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 1 2345» Pages: ( 1/5 total )
本页主题: 水之阴阳系列十一 狐狸新娘(22日更新至七)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藤原水
龙姬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1
发帖: 426
威望: 2851 点
金钱: 2111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7-07-25

 水之阴阳系列十一 狐狸新娘(22日更新至七)

(一)


无尽的黑夜,压抑得让人几乎感到了绝望,烛火微弱的一闪一闪地跳动着,床榻之上,男人不顾女人的竭力反抗,将她的衣服一把扯下,随后压倒在床榻上,细碎地吻堵住了女子呜咽的声音,使之在喉咙中化成了浅浅的呻吟声,随后是接近疯狂的掠夺和占有……

屋中充满了十分暧昧的味道,向四周弥漫开来。

不知是女人受到了迷惑还是得到了欲望上的快感,竟不再反抗,渐渐地开始迎合男人爱抚。

激情过后,男人浅吻着女人的红唇,一只手轻轻地抚摸过女人那柔美的身体,然后抬起头,剑眉斜飞入鬓,细长而有些上挑的丹凤眼带着荧惑一般的神情,居然是张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的脸庞。


喜欢吗?男人那带着蛊惑的话语,温热的气息吹过女子的耳旁。

女人伸手揽着男人的脖颈意识有些模糊地乱点着头,迷离的眼神和娇羞的模样,看来早已经被男人控制在手。

那我就让你永远地记住现在吧!男人迷细了狐般的眼睛,那被汗水浸湿的黑发瞬间化成了银白之色,暗夜中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晕,黑色的眸子也变成了骇人的金色眼瞳,尖利的白色獠牙露出口外。

在女人还没有看清一切的时候,男人的獠牙已经深深地咬进了她的脖颈,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鲜红的血液就自颈部喷发而出,带着甜腻的味道,充斥着女人圆睁的却没任何焦距的眼瞳中,满眼满眼的红色,红得就像是那件美丽的血红嫁衣……

…………

又是一个深夜,天空阴暗无光,只有疏散的几颗星星发着微弱的光,月躲在浮动的薄云之后,时明时暗,月下正对着的这座山因为没有月光的照射,黑乎乎的连绵成一片,偶尔在山中突然冒出几团蓝荧荧的东西,一闪即逝,想必那是来自坟墓中的鬼火吧。

尽管是夏季,但是在夜间,山中的夜风还是很大的,不断地呼啸着刮过山间,无数的树叶随风摆动,相互摩擦,发出唰唰的声响,期间还会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刺耳的鸣叫声,划破山间的空寂,不断地回荡着,不禁使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这时在朦胧的一条山间小路上,借着从云中透过的微弱月光,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正在向前疾步走去,从那迈着细小的碎步以及有些单薄的身形看来,这人影像是个女子。

随着身影的走近,果然是个年轻的女子,头上扎着一块布巾,身上穿着短款的小袖,看不清衣服的颜色,脚上穿着草鞋,很明显是个山间劳作的平民女子,估计是这山里村落中的人,不过纵使是这山中人,在夜晚中也应该休息了,怎么会单独来到这里呢?

女子双手抱着肩,低着头急匆匆地走到前方的一棵大树下,然后抬起头看了看面前的这颗大树,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停在了树下,然后又小心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四周皆是漆黑一团,树影晃动,声声作响,好似一幢幢的鬼影在眼前晃动,女子有些胆怯地紧靠在树干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弱小的身体在瑟瑟发着抖。

月终于从云中露出,是弯如弓的新月,地面顿时亮起了很多,女子微微抬起头望上了新月,朦胧的月光撒在女子的脸上,虽然不是举止优雅,倩笑娉婷的高贵姬君,也没有沉鱼落雁的娇媚容貌,但却可以在她的脸上找到一种别样自然美,就像是原野上的野花,淡雅清新,深山中的泉水,干净清澈……

随后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清晰地传了过来,那女子一惊,连忙躲到了大树之后。

阿玉……阿玉你来了吗……随着脚步声,是个男子浑厚的声音。

俊一!被称为阿玉的女子听到那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后,所有得恐惧全都不翼而飞,连忙从树后跑了出来,扑进了正在寻找她的男子的怀中,此时她只想感受心爱人那怀中的温暖。

抱歉,阿玉,我来晚了!叫俊一的男子抱紧了怀中的阿玉。

我好怕!怕你不会来,怕见不到你这最后一面了……阿玉靠在俊一的胸前哽咽地说道,眼泪随之流了出来,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俊一听了,心中一阵锥心般的刺痛,于是连忙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阿玉的背:不会的,不会的,不要怕,阿玉……

俊一深切地唤着自己心爱女人的名字,而阿玉躲在唯一可以信赖的男人的怀里,像是一只受了伤,需要精心呵护的小鹿一般。

过了良久,俊一才缓缓开口说道:阿玉,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交给那个妖怪的!

阿玉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月光下一脸坚定的俊一:……没有人可以违背那个妖怪的,不然全村人都会跟着遭殃,我……我不想连累大家。

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吧!……阿玉,你看着我!俊一紧紧地抓着阿玉的双肩摇晃着她。

阿玉感到了俊一双手抓着的她的肩的力度,但是始终不敢对上他的双眼:你要知道,之前丽子还有阿紫也想过要逃,可是最终还是没有逃离出那妖怪的魔爪,俊一,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斗不过那只妖怪的!我们斗不过……

不是逃,你听我说。俊一说着松开了紧抓着阿玉双肩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在京都内有位阴阳师叫安倍晴明,据说他的法力很高强,制服了很多妖魔鬼怪,被誉为第一阴阳师。如果我们请他帮忙的话,一定可以降住那个妖怪的!

阴阳师?!那不是贵族吗?他怎么会帮助我们这些平民,而且也许连见都见不到……

虽然传闻说那个阴阳师的脾气有些古怪,但我不相信他会见死不救,……为了你我也要去试试看,说不定他会帮助我们。

可是……

不要可是了,不能在耽搁了,一会我就出发去京都,就算拼了这条命,我也要请他来替我们捉妖!俊一说着望向远方漆黑的树林,然后伸出手握住阿玉的手:……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嫁给那个妖怪,等我回来!

俊一……阿玉看着俊一重重地点了点头,眼中溢满了晶莹的泪水。

黑暗,无尽的黑暗,绝望的黑暗,

大概只有眼前的这个男子才可以带来黑暗中的那一丝光亮吧。


…………


(二)


夏日中的平安京都,烈日炎炎,炙热的骄阳尽情地向大地撒着光辉,就连吹过的风都带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热气。

平安京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宅邸内。

依旧杂乱无章的庭院,各种花草在这季节里繁茂地生长开放着,郁郁的香气飘浮在庭院中,吸引了很多美丽的蝴蝶前来,在花丛着翩翩起舞。紫藤树和樱花树早已经过了开花的季节,嫩绿的叶子长满了枝头,知了躲在浓密的树叶后,不知疲倦地鸣叫着,树下是散了一地的斑驳树影。

来到晴明的宅邸,总给人一种疑似到了山野间的感觉。

窄廊中有人影在晃动。

晴明依旧坐在老地方,依靠着身后的廊柱,身上的白色狩衣衣襟开敞,露出了淡绿色的单衣,右手握着蝙蝠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盛满清酒的酒杯放在身边的地板上。

坐在他对面的是好友博雅,身份是殿上人,人称博雅三位,此时他身着二蓝色的夏季直衣,腰间佩戴着翘的厉害的长刀,端坐在那里喝着酒杯中清凉的酒水,由于天气炎热,博雅光洁的额头上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两人身边是琉璃和蜜虫,琉璃坐在晴明这边,为两人时而空下的酒杯倒满酒水,蜜虫坐在博雅的身边,手中拿着一把蝙蝠扇轻轻地扇着,为博雅驱赶着一些炎热。

呐,晴明。博雅看向对面似乎感觉不到热气的晴明,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你不热吗?

热啊。晴明望了博雅一眼,笑着答道。

骗人,我看你一点也不热。博雅似乎不大满意晴明的回答,微皱起浓密的眉毛,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可是为什么我感到很热呢?

呵呵……博雅,听说过心静自然凉这句话吗?晴明换了个坐姿问道。

什么?博雅意料中的一脸迷茫。

就是人在心中平静,毫无杂念,也就是什么都不去想的时候,身体自然就会凉快下来了。

……这似乎很难,我什么都不去做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一些事情。

那博雅现在在想什么?

好热……

这就是了。晴明地一声合起了手中的扇子,似乎是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是什么?博雅依旧不解。

是咒。

又是咒?

嗯,就是因为博雅给自己下了的咒,所以你才会感到这个天气很热。

不懂,这天气本来就很热啊!

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晴明说着,目光落在了身边那杯清酒上,然后端了起来:博雅认为这酒怎么样?好喝还是不好喝?

很好喝。博雅如实地答道。

但有些不会喝酒的人并不认为它好喝,因为他们不会喝,所以在喝之前下了不好喝的咒,那么喝起来自然就不好喝了,可相反会喝酒的博雅认为这酒好喝,是因为你在喝之前就给自己下了好喝的咒,也就是你一开始认为这酒好喝,所以这酒入口后就变得很美味了。晴明说完这些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样下咒会让酒变味道?博雅盯着自己杯中流转的酒水问道。

酒本身不会变,只是不同的人下了不同的咒而已。

不明白……

不明白也没关系,我只想说这和你觉得天气热是一回事。晴明重新打开扇子,将自己那带着有些戏谑的笑容的双唇遮在了扇子后。

那也不必说的这么复杂嘛,说来说去我更不明白了。博雅觉得自己似乎又被晴明耍了,有些不高兴地低声嘀咕着。

晴明大人,博雅大人不懂咒,就不要和他讲咒了嘛,很伤脑筋的。琉璃插嘴进来,说完后和蜜虫一起掩唇笑了起来。

呵呵……晴明也随着笑出了声。

你们、你们不许笑啦!博雅听闻一下子涨红了脸。


就在这时式神蜜夜突然出现在了庭院中:大人,有人造访。

晴明收起了笑容,微皱下眉头,造访的人似乎打扰了他此时的雅兴,但晴明还是坐正了身体向蜜夜说道:请他进来吧。

蜜夜点点头转身消失了,过了一会,当蜜夜再次出现的时候,她身后跟了一个人,那个人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在蜜夜后,穿过庭院中的花草来到窄廊前,此人身着灰白色的直垂,头上带着萎乌帽,很显然是个平民的打扮。

当蜜夜突然消失的时候,他显然被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来寻找人影,却看到了窄廊上坐着的人,怔了一下后,慌忙跪在了窄廊下,怯生生地说道:晴、晴明大人!求求您,您一定要帮帮小人啊!

来者突如其来的动作,到是让在座的几个人一时间内没有了任何声音。

您一定要帮小人啊!晴明大人……

这是怎么回事?博雅这才缓过神来,转头看向晴明。

晴明挑挑细眉,很明显他也不明原因,只好开口说:不要跪在那里了,请站起来说话吧,这样子,没法听你讲话呢。

那男人听到这话只好站了起来,抬起头来,那是张年轻厚实的脸,大概是常年在田间劳作的缘故,皮肤被晒的黝黑,但看起来却是很健康的颜色,朴实漆黑的眼睛里带有些胆怯和疑惑地看着窄廊上的几个人……

从来没有见过传闻中的阴阳师,廊下坐着这两个男人,一个面容端正且棱角分明,端坐在那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很威严的高贵气质,另一个眉清目秀,长得相当的俊秀,与前者的威严相比,他的神情看起来则很是从容闲适,两人完全是两种神态……

但到底哪个才是安倍晴明呢?

晴明似乎看出青年在思考什么,于是淡淡一笑:在下是安倍晴明。

啊……晴明大人……青年人见晴明报出自己的姓名后,连忙低下头去:真是冒犯大人了!但是、但是小人实在是需要大人的帮助……

晴明……

博雅刚要说什么,却被晴明示意先不要讲,然后用扇子指了指窄廊对青年说:没关系,有什么话请上来慢慢说吧。

不不,小人站在这里说就好了……青年看着晴明温和的样子,像是受宠若惊般地连连回绝道。

一直担心会不会吃这个传闻中性格古怪阴阳师的闭门羹,没想到见到后此人竟是如此平易近人,看来之前的担心真是多余的了,传闻果然只是传闻,青年此时心中是这样想的。

那我也不便强求,说说看你来此的目的吧。晴明合起扇子,打算准备聆听这个青年叙述。

小人叫俊一,住在离京都不是很远的一村庄里,其实是小人的未婚妻被妖怪缠上了,所以连夜赶到京里就是想请晴明大人捉住那个妖怪的……俊一已经完全放下了胆怯的心里,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

妖怪啊……晴明挑起了眉。

是的,大人,……其实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俊一说着,思绪飘向了两年之前。

…………


(三)




俊一的村庄座落在离京都不是很远的山中,那里群山围绕,溪水长流,春夏季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秋季呢,果实庄稼成熟,一片灿烂的金黄,这是村民们最喜欢的季节,冬天虽然寒冷,但在白雪覆盖的季节里,劳作了将近一年的村民们,呆在家中,吃着自己辛勤劳动换来的食物时,心中是说不出来的喜悦与安慰。

总之在这远离京都的山间,是个美丽的地方,人们过的生活虽然远远及不上京中的那些豪绅贵族,却拥有着自己那份别人所不知的小小快乐。

所以这里的人们世代都生活在这里,男耕女织,守着这上天赐予的世外桃源。

然而这村庄中的宁静和谐的生活在一年前的一次突然肆虐而来的瘟疫所打破……

可怕的瘟疫残酷地扫荡了这座村庄内的上百户人家,一时间内夺取了很多生命,人们妻离子散,苦不堪言,有很多人为了保住性命不惜逃离了这个世代生存的地方,原本一个富饶的世外桃源,顿时变成了民不聊生,瘟疫纵横的可怕地方!

大概只有魔鬼才能在这种地方生存了吧!

但是还有一些顽强的人在痛苦与死亡的边缘挣扎着,他们期待着上天会怜悯他们,让他们度过这难关……

或许上天真的被他们所感动了吧。

直到有一天一个异乡人很意外地出现在这里,令人不可思意的是,他居然拯救了整个村庄。

似乎很有趣的样子。晴明突然笑眯眯地说道。

晴明!博雅知道晴明又犯老毛病了,不禁提醒道,然后也很好奇地问:那个人是谁?是大夫吗?他居然可以拯救你们村庄,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了吧。其实……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可以肯定他是从唐土而来。俊一回答道。

唐土?两人一起说道。

是的,他说他来自遥远彼岸的唐土,名字叫青澜……”

这个名字叫青澜的人,是个长得十分俊美的男子,一身水蓝唐土服饰将身材体现的完美无缺,一头及腰的长发由一根发带随意束在脑后,浑身撒发着似乎可以让人窒息的气质,不似凡人。

难道是上天派来拯救他们的神仙吗?

当他出现在村民面前的时候,村民们第一反映均是如此。

果然,这个人没有叫村民们失望,他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便将那些依旧苦苦挣扎在此,不忍离去的人全部都医治好了。

可怕的瘟疫就这样被他轻而易举的治愈了,所用的方法令人有些匪夷所思,是村民们所没有见过的,不像医术,倒像是法术,但谁都没有在意,或许唐土医治瘟疫的办法就是如此吧。

瘟疫被消除了,村民们被医治好了,那些离开的人陆陆续续地返回到了这个世代生存的地方,人们又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

一场浩劫就这样结束了,村子终于恢复了平静。

那个叫青澜的人功劳自然是功不可没,但唯恐那些瘟疫死灰复燃,所以村长极力地挽留住青澜,希望他能常住在此。

青澜到也没有推辞,于是就在村民们热烈欢迎下,留在了这个村子中。

由于他待人温和,年纪轻轻且容貌惊人,更何况又是单身一人,所以一时间里成了村中众女子倾慕的对象,没有出嫁的女子们都希望能嫁给此人,哪怕成为他的情人也好……

只是青澜本人似乎从没对哪个女子心仪过,哪怕长得再漂亮美丽,也都一视同仁。

后来在村长的撮合和劝说下,青澜娶了村长的女儿丽子,丽子也是个漂亮的姑娘,正值出嫁年龄,而且生在村长家中,其它女子虽然嫉妒憎恨,但也无可奈何,只有忍气吞声罢了。

婚礼是按照唐土的习俗置办的,丽子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嫁衣,红色的盖头遮住了她对未来充满希望与幸福的神情,然后被青澜接到了自己的家中。

原本以为这对新人从此会过上人人艳羡的神仙眷侣般的生活,谁知第二天两个人便双双失踪了!

谁也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两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村民们在村中及附近的山里寻找他们,可是一连找了几天都不见任何踪影。

直到十天后,村民终于在离村子并不是很远的一个山洞中发现了丽子的尸体,山洞的墙壁上到处被喷溅着血迹,那件红色的嫁衣被扔在丽子的尸体边上,此时看来是那样的刺眼。

然而丽子的尸体就像是被什么野兽撕咬过一样,肢体变的残缺不全,血肉模糊的身体上到处是咬痕和抓痕,内脏流了一地, 场面恐怖至极,村长只看了一眼便晕了过去。

为什么丽子的尸体会在这山洞中,为什么会被猛兽袭击,为什么没有青澜的尸体……

一连串的疑问使村民们也搞不清状况了,现在只希望可以找到青澜,或许只有他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万万没有想到,当青澜再此出现在村民面前的时候,居然不在是之前的那副模样,金色的眼瞳,银色的头发,白色的獠牙露在嘴外,最显眼的莫过于那身后那来回晃动的九条白色尾巴,仿佛是盛开在身后的花朵……

妖怪!

青澜居然是妖怪!!

村民们如大梦初醒一般,原来被他们奉若神明一般的救命恩人是妖怪,那丽子无疑是被他所杀了,村长欲与它拼命,却被妖怪轻松一掌击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众人见状,纵是心中愤怒无比,却不再敢轻举妄动,毕竟对方是妖怪,普通人哪里是妖怪的对手。

后来,这妖怪与村民们妥协不伤害他们,但要继续留在这里,不过每年要村民送上一名女子采集阴气,助它修炼,不然的话,这里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从这里出去……怎么会这样……”博雅皱起眉头同情地看着俊一。

你们照办了?晴明问道。

是的,我们不敢违背那个妖怪,所以在第一年的时候送去了名女子,之后那一年果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可是今年……” 俊一说道这里后便垂下头不再说话了,双拳握得紧紧的,仿佛是在隐忍着什么。

今年要送去的女子是你的未婚妻吧。晴明继续问道。

“……是的。俊一点了点头,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头抵在地上咽地说道:我不能就这样看着阿玉送去被那个妖怪吃掉啊,晴明大人,求求您了,您一定要帮帮小人,小人给您磕头了……”


晴明大人,帮帮他吧,好可怜哦……”琉璃撇着嘴,拉了拉晴明的袖子。

晴明……”博雅也看向了晴明,希望晴明可以帮助俊一。

晴明看着跪在窄廊下的俊一,用扇子抵住下颌想了一会: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帮这个忙吧。

俊一一听, 连忙抬起早已经泪流满面的脸来,似乎想确定方才晴明的话。

晴明微笑着点了点头:快起来吧,我答应同你前往。

俊一此时激动地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一味地说:谢谢,谢谢晴明大人,谢谢您!!

随后晴明挑起眉望向博雅:怎样?博雅要不要一同前往?当然!博雅想都没想便一口答道。

我也要去!琉璃一脸兴奋的表情,扬起手大声说道。

呵呵,既然如此,我们就不要耽搁了,准备一下就出发吧。晴明说着站起身来,目光望向了远方:如果没错的话,那妖怪就是……”


…………

(四)





由于俊一的村庄离京都并不是很远,一行四人坐在牛车上只用了不到半天的时候便到达了目的地。








村庄座落在山谷间,周围群山环绕,一条蜿蜒的小溪从山间流淌下来,贯穿了整个村庄,一直流向村外,在炎炎的夏日里,看着满山遍野绿油油的景象,伴着时而从山间刮来的阵阵微风,带着草野的芳香,和溪水的凉气,树影婆娑,树叶轻响,使人顿时凉快了许多。








“好美哦!”当一行人下了牛车,站在村口时,望着周围秀美的风景时,博雅和琉璃不禁一起感叹道。








“的确不错。”晴明也随口附和道。








“简直比宇治还美。”博雅继续说道。








“那博雅大人有没有打算在这里修建别苑?然后让我来帮你打理怎么样?”琉璃一听笑嘻嘻地调侃着博雅。








“我修完别苑,你来住么?”博雅听闻也笑了起来:“想的美哦,琉璃。”








“唔……博雅大人欺负人……”








“你们两个,不要忘了我们来这里不是游玩的哦。”晴明笑着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此话一出,两个人都不再出声了,随后晴明看向俊一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如果大人不嫌弃小人的家,就先到小人家里吧。”俊一脸微微一红。








“嗯,那我们走吧。”








于是将牛车停靠在村口,一行人在俊一的带领下向村内走去。








俊一连夜上京寻找阴阳师的事情,除了未婚妻阿玉知道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而且俊一也不打算告诉其他人,他怕别人知道后人多口杂,如被那妖怪知道他找来了阴阳师对付他,恐怕会逃走,如果阴阳师走后再来报复,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俊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浑身一阵的发寒。








所以当几个人走在村间的小路上时,晴明、博雅还有琉璃身着饰物其实并不华丽,但在这田土乡间,到处充满了朴素气息的地方,比起旁边俊一的服饰,他们三人的服饰无疑变得奢华了起来,让人一看便知是京里来的贵族。








当一些在田间劳作的村民和玩耍的孩子们看到俊一带着三个衣着华美的人时,不禁驻足观望了起来,心中一定疑惑,俊一怎么会带着贵族来村里,他怎么会认识贵族的人?








看着俊一有些慌张的神色,难不成欠了人家的钱,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








但是为什么为欠贵族人的钱呢?得罪了贵族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胡乱猜测的村民们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不禁为俊一默默祈祷着,希望他会没事。








“是不是我很奇怪?”琉璃皱着眉头,拉了拉身边的博雅小声嘟囔道:“博雅大人,你看我的头在不在?我的脚在不在?没有消失不见吧!”








“都在啊!怎么了?”博雅疑惑地打量着摸自己脖颈的琉璃。








“那为什么那些人这样盯着我们看?”








“我也不清楚……”








“还以为是我吓到了他们……”








“呐,琉璃,是不是我的帽冠歪了?








“没有啊!”








“衣服呢?








“也还好……”








两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这里不是京都,他们这身打扮多么引人注目,走在两人前面的晴明听到了他们小声的嘀咕,嘴角不禁溢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这两个人啊……








蔚蓝的天空,一群鸟儿展翅飞过,“呼啦啦”地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








俊一的房子建造在村子靠里的位置,一间不大的木屋,屋子前摆放着一些在田间劳作的用具,虽然看上去很破旧,但是却很整洁,一点也不显得脏乱。








“这里就是小人的家了,家中就小人自己。”俊一向晴明还有博雅介绍道,一边欲打开房门:“屋子又小又脏,还望大人们多多见谅。”








“不会。”晴明微微笑着。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一穿着朴素的女人站在门内,看到欲开门的俊一稍稍一愣,继而整个人扑进了俊一的怀里。








“俊一,你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女子哽咽着,双手紧紧地攥着俊一的衣服,唯恐他会突然消失。








“阿玉?!”俊一也是一愣,大概是没想到未婚妻会在自己家中,然后从自己怀中扶起阿玉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担心你啊,所以一直在这里等你……”








“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完全沉浸在二人世界中的俊一似乎忘记了身后还有三个人的存在,晴明看着两人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博雅见状则错来眼左顾右盼起来,而琉璃则干脆观察起在他们身边不断徘徊的两只蝴蝶来。








“啊,他们……”最后还是阿玉发现了俊一身后还有人在,于是白皙的脸顿时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迅速低下头来。








“哎呀,真是太失礼了!”俊一恍然大悟,连忙向他们赔礼道歉,然后向阿玉一一介绍道:“这位就是被誉为第一阴阳师的安倍晴明大人,这位是晴明大人的好朋友源博雅大人,这位是琉璃公主。”








“不敢当,在下安倍晴明。”








“在下源博雅,见过阿玉小姐。”








“你好!我是琉璃。”








“阿玉见过几位大人!”阿玉见状连忙向他们行礼道。








看着三个锦衣华服,容貌俊朗,气质优雅的人,这就是京中得贵族么?阿玉万万没有想到俊一真的把京中第一阴阳师请到了这小山村里。








而且这三个人看上去都很友善,并不像传闻中的那般样子……








于是俊一和阿玉将三人请进了屋内,不大的屋子,没有过多的摆设,显得干净朴素,从屋内便可以看出主人是个辛勤劳作的人。








几个人坐在地板上,阿玉为他们端来了茶水和一些一看便知是亲手制作的小点心,虽然做工不是很精细,但可以看出做的人却是十分用心。








“乡下小地方,不比京中,没有什么好的东西招待几位大人,点心是小女子刚刚做的,还望大人不要嫌弃。”阿玉说着。








“费心了,阿玉小姐。”晴明点头回礼道。








然后望上阿玉的脸,虽说不上是张多美的脸庞,却也十分秀丽,脸上则带着恬静的笑容,一点也看不出即将要面对妖怪的恐惧和惶恐不安。








“阿玉小姐不害怕吗?”晴明突然问道。








“怕?”阿玉稍稍一怔,但很快明白了晴明的话,随后垂下眼睛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怎么会不怕呢,但迟早都是要去面对的,何不高兴地渡过剩下的日子,只是……我唯一舍不得就是俊一……”








“阿玉……”俊一听到阿玉的话,心中不由地一疼,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








阿玉抬起眼睛看着坐在身边的未婚夫,为了不让他担心,又露出了坚强的笑容,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好似谁也不能将他们分开一般。








“呵呵,看到你们感情这么深,怎么忍心让你们分开呢?”晴明见状笑了起来。








“晴明大人有什么办法吗?”俊一连忙问道。








“唔。”晴明点了点头:“那么,请问阿玉小姐什么时候去见那妖怪?”








“就在明晚。”








“嗯,好!”








“晴明,你打算怎么办?”博雅也不禁好奇地问道。








“别急博雅,我自有办法。”晴明望了一眼博雅,然后对俊一和阿玉露出了诡秘的笑容:“阿玉小姐,麻烦你带我进内屋详谈好么?”








“……哦,好的。”








………


(五)




夕阳已经开始西斜了,逐渐西落的太阳发出最后的光芒,似乎将所有的事物都镶上了一层金色的边缘,就连天空都被染成了金黄色,从屋内向外望去,外面的天地就像是浸在一片金色的世界里,令人眼花缭乱。






已经差不多快过去半个时辰了。






坐在外屋地板上的博雅脸上明显地露出了焦急的神色,端起茶杯频频地喝水,还时不时地抬起眼睛望向内屋的纸门,屋内没有任何的动静,连说话的声音也听不见。






晴明让阿玉带着他去内屋做什么?为什么之后又叫琉璃也进去了?






一想到这里,博雅就觉得心里十分的不舒服,他与晴明可谓是一同经历过生死,甚至可以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好朋友,什么事情都是坦诚相待的,这次晴明为何却不让他知道?






到底有什么事不让他这个好朋友知道?






俊一也是与博雅一同坐在外屋等待,虽然心中也是着急,但他还是相信晴明大人可以想出万全的办法来,想到这里就觉得安心了很多,但当他抬起头时,却看到博雅手中握着空茶杯,呆呆的坐在那里,神游太虚。






“博雅大人,小人再给您倒些茶吧。”俊一突然说道。






“……哦,好……”博雅回过神后,连忙将自己的茶杯递了过去:“他们……怎么进去这么久了?”






“嗯,是啊。”俊一说着将博雅的杯中斟满茶水。






“不知道晴明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博雅看着茶杯中绿莹莹的茶水,倒映着自己的影子,喃喃自语道。






“博雅大人……是在担心晴明大人吗?”看着博雅的样子,俊一不禁问道。






“……也不是啦,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妖怪到底是什么,所以……”博雅顿了一下,随即问道:“俊一,不担心吗?”






俊一低头想了一下,随后又抬起头来,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清澈的眼中似乎闪耀着无比的坚定:“不担心!”






“哦?”






“因为我相信晴明大人!我相信他一定会救阿玉,救我们全村人的!”






博雅看着俊一,嘴角渐渐地浮起了笑容:“说得没错,我也相信晴明一定可以的!”






因为,晴明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想到这里,方才心中的怨气全部一扫而光,博雅开始耐心地等待起来,是的,他也相信晴明迟早会将这件事告诉他,告诉他这个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朋友。






与此同时,内屋的纸门突然被拉开了,琉璃从内屋一蹦一跳地出来了,脸上挂着分明是兴奋的笑容,以至于脸颊有些淡淡的红晕。






“琉璃,你们到底在商量什么,晴明呢?”博雅见状马上直起身子问道。






“呐,马上就出来!”琉璃说着站在了一边,眼睛望着内屋,用袖子遮住了嘴角越扩越大的笑容。






随后阿玉也自内室走出来后,见到博雅后礼貌性地点了点头,随后侧身站在门口。






搞什么?






晴明怎么还不出来?






看着琉璃和阿玉的样子,博雅微微地蹙起了眉头,觉得有些奇怪,到底什么事情可以让琉璃笑得那么诡异,于是刚要起身,欲亲自进屋弄明白。






谁知博雅刚刚半直起身子,还没有完全站起身来,竟被眼前突然出现的景象惊地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就连一旁的俊一看到此景象,也不禁瞪大了双眼。






只见一抹红色的身影缓缓的从内室走了出来,待看清后才发现,晴明竟着了一袭火红之色的霓裳,那是唐土嫁娶时新娘所穿的嫁衣,耀眼的大红锦缎层层叠叠,嫁衣上面刺绣着金凤祥云,对襟宽袖,龙纹缎缘,曳地长裙,薄纱轻罩,丝缎绕臂,轻盈缥缈,隐约朦胧着像极了蝴蝶那柔软的羽翼,美丽中又显得分外妖娆。






虽然身着女装,但晴明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施任何的妆容,原本就白皙清丽的面容,此时被那火红之色的嫁衣衬托的更加肤白似雪,仿佛如透明了般丝滑,琥珀色的眸子被映成了诡异的暗红色,晶莹剔透,柳眉轻挑,唇不点而丹红,漆黑如缎子一般的长发垂在身后,几缕发丝随意挽起至头上,被一只蝴蝶玉钗斜插固定……






眼前所站之人,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动人姿态,依旧是淡淡的清澈笑容,伴着从外面投射进来的夕阳那金色光辉,就仿佛误以为是从唐土书上走出来的瑶池边上嬉戏的百花仙子,亦或是飞天壁画中,在空中翩迁起舞的仙女一般,美得无法形容,如果玄宗的杨贵妃真如传闻中的那么美,若她还活着,见到此情景恐怕都会自愧不如吧。






那还是晴明么?






脱掉了平时白色狩衣,身着红色衣服的晴明竟然如此美丽。






看管了平时白衣晴明的博雅,就这样呆呆地望着他,仿佛失掉了魂魄一样。






“我说博雅……”晴明提着裙摆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一股清幽的香气飘然而至,随后弯下腰俯视着呆掉的博雅:“没有那么吓人吧!”






“啊!”待博雅回过神后,却看到了晴明的脸就在眼前,大叫了一声,跌坐下去,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板上,茶水撒了博雅一身。






晴明见状,皱了皱眉:“我扮女人那么难看么,怎么把你吓成这样!”






博雅慌忙地用擦拭着衣服上的茶渍,然后一边掩饰自己的窘态一边说:“不是啦……”






“那是什么?”






“博雅大人的意思是,晴明大人扮得女人太漂亮了,漂亮的一时竟没有认出来!”站在一边的琉璃忍不住笑出了声,替博雅说道。






“是吗?”晴明望了一眼琉璃,又质问地看向博雅。






“……是啊!”博雅看着晴明,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浮起了淡淡红晕,然后小声说道:“晴明,你这样子真的很美……”






与此同时,坐在一旁的俊一小声对未婚妻嘀咕道:“没想到晴明大人平时俊秀潇洒,长得一表人才,却看不出有半点女人的娇柔,没想到扮上女装竟然如此之美……”






“哦,难道博雅一直认为我很女气,没有一点男子气概?”晴明突然话锋一转,继续质问道。






“没、我没那么认为过啊!”






“那怎么认为?”






“晴明,你不觉得你的问题很矛盾……”博雅此时被晴明问的有些欲哭无泪,似乎怎么说怎么都不对了。






不知怎么回事,晴明此时就想戏弄一下博雅,看看博雅被戏弄后那惨兮兮的模样,而此时晴明似乎达到了目的。






“哈哈!”晴明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得那双漂亮的凤眸都眯了起来,然后坐在博雅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开玩笑的,博雅。”






“晴明!你又戏弄我!”






“呵呵,别生气博雅,这样气氛就轻松了许多不是么?”






“你穿成这样就为了缓解气氛么?”






“啊,当然不是了,穿成这样自然是有正经事要办嘛!”






“正经事要穿成这样……”






“恕小人冒昧,不知道大人穿成这样到底是因为……”这时俊一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看了看身边的阿玉,谁知阿玉却看向了对面的晴明,于是俊一也随着她目光看向了晴明。






晴明端起茶杯轻啜了茶水,随后笑着说道:“代替阿玉啊!”






“代替阿玉?!”博雅和俊一不禁一起说道。






“对啊,扮成女人的模样,代替阿玉去和那妖怪成亲!”大大的灿烂笑容,从晴明那张格外美丽的脸荡漾开来。

……

(待续)


——————————


妈呀,终于想起填这个坑了,大家都忘记了吧![em04]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06-22 18:41:15编辑过]
就是那一片海,叫我思忆多年……
Posted: 2005-12-13 15:48 | [楼 主]
藤原水
龙姬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1
发帖: 426
威望: 2851 点
金钱: 2111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7-07-25

 

(六)
翌日,傍晚。

天边的火烧云已经开始渐渐退去,天空开始变暗,东边已经转为幽深的夜色,西边则还残余着残阳刚刚落下的明亮桔色,而中间的颜色是由夜色与桔色调和而成,色彩异常美丽,站在山间,仿佛离天空越发的接近,就连平素里看似普通的景象此时都觉得格外的吸引人。

凉爽的夜风从山间吹来,夹杂着芳草的香气,各种昆虫躲在草间低鸣着,萤火虫在草叶间飞舞嬉戏,远远望去好似天上的繁星落在了草丛间,一闪一闪,使这宁静的夏季傍晚变得热闹了起来。

晴明站在俊一木屋的门前,身上着的依旧是昨天那身火红色的唐土嫁衣,这件衣服是那妖怪在每次成亲前送到女方家中,让女子在成亲的当晚穿上这件嫁衣,徒步上山……

当然,这一去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此时,晴明抬头望着逐渐转暗的天空,脸上的表情很是平静,平静地看不出任何波澜,一会他就要徒步上山与那妖怪对决了,但是现在他这副与平时观赏景色没有什么区别的模样,让人猜不到他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想什么?博雅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晴明身边。

没想什么,只是在看看山中的夜色而已。晴明低下头看向博雅:都准备好了吗?

嗯。博雅点了点头。

晴明随即回过身看到琉璃,俊一,还有阿玉都站在后面,于是露出自信的笑容:所有的事情都将在今晚结束,你们就等我的好消息……”

晴明还没有说完,俊一和阿玉应声双双跪下身去:晴明大人,您的大恩大德,小人今生今世也偿还不起,请受我们二人一拜!说完向晴明连连磕头。

没那么严重,快起来吧!晴明见状连忙上前去拉二人起身,然后对琉璃和博雅说道:博雅,琉璃,你们两个就留在这里,我一个人上山就可以了。

晴明,我要和你一起去!博雅听罢大声回绝道。

博雅,你还是留在这里吧,因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还是个未知数,我不想你也去冒这个险,所以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吧。晴明望着博雅一字一句地解释着。

你也说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我怎么能放下心让你自己一个人去,所以无论如何,请让我和你一起去!

别忘了我是阴阳师,捉妖是我的本职。

那么我身为武士,在关键时刻怎么能退缩。

博雅,真的会很危险的!

不管危险与否,我都愿意与你一起承担,晴明,和你在一起,我无所畏惧!博雅此时的脸上是无比认真的神情。

看来这次,博雅是执着到底,生死与共了。

“……好吧。面对博雅的固执,晴明一向没有办法,只有露出了一丝苦笑:那么琉璃留下来照顾俊一和阿玉,我怕妖怪会突然来这里查看。

是,晴明大人。琉璃应道:你和博雅大人要多加小心!

放心吧!晴明笑了笑,然后看向博雅:博雅,我们走!

嗯!博雅看着晴明,郑重地点了点头。

于是,原本要独自上山的晴明,在博雅执扭下只好答应与他一同前往了。

夜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弯明亮的新月升至空中,将黑暗的大地照得明亮的许多,博雅手中提着微弱的灯笼,和晴明一起走在黑暗的山间小路上。

小路蜿蜒着一直通向黑漆漆的山中,只有天上朦胧的月光,和手中的烛光,将周身照的还算亮堂,其它的地方一概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就连飞舞在村间的萤火虫此时也不见了踪影,前面到底隐藏着什么,谁也不知道。

四周的山,一座挨着一座连绵起伏着,在这夜色里仿佛是桩桩的鬼影,模糊不清,只有偶尔在黑暗中冒出的磷光,似乎再昭示着什么,不是很宽阔的小路两旁长杂草丛生,风一阵阵的掠过树叶草丛,发出呼呼的声响,即便是盛夏的夜晚,走在其间不免有些后背生寒,心惊胆战。

博雅提着灯笼,小心翼翼地紧紧挨着晴明,虽然看不清周围的景象,但是眼睛还是不住地四处打量着,就连呼吸都变得比平时急促了,晴明自然知道博雅心中害怕,所以也没说什么,任由他紧贴着自己,继续向前赶着路。

不知道走了多远,博雅似乎渐渐地适应了这般环境,才慢慢地重新调整好呼吸。

晴明。博雅突然唤道,声音很微弱。

嗯?晴明应道。

你不担心么?

担心?

那妖怪,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而且还是从唐土来的。

嗯,所以才迫不及待地想去见见,或许是很珍贵的妖怪也说不定。晴明半开着玩笑说道。

晴明,我是认真的!博雅听罢侧过头看着晴明,语气很严肃,没有半点的玩笑之意:我很担心。

天色虽然昏暗,但晴明那轮廓优美的侧脸在眼前却是异常的清晰,羽睫明眸,巧鼻红唇,柔滑的发丝自然垂在脸侧,这般猛然一看真会误认为是个纤弱的女子,其实晴明不着女装,本来的样子看起来也很柔弱,一副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但谁又知道,在那看似柔弱的面容下,其实是颗刚毅,充满着坚强的心。

所以刚刚我就在说,不要博雅你来啊!

晴明!博雅说着突然站住脚,不再前行。

怎么?晴明随即也停下来,疑惑地看着博雅。

我不许你再那么说,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请让我和你生死与共,不然我们现在就一起下山,谁也不要管这里的事了!

博雅……”晴明看着博雅,嘴角慢慢地逸出了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你真是个好人啊!

晴明,答应我,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在一起,不要丢下我!烛光映照下的那张憨厚的脸上,依旧是很郑重的表情:虽然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只要和你在一起,什么生死我都不怕!

“……啊,知道了。晴明垂下眼睛,嘴角的笑容越扩越大。

你答应了?

是的,我答应了。

那这是我们的约定,不许反悔。

嗯,不反悔,……我们走吧!

走!

前面的路虽然还是原来那黑暗的几乎找不到方向的山间小路,此时却突然觉得好走了起来,就算一路上披荆斩棘,也觉得在所不惜。

因为,身边有着此生最珍贵的挚友相伴。




(七)


天空漆黑,如墨泼的一般,此时弯月隐藏在薄云之后,就连月光都显得微弱了许多,空中几颗残星零散地点缀在那里,也没有了往日的星辉耀耀。



即便是夏季,但在这深山中,刮过的风却很是阴冷,就更别说在这各种鬼魅都跃跃欲试,潜伏在阴暗中的深夜了。



两个人只觉得从始至终都在黑暗中行走着,仿佛前方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前方赫然出现了一个山洞,阴冷的风贯穿进去,发出诡异的声音,那声音仿佛是野兽或者是鬼怪的嚎叫,而那黑漆漆的洞口此时就像是张可以吞进一切的嘴,此时正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捕食的猎物。



博雅看着眼前的山洞,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就、就是这里吗?”



“我想应该是吧。”晴明向前迈了一步,抬头观望了一下四周。



“看起来真是恐怖!”看着无尽的黑洞,博雅的语气中带有些许犹豫。



晴明听闻回过头看向博雅:“博雅,你确定要同我一起进去么?”



看着微弱烛光下映照着的晴明,博雅甩掉了方才的恐惧,郑重地点了下头:“是!”



“好吧,那我们一起进去。”晴明说着垂下眼睛,回身伸出右手拿过博雅手中的灯笼,然后又伸出左手拉住博雅的右手,什么也没再说,大步地向前面的山洞走去。



博雅一怔,随后被晴明拉着向前走了去,走了几步,博雅侧眼望了一眼晴明,下意识地反手紧紧地拉住了晴明的手。



黑暗中,晴明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



两人一同走进了漆黑的山洞内,一股难闻的,似乎是腐烂的味道伴着潮气迎面扑来,微弱的烛光映照着山洞里,昏昏暗暗,两人的踩在碎石上发出的声音传出阵阵回音,显得很空旷,山洞的墙壁有些潮湿,上面生满了暗绿色的苔藓,远远地还能听到不知从哪里滴下的水滴的声音,一声一声,清晰无比,那股阴冷的气息越来越浓了。



“好难闻的味道……”博雅皱着眉头用空着的左手掩住了口鼻,闷闷的声音在山洞里传来回声。



“恐怕这山洞有些时候了。”晴明提着灯笼,拉着博雅继续向前走着。



“这么静,恐怕那妖怪不在吧!”



“……博雅,被你说中了!”



“嗯?”



“呵呵,那妖怪不在。”



晴明说着抬高了手中的灯笼,光线一下子射远了很多,这山洞并不深,两人走了没有多远便走到了头,山洞里没有任何人,传闻中的妖怪也不在,晴明环视了一下周围,松开了博雅的手,然后走到前方,不一会,山洞里立刻亮堂了许多。



博雅这才察看了一下山洞里的样子,最里面是一张石床,上面似乎铺着一些动物的毛皮,接着中央是这个岩石堆砌的石桌,以及两块石头,算是石凳了,石桌上是盏刚刚被点燃的油灯,很简单的设施,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



“真是过分啊!”晴明坐在石凳上,学着女人抱怨的口气突然说道。



博雅一听晴明的口气险些笑出来,然后走过去坐在另一块石头上:“晴明,你在抱怨什么?”



“你说哪有新娘在新婚之夜找新郎的?”晴明继续抱怨道。



“唐土的婚礼似乎在成亲的时候新娘要去新郎家的吧!”博雅居然也认真起来,想了想说道。



“那也是新郎亲自去接,没听过新娘自己走来的。”



“那倒是。”



“这都算了,来了以后居然还让我这个新娘继续等,是不是有点过分呢!”



“是有点过分……”博雅点了点头,接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不过晴明,这不是为了除妖设计的假成亲吗?”



“是啊,怎么了?”晴明挑了挑好看的眉。



“可是怎么听你这口气都像是真的要嫁给那妖怪似的……”博雅蹙眉嘟囔道。



“哦?是吗?”



“唔……”



“不过博雅,我要是真的嫁给那妖怪呢?”



“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大男人……”



“那妖怪其实没有性别。”



“诶?”



“而且,别忘了,传闻我可是白狐之子……”晴明突然探身到博雅面前,一点点地拉近与博雅之间的距离,压低了声音,烛光下迷细了双眼,那低沉的嗓音仿佛是蛊惑的咒语:“也算和那妖怪门当户对,如果我和那妖怪成了亲,你会怎么样?”



“我会怎么样?”博雅看着逐渐逼近的晴明,不由地向后靠去:“为,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突然很想知道,博雅会怎么想,会祝福我呢,还是会……”晴明继续向前靠近,



“我、我会……”博雅突然觉得自己的额头开始冒汗。



“会怎样?”



“会……啊呀呀……痛……好痛啊!”由于身子向后靠的幅度过大,博雅还没有说出那句话,整个人从石头上倒了过去,摔在了地上。



“博雅……哈哈哈……怎么搞的,开个玩笑而已!”晴明见状一愣,随即大笑了起来。



“晴明!!你太过分啦!”博雅躺在地上,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大声叫道:“……唔……痛死了……”



“哈哈哈,博雅,我是怕你太害怕了!”晴明一边笑着,一边上前扶起博雅。



“我一直都在担心你,你居然还拿我开玩笑!”博雅重新坐在石头上,生气地用手揉着被摔到的肩膀。



“抱歉,这次是我不对!”晴明依旧笑嘻嘻的模样:“不要生气了,博雅。”



“还笑,真没诚意!”



“好好,我不笑了!”



“呐呐,眼睛里分明还在嘲笑我!”



“我没有,博雅……”



“就有……”



“谁在里面!!”



就在这时,一个飘渺带着回音的声音突然从洞口处传来,接着,在两个人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一阵微风刮过,奇异的香气扑鼻吹来,白色的身影已经站在石桌前。



微弱的烛光下,此人一袭素白色圆领阔袖长衫,上面描绘着墨色的翠竹,一看便知是唐土的服饰,面容白皙而清秀,星目剑眉,挺鼻薄唇,一头长发随意着挽在头顶,余下的垂在身后,在配上那袭白衣,衣袖发丝随风飘扬,果然潇洒俊逸,这等容貌可是世间少有。



微微上挑的眼发出凌厉的目光,冷冷地扫过坐在石桌前的两个人。



一个是一身华丽的红色嫁衣的女子,以袖口遮住半个面容,眼睛低垂着,看不清表情;另一个身着栗色礼服,头戴乌帽子的青年,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警惕的神情,定定地盯着白衣男子,一只手按在了腰间的长刀上,仿佛随时会抽出长刀来。



白衣男子随即嗤笑了一下说道:“哦,对了,今天是成亲的日子,险些忘记了。”



“你是谁?”博雅“噌”地站在身来,厉声地质问道。



“我还没问你,你到先问起我来了。”男子又笑了起来,那笑容竟别有一种魅惑:“告诉你也无妨,我当然就是今晚要和这位小姐成亲,这个山洞的主人喽!”



“你就是那妖怪?!”



“妖怪?真难听,怎么说我也算是……半个狐仙吧,哈哈哈!”



(待续)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06-22 18:42:46编辑过]
就是那一片海,叫我思忆多年……
Posted: 2005-12-13 15:51 | 1 楼
暗与流年
白狐の秋
级别: 藏人头


精华: 0
发帖: 539
威望: 1575 点
金钱: 2098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08
最后登录:2007-05-26

 

这层偶占了,催文用!~~~
一条路叫黄泉
一条河是忘川
一座桥承载奈何
一个高台用来望乡
一碗孟婆汤可以把前世遗忘
一块石头伫立在忘川之畔
名叫三生……

Posted: 2005-12-13 15:58 | 2 楼
LIZZIE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
威望: 1628 点
金钱: 2000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8-02
最后登录:2009-06-23

 

好耶!占楼拍手拥护用。

Posted: 2005-12-13 16:35 | 3 楼
红妖
千年小妖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0
发帖: 441
威望: 1298 点
金钱: 2068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23
最后登录:2007-01-25

 

偶也占一层~~催文用~~~那个貌似吸血鬼的美人难道是晴晴的亲戚~~~~~
欢迎到偶家踩:http://spaces.msn.com/artemis83114/
Posted: 2005-12-13 20:28 | 4 楼
mjf
某只的式神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2
发帖: 213
威望: 3399 点
金钱: 2059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2(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1
最后登录:2015-10-29

 

那偶占这层,看文兼催文用。[em16]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13 20:48:49编辑过]
  时间的河流不肯停摆,而我就只能站在河川里,看那些已经逝去的种种,皆已变成沧海桑田,千唤,不一回......
Posted: 2005-12-13 20:48 | 5 楼
crystalma
高级质检工程师
级别: 式部卿


精华: 2
发帖: 737
威望: 1980 点
金钱: 215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4
最后登录:2012-06-25

 

刚从《纷飞》坑爬出来,嘻嘻,看来我催文的功力见长呀!谢谢楼主!

一个很新鲜的角度捏!高度期待中......

跟楼上的亲想到一块去了,莫非晴明碰上了“同类”,呵呵,不要怪我乱猜,主要是水亲一开始对妖怪的描写实在是不得不让我联想到另一个人!

[em02]
听飞鸟说你从冬天经过
冬天没有叶落 雪地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海上经过
海上没有风波 浪花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梦里经过
梦里没有颜色 梦很寂寞
http://blog.sina.com.cn/crystalma
Posted: 2005-12-13 21:07 | 6 楼
舞飞樱
你猜猜看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496 点
金钱: 2013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04
最后登录:2010-02-01

 

坐沙发[em02]
Posted: 2005-12-13 22:03 | 7 楼
yuki
晴明的蝙蝠扇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11
威望: 2913 点
金钱: 2038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4-08
最后登录:2006-10-27

 

汗,居然找不到《纷飞》了
先忘记的人是非常幸福的!只有记得那样相逢和那样离别的人,才会徒留了满身凄凉。
Posted: 2005-12-14 08:28 | 8 楼
藤原水
龙姬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1
发帖: 426
威望: 2851 点
金钱: 2111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7-07-25

 

我果然描写的太仔细了……不好玩了……[em02]

想到了另一个人?!难道想到了……

另,《纷飞》的文在“残荷”里哦。

就是那一片海,叫我思忆多年……
Posted: 2005-12-14 19:30 | 9 楼
crystalma
高级质检工程师
级别: 式部卿


精华: 2
发帖: 737
威望: 1980 点
金钱: 215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4
最后登录:2012-06-25

 

描写的很好啦,不要介意我的话!楼主加油!
听飞鸟说你从冬天经过
冬天没有叶落 雪地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海上经过
海上没有风波 浪花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梦里经过
梦里没有颜色 梦很寂寞
http://blog.sina.com.cn/crystalma
Posted: 2005-12-14 20:30 | 10 楼
shuh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54
威望: 1005 点
金钱: 2007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28
最后登录:2006-07-05

 

蹲在坑底等...順便佔層樓~~

どんな風ものみこんで ひとつずつ波を 越えたいよ
Posted: 2005-12-14 21:13 | 11 楼
荻上千秋
亚麻色狐狸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4
威望: 1823 点
金钱: 2064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09
最后登录:2008-04-13

 

大人的《纷飞》看的偶是无限怨念啊。。。。

这篇开头看起来很有趣,大人加油哦!!!

[em25][em25][em25]
长云日映大原野
  荻上秋霜不待朝
Posted: 2005-12-15 11:12 | 12 楼
藤原水
龙姬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1
发帖: 426
威望: 2851 点
金钱: 2111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7-07-25

 

(二)

夏日中的平安京都,烈日炎炎,炙热的骄阳尽情地向大地撒着光辉,就连吹过的风都带着让人感到不舒服的热气。

平安京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宅邸内。

依旧杂乱无章的庭院,各种花草在这季节里繁茂地生长开放着,郁郁的香气飘浮在庭院中,吸引了很多美丽的蝴蝶前来,在花丛着翩翩起舞。紫藤树和樱花树早已经过了开花的季节,嫩绿的叶子长满了枝头,知了躲在浓密的树叶后,不知疲倦地鸣叫着,树下是散了一地的斑驳树影。

来到晴明的宅邸,总给人一种疑似到了山野间的感觉。

窄廊中有人影在晃动。

晴明依旧坐在老地方,依靠着身后的廊柱,身上的白色狩衣衣襟开敞,露出了淡绿色的单衣,右手握着蝙蝠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盛满清酒的酒杯放在身边的地板上。

坐在他对面的是好友博雅,身份是殿上人,人称博雅三位,此时他身着二蓝色的夏季直衣,腰间佩戴着翘的厉害的长刀,端坐在那里喝着酒杯中清凉的酒水,由于天气炎热,博雅光洁的额头上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两人身边是琉璃和蜜虫,琉璃坐在晴明这边,为两人时而空下的酒杯倒满酒水,蜜虫坐在博雅的身边,手中拿着一把蝙蝠扇轻轻地扇着,为博雅驱赶着一些炎热。

呐,晴明。博雅看向对面似乎感觉不到热气的晴明,放下手中的酒杯问道:你不热吗?

热啊。晴明望了博雅一眼,笑着答道。

骗人,我看你一点也不热。博雅似乎不大满意晴明的回答,微皱起浓密的眉毛,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可是为什么我感到很热呢?

呵呵……博雅,听说过心静自然凉这句话吗?晴明换了个坐姿问道。

什么?博雅意料中的一脸迷茫。

就是人在心中平静,毫无杂念,也就是什么都不去想的时候,身体自然就会凉快下来了。

……这似乎很难,我什么都不去做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去想一些事情。

那博雅现在在想什么?

好热……

这就是了。晴明地一声合起了手中的扇子,似乎是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是什么?博雅依旧不解。

是咒。

又是咒?

嗯,就是因为博雅给自己下了的咒,所以你才会感到这个天气很热。

不懂,这天气本来就很热啊!

举个简单的例子吧。晴明说着,目光落在了身边那杯清酒上,然后端了起来:博雅认为这酒怎么样?好喝还是不好喝?

很好喝。博雅如实地答道。

但有些不会喝酒的人并不认为它好喝,因为他们不会喝,所以在喝之前下了不好喝的咒,那么喝起来自然就不好喝了,可相反会喝酒的博雅认为这酒好喝,是因为你在喝之前就给自己下了好喝的咒,也就是你一开始认为这酒好喝,所以这酒入口后就变得很美味了。晴明说完这些话,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样下咒会让酒变味道?博雅盯着自己杯中流转的酒水问道。

酒本身不会变,只是不同的人下了不同的咒而已。

不明白……

不明白也没关系,我只想说这和你觉得天气热是一回事。晴明重新打开扇子,将自己那带着有些戏谑的笑容的双唇遮在了扇子后。

那也不必说的这么复杂嘛,说来说去我更不明白了。博雅觉得自己似乎又被晴明耍了,有些不高兴地低声嘀咕着。

晴明大人,博雅大人不懂咒,就不要和他讲咒了嘛,很伤脑筋的。琉璃插嘴进来,说完后和蜜虫一起掩唇笑了起来。

呵呵……晴明也随着笑出了声。

你们、你们不许笑啦!博雅听闻一下子涨红了脸。

就在这时式神蜜夜突然出现在了庭院中:大人,有人造访。

晴明收起了笑容,微皱下眉头,造访的人似乎打扰了他此时的雅兴,但晴明还是坐正了身体向蜜夜说道:请他进来吧。

蜜夜点点头转身消失了,过了一会,当蜜夜再次出现的时候,她身后跟了一个人,那个人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跟在蜜夜后,穿过庭院中的花草来到窄廊前,此人身着灰白色的直垂,头上带着萎乌帽,很显然是个平民的打扮。

当蜜夜突然消失的时候,他显然被吓了一跳,连忙抬起头来寻找人影,却看到了窄廊上坐着的人,怔了一下后,慌忙跪在了窄廊下,怯生生地说道:晴、晴明大人!求求您,您一定要帮帮小人啊!

来者突如其来的动作,到是让在座的几个人一时间内没有了任何声音。

您一定要帮小人啊!晴明大人……

这是怎么回事?博雅这才缓过神来,转头看向晴明。

晴明挑挑细眉,很明显他也不明原因,只好开口说:不要跪在那里了,请站起来说话吧,这样子,没法听你讲话呢。

那男人听到这话只好站了起来,抬起头来,那是张年轻厚实的脸,大概是常年在田间劳作的缘故,皮肤被晒的黝黑,但看起来却是很健康的颜色,朴实漆黑的眼睛里带有些胆怯和疑惑地看着窄廊上的几个人……

从来没有见过传闻中的阴阳师,廊下坐着这两个男人,一个面容端正且棱角分明,端坐在那里自然而然地流露出很威严的高贵气质,另一个眉清目秀,长得相当的俊秀,与前者的威严相比,他的神情看起来则很是从容闲适,两人完全是两种神态……

但到底哪个才是安倍晴明呢?

晴明似乎看出青年在思考什么,于是淡淡一笑:在下是安倍晴明。

啊……晴明大人……青年人见晴明报出自己的姓名后,连忙低下头去:真是冒犯大人了!但是、但是小人实在是需要大人的帮助……

晴明……

博雅刚要说什么,却被晴明示意先不要讲,然后用扇子指了指窄廊对青年说:没关系,有什么话请上来慢慢说吧。

不不,小人站在这里说就好了……青年看着晴明温和的样子,像是受宠若惊般地连连回绝道。

一直担心会不会吃这个传闻中性格古怪阴阳师的闭门羹,没想到见到后此人竟是如此平易近人,看来之前的担心真是多余的了,传闻果然只是传闻,青年此时心中是这样想的。

那我也不便强求,说说看你来此的目的吧。晴明合起扇子,打算准备聆听这个青年叙述。

小人叫俊一,住在离京都不是很远的一村庄里,其实是小人的未婚妻被妖怪缠上了,所以连夜赶到京里就是想请晴明大人捉住那个妖怪的……俊一已经完全放下了胆怯的心里,一字一句地缓缓说道。

妖怪啊……晴明挑起了眉。

是的,大人,……其实事情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俊一说着,思绪飘向了两年之前。

…………


(待续)

就是那一片海,叫我思忆多年……
Posted: 2005-12-20 20:11 | 13 楼
mjf
某只的式神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2
发帖: 213
威望: 3399 点
金钱: 2059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2(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1
最后登录:2015-10-29

 

呃?这个和前面……一样的?……
  时间的河流不肯停摆,而我就只能站在河川里,看那些已经逝去的种种,皆已变成沧海桑田,千唤,不一回......
Posted: 2005-12-20 20:49 | 14 楼
« 1 2345» Pages: ( 1/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闲情偶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