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 1 2» Pages: ( 1/2 total )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伊势物语

不晓得前面有没有筒子传过,我实在是翻累了也没看到。《伊势物语》是日本最早的古典文学作品之一,全文共分为125节,收入和歌200余首,每一章节皆以“从前有一个男子……”开头,采取虚实结合的手法将短小的情爱故事娓娓道来,语言平和淡雅。
分成几部分上传,公诸同好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20 | [楼 主]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方始束发加冠之年,因在奈良都春日野附近的乡村中有自家的领地,所以到那地方去打猎。在这乡村里,住着高贵而美貌的姐妹两人。这男子就在墙垣的隙缝中窥看她们。想不到在这个荒凉的乡村里,无依无靠似地住着这么两个美人,他觉得奇妙,心中迷惑不解。就在自己的猎装上割下一片布,在布上写了一首歌,送给这两个女子。此人穿的是信夫郡出产的麻布制的猎装。歌曰: “谁家姐妹如新绿, 使我春心乱似麻。”
年纪还很轻,而说话全是大人口气。
那两个女子,大概也觉得这样地咏歌是富有趣味的吧。
从前有一首古歌: “君心何故如麻乱, 我正为君梦想劳。”
上文的歌,是巧妙地运用这古歌的意思吟成的。
    从前的文人,虽然年纪很轻,就会试行即兴地表现风流情怀。
第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在那时候的奈良郡,当地居民已经迁走;这新的平安郡,家屋还没有建设完整。有一个女子住在这新的西京。这女子的性情和容貌,都比世间一般女子优秀。而且除了容貌美丽之外,另有一种高雅的气品。此人似乎已有情郎,并非至今还独身的。这男子对她有真心的爱,去访问她,谈了种种话。回去之后作何感想呢?他送了她这样一首歌,时在三月初头,正是春雨连绵的日子: “不眠不坐通宵恋, 春雨连绵整日愁。”
第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把一些制鹿尾菜(注)用的海藻送给他所恋慕的女子,附一首歌: “若教能免相思苦, 枕袖卧薪亦不辞。”
这是二条皇后尚未侍奉清和天皇而还是普通身份的女子时的事。
    注:日语鹿尾菜与枕袖发音相似。
第四话
从前,皇太后住在东京的五条地方。起西边的屋子里住着一个女子。有一个男子,并非早就恋慕这女子的,只因偶然相遇,一见倾心,缠绵日久,终于情深如海了。不意那年正月初十过后,这女子忽然迁往别处去了。向人打听,得悉了她所住的屋子。然而这是宫中,他不能随便前往寻访。这男子就抱着忧愁苦恨之心度送岁月。
翌年正月,梅花盛开之际,这男子想起了去年之事,便去寻访那女子已经迁离了的西边的屋子,站着眺望,坐着凝视,但见环境已经完全变更。他淌着眼泪,在荒寂的屋檐下,横身地面上,直到凉月西沉,回想起去年的恋情,吟成诗歌如下: “月是去年月,春犹昔日春。 我身虽似旧,不是去年身。”
到了天色微明之时,吞声饮泣地回家去。
第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和住在东京的五条地方的一个女子私通。本来是未得父母许可的偷情,所以不能公然地走进门去,而是从乡间孩子们踏破了的泥墙的缺口处爬进去。这地方本来不大有人看见,但次数多了,女子的父母有了风闻,便在这恋爱的通路上每夜派人值班戒备,那男子去访,不能碰到所恋的女子,只得折回。他悲戚地咏这样一首歌: “但愿墙阴巡守者, 连宵瞌睡到天明。”
那女子闻知了,怨恨父母无情。但是后来,父母大约是可怜他们吧,允许他们会面了。
第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和一个决不能公开结婚的女子私通,持续了好多年。这女子也并不嫌恶这男子。因此这男子终于和女子约通,在某一天黑夜里把她偷出来,相偕逃走了。他们沿着一条名叫芥川的河的岸边走去,女的看见路旁的草上处处有露珠闪闪发光,便问男的:“那些是什么东西呢?”然而前途辽远,而且夜已很深,因此男的便没有答话的余裕。
这期间忽然雷声轰响,大雨倾盆。男的看见这地方有一所荒芜了的仓屋,不知道这里面有鬼,把女的隐藏在屋里了,自己拿着弓,背着箭壶,站到门口。他一心希望天快点亮才好。这期间鬼早已把女子一口吞食。那女子大叫一声“啊呀!”然而这声音被雷声掩盖,男的没有听到。
好容易雷声停息,天色渐明。男的向仓屋中一看,不见了他所带来的女子。他捶胸顿足地哭泣,然而毫无办法了。于是他咏诗一首: “问君何所似,白玉体苗条。 君音如秋露,我欲逐君消。”
说明:这是二条皇后在她的当女御的堂姐(注一)宫中当侍从时的事。这二条皇后气品高尚,容貌美丽,因此有一个人背负了她,逃出宫去。她的哥哥堀河大臣藤原基经及其长子国经大纳言,那时候身份还低微,这一天进宫去,在途中听见一个女子痛哭的声音,便把她唤回来,一看。原来这女子是他的妹妹,便把她带了回去。前文说有鬼,便是暗指此事。这时候这二条皇后年纪还轻,还是普通人身份(注二)。
注一:“堂妹女御”——藤原良房的女儿明子,是文德天皇的女御,清和天皇的母后。
注二:这物语是想象性的。国史大辞典中说:“在原业平看见原房欲将高子(二十二岁)送入宫中去当清和天皇(十四岁)的后室,欲设法阻拦,便和高子私通,诱她到五条宫来,出奔宫外。基经(良房之养子,高子之兄)等大怒,把业平的发髻剪去,驱逐到东郡。”——原注。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23 | 1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七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在京都住不下去了,便迁居到遥远的东国去。道经伊势和尾张之间的海岸时,眺望雪白的波浪,咏歌如下: “追思往昔哀愁重, 浪去重回羡慕深。”
第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认定自身在京都是个无用的人,不想再住下去,便希望到寂寥的东国去找求自己可住的土地,出门旅行去了。他在途中眺望信浓国的浅间岳上升起的烟云,咏歌如下: “信浓山下青烟起, 远国行人入眼愁。”
原有一两个朋友相偕一同旅行。然而没有一个人能充当赴东国的领路人,前途茫茫地一路行去,信步走到了三河国的一个叫作八桥的地方。
这八桥地方,河水正像蜘蛛的脚一般分流,河上架着八座板桥,因此名为八桥。水边的树荫之下,有一伙人下马坐地,嚼着乏味的干饭。水边有美丽的燕子花迎风招展地开着。其中有一个人看见这花,说道:“我们用和歌来吟咏旅途的心情吧。”他就吟道: “抛却衣冠与爱侣, 远游孤旅好凄凉。”
于是诸人心中都涌起思念京都的恋情,流下泪来。膝上的干饭被眼泪润湿了。
自此继续旅行,来到了骏河国。
他们向着那有名的宇津山行进。眺望前途,但见此后即将步入的山路上,树木繁茂,天光阴暗,道路渐渐狭小,外加茑萝藤蔓繁生,使人不知不觉地胆怯起来,觉得这真是意想不到的穷途。
此时,对面有一个山中隐士走来,叫道:“你们为什么走到这深山中来?”诸人吃了一惊,仔细看看,这山中隐士原来是在京都是曾相识的。于是写了一封信给片刻不忘的都中的恋人,托这山中隐士设法送去。
信中有歌曰: “寂寂宇津山下路, 征夫梦也不逢人。”
仰望富士山,在这炎暑的五月中,顶上还盖着白雪。便咏歌曰: “富士不知时令改, 终年积雪满山头。”
这富士山,如果拿都中的山来比较,其大小足抵得二十个比睿山。形状像个晒盐的沙冢,实甚美观。
再继续旅行,来到武藏野和下总交界处的大河边。大河名叫隅田川。
这男子和人们一起站立在河岸边,回想过去,好容易来到这遥远的地方。正在亲切地共话之时,一个船夫叫道:“喂,情你们快上船吧,天已经黑了呢!”被他一催,大家都上了船。然而大家满怀旅愁,在抛舍了的京都中,毕竟都有难忘的人,因此各人都在心中愁叹。
正在这时候,忽见一只白色的水鸟,在水上游来游去捕鱼,这水鸟全身雪白,只有嘴和脚红色,身体有鹬鸟那么大。在京都看不到这种鸟,因此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什么鸟。这男子便问船夫,船夫答道:“这就是那个……那个叫作都鸟的呀。”男子便咏诗道: “都鸟应知都中事, 我家爱侣今如何?”
船里的人听了这首歌,都流下泪来。
第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流浪到武藏国地方,和当地的一个女子发生了爱情。女子的父亲说要把女儿嫁给别的男子;母亲呢,一心想找求一个品性良好而身份高贵的女婿。这是因为:父亲本是普普通通的人,而母亲则是当时有名的藤原氏血统的女子。因此之故,母亲希望把这个上品的从京都流浪来的男子招为女婿。她就写了这样一首诗歌,送给未来的女婿。这人家居住的地方,叫做入间郡吉野里: “吉野田中雁,忠诚一片心。 也知怜上客,翘首向君鸣。”
于是未来的女婿答诗道: “吉野忠诚雁,声声向我鸣。 我心非木石,永远不忘情。”
这男子来到这遥远的乡村里,也不断地逢到这种风流事。
第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旅行到了东国地方,旅途中吟一首诗,寄给京都的朋友,诗曰: “虽隔云程路,两情永不忘。 愿如天际月,常出自东方。”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27 | 2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偷偷地把人家的一个女儿诱拐出来,带着她逃到了武藏野。这男子不能说是真正的盗贼,然而这毕竟是盗贼的行为,因此当地的巡逻者把他抓住了。这男子是在把女子隐藏到草丛中以后自己逃出来才被抓住的。有几个人不知道男子已被抓住,继续到路上来寻找。他们说:“这原野中一定有盗贼躲着。”想把草丛烧着,以便赶他出来。隐在草中的女子听到了,唱出一首诗歌: “今朝请勿烧枯草, 我与情郎伏草中。”
人们听见了歌声,便把女子抓住,和以前抓住的男子一并拉了回去。
第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流浪到武藏野尽头的男子,写一封信给他从前亲近的一个京都女子,信中写道:“明言难为情,不言不放心。我好苦闷也。”下面署名只是“独身的镫”数字。此后便音信全无了。那京都女子咏了这样一首诗寄给他: “既将心相许,此外复何求? 无信心悲戚,有书亦惹愁。”
男子看了这诗,觉得痛苦不堪,便咏了如下的诗: “有信君多语,无书我如仇。 人生当此际,一死便干休。”
第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无端地流浪到遥远的陆奥国地方。这地方有一个女子,大概他认为京都的男子是可贵的吧,一直对他表示恋慕的态度,咏诗曰: “切莫殉情死,应同蝶舞双。 平生欢聚处,无限好风光。”
这女子不但人品粗俗,连所咏的诗歌也乡气。但这男子大概是可怜她吧,竟来到她家里,和她同衾共枕了。天还没有亮,男子就起身要回去。女子便咏惜别的诗: “恶鸡啼夜半,催走我情郎。 待到天明后,定将水桶装。”
但这男子不管它,过了若干时,终于回京都去了。临行时写一首诗送给女子: “青松生草野,不解化人声。 安得同车去,相将赴上京?”
但那女子不懂得诗的意义,高兴得很,常常对人说:“他在想念我。”
第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来到奥州,和一个毫不足取的人家的女儿私通。说也奇怪,这女子完全不像一个乡下姑娘,似乎是有来历的。他就咏诗道:“何当潜入君心里, 窥见灵台底奥深。
那女子觉得这男子的人品和诗歌都无限优美。然而此身住在这毫不足道的野蛮地方,无可奈何,谦抑为怀,不敢和诗。
第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叫做纪有常的人,曾经侍奉三代天皇,享受过荣华的日子。但到了晚年,随着时势的推移和权力的变迁,渐渐不遇,零落到了比普通宫廷人员还不如的地位。他的人品优美高尚,爱好风雅,不同凡俗。虽然生活贫困,还是怀着从前荣华时代的心情,不懂得处世之道。因此,和他常年相伴的妻子对他的爱情淡薄起来,终于出家为尼,移居到以前就当尼姑的姐姐那里去了。
这女人的性格如此。所以有常和她表面上虽然至今不曾真心地和睦相处,然而到了她要出家的时候,回想起常年的往昔,不免发生哀愁之感。他想有所表示,但因贫乏,饯别也办不到。考虑的结果,写了一封信给近来亲近的朋友,信中写道:“因此之故,我妻终于出家了。我连表示一点心迹也办不到,就此送她出去,不胜遗憾之至。”末了附一首歌: “结发共处情长久, 屈指于今四十春。”
朋友看了这封信,觉得可怜,便给他送去许多衣服和被褥,附诗歌一首如下: “共处长年过四十, 夫人几度感君情?”
有常大喜,咏诗道: “羽衣应是君家物, 下赐荆妻不敢当。”
他以不胜感激之情,又加咏一首: “秋来霜露浓如许, 感激涕零袖不干。”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31 | 3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十六话
有一个长久不曾来访的人,在樱花盛开的时候来看花了。附近人家的女主人咏一首歌送给他:“樱花自昔易消散,今朝留待偶来人。”
这来客回答她一首歌道: “今朝过后飘香雪, 不会消融定是花。”
第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心情有些浮躁的女人,她家附近住着一个男子。这女子设想那男子是好色而善于吟诗的,想试试他的风情看。便折取一枝稍稍开过了的菊花送给他,添附一首歌道: “白菊原来同白雪, 如今衰退泛红晕。”
这客人和她一首歌道:  “白菊泛红如蒙雪, 折花人袖正如花。”
第十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此人和在宫中任职的某贵妇人家的一个侍女相亲爱。但不久两个人就分别了。然而同在一个地方当差,所以女的每天看到这男子。可是这男子竟莫知莫觉,似乎不知道那女子是在这里的。女子便咏一首歌送给他: “可怜疏隔云天远, 注目遥看欲语难。”
男子和她一首道: “去来倏如行云过, 只为山中有暴雨。”
这是表示怀恨。因为这女子原是一个风骚女子,有着许多情郎。
第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看见一个住在大和国里的女子,寄予相思,互相订交,成了夫妇。在同居期间,男的因为是在宫中供职的,不能常住在此,便别却这女子,回京都去了。时在暮春三月,此人在归途中看见柔嫩的枫树叶红而美,便折取一枝,添附在一首歌上,从途中托人送给这大和的女子,歌曰: “为汝一枝亲手折, 春红凄艳似秋枫。”
此人回到了京都,这女子派使者送他一首和歌: “何时移变成秋色? 料想君家无有春。”
第二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两人情投意合,世无伦比,一向毫无浮薄之心。但不知怎的,为了秋毫之末似的一点儿感情冲突,那女子感到夫妇生活的痛苦,决心脱离家庭。她临行时在室中某处题了这样的一首歌:“出走人言心轻率,闺房隐事有谁知?”
然后出走了。那男子看到了她遗留着的歌,怪她为什么要这样,左思右想,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其理由来。他啼啼哭哭地走到门口,向这边望望,向那边望望,不知道应当到哪里去找她。没有办法,只得回到屋里,咏了这样一首歌,沉入深思中了:“相望相思空自苦,莫非怪我早离心?”
接着又咏一首歌道: “离家是否还思我? 面影长留我眼前。”
此后这女子一直不回家来。但日久以后,大约是忍不住了吧,咏了这样一首歌托人送来:“久别终当思旧梦,莫叫忘草植君心。”
那男子就回答她一首歌: “闻道卿心栽忘草, 浑忘旧怨我心安。”
不久这女子就回来,夫妇之间的感情比以前更加深切了。但那男子咏歌道:“恐君又将遗忘我,比昔离居更可悲。”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歌,诉说她的苦心。歌曰: “我欲投身云海外,销声灭迹免君疑。”
不久,两人各自另外找到了配偶,又疏远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46 | 4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二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女子,并无什么缘故,和男子断绝了关系。然而还是不能忘情,咏一首歌曰:“人虽可恨终难忘,一半恩情一半仇。”
她把这首歌折好,放到家里。继而又想:不知男的有否看到这歌,我原是想惩戒他一下的,便再咏一首诗曰:“不作巫山会,神交自怡悦。犹如岛旁水,既分终当合。”
这天晚上她就回家去,和男的同衾共枕了。寝后两人交谈过去未来之事,直到天明。男的诚恳地咏一首诗:“但愿秋宵永,千宵并一宵。八千宵共度,别恨始全消。”
女的回答他一首歌:“纵使千宵成一夜,谈情未了晓鸡鸣。”
男的觉得这女子比以前更加可爱了,便继续和她做夫妻。
第二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在农村耕作度日的人,家里有一个男孩。这男孩和邻家一个女孩为游钓伴侣,常在井户旁边一起玩耍。但是随着年龄的长大,男的和女的逐渐疏远,相见时都觉得难为情了。然而男的决心要娶这女子,女的也倾心于这男子,父母们向他们提出别的亲事,他们听也不要听。
有一天,男的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女的:“当年同汲井,身似井栏高。久不与君会,井栏及我腰。”
女的和他一首诗道:“当年初覆额,今日过肩身。此发倩谁结,除君无别人。”
后来两人终于如意称心地结婚了。
过了若干年月,女子的父母都死了,生计渐渐困难。女的无可如何。男的以为既然身为男子,不能和女的一起度送清苦的生活,便到各处去经商。这期间他在河内国得高安里地方结识了第二个恋人。
虽然如此,本来的妻子对他并不表示怨恨之色,每次总是热心地替他准备行装,送他出门。于是男的起了疑心:莫非这女子有了外遇,所以巴不得我出门?有一天,他装作赴河内去,却躲在庭中的树荫里窥探情况。但见这女子浓妆艳饰,愁容满面地站在门口向外眺望,吟唱这样的诗句: “立田山下终朝寂,暗夜夫君独自行。”
男的听到了这样的诗句,觉得这女子无限地可怜,此后极少到河内去了。
有一次,他又到河内高安里那女子的家里,但见她不像从前那样装扮得齐齐整整,而且没精打采地把头发胡乱卷起,拉长了面孔,变成一个令人讨厌的女子,正在自己拿着勺子把饭盛进碗里去。男子看到了这模样,觉得无聊之极,此后不再到她那里去了。
于是这高安里的女子向大和方面遥望,吟诗曰:“欲向生驹山,遥望大和国。山雨带云来,勿隐山形迹。”
她唉声叹气地等待,希望这大和男子会再来。她满心欢喜地等待,但每次都是空欢喜。于是又吟诗曰:“夜夜望君来,不见君形影。徒怀空欢喜,恋恋待日暝。”
男的终于不再来访了。
第二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住在偏僻的乡间。男的说要到京都去入宫供职,向女的依依不舍地告别,出门去了。一去三年,音信全无。女的等得十分厌烦。这时候有一个人亲切地来慰问她。这女子被他的诚意所感动,便同他订约:“那么今晚我们相会吧。”但是这天晚上,前夫突然回来了。他敲门,叫道:“把门儿开开!”但女的不开门,咏了一首歌塞出去给他:“坐待三年音信杳,而今另抱琵琶眠。”
男的回答她一首诗曰:“弓有各种弓,人有各种人。请君爱此人,似昔我爱君。”
他想走了,女的回答他一首歌曰:“不管他人容我否,我心自昔只依君。”
但男的径自回去了。女的满怀悲恸去追他,但追不着,在清水流着的地方跌倒了。她就咬破手指,用血在那里的岩石上写一首诗道:“不解余心素,离家岁月迁。留君君不住,我欲死君前。”
这女子就在那地方徒然地死去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49 | 5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二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女子。这女子不愿意和他同居,但并不坚决谢绝,却用言语举动来暗示。男的便送她一首诗曰:“秋晨行竹菽,两袖露滂沱。不及孤眠夜,衣襟热泪多。”
这风流女子回答他一首诗曰:“我身非俗物,君岂不知情。夜夜空来往,怜君太苦辛。”
第二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住在五条地方的女子,然而终于不能到手。他的朋友同情他,来安慰他说:“听说你终于不能得到那个女子,我很同情你呢。”
这男子咏一首诗来回答这朋友,诗曰:“不料君相慰,感恩涕泪流。流多如海岸,潮涌大唐舟。”
第二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到一个女子家里只宿一夜,不再去了。女子的母亲非常愤怒,等女儿早上起来盥洗的时候,走过去拿起她盖在脸盘上的竹席子,把它丢掉了。女儿哭起来,她无一种看见哭泣着的自己的面貌反映在水盘里,就咏一首诗:“唯我多愁思,人间无等伦。岂知清水下,更有一愁人。”
那个不再来的男子听到这首诗,和他一首道:“青蛙无友谊,也解共同鸣。照影盆中者,多半是我身。”
第二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女子,厌恶她的男子,出家而去。男的无可奈何,咏了这样一首歌:“山盟海誓应犹在,何故相逢似此难?”
第二十八话
从前,皇太子的母后的宫女(注一)在樱花贺宴上招待许多官人的时候,有一个近卫府的官人(注二)咏了这样一首诗:“年年花共赏,常恨太匆匆。今岁看花日,此情特别浓。”
注一:皇太子的母后的宫女,乃暗指清和天皇的宫女,即二条的皇后高子。——原注
注二:近卫府的官人,近卫是宫中的武官。乃暗指在原业平。——原注
第二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咏了这样一首歌,送给他偶然遇见过一次的女子:“相见匆匆如短梦,君心虽苦似长绳。”
第三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在宫中,经过一个身份相当高的宫女的房间门口时,听见这宫女在说话:
“好吧,忘记了我而专门向别人通情的男子,不久就要像草叶一般枯死在霜露之下,我也只得冷遇他了。”
她大约是有所怨恨而说这话的。这男子听见了这话,即刻咏诗曰:“我身无罪愆,谴责太无情。不久君被弃,心头忘草生。” 
这宫女听见了这首诗,觉得可憎。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52 | 6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三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曾经和一个女子亲切地立下盟誓,但是隔绝了好几年。他咏一首诗曰:“旧日恩情重,往来密如梭。安能今返昔,欢叙似当初。”
那女子大约没有发生什么感情吧,连答诗都没有给他。
第三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住在摄津国菟原郡的一个女子通情,着女子察知这男子正在考虑,今后倘回京都去,大概不会再到这地方来,她就怨恨这男子无情。男的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可恨情难忘,思君多苦辛。形同石矶岸,芦密满潮生。”
女的回答他一首歌道:“君心深似江湾水,舟楫如何测得来?”
一个乡下女子咏这样的歌,是好的呢,还是坏的呢?总之是无可非难的吧。
第三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一个无情的女子,诗曰:“欲说无由说,不言心更焦。此时情绪恶,愁叹到深宵。”
这是真正难于忍受而咏的诗吧。
第三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由于漫不经心,和一个所欢的女子断绝了往来,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巧结系明玉,虽宽永不松。犹如君与我,别后必重逢。”
第三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长久不去访问所欢的女子了。这女子怀恨在心,推想他如此疏远,大概是已经忘记我了吧。那男子就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蔓草生幽谷,连绵上顶峰。两情长好合,应与此相同。”
第三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一个多情女子相亲爱。他看见这女子如此风骚,颇有些儿不放心,便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君如牵牛花,未晚即变色。匆为外来人,漫解裙带结。”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共绾合欢带,同心结已成。除非君欲解,不把带轻分。”
第三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因为他所亲爱的朋友纪有常到别处去,久不归来,便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他:“久待无消息,翘盼多苦心。世人谈恋爱,恐是此心情?”
纪有常回答他一首诗如下:“平生无恋爱,不解此中情。不料君相问,安能指教君?”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55 | 7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三十八话
从前有一位西院天皇,他的皇女名叫崇子。
这皇女死了。举行葬仪的晚上,住在宫邸附近的一个男子,想看看送葬的仪式,搭在一辆女车中出发了。
等候了很长的时间,灵柩的车子还不出来。这男子只是表示了哀悼之意,不想参观了,便准备回去。这时候,天下有名的滑稽家源至也来参观。他看见这边的车子是女车,便走近去,说些调笑的话。源至最爱看女人,便拿些萤火虫投进女车中去。
车中的女子想:“萤火的光,照不见我们的姿态吧。”想把萤火虫赶出去。这时候同乘的那个男子就咏一首诗送给源至,诗曰:“柩车深夜出,断送妙龄人。可叹灯油尽,愁闻哀哭声。”
源至回答他一首诗曰:“柩车行渐远,忍听哭号啕。不信芳魂游,也同灯火消。”
作为天下第一的滑稽家的诗歌,未免太平凡了吧。
第三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爱上了他母亲使唤着的一个姑娘,一个相貌不很难看的少女。但他的母亲是一个精明的人,耽心着长此下去,两人互相思慕,也许会变成不能分离的关系,便想着把这少女遣送到别处去。她心中虽然这样想,但是暂时不动,看看样子再说。
这男子原是个孝顺儿子,没有反对父母的勇气,不能阻止母亲的行事。那少女是卑贱的仆役身份,当然没有抗拒主人命令的力量。在这期间,两人的相思愈加深切起来。于是母亲连忙驱逐这少女。那男子流着血泪叹息,没有办法挽留她。不久这少女被人带出门去了。她咏了一首歌,托送她的人带回来给那男子:“欲知送我行何处,淼淼泪川无尽时。”
男的看了,哭哭啼啼地咏一首歌道:“昔时相恋无穷苦,今日分离苦更多。”
咏罢之后便断气了。母亲看到了,非常吃惊。她平日看这儿子不起,常常喋喋不休地骂他。想不到竟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但儿子确已断气,母亲慌张不堪,连忙求神拜佛。结果是当天傍晚断气,到了次日黄昏戌时才苏醒过来。
从前的青年,如此拚着性命热衷于恋爱。当世年长的人,也不能有这样纯洁的至情。
第四十话
从前有姐妹两人,一人的丈夫身份低微而家道贫困;另一人则嫁了一个身份高贵而财产丰厚的丈夫。丈夫身份低微的那个女子,于十二月三十日,为了丈夫没有新年穿的新衣,无可奈何,只得把旧的外衣亲自浆洗。她原是很小心的,但因不惯于做这种苦工,浆的时候把这外衣的肩头弄破了。这女子毫无办法,只有哭泣。那个身份高贵的男子闻知此事,非常可怜她,立刻找出一件漂亮的外衣来,送给这女子,附一首歌曰:“一样紫丹皆可爱,一家姐妹本同根。”
古歌有云:“紫丹开遍武藏野,一枝可爱万枝娇。”她那首诗想必是根据这古歌而作的。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2 19:57 | 8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1
威望: 132 点
金钱: 480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7(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8-11-07

 

喜欢,感谢,送上敬意~

楼主真是好人啊,不枉我天天守在这里!
Posted: 2010-09-23 11:27 | 9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四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明知某女子性情风骚,却和她相亲爱。但这女子也自有其长处,并不十分令人讨厌,所以这男子始终和她通情。然而因为这女子生性如此,所以他还是很不放心。但已经结了不解之缘,总是每晚去访。后来有两三天,因有事故,不曾去访,便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这女子:“君家常出入,足迹宛然留。不悉分携后,有人重踏否。”
他因为怀疑这女子的心,所以咏了这样的诗送她。
第四十二话
从前有一位亲王,叫做贺阳亲王。这亲王可怜那些当差的女子,对待她们非常和蔼。因为如此,自然有许多优秀的侍女来服侍他了。其中有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妙龄女子。男人们当然不能无动于衷。有一个最早和她通情的男子,以为这女子只有他一个情人,岂知并不如此,另有一个男子,在很久以前早已和她发生亲密的关系了。这男子闻知此事,写了一封异常痛恨的信给她,并在信中画一只杜鹃,附一首歌道:“杜鹃处处娇声啭,可爱时多恨亦多。”
那女子欲安慰这男子,回答他这样一首歌:“徒有娇声非取媚,请君勿怨我多啼。”
这时候正好是杜鹃啼彻的五月中。男的便也回答她一首歌道:“但得我乡声不绝,飞鸣处处也无妨。”
第四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替一个将赴外地任职的人置酒饯别,把这人请到他家里来。因为两人是知己朋友,所以叫他的妻子也入座劝酒。并且送朋友一套女装衣服。此时主人咏一首诗,写在纸上,结在送朋友的衣服的腰带上。诗曰:“此日君当去,解袍为饯行。祝君风帆顺,愿我也安宁。”
第四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富裕人家的女子,是在父母的宠爱之下成长起来的。她爱慕一个男子,想把心事告诉父母,但是不便开口。这女的终于生病了。到了濒死的时候,她才把如何恋慕的情况告诉了乳母等人。父母听到了,流着眼泪,派人去通知那个男子。然而这女子终于死了。于是男的立刻来到女子家里,无可奈何,只有替这女子服丧。
这正是六月底盛暑的时候。晚间演奏管弦乐,以慰女子的亡魂。夜深之后,凉风渐渐吹来。许多萤火虫乘着夜风在高空中飞行。那男子躺在席上眺望流萤,咏这样一首诗:“流萤云际去,传我告仙姬:夜界秋风爽,芳魂请早归。”
接着又咏一首诗:“夏日长难暮,荒居整日愁。无端悲思涌,蹙损两眉头。”
第四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一个朋友非常亲爱,互相怀念,一刻也不能忘记。但这朋友要到远方去旅行了,这男子无法挽留他,只得和他道别。过了若干时候,朋友从旅途中寄一封信来,信中说道:“不知不觉之间,相别已历多时。足下能无相忘乎?思慕之情难堪,真乃可怜之至。原来人之性情,不论交谊何等深厚,阔别多年,势必两相遗忘也。”
这信中有怀恨之意。那男子便回答他一首歌:“分携虽久无时忘,面影长留我眼前。”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1:59 | 10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四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女子,希望和她相会。但那女子一向闻知这男子常常变心,所以每次都给他冷淡的回信。后来她咏了这样一首歌给他:“闻道君家多粉黛,钟情到我我无情。”
那男子回答她一首歌道:“粉黛虽多皆草草,终当归结到君身。”
第四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办了酒席替一个朋友饯行。但这朋友迟迟不来。他咏了这样一首诗:“盼待心焦灼,今朝我始知。从兹访女友,一定不延迟。”
第四十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看见自己的妹妹正在弹琴,容貌非常美丽,便咏诗曰:“柔嫩如春草,青青太可怜。它年辞绣阁,知傍阿谁边?”
妹妹回答他一首诗道:“将我比春草,斯言太不伦。阿兄真可笑,信口作评论。”
第四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所认识的一个女子怨恨他,说他浮薄。他也怨恨那个女子,说她自己才是浮薄,送她一首歌道:“浮薄女郎如有信,百枚鸡卵可堆高。”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朝露虽消散,尚余几滴存。茫茫浮世上,哪有万全人?”
男的又送她一首歌道:“荡妇心情如可靠,樱花经岁不零凋。”
女的再回答他一首诗道:“若遇无情者,殷勤白费心。犹如流水面,挥笔写文书。”
这男女两人互相计较浮薄,各不相让。所咏的想必是偷情赴约期间的心情吧。
第五十话
从前有一个人在庭院里的树木丛中种菊花。有一个男子为他咏一首诗:“黄菊殷勤植,无秋不发花。花虽易散落,根底永含葩。”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02 | 11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五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的一个亲爱的朋友,于五月五日端午节上,送他一些用菖蒲叶包成的粽子。他回敬他一只雉鸡,附一首歌道:“君采菖蒲行沼地,我为猎雉走荒郊。”
第五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想和一个女子相会,总难成功,后来好容易成功了。两人罄谈胸中的积愫,直到报晓的鸡叫了。这男子便咏一首诗:“何故鸡早鸣,残灯尚未消。情长谈不了,还道是深宵。”
第五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咏一首诗送与一个无情的女子,诗曰:“现世无由见,除非梦里逢。醒来襟袖湿,疑是露华浓。”
第五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日来恋慕一个女子,但终于不能到手。他就咏这样的一首诗:“芳情不属我,我已早灰心。忽忆温柔语,希望一线存。”
第五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女子,睡着也想她,起来也想她,终于不能忍受,咏这样一首歌:“我袖虽非秋草菽,泪珠如露湿通宵。”
第五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身份高贵的女子,秘密不敢告人。但无论如何难于接近她。他就咏一首诗,托人送给这女子。诗曰:“片面相思久,心中隐痛深。如虫宿水藻,俺里自丧生。”
第五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不结人缘而好色的男子,在山城国乙训郡的旧都长冈地方,盖几间屋子居住着。他的旧邻,是某贵妇人之家,家中有十几个侍女。这是农村地方,有一天这男子吩咐仆人们到田间去割稻,对他们作种种指示。那些侍女看见了,故意和他开玩笑,嘲笑他道:“看呀,这个好色专家在干这种事情呢!”便成群地闯进他家里。这男子狼狈起来,逃进里面的房间里去了。其中有一个侍女咏一首歌来嘲笑他,歌曰:“百年老屋荒凉极,人影全无死气沉。”
于是大家在他家里坐下来。
那男子从里面房间里回答她一首歌道:“蓬门败壁荒凉极,鬼怪成群闯进来。”
侍女门对他说道:“来,请你走出来。我们帮你拾落穗去。”那男子回答她们一首歌道:“见说饥人欲拾穗,我当相助赴田边。”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07 | 12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五十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知怎的厌恶都市生活,想从京都移居到东山去,咏了这样一首诗:“久厌京尘扰,今朝赴远方。隐身山泽里,何处有云房?”
在这时候,这男子不知考虑什么重大心事,忽然差点断气了。旁人连忙在他额上浇些冷水,悉心看护,好容易把他救活。他就咏一首诗:“醍醐灌我顶,额上露珠凝。莫是天河畔,仙槎杼水淋。”
他终于没有死。
第五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因为在宫中任职,事务繁忙,自然和他的妻子疏远了。另有一个男子对他的妻子说:“我是真心爱你的。”她就跟着他逃到远方去了。
后来,这男子当了天皇的敕使,到宇佐八幡宫去。闻知这女子已经当了接待敕使的吏目的妻子。这男子便对那吏目说:“我要请你家夫人来行酒,否则我便不饮。”那后夫无可奈何,只得叫他妻子捧了杯子到席上来侍酒。
这男子拿出酒肴中的一只桔子来,咏一首诗道:“五月桔柑熟,闻香暗断肠。当年红袖小,也有此浓香。”
那女子听了这诗,深悔当时愚昧无知,轻易出走,又深感此行可耻,就入山当尼姑去了。
第六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到筑紫国去了,就住在那里了。
有一个女子在门帘里对另一个女子说:“此人是京中的色情家,又是有名的滑稽家呢。”这男子听见了,咏一首诗道:“此地河名染,渡河必染身。我今来此地,染作色情人。”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河水虽名染,染衣不染心。君心原已染,莫怪染河深。”
第六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为了宫中事务繁忙,长久不去访晤他所通情的女子。这女子想必是不很贤惠的,被一个毫不足道的人几句话所诱惑,逃到乡下去,屈身当了他乡人家的仆役。
有一次,这男子偶然到这乡下人家去借宿,这女子便到故夫面前来照顾生活。此时这女子的身份降低了,像一般女佣那样用绢帕包着长长的头发。穿着一件织出远山景色的青步长袄,完全是女仆打扮。
到了夜里,这男子对主人说:“日间到这里来过的那个女人,请你叫她到这里来。”主人遵命,叫这女人出来。男子问她:“你还记得我么?”便咏一首歌道: “樱花香色今何在?剩有空枝向晚风。”
这女子觉得可耻,话也回答不出。男的问她:“为什么不回答我呢?”女子只是说:“泪水涌出,眼睛也看不见,话也……”男的又咏一首歌:“厌弃故人逃远国,虽经年月恨长存。”
便解下身上的衣服来送给她。女的不受,就此逃走了。逃到什么地方,不得而知。
第六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年级虽大而性情还是风骚的女子,她希望同一个以多情出名的男子相会,然而无法说出来。因此有一次她捏造出一种无稽的梦话,叫她的三个儿子到身边,讲给他们听。老大和老二回答她一些不好听的话。老三听了这梦,答道:“这一定是即将会见美男子的前兆。”老婆子听了这话非常高兴。
老三心中想:别的男子不足取,如果可能的话,叫她和在原中将业平相会吧。恰巧中将出来打猎,老三在路上碰到了他,便拉住他的马头,向他请求,说有这样的一个愿望。中将可怜这个老女,这天晚上便到她那里去住宿。
然而此后这老女天天等候,中将竟不再来了。老女便走到中将家门前,从垣间向内窥探。中将看见,咏一首诗道:“百年如一岁,鹤发可怜生。向我垂青眼,莫非有恋情?”
他立刻在马上加鞍,表示即将出门的样子。老女以为他要来访了,慌慌张张地走回家去,被田间的荆棘和枳壳刺伤身体也顾不得了,茫茫然地走回家里,非常疲劳,躺倒在席上了。
中将就像老女刚才所做的一样,站在垣外窥探,但见这老女等得心焦,唉声叹气,思量只得睡觉了,却咏一首诗道:“席上铺衣袖,曲肱当枕茵。恋人难再会,今夜守孤衾。”
中将听了这诗,觉得可怜,这天晚上便又在这老女家和她同衾。
人世常态,男女之间总要仔细考虑对方的老少美丑。厌恶老丑的人也很多。这在原中将却不讲究这种差别,可见他是一个心情欢畅的人。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12 | 13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六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两人互有情书往来,然而不曾约期相会,密诉衷情。男的满怀怨恨,不管女的情况如何,咏一首诗送给她:“轻身如有术,愿化作清风。吹入湘帘隙,向君诉苦衷。”
女的回答他一首诗道:“纵使清风细,虚空触手难。除非经许可,不得入湘帘。”
两人的交往止于如此。
第六十四话
从前,某天皇时代,有一个女子,是恩宠深厚的侍女,天皇特许她穿禁色的衣服(注)。这女子是天皇母亲的堂妹。有一个在殿上供职的男子,自称姓在原的,年纪还轻,和这女子相识。因为他是个少年人,所以应许他在殿上妇女所住的房间里出入。有一次他来到这女子所住的房间里,和她相对而坐。这女子很狼狈,对他说道:“这成什么样子呢!你这种行为,不是要彼此身败名裂么?”那男子咏一首诗道:“莫得同欢会,相思苦不禁。但能常相见,万死也甘心。”
他更无一点退避的样子,这女子就走出殿上的房间,回到自己卧室里去了。
殿上的房间,他尚且不怕,何况卧室里,他更加无所顾忌,被人看见也不管,来得更勤了。这女子无计可施,就回到娘家去了。
这男子想道:“不怕,这样反而方便。”便更加频繁地访问女子的家乡。外人闻知此事,都笑道:“世间果有这样恬不知耻的男子。”
这男子来到女子的家乡,住了一晚,次日一早回到殿中,不让早上打扫殿宇的执事人等看见,迅速地脱下自己的鞋子,一直丢进里面,表示他昨晚在此值宿,现在上殿来了。
他每天扮演这样的丑剧,却私下考虑:不久事情暴露,恐怕自己和那个女子都要被视为无用之物而受免官处分,终于身败名裂吧。他便向神佛祈求:“如何是好呢?请佛菩萨消除我这热狂的心情吧!”然而心情更加热狂起来,竟会无缘无故地涌起恋爱之情。
于是请几个阴阳师和神巫来,叫他们举行祓禊,求神明消除他的恋情。准备了祓禊需用的种种物品,来到加茂川上。岂知在祓禊中,痛苦反而更加增长,恋情比以前更加狂热了。他就咏一首诗:“求神怜悯我,剜我色情肠。却被神明误,色情反更强。”
便收拾回家去了。
此时的天皇,荣姿端丽,每天早上修行,热心念佛,声音庄严清彻。那女子听到了这声音,私下痛哭。心念如此尊严的君王,她自己不能悉心侍奉,恐是前世做孽之故吧。受了那个少年的诱惑,行将身败名裂了。
这期间,天皇听到了这件事。这是应该处重刑的,但特地从宽,把那男子流放到附近地方。那女子的堂姐,命令她从宫中退出,把她禁闭在自己殿宇内的库房中,以示惩诫。这个位恋爱而消瘦了的女子,哭哭啼啼地咏一首诗:“小虫藏藻里,被刈自丧生。今我亦如此,责己不尤人。”
她在禁闭中每天只是哭泣。
那男子还是忘不了她,每天晚上从流放地点偷偷地混进来,到那女子禁闭的屋子旁边,专心一意地吹笛,并用优美的声音歌唱悲哀的歌曲。女子闭居在库房里,听到这声音,知道是那个人,但是现在不能和他见面了。她不敢出声唱歌,只是在心中默念一首诗:“知汝关心我,坎坷多苦辛。我身遭禁闭,半死半生存。”
那男子不得和女子相会,只得每夜到这里来,歌唱这样的诗:“去也徒然去,归时空手归。只因贪接近,来往百千回。”
注:从前的皇宫中,有几种颜色的衣服,只准天皇及皇族等穿着,臣下不得服用,即深紫、深红、暗红等,名曰禁色。
第六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因为在摄津国地方有自己的领地,所以和弟兄及朋友们一起到摄津附近的难波地方去游玩。他看见洲渚近旁有许多船舶来来往往,便咏诗道:“今朝来海岸,放眼看舟行。各浦千帆走,形同厌世人。”
同行诸人听了这首诗都很感动,不能再咏别的诗歌,就此回家去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16 |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瀛海舞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