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1 2 3456» Pages: ( 2/51 total )
本页主题: [真人]长河吟——完结(终章P63,另附答谢通告及配图)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山奈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13
威望: 378 点
金钱: 1984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10
最后登录:2006-05-23

 

大伦~~~~~~这两只攻受不明显啊:~~~~~~~

偶承认偶8CJ~~`:~~~~~

Posted: 2005-08-07 12:59 | 15 楼
kimta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86
威望: 2512 点
金钱: 20497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20
最后登录:2008-02-20

 

偶滴上帝耶稣基督啊,这两只搞在一起,有看头了!!!!!!!!!

小小声说一句,搂主的字体转换太强了

Posted: 2005-08-07 16:48 | 16 楼
image27
寂心~闲云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28
威望: 1033 点
金钱: 20121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05
最后登录:2006-07-19

 

斋和陈?,,,,诶!比较喜欢真人的美文~有新鲜感~但~诶!把他俩写一起....佩服楼主的想象力~

呵呵, 这也是我被认证以来第一次发贴~楼主独特的标题吸引了我, 让我把第一次留在了这里~

Posted: 2005-08-07 23:47 | 17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七章


第二天的合练并不十分顺利。昨天下午谈话时,陈道明就跟万斋报备过,希望今天能多担待些,并称自己是赶鸭子上架。万斋问是不是陈导的临时要求,陈却说是自己主动提出的。这点万斋相信,以陈的地位,即使陈导也没法提出这种不近人情的要求。


万斋是专业人士,深知鼓师对技术和体力苛刻要求,这套鼓点虽然并不算太难,但要人到中年并且毫无基本功的陈道明完全亲自完成实在勉为其难。


果然,合练的前几遍,陈对高潮部分的节奏掌握频频出现失误,整个人早已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万斋对艺术的要求向来严格,但对于陈的失误,他却是真心体谅,并深深佩服他的勇气和认真。所以,一遍一遍的重来,万斋从没露出不耐烦的神情,而且总是善解人意地宽慰满脸歉意和焦急的陈,他从未见过显得这么没把握的他。终于,在数遍后,虽然鼓点还是不精确,一个凭借自己的经验主动适应另一个,另一个也渐渐找到了手腕的感觉和节奏,经过磨合,终于配合的比较完美了。


合练结束后,满头大汗的陈道明还调皮地向万斋躬身作揖,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此番连累贤弟了”,惹得万斋仰头大笑,然后凑趣回了一礼说:“兄长不必多礼!”身边的几位专家看着这风趣的一幕(说的是文言英语,行的却是地道的中国古代礼仪)也都大笑起来,刚才肃穆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


1023号,剧组全体开赴外景基地,等待正式开机。早上九点,按照中国的习惯,全组成员在导演的带领下点香敬神,祝祷拍摄顺利完成。当时,还发生了一件后来为人们不断提起的怪事,就在万斋进香的一瞬,祭台上的巨大红烛突然爆出一朵足有三寸高的烛花。大家纷纷说这是预示着剧组特别是万斋先生将有大喜临门,影片一定能顺利完成。后来证实这种猜测只对了一半。



晚上七点,浩月当空,清辉万里,傍渺渺太湖搭建的三层章华台上,灯火通明,人头蹿动。主要演员全都坐在三层的休息区内,但万斋并不在场。各部门则在有条不紊地积极准备着,那三套宝贝斯坦尼康(目前最先进的摄像设备,能实现大场面的不间断拍摄)也都已安装架设完毕。各部门到位,关系到整部影片的基调和风格的第一场群戏开锣了,“各部门注意了,action!”:


 章华台,临横贯王都的长河而建,占地四十里,中建高台,台高三十仞,分三层盘旋而上,分别为地台、天台、云台,帛国民谣有云:“高台出半云,望望高不及,草木无参差,山河同一色。”此台历经三世君王始有今日之规模,名传天下。



今晚的章华台,热闹非常,因为这里马上要迎来一位贵客,当世诸国中实力最强的酆(feng )国的使臣,王弟尊翼君(姜文饰),说是王弟,其实他才是酆国的实权人物,真正的王。



现在的帛国正在离王都不过数百公里的雾灵山与邻国——郐国,隔长河对峙,而名义上的盟国——酆国的援兵就是他们抵挡郐国的最后一个砝码。三百二十八年的帛国早已风华不在,曾经的礼仪之邦,舞乐之乡已衰败不堪,如今只能向虎狼之国企求一杯鸩酒止渴了。



“众公子和大臣都已到齐了吗?”帛国王弟,莨嗣君孤偃(傅砚基饰)站在主台上威严地问着常侍(即太监)。



“禀大人,众公子和诸大臣均已在地台等候,独缺……”常侍的声音越来越小。



“独缺谁?”……莨嗣君忽然大怒:“嘿!你的反应呢?”



“cut!”陈凯歌一声令下,全场的人都被刚才这幕弄傻了,站在一旁等戏的陈道明赶紧跑了过来。


陈凯歌控制住情绪,走进表演区内,问满面怒容的傅砚基:“傅老怎么了?”


“这个孩子演戏怎么连基本的反应都没有,表情呆如木鸡,”傅砚基还在发怒,语气认真严厉。一旁扮演常侍的年轻人脸上已是一阵红一阵白。


陈凯歌这才明白过来,陈道明的脸上却流露出更多的不安,现场的其他人开始窃窃私语。这时,姜文也走了过来,拍拍年轻人的肩说:“小王,傅老说的没错,演戏得有交流,再来一遍,你得注意啊!”小王没有辩驳,但脸上分明写着不服。陈道明向姜文点了点头,似乎在表示谢意,于是拍摄继续进行。


拍完了两段过场,重头群戏终于上演了:


尊翼君由莨嗣君陪同,高高就坐于主台,其他王公大臣和酆国的随员则席地坐于两侧,公子子克(陈道明饰)作为现任帛国监国列于左侧首席。


   “诸位,今日尊翼君不远千里莅临帛国,与我等共商退敌大计,实在令人感佩,我王本当亲自宴请,可惜自去年立秋以来一直御体欠佳,缠绵病榻。我等自当替王上举杯共敬贵客!” 孤偃一声令下,席上众人纷纷向尊翼君举杯,然后一饮而尽,这杯酒在帛国人的口中滋味纷呈,一言难尽。


   酒过三巡,尊翼君依然只字未提出兵之事。孤偃知道,必须放些诱饵,作些牺牲了。于是,小声与身边的常侍吩咐了几句。不久,便有人在主席面前呈上一只锦盒。孤偃一边手指锦盒,一边笑着对尊翼君说:“素闻即墨(尊翼君的字)不但英武盖世,而且风雅过人,帛国别无长物,今日为兄做主就将这长河之碧赠于贤弟,以修两国永世之好!”话音刚落,四座沸腾,酆国人欣喜若狂,帛国人垂手叹息。


  再看尊翼君,一幅不为所动的样子,反而顾左右而言他:“兄长方才向我介绍几位公子,果然个个意气风发,气度不凡,只是贵国王上似乎共有八位王子,缺了一位吧!”气氛顿时紧张,因为酆国方面早有要求,尊翼君这次希望见到帛国的每位公子,其用心深不可测。


  “尊翼君果然心思细密,三王弟有公务在身,一时不及通知,所以,”子克还没解释完,忽听云台尽头传来一声通报:“公子子澜到!”席间数百人同时向云台尽头望去。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9-12 22:32:17编辑过]
Posted: 2005-08-08 19:51 | 18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八章


   皓月清辉万里,云台尽头的玉阶似与水天相连,真正是水天一色。一个飘逸的身影缓缓从阶下升起,渐渐清晰。来者是个30多岁的男子,身形略显纤弱,却气宇宣昂、挺拔俊朗。身着曳地大袖曲裾深衣,衣色洁白甚雪,衣襟盘曲而下,湖蓝锦带如云浮九天沿曲裾镶嵌最后轻轻拂地。乌黑的头发高高束起,以一支玉簪牢牢固定。行动间衣袂随风飘洒,体态绰约自若,如杨柳扶风,如游龙入云,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尊翼君已是半痴半醉,再定睛仔细看那人的面貌,下意识地便想起那篇《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心下暗忖,庄子的这几句话原就是写的男子,可天下到哪里去找这样的男子,如今真是神人下凡了吗?正心思飘荡间,那“姑山神人”已伫立眼前。



  “cut!太好了!”监视器前的陈凯歌抑制不住的兴奋,然后对着监视器说“太好了,万斋你这几步走得神了,哈哈,大家的反应也很好啊”,说完又满意的笑了!


  众人终于回了神,又开始喧哗开来,其中多半还在看着万斋不停地惊叹。万斋从容地站在原地让化装师补妆。姜文则笑着一拍面前的几案,对着陈导的方向抱怨道:“反应能不好吗?我们这叫条件反射,彻底的斯氏体系了一把。凯歌,真有你的,把万斋弄得那么惊艳,还事先把人藏起来,搞得我们哥儿几个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故意的吧!”再看众人,早被这几句话逗得前仰后合。万斋一脸茫然,只觉得身边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笑,反正没什么好事。


  “绝对是故意的,是吧陈导?”没想到陈道明也跟着起哄,万斋下意识地笑嗔了他一眼,真是枉费跟他还有的那么点儿交情。


  陈导还是不动声色地闭口不语,微笑的双眼却早已默许了。


  趁着重设机位、铺排轨道和架设摇臂的功夫,演员们开始原地休息。陈道明招呼万斋到身边坐下,这原本就是待会儿戏中子澜的位置。上座的姜文叹了口气,看着左侧的万斋,故作伤神地故意用英语对陈道明说:“唉!道明,你说陈导是不是偏心啊,把你的王弟弄成这样,还有哪个观众会看我们呐,”说完又大笑起来。万斋知道姜文其实是在跟自己开玩笑,刚想着该怎么回敬,身边的陈道明开口了:“没办法呀尊翼君,我们子澜实在是打扮不得,稍微弄弄就天地失色,咱们不服不行啊!”天啊!这哪算是解围啊?两个人分明是一伙的!同时跟这两个人斗可不明智,万斋只好又嗔了他们一眼,闭口不语了事,那两个人却笑得更灿烂了,连严肃的傅砚基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这时,忽然有一个剧务从他们身后绕过来。是方昆,万斋一眼认出了他。“四位老师,陈导说可以准备下一场了,”依然是谄媚的笑容,对此万斋有种本能的反感。


  “知道了!”陈道明只淡淡地打发了一句,方昆笑着点头离开。


   有时候,人生真的太过荒唐多变,一个看似不相干的因,却会导出一连串完全不可知的果。现在还是纵情玩笑的三个人,怎么会想到,就是刚才轻松自在的几分钟,竟会在三个月后演化出一场滔天风雨。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8 23:46:06编辑过]
Posted: 2005-08-08 19:54 | 19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九章




  “各部门注意一下,因为我们是不停机拍摄,从前场对话一直拍到高潮部分的剑舞为止,一气喝成,所以都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好!各部门注意,action!”于是,两条轨道,一条大摇臂,三套斯坦尼康同时启动。


一番寒暄后,子澜入座。孤偃把话题重新拉回到长河之碧上:“即墨,此碧相传深藏于长河河底数千年”慢慢打开锦盒竟有一道紫光喷薄而出,顿时主席一侧恍如白昼,众人又是一片惊叹,酆国人更是皆道不虚此行.



  只见那长河之碧如天上明月,清气四溢,光芒万丈,从不同角度看,色泽竟能随之繁复变化,果然是稀世珍宝。众人皆双眼圆睁,一个个恨不能扑上前来。独独尊翼君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缓缓举杯,却并不饮,不动声色地说:“早就听说,帛国有三件盖世无双的珍宝,第一件就是这玉润冰肌的长河之碧;第二件,帛国传世一百二十六年泱泱三百卷《鸡次之典》(礼仪法度典籍);这第三件吗,”忽然微微侧身看着公子子澜,“据说只是一套剑舞,还据说此舞能使雷电收震怒,江海凝清光,叫什么来着”,故作不知地问着。



  “御天河”子克答道,内心已然感到不安,外表却仍然镇静。



  “对,对,就叫御天河,”眼睛更死死地盯住子澜,“而且我还听说,普天之下能将此舞跳出第一境界的只有一人,好象还是某位公子。” 酆国人开始疑惑地讨论到底那舞者是谁,帛国人则都把目光投向子澜。目光的焦点,却还是一动不动的颔首坐着,安静地像穿林而过的和风。



   尊翼君回首对孤偃说:“兄长,既然两家为盟友,岂可夺人之美,尊翼对前两者也实在没什么兴趣,不若让我等蛮夷之人(过去诸国皆称酆国为蛮邦)见识一下这御天河,岂不更好!”



   看着尊翼君不可一世的神情,席间几员帛国武将已忍无可忍,欲按剑起身,但都被子克用眼神喝住。子克明白这分明是一次挑衅,尊翼要堂堂的帛国公子献艺求兵,他要帛国在酆国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求所有公子到场的原因,好一场有预谋的表演。



‘该怎么办?澜弟,我该怎么办?让你去替帛国受辱吗?我做不到!’就在子克左右为难之时,公子子澜异常平静地站起身来,向尊翼微微稽首,不卑不亢:“子澜献丑了!”短短五个字,却引得帛国人一片哗然,酆国人一阵恍然。孤偃垂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子克却睁大眼睛看着身边的人,那个被他从小呵护宠溺的澜弟,定了定神,也站起身对子澜说:“为兄为你击鼓!”眼神复杂而坚定,仿佛要给对方力量。子澜先是迟疑,然后点点头。



  “好,弟兄二人双剑合壁,今日我等要大饱眼福了!哈哈哈哈!” 尊翼君击掌大笑,其他酆国人也跟着起哄。孤偃则命人请御天剑和九环鼓。



  子澜持剑神情自若地走到云台中央,环视一周,与已立于鼓前的子克遥遥对视。



  “咚咚”九环鼓声遏云天,子澜随即起势,呈行剑之势,瞳催身,身催剑,剑随身。随着鼓点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高低快慢,舞剑之人或刚或柔,时急时徐,剑在手中如清风袭月,飘雪穿云,身姿则矫若游龙、形如旋风。高潮即起,一时间,剑花翻飞,进退龙游,天地鹤翔。真个到了“来如雷电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的境界。忽然,鼓收形止,一切归入寰宇最深处的寂静。



  已经看过无数遍这套剑舞的陈凯歌也不禁沉醉其中,一时竟没发现问题,原本设计是万斋一舞完,便掌声赞声如雷鸣般四起。谁知现在,演员们包括其他工作人员一个个都一副灵魂出窍的样子,几百人的现场万籁俱寂。万斋感觉到不对,但导演没喊停,就只能继续演。


  子澜收剑走到主席前,微微施礼,依然不卑不亢:“献丑了!”



  忽然,“叭”得一声,四座回神,这才发现是尊翼君在拍几案,只见他忽地站起,对着子澜由衷叹服道“公子真天神下界,帛国有宝若此岂能不护,有尊翼在一日郐国休想占帛国一寸土地,明日刻期出兵!”此话一出,皆大欢喜,掌声赞声排山倒海,酆国人叫好是为子澜的剑舞,帛国人叫好是为尊翼的援军。子澜却静静站在原地,并无半点激动,他明明白白地知道,并不是他的舞换来了帛国的暂时安全,只不过是酆国人完成了羞辱他的程序,现在志得意满,终于做了本来就要做的事,想到此不禁凄然惨笑,这抹惨笑只有一旁的子克看在眼里,刻进心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8 23:55:19编辑过]
Posted: 2005-08-08 19:58 | 20 楼
emotianshi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LZ 谁和谁配啊???
Posted: 2005-08-08 22:12 | 21 楼
qingka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227
威望: 1588 点
金钱: 2034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14
最后登录:2006-11-22

 

楼主真是勤奋啊[em18]

故事好像越来越复杂了,猜不到啊,只有静待大人的更新啦

[em17]
摯親晴明,如後世有遇之,必捨命隨之…………
Posted: 2005-08-08 22:34 | 22 楼
紫貘
在泉家吃白食的米虫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28
威望: 1860 点
金钱: 20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09-07-05

 

大呼三声“过瘾,过瘾,过瘾啊!!!”
想来西安旅游,可以看看这里
http://www.xatour.net/index.htm
Posted: 2005-08-08 23:11 | 23 楼
云中子
云中子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74
威望: 2098 点
金钱: 2022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01
最后登录:2011-08-30

 

好爽啊~~~~~~~~~~~~~~~~~~~~~~~

道明和万斋,偶大心~~~~~~~~~~~~~~~~~~~~~~~~~~`

/ /
/ 口兄 /
/ 令 如 急 /
/ ! 律 急 /
Posted: 2005-08-09 14:07 | 24 楼
image27
寂心~闲云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28
威望: 1033 点
金钱: 20121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7-05
最后登录:2006-07-19

 

hehe~好大的场面啊, 好多的人物啊, 好复杂的故事情节啊,好快的更新速度啊 ,好期待下面的文文啊~
Posted: 2005-08-10 17:36 | 25 楼
安倍雅明
耽美狼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99
威望: 1320 点
金钱: 2037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07
最后登录:2012-03-17

 

我看的好过瘾哦,大人好强,写的好快!!!!

加油啊!

我非常期待下文!!!!!!!!!!!!!!!!!!!

奢靡都市里的爱情,像廉价的花朵,不断的盛开和凋谢。所以我选择迷恋我爱的却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存在的爱人!我最爱周恩来,梅兰芳和野村万斋了!我又爱上了卫青和《银河英雄传说》。我是可爱的纯种耽美狼!我好像都喜欢成熟的温润如玉的男人,不好,这样会嫁不出去了!
Posted: 2005-08-10 18:10 | 26 楼
双木子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72
威望: 1468 点
金钱: 2026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23
最后登录:2009-09-05

 

这个故事真是越来越复杂了,好象埋了好多条线的样子,兴奋,兴奋。

总之,楼主尽快填坑啊,呵呵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Posted: 2005-08-10 22:26 | 27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章

…CUT!...OK!”陈凯歌露出无比满意的神情。方才还正襟危坐的几百个文武大臣又恢复了现代人的生气。有几个心细的已经发现了刚才的问题,大场面出这种集体低级错误但是看导演的表情绝不像要发飙的样子,想想可能是法不责众,也就安心了。

按照老规矩,每拍过一条,陈凯歌都会叫几个主要演员到监视器前看重放,然后大家讨论改进。于是,“两国的高层人物”围在导演身边,或坐或站,神情专注地看着刚才的表演。

“万斋老师的舞真是绝了!”“你看那个荡剑转身!”“跟镜头配地天衣无缝嘞”身边的人纷纷议论开来,眼里闪动着赞叹。

这么多赞扬的话,万斋却只在意最后这一句,“跟镜头配地天衣无缝”,用余光瞥了一眼身边因为刚才击鼓还是满头大汗,气息不匀的陈道明,又把视线转移到监视器上,终于明白了这个人的良苦用心。陈道明如此勉为其难地要求不用替身,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舞蹈表演不被分割,而能行云流水地进行下去,与对方的眼神交流也可以做到绝对的自然。实现镜头和舞蹈的完美配合,正是陈的极度敬业和专业成就了今晚高质量的不停机拍摄!怪不得梁立常在自己面前说陈道明是戏精,在电影这个领域,自己真的有很多东西可以从他那里学到。

“这样可以吗,再来一遍的话,有什么需要改进的”,看完回放后,万斋认真而谦虚地问陈凯歌。

 手放在下巴上,沉默了一会:“很好,我无话可说!”导演的话引起四周轻松的笑声,万斋放心地轻轻舒了口气,和着大家的目光微笑着。导演接着说:“甚至可以一条过了,”正当大家欣喜若狂准备拍手庆祝提前收工时,导演不怀好意地补了一句:“不过,以防万一,大家各就各位,再来一遍,辛苦了!”简直是大喘气,文武大臣们笑着唉声叹气,但心里明白,今天提前收工是肯定的啦,原以为这种群戏加重场肯定得磨到凌晨的,真是托狂言大师的福啊。

就这样,在轻松许多的心情中,又顺利地过了两遍。随着一声“收工”,大家熙熙攘攘地涌向地台换衣所,几个主演则回到各自的私人化装间。

离开现场前,姜文颇有兴致地叫住陈道明和万斋:“第一天能那么顺利,万斋占了大半功劳,今儿晚上我请客,回半月湾后,我们仨一块儿喝一杯!”

虽然不讨厌喝酒,可万斋确实有些累,但是又不好一口回绝。正为难间陈道明一拍姜文的肩说:“今儿晚上还是算了,我倒每什么,万斋明天还有两场重戏呢,今天这场也是他最累,让他早点儿休息吧,改天吧!”

陈现在的样子在万斋看来还真有点像兄长了,心里袭过一丝暖意,而大多数情况下,对方给人的感觉是冰冷。

遭到陈的拒绝,姜文并没有失落或生气的意思,毕竟相熟多年,彼此了解,便爽朗的开起玩笑:“哎呀,这么快就入角色了,哈哈!那行,改天吧,改天咱们哥仨再好好喝一杯!”陈道明轻轻在姜文的肩窝捶了一拳,标准的男人间表示友好的方式。陈和万斋走后,姜文继续留下来和还在现场忙着善后的陈凯歌讨论刚才的戏,偶有不同的意见,总是各不相让的争论,但气氛还算和谐。

今天的戏还是都在晚上。陈凯歌在安排拍摄日程时,效仿了《霸王别姬》的经验,完全按故事发展“顺序拍摄”,而不像其他电影所采用的跳拍。这样一来,演员就像真的经历了一段人生,更有利于表演的真实自然和连贯性。昨晚,上各自的保姆车前,陈道明和万斋商量好了,今天白天再对一遍晚上的戏。往常讨论剧本,通常都是陈去万斋的房间,或者到大堂的咖啡座,这次陈突然提出自己明天还有点事,希望万斋过去他那边。对这种小节,万斋当然很随意,便说好了下午两点见面。

看了看表,已经一点五十,养精蓄锐了一夜半天(其实就是睡觉,哈哈!因为晚上是肯定要通宵了),万斋精神抖擞地抱着剧本出了门。今天,他没让梁立或正之陪着,因为晚上要陪自己通宵,实在不忍心再麻烦他们,再说去跟陈道明讨论剧本,也不会因为语言而带来困扰,于是便一个人出发了。陈的房间在同一层,隔的也不远,走十几步就到了,按了按门铃,过了几秒种没有人开门,于是再按了一下,大概四五秒种后才有人开门。

“哦!你来了!快请进!”打开门的一刹那,万斋一时呆住了。

Posted: 2005-08-11 00:31 | 28 楼
coreldraw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1
发帖: 166
威望: 11208 点
金钱: 212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4
最后登录:2018-05-20

 

第十一章





  眼前的景象他真的从没见过:除了开门的陈道明,其余三个人围着一张四方桌坐着,有两个人自己认识,方昆,还有那个女孩儿,叫什么一时想不起了。其中两个男人的嘴里还在吞云吐雾,整个房间也因此变得烟雾缭绕.桌上四个方向累着用塑料牌筑起的……万斋的脑中马上闪现出长城,每个人面前还有一堆花花绿绿的人民币。




  看着一阵失神的万斋,陈道明却丝毫没感到不自在,还是说着“请进”一类的话。




  “打扰各位了!要不,我还是等会儿再来吧!”回过神地万斋尴尬地想往门外退,心中掠过一丝不快。其他三个人也尴尬地站起来,向万斋打招呼。见状,陈道明马上拉住万斋的手说:“本来就是边等你边解闷儿的…..”话没说完,那边厢三个人已经准备起身离开了。谁知陈道明一声喝道:“你们仨不许走啊!把这圈打完,我得赢够整数啊,”然后眼光转移到万斋这边,像个讨好的孩子般说:“你到里屋等我一会儿,就一会儿,”说话间,已把万斋轻轻推送到里屋坐下,然后快速地倒了一杯水,打开床前柜子上的电视,又笑地非常……可爱的走了出去。




  坐在圈椅中的万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我和他还没相熟到可以把我晾在一边,自己继续和别人玩那种不知叫什么的赌博游戏的地步吧!时间是他定的,地点也是他定的呀?有点事?就是这个事吧!如果没有空完全可以说明的吗?就这么坐着傻傻地看着无聊的电视吗?越想越气,可该死的涵养又使他没办法当场发怒,夺门而出。已经多少年没试过这种被人忽视的感觉了,自己一向都是被别人捧在手上的中心啊!(他哪里知道中国人筑起长城是可以老婆孩子都不要的,哈哈!我在说些什么?)




  稍稍平息了怒气,万斋还是决定既来之,则安之,毕竟还要跟那个人合作四个月,为这点小事翻脸实在太小孩子气了。于是,开始环视这间卧室,很平常,跟自己的没什么区别。眼光落在书桌上,慢慢走了过去。桌上堆满了厚厚的书和剧本,仔细一看,剧本上满是各种各样的记号。想到自己的剧本也早成了这副不堪的样子,刚才还带着一丝怒意的脸上却荡起一抹微笑。拿起剧本,因为汉字与日文相通,却也能明白一些其中的意思。坐下慢慢的看着,竟感觉和做记号的人有着心里的默契,常常有所见略同的处理,刚才的不快也渐渐飘散地无影无踪。




  外屋,最后一圈麻将终于以陈道明的杠上开花告终。大家开始最后的“帐目交割”,并且一边收拾桌上的残局一边闲聊起来。不知是谁,突然提到了昨晚拍戏时,傅砚基对小王发火的事。方昆像一下找到了话茬,一脸不平地对陈道明说:“哥哥,那老爷子是您介绍给陈导的吧!他这不是给您惹事儿吗?明知道小王是姜文的人!”




  傅砚基确实是陈道明举荐的。孤偃这个角色,陈凯歌原本属意著名表演艺术家——焦晃,但是,9月中旬,上海话剧中心突然决定复排经典话剧《正红旗下》,由焦晃领衔,他毕竟是属于舞台的,而且进入暮年的他很珍惜每次上台的机会,因此就辞演了这个角色。一时找不到合适演员的陈凯歌请陈道明帮忙物色,毕竟陈是话剧出身,认识很多功底扎实的老演员。最后陈举荐了天津人艺的傅砚基,一个演了一辈子B角(舞台剧排练中,为防万一,通常会安排一个候补班底,这里的B角指候补主角)的退休话剧演员。看了傅的试镜后,陈导很满意,但心里还是为请不到焦晃惋惜着,虽然演技相当,但名气天差地别,而孤偃这 个角色又那么重……




  “昆儿说的也有道理,”另一个中年男人说:“这年月,谁还在镜外给对手反应啊!再说人家小王原本就是姜老师介绍来做二助(第二摄像助理的简称,负责量光,拍剧照等)的,临时客串一把常侍,没必要那么认真。这次姜老师是没说什么,可剧组里他的人那么多,傅砚基今天训这个,明天骂那个,难保姜不往心里去,连累了你们哥俩的关系,得不偿失啊!”坐在一边收牌的陈道明一直没有说话,但脸上的黑线却越挂越多。




  方昆并未发现这个细微的变化,因为得到了别人的赞同,说得越发起劲儿:“你还真别说,镜头没对着他的时候,他也演得那叫一认真,这不是犯傻吗!哥哥,我知道您心善,看着他老来无靠还有个傻儿子可怜,可您得劝劝他,腕儿没焦爷大,脾气倒比焦爷还牛……




  你出去!声音很低,却异常严厉。面对陈道明的呵斥,方昆怔住了。


  “听到没有,都给我出去!”这次的音量,连在里屋的万斋都心头一震,但还是保持住了镇静。中年男人拉了拉呆住的其余两个人,悻悻地退出了房间。


  过了一段时间,外屋的人还没有进来的动静,于是万斋起身走了出去。只见那个平时一脸傲气,一身傲骨的人,垂着首,一动不动地躬身坐在椅子上,曲肘用力撑着桌子,扶着桌沿的手用力得可以看到青筋,脸上的寂寞和痛苦竟多过愤怒。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他,似乎老了很多,虚弱了很多,万斋有些不知所措,但还是趋身走近了他。


  似乎是闻到了万斋的气息,陈道明这才如梦方醒地抬头勉力向对方笑了一下,那笑容满是苦味“对不起,让你久等了那个刚才没吓着你吧?我脾气不好!” 


‘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吓到的吗,我在舞台上的音量可比这大多了。’当然这些话没说出口,万斋只是温柔地一笑:“我能知道发生什么了吗?当然,你想说的话……”他希望能帮对方排解一下现在的情绪,毕竟这种状态是无论如何静不下心来对戏的。


  那副勉强挂起的虚弱笑容终于消失:“他们有什么资格这么污蔑一位老艺术家,傅老演Hamlet的时候,他们还不知在什么地方打架撒野呢!”随着这声咆哮,满桌的麻将都被他掀到了地上。这次,万斋并没有被他的举动怔住,依然用平静真诚的眼神看着对方,那感觉像在邀请对方把余下的话说完。


  刚才那一下仿佛用尽了陈道明的力气,他仰首颓然地靠在椅背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用自言自语的口气娓娓道来,仿佛在说一个久远的故事,声音很轻,带着淡淡的苦涩:“是啊,这年月谁还会在镜头外一板一眼的表演,你知道那天看着他在镜外给对手反应时的认真劲儿时我是什么感觉吗?我觉得心疼,觉得凄凉”万斋在他身边的椅子坐下,认真地倾听对方,感觉这是第一次跟对方的心交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8-11 16:37:25编辑过]
Posted: 2005-08-11 00:39 | 29 楼
«1 2 3456» Pages: ( 2/51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