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123 4 5678» Pages: ( 4/51 total )
本页主题: [真人]长河吟——完结(终章P63,另附答谢通告及配图)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nrenpang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04
威望: 5798 点
金钱: 2101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2
最后登录:2009-03-28

 

以前看到这个题目,总是绕道而行。


虽然喜欢斋斋,也欣赏陈道明,但实在接受不了把他们两个凑成一对,


今天第一次进来想瞄几眼就出去的,没想到看着看着竟看完了,而且迫不及待想看后面的。大凡像楼主这样的故事构架和人物设置,没有一定写作功力的,容易把握不了然后放弃,不过楼主倒是驾御的比较熟练,虽然有些地方略显生硬,但无论是整体气氛的把握也好,还是人物刻画也好,都还是比较成功的。尤其是对陈道明的刻画。


还有,实在佩服楼主的想象力,那个剧本中好多的名词啊!


看了你最近贴的那个告示后,更加期待下文了!


楼主,加油!我支持你!!!!


再说一句,说起陈道明,据说他不看电视的,他在家的娱乐就是看看书,天哪,果然不是普通人!(我好罗嗦)

[em06]
Posted: 2005-08-12 13:19 | 45 楼
琉璃雪姬
晴明的贴身丫鬟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80
威望: 1483 点
金钱: 2036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26
最后登录:2008-01-06

 

一直在看楼主大的文,今天看了声明,忍不住回帖,以表示对楼主看法的赞同~~~陈道明和万斋都是我最喜欢最欣赏的演员,陈是个看淡一切(除了对演戏)的人,对艺术的投入和斋斋很类似,个人觉得他两人有相通之处,所以也想看到他两个,碰出火花~

Posted: 2005-08-12 17:16 | 46 楼
汝蔫
俺滴李二哇~弯弓射大雕
级别: 荣誉会员


精华: 0
发帖: 140
威望: 1545 点
金钱: 12504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3
最后登录:2011-07-24

 

哦哦哦~~~~~~~~~~

多少日子没来~

家里的大人们尊素厉害了丫~~~~~~~~~~

楼主啊

弃坑素可耻哒~膜拜ING~

加油加油~

难得见此好文那~

哈哈哈哈

明叔~口水ING~

Posted: 2005-08-13 09:53 | 47 楼
qingka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227
威望: 1588 点
金钱: 2034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14
最后登录:2006-11-22

 

看了楼主的告示,总算可以安心啊~~~~~~~~

偶一直是此文的忠实读者,因为喜欢万斋大人,也欣赏陈道明先生,但总觉得如果真让这两个人谈情说爱的话脆弱的偶只怕承受不了,而且这里不是闲情啊,文章的底线在哪心里真是没底,所以一直是期待又怕受伤害[em27]

不过现在好了,楼主的对两人柏拉图式的感情安排实在是正合吾意~~~~~

这两人会成为当下柏拉图式感情的最佳代言吧[em25]

加油写啊,楼主,偶不是催文,偶只是给您打气啊~~~~

[em41][em41][em41]
摯親晴明,如後世有遇之,必捨命隨之…………
Posted: 2005-08-13 19:32 | 48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四章







“哎呀,岁月不饶人啊”,刚出戏的沈非一手抚着前额,长长地透了口气。沈非,五十八岁,英籍华裔戏剧、电影表演艺术家,英国皇家戏剧学院客座教授,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资深演员,至今获得英国电影最高奖BAFTA奖和戏剧最高奖劳伦斯·奥立弗奖的唯一亚裔女演员。年近花甲,却风韵犹存,更难得的是,她身上有一种如江河入海般大气从容的气质,这是一般女人中显见的,必得千帆过尽才能修来吧!






因为是史诗片,为了凸显戏剧张力,这次演员遴选,陈凯歌大量起用戏剧出身的演员。子澜的母妃——庄姬这个角色,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远在英国的好友和大姐沈非,1993年,他们在嘎纳电影节上相识,后来竟成为莫逆之交。

一个月前,万斋在接到演员名单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要和沈非对戏,而且饰演一对母子。要知道,沈非,在世界戏剧舞台上,那是个足以令所有亚裔戏剧演员感到荣耀和高山仰止的名字。

“哪里啊!我们的女神美狄亚还是那么光彩照人啊!”依然盯着监视器的陈凯歌笑着回应。

说话间,沈非已经走到他左边,右侧则站立着万斋,从万斋的状态看,他显然还没有从情境中完全恢复,眼眸中漂移着恍惚。陈凯歌体贴得握住万斋的左腕,他深深知道演员在这类激情戏后是极度脆弱的,好演员尤其如此,必须像对待眼睛一样及时呵护。

“很好,做得很好!” 陈导重复地说了几遍,声音很柔和。稍有恢复的万斋淡淡一笑,微微俯身,开始聚精会神地看回放。

洞察一切的沈非绕到万斋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万斋马上恭敬地为沈非腾出看屏幕的视线。沈非转而对陈凯歌用中文意味深长地说:“凯歌,你找到了一块好玉啊!”这是沈非与万斋第一次真枪实弹的对戏后,她的评价。陈凯歌会意地笑了笑,明白下一句的意思。

三人边看回放边议论着,“万斋,这里已经把握得不错了,但是还得注意一下眼神的火候,子澜的眼睛应该是那种就算自己被伤害得七零八落却还能给人最后一丝温暖!”几乎是竖着耳多听着陈导的分析,万斋要把每一个字融化进心里,融化进表演里。跟沈非对戏,压力非同一般,过去都是自己带对手,很久没有这种隐隐被对方带着走的感觉了,在万斋看来这绝对是好事,人就是要看到天外天才能更上层楼。

“至于沈姐,我就不多说了,最残酷的爱,最不忍的恨,都体现出来了,果然老辣呀!”陈凯歌的眼睛里充满了心悦诚服的颜色。

沈非摆摆手,爽朗而优雅地笑着:“你给我找了个好对手呀,看着mansai的那双眼睛,我是真的不忍啊!哈哈!”

重复几条后,该段落顺利竣工,剧组开拔转向一墙之隔的增成宫舍(子澜府邸),陈道明等另一组人已经提前在那里准备。完成任务的沈非并没有离开,而是跟着“大部队”转战。路上,她一直和万斋并肩而行。


mansai,下面这场戏,你也许会更累哦!”语气虽是调侃,却似有深意。


“老师”万斋有些茫然,嘴角含着笑意极恭谨地问:“这话怎么说?”


“因为那位绅士”下颚一扬,方向是增成宫舍,万斋瞬间明白她指得是陈道明,“他的演技确属一流,但依我看,却有一处死穴。”

与要开拍的这场戏稍加联系,万斋眉毛一挑,略加迟疑地猜测:“您是指感情戏?”

Great,确实聪明,上帝,我又没看错人,”渐渐收起笑容,神情透着真诚和认真,语气依然平缓自信:“回国前,我通过各种渠道调看了所有和我有对手戏的演员的影像资料,呵呵!当然也包括mansai你了。至于那位先生,我很欣赏他的戏,但是有一点……似乎他本能地排斥所有“缠绵悱侧”、不屑于一切“动人心弦”。只要涉及感情,他的发挥似乎更大地取决于他的对手和所要演绎的故事。现在我们的故事已经定了,那么就只能取决于他的对手能否触摸到他心里那不为人知的、隐埋得至深的、最柔软的地方......这部戏中,他的感情戏举足轻重,而他这类戏唯一的对手就是你,所以….呵呵,mansai会辛苦些!

听了沈非这一整段,条理清晰,逻辑分明的分析,万斋不禁对眼前这个女人再次肃然起敬。对沈非,他是久闻大名的,但是这样直观的震动还是有些始料未及。她竟然之前调看了所有人的资料,而且还作出如此入木三分的分析,不知自己的表演在她的眼里是不是也漏洞百出呢?

正思忖间,沈非又一次拍了拍万斋的肩,眼神大气从容,就像整个世界都在她的掌握中(这好象是剧本里的词):“很遗憾,在我看的资料中,几乎没有发现一位演员能成功调动那位先生的激情。所以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循,一切只能从零摸索。我知道mansai已经很不错了,但这次可能会是个挑战。目前我能给你的建议只有一句话:克制中主动,主动中克制。”

万斋望着沈非,感觉自己又回到了海绵时代,又开始不停地吸收养分。不过,眼神中除了感谢,更有不解,不解于她如此真诚的倾囊相告。

沈非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哈哈!我老了,变得罗嗦了!是不是感到奇怪?”万斋赶紧摇头,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沈非含笑的双眼满是温暖的光彩:“我说了,mansai已经很不错了,但离化境还差那么一截,很多优秀演员都会在这里止步,没几个人能到那个境界。不过,我的眼睛和心告诉我,mansai也许可以,那位先生也有机会。当然,在这之前还需要相当的磨砺。刚才我说的挑战就是次极好的磨砺,你们双方都会受益,但首先取决于你!”

意味深长,又是意味深长,万斋觉得沈非的眼睛似乎在看眼前的自己,又似乎在看身后的自己,目光好远!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4 0:45:46编辑过]
Posted: 2005-08-14 00:31 | 49 楼
紫貘
在泉家吃白食的米虫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28
威望: 1860 点
金钱: 20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09-07-05

 

咦,占上沙发啦??!!

偶器拿杯冰淇淋再来看!!

想来西安旅游,可以看看这里
http://www.xatour.net/index.htm
Posted: 2005-08-14 10:14 | 50 楼
qingka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227
威望: 1588 点
金钱: 2034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14
最后登录:2006-11-22

 

晚来一步,沙发被抢走啦[em29]

真的很佩服楼主对文中众演员的刻画,这些才叫艺术家啊~~~~~~~

看样子下章应该会很精彩啦,万斋大人和道明先生终于要演感情戏啦

[em35][em35][em41][em41]
摯親晴明,如後世有遇之,必捨命隨之…………
Posted: 2005-08-14 13:09 | 51 楼
Arabel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27
威望: 399 点
金钱: 6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03
最后登录:2015-07-06

 

‘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吓到的吗,我在舞台上的音量可比这大多了。’当然这些话没说出口,万斋只是温柔地一笑:“我能知道发生什么了吗?当然,你想说的话……”他希望能帮对方排解一下现在的情绪,毕竟这种状态是无论如何静不下心来对戏的。

看到这句,脑中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贤妻”……

就差一句“DANNASAMA”了……

颇有老夫老妻的姿态啊……

大人的速度堪称一绝,又快又好,敢问大人每次花多长时间写文?几天一次?

Posted: 2005-08-14 16:22 | 52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五章

地点:子澜府邸增成宫舍

时间:亥时三刻(晚上943.2分)

子克下了车撵,一路由子澜府邸的管家宁速带入内院。眼下已到了子澜的寝宫——增成宫舍:只见院内修舍端秀,回廊曲折,凤尾森森,龙吟细细,石子漫路,静幽淡雅。一脉清泉,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院内千百竿翠竹掩映,竹梢风动,月影移墙。

虽然来过不知多少次,但每到这里,子克总会下意识的长长舒口气,似乎外界的一切纷扰都被冲淡、融化,那颗紧绷到坚硬的心也会自然而然的松弛下来,柔软起来。

风起了,竹叶婆娑,沙沙作响。子克微微紧了紧身上的黑绒氅披,忽然看到竹下泉边那只仙姿高洁的丹顶鹤,那是子澜的宝贝,与其说是宠物,不若说是朋友。子克招招手,深沉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温情:“玄云,过来!”那鹤竟真的听话,款款踱步来至子克身边。

“哈哈!”满意地笑了,“玄云啊!还是你好!整整三个月零四天没见,还记得我,不像某些人,恐怕早就把我忘喽!”假意大大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这话自然不是说给玄云听的,早已立于门楹边的子澜望着那个只在自己面前才会如此孩子气的男人,淡淡微笑,这笑中有深情,甚至有宠溺,今日还多了一层清郁:“三哥,快进来吧,外面风凉!”

子克转身,那人便映入眼帘,垂花门下的子澜在月光的辉映下,越发衬托出鬼斧神工而无法雕刻出的清美轮廓,如水般柔和温暖的气质,让人只是接近他,便感觉通体畅快舒适。

转瞬间,二人已在梨花漆案边面对面席地坐下。子克懒懒地靠着低椅扶手,只在此处才有的松弛畅快。抬眼,有些抱怨又有些调侃地对对面的人说:“好象还没到百日啊!今日怎么忽然大发慈悲,肯请我这个凡夫俗子来扰四公子的清修啊!” 子克在来府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这句开场白。

自去年立秋,主父病倒后,他便被命为监国。为此,子澜对他下了逐客令,说什么身为监国,万众瞩目,一举一动都该讲个分寸,以后还是少来增成宫舍,以避朋党之闲。子克当时火冒三丈,帛国谁人不知公子子克和子澜,形影不离,情谊笃厚。现在当个监国,就要避什么朋党之闲了?以他们的关系,要勾结篡位还用等到今天?

但子澜是从来不吃硬的。于是子克改变战术,转为死缠烂打,动之以情,最后子澜实在拗不过,便相约每百日可来增成宫舍一次。子克还想争取,却被子澜已最后底线,否则拉倒顶了回去。今日子澜突然深夜请自己过府,实在是又喜又疑,但无论如何都得好好出出这口被拒之门外的气,想他子克,在众人面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眼色一沉,面前便乌压压跪倒一片,却怎么会被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吃的死死的,自己有时也想不明白!’

子澜知道对方是在揶揄自己,哎,他哪里知道现在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竟还有心思戏噱。为对方斟了一杯温酒,眼尾高挑起绝美凤眸,悠悠地说:“今日微服乡野,得了一首曲子,名曰《长河吟》,忍不住要请三哥一同品评!”

“哈哈!我就知道你又去探乡采风了,亏本公子方才在众人面前替你掩饰,否则看二王叔怎么训你!说吧,怎么谢我!” 子克得意的笑着,英眉飞扬,目光如炬。

子澜含笑放下酒樽,起身优雅地走到半轩窗下的锦瑟之前,轻捷地坐下,手抚琴弦低眉说道:“就送你这曲《长河吟》,如何?”最后两个字,子澜举目凝视着子克,琉璃一样美丽、湖水一般温柔的眼睛。

子克深深点了点头。子澜的琴声可谓天籁之音,却几乎没几个人有这样的耳福,子澜说过琴弦如心弦,只为知音抚弄。所以,只要他愿为那人抚琴,必是将对方引为知音。

夜阑宁静,窗外千竿竹影随风舞动,窗内铮铮琴弦声声入心。一曲奏罢,一阵无语。长河吟!长河吟!长河有如人生,人就是那河中一卷碧浪,历经百折千洄,一心汇入汪洋,可待奔流到海,却更觉自身之渺茫。曲中寓意,二人深知,却为何还要如此不悔的做那卷碧浪。

子澜已重新坐到子克对面,子克的眼睛却向着窗外,似乎看到天外,似乎在凝视这个曾经伟大的帝国。

子澜明白,现在,这个男人的心已经飞离自己的身边,他是属于这个帝国,属于这个天下的。忽然,心底透出一股寒意,于是自斟了一杯温酒缓缓饮下:“三哥!”轻轻一声拉回对方的思绪。

子克回神,欲举杯一饮而尽。子澜轻轻按住他拿酒的手,将子克的酒倒入案下的酒盂,执过温炉上的玉壶,边为子克斟酒,边淡淡地说:“入秋了,喝凉酒伤脾!”

酒未入口,子克的心已是温暖如春。20多年来,在外人看来,这对兄弟一直是子克庇护着子澜,小时候,如果有哪位不怕死的王孙公子敢跟子澜打架,又如果不幸被子克发现(通常都是旁人告诉他的,子澜绝不会提),那么那个人几天之后,轻的变成熊猫眼,重的就是折胳膊瘸腿半个月下不了地。对方父母知道手段如此狠毒的只有那个冷血的嫡三子(大公子庄姬所生,二公子嫡出夭折),也都敢怒不敢言,于是把帐都记在子澜身上,背地里骂他是公子子克的宠物。但是,子克心里明白,这些年来,子澜对他的照顾是更绵绵密密,也更润物无声。像刚才那样的无微不至,就算自己的最亲密的妻子——宣姬也做不到。

接过酒,送到嘴边,一股如蜜般甘凉的汁液在口中化开,在心中化开。

“好酒,又把深藏十三年的原池古酒拿出来了?” 子克笑问。

子澜摇着酒杯,略带轻屑地说:“大监国难得来一次,若再不好酒伺候,怕又要大发雷霆了!子澜吃罪不起啊!”

子克苦笑,知道对方指的是半年前,他下逐客令时自己发得那通火。哎,今晚原想好好揶揄他一番,到最后还是被他调侃,还是自己的不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陪个笑脸:“还在生半年前的气啊!什么气能记那么久啊!也就那一次对你发火而以,难不成要记一辈子啊?皇天在上,以后绝不会了!”

看着子克认真可怜的样子,子澜实在忍不住,笑了,这是今晚唯一一次由衷的笑。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股忧愁又重新袭上心头,子澜的脸色不易察觉地沉了沉,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毫无过渡的便冒出了后面这句话:“三哥监国已逾一载,觉得除了自己,朝中还有谁的实力能左右政局!”

子克忽然正色,松弛的神经又开始紧绷起来,奇怪一向漠视权术的子澜怎么忽然关心起政局来了,看他认真的神色,应该不是随便问问:“怎么,澜弟也对这种浑浊之事感兴趣了!”嘴上是搪塞和试探。

子澜恢复了悠然常态,随口回道“我只是关心你!”表面是随口,这句话却半真半假。

不过,子克相信了这句话,相信了眼前这个人,他本能地不愿把超人的警觉和敏锐带到这个地方,这个人身上。既然如此,便简略地如实相告:“纵观朝歌,能真正与我抗衡的人或者同盟似乎尚未发现,但是…….”看了一眼子澜,“大司马大将军应该算一个潜在的敌手!”

子澜捻杯笑问:“那么,如果有朝一日,三哥和大司马大将军真的公开对立,谁的胜算更大些?”

子克仍相信子澜是因为关心他,才这么问,于是坦然答道:“到目前为止,我七他三”,眼中充满自信的霸气,“不过,还有一支力量不可忽视!”

“哪支?”子澜心中其实了然大半。

“哼哼!父王身边的那八个阉货,虽是阉货,不管哪股力量与他们里应外合,胜算就会迅速多上三、四成!” 温情散尽,子克眼中已透出一股骇人的杀气。

看着这样的子克, 子澜觉得那人离自己好远,“三哥也敌不过吗?”是明知故问,却近乎天真的希望听到相反的答案。

子克却苦笑着叹了口气,手里攥着酒樽,眼中又升腾起那股血腥,看起来是和对方说,其实是在对自己说:“不甘心与他们为伍,就只有……”话戛然而止,手中的樽攥得更紧,仿佛要把它捻碎。忽然似从梦中惊醒,清了清神,笑容又回到脸上:“哈哈!不说这些了,时辰不早了,你早点歇息,恩……今晚那段舞你受委屈了!”又是那个温情脉脉的三哥在看着自己,说着已站起身准备离开。

子澜随后起身,像宽慰对方似地摇了摇头,无声的眼神告诉对方,自己的了解,自己的不介意。

看着这样的子澜,心中更是心疼和不忍,将左手轻轻放在对方纤弱的肩上,右手二指指天,满脸的深情和坚毅:“澜弟,你放心,今日三哥指天为誓:我公子子克,总有一天,要让子澜在一个强大到足够保护他的国家里逍遥自在地活着,没有人敢再逼他做任何事。澜弟,到那时,我们兄弟二人共拥天下,清风为盏,日月作酒,高兴了就一醉方休,你觉得闷了,我们就策马扬鞭,驰骋天下,你说好不好?”

字字发自肺腑,这样的誓言,在子澜看来,比任何男女间的海誓山盟、男人间的歃血之盟更让人动容。子澜眼中已不可遏制地浮起一层水雾:‘你真要挣一个江山来护我吗?而我现在却在设计你啊!不要怪我,将来你会明白,今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那个梦,我们的梦,即使是一个飘渺的梦,我也要拼尽全力帮你实现。’颔首平静一下情绪,子澜复又仰首,望着子克,迟疑了一会儿,轻轻地说:“更深露重,你一人回去我不放心……今晚,不要走了!”

CUT!停一下,道明,你这里情绪不对啊”,陈凯歌快步走向那两个刚才还沉浸在兄弟情深中的人。

Posted: 2005-08-14 19:00 | 53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六章











万斋接过助手的纸巾,拭了拭眼角的泪,笑着看两位陈先生对刚才那段戏的讨论。


“道明,前面的还不错,尤其是讨论朝政这一段,睿智霸气都有了。但从盟誓这里开始,就有些不对了,你的脸上坚毅有余深情不足啊!还有,当子澜提出留宿的时候,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没错,如果是一般情况下,一个男的请另一个男的留宿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要考虑到整部戏感情的大线路,考虑现在的情境,这两个人的关系不是兄弟那么简单的!”平时和陈道明称兄道弟,但在艺术上对演员不满意,不管你是不是大牌,陈凯歌的言辞向来不留情面。

陈道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从理智上他当然明白陈凯歌在说什么,但在感性上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体验近而表达。暧昧!这个词对于自己,太难把握了!

试了几遍后,情况毫无改观。陈凯歌让万斋先休息一下,自己则继续为陈道明示范、分析。万斋坐在折叠椅上,看着那两个人专著而焦急的样子,又不忍又好笑。眼神稍稍游移,瞥见了一直坐在监视器左侧的沈非,二人目光相遇,均报以对方微笑。万斋的脑中闪现出沈非的那句话:克制中主动,主动中克制。细细品味,这确实是演绎暧昧情愫的秘诀啊!但是,克制还好说,怎么主动?“今晚,不要走了!”虽然是很单纯的留宿,但也已经够主动,够暧昧了,再过分简直就是……看了看还沉浸在焦头烂额中的陈道明,那个人在这方面还真是迟钝啊!看来,真的要靠自己了,必须想出办法,否则今晚就真有可能杀出个黎明了。忽然想到了那壶酒,虽是道具却是如假包换的白酒,万斋悄悄吩咐正之去取,眼中却有点英勇就义的味道。

十分钟后,重新开机,投入实拍:

颔首平静一下情绪,子澜复又仰首,望着子克,微醺的酒意使白皙的脸上透出淡淡的红晕,水蒙蒙的眼睛淡烟流水般迷迷绕绕,似有情似无意,略带些迟疑,略带些羞涩,一点点轻愁,一点点柔情,甚或一点点清媚,微启如竹弦般的朱唇,轻轻说道:“更深露重,你一人回去我不放心……今晚,不要走了!”




子克有些恍惚了(监视器前的陈凯歌憋着气紧紧盯着陈道明的反应),刹那的手足无措、刹那的忘情和入境,竟一时回不过神来(监视器前的人终于稍稍舒了口气)。明明是单纯的留宿,明明说这话的人是自己的弟弟,怎么……慌忙把手从对方的肩上撤下来,假意低头整理氅袍,稍显局促地说:“不必麻烦了,又要整理客舍,很晚了,不要麻烦下人了。你放心,谁敢动我?我倒要试试!哈哈”说完刚要作势向外走,却感觉袖子被轻轻牵住。(注意!这是万斋的即兴动作)子克本能地一怔(这当然更是即兴的了,哈哈!)。

顺势,绕到转过身的子克面前,手依然没放开:“生逢乱世,人情诡秘,你现在又身负要职,怎知不会有人害你,别忘了,现在尊翼君还在城内!”看子克稍稍有些迟疑,子澜继续说:“不用麻烦下人,今晚我们就像儿时一样,同榻而眠!”



 子克有些“受宠若惊”了,今天的澜弟怎么了?自监国以来,就跟躲瘟疫似的躲自己,今晚却忽然提出同榻而眠,不禁失笑地问:“唉?怎么,今天不必讲分寸了?”



 子澜的脸颊更红了一层,继而反驳道:“我可是听说大监国与众门客谋士夜商天下大计,经常同榻而眠,到我这里怎么就归入分寸了!”



 子克大笑,他的这个弟弟还真是关心自己啊,连这些事都知道。



 看着这张毫不设防的笑脸,子澜知道,计划成功了。其实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次挽留有几分真心几成阴谋。不,他坚信这不是阴谋,但明天一觉醒来,有几个人信他。没关系,即使从明天起,全天下的人都认定他是个冷血的阴谋家都没关系,只要子克明白他。‘可能吗?说不定,天一亮,子克就是全天下最恨我的人。明天!明天!子澜这个名字就要在这个世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三哥,你信我,这个名字的消失有一大半是为了你,你信我!’



  镜头缓缓拉远...上升...“OK!好极了!”现在陈凯歌的表情如重获新生,哈哈,一点都不夸张,同志们也开始为终于可能不用熬鹰而欢欣雀跃。

“兄弟二人”迫不及待地到监视器前看回放,看到最后一段,众人都变得很兴奋,有的赞叹万斋细腻的处理,其中几个八卦的摄像助理笑说连自己的镜头都要被万斋吸过去了;更有人说,光凭这段,这片子的票房就不用愁了。心里的潜台词是:陈道明,竟然也有在镜头前手足无措的时候,而且对象是……奇迹啊!其实大家看看现在的陈道明,也一样过瘾,通常看自己的影像就像在看陌生人,品头论足,这好那不好,现在却局促的一句话都没了。而一旁的万斋,却若无其事,一副终于完成任务的泰然,仔细看,嘴角还有恶作剧后才会有的狡慧微笑。

“过了!收工!”,导演的这四个字犹如天下大赦啊!众人七手八脚忙着拆布景灯光,陈凯歌和沈非还在品评刚才的表演。万斋和陈道明则饶到后屋的临时化妆室换装。进屋后,走在前面的陈道明忽然转过身对万斋说:“今天,你又救我一次啊!改天好好谢你!”

万斋一副茫然的样子,狡笑着问:“谢我?谢我什么?”

陈道明这才领教对方的狡猾,真是一只狐狸啊,这是成心想看自己窘样啊。怎么答?说谢你刚才那样那样,才导致自己这样这样,打死他也说不出口啊!

适可而止才是只极品狐狸啊!看着平时霸气从容的对方被自己玩成这样,已经很满足了,马上替对方解围:“跟你开玩笑啦!演戏本来就该互相带动跟配合,真的没什么!不过你说的要谢我,我可记住喽!”一句玩笑将窘境化解……


十分钟后,二人卸装完毕,一前一后走出化妆间。一阵晚风吹来,毕竟是十月深秋,衣物挡不住的寒凉。万斋只觉一阵晕眩,没错,一定是刚才的酒精起作用了,真是为艺术“献身”啊!

陈道明觉得身后的人停下了脚步,下意识的回头:“万斋,”借着夜色,看到对方几分钟前还红润的脸居然变得苍白,紧了几步,走到万斋身边,关切地问:“是不是不舒服啊?脸色……。”

万斋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勉力笑着说:“不要紧,可能是刚才喝了几杯酒,呵呵!酒精作祟了!”又是一阵晕眩,脸色越发白了,而且还开始冒冷汗。

陈道明恍然大悟,赶紧脱下身上的秋大衣为万斋披上,嘴里是义正词严的责怪:“你怎么回事啊?酒后吹风是最要命的,搞不好是要得风寒的!”说着就双手扶着万斋准备向工作车的方向走。

万斋勉力一挣表示自己可以走:“只是几杯,根本没醉!谢谢!我自己可以”话没说完,已经被半推半搂地走出了十几步,怪不得梁立私下说陈道明有时是很霸道的,绝对奉行大男子主义,当时还怪梁立多舌,今天可算是亲身体验了!不想了,不想了,没力气想了,真的是自己不小心,真的感觉自己浑身冷得发颤,真的需要另一个人的温暖!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4 20:34:46编辑过]
Posted: 2005-08-14 19:01 | 54 楼
qingka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227
威望: 1588 点
金钱: 2034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14
最后登录:2006-11-22

 

终于抢到沙发啦!!!!

果然是酒能乱性啊~~~~说错了,某只激动得有点胡言乱语啦~~

偶只是突然想到古代好多杰出的艺术作品都是酒后产生的!!

酒果然是个好东西啊~~~

楼主人逢喜事,偶看文看得欣喜~~~~~~~来啊,一起共饮三大碗!!!!

摯親晴明,如後世有遇之,必捨命隨之…………
Posted: 2005-08-14 19:44 | 55 楼
双木子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72
威望: 1468 点
金钱: 2026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23
最后登录:2009-09-05

 

该怎么说呢,一路看下下,觉得行文流畅,让人有想击节之感,而且戏中戏的穿插和“现实”又接的恰到好处,真的是很不错啊。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Posted: 2005-08-14 20:14 | 56 楼
image27
寂心~闲云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28
威望: 1033 点
金钱: 20121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05
最后登录:2006-07-19

 

只能说楼主的文学造诣高超啦`PF a [em02]
Posted: 2005-08-15 17:36 | 57 楼
汝蔫
俺滴李二哇~弯弓射大雕
级别: 荣誉会员


精华: 0
发帖: 140
威望: 1545 点
金钱: 12504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3
最后登录:2011-07-24

 

俺突然发觉居然咩兴趣了= =

楼主

字体大小麻烦调节整齐= =

看着太难受了..............

Posted: 2005-08-15 19:53 | 58 楼
lairuosi
级别: 式部卿


精华: 0
发帖: 676
威望: 2402 点
金钱: 81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6(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0
最后登录:2011-08-25

 

呵呵~~~~~斋斋啊,注意身体啊[em07][em07][em07][em07][em07][em07]
こんな女ではあるけれど 誰より愛している
Posted: 2005-08-15 22:02 | 59 楼
«123 4 5678» Pages: ( 4/51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