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本页主题: 【小说】丁香夜雨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小说】丁香夜雨

天無雲、風飄清

早起的身影一大早就漫步再平安京中,今天無事。

一身清、霧裡探花賞露珠。

閒來興致葉二和著清晨農婦的啞嗓高吟,笛聲穿梭再早晨的輕霧中飄盪。

拂過笑容拂過晨陽。

綁起衣袖,腳中踏著泥巴一步步的步向田中,。

臉上卻掛著十足的笑容,像是在期待著什麼似的。

===========================

事情過後,其實生活只是回到了最初。

並未有任何更改。

早晨抄卷繪本、中午賞花拂風。

再來就是笨蛋出場的時候了。

聽著他被團團包圍的人事物,偶而還要幫他收拾善後。

回程後。

晚上在賞著星月,偶而有心時,還可順便觀一下星圖。

無心就襯著涼風聽著式神的錚然曲音。享受休眠前的小品樂趣。

是如此的平淡,是如此的無常。

綾女。」臥在窄廊,人有些悶。

屏風前緩緩浮現一個穿著12單衣的女子,襯著梅桂櫻丹的底紋。

手裡浮出常用的古琴,依序的彈飛琴線。

天色有些昏,晴明送了2位大師走,跟保憲下了一盤棋,看蜜蟲陪誤闖的小孩子玩,

抄譯了兩卷子古載。現在月登空,梳洗的濕氣依舊人又回坐了窄廊。

多了盞燈、多了盤烘過蓬鬆的草菇、多了甕酒。

少了一個該出現的人。

才正要將思緒沉入迷濛中,蹦蹦的踏響早已吵亂整片和諧的安寧。

「晴明。」

「你來了。」慣性的握著酒盤,調高了視線。

瞧了眼,撲哧聲,晴明連扇子都來不及張開整個臉就悶入了袖子間。

「我知道你在笑……有什麼好笑的?」博雅抱著手上的小紙包。

有些不悅的低頭看著晴明笑的發顫的樣子。

好一會兒晴明才止住笑,大吐了一口氣回頭看著發鱉的博雅。

「哼,笑玩了?」有些悶的博雅伸手就想拿草菇吃。

手才伸出去就挨了晴明拍子。

「你手上還有土。」

「還不是因為……。」

「因為什麼?」

「沒事。」

抬頭看了眼。

晴明爬起身坐到博雅旁。

「灰頭土臉。」伸手就往博雅沾灰的鼻子擦。

博雅有些驚訝的身子往後傾了下。

愣住。

繼續將手上的布巾往博雅臉上去。

整個身子也隨著博雅傾斜過去。

緊張的一抓,博雅抓住了晴明的手腕。往後一推將人扶正。

「別……別…別靠近,我滿身土會弄髒了。」博雅有些慌的,站起身。

「我…我等等在來。」隨手又抱起了紙包。慌張的像是逃亡般的出了晴明宅邸。

留下一地愕然,晴明又大笑了起來,逗博雅真好玩。

抬頭看看、夜空無星,月也被半遮。

「落淚了?…又要飄雨了。」晴明看著天,感受著空氣中的濕氣。

捻了片草菇入喉,慵懶的身子側臥在地板上。

雙眼閉目養神。

果然沒隔多久,那不遠又不近的窄廊盡頭又出現了熟悉身影。

隨即旋身而起,自然的靠回屋柱上。

帶著滿頭溼髮,身上只著了件單衣。少了朝政的嚴肅其餘男人的稚氣依舊沒少。放下懷中的紙包,博雅坐在晴明旁邊。

「晚來了。」

「嗯。」

靜默

「不問我去哪了?」

「今天跌到哪條溝裡去了?」

「呃……。」搔搔頭,對於晴明挑眉的眼神,實在抵擋不住那些微的威嚴。

看了看,晴明伸出手越過餐食要拿取前面的紙包時,博雅慌張的就這樣一把抱住晴明的腰拉了回來。整個身子就跌在博雅身上。

「!?」晴明回望將他拉回的人,只見博雅尷尬的馬上鬆手。

「我~我…。」

「不是給我的?」

「是!~不~不是!!是啊~唉喲!別逗我了,那是給你的。」博雅輕輕的將紙包拿過,慌亂的不知所措。

廊外正開始下起細雨。

「是給我的,那我不能看!?」花香……?

「……我……我怕你笑我。」

「都拿來了,有什麼好笑不好笑的。」晴明一把接過紙包。

屋外的雨越下越大。

一看。

大大小小的植物就這樣連根混土的小心翼翼的躺在紙上。

晴明撫了花葉。

「或~或許你這庭院已經有了,或許你不喜歡……,或許我該給你些什麼的…或許~~。」博雅零零落落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晴明的表情一直沒變,讓他更緊張。

「蜜蟲。」

旋身,蜜蟲手上捧著一矮桌子,上面擺著些大福糕點。「主人。」

「將這個拿去。」

「是。」蜜蟲放下糕點,捧著紙包走出了廊外。

「這樣會淋…。」博雅本想出言阻止。

只見蜜蟲四周圍包圍著紫色光芒。

雨滴碰到光化成了晶亮,一點都無法沾濕蜜蟲身上的渲染衣裳。

嘻笑的蹲在泥土地上,纖纖手指撥開了土卻沾染不上手。

輕巧的在雨天,在泥濘中種下紙包中的植物。

本該垂軟的樣子,在蜜蟲的碰觸下植物四周圍包圍了紫光,緩緩的恢復生氣。

「真神奇……。」

「你摘的?」

「嗯。」

「怎會想到送我這些?」

「…………聽宮女說的。」

「說!?」

「……聽說,植物的名稱是它們自己取的,我們平時叫的名稱是我們人自己加上去的。」博雅看著晴明的側臉,那眼神一直注視著自己摘來的每一花一草。

「嗯……是的。」

「而有本書上就有記載很多花草的本名,我那天就跟宮女要來看看……。」

「然後!?」

「然後我就把自己喜歡的名子記下來了………。」

「然後你就去摘了?」

「嗯………。」

晴明爬起身子坐在博雅盤坐的腿上,拉著那被草割傷的大手。就這樣順勢的依在懷中。

先是一愣,博雅隨後圈住晴明。兩人看著蜜蟲再雨中跳舞踩水漥的樣子。

「博雅。」

「?」

「雨越下越大,知道今天為何會下雨嗎?」

「不知道。我不是陰陽師不會看星圖。」

「因為織女在落淚。」

「織女?」

「在唐國,很久以前,天上的大神有7個女兒下到凡間遊玩,七個人身上都有用夢跟愛織成的羽衣,那也是她們的靈力所在。結果最小的女兒的羽衣卻被凡間的男子偷走。女子為了取回羽衣就下嫁給男子。然而他卻也愛上了這名男子就與他在人間結為夫妻。但是大神知道後很生氣便強行將小女兒帶回。留下深愛的丈夫跟一對兒女。」

「之後呢?」博雅認真的聽著。

「之後在小女兒的苦苦哀求下,大神答應在水無月七日,這天讓男子與他的孩子跟織女見面一天。透過鵲鳥搭建的鵲橋相見。每當離別之時織女會落下相思的淚水,就稱為七夕雨。」

「所以現在下的雨就是織女的淚水嗎?」博雅呆望著天上落下的無盡雨滴。

「嗯……當人們將這天當作喜悅的一天時,卻是織女與丈夫要在一次訣別的痛苦,一年相見一次,一年份的相思,一年份的淚水,一年中兩個人都要孤單………。」晴明看著博雅帶來的花葉,心中有莫名的沉悶。

「在美麗的背後總是有殘酷的痛啊……。」博雅喃喃的念著。

晴明拿起一個大福,往博雅嘴巴裡塞。

「唔!~」差點咽著,博雅奮力的吞下一口。

「這是!?」博雅看著不一樣的大福,嘴裡飄來芬芳的櫻花香。

「櫻花做的,那棵。」晴明指了在角落不畏風雨的櫻花樹。

「我不記得那裡啥時候有櫻花的……。」

「離翠留給我的…。」晴明淡淡的說著,那天從血印中浮出的種子現在已經是棵新樹了。

有那麼一剎那,博雅像是以為晴明在消失一樣。放下大福的手再度將人抱緊。

先是不解,晴明笑笑的。

「說吧。」

「說!?」

「你帶回來的花,她們的名子。」

「這個………。」

「就從那株天株葵好了。它叫什麼?」

「………幸福在你身邊。」博雅有些僵硬的說出,臉上飛了兩朵紅霞。

「……那那株呢?」

「可不可以不要說………?」

「不可以。」

「………那株筴蓮……至死不渝……。」博雅已經把頭埋在晴明頸間了。

「呵呵……。」

「最後一株,紫丁香吧?」晴明笑玩後轉過身,面對博雅。

「嗯。」眼前的人笑的更燦爛,像嬉戲像捉弄是什麼、不重要。

「那我來說。」晴明攬過博雅的肩頭,惡意?無心?或者歡喜?晴明吻上了博雅的。

結束、博雅將人緊緊的抱在懷中。

「我不會讓你孤單的………晴明,我不會讓你像織女像離翠一樣的……。就像紫丁香的名字一樣!我對你……。」

手指抵住博雅的唇。帶笑的塞了一片香菇到他嘴裡。

來不及回應的博雅被晴明抱在懷裡,不去想現在的他是什麼表情。

今夜我將為你高歌一曲。

我知道的……謝謝你。

博雅。

雨很大,雨中的蜜蟲拉著一個全身紫衣的小女孩在雨中跳舞嘻笑的。

那最後落土的紫丁香正奮力的在雨中展露光彩。

夜深,雨停,風靜。

蜜蟲牽著紫衣小女孩坐在門外看著剛露臉的月亮。

「吶~你叫什麼名字啊!?」蜜蟲抱著小女孩問著。

「我~你們都稱呼我叫丁香花啊~。」紫衣小女孩嘻笑的在手邊扔出更多落花。

「蜜蟲姐姐~~。」

「嗯?」

「偷偷跟你說喔!其實我啊~~~。」小女孩窩在蜜蟲耳邊淡聲的輕道。

「嗯?」

「其實我的名子叫做…………。」

【不‧滅】
Posted: 2005-06-16 00:17 | [楼 主]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欢迎大家回帖,你的回贴就是作者的动力。

原地址: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421&keyword=
Posted: 2007-05-05 21:11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紫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