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本页主题: 【小说】阴阳之B-SIDE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小说】阴阳之B-SIDE



上篇: 安倍晴明

迷离间,有阳光落在我的脸上,睁开眼,那耀眼的光线居然有点刺痛的感觉。

这是哪里呢,素净的回廊淡淡的竹帘,整齐雅致的院落里到处开着五角星形的小花。茫然的环顾四周,转过头,却被吓了一跳,两名女子正站在我身侧低头诧异的注视着我,长长的头发齐整却简单的束在身后,身上着的是款式极其相似的浅绿色长衣长裙……呵,这装束好眼熟啊……不会是……我低头闭上眼睛轻轻笑了一下,再睁开眼睛看着她们,猛得跳起身来。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两女子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有受了惊吓的表情。

唔,是我不好,不过脱口而出的母语应该是人的正常反应吧?

但是好象无论漫画还是传奇中跨越时空的人都不会受到语言的限制,为什么我却会碰到这个问题呢?
  
那么换种语言再说一遍,这回应该没问题了吧……可为什么还是用迟疑的眼神看着我呢,是我红色的羽绒衫和牛仔裤吓到她们了吗?虽然说这样的装束在她们眼里可能已经出离奇装异服这样的概念,但既然我一长着人的面孔并且可以站在阳光下排除了妖怪的嫌疑,二没有随身带着刀枪棍棒又排除了刺客的嫌疑,那么,作为一个女人,有什么可以让她们呆成这个样子呢?

相对发愣到我几乎要抓狂的时候,又一名绿衣疾步而来,身后跟着一位身著十二单的年轻女子。那女子用审视的眼光看着我,有些略略的惊疑和好奇,站定之后先弯腰深深施了一礼,在我匆匆回礼之后开始问话,声音清柔且平和。

……可是,可是她说的日语是没错,为何听来却如此别扭,难不成是所谓的关西口音?不,确切的说,应该说是“日本古代语(关西版)比较合适吧”。加上她的语速很快,一长串的问话中,我只听懂了一句——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呢。

我是谁……我能解释清楚吗?

那么,这里是哪里,我问她。总要让我先确认一下,这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个地方吗,为何看上去这般似是而非。

“……安倍晴明大人……”

即便交流再困难,这几个字我清楚的听见了。

果然是晴明大人的府邸吗?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让流动的风从指间轻轻穿过。

“我要见晴明大人。”仿佛可以听见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声音,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一顿说完这句话。我不知道她是谁,是蜜虫,还是别的式神——不,都不重要,我想见的只是那白狐之子,安倍晴明。

那女子安静的看了我一眼,又弯腰施礼而后退去了,只剩下那三个绿衣女立在我的身侧,倘若我没有猜错,那是一种温和的监视。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女子又出现在我眼前,和原来一样言前先施一礼。

“请随我来,这边。”这句话说得很清楚。

我跟在她的身后,走向回廊。上回廊的时候,我下意识的脱了棉皮鞋,隔着单薄的袜子感觉冰凉的木地板,我忍不住轻轻的抖了一下。女子在前方欠身等候,似乎有轻轻的笑了一下。

走在窄廊上我再一次恍惚,这真的是晴明的宅邸吗,为何这般干净,为何没有杂草,还有……为何不见博雅……

转过神的时候,那女子已经驻足并跪坐在某隔间门前,低着头恭敬的禀报。我不由自主的也跪坐在她身边,虽然这样的姿势让身着牛仔裤的我很不自然。
   
里边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女子膝行至门前把门移开,对着门内轻施一礼遂膝行移至门边,低下头为我让开一条路。

我不会这样的移动方法,索性站起身走到门口施了一礼而后跨了进去。

进去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承认我不冷静,虽然看上去还没有发疯的迹象。抬起头,盘坐在对面那个身着蓝色暗花公卿便服的男人在我看他的时候也注视着我。

居然不是白色的狩衣。

没有妖媚的眼神,细长的眼睛中所露出的表情只能用诧异来表示,他也并没有掩饰。

没有尖尖的下颌,他的下巴带着男人特有的棱角和线条,紧闭的双唇弧度并不让人觉得是在诱惑。

皮肤很白,有些病态,眉似远山,此刻轻轻扬起。

我想我需要适应一下。

有片刻谁也没有说话。我既然这么仔细的端详他,他想必也那样仔细的审视着我。而我是那种放在人群中就会被淹没的女人,除了发型有些象几百年后的武士,穿的衣服略略透着些诡异,其他没有特别之处。

你是谁呢,来这里做什么呢——轻启朱唇,果然还是这样的问题。

我需要一张纸,一枝笔。有些话恐怕是说不清楚了,还是用写的比较好,而且,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最好多用些繁体中文。

等他大体了解情况,已是两个时辰之后。千年之后唐国的人吗,因为想看到我的执念而来到这里吗。

没有太多的惊讶,却有笑容浮现在他脸庞,只是淡得象天上飘过的浮云。

果然还是不形于色的人啊,我揉捏着很久不碰毛笔后因为忽然长时间的使用而变得僵硬的手指端详那张脸,而由于这个表情,那张陌生的脸让我有了似曾相似的感觉。

“请问……刚才那些是您的式神吗?那些女子?”只能用短句,而且要说得很慢,否则不如用写的——但我的手已经再也握不住笔。

“式神?真难为千年后的人还知道式神这种东西。”他温和但没有太多表情的看着我,“不,她们不是,只是家里的女侍。”

“是这样的啊……”有些无聊:“那个穿十二单衣的年轻女子……也不是?”

“怎么会。她是我夫人带来的贴身女侍,打理内庭杂事。”他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听了些什么奇怪的传说呢。”

居然已经有夫人么?我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男人问我:“姑娘有没有想过怎么回去?”

既然因太过强烈的执念而来,执念一消自然就回去了。但我还有一个执念尚未消解。

“大人,我想见一个人。”

“是谁呢?”

“源博雅大人。”

男人轻微的怔了一下,我看到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奇怪的表情。

“你说的是克明亲王府的源博雅大人吗?”

“是的,我想见他。”我很恭敬的回答。

“可你为什么要见源大人呢。”

“博雅大人是乐圣啊,”我找了个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仰慕已久,真的很想听博雅大人用叶二吹出的笛声啊。”这是真话,只不过还另有些不便启齿的动机,比如,想看看他们如何的相处……

“哦?……居然连源大人的笛子叫叶二都知道,真是奇怪的姑娘呢。”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使他的唇微微上翘,脸部的线条柔和了不少:“可是那位大人身份尊贵的很,那笛声并不是你想听就听得到的。”

“为什么,大人您请他来这里吹一曲不可以吗?”

“不可以,博雅大人比我官高两阶,越上之事,恕我不便。”

我一愣,那口气听不上不象是在玩笑。“可是,两位大人不是好朋友吗?”

面前的男人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决。

“没有的事。”

虽然意外到现在,这句话还是让我有一种类似崩溃的感觉。

“那么,”我兀自顽抗:“两位大人总是相熟的吧?”

“上朝的时候偶尔会见面。”他看着我:“就这样。”

就这样。是啊,就这样。

象被冷水浇过,心里一片冰凉,脑中却是发烧一样的紊乱。本来跪坐着就吃力无比的我,现在几乎已经是瘫坐在地上,再无心顾及什么风度,下意识定定的看着桌上的天文仪——虽然其实我并没有在看它。

“你这么想见到博雅大人吗?”声音之近把我从一片混沌中拉了回来,一惊之下,才发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走到我的面前,正弯着腰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晴明……大人!”可能是被他吓到,也可能那笑容太过古怪和突然,还有可能是看了几个时辰终于看惯了……总之见面到现在都无法和人联系起来的名字,一瞬间居然脱口而出,伴随的是心脏一阵无端的狂跳。

“看你已经发愣很久。”还是淡淡的,但似乎不是刚才那种拒人千里外的感觉:“假如我说有年轻女子思慕源大人……也许他不会拒绝见你一面吧。”

“如果那人愿意见你,到时候有什么要求你自己和他说吧。”晴明直起身轻甩袍袖,轻轻的笑容挂在嘴角。

“其实,姑娘从千年之后赶来是为了见博雅大人而非晴明吧……”他背对着我悠悠道:“如此强的执念倘是因为没有得偿所愿而变成了怨念,那可是很不妥啊。”

……

被误会了,果然被误会了。

不过误会就误会吧,反正不误会也不能怎样。

下篇: 源氏博雅

傍晚的时候,我被那身着十二单的女子引至门外的牛车边……真的不是式神吗,我还是有些疑心的看着她。忽然想起什么,我返身望向院门——果然有五芒星的图案结印其上。

只是那门结实牢固,毫无破败之处。

入得牛车,眼前一亮,终于见到白色狩衣和高高的乌帽。

“请问……我们要去哪里呢?”

“堀川西岸。”

心里一抖,不是那闹过鬼的地方吗?难不成要带我去捉鬼?

“去做什么啊?”我的声音都有些发颤。

“你不是想一见博雅大人吗?我已经知会于他,而源大人也已应允了。”

“什么?”这么快吗?

“……我不知道你执念能支持你多久……”对面的男人若有所思的看着我。

苦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之前打击太多了,现在就已经有恍忽游离的感觉。果然,真实的东西比较难以面对——虽然我原来也这么想过,但当真如此却还是无法马上接受。

“但是,以姑娘你现在的样子,不太方便见到源大人。”

我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呵呵,是啊,阴阳师家的人当然对鬼啊怪啊或者莫名其妙如我这般的异形习以为常,博雅就未见得了。

“那么,大人的意思是?”

没有回答,只见他从袖中掏了一张很象我认为是符纸的东西,用二指抵住摁在我臂上,轻轻地念了句什么,我顿时吃惊的发现我可爱的休闲服变成一身繁复无比也艳丽无比的十二单衣,同时长长的头发从两颊垂落,可以想像身后一定是巨长的发辫。

“不要吃惊,障眼法而已,几个时辰就没了。”

不管是什么,我都要好好的吃一惊,因为这是我见到晴明到现在,他第一次、也可能是我可以见到的唯一一次施展术法,虽然并不是惊心动魄,却足够让我激动好一阵。

“谢谢……”我由衷的说,并不是为了他把我变成这样,而是感谢他让我亲眼目睹我神往已久的事。

晴明微微一笑,而后闭上眼睛不再说话——我可以确认他在想什么,误会吧,误会吧,如果误会可以带来这么多的惊喜,我情愿他误会下去。

我很想看看牛车前赶牛的人是怎样的……或者说,是有还是没有。考虑到动作过大,终于咬牙切齿地放弃了。

好漫长的路程啊,一路摇晃颠簸,终于,牛车停下了。

晴明先下了车,随后掀起帘子扶我下来,真是很体贴的男人啊——望着变成很奇怪形状的鞋子,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如果有可能的话,真希望扶我的那只手不要那么快的离开。

下车来走动几步,方始明白为什么那些女子走路都那么有缓慢且仪态万千,穿着这样的衣服,想不端庄都不行啊。

抬眼望去,那边已经站着一个男人,面朝堀川一动不动仿似在倾听流水的声音,站在夕阳的余晖里,就象一道静默的剪影。附近没有牛车,没有随从,就那样一个站着,如果一定要用什么词来形容的话,或许是落寞。

堀川不是如何壮阔的河流,但在暮色里却显出几分沧桑和秀丽。几乎已经落山的阳光,尚有几分余韵洒落在水面之上,泛起点点星星的金红色光茫。

晴明走上前去朝那人深施一礼:“博雅大人。”

博雅缓缓转过身,回礼:“晴明大人。”

——居然是如此客套,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天色暗淡,即使只是相隔数米,却已看不清博雅的表情。问候完的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那样的站着,居然是晴明比博雅高出些许,虽然后者看上去更为厚实些。

走得再近些,终于看清楚面前那名唤源博雅的男人,一张方脸甚为端正,虽然没有说话却自有一种威仪。一袭华丽的褐色织锦绣暗红色团花的公卿服,并未束刀,只看见一支乌亮的笛子斜斜插在腰间。

“就是这位姑娘从很远的地方来想要见我吗?”博雅转头用温和的目光看着我:“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值得你见的地方,想来让你失望了。”

不是的,我摇头——因为忽然意识到这两个人现时都活生生的站面前,我早被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打得说不出话来。

“博雅大人,看样子恋慕你的女子真的是不少呢。”看我说不出话,晴明在一边悠悠的发了句感慨,不知是为我解围,还是给我栽脏。

博雅没有看晴明,也没有露出所谓憨厚的笑容或者生气的意思:“晴明大人说笑了。”声音虽轻,却透着威严。

晴明不再说话,转过身去看着疾流而过的河水。 

面前这个男人,绝不是我想象中那个傻傻忠厚、总是被人欺负的博雅狗狗,而是真正的殿上人源氏博雅,那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让人有一种难言的压迫感。

可刚才我所感受到的那种落寞是什么呢,原来是有可能成为天皇的男人,在一条名为政治的河流中,一切都变得支离破碎,他是在感慨人生的无常吗。

“我只是,”终于发出了声音,很慢很慢:“想听博雅大人您吹出美好的笛声。”

“是这样吗?”博雅迟疑了一下,忽然对我一笑。那笑容来得突兀,就好象灿烂阳光一抹,一闪而过。

不再多言,他伸手取出笛子。一缕笛音响起,划破了黄昏流水般的寂静,那种悠扬不是一种欢快的感觉却让人神往,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的心随那笛声遗落在哪个角落。

后人没有吹嘘,源氏博雅果然是雅乐之圣。和风之曲听过无数,曼妙音率也领教过多次,但这般让人感动到心神俱入却是生平第一遭。

人开始有些恍惚——是乐声太美妙夺走了我的魂魄吗?还是我的执念终于被这笛声消解了呢?

一曲终了,夜色已至,静寂无声。

晴明的狩衣在夜色中是耀眼的白,宽大的袖口随着夜风飘动,却是无声无息。

博雅尤自沉浸在刚才的笛声中,望着天空,默不作声。

“大人的笛声,小女子此生都会牢牢记得。”想了许久却只能说出这样的话——在这样的笛声前,任何华丽赞美的辞藻都让我觉得是一种多余。

博雅微微一笑没有作答,那笑容里还有几分矜持。

晴明却转过身来看着我:“姑娘不舒服吗?”这男人居然已经从声音就听出了我的虚弱,是,我想我快要支持不住了。

“……晴明大人,我忽然有些不适,可否先行去牛车里休息一下?”我很难过的说:“博雅大人,让您扫兴了,特地跑一次来这里……”说不下去了,我低下了头。

是真的很难过。

特地跑一次来这里,好不容易和他们两个在一起,虽然一切都不是想像的样子,我还是不舍得就这么离开呵。

“这堀川边的夜风较猛,姑娘受了风邪也说不定啊。”博雅略有担心的看着我,“快些去休息吧。”

并没有听到一丝责怪的意思,除了适当的关心外似乎还有些轻松的味道……是我的错觉吗?

事实上眼前的博雅,绝不可能是追着女人到处跑的那种男人,那种稳定感,倒是会让很多女人趋之若骛的吧。他对我的态度——假设我真是怀着爱慕之心而来的女子——也能证实上面的判断,他并不真的希罕这样的女子——也许相对和女人私会,好象吹笛子更能让他愉快。

这样说来,他今天能来,我的面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些。

我看了一眼晴明,他却依然是淡然的脸,眼里却有一丝笑意:“回去吧。”那话说得异常温柔,只有我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慢慢的移动步子走向牛车,果然没有看到赶车的人。是人走了,还是本来就没有呢?刚才下车的时候光记得看博雅了啊,我摇了摇头。依依不舍的转过身看着他们,那两个却早已转过身面朝着着堀川而背对着我——果然是没有魅力的女人啊,我在心里发出小小的哀鸣。

视线已经开始变得模糊,看着淡淡夜色中并肩站着的两人衣袂飘飘,看着自己的手渐渐变得透明,我扶着牛车慢慢跪倒在地,意识开始抽离。

风中,隐约传来似有若无的对话。

“博雅,很久没有听到你的笛声了,再吹一曲吧。”

“若是你想听,吹到天亮又何妨呢……”

听觉也开始出错了吗,我迷糊的想着,那些故事的流毒还真是深刻呢。

深深的叹息着,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最后的朦胧中,耳边又响起悠扬的笛声,似乎是诉说着淡淡的离愁。

(完)
Posted: 2005-06-14 23:42 | [楼 主]
泉晴斋
花常开,月常圆,爱你不止酒一杯!
级别: 管理员


精华: 0
发帖: 549
威望: 4930 点
金钱: 76866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6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08-13

 

欢迎大家回帖,你的回贴就是作者的动力。

原地址: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939&keyword=
Posted: 2007-04-12 18:39 | 1 楼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九尾阴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