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 天若有情天亦老(英万)2 转到动态网页
本页主题: 天若有情天亦老(英万)2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乌日恒
魂断英万恋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15 点
金钱: 30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6(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0
最后登录:2018-03-23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天若有情天亦老(英万)2


          萬斎下了車感覺起風了,可能是靠海比較近的緣故吧,夜晚丝丝微风中竟能嗅到海水的味道。在等待英明的一小空檔兒打量了一下周圍,燈火闌珊下的這棟古色古香的餐館好像生意很好,投過窗戶可以看到幾處就餐的人們~~,這個地方是挺不錯的,想想自己每天忙于狂言,世界各地巡演~,確從未留心過自己身邊的風景~
    〔吶,万斎咱們進入吧!〕停好車的英明走了過來說到!
    〔這個地方不錯!〕萬斎笑道!
    〔嗯,早就想帶你過來~〕萬斎冷眼看英明,〔哈哈,逗你呢,走進去吧~〕英明有點壞笑道:〔西餐傳統日餐都有,看見你在這里,我很高興,現在突然感覺好餓,……〕
  〔走吧,進入吧〕萬斎轉身先走了進去。
   
    伊藤 選了一間散发着稻草香味的榻榻米,木製的小方木几,清新自然、简潔乾淨的日式隔間,萬齋脫掉了外套跪坐在木几的一邊,身穿純白色亞麻料V領長袖衫的萬斎簡直太閃瞎人眼了!還是那樣的的坐姿,直挺挺的背(身姿如松,翩若驚鴻)不管那個角度都夠看不夠……英明也脫掉了夾克,坐在了萬齋的對面,只穿了咖色短袖衫的英明,高大挺拔,英俊帥氣,絕對是女人們眼中的帥哥,他用手捋了一下頭髮,比較隨意地盤腿坐在了萬齋的對面!偏偏就這樣的倆個男人相互吸引,無法自拔,默默承受!……英明看著万齋,眼神深情深邃,萬齋倒是也不躲避,迎上他的目光,看似波蘭不驚,確也有點彆扭害羞~感覺到萬斎的羞澀,英明收了目光,笑著說〔你放心,吃完飯,我會送你回去的。〕
〔打掃了!〕推拉門外傳來了聲音,門輕輕地被推開一位戴淡綠色頭巾,身穿相同顏色短衫印有『もぁん絲』字樣的年輕女服務員微笑著走了進來。〔晚上好,請問倆位需要點點什麼?這是菜單,請過目




      〔還真是想吃東西了,萬齋你想吃點什麼?請給介紹一下招牌菜吧!〕英明禮節性的點頭。
    〔好!我們這裏有最具特色的日本本土菜,也有意大利菜,…… 本店的拿手傳統菜是懷石料理,和江户前散寿司,炸天妇罗、四喜饭――特选杂锦寿司」、「杂锦鱼生饭」、「贵之花寿司」、「活鳕场蟹」等亦极富口碑。〕
      〔萬斎,你想吃什麽,?你好像喜歡吃外国菜!〕
    〔啊,我們這裏的意大利菜也做的~〕
      〔萬斎,但是今天就吃本土菜吧!〕還沒等服務員小姐說完,伊藤就打斷了服務員的話,同時點了點頭以示抱歉!
    〔你有點太瘦了,需要多補補!〕伊藤說完看著萬齋,
    〔什麼?多補補?〕萬斎覺得有點難為情又有點搞笑……
  服務員也面帶笑容地等著回話,眼睛來回打量著他們倆。
      〔意大利菜的營養價值也有高的啊~再說我一般不會太晚吃正餐,吃點好消化的就可以了,伊藤君,你想吃什麽就點什麼吧〕萬齋
說到!     
      〔那個這家的料理很地道,咱們吃料理吧〕英明看了看萬齋,萬斎也沒太大的食慾,索性點點頭。
      英明心里有點竊喜地望向服務員小姐,面帶微笑地彎了腰
    〔啊――我們這裏的“櫻花”料理很好吃的,還有“千尋”料理,和“大喜”料理,這三種料理很受歡迎的!〕服務員小姐面帶微笑意味深長的說到。
    〔萬斎,你想吃哪一种?〕英明和服務員一起看著萬齋!
    〔你決定就好了!我沒太大食慾!隨你吧!〕
        萬齋面色溫和的說,心裏面确早明白是什麼意思,……
自己除了狂言以外,還会去女子藝術學院當形體訓練教師!經常接觸年輕的女孩子,課餘也有很多交流,~(野村老師,快到情人節了,不打算和相愛的人出去浪漫嗎?燭光晚餐,戀愛三部曲情侶料理套餐,櫻花爛漫,代表美麗邂逅!千尋回首:代表相知相愛,大喜白頭:代表終成眷屬……)~萬齋依然保持著漂亮的坐姿安靜的看著點餐的倆個人!那就看看著個
再次出現在自己身邊的男人選哪個吧!萬齋拿起面前的一個精緻小巧的琉璃杯喝了一口茶。
    〔櫻花料理包括前菜三品2份+铁板鹅肝蛋蛊2份+空运活海胆刺身2份+创作新派寿司+和彩特色天妇罗+和彩特色饮品2杯……〕
    英明聽著介紹,〔那個千尋里有活鳕场蟹,萬斎你好像喜歡吃蟹吧!?要不就這個吧?〕
      〔今天不想吃蟹!〕――萬齋
      〔哦!那就~〕――英明
      〔不知道你們這裏的秋刀魚做的怎麼樣?上次和朋友在東京一家飯店吃到了很不一樣的口味!很想再嘗嚐。〕――萬斎
      〔秋刀魚?這三種料理裏面有嗎?〕
英明無辜地看著服務員小姐問道。
      〔啊――大喜料理裏面有,只是炭燒的,不是湯泡後再炸的,可以嗎?炭燒的味道也很特別哦!〕
      〔哦!炭燒的也不錯,萬斎,你喜歡嗎?〕英明笑著說道!
      萬斎是狂言師,身體和思想能夠迅速捕捉和理解古代和傳統的意境,雖然點菜和傳統聯繫不大,但是包含的寓意也很重要,雖然三個料理都有好的意思,但是就自己和伊藤的關係,還是選第三個比較好,不管最終結果是什麼樣的,都希望彼此能感受到真正的愛吧,不要像現在這樣,靈魂好像還在流浪,沒有歸屬感……
        〔好吧,就大喜料理嘗嚐吧!〕萬斎做出了選擇!
        〔大喜料理吧!我也沒吃過這個料理,~拜託啦!謝謝!〕英明點點頭順手把菜單遞給了服務員!
      〔啊――好的!這個料理是壓軸的,最好的,我會安排,謝謝,請稍等一會兒!〕
服務員小姐笑著說道幷禮貌地退了出去!輕輕地拉上了門!
        〔咱們好像沒有點酒吧!〕――萬齋
        〔嗯!今天還是不要喝酒了!如果今天喝酒的話,我可能一杯就會醉了!喝茶吧!〕英明邊說著邊拿起茶壺給萬斎和自己倒滿了茶!微笑著看著万斎。
      〔呵呵!英明真會說話!比以前可強多啦!〕萬斎笑了笑說到〔最近生活都還好吧?電視上我看到你的《海猿》反響不錯,拿了很多奖!我很替你高興!〕
        〔做演員時間長了,就不覺得有什麼了,有時候也會覺得厭倦!〕――英明
        〔厭倦?這麽早就厭倦,那以後怎麽辦呢?要學會調節自己的情緒,不拍戲的時候做些自己喜歡的事放鬆放松吧!〕――萬斎
        〔嗯!有時候還算可以吧,能遇到有趣的人,在一起工作不累,最近推掉了一個片子,感覺太累,想休息一段時間!〕――英明
        〔哦!是嗎?現在是明星了,可以不聽經歷人的了吧!休息休息調節一下不錯!〕――萬斎!
        〔你呢?你怎麼樣?還是那麽忙嗎?家裏都好吧!彩也子和欲基長大不少吧!〕英明望著萬斎!
          〔嗯!還好!他們都長大了,彩也子上國中了,欲基快比我高了!你呢?怎麼還沒有結婚?有心儀的人了嗎?〕――萬斎
        〔結婚?想和我結婚的人有好多!〕伊藤一口喝了一杯茶。
        萬斎也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著說〔
那你為什麽不選一個呢?〕
        英明看了看萬說〔我心儀的人嗎?正準備說呢!又怕把人家嚇到,以後不理我了!〕
      萬斎沒有搭話,看著英明〔呵呵〕了倆聲!
      〔打擾了!〕推拉門被打開,外形精緻典的各色菜被擺滿了木几三文鱼刺身2份
-蟹子沙律2份
-日式小丸子2份
-肥牛三文鱼焗卷2份
-芒果龙虾沙律小卷2份
-三文鱼寿司2份
-鳗鱼寿司2份:
-碳烤秋刀鱼2份:
-芝士海鲜焗饭2
  每2份都裝在一個盤子里,周圍還有水果刻成的漂亮的倆朵心形裝飾  !
〔你們的菜齊了,請慢用,祝食用愉快〕
方才的服務員小姐微笑著退出時眼睛瞟了一眼萬斎!
    〔納!萬斎,咱們開動吧!看上去不錯吧!〕――英明
  〔這些造型怎麼這麽都是倆倆一份,看上去好像情侶套餐?〕――萬斎
  〔嗯,就是情侶套餐,我和你剛好!我會全部吃掉的!〕――英明
    〔你有病吧!〕
      〔好啦好啦!快吃吧!你不開動,那我就坐做去餵你啦!〕
      萬斎舉起了筷子,開始夾菜〔味道很正宗,口味不是很重〕
    英明大口大口的咀嚼著,很爽氣,很男人!萬斎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露出開心地笑容!
  〔你的秋刀魚,英明用自己的筷子給萬斎夾了一塊兒〕只有非常親密的人之間才可以用彼此的筷子!
    萬斎看著自己盤子上英明夾的魚說〔你直接放到我嘴裏不就省事了嗎?放在這裏我還等再夾一次!〕
    英明馬上準備再夾一快,.〔哈哈,和你開玩笑呢!這塊就好〕說完自己夾起來吃了!英明看見萬斎舉手投足間的韻氣,既無奈又不甘,當初就是這個樣子,現在不能再這樣下去了!萬斎感覺到英明的情緒!
〔那英明打算怎麼休息呢?〕――萬斎
〔我想離開東京〕――英明
〔打算去哪裏?〕
    〔回老家!岐阜!好長時間沒回去了,好像年齡越大,越想家鄉,老家還有爺爺奶奶,妹妹,父親母親……〕
      〔 看來東京也留不住你啊!回家住段時間也可以,等調整好再回來!〕
    〔有點不想回來了!想在家鄉做點什麼,過踏實的生活,東京很繁華,我當初是那麽想來,現在也算湊合,可就是感覺心累!〕
      〔你考慮清楚了嗎?能取得現在的成績在這個地方自己很幸運了!你要知道沒有沒有壓力的工作,我覺得現在做這樣的決定,是不對的〕……萬斎沒想到英明是真的認真的這麽說,有點吃驚!
    〔英明!要加油啊!〕
    〔工作上的壓力沒什麽,圧的我難受的是我的心,有時候喘不過氣,快逼瘋我了!我如果不離開一段時間,會崩潰的……〕英明望著萬齋〔走之前我想讓你明白!現在這個城市對我來說只有一個牽絆,那就是你了!……〕英明平靜的對著萬斎說〔連時間都無法沖淡的感覺,堆積的悲傷都快逆流成河了!我從過去到現在都無法真正愛上別人,我以為自己就是真的花心,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花心的男人,只是沒能真的擁有愛情罷了!    好了!告訴你讓你明白就好了!〕
英明看著萬斎說!〔我愛你!!愛的無法自拔〕――
      萬斎依舊坐姿如松,面若桃花,穩若磐石,但內心暗流湧動,忐忑不安,~~良久
    〔所以你是因為我的原因,才要放棄現在好不容易取得的成績是嗎?〕萬斎問道。
      〔 不怪你,你一直都是那樣的存在,就像天上的月亮,受萬人矚目,我只不過是萬人當中那個和你有過交集的一個罷了!看一眼就淪陷了 〕英明說到。
      〔如果真要怪的話,就怪那個變態的梦枕貘吧,怪他變態的寫出博雅,晴明,怪他讓你出演陰陽師,怪他讓我中了咒……只能怪他了,該死的老頭子〕英明無奈又不平的說到!
      〔哈哈……〕萬斎忍不住笑了出來,笑到雙肩發顫,如果有把扇子就變回安倍晴明了!英明看著萬斎的樣子,再也坐不住了,起身繞過木几走到萬斎身邊坐了下去,深邃的眼神重重的凝視!萬斎也收起了笑容,看了看他說      〔看開確實是中了個難解的咒啊〕
〔你有解藥嗎?〕
        萬斎搖搖頭,英明伸出双臂慢慢的,結結實實的把万斎抱了個滿懷,英明的呼吸在自己的耳畔,瞬間有種暈眩的感覺,自己靠在英明寬闊的胸膛,健壯的臂彎里竟然沒有排斥的感覺,恍惚中還有點貪戀的感覺!那般的舒服安全那般的溫暖可靠……英明大膽的舉動給他自己帶來了機會,懷中抱緊的人就是萬斎,萬斎的身材不胖不瘦剛好填滿英明的胸懷,如同夢幻般的感覺,自己的頭抵在萬斎的左肩,能嗅到萬斎的氣息,萬斎身上特有的好聞的味道,此時此刻,這倆個人都沒有再動,彷彿時間靜止
       


  〔英~〕萬斎在伊藤的懷了輕呼了一聲,我們該怎麼辦呢!万斎此刻也感覺無能為力,過了一會兒,英明雙手扶住萬斎胳膊輕輕地推開一點距離,彼此相望。英明此刻內心無法平靜,長期壓抑的感情就像快要爆發前的火山一樣,蠢蠢欲動,蓄勢待發……
  〔萬斎,我們相愛吧!我真的愛你,無法控制自己……〕英明情緒激動的說到!
      萬斎默默注視著他,怎麼辦呢!?萬斎感覺聽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全身彷彿有一股熱流在流竄,臉上感覺到更熱,現在必須承認自己好像有又男又女的感情!!,自己是一個40歲有家室的男人,但是現在面對另一個男人的表白,竟然會臉紅心跳!嚮往期待!調整了呼吸,先冷靜一下吧!
    〔萬斎,我們相愛吧!讓我愛你吧,因為除了你我無法去愛別人!〕英明雙手又搖了搖他!萬斎雖然心裏也不淡定,但馬上又想到必須先穩住英明,不能讓他太激動……
      〔英明!你是同性戀嗎??……〕萬斎看著他
      聽見萬斎這麽問!英明確實怔了一下!有點尷尬的說 〔不是,我不是同性戀!〕
     
  '〔那你為什麼對我這樣?〕萬斎問道~
    ''英明情緒平復了不少,雙手輕輕地放開了萬齋的胳膊,眼神堅定但溫柔地看著萬齋
  〔萬斎,因為你對我來說是個特別的存在!
至於為什麼這麽肯定,我以後會告訴你我為什麽這麽確定!萬斎你呢?你對我有不一樣的感覺嗎?……〕英明深情凝望萬斎
    〔英,別這樣問!不管我怎麼回答對你都是不公平的!我有家庭,有妻子孩子……〕萬斎回答!
    〔那沒有關係!愛你是我自己的事情,和別人沒有關係!這庅些年的煎熬,忍耐,承受我知道該怎麼去愛你!英明說!
      〔万斎!我們相愛吧!好嗎?這份感情積壓的太多太長,我快承受不起了!我必須釋放出來,當然如果你不接受,那我不知道會怎麼樣,肯定首先要離開東京,不想再回來了〕英明第三次說到相愛!
      萬斎心痛,閉上了眼睛,真的很難啊!突然間右手腕被有力地捥住一扯,身體隨著力道被拉入一個強壯的懷抱裏,英明一個胳膊扶著萬斎的腰!另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附身就吻了上來,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呼吸马上被夺去!萬斎下意識地抬起外邊的空手去推他,瞬間手腕被扼住按下!温润炽热的唇,辗转厮磨,英明貪婪地吮吸著萬斎的味道,舌头缓缓的渡了过来撬开了對方牙齿,触舔着唇舌……
    像是在傾訴,溫柔綿長;像是在表白,炙熱纏綿;又像是在控訴,霸道強勢……


      良久唇分,就像一個久經飢渴的人終於品嚐到了企盼已久的食物和水一樣,這個吻如同被恩賜一般地讓英明感到幸福滿足!慰籍了自己久經企盼的心,英明看著了看懷里的萬斎,皺眉閉眼,靜若處子!一隻手輕撫上他的臉!
    〔萬斎~〕英明輕喚!
    〔扶我起來吧!英〕英明把萬斎扶了起來。難以平復的心情,依舊不捨的慾望,再次伸出雙臂從背後抱住萬斎,爾此刻萬斎驚奇地發現自己的認識世界被徹底瓦解和顛覆了,!!他自己震驚于剛才的自己是那般地享受和滿足!沒有一點兒想抵觸和抗拒的感覺,躺在英明的懷了被吻著,盡然有一種歸屬感,甚至希望再久一點!他發現自己是渴望英明的!一種難以言表的,又有點羞恥的感覺佔據了自己心房!有點心慌有點恐懼!有一種想逃的感覺。〔英,我有點~,累!我想回家!〕……
    〔好吧!我送你回去!〕英明放開他,走過去自己穿了夾克,拿起萬斎的外套遞給了他。〔外面下雨了,別著涼了!走吧!〕
      倆個人從餐廳走到外面,空氣格外新鮮。深夜霓虹燈下的街道濕漉漉的,地上騰起迷迷離離的薄霧。看不到什麼人,絲絲的小雨還在下著,英明拉起萬斎的胳膊走向汽車,打開副駕駛車門,小心的讓萬斎座了進去,然後自己上車,發動了汽車,汽車開始緩緩駛去!
      英明看了看旁邊的萬斎,說〔要不跟我走吧!我帶你走吧!〕
     
   

   
     



     

   


〔呵呵!你說什麼?〕
〔我說你跟我走吧!或者說我想帶你走,你願意嗎?〕
〔哈哈!知道你在說什麽嗎?說話要有限度啊!太過浮誇了!你這樣會嚇到別人的〕
    〔嗯!知道你會嚇到吧!我想把最想對你說的話說給你聽!因為你看,擁有你的時間就剩半個多小時了!以後也許再也沒有機會了!現在開始我還想說別的話!你就聽著就好了,不需要回答什麼,或者說……〕
  〔我愛你!非常愛!愛到很難再愛別人;而且我不是“同志”如果沒有遇到你,也許我現在已經是個父親了吧!〕
      〔我這次是考慮很久才下決心來見你的,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最重要的是想讓你明白我伊藤英明的心!就算以後沒有機會再見面!也不會太遺憾!〕
    〔還有你以後別再哭了,我很心痛!〕英明看了一眼萬斎!
〔哭??〕萬斎問道?
      〔你的狂言記錄片裏,你為了3歲兒子的宿命哭了……看見你哭,覺得狂言太可怕了!如果狂言不是讓你感覺快樂的!何必必須去做呢!你可以選擇離開,不是還有別的狂言師嗎!你如果來找我,我養你!雖然也許生活會不簡單!但我覺得我們會很幸福的!……〕
      〔沒了?全說完了?還有嗎?〕萬斎撇嘴笑著問道:英明繼續開車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呢?你不想對我說點什麼嗎?〕
      車在璀璨奪目的夜東京穿行,馬上就駛入銀座區了,前行,拐彎,前行,在4丁目交叉路口一個地方停了下來!
    〔好了!深夜4:22我只能送你到這裏了,萬斎!謝謝!我很高興你今晚能陪我!〕
    〔那麽,你感覺好些嗎?〕
    〔當然了!讓你知道我的愛,以後不管會怎樣,不會有太大的遺憾!〕
    〔英!我~什麼都不能給你!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如果可以,把我忘了!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如果那樣,即使我們不再聯繫,我也會覺得安慰!〕萬斎說
    〔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裏停車嗎?因為我想先離開,因為我現在沒有勇氣看著你離開!看見你走的背影或任何一種離開的情形,都會悲傷!叫我忘記,如果能的話我為什麼不呢!好好生活,我最好的生活就是和你生活!如果你想安慰我,就拜託你即使不願意,也別說這些虛偽的話!〕
    〔英!謝謝你!謝謝你的愛!可是我們在一起是不可能的!我要承擔的東西和責任太多太重了!我再也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承擔別的東西!我已經很累很累了!我沒有力氣了!〕
      英明凝視著萬齋,突然有點心疼!
    〔那麽,好吧!我明白了!本想下次還想帶你去看海……如果下次你覺得累了就想想,在世間的某個地方有個人深深地愛著野村萬齋!至死不渝!……好了我想我該說再見了!〕英明看了看萬斎,那張讓他神魂顛倒,魂牽夢繞的臉,一個決絕的轉身!“啪!”車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瞬間空間裏少了個存在!萬斎沒有動,但好像聽到了心就想玻璃杯掉地破碎一樣的聲音,破碎的聲音直接就想電流一樣傳遍全身!無法動彈!放在腿上的雙手握緊拳頭輕輕顫抖著~~~
待續――








   
       




     

         


 
       

顶端 Posted:2018-03-23 10:19 | [楼 主]
乌日恒
魂断英万恋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4
威望: 15 点
金钱: 30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6(小时)
注册时间:2017-07-10
最后登录:2018-03-23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天若有情天亦老(英万)3


    好像是在能劇場,學生們都在練功!萬斎走在走廊裏,一個一個房間的在找尋什麼,走進一個很大很寬敞的房間,黃色的光線從倆扇大窗戶射在木製地板上,空氣中還有薄薄的霧在瀰漫,很適合做舞台,適合排練,突然發現對面地板上坐了好多人,是來看狂言的,有的是學生,千惠子和父親在其中,今天是要表演什麼來著?還有一個人站在過道裏,看不清楚臉,萬斎走進一點看了看,“博雅?”穿著古裝服,不對又好像是英明!“你怎麼也在這裏怎麼還沒換衣服!”對方沒有說話,“你迷路了嗎?走,我送你回去吧,博雅!我送你回去”又一回頭,沒有人,於是很著急的找~        〔武司!快到點了!快8:30了〕右肩膀感覺有觸感!終於睜開眼睛,還是感覺身體很疲勞,仔細看了看床邊站著的人,再熟悉不過的人,自己的妻子!千惠子!!身穿白色家居服,薄薄的臉龐,披肩直發,笑起來眼睛彎彎的,一個性情溫和,安靜秀雅的女人!      ''''〔你今天還去劇場嗎?你回來才睡了倆個多小時!〕     〔  啊!感覺累,我今天不想去了〕     〔那就給小林清志打電話,讓他今天替你安排吧!〕     〔嗯,好吧!我的手機呢!?還是我自己打吧!然後我想好好睡一覺!〕     〔嗯!好的!你休息吧,最近一直忙,是該休息休息了!你的手機在充電呢!我給你拿過來〕
    〔嗯!謝謝!你今天要幹嘛?〕    〔不幹嘛!就想在家裏待著!你想吃什麽?我晚上做吧!〕    〔哦!什麼也可以吧!太累了沒食欲!那我打電話了!〕   〔好,那我出去了,你睡吧!〕說著千惠子走了出來,輕輕地關上了門。真的希望這個人好好睡一覺,一起走過十幾年了,生育了倆個孩子,現在還是覺得很幸福,是個很可靠的人呢!自己在他工作中是必須要全力支持配合的。這個人是狂言師,狂言貴公子,出國公演,全國各地巡演,政府性質的邀請,商業聯盟的邀請,出席各種各樣的文化會議,上電氣節目……這個人的時間是是屬於大眾的,其實一年在家的日子幷不多,但自己從來沒感到孤單過,這個人有點時間還會帶著自己孩子休閒娛樂,過段時間還會單獨帶自己去高檔餐廳吃晚餐,送禮物……所以自己是非常幸運的!想昨晚不回來的情況也有過幾次,自己從來不問是信任,最重要的是對自己很有信心!      給小林清志打完電話,萬斎重重的倒在了枕頭上,前所未有的疲憊感,想沉沉睡上一覺,閉上眼睛,昨夜發生的一幕幕出現在腦海裏,最後自己開車回來,洗完澡躺在千惠子身邊,自己的妻子,萬斎想,怎麼辦?今天差點就回不來了,千惠子如果知道我今天去干什麼了,會有什麼反映?……自己對英明的情愫一直以來都是個心裏的秘密,本以為一直會藏下去,但是沒想到昨晚伊藤英明會出現……那深情的眼神,撩人的挑撥,真情的告白,以及自己的真實感受,……在英明懷裏,自己沒有想到千惠子,這個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想到這裏萬斎轉了個身,各種胡亂的想發,些什麼時候睡著了也不知道。待續――

天若有情天亦老⑨
     深夜,  在一家很有日本特色小酒屋裏,人不多,暖色調的燈光,慢節奏的爵士音樂,伊藤英明和幾個人坐在一起,這個酒吧是他最喜歡來的地方,一是酒吧老闆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老鄉,坂口一郎!坂口前'些年也是混跡電影電視界,覺得白手起家太費勁,後來憑著聰明的頭腦和傑出的外表勾搭上了一個還算有名氣的導演的千金,成了金龟婿的他開始做幕後,幫助其丈人做監製, 拉贊助什麼~。這個酒吧就是他開的。同是老鄉,平日相處的還不錯,所以在東京娛樂圈這種凡事都要小心的地方,他算的上是真哥們兒的一個! 其餘幾個人關係也不錯,大家經常找機會一起吃飯喝酒調侃,鬧騰鬧騰會讓人放鬆一下……       〔今天怎麼沒那位可愛又豐滿的老闆娘呢?坂口?〕一頭金光色頭髮,身體精瘦長的有點猥瑣的瀬戶口大聲喊到。       〔單身狗又發情啦,昨晚大戰俄羅斯套娃,差點成死狗,現在又開始石梗啦……哈哈,坂口今天給他找個非洲母豹吧,保准明天給他收屍啊〕其他几個人起鬨吵鬧著~       〔你們把我這裏檔成什麼了?我這裏是喝酒的地方,不是夜店,你們不要太吵,會影響其它顧客的!〕一個身材高大,嘴下巴留有一圈小鬍子的男人從吧台提了一瓶酒坐了過來。伊藤抽著煙看著他們嘻嘻哈哈        〔嗨伊藤,你這傢伙今天怎麼沒話啦?來來來,大家干杯!〕說話的是佐藤健,伊藤拿起面前的啤酒杯一口氣干了下去,。      〔最近還順利嗎?伊藤?上次聽你說要回老家去休息休息~〕坂口問道       〔那是醉話吧!伊藤!你現在是大明星,可這是東京,等待機會想出名的人遍地都是,想短時間休息是可以的,但是超出3個月就會失去很多出鏡機會的,這些咱們大家都知道吧!〕佐藤說到        〔那又怎麽樣?〕伊藤說     〔哈哈,這傢伙看來是認真的,~〕佐藤說〔對了,上次喝酒你小子喝到一半突然不見了,去哪裏啦?〕      〔那還用問!肯定是去找女朋友降火去啦嗎~〕瀬戶口說      〔來大家乾杯〕伊藤舉起倒滿酒的杯子又一飲而盡。〔我就是很久沒有回家了,想回去看看家人,順從休息一下~在這裏待的時間長了有時候覺得挺累的!〕       〔哦?這麽認真?你有心事吧!?〕坂口說著拍了拍他的肩。     〔伊藤你不在那些個迷妹們能受得了嗎?尤其是那位直美小姐!最近好像沒見你帶她啊!〕    〔我就沒帶她來過,是她自己要跟來!〕伊藤又喝了口啤酒說到!      〔伊藤你小子這几年也換了好几個女友了吧,個個都挺正點的,好像就沒見你對哪個真正上過心,最長超不過倆年!現在都快40啦,~〕     〔閉上你們的嘴吧!你們幾個什麼時候變八婆了!?開始操老子的心啦!可惡!不想喝就滾蛋!啊!〕     〔哈哈!來來來,咱們喝酒吧!~〕瀬戶口喊到!     伊藤舉杯又全干了!然後又倒滿,~其它几個人相互遞了一下眼色。     突然伊藤放在桌子上的電話亮了振動著發出風鈴的鈴聲,大家都望向他和他的手機,伊藤拿起手機,顯示(水野直美)卻沒有按確定鍵,坐在伊藤身旁的坂口說〔怎麼不接啊?是直美小姐的電話!〕“噴”手機又扔到了桌子上。〔別接了,我想好好痛快的喝酒!〕                      〔好,來乾杯!〕幾個人連喝了幾杯,突然佐藤健朝伊藤使了使眼色,伊藤回頭,一個身材高挑,鵝蛋臉,雙眼皮,一頭大波浪紅銅色捲髮在霓虹燈下閃閃發光,修長的雙腿穿著牛仔褲,身材一個叫好的女人現在身後。      〔啊!水野直美小姐,你怎麼來啦?〕瀬戶口叫到:〔我剛還問你怎麼沒來?一抬頭就看見你現在這裏,你看我們之間是不是有感應啊?〕      '〔哈哈,你們好!〕水野直美低頭打了個招呼!        〔你怎麼來啦?〕伊藤問        〔我給你打電話,你沒接,所以好奇你是不是在這裏,就過來看看。〕        〔請坐吧!水野小姐〕坂口說到:待續――


     思念是一种痛苦,而想念是一种煎熬,而过去的种种却是一种无法挥去的阴影,可是心却!无法承受这痛苦与煎熬,只想告诉你一句话:就――不知道在哪裏?看不清地方,確看見那個日思夜想的身影……
   “嗡―嗡―”電話鈴聲好像是第二次想起,伊藤困難的睜了睜眼睛手終於摸到了床頭的手機,〔“餵,伊藤英明,今天下午3點之前來趟公司,公司想安排一下你的下一檔出演計劃!”〕     〔嗯',知道了〕掛完電話,看了一下時間,快  9 點了,突然內實衛生間的門推開了,走出來一個人,水野直美穿著自己的襯衣,頭上裹著毛巾走到床邊,坐在了他的對面〔早上好!伊藤先生!睡的很死呢!呵呵〕        〔昨天我怎麼回來的?你整晚都在這裏?今天沒工作要做嗎?這麽晚了還沒走?〕伊藤拉開被子迅速穿上了衣服,。       〔你都不記得了?昨天回來時都快3點了,是坂口開車把我們送回來的!〕水野直美站了起來走到英明背後抱住他,臉貼住伊藤的背〔這倆天我休息,你最近怎麼沒給我打電話?人家好想你!〕      〔你朋友那麽多,應該不會寂寞吧!況且我還有事,還要工作!不像你是個千金大小姐,就算不工作,也有可以依賴的總裁父親!〕伊藤雙手不輕不重地拉開了水野直美環住自己的手,轉過身俯身看著她說,〔你不要縂是來找我,你還是好好的做一些自己的事情,上次你不是說想去巴黎嗎?世界上所有模特都想去的地方!不是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機會!嗯?〕說完伊藤走向衛生間。      聽到伊藤明顯迴避自己的話,水野直美心裏有點不開心,抬手取下了裹在頭上的毛巾,漂亮的紅銅色大波浪捲髮披散在了肩上,她甩了甩頭,走到衛生間門口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斜靠在門框上,看著站在玻璃櫥櫃門里洗澡的隱約顯現的高大健壯的男性身體,很顯然地感覺到自己被強烈的吸引!可是鋼材伊藤說的話又讓自己有點沮喪和生氣!     〔你剛才的語氣就像我的長輩一樣!哼!真的可笑!我可是把你當男朋友或是未來的丈夫對待的!……〕水野直美故意用試探的口吻說到。      〔你快點回去吧!我一會兒有事要出去,你是開玩笑的吧……〕聲音從裏面傳來。       水野不滿的朝那個方向瞪了一眼,轉身回到臥室換起了衣服,當伊藤下身圍著浴巾走出來的時候,水野直美正舉著小鏡子往嘴唇上抹口紅,伊藤看了她一眼,繞過床尾走到衣櫥跟前,推開衣櫃門,找出了乾淨的衣物扔到了床上,水野透過化粧鏡看見伊藤背對著他撤下浴巾開始穿衣服,男人健壯寬闊的腰背,強壯有力的胳膊雙腿,五官俊朗高大英俊,好像這個男人都比較符合!這樣的身材在亞洲國家是很少有的,很符合歐美的審美標準!喜歡自己的男人有各種類型的,自己如果想要找個有錢的都可以排一個連,可是找個自己喜歡的就稍微需要運氣和福氣了!現在似乎運氣不錯,第一次見伊藤的時候,就發現他身上的那種男子氣息強烈的吸引自己,還有他看人時的雙眸裏透著一種無辜和略帶猶豫的眼神,就像古希臘神話里的打敗了敵人的年輕英雄,贏了榮譽,確失去了心上人的消息~雖然身處繁華,確盡顯落寞~女人就是這樣,喜歡情陷于這種自己把握不住的男人。自己也高挑豐滿,年輕漂亮,家境殷實,父親在娛樂界也是有很多人事和手段的!可自己就想和伊藤有點什麼,戀愛或者結婚……想到這裏,水野直美把鏡子裝進自己的挎包裏,自己已經收拾妥當了,轉過身看著伊藤:      〔我們一起出去吃點東西吧!然後我開車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怎麽樣?〕      伊藤也穿了一件米色T恤,下身休閒牛仔褲,賠了一雙超軟白色休閒皮鞋,蓬鬆飄逸的頭發,……可以直接拍雜誌封面模特照片了!      〔不了!我有些事情〕伊藤左右看了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和手錶,徑直走出了臥室,從過道的掛衣架上取下一個男式斜挎包,走向通往一樓的樓梯,水野快步跟了上去!            〔伊藤君!你怎麽這樣啊!你把我當什麼啦!〕伊藤突然站住轉過身看著水野說到       〔水野小姐!請你離開這裏吧!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你還是過自己的生活比較好!〕    〔你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是在拒絕我嗎?對我沒有一點喜歡的感覺嗎?〕     '〔對不起,談不上拒絕你什麼吧!我們也沒有確立任何關係不是嗎?我只是覺得你應該為自己多想想,我對你沒有什麼想法!〕        〔什麼嗎?現在說這种話不覺得是耍賴皮嗎?是誰說 (小姐我覺得我們可以進一步發展,因為你很特別!)是誰強吻我,拉我回家……難道說你那也是沒什麼想法嗎?〕水野有點激動的說到。        伊藤聽見水野的話,嘴角向上勾起,搖搖頭說到〔是啊!你覺得那不正常嗎?在那種地方,去的人都是尋求開心的,不是嗎?每天都有各種艷遇或邂逅的事情發生,大家都知道只是逢场作戏,如果倆相情願就玩玩,不喜歡就拒絕,沒人會真正在乎……你該不會去那里找真愛去了吧!〕      〔可是,我!我對你有不一樣的感覺!我覺得我們好像是註定要見面的!我喜歡你!伊藤君!我們交往吧!〕      〔我先走啦,你出去時把門關好!〕伊藤快步走到了門口,一手拉開門,回頭看看水野說〔你不要再來找我了!請多保重!〕拉開門,走了出去!       水野呆了一小會兒,長出了一口氣,〔真是個可愛的人,連說拒絕的話也不會說謊的男人,如果真的被愛上一定很幸福吧!〕自言自語說完,拿起自己的東西也走了出去!待續―― 



 

顶端 Posted:2018-03-23 11:33 | 1 楼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快速发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字数检查 恢复数据
 认证码: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his is html template view this page f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