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234 5 6789» Pages: ( 5/51 total )
本页主题: [真人]长河吟——完结(终章P63,另附答谢通告及配图)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oliyas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斋斋魅力果然无人能挡说~~~~~~

Posted: 2005-08-15 22:03 | 60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七章








夜风彻骨,遥望远处,天幕的尽头上孤零零地坠着几颗星子,灿如宝石的光芒耀眼而闪亮,寒光清凛得令人看得失神。

‘好静啊……怎么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好象刚刚身边还有许多人,正之啊,梁立啊,还有陈道明,呵呵!这个霸道的家伙!嘶!真的很冷啊!还披着他的大衣吗?真是糊涂,天那么凉,该及时还给他才对!'

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昏暗的路灯投下虚渺的微光。

‘这是回别墅的路吗?今晚好象有些不同,是前方的路灯坏了吧?怎么看不到尽头呢?很冷,很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只想快点回房间,然后舒舒服服地睡一觉,或许还能做个美梦,梦到两个可爱的孩子、贤惠的妻子、温暖的家!’

加紧脚步,路却似乎越伸越长,灯光也越来越晦暗,一股莫名的恐惧化作凛冽的寒气袭上脊背。

‘不对啊?真的没有尽头吗?我……迷路了?太丢人了,长这么大还会迷路!’

猛然回首,来时的路...没了,心头一凛,只能向前走了,不能回头。意志越来越模糊,身体越来越重,每移一步,都像拖着铅链,又像背着十字架。‘走不动了,实在没力气了,想闭上眼睛睡了’。可头顶总有一个清醒而威严的声音使肉体和灵魂的眼睛一起睁开:你要每天背起十字架 ,跟我来!生命的冲刺,没有终点,只有速度。

忽然,一簇轻盈如羽翼的的东西静静落在脸上,那感觉像雪,却没有雪的寒冷。勉力抬起双眸,惊呆了!漫天的白雪飘舞。


‘不对,是樱花?是樱花!’晶莹甚雪的樱花,在月光下纷纷扬扬,真的有些像飘雪呢?‘哪来的樱花?我记得附近没有栽樱树啊?不过,真的好美啊’,就这样吧!安详、宁静。


身心放松地闭上眼睛,那亘古不散的低沉声音却再次想起,猛的睁开眼,恍璨璨的灯光,好刺眼啊!待完全看清眼前的状况,又惊呆了!台下千百双眼睛刀锋般寒冷地盯着自己,像要把单薄的身躯穿透。舞台,这里是灯光璀璨的舞台,‘又要开场了吗?可我还没准备,真的很累啊,没有一点力气,原谅我!’


忽然,瞥见台下坐着的父亲,神情肃穆、眼神悲怆失望.旁边还有千惠子,还有两个可爱的天使,表情同样的哀戚。


‘怎么会这样?你们对我失望了?不!不!我这就开始,要打起精神来!’倏忽间,台下传来千百个嘘声和讥笑,汹涌的潮水般向台上孤零零的身影席卷而来,像要把他整个吞嗤。千钧一发之际,一切归入宇宙最深初的静寂。转眼间,台下空无一人,灯熄灭了,只留舞台上照着自己的一束追光。


璀璨归于晦暗,喧嚣归于宁静,空旷恢弘的剧场只剩下一个渺小寂寥的自己。无论多美的表演也有谢幕的那一刻,最后剩下的只有孤独自己。感觉自己在不断的陷落,那束追光越来越远,越来越渺茫,拼尽全力挣扎着,嘶喊着,‘救我,再给我一点光!’


朦胧中,似乎不远处,真的有一点灯光,温暖的桔色的微光。沉在黑暗中的人,不会再奢求绚丽的灿烂,只求微光能挡风寒。隐约间,灯下还有一个墨色的身影,宁静优雅。记得小时候,到旧金山演出,不知怎么的,在深夜发起高烧来。半夜从病中醒来,竟发现父亲枯坐在灯下的背影。第一次觉得父亲的背影是温暖而慈祥的。平时,一放学回家,见到他,就像进了地狱。


蕴着水气的惺忪眸子缓缓睁开,眼前的景物逐渐清晰。万斋发现自己正舒服地躺在床上,身体陷入柔软的被褥里,雪白的被子上还覆着一件黑色的秋衣,他认得,那是陈道明的。窗外好象有雨声。淅沥的雨声,温柔的灯光,跟梦中的恐怖大相径庭。安全感,这是现在整个身心最深切感受到的三个字


慵懒地把目光重新投向那抹灯光,才发现灯下的墨衣男人竟是陈道明。身子一紧,挣扎着想起身,却是有心无力,于是又重新陷入床海中。


“你醒了!”来自海底般低沉温和的声音传入耳际。


“怎么不回去休息?”自己也不知道第一句话为什么不是“麻烦你来看我”“谢谢”...


“哦!刚刚我过来,想看看你到底怎么样了,正之他正好要替你去拿最新修改的剧本,所以我就留下来了!”


“麻烦你了,我现在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近乎催促的语气,但心里真的觉得此情此境,有一个人守在身边是多么不一样。


陈道明显然无视这种催促,放下随手翻阅的杂志,自顾自地走过来,仔细审视着万斋的脸,自言自语地说:“恩!汗发的差不多了!”说完,拿过床头柜上的湿毛巾,准备给病人擦汗。


就在毛巾即将触碰到脸的一霎,万斋反射性的说了一句:“我自己来!”然后,又一次试图坐起来,而且这次的态度更坚决。


陈道明先是一楞,这个平时温文尔雅的人怎么生了病反而跟只刺猬似的,实在有异于常人!看着那张满脸薄汗,因使不上劲儿而着急的开始泛红的脸,突然觉得像个不服输的孩子。赶紧伸手去帮他。

“现在还是晚上吗?你坐在这里多久了?”窗帘全都拉得严严实实的,屋里还开着灯,实在判断不出时间,但感觉自己是睡了很久。

“哈哈!果然是睡糊涂了,万斋先生,午安!”优雅地颔首。

“睡了这么长时间?真是该死!”话音未落,便作势准备下床。

“唉!……你干什么!不要命了!”这次可不是什么温柔似海底传来的声音,火暴脾气又上来了,一把将万斋按回床上。

床上那位现在也不是好惹的,拼尽全力厉声道:“总不能叫一大群人等着吧!”

陈道明被这人弄得又好气又好笑:“你说说,谁等你?”

转念一想,万斋迅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对了,今天是B组酆国的戏,怎么忘了?刚才自己什么态度,真真该死:“对不起我是真的睡糊涂了……

真是没想到啊!病中的狂言大师,竟会是这么任性。现在又一副犯了错的脆弱孩子样,居然还觉得挺可爱,陈道明不禁失笑,或许这才是对方的“真面目”吧!

“知道错了就好!呐!现在你给我乖乖躺着,否则明天你不想让人等都不行!”戏噱加强势,那人一贯的风格,现在似乎多了一层对友人深切的关心。

最后一句话当然对万斋最有震慑力,于是任由对方倒水递药,扶着自己重新躺下,掖好被子。不过,真的不习惯这种感觉,被人这么照顾,感觉自己好弱,而他一直认为自己应该是强大的。

刚躺下没一会儿,房间里忽然回旋起手机铃声,是dreaming的曲调。陈道明迅捷地按掉手机,然后快步走出卧室,带上门,再重新给对方打过去:“傅老师吗?不好意思,刚才不方便,什么事儿,您说,”然后声音越来越低。

万斋其实根本没睡着,只是闭着眼睛养神。虽然头还是很重,但刚才那个噩梦使他本能地想保持清醒。这样的梦境对他来说是最致命的。幸好是梦,幸好及时醒了,幸好身边不是真的空无一人。只要想到外屋还有人在,心就会安逸许多,平和许多。

不一会儿,外屋传来的声音有些失控的响亮起来:“老师,您跟我说实话,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如果不是大事儿,依您的性格会好好的就向剧组请假,说要回天津,打死我也不信!”

万斋心头一凛,安详的气氛在消散。隔了几分种,陈道明回到卧室,坐在原来圈椅中,拿着杂志翻了几页,又烦躁地轻轻放下。蹑手蹑脚地走近闭着眼睛的万斋,这时的万斋是忍不住真的睡着了,羽翼般的眼睫在睡梦中依然微微抖动,但可以肯定他现在睡得很安详,不像刚才似乎很吃力,身体有时还微微扭动。陈道明看了看手表,决定快去快回,毕竟老师的事情也很重要。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6 13:12:40编辑过]
Posted: 2005-08-16 01:22 | 61 楼
安倍雅明
耽美狼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99
威望: 1320 点
金钱: 2037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07
最后登录:2012-03-17

 

好看,斋斋感冒了,希望不严重,陈道明是去帮斋斋做什么事吗?

好想要下文!

[em41][em41][em41][em41][em41][em41]
奢靡都市里的爱情,像廉价的花朵,不断的盛开和凋谢。所以我选择迷恋我爱的却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存在的爱人!我最爱周恩来,梅兰芳和野村万斋了!我又爱上了卫青和《银河英雄传说》。我是可爱的纯种耽美狼!我好像都喜欢成熟的温润如玉的男人,不好,这样会嫁不出去了!
Posted: 2005-08-16 10:47 | 62 楼
rechel
拜金蛋蛋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37
威望: 802 点
金钱: 200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07
最后登录:2007-01-12

 

我很喜欢大人的文,万斋和道明之间的暧昧点到而止,水满而不溢,是很好的文风啊!期待大人的更新![em07]
Posted: 2005-08-16 13:28 | 63 楼
琉璃雪姬
晴明的贴身丫鬟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80
威望: 1483 点
金钱: 2036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26
最后登录:2008-01-06

 

恩。。。。。。啊。。。。。。。看到斋斋病了和那暧味的一幕幕。。。。。。只有两个想法——1,酒是好东西啊,哦哈哈哈哈哈哈哈~2,要是真是能看到楼主的文拍成电影,那该多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S;斋斋你就好好养病好好休息吧,卡卡~

Posted: 2005-08-16 16:49 | 64 楼
image27
寂心~闲云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28
威望: 1033 点
金钱: 20121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05
最后登录:2006-07-19

 

e~来晚了~不过又看到好文~满足~[em02]
Posted: 2005-08-16 17:01 | 65 楼
shimizu_kaoru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40
威望: 851 点
金钱: 2042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7
最后登录:2008-11-06

 

楼主不论是更新的速度还是文章的质量,都是没话说的。[em18]
Posted: 2005-08-16 17:36 | 66 楼
qingka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227
威望: 1588 点
金钱: 2034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14
最后登录:2006-11-22

 

怎么突然就病了呢???某只其实有点不明白

不过这一病病得好啊~病人是最脆弱的,这不是一下就在道明先生面前暴露本性了么???而且又给了道明一个表现体贴的机会,呵呵

病前服侍这一招真是百试不爽的感情升温良方啊~~~~~~~~

只是不要让偶们可怜的万斋大人病太久啊,偶会心疼滴~~~~~~

摯親晴明,如後世有遇之,必捨命隨之…………
Posted: 2005-08-16 18:08 | 67 楼
紫貘
在泉家吃白食的米虫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28
威望: 1860 点
金钱: 20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09-07-05

 

好可怕的梦啊,做这么可怕的梦的斋斋真是可怜啊!不知道真实的斋斋是不是也常被这样的梦境困扰呢,毕竟他的压力那么大啊。

想起上学时偶就常做上课没带书和考试死活看不清考卷的梦……

想来西安旅游,可以看看这里
http://www.xatour.net/index.htm
Posted: 2005-08-16 21:25 | 68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看来紫貘亲上学时压力也不小呢!呵呵!我也做过类似的梦啊!真的很可怕!


写这一段是觉得身边有很多人,当然也包括自己都会有类似的梦。这种情况挺普遍的,人毕竟是有弱点的,有时难免犯错,难免恐惧和脆弱!而且往往压力越大,外表越坚强从容的人,做这种梦的频率会越高,因为他们只有在梦里,才有权利害怕和脆弱。


比如,要参加比赛的,梦到一句歌词都不会却要被逼着上台唱歌;要参加考试的,梦到一个单词都没背就要上考场。所以人有时是真的很可怜,很苦,所以才需要相互的理解和依靠去缓解。


至于斋斋有没有做过这种梦,我当然不知道。不过,有台湾的资深斋迷说过,看他演出时,发现即使不是很剧烈的运动,他也很容易大汗淋漓。最近眼睛一用力还会有血丝,应该属于紧张性的身心类型。总觉得他的性格其实蛮低调内敛和安静的,却偏偏要终日站在水荧灯下。而且斋斋似乎很介意把弱点暴露给别人,什么都想自己承担和解决。他严禁自己犯错,但人要做事总会难免犯错的呀!想到这些,真的挺让人心疼!有时真的希望他能适时地给自己减减压,做任何事,总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现在不是还有些日本的舞台评论认为斋斋还不够专心正业吗?看看他的演出日程,难道要真的累倒了,才叫专心啊?气愤!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6 22:04:01编辑过]
Posted: 2005-08-16 21:53 | 69 楼
纳兰吟
小馒头保母候选人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10
威望: 444 点
金钱: 2013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4-05-03

 

期待下文ING~~~~~~~~


直而不倨,曲而不诎,近而不偪,远而不携,而迁不淫,复而不厌,哀而不愁,乐而不荒,用而不匮,广而不宣,施而不费,取而不贪,处而不厎,行而不流。五声和,八风平,节有度,守有序,盛德之所同也.

Posted: 2005-08-17 11:27 | 70 楼
老猫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61
威望: 1635 点
金钱: 2015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08
最后登录:2007-01-19

 

天哪!这样的故事,也能被你想到————作者真是神人一个啊。

建议作者以后登文时不要中途换字号。另外,对于这样够长度的文章,建议尽量不要用太小的字号。不然————眼睛好累啊。

Posted: 2005-08-17 13:07 | 71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八章



雨纷纷扬扬地下着,直到下午四点半左右才渐渐止住。阳光珍惜着最后出现的机会,毫不犹豫地露出脸来。于是,在天际的尽头织出了一道绚丽的虹桥,真是一天完美的句号。



万斋再一次醒来时,圈椅里坐着的人换了正之。万斋吩咐他把窗帘打开,恰巧赶上了这幅天赐的美景,心情顿时大好。



将近五点时,虹桥渐淡。雨后清爽的天空开起殷红的晚霞,缱绻万里,卧室也被晖映地格外温馨。万斋半卧在雪白的床褥中,手上捧着助手刚取回来的剧本,细细翻阅。



敲门声,正之去开门:“陈老师,您又来了,太麻烦您了!老师,陈老师来看您了!”



寒暄间,陈道明已经进了卧室:“好多了吧?恩!看起来精神多了!”瞥见万斋手中的剧本,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啊!真不是个享福的人!”



享福?此时此刻,能在布满晚霞的傍晚,安闲宁静地躺在床上看点东西,对自己来说何尝不已是一种福!想到此,嘴角牵起懒懒的浅笑:“这次麻烦你了。刚才不好意思,还对你发脾气!”又恢复了一贯的温和优雅。



陈道明利落地在圈椅中坐下,接过正之递的水:“谁还没点儿脾气?你要是真不会发脾气,我反倒会觉得很可怕!”



这人说话还真是直接,但万斋似乎挺喜欢这种久违的直接。



陈道明看着杯中的水继续说:“其实你也不必谢我,投桃报李罢了,你会酒后吹风受凉,我有一部分责任。”



四目相对,这句话的意思不必捅破,双方心知肚明,答案已经永远地记录在电影胶片上。



半晌,陈道明首先打破了寂静:“你看,刚才想好了快去快回,结果耽搁到现在。”



万斋低下头,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动着剧本:“要是因为我这点小病耽误你的正事,我会更过意不去的!”



又是一阵寂静,纤敏地感觉对方的欲言又止,于是试探地问:“道明,你是不是有话要说?”其实,刚才陈道明走进卧室时,万斋就已经隐隐发觉对方情绪上的变化,微蹙的眉躲不过自己阅人无数的眼睛。



陈道明吸了口气,像在聚集勇气:“我刚刚去见了傅老师,傅砚基,你认识的!”



万斋点了点头,把剧本放下,稍稍坐正,十指相扣优雅地交叠在摊开的剧本上,认真倾听。

“他家里出了点事。上次方昆提到过的,傅老师有个32岁的儿子,但实际上只有7岁的智力。”看了看万斋疑惑的表情:“你应该猜到了,他是个弱智。七岁那年,高烧四十一度,傅老师因为演出,贻误了及时送治的时机,所以…..”闭上眼睛,微微仰首:“因为这个,傅老师一直很自责,此后几乎时刻陪护在儿子身边。天长日久,小小对老师越来越依赖,排练演出都得带着他。爸爸在台上演戏,他就在化妆室等着。一天见不到爸爸就很难说会发生什么!这回是老师第一次离开他那么长时间,出门前用预付的片酬给小小请了个保姆。昨天,家政公司突然打电话来说那个保姆因为顾忌人身安全问题,不干了,笑话!”嘴角掠过苦涩的冷笑,长叹一声:“所以啊,老师不得不回去一趟。但我认为,这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回去总还是要回来的,要是请保姆顶用,老师也不会被拖那么多年,”重又把目光投向万斋,语气有些忧郁:“所以,刚才,我给老师提了个建议,这可能是唯一两全的办法,但这个办法可能会为难到你,是……



“我同意。”一直默默听着的万斋突然平静地说。



“啊?”陈道明诧异地看着万斋。



“你的意思,唯一两全的办法,就是把傅先生的儿子接到剧组。你刚刚说了,这孩子排练演出都要跟着傅先生,那么现在拍戏也必定一样了。傅先生的化妆室跟那么多人合用当然不方便,所以就请他跟我们俩合用吧,我没意见。”



听完了万斋的话,陈道明已经被“吓”得目瞪口呆,心细如发、洞若观火,体贴入微,这些词都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对眼前这个人的评价,千溪万流汇集到最后只说了声:“谢谢”。



而那个还在病中的人也只含笑说了句:“不客气!”



进门前翻来覆去的踌躇,进门后欲言又止的窘迫都被这三个最平常又最动听的字轻松化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8 16:15:15编辑过]
Posted: 2005-08-18 16:02 | 72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九章






“傅老师!”陈道明站起身迎向门口,万斋随后也笑着站了起来。年愈花甲却依然身姿潇洒,气质脱俗的傅砚基此时却有些拘谨了。



“傅老师,快里边请!您的东西,我已经叫方昆和助手搬过来了。哎?小小呢?”陈道明故意夸张地往门外一探,“哈哈!抓住喽!”说着,便顺势把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子拉进了化妆间。



小伙子有着俊美无俦的容颜,颀长高大的身材,却偏偏把手指放在嘴里不停地吮吸,脸上带着孩童般清澈的羞涩和惧怕,这就是傅砚基的儿子,小名小小。几乎所有人在看到他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可惜了。这也是万斋现在的第一感觉,心头泛起一丝悲悯。



小小对陌生的环境显然还有些抵触,但对陈道明倒是很熟捻,被陈“抓”住后,就一直抱着陈的胳膊,好象抱住了保护神。



陈道明就拖着这么一个“大累赘”,为万斋引见傅家父子。



“傅老师,早就想请道明替我引见,今天终于有这个荣幸了,”万斋诚挚温和的笑容和态度让傅砚基放松了不少。



“不敢当,不敢当,以万斋先生的地位和成就,傅某怎么担得起老师的称呼!真是太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就带给您那么大的麻烦。” 傅砚基早年专攻莎翁戏剧,说一口流利纯正的英语。



万斋一边为傅砚基拉开椅子,一边笑着说:“道明叫您老师,我当然也该这么称呼您了!”



这句话,陈道明不知怎么的,听着很舒心,还挺得意。不过他实在受不了两个多礼的人这么你来我往的“拉锯战”,赶紧把小小拉到万斋面前,拍拍小小的肩:“呐!这位是大哥的好朋友,你可以叫他……斋哥哥!”



万斋忍不住噗嗤一笑,真是个奇怪的称呼,还是头一次被比自己高一头的大男人叫“哥哥”。



小小并没有反应,却开始自顾自地歪着脑袋,眨着水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端详起万斋的脸,而且一看就是半晌。万斋被他弄得有些尴尬,只好用对裕基的口气问眼前这个“大孩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小小,今年七岁”,一个大男人说话却十足的奶声奶气,目光依然死死地停留在万斋脸上。万斋无奈而疑惑地看了一眼旁边的陈道明,算是求救,陈道明却也只能同样疑惑的耸耸肩。



傅砚基发现儿子的失礼,赶紧拉过小小,正言道:“怎么能这么盯着哥哥看,不懂礼貌!”万斋自然是笑说没关系。



几分种后,三人各就各位开始化妆更衣。小小则由陈道明请来的保姆看管着,坐在一边。不知什么时候,这“孩子”悄无声息地踱着步,一点一点又挪到了万斋身边。然后扭来扭去地在旁边的椅子坐下,就那么静静地看着万斋,那是种纯净无邪的目光,像是一个孩子在看生命中的第一场雪。而此时的万斋正闭着眼睛,仰着脸,由化妆师打粉底。待他重新睁开眼睛,着实被吓了一跳。那“孩子”却依然一脸无邪和专注地看着他,嘴角还隐隐浮起天使般的微笑。



“小小,斋哥哥的脸上有什么有趣东西吗?”万斋无奈地笑着。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疏忽,这“孩子”应该不懂英语。



小小歪着脑袋,似乎在思考问题,继而说了一句震惊四座的话:“哥哥漂亮哥哥像雪一样漂亮!



孩子会说英语?还没等万斋从这轮震惊中理出头绪,小小又说了一句更惊天动地的话:“哥哥新娘哥哥做我的新娘,好不好?”



于是,整个化妆室瞬间炸开了锅。万斋惊诧之余实在有些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陈道明猛得挣开化妆师的手,转身看向这边。傅砚基几步赶了过来,又气又急,忙替儿子向万斋道歉,然后厉声问小小:“这些话,谁教你的?老实跟爸爸说!没两天就学坏了你!



小小被这一吼吓得浑身颤抖,抽噎着说:“阿姨阿姨说的,上次我趴在阳台上,看到楼下好热闹,又放鞭炮,还看到一个穿好漂亮衣服的姐姐我问问阿姨这是干什么呢阿姨说是楼下的哥哥娶新娘。”



陈道明走过来,示意傅砚基别那么凶,然后一脸逗笑问小小阿姨还跟他说了什么。



小小的情绪稍稍平复,使劲抹着眼泪:“我问阿姨什么是新娘阿姨说以后我也会有新娘的...等我长大了,把我看到的最漂亮的人娶回家..然后我们就住在一起,是天下顶顶要好的人。”



陈道明马上意识到,那位阿姨显然少说了一个"女"字,最漂亮的女人,坏笑着瞥了一眼茫然的万斋,接着问:“那你是觉得斋哥哥最漂亮,是吧?”



小小用力地点了点头,又用英文重复了一遍:“哥哥漂亮,哥哥像雪一样漂亮!”



一屋子的人早已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搞明白了状况,傅砚基也实在板不起脸孔教训孩子,但还是竭力地忍住笑,严肃纠正小小的常识性错误:“呐!你听爸爸说,第一呢,小小才七岁,所以还不能娶新娘。第二,”不好意思地瞄了一眼万斋:“你斋哥哥是男的,新娘呢应该是女生,知道了吧!”



谁知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这“孩子”哭得更天崩地裂:“我要最漂亮的!哇哇!不要女生!斋哥哥...最漂亮!像雪一样漂亮!哇哇!不要别人!”一边哭,还一边不时地用异常哀戚地眼神看着万斋,感觉世界末日就在眼前。



众人除了觉得有趣好笑,更是不知所措,这还怎么工作呀?



看着小小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不由想起了自己的裕基哭着撒娇的样子,顿时父爱发作。同时,万斋也想尽快重新恢复工作秩序。于是拉过小小还在擦眼泪的手,温柔地安慰道:“这样吧!因为小小现在才七岁,结婚太早了!不过!斋哥哥可以答应你,等小小长大了,如果不嫌哥哥老,我就做你的新娘,好吧?”



话音刚落,那小子马上雨转晴,睁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轻声问:“真的哦?”



万斋笑着点点头:“好了,不哭了,现在坐到那边去,斋哥哥还有爸爸、大哥要工作喽!听话!”



那小子,立即乖乖地走过去坐好,傻傻地看着万斋乐。



一旁的陈道明摇了摇头,对傅砚基打趣道:“小小长大了!这不,有了斋哥哥忘了爹,现在你的话没有万斋的灵喽!”



傅砚基只有苦笑。今天的这一幕,对他来说更像个黑色幽默。



长大?他的儿子还有长大的那一天吗?为了所谓的事业和艺术,竟要用儿子的那一天作代价吗?而他又真正得到了什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8 16:05:42编辑过]
Posted: 2005-08-18 16:05 | 73 楼
yonnie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没想到能占上沙发.看的人真是心酸啊!

这样的代价真是值得吗?生活还要自已来承受,而艺术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懂呢?

Posted: 2005-08-18 16:26 | 74 楼
«234 5 6789» Pages: ( 5/51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