李子回来了。啊,吃不消呀!” 
  从此以后,凡做无理的事,叫做“啊,吃不消呀”。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0:32 | 5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七 燕子的子安贝 
  中纳言石上麻吕对家中仆役说:“燕子做窠时,你们来通知我。”仆役们说:“大人要做什么呢?”答道:“我要取燕子的子安贝。” 
  仆役们说:“我们曾经看见人们杀过许多燕子,但它们的肚子里从来没有这样的东西。也许,燕子产卵的时候会生出这东西来。然而,怎样取得到呢?燕子这东西,一看见人就逃走的呀。” 
  另外有一个人说:“宫中大厨房内,煮饭的屋子栋柱上的许多洞里,都有燕子做窠。在那里搭起架子来,叫几个壮健的人爬上去,向许多洞里窥探。那里燕子很多,说不定有一两只正在产卵,就可把它们打死,夺取子安贝。” 
  中纳言听了这话,非常高兴,说道:“这办法很对,我倒没有想到。你的话很有道理。”就选了忠实的男仆二十人,在那里搭起架子来,叫他们爬上去 。中纳言不断地派人去问:“怎么样?字安贝取到了没有?” 
  可是,那些燕子看见这么许多人爬上来,都害怕了,不敢飞近。就有人把这情况报告中纳言。中纳言悲观了,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候,大厨房里有一个年老的司事,名叫麻吕的,走来对中纳言的家人们说:“你们大人要取子安贝,我倒有一个办法呢。”家人们通报中纳言,中纳言便召见这老人,亲切地同他谈话。麻吕说道:“要取燕子的子安贝,这办法是没有用的。这样做,一定取不到。第一,这样乌丛丛的二十几个人爬上去,那些燕子吓坏了,是不敢飞近来的。应该把这架子拆掉,叫这许多人都走下来。然而选定一个干练的男子,叫他坐在一只大篮子里。篮子上缚一根索子,用滑车挂在梁上。燕子飞来了,连忙拉索子,篮子升上去。这男子便伸手去取字安贝。这样,保管你取到手。” 
  中纳言说:“这确是个好办法。”便把架子拆毁,把那些人叫回来。他问麻吕:“那末,怎么会知道燕子要产卵了,把人拉上去呢?” 
  麻吕答道:“燕子要产卵,尾巴一定向上翘,翘了七次,卵就产下来。看到他第七次翘尾巴的时候,把篮子拉上去,便可取到子安贝。” 
  中纳言听了这话,欢喜无量,便偷偷地走进大厨房,挤在人丛中,日日夜夜地督促那人去取子安贝。同时,因为麻吕教了他这方法,他大大地褒奖他,对他说道:“你不是我家的人,倒很能称我的心呢。”他还没有取得子安贝,就象已经取得了那样高兴,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赏赐给麻吕,对他说道:“今晚你必须再来一次大厨房,帮帮忙。”便叫麻吕暂时回去。
天色渐暮,中纳言来到大厨房。一看,燕子果然正在做窠。而且正如麻吕所说,尾巴正在翘动。他连忙叫人乘入篮子里,把篮子拉上去,叫他伸手到燕子窠里去摸。那人摸了一会,说道:“什么也没有!” 
  中纳言生气了,说道:“这是你不会摸的原故。”他想另外选一个人去摸,左思又想,终于说道:“还是让我自己上去摸吧。”便坐在篮子里,那篮子徐徐地拉上去。他向燕子窠里窥探,好极了!燕子正在翘尾巴。他连忙伸手到窠里去摸,摸着了一块扁平的东西,便教道:“啊,有了!有了!把我放下来吧!麻吕!有了,有了!”人们围集拢来,把篮子上的索子往下拉。岂知太用力了,那索子被拉断。篮子里的中纳言跌下来,正好落在一只大锅子里 。 
  人们大吃一惊,赶忙走过去,把中纳言抱起。一看,他两眼翻白,呼吸也停止了。连忙把水灌进他嘴里,过了好一会,他方才苏醒过来。人们按摩一下他的手臂和腿,然后把他从锅子上抱下来,问他:“现在您觉得怎么样?”中纳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稍微好点了。腰还是动不得。但子安贝牢牢地握在我手中,目的达到了。不管别的,赶快拿蜡烛来,让我拜见这件宝贝。” 
  他抬起头,张开手来一看,原来握着的是一块陈旧的燕子粪!中纳言叫道:“唉!没有贝!” 
  从此以后,做事无效,叫做“没有贝”。 
  中纳言看到这不是子安贝,当然不能装在匣子里送给辉夜姬,心情大为沮丧。况且又是折断了腰骨。他做了愚蠢的事,以致弄坏了身体,生怕这情况被世人知道,不胜苦恨。但他越是苦恨,身体越是衰弱。取不到贝,还在其次,被世人耻笑,才真是丢脸。这比普通患病而死更没面子。 
  辉夜姬知了这消息,做了一首诗去慰问他,诗曰:“经年杳杳无音信,定是贝儿取不成。” 
  家人把这首诗念给中纳言听了,中纳言在苦闷之中抬起头,叫人拿来纸笔,写一首答诗,诗曰:“取贝不成诗取得,救命只须一见君。” 
  他写完这诗,就断气了。辉夜姬闻此消息,深感抱歉。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0:36 | 6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八 出猎游幸 
  皇帝闻得辉夜姬的美貌盖世无双,有一天对一个名叫总子的女官说:“听说这女子对爱慕她的男人,都看得同仇敌一样,绝不听他们的话。你去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总子奉了圣旨,退出皇宫,来到竹取翁家里。竹取翁恭敬地迎接。总子对老婆婆说:“皇上说,你家的辉夜姬相貌美丽,盖世无双,特地命我来看看。” 
  老婆婆说:“好好,我就去对她说。”便走进去对辉夜姬说:“赶快出去迎接皇帝的使者!”辉夜答道:“哪里的话!我的相貌并不怎么美丽。羞人答答的,怎么可以出去会见皇帝的使者呢?”她无论如何不肯听话。 
  老婆婆说:“你这话多么无礼!皇帝的使者难道可以怠慢的么?”辉夜姬说:“我这样说,并没有得罪皇帝呀。”她完全没有想会见使者的样子。 
  老婆婆想,这孩子是她从小抚育成长,同亲生女儿一样。然而对她讲话,她满不在乎地反抗。她想责备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讲才好。 
  老婆婆就出来回复使者:“真是万分对不起了!我家的姑娘,还是一个毫不懂事的女孩子;而且脾气倔强,无论如何不肯出来拜见呢!” 
  女官说:“可是,皇上说一定要我来看看。我如果看不到,是不能回去的。皇上说的话,这国土里的人难道可以不听么?你们说这话太没道理了!”她严词责备。然而辉夜姬听了这话,不但坚不答应,又说道:“如果我这样说违背皇帝的话,就请他赶快把我杀死吧!” 
  女官无可奈何,只得回宫去报告皇帝。皇帝说:“哈哈,这样的心肠,是可以杀死许多人的!”一时把她置之度外。然而,总觉得心中不快,这样倔强的女子,难道可以让她战胜么?皇帝回心转意,有一天,把竹取翁叫来,对他说道:“把你家的辉夜姬送到这里来!听说她的容貌非常美丽,以前我曾派使者去看,但结果是徒劳往返。是你教她这样无礼的么?”
    竹取翁诚惶诚恐地回答道:“哪里,哪里!小人不敢。不过这个女孩子,恐怕是不肯进宫的。小人实在无可奈何。不过 ,且让小人回去再劝一番吧。” 
  皇帝听了这话,点头称是,对他说道:“这才不错。是你抚育成长的人,难道你不能自由做主吗?如果你把她送进宫来,我封你一个五品官员。” 
  竹取翁欣然回家,对辉夜姬说道:“皇帝对我如此说,难道你还不答应么?” 
  辉夜姬答道:“不不,无论怎样,我决不去当宫女。如果再要强迫我,我就要消失了。这算什么呢:你等待我去当宫女,以便取得你的官位,我就同时死去!” 
  竹取翁说:“啊呀,这使不得!我要得到爵禄,而叫我的可爱的孩子死去,这成什么话呢?不过,你究竟为什么那样地厌恶当宫女?谈不到死的呀!” 
  辉夜姬答道:“我这样说了,如果你还可以为我实际说谎,那么就请你把我送进宫去,看我是死还是不死。过去有许多人诚心诚意,积年累月地求我,我尚且都不答应。皇帝的话还是昨天今天的事呢。如果我答应了,世间的人将怎样地讥笑我!这等可耻的事情,我是决不做的。” 
  竹取翁说:“天下之事,无论怎样大,决不会关系到你的生命。那么,让我在进宫去回复皇帝,说你不肯当宫女就是了。” 
  竹取翁就进宫去对皇帝说:“上次皇上的话,小人非常感谢,立刻去劝小女入宫。岂知这女孩子说:‘要我入宫我情愿死。’原来这孩子,不是我造麻吕亲生的,是从山中找来的,因此她的性情和普通人不同。” 
  皇帝听了这话,说道:“啊!对了对了!造麻吕啊!你家住在山脚边吗?这样吧,让我到山中去打猎。就闯进你家去看看辉夜姬,如何?” 
  竹取翁答道:“这是再好没有了。当她不知不觉地坐在家里的时候,皇帝突然行幸,便看到她了。” 
  于是皇帝连忙选定一个日子,到山中去打猎。他闯进辉夜姬家,一看,只见一片光辉之中,坐着一个清秀美丽的女子。皇帝想,正是此人了,便向她走近去。这女子站起身来,逃向里面。皇帝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衣袖。女子就用另一衣袖来遮住了脸。但皇帝已经清楚地看到了她的相貌,被她的美丽所迷惑,如何肯离开她呢?他想就此把她拉出来。 
  这时辉夜姬开言道:“我这身体,倘使是这国土里生出生来的,我就替你皇帝服役。可是我不是这国土里的人,你硬拉我去,是没有道理的呀!” 
  皇帝听了这话,说道,岂有此理!无论如何定要拉她出来。他叫銮舆开过来,想把辉夜姬拉到这车子里去。真奇怪,忽然辉夜姬的身体消失,影迹全无了!皇帝想:啊呀,这便完了!原来真如竹取翁所说,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于是说道:“好,好,我不在想带你去了。你快回复原形,让我再看一看,我就回去了。”辉夜姬就现在现出原形。 
  皇帝看了辉夜姬的原形,恋情愈加热烈,不能自制。然而无论恋情如何热烈,现在已经毫无办法了。他便向竹取翁道谢,说竹取翁能让他看到辉夜姬,他很高兴,应予褒奖。竹取翁也很感谢,拿出酒食来招待皇帝的随从。 
  皇帝离开了辉夜姬回去,心里实在恋恋不舍,怀着郁郁不乐的情绪上了车。临行作诗一首送给辉夜姬,诗曰:“空归銮驾愁无限,只为姬君不肯来。” 
  辉夜姬回答他一首诗:“蓬门茅舍经年住 金殿玉楼不要居。” 
  皇帝看了这首诗,实在不想回去了。他的心掉落在这里,似乎觉得有人在后面拉住他的头发。然而,在这里宿一夜,到底不行。无可奈何,只得回驾。 
  自此以后,皇帝觉得经常在他身边侍奉的女子们,和辉夜姬一比,竟是云泥之差。以前所称为美人的,同辉夜姬比较起来,完全不足道了。 
  皇帝的心中,经常有辉夜姬的幻影留存着。他每天只是独自一人郁郁不乐地过日子。他意志消沉,不再走进皇后和女官们的房中去,只是写信给辉夜姬,诉说衷情。辉夜姬也写优美的回信给他。自此以后,皇帝随着四季的移变,吟咏关于种种美丽的花卉草木的诗歌,寄给辉夜姬。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0:38 | 7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九 天的羽衣 
  辉夜姬和皇帝通信,互相慰情,不觉过了三年。有一个早春之夜,辉夜姬仰望月色甚美,忽然异常地哀愁起来,耽入沉思了。从前有人说过,注视月亮的脸是不好的。因此家人都劝辉夜姬不要看月亮。但辉夜姬不听,乘人不见,便又去看月亮,并且吞声饮泣。 
  七月十五日满月之夜,辉夜姬来到檐前,望着月亮沉思冥想。家人看见了,便去对竹取翁说:“辉夜姬常常对着月亮悲叹。近来样子愈加特殊了。大概她心中有深切的悲恸吧。要好好地注意呢!” 
  竹取翁便去对辉夜姬说:“你到底有什么心事,要如此忧愁地眺望月亮?你的生活很美满,并没有什么不自由呢。” 
  辉夜姬答道:“不,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忧愁和悲哀,只是一看到这月亮,便无端地感到这世间可唉,因而心情不快。” 
  竹取翁一时放心了。以后有一天,他走进辉夜姬的房间里,看见她还是愁眉不展地沉思冥想。老翁着急了,问她:“女儿啊!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所想的到底是怎样的事呢?”辉夜姬的回答仍然是:“没有,我并没有想什么,只是无端地心情不快。”老翁就劝她:“喏,所以我劝你不要看月亮呀!你为什么看了月亮 就这样地默想呢?”辉夜姬答道:“不过,我难道可以不看月亮么?”她还是照旧,月亮一出,她就到檐前去端坐着,沉思冥想。 
  所可怪者,凡是没有月亮的晚上,辉夜姬并不沉思默想。有月亮的晚上,她总是叹气,沉思,终于哭泣。仆人们看到了,就低声地议论,说姑娘又在沉思默想了。两老和全家的人,都毫无办法。 
  将近八月十五的一天晚上,月亮很好,辉夜姬走到檐前,放声大哭起来。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她竟不顾旁人,哭倒在地。老公公和老婆婆吓坏了,连声问她为了何事,辉夜姬啼啼哭哭地答道: 
  “实在,我老早就想告诉你们的。只恐两老伤心,因此直到今天没有说出。然而不能永远不说出来。到了今天此刻,不得不把全部情况告诉你们了。我这个身体,其实并不是这世间的人。我是月亮世界里的人,由于前世某种因缘,被派遣到这世间来。现在已经是该要回去的时候了。这个月的十五日,我的故国的人们将要来迎接我。这是非去不可的。使你们愁叹,我觉得可悲,因此从今年春天起,我独自烦恼。”说罢,哭泣在地。 
  竹取翁听了这番话,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原来是我从竹子里找来的。那时你真不过像菜秧那么大。现在怎样?现在养得和我一样高了。到底谁要来迎接你?不行不行,这是断然不可以的!” 
  接着,他大声号哭,叫道:“要是这样,还是让我去死了吧!”这情景实在悲痛不堪。 
  但辉夜姬说:“我是月亮世界的人,在那里有我父母亲。我到这国土来,本来说是极短时间的。但终于住了这么长的年月。现在,我对月亮世界里的父母亲,并不怎样想念,倒是觉得此地驯熟可亲得多。我回到月亮世界去,一点也不觉得高兴,只是觉得悲哀。所以,并不是我有什么变心,实在是无可奈何,不得不去呀。” 
  于是辉夜姬和老翁一同哭泣。几个女仆长时间随伴着辉夜姬,回想这位姑娘,人品实在高尚优美,令人真心敬爱,现在听说要分别了,大家悲伤不堪,滴水也不入口,只是相对哀叹。 
  皇帝闻到了这消息,就派使者到竹取翁家来问讯。老翁出来迎接使者,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号啕大哭。老翁过度悲哀,头发忽然白了,腰也弯了,眼睛肿烂了。他今年只有五十岁(前文言七十岁,疑为作者笔误),由于伤心,忽然变老了。 
  使者向老翁传达皇帝的话:“听说辉夜姬近来常常忧愁悲叹,是真的么?” 
  老翁哭哭啼啼地答道:“多承皇帝挂念,实在很不敢当!本月十五日,月亮世界里要派人来迎接辉夜姬。我想请皇帝派一大队兵马来。如果月亮里那些家伙来了,就把他们抓住。不知可不可以?” 
  使者回宫,把老翁的情况和他的话全部奏告了皇帝。皇帝说:“我只见辉夜姬一面,尚且至今不忘。何况老翁朝夕看到她。如果这辉夜姬被人接去,教他情何以堪呢!”
到了这个月的十五日,皇帝命令御林军,选出六个大军,共二千人,命一个叫高野大国的中将担任钦差,领兵来到竹取翁家。 
  大军一到竹取翁家,便分派一千人站在土墙上,一千人站在屋顶上。命令家中所有的男仆,分别看守每一个角落。这些男仆都手持弓箭。正屋之中,排列着许多宫女,叫她们用心看守。老婆婆紧紧抱着辉夜姬,躲在库房里。老翁把库房门锁好,站在门前看守。 
  老翁说:“这样守护,难道还会输给天上的人群么?”又对屋顶上的兵士说:“你们如果看见空中有物飞行,即使是很小的东西,也立刻把它射死。”兵士们说:“我们有这么许多看守,即使有一只蝙蝠在空中飞,也立刻把它射死,叫它变成干货。”老翁听了这话,确信无疑,心中非常高兴。 
  但辉夜姬说:“无论关闭得怎样严,无论样准备作战,但战争对那国土里的人是无用的。第一,用弓箭射他们,他们是不受的。再则,即使这样锁闭,但那国土里的人一到,锁自然会立刻开脱。这里的人无论怎样勇武地准备战争,但那国土里的人一到,个个都没有勇气了。” 
  老翁听了这话,怒气冲冲地说:“好,等那些人来了,我就用我的长指挖他们的眼球。还要抓住他们的头发,把他们的身体甩转来。然后剥下他们的裤子,教他们在这里的许多人面前出丑!” 
  辉夜姬说:“唉,你不要大声说话。被屋顶上的武士们听到了,不是很难为情的么?我辜负了你们长时间的养育之恩而贸然归去,实在抱歉得很。今后我倘能长久地住在这里,多么高兴!然而做不到,不久我就非走不可了。这是可悲的事。我因为想起双亲养育之恩未报,归途中一定不堪痛苦,所以最近几个月来,每逢月亮出来,我就到檐前去请愿,希望在这里再住一年,至少住到年底。然而不得许可,所以我如此愁叹。使得你们为我担心,实在是非常抱歉的。月亮世界里的人非常美丽,而且不会衰老,又是毫无痛苦的。我现在将要到这样好的地方去,然而我一点也不觉得快乐。倒是要我离开你们两个衰老的人,我觉得非常悲恸,恋恋不舍呢。”说罢嘤嘤啜泣。 
  老翁说:“唉,不要说这伤心的话了。无论怎样美丽的人来迎接你,都不要耽心。”他怨恨月亮世界里的人。 
  这样那样地过了一会,已经将近夜半子时。忽然竹取翁家的四周发出光辉,比白昼更亮。这光辉比满月的光要亮十倍,照得人们的毛孔都看得清楚。这时候,天上的人乘云下降,离地五尺光景,排列在空中。竹取翁家里的人,不论在物外或屋内的,看到了这光景,都好像被魔鬼迷住,茫然失却知觉,全无战斗的勇气了。有几个人略有感觉,知道这样不行,勉强拿起弓箭来发射。然而手臂无力,立刻软下去。其中有几个特别强硬的人,提起精神,把箭射了出去,然而方向完全错误。因此,谁也不能战斗,但觉神志昏迷,只得互顾视,默默无言。 
  这时候,但见离地五尺排列在空中的人们,相貌和服装非常美丽,令人吃惊。他们带来一辆飞车。这车子能够在空中飞行,车顶上张着薄稠的盖。这些天人之中有一个大将模样的人,走出来叫道:“造麻吕,到这里来!” 
  刚才神气活现的竹取翁,现在好象喝醉了酒,匍行而前,拜倒在地。天人对他说道:“你好愚蠢啊!因为略有功德,所以我暂时叫辉夜姬降生在你家。至今已有很长时间,而且你又获得了许多金子。你的境遇不是已经大大地好转,和以前判若两人了么?这辉夜姬,由于犯了一点罪,所以暂时叫他寄身在你这下贱的地方。现在她的罪已经消除,我来迎接她回去。所以你不须哭泣悲哀。来,快快把辉夜姬还出来吧!” 
  老翁答道:“你说暂时叫辉夜姬降生在我家。可是我将她抚养成长,至今已有二十多年。大概你所说的辉夜姬,一定是降生在别处的另一个辉夜姬吧。” 
  他又说:“我这里的辉夜姬,现在患着重病,躺在那里,决不能出门。” 
  天人不回答他,却他那飞车拉在老翁家的屋顶上,叫道:“来!辉夜姬啊!不要只管住在这种污秽的地方了!”
这时候,以前关闭的门户,都自动打开,窗子也都自己敞开了。被老婆婆紧紧抱着的辉夜姬,此时翩然地走出来。老婆婆想拉住她,无论如何也拉不住,只得仰望而哭泣。老翁无可奈何,只是伏地号啕。 
  辉夜姬走近老翁身旁,对他说道:“我即使不想回去,也必须回去。现在请您欢送我升天吧。” 
  老翁说:“我这样悲恸,怎么还能欢送?你抛撇了我这老人而升天,叫我怎么办呢?还是请你带了我同去罢。”说罢哭倒在地。辉夜姬烦恼之极,不知怎样才好。 
  后来她对老翁说:“那么,让我写一封信吧。你想念我的时候,就请拿出这封信看看。”说罢,便一面啜泣,一面写信。她的信上写道: 
  “我如果是同普通人一样地生长在这国土里的人,我一定侍奉双亲直到百年终老,便不会有今日的悲恸。然而我不是这样的人,必须和你们别离,实在万分遗憾!现在把我脱下来的衣服留在这里,作为我的纪念物。此后每逢有月亮的晚上,请你们看看月亮。唉!我现在舍弃了你们而升天,心情就象落地一样。” 
  于是有一个天人拿了一只箱子来,箱子里盛着天的羽衣。另外有一只箱子,里面盛着不死的灵药。这天人说:“这壶中的药送给辉夜姬吃。因为她吃了许多地上的秽物,心情定然不快,吃了这要可以解除。”便把药送给辉夜姬。辉夜姬略吃了一点,把余下的塞进她脱下来的衣服中,想送给老翁。但那天人阻止她,立刻取出那件羽衣来,想给她穿上。 
  辉夜姬叫道:“请稍等一会!”又说:“穿上了这件衣服,心情也会完全变更。现在我还有些话要呢。”她就拿起笔来写信。天人等得不耐烦了,说道:“时候不早了!”辉夜姬答道:“不要说不顾人情的话呀!”便从容不迫地写信给皇帝。信上写道: 
  “承蒙皇帝派遣许多人来挽留我的升天,但是天心不许人意,定要迎接我去,实在无可奈何。我非常悔恨,非常悲恸。以前皇帝要我入宫,我不答应,就因为我身有此复杂情节之故,所以不顾皇帝扫兴,坚决拒绝。实属无礼之极,今日回思,不胜惶恐之至。”末了附诗曰:“羽衣着得升天去,回忆君王事可哀。” 
  她在信中添加壶中不死之药,将交与钦差中将。一个天人拿去送给中将。中将领受了。同时,这天人把天上的羽衣披在辉夜姬身上。辉夜姬一穿上这件羽衣,便不再想起老翁和悲哀等事。因为穿了这件羽衣能忘记一切忧患。辉夜姬立刻坐上飞车,约有一百个天人拉了这车子,就此升天去了。这里只留下老公公和老婆婆,悲叹号哭,然而毫无办法了。旁人把辉夜姬留下的信读给老翁听。他说:“我为什么还要爱惜这条命呢?我们还为谁活在世间呢?”他生病了,不肯服药,就此一病不起。 
  中将率领一班人回到皇宫,把不能对天上人作战和不能挽留辉夜姬的情况详细奏明,并把不死之药的壶和辉夜姬的信一并呈上。皇帝看了信,非常悲恸,从此饮食不进,废止歌舞管弦。 
  有一天,他召集公爵大臣,问他们:”哪一个山最接近天?“有人答道:”骏河国的山,离京都最近,而且最接近天。”皇帝便写一首诗:  “不能再见辉夜姬,安用不死之灵药。” 
  他把这首诗放在辉夜姬送给他的不死之药的壶中,交给一个使者。这使者名叫月岩笠。皇帝叫他拿了诗和壶走到骏河国的那个山的顶上去。并且吩咐他:到了顶上,把这首御著的诗和辉夜姬送给他的不死之药的壶一并烧毁。月岩笠奉了皇命,带领大队人马,登上山顶,依照吩咐办事。从此之后,这个山就叫做“不死山”,即“富士山”。这山顶上吐出来的烟,直到现在还上升到云中,到月亮的世界里。古来的传说如此。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9 12:41 | 8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131 点
金钱: 47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4-04-07

 

真的很喜欢这个故事啊,楼主总能给大家带来好东西,偶守在这里可以了解不少日本文化了,感谢~~
Posted: 2010-09-30 21:46 | 9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此路非我开,此树非我栽。此楼非我盖,此坑非我挖。找到楼主我一定发飙,坑不填完就闪,不像话,害我辛辛苦苦的传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01 08:45 | 10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131 点
金钱: 47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4-04-07

 

对。。。其实偶要感谢的是猫亲,上面那些也是偶想对猫亲说的话,不知怎的就说成了楼主。。。亲知道我的意思吧?话说那楼主简直相当的不厚道了,偶也要找他发飙。。。
Posted: 2010-10-01 19:38 | 11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131 点
金钱: 47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4-04-07

 

猫亲辛苦,真的很让人敬佩和感动。。。
Posted: 2010-10-01 19:41 | 12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谢初夏殿褒奖,呵呵,怎么貌似坛子里就我们两个啊,觉得好冷清啊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03 08:35 | 13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131 点
金钱: 47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4-04-07

 

回猫亲,我想有很多亲在潜水,看看点击率还是有的,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原因。。。

我不管那些反正我会天天来,即使没人说话我也会自己逛,里面那么多精华我还要好好的欣赏研究呢,反正不管怎么说这里不应该是被忽略的地方。亲的帖也必会有新人受益。
Posted: 2010-10-04 01:26 |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瀛海舞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