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234 5 » Pages: ( 5/5 total )
本页主题: 今昔物语集与紫式部日记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四十五 新年冠饼礼——宽弘六年正月一日至三日
正月一日,禁忌不祥之语。却因昨夜的事情,没有守住禁忌。今日又是个坎日[1],小皇子冠饼之仪[2]取消,改为正月初三日。今年小皇子的陪膳职由大纳言君担任。大纳言君的装束是:元日那天,穿红色的褂子、葡萄染的上衣,唐衣是赤色的,配蓝印染色的裳。初二那天穿红梅织[3]的上衣,里面衬深红色的绸衣[4],麦曲尘色[5]的唐衣配蓝印染色的裳。初三日穿的是樱套色[6]的唐绫,唐衣是苏芳的织锦;里面衬深红色绸衣时外面套红色的褂子,外面穿深红色的褂子时,里面衬深红色的绸衣。颜色不出惯例。女官们把平时分别穿用的或浓或淡色的萌黄[7]、苏芳[8]、山吹[9]套色、红梅[10]、薄色[11]套色衣装与红色的褂子一层层地套起来穿。共套了六重上衣,坐在那里人人雍容庄重。
宰相君手捧小皇子的御守刀,随在怀里抱着小皇子的道长大人身后,去清凉殿参拜。她红色褂子的衣边和袖口,三重五重、三重五重地层层交叠。衬在里面的红色绸衣缝出了七重同一色泽的袖口和衣边,然后又加缝了一重制成了八重。绸衣外面套一件同样红颜色的硬绸上衣,这一件的袖口和衣边缝了五重。再外面的褂子织出了葡萄染的凸线硬木纹。这几件衣装缝制的手工极为讲究,裳缝出了三重边,赤色的唐衣织出了绫纹花样。唐风式的花纹设计异常华美。头发上也下了功夫,梳理得比平日更加漂亮。身姿婀娜,面容秀妍。
大纳言君是一位娇小的姝丽。白白美美,丰腴可爱。而且身材看起来还显得不算太矮。长长的秀发拖曳到地,比她自己的身长还要多出三寸。浓密的黑发滑落在衣裙上,美丽得天下无人可比。相貌、举止都惹人怜爱。
宣旨君[12]个子不高,清清瘦瘦的。发丝齐整、秀眉、垂下来的发梢比她穿的褂子底边还长出一尺多余。这位女官品性高贵,令我自愧不如。走到人前来的行姿娴雅从容,自然而然地然人对她不得不去用心。品格高尚的人也许都是这个样子的吧。一点点小事,亦可看出一个人的心境。
[1]阴阳道诸事主凶的忌日。一月的辰日是坎日。这一年的元月一日是巳日。因在立春前,按十二月的节气算。十二月的巳日是坎日。
[2]元旦将饼放在小儿头顶处,口唱祝词,祈愿长命的仪式。
[3]一种纺织物名称。经线为紫色,纬线为红色。
[4]织绢的衬衣。里外均为红色,冬春之交时穿用。
[5]杂着黄色的萌黄色。禁色。
[6]樱套色为表白里紫,青年、中年的春季服装。
[7]萌黄套色为外面薄青色,里面浅蓝色。
[8]苏芳套色为外面淡茶色,里面浓赤色。
[9]山吹套色为外面浅朽叶色,里面黄色。
[10]红梅套色为外面红色,里面紫色。
[11]薄套色为外面淡浅蓝色,里面浅紫色。
[12]中宫妃身边的宣旨女官。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48 | 60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四十六 各位女官的容貌与性格
假如接着上文继续说起人[1]的相貌,恐怕会信口开河。假如再说起眼前各位的事情,大概说起来就会没完。对每天都能见面的人,还是心有忌惮,而对于让人产生疑问和多少有些缺点的人,我决定闭口不言。
北野三品[2]大人的女儿宰相君[3],端庄丰润,慧敏聪颖。初次见面看不出她有什么出众,多次相见之后才能越来越品味出她的优秀。本来就生得眉目清丽,嘴边上浮出的一丝羞怯更增添了几分妩媚。举止优雅,衣着华美,做事从容。我欣赏她的可爱和正派,而同时我自己也多得了一份谦逊的品性。
小少将君洁身自好,还有一股说不清的优雅风情。娇弱之状恰如早春二月里的垂柳嫩枝。她容貌秀美,身姿娉婷,性格特别柔和。凡遇万事都谦让得几无自家判断。加上又处事腼腆,有时亦幼稚得令人不忍抗。万一真的有心术不正的人待她不善,或者是对她指鹿为马,恐怕她也只能是为此而自生心病,甚至悄悄地病死。娇女柔弱得无奈,亦让人替她感到无助,感到担心[4]。宫内侍是一位楚楚动人的美人儿。身材长得恰到好处,端坐时亦有堂堂之仪。脸型是现代式的,虽然说不出她的面目何处生得特别漂亮,可看上去就是俏丽可爱。鼻梁隆起,秀发漆黑,肌肤白腻。浓密的黑发衬托着白嫩的双腮,怎么看都比别的女官俊秀。特别是她的头型与发式额鬓仿佛美妙至极。这位女官相貌娇艳,举止又自然、大方。为人心地平和,各方面都没有半点非议。诸事处理得非常得体,几乎可以作宫中女官们的楷模了。有没有风流习性[5]。宫内侍的妹妹式部君,肤色洁白,体态丰盈。五官纤小秀气,容貌很有格调。黑发飘逸,但似乎是不够长,进宫奉侍时总要添上假发。总之是一位肥腴的美女。眼角、脸型都很有味道,微微一笑,生出千娇百媚。
在年轻的女官中,相貌特别美丽的还有大小辅[6]、源式部等。大小辅身材小巧,面容有当世之风。从前她的头发非常厚密,秀美整齐。长发比她自己还有长出一尺多。如今脱落得有些稀疏了。眉目生得紧凑,怎么看都是一位美人儿,相貌无可挑剔。
源式部身材适中,面貌娇好。而且是越看越可爱。人很乖巧,做事又爽快,不像是宫中的女官,反倒更像是某户人家的女儿。
小兵部[7]、小武[8]等女官也都很漂亮。公卿们对这些美貌的女官很能够坐视不动。当然,万一关系恶化就会被人人尽知,所以他们都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下功夫,悄悄地进行。
宫木侍从[9]的确是一位容姿秀丽的美人。她本来长得瘦小,又想要永葆青春,想让自己的身姿永远像可爱的女童。然而结果却事与愿违。她自己未老先衰,退出宫后又出家为尼,如今已经谢世。她最后一次进宫时披着长长的秀发,发梢长过了褂子的底裙,头发修理得非常俏丽。容貌真的很漂亮哟。
有一位名叫五节弁的女官[10]。听说就是平中纳言[11]收为养女的那一位。脸型如画上的美女,额头饱满,眼梢细长。面貌上没有太引入注目之处。肤色很白,举手移臂都极有风情。我最初见到她时是在一个春季,那时她的头发非常厚密,比她自己的身高还长出一尺左右,而现在她的头发脱落得很厉害[12],发梢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好看了。头发的长度也仅仅长出身高一点点而已。
小马女官,头发特别的长。从前是年轻的美女,如今却不听劝阻坚决地退出了宫。顽固之势恰如粘了胶的琴柱。
以上逐一评论了女官们的容貌,而若说起她们的品性来,则很难找出特别优秀的人。女官们也都是各有自己的个性。其中虽然没有品质恶劣的任务,但也没有德才兼备,遇事深思熟虑,又善解风情且值得信赖的完人。多人多样,因不知该取孰之优劣,而困惑不已的人亦不在少数。我这样写真是好没趣!
[1]作者这里采用叙述文体。
[2]藤原远度,藤原师辅之子。
[3]藤原远度的女儿,亦称宰相君。与提到的那位宰相君并非同一人。
[4]对这位小少将君,作者在前文中也对她表示了同情。“垂柳嫩枝”的比喻,的确是一种纤细的标线。同样的比喻在作者对其他女官的评述中是见不到的。由此亦可见作者紫式部对小少将的厚意。另外,同样的文字表现作者曾在《源氏物语》若菜卷下中对女三宫容貌的形容。应该注意到女三宫的人物形象与小少将的类似性。
[5]从中宫返回宫禁时乘车的顺序来看,这位宫内侍身份排在作者之上。在作者对她的人物批评中可以看出作者在内心对她的敬意和憧憬。
[6]小大辅、源式部都是中宫女官。
[7]中宫女官。
[8]年轻女官。曾在前面的文中参加游船。
[9]中宫女官。土御门邸游船时作者曾提到过她的名字。
[10]同上。
[11]中纳言平惟中。宽弘二年(1005)没于大宰府。
[12]也许因为养父平惟中的突然死亡。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49 | 61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四十七 斋宫与中宫御所
听说在斋宫[1]的身边,有一位名叫中将君[2]的女官。她写给别人的信,经某个人的手偷偷拿给我看了。那封信的语气极其自负,认为这世上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懂得情趣,用心之深亦无人可与她相比。好像天下所有的人都辨不明是非。看了这封信我胸中升起了一股火气,很为别人感到忿忿不平。用下等人的话来说,就是感到了憎恨。她在信上写的是:“说到和歌的韵味,除了我们斋宫之外,没有人能分辨得出高下。假如说这世上能生出饶有风情的女人,恐怕也只有我们斋宫才能辨明真伪。”等等。
的确,斋宫的优秀诚如所言。不过,中将君想要大肆颂扬自己的主人,还是应该先拿出斋宫作的和歌看一看。其实斋宫的和歌中并没有让人读起来感到优秀的佳作。只是斋宫本人极懂得情趣,生活得非常风雅罢了。如果说比较起女官们的优劣的话,我每日看到的中宫妃身边的女官们未必会输给斋宫手下的那几位。不管怎么说,斋宫主从一直都闭居于深处,没有人能见得到她们。再说,斋宫那边的情趣几乎都是在月色多情的傍晚啦、撩人心动的黎明啦、赏花踏寻杜鹃啼啦等等,远离凡人之界的仙境。另外又没有尘世间的烦扰,至少不必像中宫妃身边的女官们这样,又要去清凉殿上听差,又要为进宫当值的道长大人做一些照应,也至少不会每日都乱哄哄的。环境中没有烦琐之事,举止态度自然会优雅起来。可是,数尽风流之中为何还会有如此轻浮狂妄之徒呢。像我这样如朽木已入土半截,诸事尽量往后退缩的人,如果去了斋宫手下,总不会遇到一位不认识的男子就交往书信,而让人评出个轻薄女子的恶名吧。我想肯定是从容不迫地养成优雅的举止吧。更何况年轻的女官,只要是在相貌和年龄上没有什么缺憾,各自再会一点娇嗔,再会说一些善解人意的话语,再多一点情好一点色;只要具备以上素质,那么就绝对不会比斋宫那边的女官差很多。
不过,皇宫里面,并没有每日朝夕相见而又暗地里争风邀宠的皇后[3]或女御。就连这一位那一位地能够列举出来的对手都不存在。中宫妃身边的侍从、女官们都不会争吵,无论男女性格都很随和,态度从容。中宫妃注重威仪,蔑视轻佻,所以身边的女官们凡是想要做好一点的都不会去人前露脸。当然,中宫妃身边的人群中,品性轻浮,不知害羞对世间的流言又满不在乎的下人也不会没有。这样的人也不会不显露出与众不同的个人情趣。不过,这样的女官往往态度不够稳重,惹得男人们竞相来追逐。于是这世上又会生出种种非议和批评。什么“中宫妃身边的女官过于矜持啦”,或者是什么“太轻浮啦”等等[4]。的确,中宫妃身边的上葛、中葛[5]的诸位女官几乎都矜持得过度而变成了清高。而这种人人都清高的样子并不能为中宫妃提高美名,反倒让人看着别扭。
我虽然从周围人的身上挑出如上的缺点来批评,而实际上女官们都各有长处,并没有哪一位特别的不好。一班人都是如果在这一点上出众,就会在另一点上不如别人。可是,当年轻的女官们有意识地严肃态度,努力做出庄重的举止时,一些上葛、中葛的女官们却看着不舒服,用言语戏笑她们。怎么会有这样无聊的事情。我很想让这边的气氛不再如此地缺少情趣。
其实,这样想也是事出有因。中宫妃御心圣洁,怜爱众生,品性完美。但由于性格过于内向,以至于注意到了的事情该说也从不说出来。中宫妃认为,极少有人会听了批评而心里不难过。的确,某些时候生硬地做一些事情还不如根本不做。从前中宫妃还很年轻的时候,手下有人思虑不深,总因为自己侍奉中宫而满脸的得意。中宫妃找了一个适当的时机,批评了这个人的不检点。后来听说此事让那人羞愧难当,因而中宫妃就此改变了主张,认为手下人只要没有太醒目的缺点就算大家平安。由于那些还没有脱掉少女稚气的小女官们都顺应着中宫妃的心情来做事,所以中宫御所里面的气氛才会这样的朴实简单。
如今,中宫妃已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成熟了,早已看明白了这世上的本来面目,也看清了人心的善恶,也懂得了进退的尺度。甚至还清楚地知道,公卿们都在议论说中宫御所那里枯燥无趣,并且公卿们也都习以为常了。虽说单纯的高雅并不是生活的一切,可是稍稍走错一步就会导致菲薄。女官们不解风情一味地矜持,我想中宫妃对此应该有个积极的态度才是。当然,正如中宫妃本人所说,腼腆的性格是很难改掉的。结果是那些有当世之风的年轻官人们一旦进了中宫御所奉职,很快就都顺应了御所里的朴实作风,在这里做事时言行举止都非常敦厚笃诚。像斋宫那里一味赏月观花式的风流,谁都会想像,谁都会说,谁也都会自然而然去追求。不过,每日早晚奉职,如果在一个毫无趣味的地方,能把日常的谈话听得有趣,或说得有趣,别人讲出佳话妙语,亦能不带羞涩地应对;公卿们说,这样的人真是少之又少。我不曾直接见闻,所以亦不作评判。
如果有男子仰慕而至,送上信来,哪怕只是一两句的答复也会让真正的男友伤心。最好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巧妙的应酬是对的,可是天下又有多少在接人待事方面品性优越的人呢。恐怕很少见。为什么一定要克制自己,让却一步才是聪明之举呢,为什么要毫无制约地四处露面呢。顺应每一时的情况而又用心周到才是最难的啊。
首先一例,中宫大夫觐见中宫妃御前启奏要事时,那些性格怯懦又头脑幼稚的上葛女官们就很难担任与大夫对话并向中宫妃禀复对话内容的公干。即使有被派出来应答官人,也大都是口中嗫嗫,讲不出个所以然。她们并不是没有理解词义,也不是没有用心,而是因为心中忐忑,只顾得害羞了。结果是漏掉了重要的内容,自己还要抱怨什么都没听清。于是再也不愿意出去露面。别处的女官们就不是这样。既然进宫奉仕,注定要因公务与男人见面,那么无论从前是多么清高的名媛,总要按照世间的规矩做事。奇怪的是这里的上葛女官们,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了深宫里的公主。中宫妃只得派下级女官出面答对,这又引起了大纳言[6]大人的不快。有时候公卿前来觐见,而那几位应该出面的上葛女官们却不是退下回了家就是托词不方便,最后因为没有人能出来担任公卿与中宫妃之间的言语传递而让那公卿一言未启地回去了。还有的公卿,因常来中宫妃御所启奏公事,渐渐地与某一位女官熟悉了,而当这位女官不在时,那位公卿即使来了也会因为无人理睬而立刻回去。这些公卿每逢有机会就评论说“太矜持”。他们没有说错。
斋宫那边的女官们是不会瞧得起这一点的。所以她们才会得意洋洋地自诩,才会认定别人缺乏眼光不懂风雅。当然,她们这样根本没有道理。人终究是非难别人容易,检点自己困难。斋宫的女官不明白这一点,故意作出智者的样子去蔑视别人,批评世间,反倒清楚地暴露出了她自己的无知和浅薄。看那封信上的语气,好像是写给一位身份高贵的人物的。某一个人把那封藏起来的信偷偷地拿来给我看,又立刻偷偷地送回去了。好遗憾。
[1]贺茂祭的斋院。侍奉贺茂神社的神职称斋王,斋王本人或斋王的住所称斋宫。通常于新天皇即位之年从未婚的内亲王或女王中选出斋王。当时的斋王是村上天皇的第十皇女选子内亲王。当年四十六岁。
[2]斋宫女官。斋宫长官源为理的女儿。
[3]此时皇后定子已经去世。
[4]前一句批评深居不肯露面的女官,后一句批评举止轻浮的女官。
[5]上级、中级之意,“葛”原来是佛教中计算受戒出家年数的用语,后转用为表示从事某事的先后,也用于表示身份的上下。
[6]中宫大夫藤原齐信。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0 | 62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四十八 评论和泉式部、赤染卫门、清少纳言
和泉式部[1],曾与我交往过情趣高雅的书信。可是她也有让我难以尊重的一面[2]。当她轻松挥毫写信时,确实展现了她在文章方面的才华,就连只言片语中都饱有情色。和歌更是雅趣盎然。不过在古歌的知识和作歌的理论方面,她还不够真正的咏歌人的资格。只不过是信口而作的和歌中总有一两点令人瞩目。仅仅是和歌作得妙一些就随便地对别的和歌乱加非议和评价,看来对和歌并不是真的精通。说是歌人大概也就属于那种顺口自然成章的类型。还不至于优秀到让我自愧不如的程度。
丹波守[3]的正夫人,中宫妃和道长大人都称她为匡衡卫门[4]。虽然所作的和歌并不是特别出色,但其歌中确有独自的风格,并且她本人也并不因为自己被称为歌人而随便吟咏。她的作品,凡是为世人所知的,哪怕是偶然的小作,都隽美得令我羞愧。而那些咏着上句、下句快要断开来的和歌,作出了点不值得一评的风格就自以为是佳辞妙句而得意洋洋的人,让人觉得既可恨,又可怜。
清少纳言是那种脸上露着自满,自以为了不起的人。总是摆出智多才高的样子,到处乱写汉字,可是仔细地一推敲,还是有许多不足之处。像她那样时时想着自己要比别人优秀,又先要表现的比别人优秀的人,最终要被人看出破绽,结局也只能是越来越坏。总是故作风雅的人,即使在清寂无聊的时候,也要装出感动入微的样子,这样的人就在每每不放过任何一件趣事中自然而然地养成了不良的轻浮态度。而性质都变得轻浮了的人,其结局怎么会好呢。
1]越前守大江雅致之女,和泉守橘道贞之妻,小式部内侍之母。中古三十六歌仙之一。曾与冷泉天皇的两位皇子为尊亲王、敦道亲王恋爱。
[2]指其伦理上逸出常轨的行为。
[3]大江匡衡。宽弘七年前后任丹波守。
[4]大江匡衡之妻赤染卫门。赤染时用之女。道长家女官。中古三十六歌仙之一。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1 | 63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四十九 回顾人生
回顾人生,纷纷杂杂,竟没有一件能铭刻在心的事情。那时候[1]人生未卜,无以安心。内心里的空寂导致了精神上的颓唐,但我至少保持住了在行为上绝不自弃。多思之秋,夜晚靠近缘廊而坐,呆呆地望月,月色勾起了我对往日盛时的怀念。明月依旧,人事已非。因月下多有禁忌[2],我稍稍向屋内退了退,而心中仍思绪不断,难以平静。
凉风习习的傍晚[3],四周寂静无人。独自抚琴而弹。弹着弹着,心事又害怕被外人听出“苦叹伴琴音”[4]。那时的我真是有悲惨又愚蠢。我的琴筝[5]和和琴[6]一直是调好了琴弦[7]放在黑得难看的房间里,没有想到要吩咐一声:“下雨天把音桥按倒。”[8]琴放在那里天长日久积了厚厚的灰尘。我把琴颈夹放在矮厨和屋里的柱子之间,再把琵琶放到琴的左右。和一对大厨紧紧地堆在一起,其中的一个厨子里装着古歌和物语的卷册,虫子在那上面做了窝,一打开就有虫子往外乱爬,看着很恶心,所以就没有人打开它。另一个厨子里收藏着汉籍书卷。自从珍爱它们的人[9]不在世了以后,再就没有别人抚摸过了。有时百无聊赖,也从那厨子抽出一两册汉籍来浏览。这时,侍女们就会聚起来议论:“汉籍读得多了,才会薄幸[10],为什么身为女人却要读汉文呢。从前的女子,就连阅读经书都要被制止的呀。”这些背地里的议论传进了我的耳朵。我很想反驳说,“迷信那些东西真的会长命无恙吗?没有人见过,也无法证实呀。”可是,我不能真的反驳,那样会显得我思虑不深。另外,侍女们说的或许真的有点道理。世上的万事都因人而异。有的人自命不凡,讲究体面,看起来心情惬意;还有的人无所事事,闲得发慌,又难以排遣,便搜寻出旧日的习帖[11]来看,或者是勤谨敬佛,捻响着手中的数珠,每日诵经不断。以上的做法均不合我意。我连自己在家中想做又不能做得到的事情,都要顾及到侍女们的耳目,克制自己不去做。何况现在已入仕宫中,与众女官为伍,虽然有时遇事也想说一句两句,但转念一想还是什么都不说了吧。对那些根本听不懂的人,说了也是枉费口舌,而在那些好评头品足又妄自尊大的人面前,说什么都只会引起麻烦,所以我更加噤口不言。总之,诸事通达之人实在是太少了。一般人只知道以自我的判断标准来衡量他人,专挑自己得意之事,别人全不在眼里。
这些人看见我的脸色不好[12],就认定我是因为自己的容貌不佳而腼腆羞愧,其实我并不是羞愧,而是不想遇到麻烦。既然总要和这些人不得已地对面而坐,我不想招来他们的非议。在宫中的日子长了,我自己也彻底地变成了一个迟钝呆漠的人。遇事,她们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性格啊。原来以为你是以为心高气盛以风流自居的人,孤傲得让人难以接近。我们都曾议论过你,想像你一定为人清高,只嗜好物语,动不动就立刻吟出一首和歌,而且又瞧不起别人。因此我们都憎恨你进宫。想不到见了面之后,才发现你温厚得让人感到意外,根本就不是我们想像的那样。”听了这样的品评,心中不太愉快。她们竟把我看扁了,把我看成了一个简单的老好人,不过,在宫中的表现是我自己故意做出来的姿态,就连中宫妃都几次说过:“原以为你会很难相处,没想到关系倒比别人更融洽。”我还要注意,不要让那即位性格怪癖又故作优雅,被中宫妃高看一眼的上葛女官们对我产生反感。
[1]作者的丈夫死去时。
[2]女子望月不吉利。
[3]以下文章为某一年夏季的回想。
[4]《古今和歌集》杂下卷良岑宗贞歌云:“孤独宿佳人,苦叹伴琴音。”作者引用此句,暗指琴声外扬,会有男子听出来弹琴女子的孤寂。
[5]七三弦的琴。
[6]六弦的琴。亦称倭琴、东琴。
[7]调好了音律。弹后没有松开琴弦。
[8]下雨天里湿气较大,不放倒音桥会使绷紧的琴弦松缓,而音色变糟。
[9]作者的丈夫。藤原宣孝。死于长保三年(1001年)。
[10]侍女们认为作者死了丈夫就是薄幸。
[11]一般指废弃不用了写过字的纸。文中指和歌、物语、汉文书籍等旧书。
[12]将厌烦的脸色误解为羞愧。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2 | 64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五十二 求道的心愿和忧郁
啊。如今,即使是不吉利的话[1]我也要说了。不管别人如何议论,我还是要面对阿弥陀佛一心不乱地学习诵经文。我已心空如净,不留半点尘世之怨。倘若出家修行,肯定也不会有丝毫的怠慢。所担心的是,从弃世出家步入佛门之后,到乘上来迎的祥云之前[2],保不准会有内心迷乱、意志动摇的时候吧。我的出家之志正在为这不可知的动摇而动摇。已渐渐地的到了不适合出家的年龄,若等到人再老朽,恐怕不仅是眼花目昏读不得经文,人也要变得呆板愚钝,悟不进佛门了。求道之志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对思虑深远者的模仿,不过我现在的的确确实在考虑出家方面的事。归根结底,罪业深重的人[3]未必一定要实现其出家之愿,只是对自己前世的宿业之拙省悟得越多,内心里就越感到悲哀。
[1]指皈依佛门之愿。当时认为平日随便讲出家遁世不太吉利。
[2]指圣众菩萨来迎的祥云。意为成佛。
[3]指作者自己。
五十三 写信搁笔之时
信中[1]难以继续写下去的事——无论是好是坏,无论是身边的龌龊还是心中欲诉的苦闷——我都准备在这里无一遗漏地写下来。尽管提笔之时已经对几位不宜之人有所顾虑,如此落笔仍然未必合适。不过,你也无聊我也无聊,那么就请通过阅读这封信来体会我的心情吧。另外,如果有什么想起来的事,且不论它是否有益,亦不拘多寡,务请写在信中送来,允我拜读。此信应谨慎收藏,万一落入他人之手必定会惹出不小的麻烦。世间耳目众多,所以近来常将一些无需保存的文字毁掉或烧掉。为了偶人游戏[2],春天把旧字纸都用来做小屋了。此后再没有收到别人送来的信件。这一封信我特意没有选择新纸,看上去有些寒酸。不是我弄不到好纸,而是为了避免引人注目。阅过后请将这封信立即返还。信中也许有晦涩难懂之处,或有脱字漏字之处,文字不通亦无妨,请不必拘泥。此信写到最后,才发觉自己竟仍然很在意周围人的口舌,竟仍然不能够超脱自己。俗念如此深恶,到底该怎么办呢?
[1]以下一节采用的是正式的书信的末尾添写一段文字的形式。
[2]当时女童的室内游戏。纸做的偶人,配以纸做的小屋、家里等。女童在游戏中模仿日常生活。
五十四 御堂参拜和游船——宽弘六年九月十一日
十一日拂晓中宫妃参拜御堂[1],与母堂道长大人夫人同乘御车[2],女官们乘船。我因故于夜晚时分迟迟赶来。举办法事的地方,移来了山[3]、寺[4]的作法大诵经。画了许多白色的塔,趁兴而游。公卿们大部分都已经从御前退下,中宫妃侧近只留下了少数官人。后夜[5]里御导师的祈愿,诵经的方式各不相同。为求中宫妃的御体平安,僧众们用尽了词语大声地祈祷。常常有人因一时词穷而受到他人的轻笑。
祈祷法事完毕,公卿们移步上船,船桨荡漾,作管弦之游。御堂东侧向北开的门外,高栏杆的台阶一直伸向水边,中宫大夫[6]凭栏而坐。道长大人参进中宫妃御前,女官宰相君等陪大人说话。因为身在御前,几位女官启口措词都非常地谨慎小心。此时的御堂内外各有风情。
朦胧的月移上夜空。月色下年轻的官人们唱起了时调[7]。船上的华冠美服者齐声咏唱,歌声清亮悠扬。大藏卿[8]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也夹坐在船中。也许是不想让自己苍老的嗓音扰了众人的雅兴,他一直不出声地坐着,夹杂在年轻官人中的背影很不相衬。御簾子里面的女官们见此情景都偷偷地笑他。我问:“可是叹那舟中老?”[9] 簾外的中宫大夫听见了立即吟诵了一句:“徐福文成诳诞多。”[10]大夫吟诵时的声音、姿势都不落俗套。官人们唱起了“池中浮草”,配着笛声。拂晓的清风携歌声抚面,别有风情。无论大事小事,都可以在某时某景下让人感受到特别深的情趣。
[1]这一天是乞求中宫妃安产的满愿日。御堂在土御门邸内的池中岛上。
[2]中宫妃此时已怀孕,不便乘船。
[3]指比叡山延历寺。
[4]指三井寺(园城寺)。以上两寺均以天台宗为本山。
[5]凌晨四时前后。
[6]中宫大夫藤原齐信。
[7]原文为“今样”,指新兴的俗谣。
[8]藤原光正,当年五十三岁。
[9]《白氏文集》卷三有《海漫漫》一诗,其中一句是:“童男童女舟中老。”作者引和此句指船上的年长者大藏卿。
[10]中宫大夫吟诵的是《海漫漫》诗中的下一句。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3 | 65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五十五 谁人不欲攀——同年夏季
中宫妃御前有一套《源氏物语》,被道长大人看见。大人照例说了几句笑谈,然后在梅树下铺着的纸上写了一首和歌:枝上青梅酸,诱人折枝攀。才女若青梅,酸色有人攀。
写好后大人将和歌送给了我。于是,提笔回敬一首:青梅无人折,怎知味若何。未见来攀者,谁人誉酸色。
五十六 敲门人——同年夏季
某夜我在渡廊下的房里[1]睡着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因为心里害怕,没有出声回答,一直待到了天明。早上,送来了一首和歌[2]:昨夜秧鸡啼,暗中声声急。泪敲真木门,心焦胜秧鸡。
我写了一首返歌:昨夜秧鸡啼,敲门非秧鸡。若迎门外客,后悔来不及。
[1]土御门邸的渡廊下有作者紫式部的起居用房间。
[2]根据《新撰集》,此歌的作者是藤原道长。
五十七 小皇子门的御戴饼——宽弘七年正月一日
今年的正月,一直到初三日,小皇子们[1]为御戴饼的仪式,每日都要登上清凉殿。陪伴小皇子们上殿的全是上葛女官。左卫门督[2]怀里抱着两位小皇子,先由道长大人将饼取来奉给主上,再由主上面向东将饼置放到小皇子们的头上。小皇子们被人抱着参进到主上的御前然后再退下的仪式是非常精彩的看点。小皇子们的生母中宫妃没有上殿。
今年的元日,御药之仪的陪膳职由宰相君担任。吉色[3]的衣装搭配同以往不同又很有情趣。奉膳的女藏人是内匠[4]与兵库。虽然绾上头发的容貌还得数陪膳职的最好看,可是,推想她任此要职时的心情,想必是很难堪。担任御药之仪的女官是文屋[5]博士,不断地显示自己的才学。奉献给主上的膏药[6]在仪式之后赐分给了众人。与往年没有什么不同。
[1]中宫彰子所生的敦成、敦良亲王。敦良亲王于前一年十一月出生。
[2]藤原赖通。权中纳言,左卫门督。
[3]御药之仪特别重视衣装颜色的凶吉。吉是指阴阳道上的吉向,吉色指吉向的颜色,吉色衣装指在唐衣外再套上这种颜色的外衣。东为青,西为黄,南为赤,北为白。
[4]内匠与兵库均为女藏人。内匠的名字曾在剥衣事件中出现。
[5]天皇侧近的女官,文屋时子。
[6]每年元月三日有典药奉献膏药的仪式。天皇用无名指取少许药膏涂于额前和耳后。之后膏药分给众人。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4 | 66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五十八 中宫妃的临时宾客——元月二日
二日,中宫大飨[1]停止。临时的宾客[2]们整理出东面的一间,照例举行酒宴。列席诸公卿有:傅大纳言[3]、右大将[4]、中宫大夫、四条大纳言[5]、权中纳言[6]、侍从中纳言[7]、左卫门督[8]、有国宰相[9]、大藏卿[10]、左兵卫督[11]、源宰相[12],各位相对分列而坐。源中纳言[13]、右卫门督[14]、左右宰相中将[15]落座于横梁的下方殿上人的席位。道长大人抱着小皇子[16]来到席间,将自己惯例的致辞一句一句地教小皇子学着说。小皇子的童声幼稚可爱。道长大人对夫人说:“我来抱一抱小小皇子[17]吧。”可是,小皇子不想让弟弟夺宠,“不,不。”地偎在道长大人的怀里撒娇。左右的人好言哄劝,右大将等人在一旁看得饶有兴致。
然后,诸公卿参上清凉殿。主上也驾临殿上间[18]。君臣在此作管弦之乐。我看见道长大人醉步而来,怕他酒后语碎,便想引身先躲一躲,反倒被道长大人发现了。大人心情不快地说:“为什么你的父亲[19]要那么早早地急着退出宫去?我唤他到御前是让他来助兴,而他却愿意侍候君侧。性格太别扭了吧。”大人又出难题给我:“若想让我原谅此事,赶快作一首高妙的和歌。替你的父亲呐。今年是第一个子日[20],喂,作歌呀,作呀。”这样的时候,即使作出歌来恐怕也会没趣。道长大人醺态可掬,脸色更加红润,灯火下映出的身姿光彩照人。好一位漂亮的公卿。大人说:“这些年,中宫妃膝下无子,孤零零地非常冷清。我看着也觉得很寂寞。而如今,你看,两位小皇子不离左右,身边总是那么热闹。我心里头也很高兴。”大人说着几次地拉开寝台的绸帘,看一眼已经睡下了的小皇子们。然后又诵了一句古诗“野边若无小青松[21]”,此情此景,吟诵如此比喻恰当的古歌远远要比作新歌更令人回味。在我看来,这时的道长大人特别地有风采。
[1]每年元月二日,由中宫妃赐给亲王、公卿以下的殿上人的飨宴。
[2]每年年初在摄关家招待大臣公卿的宴会。因不属于正式公仪,故称“临时客”。
[3]藤原道纲。东宫之傅。
[4]藤原实资。
[5]藤原公任。
[6]藤原隆家。
[7]藤原行成。
[8]藤原赖通。
[9]藤原有国。宰相是参议一职的唐名。
[10]藤原正光。
[11]藤原实成。
[12]源赖定。
[13]源俊贤。
[14]底本上的“左卫门督”的“左”或许是“右”的误写。右卫门督是藤原怀平。
[15]左宰相中将源经房,右宰相中将是藤原兼隆。
[16]敦成亲王。
[17]中宫妃所生的第二皇子敦良亲王。
[18]清凉殿的殿上间。
[19]作者紫式部的父亲藤原为时。
[20]元月最初的子日。这一天去野外拔小松树的根,吃野菜的羹能避免灾病。朝廷于这一天举办宴会,公卿们奉献自咏的和歌。
[21]《拾遗集》中的一首和歌云:“野边若无小青松,哪有千代永繁荣。”道长将小皇子比喻为小青松。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5 | 67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五十九 中务乳母——元月三日
翌日黄昏,晚霞早漫。宫内的殿舍高檐及栉比,几无缝隙。从渡廊下可以看见上面很小的天。我和中务乳母[1]闲谈,同声称赞昨夜道长大人脱口而出的古歌。这一位命妇真的是懂得情趣,而且心有灵犀。[2]
[1]中宫女官,命妇。第一皇子敦成亲王出生时曾侍奉在侧。
[2]中务命妇是小小皇子敦良亲王的乳母,所以对道长吟诵那句古歌“野边若无小青松”感慨颇深。
六十 二皇子诞生五十日——元月十五日
我从中宫妃身边退下,回自己家里稍事休息。元月十五日是二皇子[1]诞生五十日的祝仪,所以我于拂晓前赶回来参进宫中。小少将君是在天亮之后回来的,错过了最佳时间。我和小少将君一直是居室相邻,我们让两间并成了一间。其中一人回家时另一人便使用这并起来的一大间。而当两人同时奉职于宫内的时候,就在中间挂一条帐子隔开而住。道长大人知道了曾谐谑地说:“情人来了怎么办?”听起来很刺耳。不过我们二人都不是只顾自己不想着朋友的人,相互都可以放心。
太阳升起来以后,我们参进中宫妃御前。小少将君身穿樱色的绫织[2]褂子,外加一件赤色的唐衣,配一条印染的裳。我穿的是红梅套色[3]的褂子,萌黄套色[4]的衫,外面加一件柳套色[5]的唐衣,配一条印染花纹极华美的裳。这一身衣装让我显得非常年轻,真应该和小少将君的那一套换过来穿才对。主上侧近的女官共十七人,同来中宫妃御前侍候。小小皇子的陪膳职由女官橘三位担任。奉膳职外侧有小大辅[6]、源式部,里侧是小少将君。主上与中宫并坐于御帐之中,此时,恰好朝阳的光辉洒进了御帐,御前的景色鲜亮耀眼。主上穿的是御直衣[7]配小口袴[8],中宫穿的是常用的红色薄衫,外面依次讨了多重褂子,褂子的颜色分别是红梅、萌黄、柳、山吹[9]等套色。多重褂子外面还有葡萄染[10]的绫织上衣,再外面又穿了一件柳套色上白[11]小褂[12],全套衣着的花纹[13]、配色格外精美,少见的当世风格。御前的祝仪华美绚丽,我悄悄的坐在众女官的最里边悉心观赏。中务乳母怀里抱着小小皇子,由帐前向南缓缓移步。她容貌祥和,身姿稳重,人又非常聪慧,做小小皇子的乳母担任起抚育之职最合适不过。她今天穿的是葡萄染的绫织褂子,无花纹的青色外衫,再加一件樱套色的唐衣。
当日女官们的衣装,人人都尽了心思,力求尽善尽美,以至于很难分辨出孰优孰次。御前奉箸的女官让众多的公卿、殿上人等饱览了她们那颜色配得并不美妙的多重袖口。事后宰相君为此后悔不迭。其实,她们的袖口并不是很糟。小大辅穿了一件红色的褂子,褂子外面又穿了五层红梅套色的褂子,颜色或浅或浓。最外面的唐衣是樱套色。源氏部穿的是一件深红色的褂子,又加了一件红梅套色的绫衫[14],外面再套一件非绫织的唐衣。不过也不能说非绫织的唐衣就不好。宫中有禁色[15],女官奈若何。隆重的场面下,很小的过失也容易招致批判,可惜衣装的优劣受到身份的限制,谁也无法评说。
向小小皇子献饼的仪式结束了,奉上的御食膳也都撤了下去。厢房的御簾卷了起来,主上侧近的女官们衣裾相叠地列坐在御帐西侧御座席的对面。以橘三位女官为首,众多的典侍都在那里听候。
中宫妃身边的女官们,年轻一些的坐在厢房横梁的下方,东厢与正堂之间,摘下了纸隔墙,挂上了御簾,上葛的女官们坐在御簾的里面,御帐与东侧厢之间有一块很小的空隙,大纳言君和小少将坐在那里。我寻到此处,观览了祝仪。
主上的御平座[16]前,奉上了御膳。御膳的精美,难以用语言来形容。正堂的外缘,面向北,以西向为上座[17],公卿们,左大臣、右大臣、内大臣、东宫傅、中宫大夫,四条大纳言依序往下排列,再往下的座位我就看不见了。
举办管弦之游。殿上人在东侧记的东南廊下听命侍候。地下席也已定了人选,有景齐朝臣[18]、惟风朝臣[19]、行义[20]、远理[21]等。殿上,由四条大纳言击笏,头弁[22]弹琵琶,琴[23],左宰相中将[24]吹奏笙笛[25]。众公卿以双调[26]之声唱了安名尊[27]、席田[28]、此殿[29]等曲。演奏的乐曲有鸟曲的破与急[30]。户外的地下席上,合吹了笛子。因与歌声和错了拍节,受到了指责。然后唱伊势海[31],右大臣一边倾听一边赞赏说“和琴真悦耳”。右大臣在席上本来想做一个笑谈,不料失手坏事,在众人面前弄得很难堪[32]。见此情景,我们旁观者都感觉到了身上发冷。道长大人的赠品是一支名为“叶二”的横笛,装在箱里奉了上去。
[1]敦良亲王,一条天皇的第三皇子,中宫妃所生的第二子。故作者称其为二皇子。
[2]以白色和苏芳色彩丝织出的绫。
[3]红梅套色为表面红色,里面苏方色。
[4]萌黄套色为表面浅青色,里面淡蓝色。
[5]柳套色为表面白色,里面青色。
[6]与源氏部同为中宫女官。
[7]贵人常用服。主上的御直衣衣裾比较长。
[8]底口收紧的袴。
[9]山吹套色为表面朽叶色,里面黄色。
[10]经线用赤色丝,纬线用紫色丝织出来的绫。
[11]柳套色为表面白色,里面青色。小褂在表、里两面中间还夹一层衣料,共三层。“上白”是指三层衣料的小褂最外面的一层为白色。
[12]小褂是上流社会女性平时穿的外装。穿用小褂时可以省略不穿唐衣和裳。
[13]身份高贵的女性穿用的外装往往有两种颜色以上的花纹。
[14]以上二人的服装均为红色调系列的组合。
[15]女官穿绫织的唐衣需要获得敕许,称“禁色”。
[16]不设帐台或椅子,在地板上直接铺两层“榻榻米”草席,上面再铺一层唐绫面织锦边的褥垫。也是天皇御座。在御帐西侧的御座的再西侧。
[17]以离天皇御平座的最近的位置为上座。
[18]藤原景齐。
[19]藤原惟风。
[20]平行义。
[21]藤原远理。
[22]源道云。“头弁”是身为弁官又兼藏人头之意。源道方为左中弁、藏人头。
[23]底本脱落。
[24]源经房。
[25]雅乐用管乐器。
[26]十二音律中的第六音律。吕调。
[27]催马乐吕歌。见前注。
[28]催马乐吕歌。歌词中唱:“席田哟,席田哟,席田的河畔哟;哟,栖鹤哟,啊,栖鹤岁千年。鹤舞千年,鹤舞千年。”
[29]催马乐的吕歌。歌中唱道:“此殿啊,真啊,真啊,富甲天下,三枝啊,啊哇哇,三枝啊,啊咧呀,三叶四叶里造座殿,啊,造座大宫殿。”
[30]鸟曲是唐乐《迦陵频》的别名。全曲分为序、破、急三个部分。文中指演奏了该曲的破和急两部分。
[31]催马乐吕歌。歌中唱道,“伊势海,清海湾,拾贝采海藻,拾贝呀,拾玉呀。”
[32]右大臣显光于席上酒醉,摘取御膳的鹤形饰物时打碎了木盘。详见《御堂关白记》。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8 15:56 | 68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1
威望: 132 点
金钱: 480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8-11-07

 

猫亲真是超级强大啊,每天发这么多帖,昨天的帖我也看了只是没舍得早早回复怕覆盖了你的脚印,而亲今天是勤奋依旧啊,太好了,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你的分享
Posted: 2010-10-28 20:56 | 69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呵呵,话说现在貌似终于发帖数量不受限制了,可惜,总是找不着和初夏殿聊天的时候,郁闷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10-29 18:47 | 70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荒废的一塌糊涂啊,现在小公司都跑到咱们泉家来做广告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1-12-17 13:12 | 71 楼
«234 5 » Pages: ( 5/5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瀛海舞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