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图版 | 风格切换 | Home首页
«1 2 » Pages: ( 2/2 total )
本页主题: 【09年万作会狂言访华观后感】彼时,此地(陆续补完) 打印 | 加为IE收藏 | 复制链接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hlia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59
威望: 68 点
金钱: 1748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2(小时)
注册时间:2007-05-11
最后登录:2009-11-30

 

從哥哥到萬齋,我覺得我都能算是呆貓的粉絲了,呵呵
文字很好看~感情也很真摯,完全能感受到~~加油加油啊
上天给你这般笑容,千百样好……
Posted: 2009-05-27 21:09 | 15 楼
策弇
曙光啊你TM怎么就那么遠。。恨。。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1
发帖: 264
威望: 1074 点
金钱: 60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21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22
最后登录:2018-02-05

 

终于熬到手机重新有了流量…OTL
鱼已经词穷了…不知该如何表达看完大人转述后的心情…在公演的前几个月里鱼一直在怨念,再次为了高考错过机会TT公演之后鱼却收了心,静待去了现场的各位的报告(算是认命么…望天),现在鱼能从大人隽永的文字中平静而深刻的感受到狂言艺术的魅力,老爷子和狐狸先生的魅力(亦或可爱?动感?),当然,还有如长兄般可爱朴实(不能这么形容吧,笑)的石田大师兄(再笑),于是鱼觉得就算没能去现场…还是很幸福^^
畅怀的笑,是更大的武器…那么,请继续笑下去吧~对了…大人说要写番外是吧…那么…#w#(星星眼)
Posted: 2009-06-01 08:52 | 16 楼
村上呆猫
平安京式神工会长期蹭饭者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20
发帖: 480
威望: 2046 点
金钱: 21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5-03-24

 






五月十五日凌晨三点半我才入睡,早上七点多就醒了。昨天的经历让人觉得兴奋不已,为了排遣激动的心情,下午和朋友们去北京动物园批发市场转了转,买了四五件T恤衫等等乱七八糟一堆东西。

当晚六点多,我们领到了票和场刊,陆续进入长安大剧院。


票面制作的非常精美,场刊也有日式印刷的一贯水准。




七点,我们期待的演出开始。开场就是万作爷爷的三番叟。我静静等待着演员的出场。



每当这时,我对周围的一切杂音都非常敏感,虽然怕让台上的演员分心忍着不去看,但心头总是不免生出怨怼的杂草:这是谁呀,竟然还带着三岁小孩来凑热闹;又是谁啊,连手机都不静音;长安大剧院为什么非但没有在开演时紧闭大门,自己工作人员还在门口聊个不休?



此时野村辽太扮演的“千岁”出场了。这位小哥,以我当时十二排的位置望过去,他美貌与否我是看不出来啦。其实是否美貌倒不重要(后来见过他本人的大人们说长得很不错,我看了照片,也觉得所言非虚),关键是这孩子的身法步还是比较拘谨,纸一样的步子在他那里显得轻飘飘的不大稳当。甚至,我个人觉得,他也没有他姥爷、他舅舅、他师叔师哥们(众人:你别排辈好不好?)的脊背挺直。当然,他还年轻……不过十八岁也不能算小了。如果仅仅是“型”欠缺的话也就罢了,可是他这样拘谨,舞台上的感染力就更要打折扣。我尊重他满面弥漫的认真态度,可是,他在那边跳舞,我也只是“礼貌的表示关注”而已。相反,当他姥爷——呃,万作爷爷坐在那边,没有任何动作就散发出强大的存在感,待到他一振衣袖将欲起身之际,简直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概,我几乎惊呼出口。三番叟的舞分为揉之段和铃之段;揉之段在我感觉就是威重赫赫,音乐的节奏和呼喝听起来有些单调,可是在这样毫不花巧的质朴与认真当中,气势渐渐增强。万作爷爷手持扇子踏着响亮的舞步,收场之际大袖翻卷,真是去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待到铃之段,我个人又觉得充满着依依的眷顾之意,铃铛与步法的配合显得非常灵动,如薰风送暖,大气而温和。看着看着,我十分感慨。万作爷爷以前的三番叟版本我看过,感觉舞步没有今天的这么有难度(也可能是我因为外行而误会了,希望有懂得三番叟版本的大人多加指点)。一个七十八岁的老人家,在中日交流的演出中,虽然个别动作略显吃力、但整体效果大气浑成地跳着祈祷国泰民安、五谷丰登的舞蹈,这一番心意,即使不像是如文案所说,是“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的政治意味,也是隆重的祈愿啊!相比之下,大剧院某些方面是如何对待,部分的观众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舞台两侧的字幕经常死机,不死机的时候光芒也略为刺眼。工作人员并没有维持秩序,开场好一会儿门扇还会不时被推开。演出过程中竟然还有人从侧面上台转进后台去调试设备。我前面的一对男女观众看了一会儿,就开始不耐烦地挪动身体,交头接耳,按手机发短信。中途有一个观众直接站起来退场。大部分人还是在充满敬重地听着,我也努力集中精力去欣赏节目,怎奈这些小处的不如意还是让人困扰。密度同学见义勇为,写了张纸条传到前座,终于让那两个蠕动不停的人不再说话。



三番叟结束了。蜜虫同学此时不得不去赶火车。她很遗憾不能看到另一个版本的棒缚,更遗憾无法看到台上的小馒头——裕基。我们安慰她说,你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我们一定好好地描述给你听。中场休息,蜜虫很遗憾地离开。



她离开的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与她这次相聚并没有聚会的感觉。我们终日交谈却神游天外,千里奔波而情绪亢奋,并没有怎么把对方看在眼里(笑)……(但这绝非是我心里没有朋友,实在是很多时候,我怕是连自己都没有放在心上。)看着她匆匆一会而后拖着沉重的行李离去的身影,我知道她虽然不会很激烈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却一直在默默地付出自己的心意。当年那结缘于阴阳师、共同守护“平安京”、角色扮演土御门式神的我们,那为了同人的世界虚构的情节彼此结识的我们,六年后也还有这样的缘分,能从各地赶来,在一个特殊的名义下守望在一起。想来这也是值得深深自豪的事吧。



庞德有句诗,说地铁站口的人群面目像是“湿淋淋黑色枝条上好多白色花瓣”(大意如此),模糊得失去了个性。我自身也已经陷入庞大的人流之中的恍惚……再如何强调自身的独立,再如何辩明观众的立场,再如何努力去了解戏剧传统本身的含义和韵味,到底在越来越切近的激动和仰慕面前苍白无力。剧目、文本、语言都无法单独存在,只有倚靠演员的载体才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如同一切纯精神的友谊也都脱离不了外貌的因素,触动我的心的首先……首先是万斋先生的风华。强悍回旋婉转柔韧的风华。



如今我坐在自己家里,回顾及此,不得不承认:是的,就是为你而来;六年的中咒,就是为你而来啊。



一位同在现场却因事先不知而不得相逢的朋友、清朗大人,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有生之年,狭路相逢,心存感念。



我不习惯过分坦白自己的内心,但也许我可以摊开自己的手心——那里可有新生长出来的交缠曲线?
有不待风吹而自行散落者,人心之花是也。
博客:http://jinpinren.blogbus.com/
Posted: 2009-09-22 08:04 | 17 楼
村上呆猫
平安京式神工会长期蹭饭者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20
发帖: 480
威望: 2046 点
金钱: 21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5-03-24

 

写新日志前向大家郑重地道一个歉,请来这里看这篇心得的诸君务必看一眼。

此前的心得当中对翻译先生(开场白先生)说了一些比较刻薄的评价,如今看来确实也是有所偏颇。因为作为一个粉丝的心情总是比较激动,加上事先了解一点微末的东西,一心求好的心态太过于偏执,所以对那位翻译先生评价不高。事后先是有一部分大人对我说,她们得到了翻译先生的热情指点和坦诚的解释;还有并非万斋先生个人的粉丝,是对这次文化交流感兴趣而去观赏的大人留言说,觉得翻译还是不错的。可见翻译先生还是尽责的、有热情的好人。我的观点确实是不厚道。

因为是很私人的心得体会,所以对此前的一些体现真实心情的话也就保留了,删去了一些孩子话和一些不够客观的话。还请大家原谅。

对不起,开场白先生!我个人也能原谅你挡住了车上正在挥手微笑的万斋先生的脸啦~

(穆姐姐:我……我不能啊~~~按快门的是我啊~~~)

——————我是第八节的分割线——————





休息时间当中,个别前排的、可能是因招待票而来的观众起身离场。这倒是给了我们机会。小X同学非常敏锐地发现了第三排有空位,于是我们当机立断地钻了过去。经过观众席时,我看到有一排脸擦得雪白的老太太们,大部分身穿和服,整齐地坐在那里。啊啊,莫非这就是“六十年代的少女们”、万作爷爷年轻时候的拥趸么?莫非这就是……我的未来么?(汗)



小x待我坐定,取笑我说:“回身看看你的未来。”我偷偷打量:“我的未来会长着这样一张挑三拣四的脸吗?……不过也有可能哦。到时候我这‘九十年代的少女’坐在台下,穿着改良汉服一个劲儿地叹气:‘现在的年轻人啊,看戏剧连正装都不穿!’”



我们坐在前排充满期待地望着舞台,两天之内的第二场《棒缚》开始了。这一看还真是看出来了不同——虽然是同样的剧目、台词、服装,除了主人换成了高野和宪扮演,其他都没有改动,然而依然有区别。因为场合的关系,狂言师们上场时的气氛更为郑重,没有昨天那样自然轻松,身法上也要更端凝一点。也许是因为昨天棒缚开演之前,全场已经是情绪饱满、兴致高昂;而今天第一个节目《三番叟》是庄重严肃的,下一个节目的演员不能不感到更换节目风格的压力吧?不过,他们对自己的节目依旧是旷达而自信的,场下的观众很快感受到了节目的趣味,笑声自然地响了起来。于是他们也就越发放得开了。万斋的太郎冠者依旧是神采飞扬,棍棒舞动得虎虎生风——要说明的是,今天他用的棍子是我们在视频里常见的那个比较粗的款,果然用起来很趁手。(讲座那天他用的是一根代用的细杖,砰一声放在台上都不是很能立得住,然而万斋先生身手灵活,马上面不改色地一把抓住——手啊,手好漂亮啊——照样使得淋漓尽致。据讲座时坐在第一排的穆姐姐说:他舞得倒是真好看,气势也真强悍,那台口那么低又那么近,我只觉得他拿着棍子在我面门处晃来晃去,他往前冲的时候,我就不由自主地可怜巴巴地往椅背上缩……呆猫你说,他这样像话吗,人民艺术家有这样的吗?我也悲愤地说:是啊是啊,他动不动就神完气足地瞪某方向一眼,等你紧张不已的时候他倒若无其事地侧过头笑了,候补人间国宝也不该吓唬人呀!四十多岁了还这么一副天仙化人恃靓行凶的做派,这有利于把传统艺术推广到城市社区田间地头工厂农村吗?)深田先生的次郎冠者也照旧憨态可掬,汗水又再度闪闪发亮。



因为昨天观剧的经验十分愉快,今天看那只小狐狸馋酒的模样更加穷形尽相;垫脚尖、跳脚、助跑什么的都用上了,因为是正式的舞台,看的更加清楚,让全场欢笑不断。



要说今天这场和十四号那天演出的主要区别,在我看来主要集中在“东家”的身上——笑。具体而言,就是“老东家”万作爷爷和“少东家”高野先生的区别。由于气场截然不同,演员的互动也就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老东家威信很高的样子,两位家仆对他当面还是毕恭毕敬的,等到主人走了才是一顿胡闹。再看今天,我觉得这两位仆人对少东家当面都隐约流露出“任你千条计,我有鬼主意”的意味,心里说不定怎么暗笑着呢。我归结为少东家的驭下手段不够凶狠。当他绑住太郎冠者的时候,我在下面直乐:不行不行,少东家你要下狠手嘛,昨天万作爷爷捆得比你麻利多了哦。待到主人归来之际——老东家回来的时候,一双眸子精光闪烁,两个仆人不由自主都显得挺忌惮;太郎冠者就更明显了,趁着酒劲在主人面前耍棍不过是耍赖的表示,趁机逃走之前那句道歉也带着装乖讨巧的嫌疑。等到了少东家面前,好么,太郎冠者你真是柿子拣软的捏呀,那棍棒动作分明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挑衅嘛(离人家的脸分明更近!都快戳到高野先生面门了!),道歉也像是随口敷衍,得意洋洋地逃跑而去……万斋先生啊,戏由心生,你是不是对师弟们也一贯是恃靓行凶的呢,嗯?



也许是因为我们这些兴趣相同的观众坐得更为集中的缘故,现场的反应也颇为一致,总是在同一个时段爆发出大笑,这一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双方的致词中都多次提到了“中国的年轻观众发自内心的笑声”。听说来之前万作爷爷对中国的青年如何看待狂言很感兴趣,那么这样的现场反应,多多少少能弥补其他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吧?



再经过十五分钟的中场休息,随后上演的是《茸》。万斋扮演家居备受巨型蘑菇困扰的主人,穿着嫩黄色的长袴,浅青色和灰色相间的上衣,为他的容颜增加了娇嫩的色彩,去请谒山伏的时候,等候的坐姿相当优美,无端弥漫着艳丽之相,我再次感叹他的外形和气质不是传统的狂言能够完全容纳的。石田大师兄的山伏扮相非常喜感,胸口缀着四个绿色松叶状的球,头顶圆圆的一块头饰(对不起,我不知道那个专业名词),看上去脑袋更圆了,密度说:“喔唷,大师兄被打扮成二师兄(西游记里的那位)了。”山伏故弄玄虚的装神弄鬼,骗局揭穿的心虚慌乱,都相当炉火纯青;一系列动作相当漫画化:被等候的主人吓倒在地,看到巨大的蘑菇时明显底气不足,胡编咒语的病急乱投医,对失灵的法术牵强解释着“也许是把潜伏的毒蘑菇逼出来了吧”,最终被满台乱转的蘑菇逼得手忙脚乱、落荒而逃,一步步把气氛推向高潮。



蘑菇们每现身多一只,大家的兴致也高一层,俊美的主人(万斋先生)也就更加困惑,眨巴着眼睛(睫毛、睫毛真长)又气又急,模样相当可爱。更有(识色相的)茸去牵拉他的衣袖,主人气呼呼地一扇子敲过去。欢乐的气氛在最后一只小茸上场时达到了顶峰,他穿着一身艳红色的和服,拖着乌黑的长发,滴溜溜地满台乱转,格外的灵秀可爱。这时好多人都把看狂言中间不能鼓掌的规矩给忘了,掌声不由自主地响了起来。



“裕基呀,这一定是裕基!”我们几个人兴奋地交头接耳。山伏呆呆地看着小茸,嗫嚅道:“……公主蘑菇?”全场又忍不住爆发了笑声。这真是一场茸们的嘉年华呀,随着山伏的糟糕咒术,茸们满台飞奔,山伏被逼得直跳,主人气急败坏地举扇乱打(诸君,可曾见他有打过亲儿子么?我是没发现XD),终于幕后暗黑的大BOSS“鬼茸”(万作爷爷)出现了,山伏彻底崩溃,奔逃而走。点头,万作爷爷打的那把伞紫底彩花,十分艳丽,红发也华丽的很,一看就是毒性很大的那种蘑……(被打飞)



随着最小的那朵公主蘑菇一拧一拧地跳着离场(实在是太可爱了,大家笑着鼓掌送他——我开玩笑说,至此狐狸先生把儿子男扮女装用来卖萌的战略获得了圆满成功!),整场演出到此结束。我们拍手又拍手,指望能再看见他们一眼,可是没有人谢幕。那时我还不知道狂言的规矩是没有谢幕的(因为此前看到的现代狂言是有的,因此造成了误解,擦汗),只以为是因为不是公演而是内部交流,所以才没有安排。直到前排的贵宾席上客人们都纷纷起身了,我觉得若是再赖着不走,会被看作是无理取闹的粉丝,剧场方面也会不满的吧。这样想着,我们便站起身来,去前边的舞台依依不舍地拍了几张照片。(后来我听一位大人说,本来是没有谢幕的打算,不过,据说是听到观众热情的拍手,狂言师们准备出场致谢。可是此时万作爷爷走开了,于是他们就赶紧去找他,这样一耽误时间,掌声恰恰停了……我听了之后懊悔不已,可是也不得不埋怨主办方未免死心眼。你及时主持一下场面控制一下观众嘛;或者你找个担任“后见”的小伙子出来收拾一下场地拖延一下时间嘛……)



我望着舞台。台上空荡荡的,青松的壁板前,茸们的斗笠,还有万作爷爷的那把“鬼茸伞”还都躺在那里,是方才那一场欢笑喧哗的遗迹。望着这一幕,我有些阅过繁华的怅惘,但更多的是满足与感念。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起一句古诗来: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哪怕有些许的遗憾,哪怕遇到一些不如意,我依然如此感激和珍惜和你们的相遇。
有不待风吹而自行散落者,人心之花是也。
博客:http://jinpinren.blogbus.com/
Posted: 2009-09-22 08:06 | 18 楼
村上呆猫
平安京式神工会长期蹭饭者
级别: 弹正尹


精华: 20
发帖: 480
威望: 2046 点
金钱: 215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85(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5-03-24

 

写这篇心得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分心的事情,于是没能贴完。想到这里还有一个未完的坑,心里总是不能安静。观演的笔记已经完结,非常抱歉拖延了这些日子。谢谢大家。
有不待风吹而自行散落者,人心之花是也。
博客:http://jinpinren.blogbus.com/
Posted: 2009-09-22 08:08 | 19 楼
hermis
级别: 无官大夫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5 点
金钱: 12020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1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1-23
最后登录:2009-12-10

 

身在帝都的我和先生华丽的错过了TT    TT························
恐怕我是要去日本看先生了吧···········································
太悔了···
太悔了·································
Posted: 2009-10-06 14:39 | 20 楼
在地狱仰望
春の花 秋の紅葉 いろいろも、日数つもりて  散らばそのまま
级别: 授权用户


精华: 1
发帖: 1055
威望: 3479 点
金钱: 147483647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66(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8
最后登录:2017-11-30

 

终于等到平坑了,哦啦,圆满了
Posted: 2009-10-06 21:02 | 21 楼
仰望天堂
关于过去,关于你,告一段落。 关于未来,关于我,敬请期待。
级别: 中宫大夫


精华: 0
发帖: 228
威望: 242 点
金钱: 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8(小时)
注册时间:2013-11-20
最后登录:2014-02-21

 

好羡慕大人啊TAT
关于过去,关于你,告一段落。 关于未来,关于我,敬请期待。
Posted: 2013-12-07 13:42 | 22 楼
«1 2 » Pages: ( 2/2 total )
帖子浏览记录 版块浏览记录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凤吟瑶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