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本页主题: 【小说】Ashes of time:真国色(花开、帘掩、曲谐) by wuqiao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小说】Ashes of time:真国色(花开、帘掩、曲谐) by wuqiao

真国色
上篇:花开
——武士
邀约
清赏
春睡
中篇:帘掩
——垂帘
扇手
两难
三笑
下篇:曲谐
——集叶
狐辩
教诲
曲谐

————真国色上篇:花开———————————————————————————

博雅在晴明的廊上坐下,目不斜视,一动不敢动。

来送香鱼、酒的,是梧桐籽变的式神,穿黄褐衣服,叫武士。

武士放下东西,斜斜瞥了博雅一眼。

若不是那张焦黄、褶皱的老脸,那眼神直可用“幽怨”来形容。

等他转过廊角,博雅才犹有余悸地低声说:“晴明啊,你老是喜欢变些古怪的式神来吓我。”

晴明抿一口酒:“他只不过爱找人下棋罢了。”

“输了要赢回来,赢了还要再赢,一下棋就绵绵无绝期,连香鱼都不许吃,酒也不许喝,觉也不许睡,这也叫下棋?”博雅声都有些颤了。

“博雅,你口齿伶俐了好多嘛。”

“我刚刚已经告诉他,最近没有空再跟他下棋了。”博雅犹是一副胆寒的样子,连连喝了几口酒。

过了良久,博雅忽然想起来:“啊,晴明,今天来是有事的。”

“唔。”

“你不会又知道了吧。”

“不知道,过桥时你又没自言自语。”

“哦,下次一定记得。”

又过了一会儿:“啊,晴明,我想起来了,今天来想邀你去赏花。”

“唔。”

“是我自己种的一棵花,来自唐土的牡丹,今年开了。”

“唔。”

“说起来真怪,这花一来到我的院子里,就不肯和其他花在一起,后来整个院子除了树和草,就剩下它一种花了。”

“唔。”

“听说凡是绝色的花都孤芳自赏,何况它来自大唐,又是牡丹,所以我亲自照管它,怕它受委屈。

“不过它真是配得上万千宠爱哪,花一开,真的是国色呢!

“晴明,你一定要去看看。你去是不妨的。兼家大人他们么,也想看,不过我觉得它可能不愿意见很多人,人太杂,它会赌气谢掉的。”

“真是棵麻烦的花啊。”晴明终于道。

那么看看也无妨。可以消此永昼。
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

露彩犹泫,
日华初照,
晔其晨葩,
情若微笑。

淡黄花瓣如染腊一般,晨光中微微通明。

“色极鲜洁哪,博雅。”晴明赞道。

但是,有些可惜,只有薄薄数层花瓣,是多叶,不是千叶牡丹。

中土有牡丹名种“姚黄”,花瓣有700多片,千叶中的极品,号称花王。

“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汉诗里这样赞叹。

晴明当然没说出来。

多叶虽然单薄,也有别样的风姿吧。

“唐花呀唐花……带露的牡丹……唉,晴明,我真是太幸福了……”博雅感叹,“看见这带露的花儿,觉得名字里一定要有个露字才好。伤脑筋啊,晴明,取名的事我不擅长,叫什么露呢?”

“叫"湛露"好了。虽然不是倾城倾国,澄澈雅致也好。”

“嗯,好名字,就这样定了。曲子就叫湛露曲。”

博雅拿出叶二,推敲他的湛露曲。

笛声慢,和风煦暖,花香清冽,晴明盹着了。

迷迷糊糊中,浑然不知博雅起身、入室、取枕、轻轻扶他躺下。

然后虚按笛孔,继续谱曲。

似乎有些冷落了湛露。

花瓣仿佛有些皱,何事凝眉?

枝叶微颤,平地忽然有一阵凉风起,博雅倒不觉得多冷,回头看看晴明,晴明睁开了眼。

博雅探过头来,凹凸不平的脸满是期待:“终于醒了啊。再看一会儿湛露吧。”

晴明双目微张,迷迷朦朦,似醒非醒,神态迷离。

博雅头探得更往前:“还在做梦吗,晴明?”

晴明脸忽然晕生双颊,抓起蝙蝠扇,刷一下遮住了脸。

————真国色中篇:帘掩————————————————————————

门照例自己开开,然后武士从旁边冒了出来。这干瘪老头照例拎着棋盘,满怀希望的问:“博雅大人,今天有空吗?”

就是博雅这样的老实人,也不得不一边加紧脚步往里走一边说:“啊,武士啊,实在是……实在是没空啊……”

转过廊角,就见廊上挂起了帘子,晴明身在帘后。

原来是得了风疹。不欲露面。

“怪不得,今天一早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发生似的,心神不能宁静,原来果然有事发生了。” 博雅道:“要不要紧呢,到底是什么样呢?”

晴明闷闷道:“看了第一眼就没再照过镜子,谁知道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博雅不由得伸手想去掀帘子:“让我看看。”

“啪”一下,晴明一手以袖遮脸,一手在帘侧给了博雅一扇子。

博雅忙缩回手:“忘了,忘了。”

武士慢腾腾送酒来了。这家伙仗着有一手烤香鱼绝技,其它诸事都明目张胆的偷懒,晴明平常都懒得训他了,现在更没心情。

博雅挪动几下,只觉不舒服:“其实大家这么熟,怕什么呢,对着帘子说话怪怪的……”

晴明隔着帘子怒道:“正是熟人才不想丢丑!难道要为八杆子打不着的闲人挂帘子?”

博雅忙安抚道:“对对对,是是是。”

武士在一边朝天翻了翻眼珠,表示爱莫能助,放下杯碟避走了。

博雅把酒从帘下递过去。

隔着帘子也知道晴明没情没绪。

博雅喝了几口,也觉得没滋没味,放下酒盏,又不知死活的开口了:“晴明啊……这风疹不会也跟咒有关吧?”

晴明:“人要是睡着了,周围若是有特别有灵性的花木,就容易中咒。”

博雅忽然想到:“难道是因为那株牡丹?”

晴明:“啊,你终于想到了。”

——————————————

“唉,我知道这花脾气不好,没想到它连你都……都怪我太纵容它了。现在如何是好?”

“解咒自然还要从牡丹上去解。你知道汉药里的丹皮吧?”

丹皮?牡丹花根剥下的皮?

博雅惴惴地问:“一块根……一块就可以了吧?”

“能成灵下咒的花,不同一般,解咒也也麻烦,要整块根都掘出来晒干。”

“那岂不是要了它的命?” 博雅傻了眼,“要不,取一段根,等它长出新的,再取一段,好不好,好不好,晴明?”

“也好,这样的话,花的命保住了,我的风疹在三两年里大概也会好。只是拖久了,脸上难免留些疤痕……也罢,没关系,反正我也不常见人。”

博雅苦着脸:“有没有别的法子?比如,用我的头发代替,是我把它养大的,应该怪我吧。”
晴明不答。

“唐人说割肉做药引最有效……”博雅咬咬牙说。

晴明笑了:“这是解咒,又不是熬药。我偏要它的根,现在就要,全要。”

博雅泄了气:“那怎么办,晴明?又不舍得它死,更不能不管你,这次好像不是吹笛子能够解决的了。”

晴明又笑了。

“我都快愁死了,你怎么笑得出?”

晴明的笑意更浓,简直溢出帘子来。

博雅忽然福至心灵:“晴明,你不会是在吓唬我吧……”

晴明在帘子里笑得打跌:“当然是在吓唬你……”

“你脸上没长风疹?还好,吓死我了。”博雅拍拍胸口,长出一口气。

“风疹嘛,还是长了。只是不需要挖你那宝贝的花根来治而已。至于头发人肉嘛,让我想想……”

————真国色下篇:曲谐————————————————————————

按照晴明说的,把那张符贴在花枝上,等了一会儿,什么动静也没有。

博雅细细捡拾牡丹的叶子,放在一只丝囊里。晴明说要十几片叶子泡水就够了。差不多了,有三四十片了。

博雅想了一想,又多多捡了些。

才回转身,只见廊上坐着一个小姑娘,淡黄衫子,中土打扮,清丽动人,一双丹凤眼灵动得很。双脚在廊沿下一荡一荡。

跟着晴明这么久,博雅也算是久经世面了,一点没惊讶。

何况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花。

“你从哪里弄来的符?”小姑娘真没礼貌。

“明知故问,自然是晴明大人的符。”

“他让你贴你就贴了?你知道这咒是什么吗?”湛露有点被宠坏了,口气一点不客气。

“不知道。”博雅老老实实的答道,“嗯,不过,晴明虽然有些怪脾气,可是他是好人,不会害你的。”

“他是好人?那为什么有人说他是狐狸精?”

“谁告诉你说他是狐狸了?”博雅急了。

“那个兼家什么的这么说了,你很生气,回来罗嗦了很多话,什么晴明不是妖物,什么是妖物也无妨,什么什么的,听得我好烦哪。”湛露翻着眼珠,吹自己的刘海玩儿。

“原来你在偷听!”

“你爱自言自语嘛,我又不是故意要听那只狐狸的事情。”湛露玩腻了刘海,开始把弄衣带,甩来甩去。

“不要叫他狐狸。”

“他又不在这里。”

“背后也不许。”

“他笑得就像狐狸嘛。笑得我心里着恼!”湛露一下把衣带甩出去老远。

“我也常被他笑,习惯了就好了。——可是昨天他好像并没怎么笑……”

“那他一定是在心里偷偷笑,笑我花瓣少,只有几层,不是千叶牡丹。”

“千叶牡丹的确有繁复华贵之美……可是单叶多叶的也很雅致,我不觉得非要那么多层……”

“那狐狸一定是喜欢千叶的!”

“都告诉你不要一口一个狐狸的了。”

“狐狸狐狸偏要叫狐狸!”湛露开始撒赖。

博雅目瞪口呆,原来自己种出这样顽劣的一棵花。

“早知道这样就让晴明挖你的根好了!”博雅想,“需要好好吓吓这个惫赖的孩子……”

“嗯,那个,谁……午桥大人说,要治晴明的风疹,挖牡丹花根取丹皮最见效。”博雅吓唬她。

湛露撇撇嘴。

“藤原水大人说,最好把花瓣片片采下来泡盐水,泡得皱皱的。”

湛露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粉嫩的脸,兀自嘴硬:“哼,胡说。”

“其他大人还说……还说……”博雅苦苦思索还有什么辣手摧花的招。

湛露的脑子比博雅转得快多了,立时想起星凉、夜色大人最爱吃的“牡丹富贵鸡”,不由得花容失色,再想到展未大人、护妖大人的奇思异想,有甚于炖鸡者……小脸登时惨白,一言不发,乖乖下廊,捧了一大把绿叶送到博雅面前,然后一声不响,老老实实回复真身。

博雅措手不及:“啊,就这样?我还没说完呢……”

教诲成功,终于吓住她了,小湛露眼里,晴明现在已经算是一只虽然可恶但相比之下不算最可恶的狐狸了。

……………………

博雅的院子。

笛声。

晴明的脸上并没留下什么痕迹,依旧莹白如玉。

湛露的花儿还是朵朵都昂着下巴,傲头傲脑、毫无悔改的样子。

“听说,有个法子可以让多叶变千叶……”晴明闲闲提起,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谁听。

风中微微摇曳的湛露忽然凝定,仿佛在侧耳倾听。

该死的,那狐狸却止住,慢慢添酒,慢慢饮,浑然忘了话头似的。

博雅一心一意吹着笛子。

隐约间,湛露的花瓣仿佛爪子一样绽了起来,恨不得在晴明那狐型脸上挠上几道…………

——(完)——

————————————————————————————————————

[1]牡丹名种“姚黄”,千叶黄花,花瓣有700多片。
博雅的湛露虽然色作淡黄,但不是千叶(层数极多),而像“朱砂垒”和“玉板白”一样,是单叶或多叶(单层或多层),所以晴明只是赞湛露颜色鲜洁——不料这花极骄傲,因此发了脾气,hoho。

[2]藤原水大人、星凉子大人、夜色微醺大人、展未云大人、某狐狸的护妖大人:抱歉拿你们的名号去吓湛露,开个玩笑,不要pia我,因为几位的名号最熟,顺手拿来用了,飘走飘走~~~~

[3]“露彩犹泫,日华初照,晔其晨葩,情若微笑。”——这句是从李德裕的《牡丹赋》里生剥过来的︿_︿,坦白一下……

[4]别问我晴明在廊上睡着,做梦梦到谁、梦见什么,我只是对海棠春睡的样子比较垂涎而已…………

[5]为啥附这么多注nie,最近写毕业论文写疯了……

—————————————————————————————————————

——写在后面的一些话——

不忍心看悲文,所以听着昇哥的歌,想象像海豚阿德一样穿着快乐的鞋,写着浅显轻快的小故事。

让晴明遇到一株骄傲的牡丹,像小王子的那朵玫瑰一样的花,小小过敏一下,小小烦恼一回,小小闹一下别扭,小小恐吓一下博雅和花(威胁要挖花根做丹皮,泡水洗脸,hoho),然后,一切安好,大家继续过着幸福的日子。

童话一样,是吗?让我们在狗一般的日子里,一礼拜至少能做一个甜蜜的梦吧,阿门。

对了,那位叫武士(这名字来自于阿木山木版的翻译^0^)的式神继续烦恼着,找不着下棋的对手。(大团圆的结局里,总得有人不幸吧^0^)

就这样宠溺晴明和他的朋友们。

明天等待下個瘋狂的日子

希望寂寥都走開

---昇哥的话

--------------------------------------------------------------------

以花痴的名义来看你,
以恶搞的名义来写你,
藏在一切的名义背后来爱你。

一直不是能够直接说出“我爱你”的人,所以一直在泉家作花痴状、写恶搞文,没有正面形容过对万斋、晴明的感受。但是已经足够了,因为我们都是爱万斋、爱晴明的人,我们互相懂得。
日久天长,也许会相忘于江湖,也许能够时时聚首,无论如何,这段被万斋、晴明点燃的光阴,永远照耀来路去路。

以此篇纪念时间的灰烬。


Posted: 2005-06-23 02:01 | [楼 主]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欢迎大家回帖,你的回贴就是作者的动力。

原地址: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1822&fpage=4
Posted: 2005-06-23 02:02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歌月徘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