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1 2 » Pages: ( 2/2 total )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六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为了想散心,约了几个相好的朋友,于二月中来到和泉国游玩。在途中眺望河内国的生驹山,但见峰峦忽隐忽现,白云来去变化,一刻也不停顿。早晨是阴天,过午就放晴。仔细一看,春雪还积压在树梢,皑皑发白。看了这景色,同行诸人中只有一个人咏诗:“山中花上雪,二月未消融。恐被游人见,白云日日封。”
第六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约了朋友到和泉国去旅行。途经摄津国、住吉乡、住吉浜等地方,看见风景实在美丽,便下马步行,以便仔细欣赏。同行中有一人说:“请你为这美丽的住吉浜咏一首诗吧。”他就咏道:“燕叫黄花发,秋天景色优。此浜名住吉,春日也宜留。”
别人听了这首秀美的诗都很感动,谁也不再咏诗了。
第六十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当了狩猎的敕使,来到伊势国地方。那时候有一位皇女在伊势神社中修行,她的母亲暗中关照她说:“你必须比对待一般敕使更加热诚地招待他。”因此这修行的皇女特别亲切地对待他。
皇女早晨准备让这敕使出门去打猎,男子利用这时机,向这修行的皇女求爱,终于订了盟约。两人欢聚的第二日之夜,男的对女的说:“我无论如何也要和你相聚。”女的虽然知道此身应该谨慎,但也不能坚决地拒绝他。
然而皇女修行的殿宇内,往来人目众多,两人终于不能相会了。只因这男子是敕使中的主要人物,所以他的寝室离内殿不远,自然和女人的闺房相近。因此女的等到四周的人寝静之后,约于夜半子时光景,悄悄地走进男子的房间里。这时候男子为了相思,不能成寐,开着们躺在席上,向门外眺望。但见朦胧的月光中,有人影出现。仔细一看,一个小孩站着,那女的就站在小孩后面。男的喜出望外,就引导她到自己的房间里来,从夜半十二时到三时左右,两人共寝。这期间不曾谈得一句话,女的就回去了。男的悲叹欢会太短,依旧不能成寐。
第二日晚上,男的一早就焦灼地等候她。然而这边不能派使者去催,只得眼巴巴地等着。到了天色将晓的时候,女的派昨天那个小孩送信来了。拆开一看,并无书信,只有一首歌:“君来我去难分辨,梦耶真耶不可知。”
难的看了,非常悲伤,哭哭啼啼地咏一首答歌:“暗夜不分真或梦,来宵重叙始能知。”
交给这小孩带回去,自己就出门去打猎了。
他身在田野中来来去去打猎,却心不在焉,只盼望今宵人静过后早得欢会。可是真不凑巧:伊势的太守,兼任斋宫寮头目的人,闻知狩猎的敕使驾临,举行通宵的宴会来招待他。他不但不得欢会,又因为敕使有预定的日程,次日非出发赴尾张国不可。于是男女两人都偷偷地悲叹流泪,不能再得欢会了。
天色渐明,男的正在准备出发的时候,女的派人送一只饯别的酒杯来,酒杯上写着一首歌的前一句:“缘浅如溪能徒涉,”
男的连忙拿起松明烧剩的炭末,在酒杯内侧续写后一句: “超山渡海约重来。”
不久天色大明,男的就走出国境,向尾张国去了。
第六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完成了狩猎敕使的任务而归去的时候,在伊势的大淀地方的渡口泊宿一宵。在此修行的皇女派几个使者来招待他,其中有以前相识的那个小孩。他就托这个小孩带回一首诗:“渔翁刈海藻,此藻名‘相见’。我思见伊人,欲请君指点。”
第七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当了天皇的敕时,到伊势参谒到此来修行的皇女。有一个在皇女处当差的女子,经常爱讲色情话的,偷偷地写了一首歌送给这敕使,歌曰:“痴心欲看花都客,神圣斋宫跳得过。”
那男的回答她一首道: “男女相逢神不禁, 多情倩女早来临。”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39 | 15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七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满怀怨恨地写信给伊势国的一个女子,说道:“原想再度与君欢会,岂知事与愿违,只得就此远赴他国了!”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伊势青松下,波涛日日来。青松无怨色,波抱恨情回。”
第七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明知道自己的恋人住在这地方,然而非但无法和她谈话,连送一封信去也不可能。他只能在这附近彷徨,在心中相思,咏了这样一首诗:“举头能望见,伸手是虚空。好似月中挂,高居碧海中。”
第七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痛恨一个性情倔强的女子,咏了这样一首诗:“非有高山隔,亦无峻岭遮。如何望不见,愁叹向天涯。”
第七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劝诱一个伊势国的女子,对她说道:“你跟我一同到京都去,无忧无虑地度日子,不是好么?”那女的回答他的是这样一首诗:“虽知生根松,依恋此茅屋。但得常相见,我心已满足。”
她的态度比以前更加冷淡了。那男子咏一首歌给她:“莫非只要常相见,不作巫山云雨仙?”
女的也送他一首歌:“但需相见无时断,绝妙风流是日成。”
男的又咏一首诗送给她:“世上无情者,催人落泪珠。日来襟袖上,泪水永滂沱。”
这个难于通情的女子,世间少有其例。
第七十五话
从前,二条皇后还没当皇后而称为皇太子的母亲的时候,有一天到寺院拜佛,那地方有一个在近卫府供职的老人。随从人等受得了种种赏赐物品,这老人也得到一份。他就咏一首诗奉呈皇太子的母亲,诗曰:“原上老松树,应多阅世牢。我今年已迈,闲梦忆前朝。”
皇太子的母亲看了这诗,是否也有所感而悲伤,笔者不得而知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42 | 16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七十六话
从前,有一位称为田村帝的天皇。其时的皇妃名叫多贺几子。这皇妃逝世了,官家于三月末在安详寺举行法会。许多人奉上供品,这些供品集合起来,其数有好几千。这许多供品穿在树枝条上,陈列在寺内的大殿上,望去竟像一座高山。
这时候,有一个右大将,名叫藤原常行的,在法会终了之后,召集一班歌人,以今日法会为题,添加春日的心情而咏歌。其时有一个身任左马头的老人,老眼昏花,望望这些堆积如山的供品,咏一首歌道:“琳琅供品如山积,为惜春光不再回。”
这首歌,现在读起来,并不能算是佳作。但在当时,这样的歌想必是当作上品的,所以大家感动,赞叹不已。

第七十七话
从前,文德天皇时代,有一位妃子叫多贺几子。这妃子死了,官家在安详寺举行四十九日法事。右大将藤原常行参与这法会。回来的时候,到一位当了禅师的亲王所居的山科地方的殿宇内去访问。庭院里有从山上流下来的瀑布,又有人造的水川,景色十分幽雅。
右大将对禅师亲王说:“身在他处,心常倾慕,每以无缘拜谒为恨。今宵得侍奉左右,不胜荣幸之至。”亲王大喜,命令左右准备夜宴。
后来右大将从亲王殿宇中退出,和随从人员商谈:“我初次拜谒亲王,一点礼物也不曾带得,甚是抱歉。记得从前天皇行幸家大人三条邸时,纪宇国献上那地方的千里浜所产的一块岩石,形状非常秀美。只因赶不上行幸的日子,这块岩石就此搁置在某吏目房间前面的沟里。这是装饰庭院的好材料,我想奉献给这位亲王。”就派随身人员前往搬取。
不久岩石送到了。一看,形状比传言所闻更为优美。仅乎献上一块岩石,不大雅观,便令随从人员咏诗。其时有一个当右马头的人,把青苔切细,像描金一般地在岩石上写下了一首诗来。诗曰:“供奉灵岩石,区区一点心。忠贞如日月,借此表情深。”
第七十八话
从前,同姓氏(注)的家里有一个亲王诞生。有许多人为新建的房屋咏歌祝贺。其中有一个人,是亲王的外祖父家族中的一位老翁,咏这样的一首歌:“门前种竹高千丈,冬夏青荫庇护深。”
注:所谓同姓氏,应是指在原氏。——原注
第七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人,住在一所衰颓了的屋子里,庭中种着藤花。这庭院中别的花木一点也没有,只有这藤花美妙地开着。三月末有一天,主人不顾春雨霏霏,亲手折取一枝藤花,奉献给某贵人,附一首诗曰:“藤花开过也,春色已阑珊。冒雨殷勤折,请君仔细看。”
第八十话
从前有一位左大臣,在加茂川岸边的六条地方建造一所风雅的宅院而居住着。十月下旬,菊花一度凋谢而重新盛开的时候,恰好红叶呈艳,浓淡有致,十分美丽。左大臣就在此时邀请几位亲王来赏花,通宵宴饮,并演奏管弦。天色微明之时,诸人赞叹殿宇风致之幽雅,吟咏各种诗歌。这时候有一个像乞丐那样秽陋的老人,蹲踞在殿宇的门槛下面的泥地上,也咏一首诗道:“何日来盐釜,从容荡钓舟。晨风轻拂面,到此且遨游。”
笔者以前赴陆奥旅行时,看见那地方有许多珍奇美妙的风景。然而我朝六十余国之中,比得上盐釜地方的风景一处也没有。所以这老翁赞美这庭院风景时,特别提出盐釜湾,其诗意是说“自己仿佛是不知何时来到了盐釜湾上”。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3 12:45 | 17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八十一话
从前有一位叫做惟乔亲王(注)的皇子,他在山城国的山崎对面叫做水无濑的地方有一座别墅。每年樱花盛开之时,皇子必来居住。这时候,有一个任右马头官职的人,一定陪同前来。历年既久,这个人的姓名记不起了。皇子出门去,名为打猎,其实只爱在春日的田野中饮酒赋诗。有一天出猎,来到一个叫做交野的洲渚上,看见那里有一株梅树,姿态窈窕可爱,便在树下下马,手折花枝,插在头上。上者、中者、下者,一齐吟咏诗歌。那右马头咏的诗是:“花开人踊跃,花落人伤心。灭却樱花种,一春庆太平。”
另一人咏诗曰:“莫怪花易落,劝人大有功。无常原迅速,正与此花同。”
后来大家离开樱花林下,日色已渐向暮。随从人等命仆役拿了酒肴,从狩猎地方走来。皇子说应将此酒饮尽,便去另找景色优美的地方,来到了名叫天河的河岸上。
于是右马头向皇子献一杯酒。皇子说道:“在郊野打猎,来到了天河边上。你且将此意咏诗,然后献酒吧。”
右马头便咏道:“天河临近也,狩猎到天涯。问向谁行宿,河边织女家。”
皇子深为感佩,反复吟咏这首诗,终于不能和唱。其时有一个叫做纪有常的人,奉陪在侧。此人和一首诗道:“河滨织女舍,七夕会牵牛。外客去投宿,想来不肯留。”
不久皇子回到了水无濑别墅,再在这里饮酒闲谈,直到夜深。皇子已醉,思量回寝室去。其时十一日的月亮正将下山,右马头又咏诗曰:“今夜清光满,贪看不忍休。碧空无限好,莫隐入山头。”
纪有常又代皇子答诗曰:“斩去森林树,削平地上峰。月轮无处隐,常挂碧空重。”
注:惟乔亲王是文德天皇的第一皇子。其母乃纪有常之妹静子,因此这位亲王和在原业平是堂兄弟,后来因藤原氏占据皇位,这位皇子在小野山里地方闲居以终。——原注
第八十二话
从前,常常到水无濑别墅来游玩的惟乔亲王,照例出门去打猎。奉陪的是老翁右马头。皇子在那里住了几天,便回京都宫邸。这老翁伴送皇子到宫邸之后,就想回去。但皇子赏他喝酒,还要送他礼物,因此他不能脱身。右马头不得乞假,心绪惑乱,咏歌道:“春霄不似秋霄永,未得长留侍奉君。”
其时正是三月下旬也。皇子也不睡觉,通宵宴饮。右马头准备这样地侍奉他。却意想不到皇子不久就剃发为僧,隐居到小野山去了。
到了正月里,右马头想看看皇子,便去访候。小野山位在比睿山麓,此时积雪甚深。他好容易踏雪前行,到达了皇子住所。皇子在此寂寞无聊,忧愁度日,希望右马头多留几时,和他做伴。右马头也情愿长期侍奉,然而正月里宫中事务纷忙,因此事与愿违,傍晚时分就向皇子乞假,奉呈一首歌:“踏雪追寻疑做梦,浑忘君是出家僧。”
哭哭啼啼地回去了。
第八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官位低微,但他母亲是皇女。母亲住在叫做长冈的地方,儿子则在宫廷中当差。他时时想去探望母亲,然而总不能常常去访。母亲只有这一个儿子,很是疼爱,常常想念他。这样地分居两地,到了某年十二月中,母亲派人送给他一封信,说是很紧急的。他大吃一惊,连忙拆开来看,其中并无别的文字,只有一首诗:“残年生趣尽,死别在今明。望子归来早,忧思日日增。”
儿子读了这诗,来不及准备马,急急忙忙地步行到长冈,一路上淌着眼泪,心中咏这样一首诗:“但愿人世间,永无死别忧。慈亲因有子,延寿到千秋。”
第八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从小侍奉的一位皇子,忽然剃发做了和尚。虽然已经出家,每年正月里这男子总是前去访问。他是在宫中任职的,平常时候不能去访。但他不忘旧日的恩谊,今年正月间又去拜访。另有些人,也是从前侍奉他的,有的在俗,有的也已出家,都来拜访他。他说现在是正月里,与平常不同,须请大家喝酒。这一天大雪纷飞,终日不绝。大家喝得大醉,就以“阻雪”为题而咏诗。这男子咏的是:“思君徒远望,无计可分身。落雪天留客,天公称我心。”
皇子赞赏此诗,认为情意殊胜,脱下身上的衣服来赏赐他。
第八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童年男子,和一个稚龄女郎互相爱慕。两人都有父母管束,顾忌甚多,这恋爱就中途断绝了。过了几年之后,女的希望这旧日的恋爱获得团圆,重新向男的求爱。男的便咏一首诗送给她。送她这样的诗,不知是什么用意。诗曰:“久别犹相思,人间迄未闻。只因经岁月,彼此相思频。”
两人的交往止于如此。听说后来男的和女的在宫中同一地方供职。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4 11:01 | 18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八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因在摄津国菟原郡芦屋地方有自己的领地,就到那地方去居住了。古歌有云:“芦屋煮盐忙不了,黄杨小节久生疏。”
歌中所咏的,正是当地的情形,这地方就叫做芦屋滩。这男子的地位并不很高,但他在宫中任职,颇多闲暇,因此京中卫府里的官吏等人,常常到这里来游玩。他的哥哥也是在卫府里当长官的。他们在这屋子前面的海岸散步之后,有一个人说:“好,我们爬到这山上去看看那瀑布吧。”
大家爬上去,一看,这瀑布果然与众不同,高二十丈、宽五丈余的岩壁上,仿佛包着一匹白布。这瀑布的上方,有一块圆坐垫那么大的岩石突出来。落在这岩石上的水,像小桔子或粟米那么大小,向四处飞散。看的人都咏瀑布的诗歌。那个卫府的长官首先咏道:“我生诚短促,愁待死期临。泪珠如飞沫,将同瀑布争。”
其次是主人咏诗:“白玉珍珠串,忽然断了绳。珍珠如泪落,湿透我衣襟。”
诸人读了这首诗,大约都觉得如此咏诗,结果是制造笑柄,因此没有人再咏了。
归途颇远。经过已故的宫内卿茂能家的时候,日色已暮。遥望家乡方向,但见海边有无数渔火,闪闪发光。主人又咏一首诗:“似是晴空星,又疑水上萤。莫非桑梓近,渔火夜深明。”
咏罢就回家去。这天晚上南风甚大。缓和之后,波浪还是很高。次日一早,主人就派婢女等到海边去,把波浪漂送过来的海藻拾些回家来。主妇就把这些海藻盛在一只高脚盘子里,上面盖一片槲叶,叶上写着一首诗:“此是海神妆饰品,为君漂近水边来。”
作为一个乡村妇女的歌,算是好的呢,还是坏的呢?
第八十七话
从前,有几个年纪不算小了的伴侣,大家集在一起观赏月亮。其中有一个人咏这样一首诗:“清光虽皎洁,不是庆团圆。月月来相照,催人入老年。”
第八十八话
从前,有一个身份并不微贱的男子,恋慕一个比他高贵的女子,空自度送了愁苦的岁月。他就咏这样一首诗:“单恋无人晓,忧心似火煎。一朝失恋死,妄自怨苍天。”
第八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知怎的看中了一个无情的女子,向她表示恋慕之意。女的大约也同情于他,央人对他说道:“你既然如此想念我,就请隔着帘幕和我谈话吧。”
男的听了这话,非常欢喜,但也有不安之心,就在一枝正在盛开的樱花上系上这样一首诗,叫人送给她。诗曰:“今日樱花好,娇嫣满眼前。且看明日晚,是否尚依然。”
实际上,那女的恐怕也有这样的感想吧。
第九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能会见他所思慕的女子,愁叹自己正像做梦一般度送岁月。到了春暮三月底,咏了这样一首诗:“三月今朝尽,惜春双泪淋。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首诗中隐藏着恋慕之情,然而恐怕没有人能了解他的真意吧。
第九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堪相思之苦,每日在那女子的家门前徘徊来往。然而要送一封信也办不到。他就咏这样一首诗:“芦花高且茂,中有小舟摇。岸上无人见,往来空自劳。”
第九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管自己身份低微,却恋慕一个高贵的女子。然而丝毫不能把心情传达给她。于是人醒也相思,睡也相思,不胜忧扰,咏了这样一首诗:“乌鹊双飞乐,无须学凤凰。我应怜碧玉,何苦梦高唐。”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4 11:03 | 19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九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何一个女子,不知为了什么事,男的不再来访晤这女子了。后来这女子另嫁了一个丈夫。但她和前夫之间已经生了一个孩子,所以虽然不像本来那样亲密,男的也常常和她通问。
这女子擅长绘画。有一次前夫送一把扇子来要她画。她说因为后夫在此,所以要迟一两天画。前夫心中不快,写信给她说:“你把我托你的事情耽搁到现在,原是意中之事,但我总不免怀恨。”又附一首诗送她,其时正是秋天。诗曰:“贪赏秋霄好,浑忘春日佳。人情原已惯,重物掩轻霞。”
女的回答他一首诗如下:“千度秋长夜,争如一日春。樱花易散落,红叶快凋零。”
第九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在二条皇后殿内供职的男子,和同在这殿内供职的一个女子经常见面,便思慕她,历时已经很久了。有一次,他送一封信给这女子,说道:“至少和我隔帘相会,聊以慰我心头之恨。”
那女子便趁人不见的时候,隔着帘幕和他相会。男的向她诉说了种种心事后,咏一首诗道:“垂帘相对语,好似隔银河。渴望湘帘卷,牛郎热泪多。”
那女子读了这首诗,心中感动,便容许他了。
第九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女子。彼此相问,已有很长的日月。那女子原来不是铁石心肠的无情人,因此可怜这男子,对他渐渐地发生好感。两人希望相会,但正是六月中旬盛暑的时候。那女的由于出汗,身上生了一两个肿毒。她便对男的说:“现在我除了想念你以外,什么心事也没有了。不过我身上生了一两个中毒,且天气炎热。所以我想稍稍延缓,等秋风一起,一定和你相会。”
到了初秋的时候,女子的父亲闻知女儿偷偷地和那男子通情,大为震怒,肆口斥骂,家中便起了纷争。这女子本来住在他母亲的娘家,发生了这事情之后,她的哥哥就来迎接她,要带她到父亲那里去。女的悲恸之余,叫人去拾一张初红的枫叶来,在这上面写一首歌:“清秋佳约还成梦,空见寒林落叶飘。”
她吩咐家里的人:“如果对方派使者来,你们可把这个交给他。”说过之后她就走了。
如此别去了之后,这女子到底是度着幸福的日子呢,还是不幸地生活着,无从得知。连她的住处也不知道。那男的愤不欲生,只管扼腕叹息,咒骂那女子。这真是乏味之极。他喘着气说:“唉,可怕!人的咒骂到底是有反应的呢,还是没有反应的,且看着吧。”
第九十六话
从前有一位堀河太政大臣,在九条的自邸内举办四十岁的贺筵。这一天有一位当近卫中将的老翁,咏这样一首诗: “樱花千万点,蔽日满天飞。老物如来访,眼花路途迷。”
第九十七话
从前有一个在太政大臣邸内供职的男子,于九月间将一枝人造的梅花和一只雉鸡献给大臣,附一首诗:“时季无移变,造花永不凋。愿君长寿考,庇我小臣僚。”
太政大臣读了这首诗觉得很高兴,拿许多物品赏赐使者。
第九十八话
从前,右近卫府的马场上举行骑射仪式那天,有一个近卫中将在那里参观。他看见对面停着一辆牛车,门帘之内露出一个美女的脸来,就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如见却非见,如亲又陌生。今朝心绪乱,尽日恋伊人。”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无关识不识,不管亲非亲。唯有真诚者,才能叙恋情。”
后来他知道了这女子是谁,两人终于团聚。
第九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在宫中行经后凉殿和清凉殿之间的廊下时,有一个贵妇人从自己的住室的帘子底下塞出一束忘草来,向这男子问道:“这也可以叫做忍草(注)么?”男子接了这束草,回答她一首诗道:“我心非忘草,一见即留情。我心是忍草,耐性等佳音。”
注:日文萱草亦写作忘草,忍草是萱草的别称。
第一百话
从前有一个叫做在原行平的人,是左兵卫的长官。在宫中任职的人们听说他家中有美酒,都来索饮。这一天他就以左中弁藤原良近为正宾而举办酒宴。
主人行平是个风雅人物,在花盆中养着各种各样的花。其中有一盆是花中最珍贵的美丽的藤花,花房中有大至三尺六寸者。诸人就以此花为题而咏诗。各人咏毕,主人的兄弟闻知有酒宴,也来参加。他们就拉住他,要他咏诗。此人原来不会咏诗,说出种种理由来推辞。然而他们不讲道理,一定要他咏。他就咏这样的一首诗:“花开如宝盖,荫庇许多人。今后藤花发,荣华日日增。”
别人问他:“你为什么咏这样的诗?”他回答道:“太政大臣良房卿的荣华,今日已达盛期。藤原家族的人特别光荣。我想到此事,所以咏这样的诗。”在座诸人就不再批评他的诗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4 11:06 | 20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一百零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对于诗歌并无素养,但对于人生颇有理解。有一个出身高贵的妇人,现在已经当了尼姑,离开了尘嚣的都市,而住在遥远的山乡中。这男子原是这妇人的同族人,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有心遁俗世,不得上青云。匿迹深山里,岂能忘世情。”
第一百零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在深草帝(注)治下供职。此人生性严肃而忠实,毫无一点浮薄心情。然而不知怎地,由于一念之差,爱上了某亲王所宠幸的一个女子。有一天,是两人欢会后的第二天,这男子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这女子:“难得同欢会,犹如在梦中。回思当夜事,此梦更虚空。”
这首诗真恶俗啊!
注:深草帝即仁明天皇。——原注
第一百零三话
从前有一个女子,并无明确的原因,忽然出家当了尼姑。她的姿态虽然改变了,但是对于俗世还是不能忘情,喜欢看热闹。有一天举行葵花会,她就出去观赏。有一个男子看见了,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尘嚣诚可厌,祝发为尼僧。观赏葵花会,流盼到我身。”
第一百零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苦闷之极,对一个女子坦白地说道:“既然如此,死了罢休。”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白露要消散,应当散得光。何须留几滴,当作宝珠藏。”
这男子疑心她另有所欢的男人,心情不快。然而对这女子的恋慕之情日益加深了。
第一百零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于凉秋九月,诸亲王出游之时,前往侍候。他在立田川岸边咏这样的诗:“立田川上水,红叶染成纹。似此珍奇景,古来无比伦。”
第一百零六话
从前,有一个出身良好的女子,在一个略有身份的男子家里供职。有一个掌管文件记录的男子,名叫藤原敏行的,爱上了这个女子。这个女子容貌实甚美丽,然而年纪还轻,赠答的信也不大会写,书牍的措辞也不懂得,诗歌当然不会咏了。要她写信,需得由主人替她起稿,叫她照抄。藤原敏行看了别人代她写的信,欢喜赞叹,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苦雨连朝下,泪河逐日深。浪涛侵我袖,欲访不成行。”
答诗照例由那个主人代作:“泪水仅沾袖,泪河必不深。君心如可靠,应是湿全身。”
敏行得诗,非常感动,便把这诗藏在文匣中,出入随身携带,外人传做话柄。
同是这个敏行,到了和这女子同情,却写这样的信给她:“我原想奉房,但因即将下雨,所以正在等候。如果我有幸运,此雨便不降了。”
主人又代这女子回答他一首诗:“来书情切切,是否出真心?知我生命薄,连朝苦雨淋。”
敏行读了这首诗,蓑笠也无暇穿戴,不管衣服濡湿,冒着雨走来了。
第一百零七话
从前有一个女子,怨恨男子的无情,咏了这样一首诗,反复吟诵,有似口癖:“愁多长堕泪,我袖无时干。好似回风起,波涛投海岩。”
那男的听到了,回答她这样的一首诗,表示同情:“夜夜青蛙哭,田中泪水盈。虽无淋雨降,水势每天增。”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4 11:10 | 21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一百零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他的朋友失去了所爱的女子,他就咏这样一首诗去吊慰他:“花虽易散落,人死在花前。孰是先当惜,君心自了然。”
第一百零九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避开人目,偷偷地和一个女子通情,说道:“我昨夜在梦中看到你。”那男子回答她一首诗:“相思心太切,魂梦入君衾。今夜如重见,请君驻我魂。”
第一百一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追念一个不曾见面而死了的女子,作了这样一首诗,送给一个身份高贵的女子:“平生不相见,此日苦相思。或许有前例,今朝我始知。”
第一百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好几次向一个女子求爱,那女子只当不知。他就咏了这样一首诗送给她:“不蒙垂青眼,无须说恋情。但看裙带解,明我恋情深。”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休言裙带解,不用说恩情。巧语花言好,奈何不中听。”
第一百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真心诚意地和一个女子订立了山盟海誓,不料着女子忽然变了心。他送她这样一首诗,以表示怨恨之情。诗曰:“青烟随风走,飞散渺难寻。汝逐何人去,行踪更不明。”
第一百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所爱的女子变了心。此人寂寞孤居,咏了这样一首诗:“生年不满百,恩义总易忘。可叹无情女,芳心不久长。”
第一百十四话
从前,仁和帝行幸芥川的时候,有一个年纪稍长的男子,现在已经不配当随从了,但因本来是在宫中掌管饲鹰的职务的,所以此次行幸,也命他担任大饲鹰之职而随驾。此时这男子身穿襟袖用草织成而绣着仙鹤纹样的猎衣,写出这样的一首诗:“野老衣华彩,请君勿笑人。 奉陪今最后,感激涕泪淋。”
仁和帝读了这首诗,龙颜不悦。这首是原是这男子为了自己年老而咏的。然而那些年长的人听来,以为“今最后”这话是为他们说的。仁和帝也有这样的感想,所以龙颜不悦。
第一百十五话
从前,陆奥国地方,有一个从京都来的男子,和本地的一个女子同居。又一天,男的对女的说:“我要回京都去了。”女的非常悲伤,说道:“那么我总得替你饯行吧。”就在这国中的奥井的都岛地方,置酒送别,咏一首诗送给他:“我身居奥井,痛苦似燃烧。送尔赴都岛,天涯梦想劳。”
男的读了这首诗,非常感动,便不回京都去,留住在这地方了。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4 11:12 | 22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第一百十六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无端地漂泊到了陆奥国地方。写了一首歌寄给留在京都的妻子:“波涛影里窥乡邑,此去理情别绪多。”
又添写道:“我的放纵心情,到了乡间之后都改过了。”
第一百十七话
从前,某天皇行幸到住吉地方。有一个随驾的老翁咏一首诗道:“住吉河岸上,我曾见小松。今朝参天日,阅历几秋冬。”
这时候住吉的大明神忽然显灵,咏一首诗道:“陛下春秋盛,不知昔日缘。山神守此土,远古到今天。”
第一百十八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很久没有音信给他所爱的女子了,有一天给她一封信,说道:“我绝不忘记你,日内就要来和你相会。”女的回答他这样一首诗:“蔓草浑无赖,攀援到处行。空言不忘我,难博我欢心。”
第一百十九话
从前有一个女子,看到了那男子说是下次再见时的纪念品而留在她那里的物件,咏了这样一首诗:“见此遗念物,如逢宿世仇。但求长相忘,此物不须留。”
第一百二十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恋慕一个女子,在还没有初步订交,不能称之为恋爱的时候,想不到这女子已经和另外一个男子私通了。隔了很久之后,他咏了这样一首诗:“但愿筑摩寺,神舆早日过。看此无情女,头戴几只锅(注)。”
注:筑摩地方有一神社,供奉御厨之神。每年五月初八日,举行锅祭:许多妇女随从神舆在街上巡行,头戴纸制的锅子,有几个情郎,头戴几个锅子。这是一种有名的奇怪风俗。
第一百二十一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看见他所亲爱的一个女子从宫廷的梅壶室退出,衣服被雨沾湿了,便咏一首诗送给她:“黄莺鸣柳叶,草笠织来青。送与伊人戴,莫叫雨湿襟。”
那女子回答他一首诗道:“莫叫黄莺织,无须草笠青。君心热似火,烘我湿衣襟。”
第一百二十二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订立了坚定的盟约,这女子背叛了。他送她一首诗:“曾掬玉川水,共饮订山盟。不道全无效,相逢如路人。”
但那女子没有给他回音。
第一百二十三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和住在伏见的深草地方的一个女子相恋爱。但男的略有厌倦之意,咏一首诗给女的:“此地经年住,今朝将远行。地名‘深草’野,蔓草必丛生。”
那女的回答他一首诗道:“若成深草野,便好宿鹑鸡。夜夜高声叫,唤君早日归。”
男的读了这首诗,大为感动,不再想离开女子所住的地方了。
第一百二十四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不知他心中有什么深思远虑,咏了这样一首诗:“若有心头事,沉思勿作声。只因人世间,没有同心人。”
第一百二十五话
从前有一个男子,生了重病,自知即将死去,咏了这样一首诗:“有生必有死,此语早已闻。命尽今明日,教人吃一惊。”(注)
注:契冲评此诗,曰:“后人吟虚伪的辞世之歌及悟道之诗,皆是伪善,甚可憎。业平一生的诚意,表现在此诗中,显示着后人一生的虚伪。”此言甚是中肯。——原注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4 11:16 | 23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131 点
金钱: 47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4-04-07

 

楼主好勤奋啊,又有的更新,谢啦谢啦
Posted: 2010-09-24 15:21 | 24 楼
猫娘
来生如果有缘,请千万不要再相见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322
威望: 582 点
金钱: 164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9(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23
最后登录:2014-09-16

 

多谢楼上鼓励,继续努力中,唉,真累
你看见 曼珠沙华开的花 我听见 那血色嫣红的童话 。今生太短 可来世是否容我记得他 抬眼时一片尘沙 ,含笑看你远去的步伐。一千零一夜 风卷残霞寒水烹茶月笼纱,我想你是他,可你怎么从来不说话,若即若离放不下。那一年 荼蘼之后再无花。那一季 是落樱如雪换芳华 ;昙香一夜 假面都抛下 天河掠影月魂沉璧守浮槎,干涸千年绿 一夜焕生机。伴我今宵无眠的萧索 时间花开花又落 朱颜辞镜春树失色华年过 醉拼花底卧 陪君千场离觞不欲说 何幸今生为君错 是我心口完美的折磨 红销香婆娑 雾冷风清雨打残荷危梦多 玉钗敲夜彻 魂兮归来惟有情难舍
Posted: 2010-09-25 12:21 | 25 楼
初夏时光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90
威望: 131 点
金钱: 47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4(小时)
注册时间:2010-08-10
最后登录:2014-04-07

 

请问楼主是打字发文吗?偶惊讶偶感动,偶惊讶感动得目瞪口呆热泪盈眶。。。
Posted: 2010-09-27 22:51 | 26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瀛海舞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