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 十年(英万同人) 转到动态网页
«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十年(英万同人)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十年(英万同人)


十年(英万同人)
    十年到底有多长,可以经历多少人、多少事呢?可以有多少次在这般清爽的清晨中醒来。可以拥有几个肆意放纵的梦?这十年间,这个世界发生了多少重大的事: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06年的印尼大海啸、08年的中国大地震。都是一些带来生离死别的事情。这是一个悲伤的星球。承载着太多令人感伤的故事、太多令人绝望的命运、太多未能如愿的遗憾。
    而在这十年里,伊藤英明对这些重大而悲伤的事情置若罔闻。那些,都是离自己太遥远的故事。就如同看电影般不真实。那么,在英明的十年里,什么是真实存在过的呢?是那些未能实现的梦想,又或是那些早已随风而去的往事。其实,都已经不真实了。回忆往事:往往就如同一个人被禁固在水底,眼睁睁地看着青空的白云流逝一般。我们看着那些故事发生、进行、远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回忆是一件残忍的事。你无法再靠近那些往事。但伤痛依然清晰。英明常常觉得自己这十年的时光。便是一场宛如生刀割肉般的疼痛。十年间:成名、辉煌、拥有鲜花和掌声。这些盛大的事。仿佛也都不过是浮光略影般一笑而过。只有那个名字,固执地占据了这十年。只有那曲凄美悠长的“长庆子”始终漫延在其中。英明常常觉得那些都是昨天刚刚发生的故事。一切都那么鲜明、历历在目。时光,竟然也可以被固定在某处。
    十年前,那时候的伊藤英明是什么模样呢?十年前,2001年,新世纪刚刚拉开序幕。那一年,他26岁,青春无敌。刚刚在东京站住了脚。刚刚才开始窥视了名利场的繁华与眩丽。那时候的英明,虽然还带有初涉人世的拘谨与茫然。但更多的却是对那不可知的未来的渴望与向往。那时候的英明。每天认真地工作、认真地学习、认真地生活着。东京的每一处风景,对于他来说,都是新奇和充满诱惑力的。这个五光十色的城市,承载着他所有的梦想。
      十年后,36岁的伊藤英明,实现了多少梦想呢?当年只身一人离开故乡时,对家人说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大明星的。如同电视中看到的那些人一样。如今,真的成了大明星了吧?围在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了。鲜花和掌声也越来越多。这是人生的顶峰了吧!36岁,不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岁月吗?如同当年的野村万斋。现在的自己,正好是当年野村万斋遇到自己的年龄吧!是的,十年前,两人相遇时,野村万斋刚刚三十五岁。正是如同自己这般的时光。
    “野村万斋”带着哽咽的、虔诚的、温柔的、宠溺的声音,轻轻地读出这名字。这几个字,就如同一阵温柔的风,拂过英明的心。似有若无的牵起一阵酸楚的心跳。十年了,心还固执地记得。为什么不愿遗忘?有人曾说过:“当你不能拥有时,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不自己遗忘。”野村万斋对于伊藤英明来说,永远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而伊藤英明对于野村万斋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无论如何,都应该算得上是曾经爱过的人吧!在那段岁月里,彼此都曾真诚地相爱过。想到自己曾经可以给他爱。心里便觉得幸福。这种珍贵的幸福是让英明在离别后仍然可以时常微笑的理由。野村先生离别时的眼泪,就仿佛是神奇的药水,持续地医治着他这些年滋生的孤单和寂寞。
      “英明,我们都不要悲伤,许多时候,并不是因为爱结束了才与对方分手的,而正是因为爱着,才与其分手的啊!我的爱,不会因为分离而消失。”这是先生离别时的留言。这句话,一直温暖着英明至今。也会漫延至以后的每一个十年。
爱,从来就是寂寞之事。

          初相见
    十年前,初见野村万斋,那年伊藤英明26岁,野村万斋35岁。35岁的野村万斋第一次让这个年轻人如此地痛恨自己的年轻。岁月,在野村万斋身上神奇地积累成一种魅力。但却未留一丝痕迹。第一次正式会面时。两个男主角被众人相互介绍。
    “伊藤,这位是野村万斋先生。著名的狂言师。相信你应该知道吧!”泷田导演兴盛地向英明介绍着眼前这个清秀俊雅的男人。个子不高、削瘦、皮肤细致、眉眼如画。好看的嘴角总是紧闭着。带有一种严谨的神态。英明当然知道这个人。这个在日本狂言界中最被寄予厚望的狂言贵公子。随便翻开杂志报纸,关于他的报道就很多。都是口胫一致的赞许。这在日本的传媒界中,可算是一个异数。英明并不了解狂言,这种高贵而古老的艺术如今在日本也慢慢变成一种需要保护的脆弱的资源。变成国家用来展示日本文化的象征。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境地。才使得野村万斋显得如此地高贵和不可亲近吧!
  “你是英明君吧!我是野村万斋。”浑厚、圆润的声音。说话之间嘴唇张开了。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先前的那种严谨的神态消失了。
  “我是伊藤英明,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英明有些慌张
    野村笑了,眼睛弯成一道新月,透出清亮的光来。投在英明身上。嘴角出再度向上扬起。无言地笑意在那张白晰俊雅的脸上漫延开来。宛如春风的一朵春花。“真美”英明不禁看得有些痴。
  “傻小子,看傻了吧!可要好好地加油哦,野村先生可是出了名的演技好的哦。”泷田拍着英明的肩,打趣着英明。
    “我一定会努力的。请野村先生多多指点。”弯下45度的腰,行了一个大礼。真诚而羞涩。
    野村的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很愉快的看着眼前这个有些青涩、拘谨的年青人。高大、英俊、五官分明、眼神清澈。应该是个刚出道的新秀吧!他并不了解英明。但初见之后,也有些喜欢这个彬彬有礼的年青人。
    穿好睛明的白色狩衣的野村出现在英明面前,英明看呆了。先前那严肃的狂言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风度翩翩,从容大方的平安朝的名士。宽大的白色狩衣、高高的冠帽,让他显得玉树临风,飘逸俊雅。脸上上了妆,清秀的脸更是显得年轻精致。难怪之前梦枕獏先生指定要他来出演安倍晴明。除了他,还有谁还能演好这个优雅飘逸,像白云一般的阴阳师呢?这位传说中非人非狐的男子。在小说中,是一个颠倒众生的尤物。英明深深地感到了这个男人的不可思义。分明是一个严谨的人,举手投足间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霸气。可是,一转身,就可将飘逸、风情、妖冶集于一身。这种人,或许就是被人们称为天才的人吧。天生属于这舞台。有着天生的才华。英明知道自己不是这种人。自己是一个反应迟钝的人。不容易迷恋,可一旦有了,往往不能轻易走出。
    这种性情,其实并不太适合做演员。他常常会对那张说着晴明台词的脸感觉到迷惑,他分不清到底是安倍晴明还是野村万斋。但无论是那一个,都已在这个年青人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在没有察觉的时间里,悄悄地发芽生长。
      人们常说,人都会爱上自己希望成为的那种人。如此说来,野村万斋便是伊藤英明想成为的那种人吧!是啊!谁不想成为野村万斋那种人呢?出身高贵的世家子弟、有着常人无可比拟的才华、有着绝世华丽的容貌。此时的野村万斋,就如同一棵盛开的樱花。光彩夺目、盛名远播。他在各个领域都均有建树。狂言、电视、电影、舞台剧,话剧。他都仿佛信手沾来。便可修成大集。这个上帝的宠儿,走在他身边,常常让英明感到紧张。总让他看到自己的贫乏。两人个对戏时。总是频频出错。这更是让他在野村面前举手无措。休息时间,众人常结伴去喝酒,英明常常找借口不去。剧组里,每一个名字都是如雷贯耳。在这些前辈面前,英明常有一种枉当重担的重负。他只是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却又是这电影的男二号。自己幼稚的演技在众多老戏骨面前更是显得拙劣。可是,每次,他想开口说不时。野村总是轻轻地说:“去吧!英明。”宛如戏中晴明对博雅一般的叫唤。“那就去吧。”英明也如博雅一般,无力拒绝眼前这个人的任何要求。无论在什么场合,英明也总会如戏中一般。静静地走在野村身后,默默地注视着他的一切。安心而喜悦,那段时光,既紧张又暗含着甜蜜。

    那一日,在现场等工作人员搭建场景的空档间。两个人身着戏服坐在一边等候。紫色的公卿便服与白色的狩衣套在二人身上。相互对望之时,两个人都不禁笑起来。野村的声音异常地动听。这是一被把被外界称为“七色之音”的优美嗓音。浑厚、圆润、饱满,充满着男性的阳刚之气。
那天,天气很冷,野村削瘦的身躯藏在宽大的狩衣中。显得格外的柔弱。清秀的脸上画着妆,看不出有多冷,但白皙修长的手指却冻得发青。
“先生很冷吗?”声音小心翼翼、又充满关切。
“是啊!真希望快点拍完,回去泡个热水澡啊!”细长的眼睛射出清亮的目光。
“哦!”英明站起身来,片刻之后,手中拿着一件又大又长的棉大衣。披到野村身上。衣服很大,披在瘦弱的身上,看起来像一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英明想到这里,不禁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你穿我这件衣服,就像小时候我偷穿爸爸的衣服一样。”
“哦!英明君的意思是说,你是我的爸爸了!”声音中带有一丝戏虐的笑意。
“啊。。。。。。。”英明一时语塞。
“开玩笑而已,怎么,英明好像有些怕我,我很可怕吗?”不知何时,野村悄悄地省去了称谓。
“不是。。。。。只是。。。。。只是每次都演不好,总是让先生重来。真的很对不起。一想到这些,就想要好好地演,可是,越这样想,心里就会紧张。”声音怯怯的,像个孩子。
“告诉你一个秘密吧!其实我也会紧张,”野村的脸突然靠近英明,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尤其是面对着博雅时说的那些拗口的台词。”
“怎么会,野村先生你每次不是说得很流利的吗?”看着这张宛如狐狸的脸,英明将信将疑。
“当然会,那种文绉绉的话,讲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啊。”野村淡淡地笑着,目光真诚。
    原来,连野村先生也觉得这些东西难啊。英明的心里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几天的拍摄中。还真的见到野村说错了好几次呢!每次一说错,野村便会对着英明做鬼脸。这种举动让英明少了许多的拘束,也慢慢地放得开了。许多年后回想起这些点滴,英明便会笑自己。三岁起就开始练习狂方的野村万斋,一个在古典文化里浸泡了三十多年的人。怎么会觉得那些古文台词难呢?他看过野村写汉字,字迹苍劲有力。颇有名家风范。他也曾见过野村在大学里授课。野村的古文造诣非常地深厚。这个人,大概只是为了增加自己的信心才这么做的吧。真是一个心细如尘的人。如此不露痕迹地表示关心。这,是两人之间爱情的开始吧!只是当时自己未能察觉到罢了。又或是那时,自己早已沉陷其中,分不清真相了。
    可是,电影中的爱情,却在开始了,源博雅与安倍晴明的爱情,却在摄影机前开始了。在两人每一次的相对而饮,每一次的并肩前行,每一次的共同进退之间,慢慢地滋生着,如同晴明院子里的那原野。幽静而温婉地生长着。这份情感如同浮云一般。在每个人的心头掠过。却不留一丝痕迹。这,本就是导演刻意为之的。
    有一次梦大叔来探班。英明问起他,在他的心中,源博雅与安倍晴明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梦大叔哈哈大笑起来。“中毒了吧,小伙子,感情这东西,谁也说不清,你认为是什么便是什么。”这算什么回答嘛。一心寻找答案的英明,一个人偷偷地买来《阴阳师》的整套小说,休息时,一个人静静地阅读。
“晴明,我喜欢你这个人,就算你真的是妖物。我也喜欢。所以,如果你真的是狐狸。想在我面前现形。要先告诉我。要慢慢来。不在吓到我。我不想对晴明拔刀相见。无论晴明是什么,我源博雅都会永远站在你身边。”
“晴明,难到你出会喜欢女人吗?”
“这个世界,因为有了晴明的存在。才不至于变得那么坏。”
“对于博雅来说,能够与晴明你一起,就是一种幸福了。”
。。。。。。。。。。。。。。。。。。。

  这分明就是博雅的告白嘛!可是晴明的心思,小说里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电影中却有。当晴明的眼泪滴落地博雅的脸上时。英明便觉得很羡慕博雅。他与野村,只不过是两个偶然相遇的路人。并不是千年前这对相依相守的有情人。
在即将告别之时。英明惆怅丛生。是真的中了晴明的咒了吗?让自己心甘情愿地沉醉地这千年前的梦里不愿醒来。
    电影上映后反映异常地好。数以百万计的人走进电影院只为了目睹野村万斋的风采。甚至地整个亚洲都带起了一股晴明热。也让无数的人关注起这个人身后的古老的艺术——狂言。这位和泉流野村家的贵公子。用自己独一无二的魅力,将人们的视线拉到了那已日溢衰弱的古老艺术身上。一时间,狂言在日本、仍至整个亚洲,都成了话题。狂言DVD狂销、电视上的狂言普及节目也出现了。狂言——这个一直深藏于深宫大院之中的东西。终于以一种全新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人们纷纷拜倒在这位风姿卓越的贵公子的独特魅力之下。
    每当看到这样的报道,野村万斋心里就会唤起一股孩子般地淘气。这本就是他预料之中的事。也是他接拍电影的初衷。有时候,他看着银幕上娇媚的安倍晴明,自己也会生出迷惑来。眼前这个人,真的是自己演出来的吗?梦枕獏 笔下的安倍晴明,是一个娇媚、飘逸、如云一般的男子。通晓人世百态、自由洒脱又冷漠玩劣、令人捉摸不透。当初是因为梦枕獏 的那句“安倍晴明是为野村万斋而写的。如果不是由野村先生来演。就没有拍的必要了。”自己才接的这部电影。为了演好这角色。他曾花了很多时间记读完了整套的《阴阳师》的小说。可越是了解安倍晴明这个人。就越让他感觉到困惑。他与安倍晴明,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野村万斋性格开朗、外露张扬,完全没有安倍晴明的世故通透与幽静。更不用说安倍晴明的阴柔之气了。他自认是一个阳刚的人。对一切事物有着强烈的控制欲。或许,是自己过于清秀的外表迷惑了梦大叔了吧!他知道自己的美,但并不太再意。在狂言的世界里,容貌并不重要。有时,反而是一种负担与缺陷。
    整部小说中,让人印像最深的是阴阳师安倍晴明与殿上人源博雅的情义。两人虽说是好友,但是作者写下的对白却是暧昧之极。读过之后,野村也为书中的暧昧之气所困惑。但他相信这正是文字的力量。他从未有过那种体验。在他的生活中,朋友不多。他生命中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被永无止境的狂言练习所占了。显赫的家世,也常让人却步。而野村本人,也从未感觉自己需要太多的朋友。狂言,本身就是一份冷清的坚守。这份古老的艺术,乘载着野村家族的全部的历史。他常常觉得:狂言对于他,并不是一种艺术。而是代表着野村家族。代表着一种责任,一种命运。艺术是一种让人心甘情愿地去热爱的事物,在艺术的世界里,自由是基本的一种属性。但狂言对他野村来说,恰恰相反。在他刚学会走路之时,就被祖父兴匆匆地抱来这台上练习。从那个时候起,狂言就在父亲的严格训练中,慢慢地渗进了他的血液中。这是作为野村家长子的命运、责任与义务。
    年少时也曾有过叛逆的时刻,但在十七岁那年,野村还是选择了狂言。二十七岁袭名,剪掉了长发后。便真真正正地静下心来在这条路上走。跟在父亲身后。走着属于野村家男人早已注定好的路。过着这样的一种人生的野村万斋。怎么会与千年前平安朝的那个能自由地穿行于阴阳两界的安倍晴明一样呢?可是。去做一些让人惊呀之事,不也是野村万斋喜欢做的事吗?
他的一生,真正让他做出选择的事并不多。婚姻也是如此,妻子如同狂言一样高贵、完美、无可挑剔。他很难说不满意。他也未觉得不满意。面对外界的赞叹,他也接收的心安理得。他喜欢做有把握的事。他的每一个决定都是在充分地计划之后才去做的。所以,他每指染一个领域。便无往不利。他知道自己的才能在何方。并且运用自如。
    但是这一次,仿佛有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是什么事?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他并不清楚。只是当那个黑衣武士倒在他怀里时,自己竟然那么自然地就流下了泪来。是被安倍晴明那暧昧不清的台词给盅惑了吗?使他也生出了如同晴明那般的心思。每次看着那憨厚可拘的青年在他面前羞涩地笑时。他的心也会如同晴明一般生出许多的温暖来。英明,真是活脱脱一个博雅嘛!高大、单纯、憨厚。只是,比小说中的博雅要英俊。英明站在一起,无端端地,自己便会显得柔弱起来。起初,这让野村很是恼火。他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是,这个高出自己十多公分的年轻人。在戏中,常常沉静地走在他身后。让他总是感觉身后有一堵墙。时间长了,他也渐渐地习惯了这种感觉。在戏中。这个年轻人常常会挺身而出地要保护他。这让野村又平生出被宠爱的温暖。所以,每次众人一起去喝酒,他也总是会习惯地叫上这个年轻人。仿佛有他在,就觉得安全。事情,大约就是从这时开始发超出自己意愿发展下去了吧!野村也不清楚。只是,他越来越喜欢用晴明的台词去戏弄他。看着英明涨红的脸,自己便会很开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留意起这个年轻人的事来。电视里放英明的电影、电视时,他也会同家人一起用心地观看。也会开始留意一些并于英明的报道。也会牵挂这个年青人能否在这个圈子里走得远。野村不敢分析这些举动的意义。或许,是那次他为自己披上他的衣服,自己便贪恋上了那衣服带来的温暖吧。那衣服上的气息,已漫涎到野村的心中。让他也生也了宛如静听博雅吹笛时的晴明那般的沉醉之意。
    临别时,野村突然伤感起来。同每个人道谢、辞别。唯独不见那个人。坐上前来接他的车子,开离剧组。开到大门时,依稀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仍然身着博雅戏服的英明。太远了,看不清表情。只依稀看到那高大挺拔的黑影一动不动地伫立地风中,宽大的袍子随风扬起。这种姿势,仿佛有些寂寥之意。让人心酸。野村没有让司机停下。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影子从自己眼中消失。车子,一路绝尘而去。
  这应该只是一段扰人的插曲罢了吧!就如同春光不小心从窗户上跑到你的房间里一般。虽然你会被春光迷惑。但其实也是可以轻易地关上窗户,就可以将其拒之门外。如此而已。野村万斋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回头又逢君
    英明从未想过还可以再见到野村。他一直都认为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偶然地相逢,如流星一般,告别的再无迹遇。
    可是,当再接到到《阴阳师2》的剧本时,手指滑过他的名字,心底便牵引出一股微酸的痛。思念如潮水般涌起。将所有的坚守都淹沉。原来,这颗心一直都在期盼着重逢。两年了,除了宣传时的碰面。两个人私下并来往。野村又回到了他的狂言中去了。那是一个让英明觉得遥远的世界。而英明,则又回到了热闹的偶像身份。广告、电视剧、被无数地少女所热爱。他有时候会没来由地恨自己的这种喧哗。这种喧哗更是突显了野村的宁静与淡雅。使英明从心里都感到从靠近。让他绝望而痛苦。
    英明没有野村的电话号码。其实合作过的演员之间电话是很平常的事。可是,他却像中心有介怀地始终未开口。仿佛一开口,心思就会蹦出来般让他害怕。野村也从未问过他的号码。这更让他不敢开口。
    两年间,英明却了解了很多关于野村的事。盛名之下的人啊!光茫四射。让英明不敢直视。一生下来便是明星的人。作为和泉流野村家的长子,万斋的一生都是在聚光灯下度过的。当年,在野村夫人连生两个女儿的失望之中。他作为野村家的唯一希望出生了。三岁登台、二十七岁袭名、三十岁结婚。一生获奖无数。是最年轻的世田谷公共剧场艺术总监。东京艺术大学讲师。每一种身份都担挡的让人折服。这个人,你了解越多,就会越沉迷。英明觉得野村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咒。你永远无法走近他,了解他,但却会被他盅惑。不能自拔。
    英明的电脑里有许多野村各个时期的照片。工作累到不行之时。就会打开来一张一张地看。看着他由孩童成长为翩翩少年,再如何成长为今天的野村万斋。每次看着这些浮光略影般的印记。英明便觉得自己同这个人一起成长过一次。他还熟读过野村写过的所有的书。看过他演过的所有的作品。还有那些不为世人所熟知的狂言。他都满怀喜悦地看过。这些,都是英明在那些因思念而无法入睡的午夜时分一个人乐此不疲的节目。
    爱情,原本就是一件私人的事。与这世间任何盛大的事情无关。与生离死别无关,与变化漠测的四季无关、甚至于与心中所恋的那个人也无关。它只是一次心甘情愿的沉沦。
英明,就是这样爱着,爱着一颗高挂于天空的星星,虔敬而坚定。
    再次见到野村,他又已是狩衣飘飘的安倍晴明了。依然是单膝支起,斜倚在窄廊之上。眼波流转、仍是一脸若有若无的笑意。见到英明,眼睛里便闪出光芒来:“博雅,你来了。”“是的,晴明,我来了。”戏,又开始了。两个人相对而坐,默视而饮。院子里依旧樱花飞舞。院子里的草依然长地茂盛。那弯清水。也依旧清澈见底。一切都没有变。晴明依然在等着博雅。从千年前等到现在。英明的眼有些涩。一股热浪哽塞住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就这么痴痴地看着这白衣人。
    宗家其实一直都不太赞同野村过多地涉足娱乐圈。只是他每次都有大收获。让人无话可说。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5-31 11:03 | [楼 主]
onmyouji
晴明X斋斋=咒的平方
级别: 授权用户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4
发帖: 1804
威望: 3541 点
金钱: 283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64(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6-05-1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LZ接着写啊!这样的感觉很好.
PS:楼亲的头衔"爱啊,一直都有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让我想起爱,从来都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用在这两只身上,有伤感了

偶的博客:http://onmyouji.blog.sohu.com/
「假如有個女人非常愛你,你也可以利用咒取得世上的任何東西,送給她——即使是天上的月亮。」
「怎樣取得?」
「只要伸手指向月亮,再對女人說,『親愛的,我送妳那月亮』,這樣就可以了。」
「什麼?」
「如果女人答應接受,那月亮便屬於女人。」
「這就是咒?」
「是咒最基本的性質」。
「完全聽不懂」
「不懂也沒關係」
顶端 Posted:2008-05-31 13:49 | 1 楼
翔之翼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61 点
金钱: 1719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1(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0-07-3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很细腻的感情,让人有一点伤感。

顶端 Posted:2008-05-31 21:58 | 2 楼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接下来的有些H,不知道会不会被允许呢?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6-02 15:14 | 3 楼
忆明斋
晴明的衣摆
级别: 少纳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1
发帖: 940
威望: 1249 点
金钱: 2179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7(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30
最后登录:2011-12-0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很赞啊,有点小伤感,但是非常爱这种感觉,感情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有苦有乐,有哀有笑,这样才是真实的~
请LZ继续下去吧,H偶不反对,呵呵~偶的恶趣味就是看真人同人~

万斋的新家:http://mansai.5d6d.com/bbs.php
顶端 Posted:2008-06-02 20:42 | 4 楼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其实宗家一直都不太赞同野村过多地涉及娱乐圈。只不过,他每次都有大收获,便得他人无话可说。这些年,他仅拍电影、电视、还演出舞台剧、话剧。有时候,他也惊诧自己为何能完成这么多的工作。这样一来,属于自己和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不知自己已有多久没看过彩也子的作业了。裕基也已很久没有同自己撒过娇了。他也常常感得很遗憾。可是,每次想停下来休息,心里总是会有一个声音催促着自己:“不能停,不能停。”
    其实,再出演《阴阳师2》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这种明摆着是圈钱的商业之作,并无太多诚意。可是,自己还是答应了。野村不愿深究其中的原由。权当作一次放纵吧!放肆一回属于自己的唯一的一次心甘情愿的沉沦。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内心深处。
    看着英明带着博雅的微笑走向自己。野村感觉仿若隔世。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是如此地渴望与这个年青人重逢。自己是如此地留恋这个人的背影。如此地贪恋他带给自己的温暖。不知何时起。野村便自然地在英明面前流露出自己的弱小。这对于野村来说,是一种非常美好而新奇的体验。一个从小就被告诫要承担家族重任的人。竟然也可以在另一个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脆弱与疲惫。而且是那么的自然。他不可自拔地沉溺在这种被溺爱的幸福之中。他会自然地喝下英明喝过的水。他会任由英明为他挡住那些向他敬来的酒。也会常常有意穿得很单薄,让这个年青人脱下自己的衣服披在自己身上。敏感聪慧的野村万斋,又怎么会看不出英明这些举动后的心思呢?他怎么会读不懂英明眼中的迷恋呢?只是,不可说破,只能在暗地里以自己的方式回应着。只能悄悄地在自己内心放肆着,任由它在暗处漫延生长。这种心思:有些苦涩,有些任性。但又是那般地甜蜜。野村许多时候觉得自己仿佛是那个偷吃糖的孩子,满心欢喜,但又害怕被别人看到。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仅仅只能像这般无言地在寂寞之中画着自己情感之花。只能如此而已。
  “那里是神的领域,连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啊。”
  “我也一样,我不也能坐视你牺牲自己的生命。若你要死。我也会追随你。只要你在身边。我无所畏惧。走吧!晴明。”
    “走吧?”
    两个人说完这誓言般的告白。便相互并肩地向那不可知的神的世界。读着读着,英明突然很羡慕博雅。博雅能够勇敢而明确地听从内心的指引去寻找自己的爱。那怕是面对死亡。也可以生死相随。而他与万斋却永远只是两个路人。有的仅仅只是相逢的瞬间相互点头的缘分。他们只是借着这套外衣。走进了千年前的平安朝里梦一回。
    告别之前,照例是大伙一起喝得烂醉。英明仍是如同往常一般为他挡那些敬过来的酒。野村照旧微笔地由着他。如同一个被宠爱的孩子。不知酒宴何时结束的。两个人掺扶着走向自己车。英明醉得历害。高大的身躯靠在野村削瘦的肩上。看起来那么不堪重负。众人要来帮忙。野村拒绝道:“我没喝多少,伊藤君坐我的车好了。我送他回家好了。各位请放心。”好不容易才把这个沉重的身体塞到了自己的车上。
      “英明,你住哪儿?”

    没有回应。只听到模糊的呓语。野村苦笑了一下。车子继续往前开。慢慢地开离了东京区。驰向郊区外。不知开了多久,在穿越了无数树枝茂盛的小径之后。车驶进了一个幽静的别墅区。这里是位于东京郊区的半山腰上的一个富人区。四周古树参天。环境清幽。人烟更是稀少。独立的两层院子。有着宽敞的庭院。院中更是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乍一看,倒有几份像土御门着的晴明院子。一棵巨大的樱花树。生长于院子的东南角。枝叶茂盛。这是一个好友的别墅。此人常居国外。这院子便空了下来。野村偶尔也会来此休息一会。在紧张的练习之后,或是在创作毫无灵感之时,便会来此。这是一个只有他知道的去处。经纪人与妻了都不知道。在某种意义上,这里是他一个秘密花园。他从未让他人踏入过这片只属于他的国度。而今天,他却把这个喝得烂醉的年青人带到这里。怎么会就不介意他来呢?野村心里也在嘲笑自己。打开门,把这个人从车里扶出来。好沉啊!真是要命!野村心中暗暗叫苦。好不容易把他放到床上。拿来毛巾,给他擦去满头的汗。
    冰凉的水把英明弄醒了。他睁开眼望着野村。脸通红的。眼里仍装满了醉意。就这么痴痴地望着什么也没说。突然“哗”的一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地难受。忙捂住嘴。起身冲向浴室。
    一阵稀里哗拉之后,英明摇摇晃晃地走出来。脸色苍白。
    “谢谢你,野村先生。”声音沙哑,身子又摇摇晃晃地倒下。野村忙上前扶住他,掺到床边,帮他躺下。

      英明的眼睛突然睁开,双眼布满血丝,眼光痛苦而痴迷。这张脸,英明是那么熟悉。他熟知这张脸上的每一个细节。甚至熟悉这张脸上的那些若隐若现的绉纹的出现的顺序。
    而此时,这张脸近在咫尺,他仿佛触手可及,但又其实遥远不可及。英明痛苦地呢喃着:“真美!叫人一见便难忘。告别后,不知又要花多少时间来遗忘。”说着,泪由眼角滴落。“万斋,你是明白的吧!从开始到现在”
    野村转过头,望向窗外,沉默不语。良久,才轻轻地说:“英明醉了。”
  “是的,我醉了,醉了很长时间了。从见到万斋的那天开始,”英明的声音,软弱的孩子,“自从穿上博雅的戏服开始,就被睛明盅惑了。我就是博雅,先生会是晴明吗?”
  “英明,那只不过是一出戏,并不是现实的生活。”
    话未说完,英明的唇便不顾一切地、急切地贴上来了,那般渴望。野村呆了,一时间未反映过来。那条温暖湿滑的舌已伸入了他的口中。与他的舌纠缠在一起。野村感到一阵眩晕。那舌急切地在他口中挑逗、吸咬、缠绵着。仿佛在诉说这些年的思念与渴望。
    原来,男人的吻也可以是这般滋味。还未回过神来。已被英明压在身下。一只手扶住了他的头,让他无处可逃。一只手在他身上游走。舌间的索取越来越激烈。那么疯狂。英明用力地吸咬着他的舌。带来一阵麻酥酥的痛感。而舌却像是永远不能满足似地向更深处伸去。带着一股攻城夺寨般的疯狂。这一刻。野村突然觉得自己很柔弱,自己仿佛是一朵云,被一个庞然大物遮掩住了。令自己不知身在何方。只一心想依伏着这个庞然大物之上,让他带自己前行。野村的心,早已沦陷,沦陷在这个年青人痛苦纠结的眉宇间。在他刻制而隐忍的关怀之中。他对这个年青人心生怜惜。这种怜惜就如同是一种诱惑,把他带向那欲望之地。他从这个年青人疯狂的索取中感到一种深切的悲凉之情。一种告别前相忘于江湖的悲伤。这种悲伤让心生出放纵的渴望。如果真的没有明天。那就拥有一夕的美好吧!为自己,为这个年青人,为这份不应该有的意外。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抱住了这颗柔软的脑袋。缓缓地、怯怯地、羞涩地回应着这个霸道的吻。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溶化。化成一弯清水。水面开始波涛暗涌。这让他心慌意乱,不知所措。他只觉得自己需要依靠着这个强壮的胸堂才能平静。英明的手四处游走,伸入他的衣服里。紧贴着他的肌肤。缓慢地游走,温柔细致。如春风拂过水面,带来碧波荡漾。野村的身体一阵的颤抖着。英明的唇离开了他的唇。开始向下游走。每到一处,都点燃了一团火。野村闭上眼,忍不住地“啊”地呻吟起来。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自己的身体意然被一个男人撩拨地如此敏感、渴望。
  突然间,英明的动作停下了,野村一下子感觉到身上的重负消失了,他有些不知所措,又有些空荡荡的失落。迷离地睁开眼。却见英明正在脱身上的衣服。片刻之间,一个健美、强壮、宛如雕塑般完美的身体出现在他眼前。野村看得面红耳赤,心跳加快。他从来都不知道男人也有这种让自己心跳的美。英明轻轻地把他抱起来,就像抱起一只轻盈的猫。一件件地脱去他身上的衣服。野村没有拒绝,只是心里有些紧张。他从未有过这种经历。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白皙、纤瘦、线条优美的身体终于出现在英明面前,身体还在不停地颤抖着,像一朵雨中的花、像一只受惊吓的兔子。腰肢纤纤一握。“万斋,你真美!”英明痴迷地呢喃着,在野村的耳边吐着热气。两个人赤裸相对,野村有些羞涩,闭上眼。英明的吻又覆上来了。柔软、潮湿、细致。那种眩晕又上来了。野村瘫软地英明怀里,无法思考。仍由他无尽地索取。
  刺痛感从下身传来。野村迷茫地张开眼。小鹿般受惊地眼神望着英明。英明吸一口冷气。强忍着欲望,放缓了冲击的力度。温柔地吻着他的耳朵。抚摸着他的身体。温柔地在他耳边低语:“我爱你!万斋,我爱你。”英明的低语中仿佛带有晴明的咒。慢慢地驱走了恐惧和疼痛。野村的心跳开始随着英明的节奏加快起来。意识又开始迷离。他感觉到了英明的力量。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浮在水面的小船。任由身上的这个人带着自己走向那遥远的、不知名的境地。此刻,他不再是狂言舞台上那盛名之下的狂言师,也不是那平安朝里那无所不能的阴阳师。他只是一个被爱着的人。一个被心爱的人深深地倦爱着的人。两个相爱的人。在这片只属于他们的世界里,尽情地相爱着。
  深夜时分,英明均匀的呼吸在野村的耳边响起。英明睡着了。双臂还紧紧地拥着他。宽敞的胸堂像一座海港,温暖而安全。野村轻轻地转过身来。望着这个片刻前在自己疯狂的男孩。伸出手轻抚着他粗大的眉。心中盛满着拥有的喜悦。他平生第一次觉得肌肤之亲不再是索取和发泄。而是一种盈满爱意的的给予。这种给予带给令他颤抖的满足。他矫宠着这个男孩、他魅惑这个男孩。他头一回觉得情欲是如此地美好。情欲是两个人互相给予满足对方的一种爱。和心灵之爱无异和思念无异。
  看着这年轻的脸、光洁的身体、嘴角仍残留着少年的青涩。自己配得起这美好的青春吗?野村心里一阵的惆怅,自己能给这男孩带来幸福吗?除了这片刻的欢娱之外。自己还能给他什么呢?漫长的岁月里。是否真的只要有爱,就可以支撑下去。他们,都没有答案。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6-02 23:34 | 5 楼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我很高兴,第一次写同人文,我的第一次就给了野村先生了,很幸福,
他们的故事,写来写去,都是一些伤感的东西,
你们说,野村会有一天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些关于他的东西吗?
如果有一天,日语学得够棒时,把这些东西全翻译成日文,做成文集送给他,这算得上是一个梦想吧。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6-02 23:46 | 6 楼
onmyouji
晴明X斋斋=咒的平方
级别: 授权用户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4
发帖: 1804
威望: 3541 点
金钱: 283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64(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6
最后登录:2016-05-1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拍桌子!好文阿!亲的功力真不是盖的,真的很喜欢啊。
真人因为有考虑现实的因素所以难免伤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真实吧。
我想先生应该知道吧,这一点亲可以去看凉子的东京记忆(还是故事?忘了= =|||)。很真实的真人,也很无奈。
亲啊,加油啊,在还可以做梦的年纪就开心的做梦吧!
再说一次:很喜欢亲的文XD,谢谢.

偶的博客:http://onmyouji.blog.sohu.com/
「假如有個女人非常愛你,你也可以利用咒取得世上的任何東西,送給她——即使是天上的月亮。」
「怎樣取得?」
「只要伸手指向月亮,再對女人說,『親愛的,我送妳那月亮』,這樣就可以了。」
「什麼?」
「如果女人答應接受,那月亮便屬於女人。」
「這就是咒?」
「是咒最基本的性質」。
「完全聽不懂」
「不懂也沒關係」
顶端 Posted:2008-06-04 00:14 | 7 楼
忆明斋
晴明的衣摆
级别: 少纳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1
发帖: 940
威望: 1249 点
金钱: 2179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7(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30
最后登录:2011-12-0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和小O同拍桌子,真的是好文啊~
好久没有看英万真人文了(我自己写的那篇除外),感觉拿捏的非常准确,文章也很有张力~
虽然已经知道注定是悲文,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有时候尊重现实是非常痛苦的,可是舍不得丢弃那份真实~
亲,要加油哦,偶会一直跟随此文到底的~

万斋的新家:http://mansai.5d6d.com/bbs.php
顶端 Posted:2008-06-04 20:20 | 8 楼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清晨醒来,窗外已是阳光明媚。野村一睁开眼,便迎上一双清亮的、喜悦的目光。正微笑着、溺爱地望着自己。野村还从未见过英明清晨醒来的模样,想到昨晚的放纵。野村不禁有些羞涩,脸着红,不自然地说声“早”。下意识地拉起被褥掩盖自己赤裸的身体。

  “早”年轻、快活的应该着,随后拉开他的被子,把头埋进他胸前。

    “你要干什么?”野村用力按住他越来越往下的脑袋。
    “爱你啊”声音从被褥间传来。

    还想阻挡,可是,哪里还由得了他呢!野村分明感到英明身体的某个部份早已发生了变化。英明就像一个永远都不能满足的孩子。用吻堵住野村的话。肆意地在这个属于他的身体上索取与给予。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

      二人瘫软在床上,慢慢地感受着激情消退后带来的困倦。平静之后,所有的事情又重新充斥在两个人之间。那个暂时逃离的世界又出现在他们面前。
    “我们怎么办?万斋。”用力地抱着!仿佛一松手,怀中的人儿就会消失一般。
 
    “我不知道!英明!我的爱,甚至都不能完整的给你。”
     
    “够了,知道你的爱,就够了。”
 
      怎么会够呢?这才是故事的开始。一旦靠近了幸福。谁会舍得放手,只会要求更多。接下来的日子。两个人拼命地抽出时间相见。那种疯狂地渴望,使他们都忘记了身边之事。眼里只有彼此。那一年,既疯狂又甜蜜。

      野村家三代同堂的演出很成功。小裕基初上舞台便获得了承认。初猿公演那天,英明也去了。能乐堂中座无虚席。这是流和泉野村家的大事。狂言界的大人物都如数到场。英明看着三岁的裕基,那小小的身体在台上舞动着。仿佛看到了当年的万斋。当年的他,也是如此这般地开始了自己的狂言之路吧!这种代代相传的艺术,自有着自己的坚守与高贵。那个瞬间,英明仿佛了解了狂言在万斋心中的意义。这是一种宿命般的责任。是一种对家族的承担。
 
    小裕基也如当年的万斋一般。开始一步一步地走着父辈们曾经走过的路。也许,许多年后,他会成长为如同他父亲这般风姿卓越的男子吧!英明看着万斋热烈而慈祥的眼神。还有万作老先生期待满满的目光。突然感到自己还是距离这个男子很远很远。虽然自己昨晚还刚刚在他的身体里留下自己的痕迹。可是自己还是无法拥有这个男子。有时候他觉得那个自己怀中如花般娇弱的人根本就不是万斋。而只是一场一醒了无痕的春梦。
 
    谢幕时,一家三代同时向观众鞠躬谢礼。一家三代同堂的画面,显得那么美满、和谐。那是一种牢不可破的存在。他——伊藤英明,永远无法与野村万斋如此这般一起接受别人的祝福。他们之间,拥有的,仅仅只有一份心甘情愿的爱而已。但是这份爱,却足以安慰英明所有的感伤。

  《海猿》的拍摄十分地坚苦。在冲绳一呆就是大半个月。被思念折磨地痛苦不堪的英明在接到野村的电话之后。立即不顾一切的抛下整个剧组飞回东京。回到自家楼下。抬头看着窗户,里面透着灯光。心里便觉得温暖。匆匆上楼,匆匆地按下门铃。门开了,来不及放下行李。就把这个朝思暮想的人拥入怀中。一次次地地吻着那张脸。
 
    平静之后,野村倦在英明怀里。像个孩子。良久之后,拿出一个小盒。递给英明。英明打开一看:是一把钥匙。
   
    “干什么用的?”英明不解地问

  “是钥匙啊!”野村一边咬着英明的肩头。一边回答着。“英还记得第一次的那个地方吗?”

  “哦!记得”

  “我买下了来了,以后,就同英住那里吧!是英说过喜欢那里的。”

  “哦!你要把我养起来吗?”英明笑起来了,很幸福地问:“那我以后,是否得改名为野村英明呢?”

    “不是我要改为伊藤万斋的吗?”那张像狐狸般地脸紧紧地贴在英明的胸口。声音如丝。

    幸福大约便是如此吧!有时候觉得这幸福来得太多。反而会生出许多担忧来。原来抓住幸福更需要勇气。

    04年的夏天,野村万斋赴雅典演出《俄底浦斯王》。英明也悄然同行。在这个离东京有千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两个人,终于第一次牵手走在阳光下。在美丽的爱琴海边。双双立下誓言。英明说要一生一世都在一起。野村说要生生世世都在一起。那一刻,仿佛置身天堂。

  夜晚,英明坐在台下观看野村的演出。看着台上的人奋力地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尽情地展示给众人。心底便升起一股温柔的宠爱之情。他,天生属于这舞台、绝世华丽。英明知道自己爱着的是一个如此心高气傲的人。他用力地诠释着自己的美。自己也是用尽全力地爱着他。他自己在最美的时刻里遇到的最优秀的男子。爱他,是本性、是天然、是命中注定。是自己生命里最温柔的一场劫难。自己何德何能,能走进这个人的生命。这,已是上天给自己最大的恩赐了吧!

    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地响起。热烈而持久。台上的那人一次又一次地出来向观众谢礼。疲惫之极、满头大汗、但目光依然胀满了热情。此刻,便是野村一生所追求的吧!也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动力吧!此刻的野村,应该是幸福而满足的吧!英明拼命地拍着手。心中也盛满了感动和幸福。

    离别曲

    清晨时分,英明走出大门,打开车库。今天,是野村的生日。他特意从拍摄地请假赶回东京。无论如何,这一天,都应该一起度过的。这是他们在一起后野村的第一个生日。虽然野村留给他的时间很短。可是,却足以让英明满足了。

    搬到这里又有大半年了。这里,已真正成为了他们的家。虽然两人一起的时间少的可怜。但无论如何,在这个尘世间,总算是有了一个可以收容他们感情的地方。有时,即使是再晚、再累,只要有时间。两人都会赶回来。即使只有一个人在。野村很少能够在这里过夜。但对于英明来说,固守着这个家,就是一种幸福。这房子,充满着野村的气息。那些衣服、那些书、那些CD、还有那散落在枕边的头发。都让英明感到幸福。英明有时候甚至觉得这里就是那千年前土御门的晴明府。

    那一次,两个人在窗下喝酒。看着院子里的那棵枝叶茂盛的樱花树。英明禁不住地对野村说:“万斋,真希望此时是樱花开放的季节,一边欣花,一边喝酒。就如同安倍晴明与源博雅一样。”

  “英明,樱花每年都会开的,我们一定可以看到的,只需要等待。”

  “万斋,我希望每年都可以陪你看樱花。”

  “当然可以,一直看到我们老到满头白发。”

  “突然希望现在我们就已相依相伴到80岁了。”

  “哦!我可不想那么快就到八十岁。”到那时,英明你可再抱不动我了。”

  幸福的时光,有时候希望可以凝固。有时候,因为太过于幸福了,无端端地生出许多担忧来。只希望时间快些流走。也好省去当中酸甜苦辣。只求得一个安稳的永远只好。

    车子开出车库,赫然看见院子外停着一部车。黑色的奔驰。宽大、肃穆地停地那边。挡住了出口。英明下了车,走向那辆挡住他去路的车。此时,车门开了,下来一位老夫人。米色套裙、短发、带着眼镜。安静典雅、目光温和。这——不正是万斋的母亲吗?

  英明有些慌张,呆立在两辆车之间。他从未与野村家的人有过任何来往。他总是任性地将万斋身后的那个家庭隐却。他不愿意想像万斋是一位丈夫、父亲、儿子。他只把万斋当成一个爱人。一个属于他的恋人。一个在这个城市里与他相爱的人。

  “英明君吧!”声音矜持,没有任何表情。
  “是的”
  进屋,坐下,两个人都无言,只有那份令人难受的沉默弥漫在基中。
  “房子很漂亮,花了很多心思吧!这些罢设,都是武司的主意吧!”
  是的,当初商议装修时。他也大多听从野村的意见。他喜欢看着野村认真而固执的模样。他喜欢让整个房间都是出野村的气息。想到这里,英明不禁笑。都是一些甜蜜的回忆。那么珍贵遥远了。
  “你很爱武司吧!”这个问题让英明感到鼻子发酸。这是这世界上第一个这样问他的人。而这个人竟然是万斋的母亲。他们都是这世上最爱野村的人吧!英明突然对眼前的老夫人生出几分温暖来。
    “是的,我爱他,如同您一样。”仿佛宣誓般,一字一顿地说出来。
    “英明君,什么是爱情。”
    “。。。。。。。。。”
  “在我这个老太波看来。爱情是这世上最美之事。美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美到令人害怕。仿佛是神的领域的事一般。让谁都握不住。这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遇上的。尤其是那些在刚好的时间里,遇到刚好的人。我相信你们之间是爱情。”老夫人的话慢慢地传来。“可是,孩子,你不应该爱上武司,对于野村家的男人来说,没有比狂言更重要的东西了。他天生就注定属于那舞台,他不能失去那舞台。他也不会充许任何人和事伤害到他的舞台。而你们的爱,终有一天,却会伤害到彼此。”
    “我不需要万斋为我改变什么,我只要像现在这样,一直守在暗处就满足了”
    “如果真的武司,就到此为止吧!如果再执着,两个人都会伤痕累累的。”
    “这是万斋的意思吗?”
    “这是野村家的意思。”




      伊藤英明与野村万斋的故事,就止于此。其实,结局早已注定了。不是吗?这种命运,在野村尚未来到这人世间之前,两个人的命运就早已注定了。而这其中心有不甘的兜兜转转,只不过是令人伤感的徒劳罢了。
      不过,有些东西是真实存在过的,在这个互相交集的这段岁月里,没有人可以抹去。



    离开那幢房子,野村夫人觉得那男孩的悲伤仍觉包围着自己。她有些心疼这两个人。可是却不能再任由他们这样继续下去了。
    很早前开始,大约是在拍完《阴阳师1》之后。野村夫人便发现了儿子的异样。武司开始会发呆、眼中常常流露忧郁之色、一个人关进书房的时间越来越长。她想与儿子谈谈,但是那段时间,因为电影的原故。狂言突然一下子变得很热。武司的工作也越来越多。
    那天,她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一册未读完的《阴阳师》的小说。翻开时,从书中掉下一张精美的书签。那书签上是一个吹笛的英俊的武士。敏感的野村夫人便觉得有些异样。后来的日子里,当电视上出现那个年青人时,她发现儿子的眼睛里会流露出一种溺爱的温柔。当武司执意在接拍《阴阳师2》时,她便开始担忧起来了。当看到首映会上两个人满眼藏不住的爱意时,野村夫人便感到绝望。她对男人之间的爱情并没有偏见。但是,在日本这样一个保守的社会里,身为艺人的他们,一定会是举步为坚的。而且,武司还有一份永远都放不下的责任。因为武司的原故,她也开始关注起这个男孩的事来。其实,在她心底,也是挺喜欢这个高大英俊的小伙子的。这个乡下来的小伙子,有着同武司完全不同的气质。英明自由单纯,没有太多的牵拌。而这点,正是武司从来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或许这就是儿子喜欢他的理由吧!武司的一生,都是在走早已安排路。没有自由可言。
    电影杀青那晚。武司没有回来。第二天回到家,带着满脸的幸福与满足。她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每次看到武司偷偷地接电话时的温柔,她也开始心疼起这份感情来。
    野村夫人也曾无数次地问过自己,她这样做对于武司来说,是对还是错。武司从小到大,都乖巧早慧,从未让她担心过。幼年时,练习狂言,常常会被他父亲打。但这孩子总还是坚持下来了。她好像从未与武司谈过他是否真的喜欢狂言。因为她知道,不论怎么样,对于武司来说,这是一条没有选择的路。小时候,每当看着武司因为过度的练习而累得哭,望着姐姐们那种羡慕的眼神时,她也有这种心疼的感觉。这孩子一生之中,内心真正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其实她并不知道。当年选择千惠子,也是她的意思。她现在回想起来,年轻时,武司好像从未带过女孩子回家。现在的这个年青人,应该是武司真正喜欢的人吧!可是,这一次,武司也必须像小时候舍弃心爱的玩具一般,把这个年青人舍弃掉。她知道,只要她一说,武司做得到。可正是因为了解儿子的隐忍与刻制,才让她如此地心疼。
    看着这个英俊的年青人在她面前无声地流泪。她仿佛也看到了武司的泪。她很久没有看过儿子流泪了。很久之后,她也没有见过武司流泪。武司也在她面前只字未提,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状态。只是,他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工作越来越拼命,眼中的忧郁越来越重、越来越沉默。当她说希望他们夫妻再生一个孩子时,武司竟然很快地就答应了。十个月后,孩子出生了,抱着孩子,在医院里,武司第一次像个孩子般地哭了,哭了很久很久,像一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直至今日,英明仍然能清晰地记得决别时的情形。野村像个无助的孩子般倒在他怀里哭。两个人疯狂地做爱。直到耗尽身上的每点力气。然后沉默地告别,从一场华丽而温柔地梦里走出来。两个人的故事,就这样永远地凝固在那天。那一年。英明30岁,野村39岁。那段偷来的时光。一共一年八个月20天。

    谁都还是需要勇敢地继续活下去。其实,活在这世界上,并不容易。每天,这世上都有着那么多的生离死别。而彼此,却依然好好地活着。每天都在进步着,朝着自己的目标。人们说:“有梦可寻的人是幸福之人。”那么伊藤英明与野村万斋,大约也是幸福的人吧!

    那年,野村万斋被授予“人间国宝”。授封那天,英明回到了故乡。晚餐时分,一家人围坐着吃饭。电视里正放着野村接受称号的直播。不知多久了,两个人分开之后。再无联络。两个人,就宛如死别般不再交集。

    电视上的野村万斋依然俊朗儒雅、依然削瘦、依然目光清澈。宛如当年初相逢。他在众人面前矜持而儒雅地笑着。高贵地如同一位君王。眼光闪动从容和坦然。他,终于做到了。站到了野村家男人应该站立的高度了。为了此刻,没有人知道这个瘦弱的男人有多少坚持与放弃。看到这一刻,英明觉得野村的坚持与放弃是那么地理所当然。如同一条奔流向大海的河流。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它的方向。即使路途中会偶然遇到巨石阻挡,也只仅仅会在两者相遇时生出一串水花。仅此而已。

    英明轻声地问母亲:“妈妈,瞧,是野村先生啊!还记得吗?多年前曾同我一起拍过电影的狂言师。很棒的一个人哦。”轻描淡写的话语。深着只有自己才知道的波涛暗涌。母亲认真地看着。赞叹到:“真了不起了,很好的一个人啊!”刹那间,英明有种想哭的酸楚。母亲,一定也喜欢野村吧!野村与母亲,都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都是最爱的人。一个很近、一个很远。这两个人,原来是没有交集的两个行星。却交集在自己身上,生活,原来真的有着如此奇妙的一面的存在。

    31岁那年,伊藤英明终于拿到最佳男优大奖。真正地成为了一个大明星。那一年,野村万斋的第三个孩子降临人世。生活,用一种不动声色的力量推着每个人往前走。时光,不为所动地依然静静流逝。模糊着过往的痕迹。

    那一年,在遥远的美国,一个中国人拍的电影拿下了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电影名为“断臂山”。电影到日本首映时。英明一个人去看了。当看到:多年后,男主人公终于能够放下一切时,却只能拥着血衣无声地哭泣时。四周的人都是哭了。这些人当中,有年轻的男女情侣、也有相守半生的夫妻、大约也有如同电影里主人相爱着男男和女女们吧!可是英明心中却升起了一种幸福。不是吗?至少他与野村,没有如同电影中的主人公一般天人永隔。伊藤英明与野村万斋,仍然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座城市里。呼吸着同样的空气。每天行走同样的街道。看着同样的风景,或许,偶尔,在某个不经意的转身间遇到。两个人都还可以真实地感受到彼此的存在。这本已是一份来自上苍的祝福了吧!

    “英明啊!爱从来都不会因为分离而消失。”这是野村的誓言。正是因为这句话,能够让英明在这些年里仍然可以一个人时常微笑。

  英明曾看过这位中国导演的采访。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时。这位儒雅、羞涩的中国人只是淡淡地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臂山”,这份被每个人坚守的完美之地。不仅仅只是关于爱情的,还有理想,甚至还有关于生命中那一些难以启齿的浪漫。爱情,从来都没有性别之分。都是爱。都值得尊敬与赞美。”

    英明突然间喜欢上了这位陌生的中国人。喜欢他眼中的睿智与博大。这个人的话,安慰了他这些年的伤痛与坚持。在黑暗中,这个汉子无声地哭泣着。多少年来的寂寞都化进了电影中那片天高地远的青山白云间、都流淌进了那片陌生国度里的浅浅溪流之中。想到自己曾在野村的生命里真实地存在过。即使只是刹那时交汇时的光辉。出足以照亮了自己余下的人生了。这神一般的人,能够被他的光芒照亮过自己的生命,已是一种福址吧!

    2011年,又是一个十年的开始。日子过得越来越来顺利了。伊藤英明这个名子。许久没有人在野村万斋面前提起了。那一天,有位香港歌手在东京巨蛋开演唱会。野村一个人悄悄地看了。他并不熟悉这位香港歌手。只是因为偶尔某天在网络上听到一首这位歌手的一首名为《十年》的歌曲。《十年》这两个字刺痛了他心底的某根神经。十年前。初识的那个青年,如今,仍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幸福地生活着吧!那一段偷来的时光,竟然成为了他日后回想起来最无悔的岁月。那种绵长的幸福仍延长到今天。而这歌里的《十年》唱的是别人的十年,或许是这位香港歌手的十年。又或许那位填词人的十年吧!歌中这样唱到:“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的左右。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

    野村欣然泪下,十年前相遇的那位青年,如今也长大成熟了吧!宛如自己当年初偶他的岁月。这份爱,也缠绵了十年。可野村知道,这还并没有结束。爱,仍在温柔地漫延着。如同时光一般。悄然无声。却延绵不绝。

    野村静静地坐在台下。望着这个陌生的歌者用他所陌生的语言唱着这首《十年》。他并不知道台上的人在唱着哪一句。他只是从那忧伤的歌声中看到了自己和英明的这十年。陌生语言所带来的感觉。就如同十年前自己念着安倍晴明的咒一般。不解其意,却被深深盅惑。让他们沉沦不已。

    前些天。东宝公司举行了东宝百年大电影展播。其中就有《阴阳师》。他与英明都被应邀出席。但英明因身在美国拍戏,未能出席。他一个人同当年的那些影迷们一起。随着胶片的转动。又一次回到了千年之前的平安朝。依然是土御门的窄廊之中,依然是一黑一白的、相对而坐、举杯畅饮的人影。一切,仿佛都没有变过。野村听着胶片转动的声音。突然觉得他和英明的那段时光。已被永远地凝固在这胶片之中。被无数地人所遇见、怀念。这也许就是对这份感情最好的对待了。在电影中,他们永远不会老去。永远那般鲜活地活在每一个遇到的人的心里。

    身边的这些影迷,大概多半也是当年的那些人吧!只不过,在这些人之中,当年相伴看《阴阳师》的两个人。也许也有一些早已不在身边了吧!时光,从来就是一件残忍之事。

    四周掌声雷动,影片最后。那个憨厚的武士满眼喜悦地看着睛明的醒来。悠长的笛声再次响彻耳边。院子里的樱花纷纷飘落。如同这些年的时光。

    看着黑衣武士心无城府地笑脸。野村感觉仿若世。爱啊,从来不会因为离别而消失,英明,你还记得吗?我一直都记得。我的爱,从未曾消失。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6-09 15:27 | 9 楼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因为今年在考一级,所以只能写到这里,只能草草地结束,等到考试结束,想好好地,认真地写一部关于他俩的一部长篇,真正静下心来的写,真正的小说,而不是这种粗糙之作。因为真的很喜欢野村先生,就如同蔡康永所说的,因为爱他,开始爱着因为爱他而变得温柔的自己,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真正地爱自己。
    又想到了王尔德的那句话:“爱自己,才是一场终身恋爱的开始。”
    再一次感谢野村先生,感谢他的美让人心生倦恋,诱惑着自己活下去。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6-09 15:32 | 10 楼
月夜寻幽
茉姬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38
威望: 773 点
金钱: 2028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29(小时)
注册时间:2006-08-29
最后登录:2013-03-04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写得真的很好……
读着读着,就有想流泪的冲动……

院中的桔梗开得比任何时候都洒脱秀美。
如簌的清风,让花间蝶翅微微颤抖起来。
那只美若晚霞的蝶儿,是否也曾歌颂过遥远的长安,多少年前久违的春光……
她想必曾经见证过那个依旧繁华的都城中,用那种比和歌更加优美的语言述说相似爱恋的男女们。
顶端 Posted:2008-06-09 20:54 | 11 楼
翔之翼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36
威望: 61 点
金钱: 1719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1(小时)
注册时间:2007-06-17
最后登录:2010-07-3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真是令人沉醉啊!
楼主细腻的描写真是让我们自己的生活相形见绌。不是每个人都有爱情吧,这恋情如同樱花般繁盛、热烈、美好,也如同笛声般优雅、深沉、绵长,却不是每个人都会吹奏。
我还有点不明白那句话:“爱自己,才是一场终身恋爱的开始。”。如果没有对方的话,孤独的自己还有什么可爱的吗?

顶端 Posted:2008-06-09 21:26 | 12 楼
longmin
爱啊,一直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啊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25
威望: 46 点
金钱: 145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8-04-18
最后登录:2011-07-0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我还有点不明白那句话:“爱自己,才是一场终身恋爱的开始。”。如果没有对方的话,孤独的自己还有什么可爱的吗?


回楼上:

王尔德一生都爱美少年,而且总被伤害地很深,他比我们更了解迷恋的滋昧,因为太爱对方,所以会看轻自己,把自己放得很底很底,如同张爱玲所说: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可是,许多时候,爱,都只是孤单的。这世间大多的爱情,只会在我们心里开放,
对于情感丰富地人来说,如何学会爱自己,才是一场长久的,必需的学习。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jpkmi
顶端 Posted:2008-06-10 08:07 | 13 楼
忆明斋
晴明的衣摆
级别: 少纳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1
发帖: 940
威望: 1249 点
金钱: 2179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57(小时)
注册时间:2007-10-30
最后登录:2011-12-0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看到这文的标题就立刻想到陈奕迅的《十年》,这首歌至今依然会反复听,其实有时候十年太长,即使只是1年或者1天,但是只要是刻骨铭心的经历,就不会因为时间的长短而磨灭的。而且十年太长,当可能已经要忘记的情况下突然又被提起,那种伤痛会扩大,有时候自欺欺人的认为已经忘了,可其实已经深入到血液和骨髓里了~已经变成了一种扎根于血肉中的痛,麻木但是清晰~

万斋的新家:http://mansai.5d6d.com/bbs.php
顶端 Posted:2008-06-10 12:00 |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快速发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字数检查 恢复数据
 认证码: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his is html template view this page f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