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 1 2345» Pages: ( 1/47 total )
本页主题: 千年沉醉(更新至 卷十二 穿越阴阳——第四章 黑暗之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千年沉醉(更新至 卷十二 穿越阴阳——第四章 黑暗之地)

前言:
    大家好,我是咖啡香氛,初来乍到,还请各位泉晴斋的朋友们多多关照。很开心找到了泉晴斋,这之前,一直在网络上流浪,找不到地方渲泄我对晴明的爱恋。这篇《千年沉醉》是我在另一个论坛上一直在写的阴阳师长篇,从2004年12月中旬开始写,到现在,已经写了4万5千多字了,然而,故事还没写到一半,按我的构想,我是想要写成10万字以上的。
      想要写出我心目中的晴明和博雅,想要沉静下来,慢慢地进入晴明和博雅的世界,慢慢地,慢慢地写出我心中的感受。写之前,我只看过电影,原著是上个星期才买到的。而,也曾在一些杂七杂八的论坛上看过一些阴阳师的番外。也谢谢那些文的作者,给了我一些写作的灵感。
    好吧,好像离题太远了,我想在这里试着贴一些我写的文上来,希望泉晴斋的朋友们能够喜欢,也欢迎大家的讨论。这篇《千年沉醉》会有很深的我的风格,博雅和晴明的感情,我一直希望拿捏住精准的分寸,不至于太直白。这也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
    若有若无,隐忍而深藏的爱。

~~~~~~~~~~~~~~~~~~~~~~~~~~~~~~~~~~~~~~~~~~~~~~~~~~~~~~


《千年沉醉》全文索引:

卷一 漫步平安京

蜜虫篇    博雅篇    晴明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html

卷二  焚心之咒

变身篇    春漫篇  流枫伶篇  焚心篇  漆原招子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html

卷三 王都风云

春风沉醉篇  初斗法篇    道尊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html

满月之咒篇    心魔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html

卷四 深宫魅影

五月绯樱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html

又见故人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html

青音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html

守护者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html

倾心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4.html

魅影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4.html

卷五 黑暗的力量

雨中曲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5.html

百鬼夜行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5.html

式神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6.html

朝露之爱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7.html

鬼笛叶二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8.html

卷六
怨灵的狂呤



冷淡的人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8.html

笛咒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9.html

丑时之女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0.html

再见我的爱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1.html


流萤飞舞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3.html


卷七破碎之城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5.html

幽冥之咒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6.html

博雅之死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7.html

泰山府君之祭舞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18.html

守望百年的爱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0.html

桔梗花开销魂时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2.html

卷八菊花之约

谴唐使归来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3.html

回眸之笑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5.html

斑竹枝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6.html

月夜白衣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6.html

血色之菊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7.html

往生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8.html

卷九 冬至——空心萝卜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29.html

断桥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2.html

贺茂保宪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4.html

河之女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4.html

夜姬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5.html

卷十  昔日

回首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5.html

神之爱  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36.html

牵绊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40.html

对峙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前夕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卷十一 泰山府君


火照之路篇

http://www.mansaiclub.com/bbs/post.php?action-reply-fid-11-tid-2021.html

三途川之魂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吸食精魂的花朵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阴阳师的强项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兰陵王入阵曲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绝不允许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卷十二  穿越阴阳

梦境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冰封之河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fpage-0-toread--page-44.html

紫瞳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黑暗之地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2021&page=e&#a




千年沉醉番外——赤染之月(完结)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5876-keyword-%B3%E0%C8%BE%D6%AE%D4%C2.html


千年沉醉番外——七夕(完结)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10989.html


千年沉醉番外——十五夜(完结)

http://www.mansaiclub.com/bbs/read.php?tid-11037.html
[ 此贴被咖啡香氛在2011-01-23 22:32重新编辑 ]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16:54 | [楼 主]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千年沉醉

文/咖啡香氛





夜,平安京,一轮圆月高挂,皎洁如玉盘。两颗星子齐聚于圆月之旁,转瞬间,一颗光芒陡涨,一颗隐没于暗黑天幕中。

月下,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懒懒地斜靠在回廓柱子边,手上拿着一盏冷冷的清酒,淡淡地看着满园的樱花轻轻飘落。

蓦地,一颗流星划过寂静的天空,男人的长眉轻轻一挑,唇边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有事要发生了......” 闭上眼将酒一饮而尽,缓缓张开眼帘望向无尽的黑夜。

他,是安倍晴明,名动天下的第一阴阳师。

日月流转,双星齐聚,一出传奇即将徐徐上演。



卷一 漫步平安京

日本,一千多年前的首都平安京,华丽颓靡,优雅与黑暗并存。

平安京土御门小路以北,艮位,阴阳五行中的鬼门,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小院就座落于此。

清晨的阳光照耀在古旧的庭院中,院中花草杂生,竟似无人修理的模样,却又处处流露着天然的韵致之美。风吹过,一树粉红的樱花花瓣微微地碎在风中。

“晴明,晴明......”身穿青衣的高大男人冒冒失失地冲上回廊,打破清晨的宁静,当他看到漫无一人空空的回廊时,立马呆呆地站在那里发愣。

轻笑声中,一个女子突然出现在他身后,蓝色的十二单衣穿在她身上,美丽得就像一只蝴蝶。她是蜜虫,蝴蝶的精灵,侍奉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式神。此刻,她站在青衣男人的身后掩面而笑:“博雅大人,主人出门拜访和尚去了,说如果你来了,就请等他一会儿。”

“啊。”源博雅被悄无声息出现的蜜虫着实吓了一跳:“蜜虫,下次你出现的时候发出点声音来好吗?你怎么跟晴明一样喜欢捉弄我啊。”

“是。博雅大人。”蜜虫为他奉上清茶,低头微笑着退下。

轻盈地穿梭在满园的花树之间,不一会儿,蜜虫的手上已多了一把花束,远远地望见回廓上,坐着的青衣人已经低头打起了瞌睡,不由得笑出了声:“博雅大人,真是个可爱的人呐。”



蜜虫


遇上主人以前,我是一只喜欢在空中自由飞舞的蓝色蝴蝶。

那天,天空苍蓝,风中有暖暖的花香,我在清凉殿外的回廓上随风轻舞,阳光照在我斑斓的翼尖上,微微反射出蓝色的光芒,我沐浴在和风与温暖的阳光中,悠闲自在。

蓦然间,听到一个尖声尖气的男人的声音,刺得我耳朵怪不舒服的:“安倍晴明,你能不动手就取了这只蝴蝶的性命吗?”什么?在说我吗?我顺着声音的来源低下头,看见下面的回廓上站了好几个身穿黑色朝服的男人,其中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看了我一眼,说:“忠正阁下,请不要这样,蝴蝶很美丽,就让它飞在空中吧。为什么要杀它呢?请不要这样做!”是个好心的人呐,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源博雅大人。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视中,那个叫安倍晴明的男人唇边抿着一抹不屑的微笑,只是淡淡地看着前方,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这个男人,有一种泰山压顶也不会动摇的沉静与从容。我呆呆地看着他。

那个叫忠正的男人指着我说:“蝴蝶的季节总会过去的呀,它们始终会死掉。”

“您在说不吉的话。”那个叫安倍晴明的男人连眼皮也不抬一下。

呵呵,他的声音很动听啊,不急不缓,自有一股磁性与韵律。我喜欢声音动听的男人,这个叫安倍晴明的男人,他会把我怎么样?我倒是有兴趣看看。

“我想看看你的法术,大阴阳师。怎么?安倍晴明,你办不到吗?”几个身着朝服的男人都带着刁难的眼光,看着这个站在他们面前却仿佛什么也没看在眼里的阴阳师安倍晴明。

他的长眉轻轻一挑,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去,摘下了树上的一片绿叶,轻轻一吹,念了个咒:“入式神见幻梦。”我看见那片叶子就忽悠悠地向我飞了过来,难不成他当真要用这片叶子杀我给那些殿上人看吗?忽然间我觉得惊怕,努力展翅高飞,想要飞过高高的宫墙。

白光一闪,刹那间树叶划过我的身躯,我吃惊地看到我的身体变作了两半,轻轻地坠落到安倍晴明的脚边,我死了吗?可是我很清醒啊,我能看到自己另一半的身体,不觉得疼痛,却是丝毫也不能动。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看到那几个男人震惊得站立不稳,慌慌张张地从他的身边逃走,只留下那个叫源博雅的男人,狠狠地瞪着他。他似乎对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都不会吃惊,蹲下来从怀中拿出一张纸,轻轻将我的两半身体放进去:“死了吗。变得好可怜啊。”我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和唇边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我昏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只觉得阳光耀眼,我张开翅膀飞舞,天空苍蓝得让我心碎,然而我是那么地喜欢与留恋。阳光,空气,还有,那个男人唇边若有若无的微笑。

然后,我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斜靠在廓柱上含笑望看我,他对我说:“想做我的式神吗?”

就这样,我甘愿舍弃自由一生跟随,成为供他差用的式神。

主人赋予我人形,赐我名字,蜜虫。




博雅


听到蜜虫的笑声,我醒了过来,我怎么又打瞌睡了啊。蜜虫这丫头,每次都会跟在晴明后面笑我,是不是主人是什么样子,式神也会跟着变成什么样子啊。

若不是蜜虫,我和晴明是不会相识的吧。

早就听闻了太多关于他的传言,大膳大夫安倍益材和白狐精葛叶所生的儿子,平安京首屈一指的阴阳师,自小就能看见百鬼夜行,穿梭于现世与异界之间,拥有强大可怕的法术,听说,是个狂妄傲慢冷淡恶劣的人啊。

那天,在他摘叶杀蝶的刹那,我看到了他骨子里对所有的人和物的轻蔑与满不在乎,那么美丽活泼的生命就断送在他的一句咒语中,真是个可恶又可怕的人呐。

若不是兼家大人苦苦哀求于我,无论如何我也是不会去见他的,对阴阳师我一向没有好感,更何况是这个冷血的阴阳师。唉,受人之托,却不得不去。一路上我不停地自言自语:为什么要让我去啊?安倍晴明真是狐狸的孩子吗?

土御门小路以北,艮位,阴阳五行中的鬼门,除了安倍晴明,任谁也不敢把府邸安在这个方位吧。他家的破旧木门上画着桔梗五芒星图案,听说那是他专用的封印,我刚走到门口,大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吓了我好大一跳,的确是阴阳师的府邸啊,处处都透着古怪。

进到院子里,远远地看见回廓上的身影,他穿着白色狩衣坐在三个如花般美貌的女子中饮酒,看见我来了,就远远地叫我的名字。奇怪了,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我第一次发现男人的笑也可以这么美,他笑着问我:“你说我的脸真长得像狐狸吗?”他身边的三个女子跟他一样笑得前仰后合,我顿时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可真厉害,一下子就看穿了我心中所想。

后来,当我看到晴明把那三个女子统统变成纸人的时候,才知道那是晴明的把戏,是他偶尔无聊的时候变出来玩的。这个时候的晴明,真是跟当日在宫中见到的晴明完全不一样啊,没想到那样冷淡骄傲的家伙,脸上居然也会有如此灿烂的笑容。

我在晴明的院中,见到了蜜虫,这只蓝色的蝴蝶,已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女子,成了晴明的式神。原来,事情并不是我所想的那样啊。我对晴明的恼恨,一下子就消失了,当他倒酒请我喝的时候,我真是觉得他又亲切又温暖啊。

于是,我,源博雅,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成了首席阴阳师安倍晴明的朋友。




大风吹过,院子里的樱花纷纷飘落,漫天飞红。博雅呆呆地站在晴明的院子里,忽然间觉得落寞,轻轻地抽出腰间的的竹笛,横在唇边,缓缓吹出一曲。呼吸之间,渐渐忘我。

一曲终了,博雅的心中只觉得空旷难受,转过头对蜜虫说:“蜜虫,我走了,若晴明回来,告诉他我找过他。”

“好的,博雅大人。”

博雅烦闷地走在回廓上,低下头默默地想着心事,阳光斜照在木地板上,反射出柔和的光泽。

一直行走,不知不觉间已过去半个时辰。博雅依然还在回廓上。

“哎!我怎么还在晴明家的回廓上啊?”博雅停住了脚步,拍拍自己的头,茫然地望向整个庭院。

“哈哈哈哈......”一个熟悉的声音。

只见一个身影懒洋洋地靠在樱花树下,白色宽大的狩衣在风中翻飞起舞,粉红的樱花像落雪一样在他头上飞扬。那人看着呆呆的博雅,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不是晴明是谁!

“晴明啊,你,原来是你搞的鬼,我说今天怎么回事了,脚都走痛了还是走不出你家。”博雅恨恨地望着晴明。

“博雅,我真没想到你要等到半个时辰才会反应过来。”晴明忍不住又要笑。

“是啊,等了半个时辰才反应过来。”蜜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歪着头偷笑。

哎。这两主仆......

博雅跟着笑了。




晴明


自小,我就是个冷淡的孩子。

五岁那年,母亲在一次独自外出后,失踪了,丢下了我和父亲。人们说她是一只白狐,为了报恩才跟我父亲在一起的,因为一次不小心在人前现了原形,所以必须离去。父亲说母亲是这世上最美丽善良的女子,有最灵巧的双手和最聪慧的心,她爱我。

我疯了一样地在荒山野地中寻找,到如今仍记得那些寂静而黑暗的山林,呼啸的山风吹过我的头发和双手,我听到林中的怨鬼哭泣的声音,清冷的月光照在我的身上,我看到胸前被泪水湿透的衣衫。

您,不爱我了吗?

当赤发的山鬼向我猛扑过来的时候,我决定不要逃走,如果您爱我,是会现身来救我的吧。

我活着。救我的那个人叫贺茂忠行,平安京最有名望的阴阳师,他执意要收我为徒,说我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力量,这么小就能看见百鬼夜行,他说他会让我成为伟大的阴阳师。

我不希罕做阴阳师。可是,我想拥有强大的力量,这样,我是不是就能寻找到您,母亲。我擦干眼泪,决心要成为最强大的阴阳师。

那以后,我再没哭过。

我成了师父最得意的弟子,连他的儿子贺茂保应也比不上我。师兄弟们对我又恨又怕,没有谁喜欢我,骂我是狐狸,常常暗地里欺负我,刚到忠行师父门下的时候,我经常被师兄弟们打得浑身疼痛,保宪师兄更是常和我作对。

直到我十岁那年,师父外出,我将保宪师兄冰冻了一天一夜,让他不能动也不能说。那以后,再没有人敢欺负我。

后来,师父也没什么可教我的了。再后来,我被举荐到京都的阴阳寮作阴阳师,破了一些案子,驱了一些鬼怪,渐渐地有了名声。

可是,那些有什么用?时间一过,一切都如幻梦一场。

日子就如同幽远的河流,缓慢而冗长,好多年好多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我在土御门小路以北建了个院子,任那些花草乱长,喜欢喝酒的时候仰望苍蓝的天空,看那些仓皇的飞鸟掠天而过,有时候会有逝去的樱花飘落到我的肩头,让我想起一些破碎的过往,一张模糊的面容。

而一切,早已过去。

时光就是这样超越所有。

直到有一天,那些王公贵戚们逼我作法杀蝶,我看到你挺身而出的阻止,让我相信,这个世间,还是有着清澈纯厚的存在。我记住了你,源博雅,克明亲王的儿子,爱好雅乐的人,听说吹奏的笛声会让鬼神也为之感动。

博雅,是个好人呐。






晴明看着博雅:“你来是找我有事吧?”

“啊。对,你不说我倒忘了正事了。”

“是有关漆原将军的女儿漆原招子公主的事吧。”

“哎。对,你怎么知道?”

晴明淡淡一笑:“我们现在就去吧。走不走?”

“走。”

“走。”




(卷一完)


咖啡香氛写于2004年12月22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29 10:29:26编辑过]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16:59 | 1 楼
tony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咖啡香氛大人~~~這文写的好ㄚ [em17]

小晴晴与博雅間真摯滴感情令人感到溫馨......

各个人物滴心境採分別描述亦一目了然......

写作功力深厚呵....... [em18]

下文請快快掛上呵~~~ 好文 ! 偶棉素不怕吃力滴 !!! 期待期待哪........[em21]

Posted: 2005-03-13 17:43 | 2 楼
misskoma
博晴护卫队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0
发帖: 374
威望: 1287 点
金钱: 20732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13
最后登录:2009-02-15

 

小晴晴与博雅間真摯滴感情令人感到溫馨......

温馨?!是什么样的温馨啊?猪猪接受不了博晴以外的.....坚决不接受~~

[em02]~~~[em06]
催文团秘书助理。催文团团训:大坑小坑都8放能过!
博雅和晴明 是 :
死要在一起,活着要在一起,死活都要在一起!
Posted: 2005-03-13 17:55 | 3 楼
猪猪的老婆
殿前妖孽
级别: 藏人头


精华: 0
发帖: 591
威望: 2217 点
金钱: 21227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14
最后登录:2012-04-16

 

很舒服的文字……

继续吧~~大人!!

 
 
Posted: 2005-03-13 18:12 | 4 楼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卷二 焚心之咒

风和日丽的平安京,晴明和博雅缓步行走在暖阳下。

“呐,晴明,为什么不坐牛车?你不是一个懒得走路的人吗?”博雅侧过脸来看着他的朋友。阳光照在晴明的脸上,让他一贯白净的肤色微微有些泛红,此刻首席阴阳师正愉快地微笑,唇角轻轻上扬,弯成一个完美的弧度。

“呵呵,那是,因为我想跟博雅走路。”晴明对博雅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如狐般妖魅的笑容。

“哎,晴明,别开玩笑。”博雅看着那绝美的笑容,竟有些微微脸红。

“哈哈哈哈......”晴明纵声大笑,眼中满是戏谑之色。

“博雅,我刚才听你的笛声,曲中有相思之意,你,又爱上哪家的女子了吧。”晴明侧头看着博雅。

“那个......呃......可是我不知道她的意思,而且,我也只见过她一次面而已,可是,她可真是美丽啊。”博雅轻轻叹息。

“呵呵,博雅真是个多情的人呐。是漆原将军的女儿漆原招子公主吧,这次,看来她是遇到一点小麻烦呐。知道为什么漆原将军会让你来找我吗?”晴明轻笑。

“听说公主让鬼魅给迷住了,前两天请了阴阳寮的三个阴阳师前去施法驱鬼,可是没有成功。最后只好让我来找你。”博雅正色道:“晴明,请你一定要救招子公主,拜托了!”

晴明叹了口气:“我会尽力。招子公主她是你博雅爱慕的人呐。”



变身

将军府一片混乱,晴明和博雅一进入府中,立刻听到内院中传来沉闷凄厉如野兽般的嚎叫声,听那声音,已不似人声。

“晴明大人,您终于来了。”漆原永川向二人疾步走来,脸上神情焦虑不堪。

“将军大人,有晴明在,一切都会解决的。”博雅走上前安慰着漆原永川。

晴明对将军微微点头行礼:“那么,就请详细告诉我事件的经过吧。”

“好。”

“事情是这样的,十天前我就觉得招子有点不对劲了,因为,因为......呃......她突然在一夜之间变丑陋了,而且越来越丑陋,到现在已经变得......”漆原永川顿了顿,又接着往下说:“前天我们到阴阳寮请了三位阴阳师来施法,他们在庭院里做了一夜的法事,招子在天亮时曾恢复过本来的容貌,可是一个时辰后,她又变得如同鬼魅一般可怕了。”

博雅大吃一惊:“那招子公主现在变得像鬼一样了吗?那个声音,我们刚进门时听到的那个声音,是招子公主发出来的吗?”

“是。上次来的阴阳师们用铁链锁住了她的手脚,将她关在后院的厢房里,因为怕她自己伤害自己和别人。可是不知她还能撑多久。晴明,你一定要救我女儿。”

“将军带路吧,我这就去看她。”晴明平静地说。

一行三人径直向后院走去,越是临近,那凄厉的嚎叫声越是空旷恐怖,博雅觉得手心发冷。

“看来怨念很重啊。”晴明的唇边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你们不要进去了,我一人进去就行了。”

“那怎么行!晴明,我也要进去,好歹我也是个武士,怎么能让你这个不会武功的阴阳师单独前去呢!”博雅拉住晴明白色狩衣的衣袖。

晴明微笑:“博雅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放心,我会还你一个变身前的招子公主。你要相信我。”

“笨蛋,我是在担心你。”

晴明看着博雅:“那,一起进去吧。”

“开。”晴明手指放在唇边,轻轻一喝,厢房的门哗地一声打开,博雅一声惊呼。

铁链锁住的,博雅朝思暮想的招子公主,如今已变成一头浑身长满黑毛的怪物,正一边挣扎一边发出愤怒的嚎叫。身旁的地上是撕碎的华美十二单衣,躺了一个婢女,看来像是死去多时,脖子上有牙齿的咬伤,血已干涸。

晴明的眼神变得凌厉如刀锋,用手指着那怪物,口中迅速念出咒语:“邪魅消散。”

上一刻还愤怒咆哮着的怪物慢慢地安静下来,闭上眼,将头耷拉在肩上,缓缓向下滑去,长长的铁链将手扯得笔直。怪物的口中发出低低的呻吟。

晴明静静地看着它。

博雅忍不住说道:“晴明,这就是招子殿下吗?她这样很痛苦啊,请松开她的铁链吧。”

晴明轻轻叹了口气:“断。”咒语一出,怪物身上的铁链应声而断,哗啦啦掉于地面。

那怪物跌坐于地面,蓦地双眼一睁,狂吼一声,纵声一跃,狂扑向晴明,晴明灵活地一闪身躲过。博雅的身子紧贴在墙边,想要冲上前去阻拦那怪物的攻势,却又偏偏抬不起脚步,如同被定住了般呆看着晴明在怪物的攻击下闪跃。

“去吧,别再留恋这个身体了,那是别人的身体啊。”晴明突然就势抓住怪物挥过来的手腕,他直视着它的眼睛,语气出奇的温柔:“回去吧。”

“不!!”怪物发出尖利的怒吼。

晴明淡淡地看着它:“你会后悔的。这是安倍晴明的警告。”双手一放,口中喃喃念出咒声:“永恒的黑暗之地啊,请收走它吧。”

博雅看到那怪物发出凄厉痛苦的嚎叫,整个厢房突然白光闪烁,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色纤细的身影置身其中,那个黑影发出女子的声音:“可恶的阴阳师!!可恶的人呐。安倍晴明,我还会回来的......”

白光刺得博雅睁不开双眼,博雅不得不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晴明穿着单衣正单腿跪在地上,怀中抱着一个苍白娇柔的女子,她的身上裹着晴明的白色狩衣。

她,是漆原招子公主。



春漫

招子公主终于恢复原貌了。

她安静地躺在华丽的蓝色绣金被褥之中,已沉沉入梦。纵然在沉睡之中,也依然可见公主的倾城美貌,公主的右手牢牢地抓住晴明的白色狩衣。晴明穿着单衣,在招子床边苦笑。

博雅深深地看了一眼招子:“晴明,招子殿下一直抓住你的衣服。”

“嗯。”

“为什么?”

晴明皱了皱眉。

漆原永川向晴明行礼:“晴明,我要谢谢你救了我女儿。以后只要在朝中有什么需要关照的,请尽管来找我。”漆原永川身居六卫府之首近卫府从三位左近卫大将之职,夫人又是当今天皇的妹妹,其身份在朝中举足轻重。

晴明轻笑,淡淡还礼,目光却一直盯着墙上的一幅仕女图。

博雅走近一看,只见画中一绝美女子正端坐于屏风前凝神微笑,正是漆原招子公主。有细碎的樱花正从敞开的窗户中飘进屋内,画的右上方题有《春漫》二字。

博雅惊叹:“将军阁下,这张招子殿下的画像画得可真美啊。”

“这幅画像是宫廷画师流枫伶在半个月前为我女儿画的,招子一直很喜欢,所以就挂在了她睡的屋里。”将军看着画中的女儿,笑容不知不觉浮上脸庞。

“春漫...春漫...”晴明垂下眼帘,再缓缓望向面前的画卷,唇边染上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突然晴明轻轻念了句咒语,手指从画上拂过,白光一闪,而后恢复平常。

博雅疑惑地看着晴明:“怎么?这画有问题吗?”

晴明微笑:“现在没事了。让将军和公主好好休息吧,我们先告辞了。”

“晴明,你的狩衣还在公主手上捏着呢。”博雅叫住晴明。

“那个啊,我不要了,我们走吧。”

走出左近卫大将军漆原永川的府邸时,阳光已消失不见,晴明抬头望天,喃喃低语:“要变天了呀。”

“是啊。”博雅回转头来,看着晴明身上的单衣:“呐,晴明,你冷不冷?”

晴明低头微笑。

“那个,招子公主的事就这样解决了吗?已经全部结束了,是吗?”

晴明微笑不语。过了一会儿,晴明偏过头上上下下地打量博雅:“我说,博雅啊,你想不想给自己画张像?”





博雅愁眉苦脸地坐在晴明对面,喝下一口酒:“什么!你说那个流枫伶等会儿要过来给我画像?晴明,我不想画,让我坐那么久一动不动的话我会睡着的。”

晴明如往常般穿着洁白宽大的狩衣,将背懒洋洋地斜靠在回廊柱子上,手中展开的蝙蝠扇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漆黑的眼睛来,此刻,那双眼睛变得弯弯的似新月一般。

“哎,你不用拿扇子遮住脸,我知道你一定躲在后面笑我。”博雅吞下一个烤磨菇,闷闷地说。

晴明放下蝙蝠扇,露出一张笑脸,身子前倾,盯着博雅的眼睛:“生气了?”

正在给博雅斟酒的式神蜜虫也嘻嘻一笑,跟着她那主人说:“博雅大人生气了?”

博雅一口气喝完杯中的酒,坐直身子,认真地看着晴明:“不。我知道晴明你这样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是因为招子公主的事吧。因为流枫伶给招子公主画过像,昨天你一直盯着那像看,还念了咒。今天你让他来给我画像,就是想见见那个让你疑惑的人吧。”

晴明微笑:“呐,博雅啊,你真不愧是我的朋友。”

不一会儿,式神蜜虫带上来一个身穿蓝色长衫的年轻男子,博雅站起来细细地打量他,这男子面容英俊,只是脸色异常苍白。他规规矩矩地向晴明和博雅行礼:“在下流枫伶,见过源大人,安倍大人。”

“早就耳闻流枫大人画技冠绝京都,那日去近卫右将军府中看见一幅漆原招子公主的画像,好像叫春漫吧,神色气韵尽在纸上,心赞叹之。”晴明慢条斯理地说:“博雅见了很是赞赏,希望你也能为他画一张画像。”

流枫伶眉毛一舒,仿佛松了口气的模样:“当然没问题。说起来我早就想结识源大人和安倍大人了。”

晴明淡淡一笑,将蝙蝠扇缓缓张开轻轻摇动:“不过,在此之前,我要你回答一个问题。你,爱着招子公主吧?”

流枫伶和博雅同时愣住。

博雅转头,看见流枫伶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不一会儿又变得惨白。博雅张大了嘴:“晴明,你说的,是真的吗?”

晴明望着庭院中的樱花,淡淡地说:“樱花盛开了,它的美丽让人迷恋,而,对于爱上它的人来说,喜欢它,并不是罪。”

大风漫天吹过,博雅觉得微微有些凉意,看见晴明宽大的白色狩衣在风中飘飘欲飞,他的侧面看起来温柔而哀伤。博雅有些发呆。

晴明不再说话,似在等待流枫伶的回答。流枫伶的神色阴晴不定,最后终于叹了口气,抬起头来看着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晴明大人的眼睛真是毒啊,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好吧,我什么都告诉你。那幅画的确给下了咒,招子公主是因那咒而变得可怕的。可是,并不是我下的。”

他顿了顿了,费力地说:“那是一个我曾爱过的女子,她叫细川有枝。”



流枫伶

从小,我就喜欢绘画,花,鸟,虫,鱼,都是我临摹的对象。

后来,我发现我最爱画的,是充满天地之灵气的女子,她们是最美的。在我成为宫庭画师之后,我有机会给众多王妃及贵族的女儿画像,让我见识了许多美丽的女子。有时候,我也会给一些有钱的商人画像。

一年以前,京都茶艺馆的老板细川益仓突然找到我,说要我给她的女儿画像。他的女儿清丽秀美,是我欣赏的类型,我很尽心地给她画了像,她就是细川有枝小姐。

有枝爱上了我,我以为我也爱上了她。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很幸福。我以为她会是我的唯一,并且打算娶她为妻。

直到有一天,我到右近卫大将军漆原永川家给他女儿招子公主画像。在见到她的那一刻,我以为见到了天女,她的美丽动人心魄。我知道,这一生,也许都不能逃开了。

我将画拿到家里画室中细细描画,一天又一天,画得极慢极慢,浑然不觉时光的流逝。画的时候会想像她的眼睛,她的唇,她的发丝,我将那画取名《春漫》,就如同春风漫野而过,我无法,抵挡她的气息。

我沉迷其中,忘记了做别的事,也忘记了去有枝小姐那里。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画室的门给打开了,有枝悄无声息地来到我身边,看到我对着已完成的《春漫》呆呆发愣,她狂怒地想要撕毁那张画,像疯了一样,问我那个女人是谁。我告诉她那是漆原招子公主,她那个时候的眼神让我害怕,她大笑着说我只是单相思而已,高贵美丽的公主怎么会看得上我。我气极了,撒谎说公主也爱我。有枝气得快疯掉了,嘴里不断地骂着公主,扑到我身上来抢我怀中的《春漫》。我竭尽全力保护《春漫》,拉扯中我将她用力摔开,她的头碰到了桌角,然后缓缓滑到地上。

我吓得急忙抱住她,她在我怀中狂笑,对我的《春漫》下了极强的诅咒,她说她要那个画中的女人变成丑陋的怪物,没有任保男人敢近身,她要她生不如死。

我以为有枝快死了,谁知她竟爬起来冲出房门,消失在我的视线里。第二天,我听她父亲说,有枝在一棵樱花树下自尽了。

我,是杀人凶手。

第二天,右近卫将军府里的人来取走了那幅画,不久,我就听说招子公主被鬼魅迷住了。

那一定是,有枝的咒怨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12-29 10:30:52编辑过]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18:45 | 5 楼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卷二焚心之咒——焚心篇



平安京黑暗的夜晚,无星亦无月,寂静的朱雀大道上行走着四个人。大阴阳师安倍晴明的式神蜜虫手提灯笼走在最前方,晴明,博雅,流枫伶跟在后面。



博雅不喜欢黑夜,小的时候也一直惧怕着黑暗,虽然现在已成为从四位下内务省大辅,堂堂的一名武士,可是仍然对黑夜有敬畏之心。



“呐,晴明,为什么一定要黑夜去啊?”博雅往晴明身边靠了靠。



晴明微笑:“你害怕吗?”



“不。晴明,有你在,我决不会害怕。我只是不喜欢黑夜,总觉得黑夜太复杂。”



“呵呵,博雅是个单纯的人呐。”阴阳师愉快地走在黑暗的夜色中。



一行四人来到平安京的正南门,也就是罗生门外,流枫伶指着夜色中的一座青冢说道:“这里就是有枝的安葬之地。晴明大人,我已带你来了,你想做什么?”



“有枝小姐怨气太重,我要净化这块土地,将她永远封印在幽冥之地。”晴明说罢,袍袖一挥,轻轻念起了咒语。



微弱的灯笼光线中,博雅突然看到青冢上缓缓冒了一股黑烟,那烟不一会儿汇成了一个女子的纤细身影,只是面目模糊,看不清她的样子。



“有枝!”站在博雅身旁的流枫伶发出颤抖的声音。



“安倍晴明,为何还要苦苦逼我,为什么?可恶的人呐,就算我回到幽冥地府也绝不饶你......”有枝在晴明的咒声中发出痛苦的叫声。



“有枝,对不起......”流枫伶跪在地上,失声痛哭。



“绝情薄幸的男人啊,枉我将什么都给了你,你却为了一个只见了一次面的女人变心,我的心像在火中焚烧一样痛苦,不甘心,不甘心啊!”有枝厉声尖叫。



“有枝小姐,人的心,是最难控制的啊。”晴明停止了念咒,柔声对已成鬼的有枝说:“这个世上,时间是最可怕的咒,任何感情都有可能在时间中改变。流枫伶爱上了别的女子没错,就像你爱他一样,是无法控制的事。”



有枝用双手蒙住脸,撕声哭泣。“回去吧。”晴明看着她:“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博雅,吹奏一曲吧。”



听到晴明的声音,博雅从腰间取下笛子,横在唇边,轻轻吹奏起来。悠扬清冷的笛声回荡在空旷的城外,如泣如诉,如梦似幻。永远高高在上的慈悲的神啊,请你挽救天地之间受苦受难的灵魂吧,请你平息这汹涌起伏的怨气,给无尽的黑暗带来温暖吧......



一曲终了,博雅从忘我状态中恢复过来时,发现细川有枝已消失不见。



“有枝小姐哪去了?”博雅看着晴明。



“去了她该去的地方。”



此刻,一轮圆月从厚厚的云层中挣脱出来,明净的银光洒满大地,四野寂静无声。博雅看见晴明在月光照耀下的面容如玉一般白净清冷,白色狩衣上也浮动着一层淡淡的月华,晴明修长的手指正拈住风中飘来的一枚粉白的樱花花瓣,将它按在自己唇边,轻轻说道:“樱花的季节就要过去了呀。”



为什么每次看到晴明这个样子都会觉得他特别不真实,就好像随时会消失在迷雾中一样,这个在别人眼中自负骄傲的首席阴阳师,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他其实是个寂寞孤单的人。



“晴明,你不要再做出那样的表情来好吗?每次我一看到就会觉得心疼呐。”博雅向他朋友走过去。



晴明低下头:“没那回事。你不是一直在我身边吗。”



哎。这个人......



博雅涨红了脸转身往回城的方向走去,晴明微笑着跟了过去。



和流枫伶在城中分手后,晴明,博雅,蜜虫在一路月光下向土御门小路以北走去。



“晴明,我觉得有枝小姐真的很可怜,流枫伶在见到招子公主前也曾爱过她呀,而最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结果?”博雅大声叹息。



“这就是时间的力量。人的心,是最难控制的啊。”晴明的眼神飘向很远:“男人和女人相爱的时候,会以为天长地久。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都会改变。所以,永远,是很虚妄的。就像树上的樱花,它的美丽,也不过只是瞬间。”



博雅沉默不语。



晴明轻笑:“怎么,又发呆了。”



博雅突然用双手扳住晴明的肩膀,直视他的双眼:“晴明请你不要这样说好吗?我相信永远,樱花的确开不了多久,可是它最美的样子只要刻在了我们心中,那一刹那的美也就成了永远。我,源博雅,也希望永远是你安倍晴明的朋友。请你,相信我。”



“博雅......”晴明的眼中浮现出如水雾般迷离复杂的神色。



“那个,晴明呐,流枫伶会怎么样呢?”博雅突然红了脸,移开放在晴明肩头上的双手,搔着头说。



“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命运,他必须承担,这也是他给自己下的咒。”晴明低下头说。



“没想到仅见一次面,他就爱上了招子公主,也算是个痴心的男人啊。”博雅叹道。



晴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有人也和他一样呐。”蜜虫也在旁边嘻嘻地笑:“博雅大人也只见过招子公主一面吧,也一样得了相思病了啊。”



哎。博雅在心中叹气,这两主仆......



可是,招子公主,真的是太美丽了啊。



漆原招子



我一直在黑暗中坠落,不断往下,不停地落,不停地落......



突然从黑暗中伸出一只手来将我抓住,我看到耀眼的白光,和他唇边淡淡的微笑。谁?是谁?你是谁?



啊......我一下子从梦中醒来,发现我手中紧抓着一件白色狩衣。



一下子什么都想起来了。



那天,早上起床梳洗的时候,我就尖叫着摔坏了铜镜,我看见我的脸上长出了黑色的毛发,变得丑陋不堪。父亲和母亲吓坏了,慌慌张张地请人去阴阳寮叫阴阳师过来给我施法,我听到内心中传来一个女子凄厉的笑声,不可饶恕啊,绝不饶恕。



我变得渐渐可怕起来,我知道我被鬼魅附身了,却无力挣脱。



他们用铁链锁住了我,这样还不如死了好。我想撞墙自绝,内心中却又传出那个女子的笑声,不能死啊不能死,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变成了怪物,被完完全全地控制,然而内心却十分清醒。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这个鬼会选上我,我没有做过错事啊。为什么要给我这样悲惨的命运!



正当我悲愤欲绝的时候,门被人打开了,我看到源博雅和一个身着白色狩衣的阴阳师走了进来。我对着他们怒吼,我看到那个阴阳师脸上露出满不在乎的微笑,具有强大力量而又绝对自信的男人脸上才会有的微笑。



他轻轻一句咒就解开了我身上的铁链,我大吼一声向他猛扑过去,他灵活地避开我的攻击,突然抓住我的手,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去吧,别再留恋这个身体了,那是别人的身体啊。”我浑身一震,这个阴阳师,是了解我的啊。那个鬼魅用我的声音狂叫,不!我看到他的长眉轻轻一挑,唇边浮现一个冷冷的微笑:“你会后悔的。这是安倍晴明的警告。”这个阴阳师,是叫安倍晴明吗?安倍晴明,安倍晴明,我记下了他的名字。

他开始念咒,低沉悠远而充满魅惑的声音,我觉得身体撕裂般的疼痛,却又异常舒服。房中白光刺眼,那女鬼被硬生生地从我身体中扯了出来,不甘心地消失了。

我变回人身,无力地滑倒在地上,冰冷刺骨。啊,我在变身为怪物的时候撕碎了自己的十二单衣,我现在,一丝不挂。我惊恐地张大双眼,突然发现他飞快脱掉他的白色狩衣把我裹上,我无力地躺倒在他怀内。我看到他柔和的下巴和清澈的眼神,他的怀中似乎有淡淡的紫藤香气。“睡。”听到他的咒声以后,我抓紧他的白色狩衣沉沉睡去,梦中一直很温暖,很温暖。

那个唇边浮动着若有若无微笑的,风华绝代的阴阳师啊。

我把源博雅送给我的写有爱慕之情的和歌轻轻丢到一边。对不起,博雅大人,我的心中,现在只有一个人的名字。

安倍晴明。

晴明......







千年沉醉(卷三 王都风云——春风沉醉篇)







“晴明大人,樱花全都谢了呢。”蜜虫站在院中的樱树下,惋惜地说。





斜靠在廓柱上的男子微微一笑,看了看杯中的冷冷清酒,将它一饮而尽,含笑对着身穿蓝色十二单衣的美丽女子说:“可是蜜虫,紫藤花已经开了呀。”





蜜虫歪着头笑了:“是啊,晴明大人,紫藤花开了呐。”玩弄着手中的黑发,忽然道:“博雅大人好多天都没来了吧,他不在的日子好寂寞呢。”





“呐,要不要我将你送给他做式神啊。”晴明微笑。





“哎。晴明大人......”蜜虫涨红了脸有些气恼地看着她的主人。





晴明和蜜虫突然同时望向大门的方向,院子外的戾桥上有晴明布下的透明结界,只要有人穿过,晴明和蜜虫就能第一时间知道。





晴明的微笑再次浮上脸庞:“蜜虫,博雅来了,你不会寂寞了罢。”





“哎......晴明大人,明明是你寂寞。”蜜虫嘟着嘴快步走开。哎,这丫头,真想把她变成蝴蝶让她消失掉。晴明轻叹一口气。













春风沉醉









博雅左手提着两瓶酒,右手提着一篮香鱼,步伐轻快地走到晴明的院门前,标有桔梗五芒星标记的破旧木门缓缓打开,就像他第一次上门一样。非常亲切温暖的感觉,博雅知道他的朋友一定又懒洋洋地靠在回廓柱子上,手中握着一杯冷冷的清酒,白色宽大的狩衣在风中轻轻飞扬,唇边带着淡淡的神秘微笑。他的面前一定有酒,有小点心,他一定在等着他。





想到这里,博雅的笑容就变得如阳光一样灿烂,一边往前踏进一边大声喊:“晴明,晴明,我来了。”一不小心,觉得脚下踩到了一个滑腻腻的东西,往下一看,吓得他几乎扔掉了手中的东西,脚下,是一条白色扭动的小蛇,正昂起头对着博雅吐着红红的信子。





“哎呀,晴明,晴明呐,有蛇,蛇,救我啊!”博雅跳起来大叫。





突然间那蛇变小变薄,最后变成一张纸晃悠悠地掉在地上。“啊!”博雅低下头细细查看。





“哈哈哈哈......”博雅听见放肆的笑声。抬起头,便看到晴明优雅的身影伫立在回廓上,仍在大笑不止。





博雅恼怒不已:“晴明,你又在捉弄我。”转身作势欲走。





“博雅。”晴明忍住笑,叫住他。忽然轻轻说:“我,喜欢吃你带来的香鱼。”





“是吗?”博雅憨憨地笑了:“那快让蜜虫出来烤鱼。”说罢,脱掉鞋子走上回廓,浑然忘却了刚才受惊之事。晴明微笑着跟了过去。





蜜虫嘟着嘴接过博雅手中的酒和香鱼,低声咕噜:“博雅大人也太老实了吧,轻轻一句话就让你变开心了。”板着脸将鱼和酒拿到后院。





博雅呆呆地看着蜜虫的背影:“哎,晴明,蜜虫不欢迎我来吗?”





晴明哈哈大笑。





不一会儿,蜜虫端着烤好的香鱼和温好的酒放在坐着的二人面前,轻轻地退了下去。“呐,晴明,尝尝这鱼吧,这不是普通的香鱼,这是日光山上的香鱼呐。”博雅紧紧地盯着晴明,满心期待着晴明的夸奖。晴明微笑着拈起一条香鱼咬了一口:“很好吃,谢谢你,博雅。”





“再尝尝我带来的酒,晴明,这也不是普通的酒啊。”博雅依旧看着晴明。





晴明轻啜一口杯中之酒,赞道:“这酒纯绵浓郁,唇齿留香,果真是好酒。不过,不像是我们这里产的酒吧。”





博雅喝下一大口酒:“晴明好眼力,这酒是谴唐使从唐国带回来的酒。前天主上赏了两瓶给我家,我想着你喜欢喝酒,所以就带来和你一起喝。不过,听说这酒后劲很足呐,酒量小的人会很快醉倒的。”





晴明眼波流动,忽然露出一个狐狸般的微笑,将头凑近博雅:“呵呵,博雅,原来这几天你都想着我呐。”





晴明的脸颊在下午的阳光里显得容光焕发,隔得太近,博雅几乎可以感受到晴明轻轻的呼吸,无端端地就红了脸。哎,自己为什么会脸红......在晴明面前,自己为什么显得特别呆......哎......





看着博雅的窘样,晴明放声大笑,忽然地就拉远了距离,坐直身子:“博雅,我们今天就来比比吧,看谁先醉,谁的酒量好。”





“好啊,我一定不会输给你!”博雅松了口气。





晴明微笑着饮下一杯酒,突然长眉一挑,看了下博雅:“我说博雅啊,这几天你和招子公主殿下发展得如何呢?”





“啊,那个啊。”博雅为难地骚骚头,红着脸说:“我给招子殿下写过和歌了,她回了一首给我,意思是说她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晴明给博雅斟上酒:“那么,博雅你觉得难过吗?”





博雅端起来喝了一口:“是,难过。难过了好一阵子,那几天几乎连早朝也不想上了。不过后来我想通了,招子公主殿下一定不是那个命中注定和我相遇的人,我只能,等待那个命中注定的女人。”





晴明叹了口气:“博雅,你真是个好汉子啊。”





博雅看着晴明:“晴明,你相信爱情吗?你爱过吗?”





晴明并不答话,缓缓喝下杯中之酒,遥望天边变幻莫测的浮云,轻轻地说:“爱情,是个咒啊......”





“是吗......”博雅喝下一大口酒,也抬起头来,痴痴地看着远方的流云。





夕阳缓缓下沉,隐没于群山之后,漫天的霞光由金色变为暗红,由浓到淡,最后只剩暗黑的天幕。不知不觉间,傍晚已悄悄来临。春风拂面而过,阵阵凉意袭来,两瓶唐国来的酒已被二人喝光。





晴明的身子更加懒洋洋地靠在回廓柱子上,似有几分醉意,白净的面容浮染着淡淡的一层红晕,眼神也变得迷离流盼。阴阳师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酒,低头微笑。





博雅的头有一点点晕,晴明的笑容真是美丽啊。博雅一面想着一面呆呆地看着他的朋友:“晴明呐,你醉了吗?你输了。”





“傻瓜博雅,我才不会醉。”晴明微笑着喃喃低语:“让我沉醉的,是别的东西啊......”





突然伏倒在地,双眼微闭,竟似睡着了。





“博雅大人,主人醉了,你先回去吧。”蜜虫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下了逐客令。





博雅从晴明家出来,一个人行走在月色下,竟然不觉得害怕,虽然头有些晕脚步有些虚浮不稳,可是觉得心中愉悦平静,不由得微笑起来:“原来,醉酒是这个滋味呐。”拿出腰中的笛子,横在唇边,轻轻吹奏了起来。





春风沉醉的夜晚,月色,真的很美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6-1 23:21:52编辑过]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18:51 | 6 楼
tony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哇 ! 那锅道道粗現啦......[em13]

看來好戏即將上场了~~~香氛大人 快...快更新......

偶棉等著看小晴晴美人與博雅及道道三人發展呵.........[em10]

Posted: 2005-03-13 19:21 | 7 楼
nldwchen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69
威望: 744 点
金钱: 2008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5
最后登录:2006-04-02

 

道尊出現了,另一波的風暴似乎將要來襲,平安京又不平靜了...

大人的文筆很淡雅呀...很喜歡哩!

Posted: 2005-03-13 20:07 | 8 楼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初斗法







博雅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原本博雅躲在密密麻麻的殿上人当中,低着头打瞌睡,突然听到一声大喝:“安倍晴明在哪里?”





博雅的瞌睡立刻就给吓到了九宵云外,他听出来这是主上的声音。博雅慌乱地抬起头来,看见端坐在垂帘后的圣上脸色极其难看,满朝官员一时都噤住声息,阴阳寮那边更是鸦雀无声。





是不是昨天酒喝醉了今天起不来了啊?博雅后悔自己昨天带了酒去见晴明,这个家伙,能不去上朝就不去上朝,一个月也去不了阴阳寮几天,懒散得要命。但碍于他强大的阴阳术以及坊间传言妖狐之子的身份,文武官员不得不忌他三分,连圣上有时也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今天圣上是真的怒了,博雅看得出来。





“平常的祭祀倒也罢了,这次春日祈福的祭祀需要他来主持,他这个首席阴阳师跑到哪里去了?”圣上大发雷霆。





“启禀皇上,今早我在宫门口见过安倍大人,他说玉子王妃召见他,我看他一定在玉子王妃那里吧。”左大臣藤原吉辅低头回话。





“胡闹!做事也要分轻重缓急,那今天的祭祀谁来做?难不成又让别的阴阳师来做吗?”皇帝提高了声音。





一直默不作声的右大臣藤原元方突然说:“那倒也不是难题,皇上,我这里有一名法术了得的阴阳师,虽然没在阴阳寮供职,但阴阳术应在安倍晴明之上,此人就在殿外。”





“宣。”





博雅睁大眼睛看着殿外,只见一名身穿棕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走上殿来,举止之间自有一股威严,那人伏地行礼:“道尊叩见皇上。”














下得朝来,博雅急急地在回廓上奔走,他想见到晴明,想要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事,那个叫什么道尊的男人做了阴阳寮的阴阳头,以后晴明要归他管了,不能再天天偷懒不上朝了。





远远地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虽然太远看不清面容,可是博雅知道那一定是晴明,博雅加快脚步向他的朋友奔去。





晴明刚从玉子王妃那里出来,赤足悠然地走在回廓上,看见回廓转角处的一株长青树,突然间眼神就变得温暖起来,第一次见到博雅的时候,就是他看见自己在这里摘叶杀蝶的啊。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可是仍记得当时博雅狠狠地瞪着自己的样子。





博雅,真是个好心肠的人呐......





阴阳师低头无声地微笑起来。





“真是个美人呐。”一个高大强硕的影子挡在了眼前。晴明蓦然抬头,看到一张粗鲁黝黑的脸和死死盯着他的眼睛。看起来像个武士。





“认识一下吧,我是警备东宫的带刀先生羽柴秀荣,你是谁?叫什么名字?”那人大刺刺地伸出手来,调笑地想要拈起晴明的下巴。





晴明的长眉轻轻一挑,将脸微微侧过,后退了一步。羽柴秀荣哈哈大笑,逼上前去:“怎么,不说话吗?我是真心地想认识你呐!”





晴明突然笑了。





当博雅气喘嘘嘘地赶到时,就看到他的朋友对着一个不认识的武士露出一个如狐狸般的魅惑笑容,妩媚与妖娆之至。





看到面前原本冰冷的面容突然如春风一般化开,羽柴秀荣心中大喜,突然听见那人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来:“结冰羽柴秀荣。”于是,在春末回暖的天气里,羽柴秀荣看到自己如同掉到冰窖,在刹那间全身已罩在冰块中,冷得要命,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





“哎,晴明,这人是谁?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把他给冻住了?”博雅摸不着头脑。





晴明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却用蝙蝠扇在已结冰的羽柴秀荣脸上拍了拍,对他眨眨眼睛:“羽柴带刀先生,听好了,我是,安倍晴明。”





“原来你就是安倍晴明。”一个穿棕色长衫的男人从回廓的阴影处走了出来。





博雅认出了刚出现的男人:“晴明呐,这个人叫道尊,是今天主上刚任命的阴阳寮的阴阳头。”





“哦。”晴明淡淡地看着这个刚出现的男子。





“坊间传言安倍大人为白狐之子,听说咒术很厉害呐。今日道尊得见,果然不假。”道尊深深地看着这个穿着白色狩衣的男子。





晴明的下巴轻轻一扬,脸上浮过一丝倨傲的神色。





博雅站在一旁不知说什么好,晴明在他面前是常常微笑的,有时候会笑得如同小孩子一般。而此刻睛明脸上傲慢冷淡的样子,是他不常见的。





道尊来到结冰的羽柴秀荣面前,双手合一,口中念念有辞:“解冻羽柴秀荣。”哗啦一声,冰块通通碎裂,羽柴秀荣摔倒在地,脸色苍白,兀在发抖不止。道尊拍了拍溅到身上的冰块:“安倍大人,再隔一阵子解冻的话,这人怕是要废掉了吧。”





晴明轻轻一笑,从道尊身边擦肩而过。





“安倍晴明。”道尊叫住已转身离去的晴明。





晴明淡淡地看着道尊。





道尊突然哈哈大笑:“安倍晴明,你我成了同僚,还会经常见面的。”





黑暗纵横风云变幻的平安京,越来越有趣了。


千年沉醉(卷三 王都风云——道尊篇)


道尊




当今天皇的王妃玉子端坐在竹帘内,细细打量竹帘外刚成为阴阳寮阴阳头人的道尊。





这个叫道尊的阴阳师,可信么?可别像那个安倍晴明,不止一次地想要召见他,可总是不能如愿,不是抱病就是外出,前天终于肯来了,却不肯帮我留住天皇的心,真是恶劣的人呐,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这个道尊看起来倒还规规矩矩,不像个难以驯服的人。





“你说你愿为我效力,为什么?”玉子看着帘外的人:“为什么会找上我?”





道尊神色不变:“因为玉子王妃才是上天选中将成为一国之母的人,道尊只会跟随强大的力量。”





“呵呵呵......”玉子以袖掩口,只听得心花怒放:“若真如此,道尊大人,我一定赐你荣华富贵。”





“道尊先谢过王妃。”道尊伏地一拜。





“只是,道尊大人,圣上有好久都没来我这里了,我如何才能留住他的心。还有,听说皇后两天后将生产,安倍晴明曾预言会是男孩,为皇子之身。我,又要如何才能保住我在宫中的地位。”玉子烦躁起来。突然想起当日自己追问安倍晴明,要如何才能留住圣上的心。而那个可恶的阴阳师只是笑笑,说他不能,因为人的心是最不能控制的,他无法像控制一个球那样来控制人的心。





可恶的可恶的阴阳师呐......





“王妃,若想留住圣上的心,在道尊看来,却也不难。”道尊不露声色地说:“至于皇后之子,道尊亦有办法对付。“





“什么?”玉子吃了一惊:“道尊大人你能办到?安倍晴明都说不能办到的啊。”





道尊哈哈大笑:“玉子王妃,这个世间,不止安倍晴明一个阴阳师啊。”说罢,从怀中拿出一张纸符,接着说:“只要王妃将这张符烧成灰,将它和到酒中,再呈与圣下服下,那么,服下符咒之后的圣上,心中就只会有王妃你一人了。”





玉子大喜:“可是,圣上最近都不来我这里了,我要如何才能让他服下此符酒呢?”





“那就要看王妃你自己了。”





*******************************************************************************







平安京城外的络山,道尊盘腿瑞坐于一几乎垂直的幽冥山洞之中,头顶上的洞口星光闪烁,面前跳动的火光直照得他脸色阴晴不定。忽然洞外传出一阵声响,一只紫色与黑色羽毛相混杂的三足鸟飞到道尊肩头停住,发出“呱”的一声长鸣。这鸟声音奇特,不同于一般清脆的鸟鸣,倒像是青蛙的叫声,样子也长得诡异丑陋。





道尊面露微笑,将这鸟捉到怀中,轻轻抚摸它的羽毛:“九怨,你又看到什么了吧。说来我听听。”





三足鸟九怨“呱呱”地叫着,道尊一边凝神细听,一边微微冷笑:“右大臣藤原元方的女儿吗?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啊。”





九怨停止鸣叫,展开翅膀飞到一旁做法事的祭桌之上,桌上竖着的一面破烂的杏黄旗上赫然写着:永远诅咒天皇。





道尊的目光随着九怨的身影落到杏黄旗上,阴沉沉地大笑:“桓武天皇的子孙醍醐天皇啊,玉子,右大臣之女,这两个愚蠢的女人将把你送上不归之路。”





血泪成河,流成海啊。纵使我粉身碎骨,也将永远诅咒天皇。





早良亲王,早良亲王,我的祖先用血来守护的亲王啊,我将用桓武天皇的子孙醍醐天皇的血来平息您一百五十年的怨恨。





道尊眼角抽动,发狂般地大笑,深山幽洞中传来一阵阵空旷的回声,明灭火光中更衬得道尊面目狰狞。





只是,那个安倍晴明,看起来是个不容易对付的人呐。若是此人出手阻挡,会让人头疼的,若是能与此人携手前行,那么,取得醍醐天皇的命得到平安京将变得易如反掌。





这个人,心中是否居住着权力之欲呢?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6-1 23:15:23编辑过]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21:09 | 9 楼
tony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好可怕滴道道 [em13] ! 希望小晴晴平安米事......

下卷 ! 下卷 ! 香氛大人好期待呵........[em24]

Posted: 2005-03-13 21:34 | 10 楼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千年沉醉(卷三 王都风云——满月之咒篇)

满月之咒






“呐,晴明,我今天上朝看了下阴阳寮那边,你又没去。”土御门小路以北,安倍晴明宅邸传出了博雅的声音。





“怎么?那男人又在说我了?”一贯懒洋洋的语调,晴明一如往常那样倚靠在回廓柱子上,右膝屈起,白晰纤长的手中握有一杯淡淡的清酒,头微微偏向一边,唇边浮着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含笑看着坐得笔直的博雅。





“那男人?晴明,不可以这样说主上!”博雅板起了脸。





晴明哈哈大笑。





哎,这个人......总是对任何人都满不在乎,对天皇陛下也缺少应有的敬意。博雅只好苦笑。那个新来的阴阳头道尊怕是常常会头疼的吧。





蜜虫悄无声息地上来给两人斟满了酒,然后消失不见。





夜凉如水,一轮满月高挂天空,无数的星子如水晶般闪烁于暗黑天幕。晚风四起,庭院中传来紫藤花淡淡的香气。一切都显得安祥宁静。





晴明和博雅坐在回廓的木地板上,许久都没有说话,对于这段漫长的沉默,两人都没有感觉到不自在。不说话不做任何事,只是闻着风中若有若无的花香,遥望暗黑天空中不断明灭的繁星,一口一口地喝着杯中的酒,自然而然地静默,感受永远流转的时空中,两个人刹那的存在。





“这一天又要过了啊。”博雅喃喃地说。





“唔。”晴明的长眉轻轻一挑,双眼若张似阖,微微眯着,倾听着博雅的声音。





“呐,晴明,每一年紫藤花开的时候,就是春天要过去了,初夏快来了啊。虽然心里知道明年春天还是会来,可是心里,倒底还是有些惆怅啊。”博雅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朋友。





晴明微微一笑:“博雅倒底想说什么呢?”





“哎,晴明,不一定每句话都要有含义啊。我只是眼睛看到了,然后传达到了心中,再就脱口而出了。”博雅捡起回廓上随风飘过来的一朵细小的紫藤花,递给晴明:“呐,就像看到这朵紫藤花,我就会想到它的恬静的美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啊。”





晴明轻轻叹息:“博雅,你,对那朵紫藤下了咒啊。”





“什么?”博雅睁大双眼。





晴明半眯着眼,缓缓饮下一口清酒:“呐,博雅啊,你看到了它的美,因它的美而生出怜惜之心。而这朵微小的花,会因你的怜惜而被你束缚啊。而咒,本身就是一种束缚。”





“那个,晴明,我没听懂。”博雅老实地回答。





晴明低下头轻轻一笑。





突然走过来一个身穿紫色十二单衣的美貌女子,给博雅面前的酒杯斟满了酒。“你不是蜜虫。”博雅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女子。那女子对他微微一笑,轻轻退了下去。





“哎,晴明,她是谁?蜜虫呢?”博雅大声问。





晴明微笑不语。





博雅再次追问晴明:“她是不是真人啊?”





“唔。”晴明眼波流动:“要试一下吗?要不我今晚就把她送给你,让你金屋藏娇吧。”晴明捉狭地笑。





博雅蓦地涨红了脸:“晴明你又在捉弄我。”可恶的晴明,连笑也变得那么可恶啊。





晴明纵声大笑,眼中满是戏谑:“好吧,我告诉你。博雅啊,她就是你刚才拿到手上的紫藤花啊。你那么喜欢她,我就把它变作了式神。”





博雅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咒啊。”突然间神色变得有些扭捏奇怪起来:“呐,晴明,这样说起来,我是不是对另一个喜欢的人也下了咒啊?”





晴明的长眉一挑,饶有趣味地看着博雅:“说来听听。”





“事情是这样的。前晚的满月之时,我一时兴起,在遍昭寺外吹笛。当笛声停止时,我看到一个贵族女子的牛车停在离我很近的地方,想来是听我吹笛很久了吧。车中的女子隔着车帘和我对话,我告诉她我叫源博雅,她说我的笛声很美。”博雅突然笑了,似乎还陶醉在当时的情景中:“她不肯告诉我她的名字,我只好叫她满月君,因为是满月遇见的她啊。她昨晚也来听我吹笛了,晴明,虽然我没看到她的脸,但是,她一定很美丽吧,连声音都如此迷人。”





晴明微笑不语,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哎,晴明,你能教给我一个咒吗?就是让女子爱上自己的咒?”博雅急切地看着晴明。





晴明轻轻一笑:“呵呵,博雅你,真是个多情的人呐。这么快就忘记了招子殿下了吗?”





博雅低下头,沉默半晌,然后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晴明:“呐,晴明,我错了吗?”





“能有重新再爱的心和热情,对生活在这世间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啊。”晴明眼波似水:“博雅你,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呐。做你想做的事吧,只需,遵循心的指引。”





“是吗......”博雅微微红了脸。





“你再见到她,就用手指着月亮对她说:美丽的女人啊,我将这天上的月亮送给你。如果那女人说好,那么这月亮就是她的了。如此,你就对她下了咒了。”





博雅骚骚头:“这个,有用吗?”





晴明微笑:“博雅你不相信我?”





“不,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不能用,我说不出口,永远也说不出口。”博雅扔了一只蘑菇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自言自语。





晴明轻轻一笑,站起身来,白色宽大的狩衣在风中微微作响,他的眼光飘向天际深处黑暗的流云,修长的身子在月光沐浴下浮动着一层银白的光晕。此刻,这个风华绝代的阴阳师眼睛里,竟然浮动着一丝淡淡的忧伤......





满月的夜,永远未知的夜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3-16 20:09:15编辑过]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22:12 | 11 楼
tony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這锅笨犬ㄚ ! 何時才会知晓 遵循心的指引 滴涵义呵........[em11]

小晴晴忧伤滴眼神令人不捨呵......

香氛大人~~~追文哪......

Posted: 2005-03-13 22:38 | 12 楼
霰雪无痕
青い血のVampire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2
发帖: 284
威望: 2650 点
金钱: 2070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05-11-25

 

这片文八错

偶稀饭

大伦,继续咯~~~

搬张凳子坐在坑里等着喵

[em01]
祗圆精舍的钟声
仿佛人生无常的声响
菩提双树的花色
呈现出盛者必衰之道
Posted: 2005-03-13 22:45 | 13 楼
咖啡香氛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7
发帖: 301
威望: 5852 点
金钱: 212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7(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1
最后登录:2011-09-21

 

千年沉醉(卷三 王都风云——心魔篇)

心魔






“安倍晴明!”





晴明对耳边的声音置若罔闻,唇边隐隐浮着一丝不屑的微笑,自顾自地行走。一个高瘦的男人挡在了晴明面前,大声地说:“安倍晴明,你没听见道尊大人在叫你吗?”这人叫真田和一,原本是阴阳寮中平时不大引人注意的一个阴阳师,现在是道尊收的一个徒弟。





晴明停住脚步,唇边不屑的微笑更浓:“那又怎样?





“真田。”道尊走了过来,喝退了真田和一,转头对晴明微笑:“呵呵,晴明,说起来,我到阴阳寮任职至今,只看见你今天来过一次。怎么,只呆一小会儿又要走了么?”





晴明下巴微扬,淡淡一笑。





真是个傲慢恶劣的家伙啊。道尊有些头疼:“不愧是天皇陛下御封的天文学博士,你刚才拿过来的星宿运行之图占卜得很好啊,是在家里做好的吗?”





“道尊大人想说什么呢?”晴明眼皮也不抬一下。





“晴明大人,我一直想和你在天文占卜及历法修订上交流切磋一下。今晚,能赏光来我家喝酒吗?”





“若要交流切磋,阴阳寮岂不是更好?”晴明突然露出一个狐狸般狡猾的笑:“再说今晚嘛,我可宁愿陪伴美人呐。”说罢轻笑一声,转身离去,再也不管呆在那里的道尊。





唔,不好对付啊,这个安倍晴明,真是软硬都不吃吗?





道尊突然追上去伸出手来,抓住晴明白色狩衣的袍袖,低声道:“晴明,为什么?我好意结交于你,你我都是平安京数一数二的阴阳师,若你我联手,还有什么事是我们不能办到的?”道尊紧盯着晴明。这个传说中为妖狐之子的阴阳师,果真看起来有几分狐狸的感觉呐,真是让人迷惑啊。





“道尊大人,你这样拉着我怕是会让底下的人误会的吧。”晴明的长眉轻轻一挑,转头看着道尊:“忘了告诉你,你的心中,居住得有魔啊......”





道尊身子一震,呆呆地松开了抓住晴明的手,看着他的白色身影消失于自己视线中。道尊恨恨地转过头来,看见阴阳寮里一片慌乱,原本那一群伸长了脖子看着他和晴明的阴阳师们立刻各归原位,该制图的制图,该占卜的占卜,就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一帮喜欢看热闹的家伙们。安倍晴明,你敢拒绝我!你敢对我用读心术!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可恶的人呐,可恶!















遍昭寺外的月光如水一般洁净,幽暗的寂静中,响起了悠悠的笛声。那是博雅的笛声。穿着公卿便服的博雅一脸恬静,双眼微闭,似已沉醉在自己所吹奏出来的音乐世界中。





黑暗空旷的大地上有微风拂过,风中有新鲜的木叶芬芳。时光就是这样随风流走,不带一丝一毫的眷恋,那些成空的诺言和曾经的温暖,像樱花一样消逝在春风飞扬的季节里,再也不能,回到从前。





牛车中的女人终于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博雅大人的笛声真的是让鬼神也可为之动容啊。”





博雅心中大喜:“满月君,你果然又来了。”





女人端坐车中微微点头,轻轻地回应了一声。透过车帘,可隐约看到她身穿华丽繁复的十二单衣,高贵淑雅的气质透过她的坐姿散发出来,这个女人,一定是个不一般的贵族女子。





博雅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不知说什么好,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和晴明谈到的咒,心念一动,看了看天上的满月,走到牛车旁说道:“满月君,你看到天上的月亮了吗?好美的月亮啊。”





女人轻轻拂开车帘,抬头缓缓望向黑暗的天空,合上车帘后微微一笑:“是,博雅大人,今晚的月亮真的很美。”





“那么,我把它送给你。”博雅眼中流动着闪亮的光彩:“满月君,我把这么美丽的月亮送给你,让你忘掉所有的烦恼,让你幸福。请你,接受吧。”





女人缓缓低下头,慢慢打开一直拿在手中的折扇,美丽的双眼中已有泪水无声滑落:“博雅大人,我在很久以前,就收到过这样的月亮。”她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一字一句地念着折扇上的诗:“满月已过......日已残缺......与君同启程......沐着朝露......”





“这是别的人写给你的和歌吗?满月君,请忘掉不愉快的过往吧,请你好好地生活,好好地看一下美丽的月亮,希望你明白,我,一直想要你快乐!”博雅因为激动而让声音有些颤抖。





女人闭上双眼,大颗大颗的泪珠滴落在折扇上:“博雅大人,为什么,我没能早点认识你?”用力合上折扇,发出“啪”的一声响,一直静候在旁的仆人默默地跑上前来,赶着牛车迅速离去。





博雅呆呆地看着牛车迅速地消失,天地仍是一片黑暗宁静,只是,满月君,已经离去了。博雅突然觉得胸口闷闷地痛,满月君啊......















道尊坐在右大臣藤原元方的家中,冷冷地看着焦急地走来走去的藤原元方。





“左大臣的女儿任子已经生出了敦平亲王,天皇高兴得很呐。道尊,当初是你跑来跟我说有办法压制住左大臣在朝中的势力,我才在天皇面前举荐你,让你做了阴阳寮的阴阳头,现在怎么办,他的女儿生出了敦平亲王,他在朝中的势力更加稳固,怎么办呐!”藤原元方忍不住提高了声音。





道尊神色不变:“元方大人,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藤原元方瞪着道尊。





“大人,小姐回府了。”仆人向藤原元方通报。“唔,知道了。”





一个优美的身影从回廊上经过。





道尊凝视着远去的背影,不露声色的一笑。这个女人,心中居住得有魔啊......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3-16 20:09:59编辑过]
http://image163.poco.cn/mypoco/myphoto/20100701/08/54873157201007010836191663566266207_000_640.jpg

我一直,遵循内心的指引。光明也罢,深渊也罢,我会义无反顾,听从内心的声音。

咖啡香氛的文字领地:http://coffeegood.2008red.com/
Posted: 2005-03-13 23:01 | 14 楼
« 1 2345» Pages: ( 1/4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闲情偶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