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本页主题: [与尾巴的双子文]乱 影(完结)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村上呆猫
平安京式神工会长期蹭饭者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20
发帖: 480
威望: 2046 点
金钱: 21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5-03-24

 [与尾巴的双子文]乱 影(完结)

0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海水心灵 执行提前操作(2008-01-16)


细雨湿流光。


时为九月,潦水碧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


土御门小路也同样染上了秋意。


平安京首屈一指的阴阳师安培晴明的住宅门前,一只蜘蛛正在微微潮湿的门框上辛勤的补缀着自己的网。网因为露水的缘故,已经破开了几处。零落的蛛丝在傍晚的风中微微飞动,末端还缀着晶莹的水珠。


可见,院子里的主人已经离开了多日。那被蓬蓬勃勃的植物环绕着的庭院里寂然无声,只闻屋檐下铁马轻轻摇动时发出的叮叮当当。


左近卫府中将源博雅,独自一人坐在紧闭的屋门边的木槛上。他身穿斋服,头戴远游冠,分明是公干上朝的服装。双臂前伸,放在两个耸起的膝头上,青年呆呆的注视着前方的虚空。


一滴冰凉的水珠落在他的头顶,多少让他有些惊醒。抬起头,他望着门框上借助最后一缕阳光忙碌的蜘蛛,喃喃的说起话来。


“这是第四次结网了啊。”


蜘蛛的八条脚爪忙个不停,并没有抽出功夫来理会博雅。


“希望这次能坚固些,蜘蛛君。”


博雅拆开酒壶上大红色的布封,多少有些粗鲁的直接饮了一大口酒。


“本来是打算那家伙回来和他一起喝。现在成了专门给我享用了。”


仿佛有些赌气似地,第二口冰凉的酒也滑下了喉咙。放下酒壶,博雅把自己的右手手指,深深的握进左手的掌心。片刻他摇摇头,脸上露出苦笑。


“不对,不是这种温度……”


博雅的后脑枕在了濡湿的板门上。就在他头上方,印着有些褪色了的五芒星徽章。


晴明招呼也不打地离开,有多久了呢?


起初博雅非常生气。准确地说,博雅是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怨恨。等在门口的时候,有的时候烦躁的几乎想去把门打破。如果那个时候晴明出现在自己面前,大概自己会控制不住的扯住他的袖子,问他个水落石出。


“晴明,你不讲信用!”


他脑海中反反复复回响着的便是这一句责难。


假如对方的琥珀色眸子仍然保持着一贯的淡然,闲闲的反问自己一句“为什么”,自己应该不会像往常一样语塞了吧?那么,应该怎么回答这原因呢?像往常一样吞吞吐吐地说“不知道,反正就是这么觉得”,还是用张皇的姿态解释“明明知道我担心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不,不,这些都是蠢话……


博雅右手手指搓着前额,无声的苦笑着。


晴明啊,假如你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很认真的问我那个最后一次见面时的问题,我一定给你答案……


这样想着的时候,仿佛那个爱穿着白色狩衣的阴阳师,就在眼前浮现出笑意。


“满月君那里你应承一条命。日美子殿那里你又应承一条命。还有你的乐友须佐,还有你的家人……博雅啊,难道你是九条尾巴的狐狸不成?”


当时自己不以为意:“你又取笑我了。”


“那么,假如我很认真的问你呢?”


“什么?”


阴阳师的表情很是随意,连目光都不曾专注的望着博雅,声音语调也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你的每次应承,都是真心的话么?”


“当然啊。”


“那么,你究竟要把命舍给谁,才是你真正的心愿?难道你的心,跟你的命一样多?”


“哎?这个么……”


“别回答,博雅。”晴明若无其事地微笑着,“你要是能回答出来,出题的我很没面子哦。”


“我是确实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啊。”博雅朴直的说,“所以,这一局又是你赢了。”


“也许是我输了才对。”


“你说什么?”


“……”


“为什么是你输了?”


“喝酒吧。博雅。”


“不行,不行。”也许是有了几分酒意,博雅今天相当的执拗,“这次你可不要想蒙混过去。”


“别急,博雅。你能认识多少汉字?”


“这个,常用字是没有问题的啊。”


“那么,写几个字给你认认?”


“唔。”博雅在晴明的示意下张开了手掌。对方白皙修长的手指,在他的掌心画出无形的字迹。


“……写完了么?”


“恩。”


“不认得!”


“是饕餮的饕字。”


“这不是为难人吗?”


“那么,这个呢?”


“不知道。”


“耄耋的耋字。”


“你啊,晴明,为什么总把很难的字给我呀?”


“这个呢?”


“都说了不可能知道了……”


“不会吧?这不是你的汉名‘长秋卿’的‘卿’字么?”


“什么!居然能连这样重要的字都忘掉……”


“没有什么能重要到让人一直记得,博雅……”晴明的指尖在博雅的掌心微微一顿,随即收回了手,重新在罗汉松木柱旁恢复了箕坐的姿势。


博雅本能的合拢了手掌,可是,只体会到掌心的一点微凉。


若有所失的感受强烈的攫住了他。以往和晴明在一起的时候,觉得轻松自在,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却总是觉得有些话没有来得及说出来,而有些话似乎有说得过多的嫌疑。


纵然是言笑晏晏,把酒临风,到底意难平。


就在这次相聚的第二天,阴阳师安倍晴明便自朝中消失了。


殿上人源博雅,在关于阴阳师的失踪流言四起的时间内,常常来到一条戾桥边守候着。他已经不再吹笛,而是独自啜饮着闷酒,然后一个人慢慢踱回府去。


而这一晚,直到月上中天,也没有响起博雅大人返回的脚步声。只有不久前空酒壶滚倒在地的轻响,稍微扰乱了片刻秋虫的鸣叫。


随即,土御门小路的唧啾声,就再度连成了一片。



博雅由于疲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梦中,有谁在念诵着汉诗,自己在吹着横笛,月光如水,泼得满地净白。有人在庭院中舞着,投下一地扭动着的黑色影子,像是一球球纠集着的蚂蚁。


难道……是宫中举办的管弦之宴?席间的人们穿着斋服和狩衣,不发一言的观赏着,气氛优雅而诡异。


自己还在吹着笛子。有一批人却突然站了起来,悄无声息地消失在空气中。他们身后迅速有一批人从阴影中出现,填补了空出的席位,若无其事的继续欣赏节目。


“哦……”博雅忍不住惊噫道。


人们扭过头来。他们的脸,都是空白的,没有五官。手中的笏板上标明着他们的官职,而刺耳的责难直接在空气中响起来:


“怎么回事?博雅大人?”


“接着吹奏啊!”


“太不成体统了……难道没有别的雅乐高人了么?”


博雅骤然回过身去,身后的阴影中,仿佛就要有什么人走上来,把自己推到虚空中去了……自己不过是一个随时都可以消失、可以找到别人来替代的人?难道没有什么事情,重要到可以一直记得?


似乎有什么人在自己的肩膀上推了一下,博雅便向着无底的深渊坠落下去。黑暗张大口打算吞没他的那一刻,眼前却出现了一张疲惫到苍白的面容,向着自己微笑。


“晴明!”随着博雅的呼喊,那张脸的主人向着自己伸出了手。博雅紧紧的抓住,对方冰凉的手指在他的紧握下,似乎有了一丝暖意。


如果真的坠落下去,也没有关系吧……博雅迷迷糊糊的望着晴明。急速下落中,晴明的唇角轻扬,笑的又微妙又妩媚。前方的茫然不可知竟然具有了相当的快感。


博雅的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从梦中挣脱。内裳已经被汗水浸湿,感到身下地板的硬度;而身上,盖着一袭白色的直衣。自己不知何时,置身于晴明家的窄廊上。而房屋的主人正以温暖的神情望着自己,右手与自己的左手相握。


博雅干涩的喉咙吞咽了几下。


“噢,你回来了……”博雅恍恍惚惚地说。


“一般是在做恶梦的时候,才会呼喊阴阳师的名字吧。”晴明微微眯细了一双凤眼,轻轻抽出自己的手。


“我是梦见了你。你在一处深渊中等我。我被人推了下去,然后你拉住我的手向下落。”


“——这不是等于我把你拉下去了?竟然梦见这么邪恶的我。”阴阳师有些孩子气的噘起红润的嘴唇,侧着头戏谑的看着博雅,“……你好像脸红了。”


“哎?”


“自己没有自觉?”


“……”


“哈哈哈!果然没有呢……”


“恶趣味的家伙!”


“梦中你生我的气了吧?”


“……没有。”博雅坐起身子,有些赧然。


“喔?”晴明流露出些许错愕。


“我好像相当自然地接受了呢。就好像我在门口等你的时候一样。”


“……那么说,我不告而别,你也不生气?”晴明的睫毛略略一闪,随即抬起眼睛直视着博雅。


“说完全不生气也是假话……不过到了后来,也就算了。因为你一定有什么特别的理由,而且是我不能理解的吧。我不是怕你不解释,我……我是怕你不回来——再也不回来。光是考虑到这种可能,我就似乎连害怕也顾不上了……”


“听不懂。”晴明用很无辜的表情回答,“你到底是什么感受啊?”


“……”博雅望着眼前的朋友,突然觉得烦躁和焦灼。俊美的容长脸神情恒常不变,上面笼罩着一层如浮云般变幻莫测的光芒。明明是已经回到自己面前的人,然而总是有什么不对劲。虽然晴明的笑容和举止一如既往,然而,正是这种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正常感,透露出隐约的隔膜。


回忆起梦中手指的温度,紧握着的时候刹那的温暖。那时候纵然下坠也满心喜悦,因为知道对方对自己的需要。


而我自己,纵然是很容易对他人心存温和的祝愿和好感,可是能让我心甘情愿共赴黑暗的人,也只有你,晴明。


如果你现在对我流露出离别前夜的寥落,我便可以把此刻我的体认告诉你……然而眼前,你却毫不在意的笑着,仿佛洞然世事,又仿佛了无挂碍。


似乎已经回到身边,然而又似乎随时可以远走。


博雅沉默着,左手把右手拢在掌心。


晴明也没有追问,目光投向廊前。片刻他再次开口:“你恐怕是很累了,博雅。”


“什么?”博雅攥住刚刚盖着的直衣,两腮的肌肉有些僵硬。


“早点休息好了,明天我会告诉你我这次的去向。真的是很麻烦、很复杂的任务啊,一时半会也无法说清楚——”


“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些?”


“……”


“你要对我说的,就是这些?”


“你在说什么,博雅?”


“我是让你这家伙少自说自话!”怒气一下子爆发了,博雅探出身去,一把抓住阴阳师雪白的袖子,“突然消失了,突然又回来,就算你对我解释的再圆满,有什么意义!”


对方抿着嘴唇,被向前牵扯着,迟疑的望着博雅涨得发红的脸。


“喂,我是在门口睡着了对吧,是你把我抬进来了对吧!我在醒来之后,你以为只要轻描淡写的说说就完了吗?”


“那……你要我说什么?”晴明仍然是一脸的淡然。


“你!”博雅几乎是恨恨的摔开了对方的袖子。突然,似乎什么东西从背后击中了他一样,他陷入了令他震惊的领悟之中。


“你不是晴明,对吗?”


晴明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像陆奥纸一样雪白。他不声不响的打量着博雅,身子被一阵无形的狂风吹起,飞扬到空中。片刻后晴明消失了,一张人形剪纸飘落下来。


院子里,屋檐下,一片寂静,只余清风明月和发呆的博雅。



“竟然真的是用了这手法……”博雅的声音在片刻沉寂后轻轻地响起,流露出深深的疲倦。心头像是塞了一团腐臭的棉絮,觉得烦乱欲恶,可是却无从着力。冷汗从脊背上泌出,不快的湿粘感如同此刻的时光,真实得令人难以消受。


几乎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事情做而已,博雅捡起纸人,用骨节突出的手指翻覆着打量——背面似乎有什么字迹。本来还是僵硬着的动作,突然注入了活力一样敏捷起来,博雅凑近眼睛,仔细的注视着纸人。


太暗了。……


隐约的微光注入回廊下方,顺带着照亮了博雅想看到的东西——那不是什么字迹,不是什么留言,只是一个简单的笑脸,一个用纤细的红色痕迹画出的笑脸。


红色的……暗红色。不是朱砂、胭脂或者什么颜料,似乎是鲜血凝固的色彩。


难道晴明有危险了么?


博雅涌现出了这样的想法。攥紧了手里的纸人,他直起身子四下里打量着。要不要进入内室看一看?还是出院门寻找?总之,他不能就是这样坐在这里!


“晴明!你在吗?”博雅尽量想放开嗓子呼喊,可是声音却出奇的暗哑。他向内室探头张望着,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踏足进去。刚刚迈出一步,他便觉得自己的影子被隐隐的青色光辉照彻在地上,而旁边还存在着一个扭动着的影子——不像是人……


博雅本能的猛然回身。


“啊!!!!”


“啊什么呀。”身后的人站在回廊上淡淡地说。他一身白色的狩衣,琥珀色的眸子冷冷的望着博雅。


“你,你——!”


“把他给我。”嘴唇红润得仿佛流动着的血液,声音却是无色彩一样的单调。


“你说什么,晴明?!”


“晴明……是谁?”


“什么……”


“我让你把他给我,听见了没有?”尖削的下颌微微扬起,青年流露出不耐烦的语气,“啊,我想起来了,不错,是有个安倍晴明之类的称呼。有什么关系?把他交给我吧!”


博雅觉得自己的头脑某处在有规律的鸣响,胸腔被急促的呼吸所鼓动着。眼前的人分明是安倍晴明——准确地说,他跟晴明长得一模一样。然而仔细看起来,似乎是比晴明更年轻些,眉梢眼角都有着因为不合常理的完美,而流露出的盛大的压迫感。一双美丽的凤眼无懈可击,然而其中涌动的情感,却是不带一丝人气。


更像是——妖魔的眼睛……博雅干涩的喉头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自己的声音因为恐惧和惊讶变得有些怪腔怪调,“我是来找晴明的。”


“你来找——他?”青年发出讽刺的笑声。


“不错,难道阁下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别用常理跟我说话。”那男子回答,“现在你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你所谓的安倍晴明了。”


“怎么、怎么可能!”


“哦?你有什么根据反驳我吗?……不过,你没觉得我跟他有点相似?”


“你……”


“你没有想过我可能就是他本人?”青年上前一步,微微眯细了一双美丽的眼睛。


“你——你叫什么名字?”压迫感随着这人的逼近加重了,博雅本能的抗拒着无形的压力发问,“你不是晴明,我看到了你的影子,扭曲的影子!”


“哈哈哈……那不是我的影子,是你的,源博雅。”


“不可能!我已经看见了自己的身影了,另外一个,怎么会是——”博雅随着青年的手指望着地面,话语未完成便冻结在嘴唇上。


空气中闪动着的,还是刚才那青色的光辉。博雅的脚下,投着的确实是两个身影。一个是正常的人类形体,依稀能看见自己的衣冠轮廓,另外一个,便是不成形状的扭动着的黑影。那真的是自己的么?青年的脚下,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如何啊?初次见面吧?不请求他的关照吗?”青年笑得如同见到了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他走到博雅身边,伸手轻轻一招,那扭动着的黑色影子,便如同乖顺的蛇一样爬上了他的手臂,亲热的绕住了青年的肩头。


“是么。是么。”青年仿佛是在倾听诉说一般,头轻侧着向着那黑影点点头。随后,博雅只觉得脸上一凉,那青年修长的手指,玩弄般的抚上了他的脸,顺着他的鼻梁一路滑下,大拇指抚摸着他发白的嘴唇。


“号称心地纯良的源博雅大人,原来也有这样的念头啊……”


“我……”博雅很想甩脱那只无礼的手,可是双臂只是略为抬起都觉得异常吃力。身子像是被冻结了——这一切简直如同梦魇。


“我来替你说吧,博雅大人。你恋慕你所谓的安倍晴明的美貌,有多久了?”


博雅的心脏仿佛被人紧攥了一下,疼痛的皱起眉头。


“才不是——才不是你说的那样!!!”


“是么……那么你平素的举止,就真可谓奇怪了。你和你的晴明,有什么好谈的呢?这家伙明明告诉我,你是听不大懂他想说的东西的哟。”青年收回手,爱抚着肩膀缠绕着的黑影。


“我不是因为他的美——”


“喔,伤脑筋啊。”青年的感叹词语,竟然也真的跟晴明相似,“你明明记得他手指的温度,敏感于他施咒的碰触,还有他衣服上的味道……作为爱好雅艺的您,这原本也是人之常情。不过对你口口声声的好朋友有这样的念头,不是羞辱是什么?”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和晴明——和他——他也绝对不会赞成!——我有心爱的女人!”博雅不知道自己语无伦次的在说什么,只希望自己声嘶力竭的反驳能够淹没对方的叙述。


可是青年的声音,细细密密的如同要钻入他的骨髓:“他倒是从来不很关心你与女人怎样,不过啊,你所谓的晴明,对你的心可是计较得很呢!”


“你……你怎么知道?”


“你还是希望我说下去,是吧?博雅大人?”这声音中包含的邪气都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


“你究竟是谁?!”


“我没有名字,名字对我也不重要。博雅大人啊。”青年再次靠近博雅,琥珀色的眸子中魅惑的神情渐渐浓厚,红润的嘴唇与博雅的面庞近在咫尺,可是如此地靠近,却感觉不到他讲话时有温热的气息吐纳,“你想了解他——你那个晴明,对不对?越是不懂就越是想贴近,对不对?可是你知道他永远不会让你明白的,对不对?”


“我、我不是不了解晴明的……”


“那,你知道他会杀人吗?你知道杀人——甚至让他很有快感吗?”


“什么——你说什么?!”


“啊呀呀,我真是看得不耐烦了。你们两个人一厢情愿的彼此猜想,要到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啊?”青年平静而恶意地笑了,“你以前还说过什么‘晴明要是会下咒杀人,我就不想活下去了’。他呢,总认为你的纯真是他不能辜负的东西——哈哈!”


红唇贴近博雅的耳根,几乎是碰上了他的耳垂,那青年低声细语:“你那个晴明,知道你想抱他么?”


“混帐!!!”


极度的嫌恶让博雅嘶吼出声。挣脱了莫名的麻木感,博雅一手狠狠推开面前的人,抽出腰间的朱鞘长刀,运足了力气,向着那张脸一刀劈了下去。


雪亮的刀刃划破四周的空气,硬生生悬停在青年的面庞上方一两分处。博雅粗重的喘息着,双手微微发着抖,却还仍旧紧紧的攥着长刀。


“怎么不砍下来呀?”突然露出的笑容竟然带有着熟悉的孩子气,与晴明一模一样的嘴唇微微噘起,“横过刀刃来,你就可以割断我的喉咙啊。不过破坏这样的容貌,真是罪过。”


望着对方的容颜,手中的刀是无论如何也劈不下去了。自己所认识的晴明,是在回廊下笑的云淡风轻,是在朝堂上故作恭谨,是在降法除妖的时候凌厉而冷静。也许还有别的——有别的什么存在吗?那么,也不过是在自己不知觉说了什么的时候,他流露出些微的窘迫,随后……随后便是谈咒,自己永远似懂非懂的咒。


这些,就是自己认识晴明的根据么?


说到底,自己经常注视的,也只是他的容颜而已。他的心却是迷离如浮云一般。


那么,自己满足于在安倍晴明身边的时光,难道真的是自己恋慕着好友的美貌——是这样的吧?是这样的吧?是这样的啊……


博雅的手缓缓地收回,雪亮的刀刃如同镜子,映照出自己此刻的眼神。慌乱的、无措的、感到厌倦的……


那诡异的年轻人的声音中,突然尽扫了轻浮,淡定的调子如同清晨的雾气般自然地浮现:“就算杀了我,你的心不是一样沉浸在黑色的暗影中吗?”


没有一丝风。安静的不可思议,如同住吉明神居住的幽深海底。整个世界仿佛变做了一块巨大的黑丝绒幕布,只用来衬托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博雅环顾着四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晴明家的回廊,荒草院落,黑暗的内室,这些东西的轮廓全部不复存在了。可以把握的实体,只有面前这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人。对他感到深深的憎恶,可是却也难以抗拒的想要听他说下去——那些带有芒刺的话语中,似乎有什么需要发现的真实。


博雅抬起眼睛,注视着突然沉稳起来的那个人。琥珀色的眼眸,挺直的鼻梁,红的仿佛血液在流动的嘴唇,一脸悲悯的神色望着自己……


“晴……明?”


博雅望着对方的眼睛,喃喃地说。手中的刀柄不期然的滑落。竟然这样看着自己——好似感到了深深的失望。


最可怕的恶梦也不过如此了。什么都是难以预料的。与晴明一般面貌的人,要自己把晴明交给他。自己最隐秘的、甚至都没有意识到的思想,被别人剥离出来,而自己偏偏很难否认。想要杀掉对方,同时也想要毁灭自己。一切都是混乱,一切都是狞恶。难道真的如这青年所说,这是不合常理的世界吗?难道也真的如他所说,面前的他,真的说不定就是晴明吗?


要发疯了……已经疯了吧!


“博雅。”对方的声音变得非常的平和与亲切。


“嗯。”博雅不由自主地答应着。


“你还是放手吧。”


“……你真的要离开吗?”


“这样才好啊。”对方的话语声,竟然也有着微妙的颤抖,似乎是离别的不舍,也像是终于决心后的解脱。


“放手……”博雅垂下头去,无意识的重复着那青年的话语。放手……放手?


博雅的右手手指,深深的握进左手的掌心。由于恐惧和疲惫,他的双手都是又冷又湿。然而,右手的手指在甫一接触左手的皮肤的刹那,突然有着什么在博雅的头脑中一闪。


白色的身影,明净的窄廊。有人用修长而微凉的手指在自己的掌心画出无形的字迹,淡然的话语只在尾音中含有叹息的余味:“没什么可以重要到一直记得,博雅……”


记得——记得!


当然记得啊!我记得戏谑的你,清高的你,偶尔落寞的你,经常谈咒的你,喜欢对我提很难回答的问题的你——我还要告诉你那个问题的答案啊!


方才仿佛是昏然欲睡的状态消失了。左手掌心恢复了自己的体温,而右手的指尖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一点微微的凉。是了,就是这种温度。


博雅抬起头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晴明如果真的要离开,带我走吧。”


“你说什么?”俊秀的眉峰微微蹙起,从来不曾见到的错愕侵蚀了那张表情完美的脸庞。青年肩膀上的黑影也同时不安的蠕动起来。


伸出自己的手,博雅坚定地望着对方:“你真的是晴明的话,带我去你要去的地方。”


“笑死人了——那不是你能涉足的领域啊!”


“就算你杀了人也好,就算你要堕入黑暗也好,就算你去的地方是我不能追随的也好……起码也该让我看到你要去哪里,我才能安心啊。”


“竟然说这么愚蠢的话!”


“如果这里不是常理的世界,那么,我也就只有依靠本心去做事了!我的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博雅的心轻快的跳动起来,纵然在全盘黑暗中,他也觉得有一丝希望泛起。弯下身子,他重新捡起了长刀。


“晴明才不会说出像你这样的话;你也根本不知道晴明在什么地方!”


双手握紧了刀,博雅终于向着那青年劈了下去。就在刀刃触及那人的瞬间,青年的身躯亮起强烈的青色光芒。他肩头的黑影像只野兽一样,猛地扑向博雅,紧紧地缠住了博雅的身子。长刀再次脱手了,然而这一次,博雅确定自己砍到了什么东西——青光中,晴明的面容出现了破碎的纹路,随即便像个面具一样迸裂开来。


没有五官。没有轮廓。面目的地方,只有着一片空漠的黑暗,像是散发着瘴气的泥潭。这就是那年轻人的真面目吗?不,失去了这个面具,对于他是什么就难以断言了。


“怎么连这都消失了!”那人——或者说,那东西显然并不依靠嘴唇发出声音,此刻他头一次显出仓皇来,“居然连这点根据都消失了啊……”不知道他低低的念诵了什么,缠绕着博雅身体的黑影似乎变粗了些,缠绕得也更加牢固。那东西再度发出威胁:“把安倍晴明交给我!”


“这是你的目的,对吗?所以你要激怒我,扰乱我,让我放弃心中对晴明的记忆,然后,你可以把他真正的带走……唔……”博雅皱紧了眉头;黑影箍得更加紧了,他已经透不过气来。


“源博雅!就凭你的力量能留住他?”对方拔高了音量,“你为什么要跟安倍晴明在一起?起初你也不过是为了显示自己,让众位轻视你的公卿知道,平安京首屈一指的阴阳师,对你另眼相看!现在你想要留下他,也是为了自己黑暗的执念罢了!”


“不对……”博雅挣扎着回答,因为缺乏足够的空气而感到虚弱,可是回答本身却相当的肯定。心脏怦然跳动着,似乎有什么隐约的热力注入心头,他的呼吸莫名其妙的顺畅了许多。


“不对!”博雅的声音清楚了些,“我就是要他回来!”


缠绕着博雅的黑影渐渐抽搐起来。束缚轻松了许多,博雅趁机抽出了自己的手臂:“你说的那些,都是废话。我要他回来——只要有他在身边——我是能很容易的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的!”


——别夸口啊,博雅。


“我没有夸口啊……诶?”


博雅松动的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几乎是与此同时,围绕着自己的黑影完全消失殆尽。没有面目的那东西,头一次向后退却了一步。


一个含有笑意的嗓音,贴着自己的心脏一般静静地响起,如此的真切,是再也不可能弄错的真切。


“我说你别夸口了。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也没有聪明到哪里去呀。”




平安京首屈一指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即使疲惫到了脸色苍白,说话的调子也是那么淡定平静。这让人有的时候会生出错觉,这个男子是不是对尘世了无挂碍,即使是面对强敌甚至大限将至,也不过是漫不经心的弯一弯唇角。


此刻他就站在博雅的身后,双目紧盯着那团不成面目的黑影,眼神冷峻。对博雅说话的语气,却是有着隐约的温暖。


博雅这些年来与妖物打的交道算是不少,对奇诡的场面还是有心理准备的。然而这一刻,他只是瞪着身后的阴阳师,以一种僵化了的姿势微微张开嘴唇。

“博雅,我也并不指望你能惊喜的叫我的名字。不过——你现在这种眼神……”晴明把如锥子一样的目光收回,转而望着博雅,微微一笑。


“你回来了,晴明。”这便是那个朴直的男人此刻的反应。


“……嗯,回来了。”


此外也再没有更多的言语,两人一同扭过头去,注视着那无面目的东西。


“这些天还真是辛苦你了。”晴明的脸上再次出现了恶意的嘲讽,“该叫你什么呢——居然托身于从来都没有名字的咒灵……”


“——只差一点,我就可以把你带走了。”对方的反应反而镇定下来,“我发现你的藏身之所的时候,你还是很衰弱嘛。”


“这说的倒是不错。”


“没想到你竟然会藏在那里,这不像是你一贯的行为啊,你——”


“现在的我,是安倍晴明。”晴明冷冷的打断了对方的话头。


“名字不过是个称呼而已,人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不,名字是咒!”博雅情不自禁的插口,自己都有些惊讶,“晴明说的,名字是最简短的咒……”


正在对话的双方都沉寂了片刻。随后,晴明的肩膀微微颤动着,笑出了声音。而那团轮廓越来越模糊的影子,竟然也枯涩地笑了。


“原来是这样。那么,我输了。”


“说点让你感到安慰的事实吧——能够把我逼迫到这一步,当世之上,除了你之外也就没有别人了。”


“……哼哼……我猜,你是不会为我念往生咒了吧?”


“这种事情,你自己还是行有余力的。你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晴明微笑着。


“不管换什么名字,你都是一样的刻薄啊……”对方回答。白色的衣装彻底消失了,四肢的轮廓也渐渐隐没,那人原先站立着的地方,只是一团模糊的黑影,中间隐隐的有一点青色的光芒。


其后的声音,仿佛不是通过空气的振动传播,而是直接回响在人的脑海里的:“一直以来,你拥有的东西都比我多……差劲的家伙……就不能分给我一点么……?”


“不能。”晴明干脆利落的回答。


“土御门家的小孩子,真是小气啊……”


最后消散之前还要带着嘲笑的尾音彻底地消失了。那团黑影失去了主导和依托,在原地团团的盘旋着,像是一只失去了宿主的寄养物。


博雅惊讶的看着那团影子。


“啊,博雅……”晴明的话音被博雅打断了。


“晴明,你要是敢收藏那东西,我就绝对不登你的家门!”


“我不相信。”


“哈?”


“虽然我的趣味没有那么恶劣,不过我还是不相信你会因此不去找我。……你脸红了,没发现?”


“——哪里有啊!”


“哈哈哈……果然是没自觉——不过,我们还是快走吧,博雅。”


修长的手指握住博雅的左手,晴明拉着他在一片黑暗之中穿行。博雅紧紧的握住晴明的手,对方冰凉的手指在他的紧握下,似乎有了一丝暖意。


没有问这是哪里,我们要去哪里,怎么去……


晴明回来了,这是最让人安心的事情。


向着四周茫然无有之境走去的时候,博雅迷迷糊糊的望着晴明。晴明的唇角轻扬,笑的又微妙又妩媚。前方的茫然不可知……竟然具有了相当的快感。舒适的倦意有预谋一般的向自己包围过来。


让我睡吧,如夜幕坠下。




“起来了,博雅。”


脊背上的麻木感突然出现了,博雅不舒服的转动着身体。对了,自己靠着门板睡着了——怎么?自己身后的门板在说话?他猛然睁大了眼睛。触目所及的,依然是静谧的夜色。


“你站起身来,我才好开门请你进来呀。”


“嗯——?”


博雅打了一个寒战,猛然站起身来,却控制不住的趔趄了一下。脚趾都冻得发麻——秋夜的寒气不能小觑。四周是一片唧啾的虫声,抬起头来看看天色,不过是月上中天。


“博雅?”


那个声音,温和地在身后呼唤着他的名字。博雅回过身去。


多天来紧闭的大门终于敞开。蜘蛛辛苦劳作的蛛丝被扯断了,门楣上微微飘动的蛛丝下方,便是屋子的主人清俊的容颜。晴明施施然站在那里望着他,嘴角一如既往的似笑非笑,目光中却没有半分戏谑。他的身姿依然挺拔,可是一只手以相当的力量扶着打开的门扉,脸色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疲倦。


博雅的目光在晴明身上停留了片刻,突然低头望着自己的脚下,前后仔细的看了一遍。


晴明轻轻地笑出声来:“你要是找那个扭曲的影子,那就不必了。早知道你这么想见它,我就领回家来让你——”


这句调侃没能说完,就被一个迅捷的动作所打断。博雅走上前去,一把拉近了那白色的身姿,将晴明紧紧的拥抱在怀里。比自己纤细得多的、然而敏捷矫健的身体,此刻竟然毫无抵抗力的跌进了自己的胸怀。


手臂感到晴明的肩膀在轻轻发颤,脸颊感到他脖颈上微凉的的肌肤。博雅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应该说什么,甚至他现在的表情,都不是什么预想的惊喜。他只是抿紧嘴唇,隐约的茫然之下,有着不可忽视的坚执。


“这是很好的姿势啊,博雅。”晴明的话语就象是评价一件不属于他的古玩一样,安静地在博雅耳后响起。声音稍微有些发闷。是因为身高的差距,他的脸被埋进博雅的肩窝里了么——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啊?”


“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哪……不过算了,反正你现在的脸,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从来也称不上好看吧。”博雅老实的回答。虽然想说的不是这个。虽然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这样抱着对方,却还能如同身在窄廊下说着无意义的调侃,虽然是有些奇异的事情,但是同样也觉得自在和安然。


因为面前是你。你终于回来了。再也不想放手,绝对不想放手。而你,也接受了我的拥抱——并不需要我解释过多的什么。


“……我说,那个……”


“嗯?”


“你可不可以帮忙把门关上?”


博雅这才回过神来。自己是站在晴明家敞开的大门口,一言不发的抱着对方。此刻他才发现这种场景的古怪,不由得尴尬起来。松开自己的胳膊,退后一步,他反手关上了门板。


“奇怪,平常你家的门不都是自动开合的吗?”


“今天我没有这个力气了……”晴明回答。博雅松开他之后,没有任何依靠的身体,似乎随时可能倒下去。


“我扶着你。”博雅拉过晴明的胳膊要往自己的肩膀上搭。


“你打算把我脚不点地的拖着走?”这句揶揄的底气虽然不足,成色却是不输以往。


“那么——”博雅只好伸出手去,围住晴明纤细的腰。对方把自己的重量老实不客气的全依靠过来,可博雅还是觉得有些轻飘飘的。一边向着窄廊走去,一边忍不住想起那个暗影说的话……博雅为了掩饰,欲盖弥彰地清清嗓子。


“晴明啊——这些天,你究竟在哪里?”把晴明在窄廊上安置好,他这样问着。


“我在你心里。”晴明靠在罗汉松木柱上,干脆的回答,一双美丽的凤眼饶有兴趣的看着博雅。


“我说,不要说笑了!”


“我没开玩笑。我的元神就在你的心里封印着呢。”晴明收敛了脸色,郑重地回答。


“啊?我……我……”


“如果是因为自己待客不周感到不安的话,那就不必了。毕竟你没有邀请我嘛。”


“谁……谁计较这个啦!”


“呵呵……”


“那么——刚才——我在你门口做的那个梦,就是有人要把你带走的梦,是真的么?”


“是真的,博雅。”晴明的声音,再也难以遮掩的透出感慨来,“这一次,都亏了你。否则的话,我就再也不是安倍晴明了。”


“那会成为什么?”博雅反而越来越紧张了。


“这个嘛——什么呢?大概是对博雅没有意义的存在吧。”


“你别轻描淡写地说这种话……你的身体怎么衰弱成这样?你为什么这些天杳无音讯?为什么要把元神封印在我心里?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出式神来骗我?晴明!”


“唔。”


“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我这一次可是认真的!我觉得,似乎是差一点就要失去你了……这是我绝对不能忍受的!”


晴明的蝙蝠扇轻轻地开合着,习惯性地垂下了眼睛。


“啊……按顺序讲起吧,博雅。很长的故事啊。”


“很长?那——你的身体支撑得了么?”博雅有些迟疑了。看到晴明的疲惫,他有些不忍心问下去。


“身体没什么,博雅,大概是类似死后僵硬那一类的反应——类似,我是说类似,毕竟放了这么多天了……好了,好了。你喝酒压压惊怎么样?”


“……不。”


“酒就在内室里,今天我变不出式神,你自己去倒吧。”


“不要。”博雅的回答简洁而别扭。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啊……我不想去。”博雅暗自生气一样的转过头去。


“去拿一趟吧,我也想喝。”晴明接着坚持。


“……你也想喝啊?”


“嗯。”


“……那……那你不会走开吧?”


“什么?”


“你不会消失吧?不会在我走开的这段时间里,变成别的什么东西吧?”


阴阳师挑高了眉头:“……你到现在还不确定面前是不是我么?”


“虽然没有疑问,可是现在还是有些害怕呀。”


“伤脑筋啊。”


“那,我还是去吧。”


“算了吧。”


“你不是说你想喝吗?”


“算了吧——博雅,咱们这样下去,天亮也是讲不完的啊。”


“……抱歉……”


“不,真正应该道歉的是我。如果不是我自己的任性,博雅也就不会有这么大的麻烦了。——从头说起的话,那就是,我在临走前的几天,接到了一个阴阳师的来函。他向我正式挑战——其实我们之间的争斗,从很早就开始了。那个时候,我用的是安倍晴明以外的名字。然而这一次他是想杀掉我。”


“为什么?他跟你有什么怨恨?”


“没有,他也不过是受人委托而已,当然他本身对我也没什么好感就是了。”


“谁是他的委托人呢,晴明?竟然会想到要杀你!”博雅不由自主的握住腰间的长刀。


“这个,他自然不会告诉我啊。”阴阳师镇定地回答,琥珀色的眼眸中,看不出一丝犹豫的阴霾。看见博雅的动作,他出现了些微的孩子气的笑意:“干吗啊?你不是已经对他动过刀了吗?虽然劈碎的是我的模样。”


“别取笑我了……那么,结果是你杀了他?那个影子说的你杀人,就是指这个?”


“啊,本来我是没有什么胜算的。不过,我还是占了上风。杀掉他,我确实是有快感的。这……这我很难否认……杀了他的那一刻,我真的很愉快。是证实了自己的力量么?是释放了某种怨恨么?我自己都不明白……”晴明的表情有些黯然,“不过,杀掉法师毕竟很危险,因为对方也理通阴阳,被我咒杀之后,灵魂自然无法净化。所以——那家伙在最后的一刻,利用我精神上的一点松懈,下了咒术。我那个时候的身心,没有多少抵抗能力。他把自己的怨灵,寄托在虚无的暗影身上,滞留在人间寻找我。不是要伤害我的身体,而是要带走我的元神。”


“可是他出现的时候,为什么会是你的面貌呢?”


“他所依托的不过是一团精气——从中也吸收了我的……我精神上的一些执念。”


“那是什么?”


“你还真是寻根问底啊……怎么说呢,”阴阳师的脸庞似乎泛上了一抹血色,“大概……就是那种离开了也无所谓的傻气想法之类吧?”


“嗯?”


“啊,反正是我在杀死他之后,勉强回了家。我的身体便停留在这里,而元神就藏在你的内心。正因为你并不知道我在什么地方,所以,我可以说是很安全的。只要七七四十九天一过,那人的咒术自然消散,我也就能够真正的回来了。”晴明不理会博雅的疑问,很简要的接着说下去。


“可是,为什么今天被发现了?”


“那是——因为我的缘故。”晴明没必要的咳嗽了一声。


“哈?”


“你在我门口睡着了。”


“那又怎么样?”


“什么那又怎么样?你难道天天都在我门口打瞌睡?”


“那倒没有啊,说起来,今天是头一次……”


“对呀。”


“那——那又怎么样?”


“……我不能让你就这么睡着呀。”


“诶?你——你不是怕我着凉吧?你在那么危险的处境下,居然还担心这个?”


“……你要不要听我解释了啊?再这样追究细枝末节我就什么也不说了!”似乎是很不耐烦的样子,然而怎么看都有耍赖的成分在,平素沉稳的阴阳师,不讲道理的时候更加令人头疼。


“要听,要听!”这就是培养那狐狸更加不讲道理的源头的回答——虽然源头本身还没有多少自觉性。


“我用咒术召唤出式神出现你的梦境中,想先把你敷衍回家去。你却发现那个式神的真面目,一旦说破,我便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了。这个时候,那人也发现了我的所在。——可是,他并不清楚我具体藏在哪里,只是确定跟你有关系,所以把你带进了他的结界中,要你把我交出来。——大概就是这样吧。奇怪,说出来之后,好像一点也不吓人……”晴明噘起嘴唇,疑惑的歪歪头。


”那是因为吓人的已经经历过了!”博雅忍不住提高音量。不过他的反应,恐怕并不是因为对方没道理的遗憾。沉默了几秒钟,他沉声说:“那么,如果我当时觉得我没有能力保护你,或者觉得你果然是走了比较好,你就真的回不来了么?”


“唔……按照那时候我的状态,也许吧。”


“晴明啊,话不是这么说……你这样不说什么就离开,我真的怨恨过你,哪怕只是一二刻功夫。你把元神交托给我,交托给这样的我……”博雅一幅后怕的样子。


“你不是让我回来了吗,博雅?”


“为什么那时你会觉得自己离开了也无所谓呢?”


“哈哈。”晴明自嘲的苦笑了两声,“平安京需要的只是一个灵验的法师,至于是不是安倍晴明,并不重要。而我说过,没什么事情能值得你永远记得……”


“你说的那是平安京,不是我!晴明对于我,不是可以替代的人!平安京怎么样,我没有兴趣——”


“诶?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我现在就回答你的问题!临走之前你问我,我的性命,交托给谁是我真正的心愿——”


“别回答,博雅。别回答。”晴明这一次没有移开目光,望着博雅,他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话。虽然面无表情,但是语气认真。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听我把话说完啊!”


博雅赌气地扯住了晴明的袖子。晴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栽倒。博雅急忙扶住了他的肩膀。


“我不是跟你说过,现在我的身体相当衰弱吗……你要是现在想打我一顿,是最好的机会了……”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总是说这种话呢?”博雅望着晴明琥珀色的眼睛,只觉得心绪烦乱起来。面对这样的目光似乎很难说出口……


“你……你靠在我肩膀上,好不好?”只觉得自己的头脑一热,这样的话就脱口而出。


“好啊,反正地板上很凉……”


这一次的拥抱完全不同于刚才的动作。如果那时候还有着劫后余生的冲动和彼此安全的确证,此刻的依靠,就有着乱人心意的味道。垂下眼睛就能看见晴明白皙的脖颈,以一个完全松懈的优美弧度,靠在自己的肩头。那全然的熟稔和依赖,也散发出魅力,令博雅想打破这不正常的安静——


“你听我说,晴明……我这条命谁也不给。我要留住它,和你在一起。”


“我不是跟你说,用不着说这种话吗?”看不见晴明的表情,然而他的回答就在博雅的耳边,“因为你的心,我都知道啊。”


“啊?”


“我这些天来,不是一直都在么?”


“哦,也是……”


“所以我就没什么好问你的咯——就拿那个式神来说,你是根据我衣袖的味道,判断出那不是我,对吧?”


“这、这个——你是什么时候对我的心下了咒,让你的元神能够进去的?”


“啊。话题转得太生硬了,博雅。”晴明低低的笑出声。


“不说的话,你自己躺在地板上吧!”


“博雅的身体,倒是比地板舒服得多……”


“你别贴着我耳朵说这种话呀……你什么时候下的咒?”


“啊,耳朵红了。”


“快说下咒的时间……别告诉我说你忘记了哦。”


“临走前的一晚,在你掌心写字的时候。”


“哈?你写的不是饕餮、耄耋——”


“骗你的。我写的是我自己的名字。是我作为阴阳师,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的名字。”


“诶?你的那个名字是三个字?”


“不——是——。只是写了三次而已,反正究竟写了几个字,你也分不出来……”


“去!躺在地板上吧,你!”说是这么说,博雅并没有真正去推他。


“你说真的吗?”晴明的身体也没有动的意思,好像是很有把握的回了一句。


“啊?”


“不仅仅是你的心,那个影子说的话,我也都听见了。”晴明低声说。


红润的嘴唇贴着博雅的耳朵,几乎碰到了他的耳垂。声音中透出些许的笑意,也许对方正在看不见的身后,露出含着蜜糖一般的微笑也说不定。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好似相当无辜:“你——不是想抱着我吗?”


(全文完结)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3-26 7:04:47编辑过]
有不待风吹而自行散落者,人心之花是也。
博客:http://jinpinren.blogbus.com/
Posted: 2005-02-05 20:52 | [楼 主]
天真
婳式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327
威望: 1925 点
金钱: 2066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12
最后登录:2009-10-11

 

占沙发了!!

感觉好好,期待大人的下文呀

可是,偶真是很不好意思,

偶的坑似乎有和大人的坑重复的地方呢~~

——汗死~~~~-

为晴所困
Posted: 2005-02-05 21:21 | 1 楼
茶道轩师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1
发帖: 412
威望: 4920 点
金钱: 2102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31
最后登录:2008-11-13

 

这是和九尾的双子文啊, 很期待. 这两人的将来.......
此日不足惜,
此酒不足尝。
含酒去相语,
共分一日光。
Posted: 2005-02-05 21:25 | 2 楼
言无
可爱非常的狐狸老公
级别: 少纳言


精华: 0
发帖: 979
威望: 3933 点
金钱: 21903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2-02-12

 

看了九尾大的就急急忙忙跑过来了~~

很期待故事的发展

嘿嘿,想到这里是残荷……某人开始黑暗幻想中

[em05]
突然很想念他的微笑。。。
Posted: 2005-02-05 22:25 | 3 楼
九尾
灵狐族长老
级别: 藏人头


精华: 9
发帖: 647
威望: 7925 点
金钱: 219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07(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6-02-29

 

唔,刚刚回来就奔过来,非常高兴看到文已经上来了。好看~我用水仙的目光注视着你。


果然猫你的垫子做得比较圆转啊,我那个垫子怎么看都CJ得可以扔到闲情去,连我自己都不敢想后边怎样发展才能变成那个样子= =|||


PS:“叮叮当当”、“大红色”已查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2-6 1:08:46编辑过]


暧昧是,比好朋友亲一点,比情人远一点
暧昧是,不远也不近,不多情也不无情
暧昧是,一方永远不说,另一方永远装作不懂


Posted: 2005-02-06 00:34 | 4 楼
九尾
灵狐族长老
级别: 藏人头


精华: 9
发帖: 647
威望: 7925 点
金钱: 2192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07(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6-02-29

 

8行,偶要再催一下……另外你那个题目啊,就算和我不一样,拜托左右括号格式改成一样的行不?


暧昧是,比好朋友亲一点,比情人远一点
暧昧是,不远也不近,不多情也不无情
暧昧是,一方永远不说,另一方永远装作不懂


Posted: 2005-02-07 17:07 | 5 楼
浮舟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85
威望: 1445 点
金钱: 2017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06-11-07

 

博雅的令人感动滴表白多过吃白菜,或许说过滴话有如过眼烟云,太不负责鸟........

PS:行动胜于语言,保护晴明最好做了再说.........

莫道秋长夜,夜长空有名。
相逢难尽语,转瞬又黎明。
Posted: 2005-02-07 18:25 | 6 楼
snowfox31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57
威望: 636 点
金钱: 2006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20
最后登录:2007-03-11

 

哎,没有春节礼物吗??
Posted: 2005-02-08 23:38 | 7 楼
安倍雅明
耽美狼
级别: 阴阳师


精华: 0
发帖: 199
威望: 1320 点
金钱: 2037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07
最后登录:2012-03-17

 

期待下文啊!!!

我的口水快成长江了!!!!!!!

奢靡都市里的爱情,像廉价的花朵,不断的盛开和凋谢。所以我选择迷恋我爱的却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存在的爱人!我最爱周恩来,梅兰芳和野村万斋了!我又爱上了卫青和《银河英雄传说》。我是可爱的纯种耽美狼!我好像都喜欢成熟的温润如玉的男人,不好,这样会嫁不出去了!
Posted: 2005-02-09 00:24 | 8 楼
tony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呆貓大人~~~~~~

偶祝您 新年快樂 萬事如意

期待下文呵...呵...呵...

Posted: 2005-02-09 00:26 | 9 楼
sowalking
先蒸后烤,煮成正果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1
发帖: 87
威望: 3827 点
金钱: 2043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08-05-21

 

的确是。。。暧昧气息的开头阿。。。对话虽然看着平淡,总觉得有缱绻捏。。。还有指甲。。。。。

俺流着口水等待

Posted: 2005-02-09 17:13 | 10 楼
言无
可爱非常的狐狸老公
级别: 少纳言


精华: 0
发帖: 979
威望: 3933 点
金钱: 21903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2-02-12

 

……真是不好意思

催文啊~~

[em04]
突然很想念他的微笑。。。
Posted: 2005-02-13 14:31 | 11 楼
snowfox31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57
威望: 636 点
金钱: 2006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20
最后登录:2007-03-11

 

懒猫啊~~另一篇双子文都到4了~~

虽然停在很要命的地方~~

Posted: 2005-02-14 20:38 | 12 楼
村上呆猫
平安京式神工会长期蹭饭者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20
发帖: 480
威望: 2046 点
金钱: 21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5-03-24

 

希望大家新年快乐。

因为实在是写不出来……所以拖了这么久。我果然属于“暧昧是王道”的一族,一旦要表白,我比谁都别扭。

有不待风吹而自行散落者,人心之花是也。
博客:http://jinpinren.blogbus.com/
Posted: 2005-02-16 16:32 | 13 楼
tony
级别: *


精华: *
发帖: *
威望: * 点
金钱: * RMB
贡献值: * 点
在线时间:(小时)
注册时间:*
最后登录:*

 

吼 ! ! ! 吼 ! ! ! 吼 ! ! !

貓大終於更新了 好看[em02][em02][em02]好看[em02][em02][em02]

繼續 繼續 快快趕上九尾大人呵......

Posted: 2005-02-16 17:30 | 14 楼
« 1 2345» Pages: ( 1/7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