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 [英万同人]无欢(11月19日更新完结) 转到动态网页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本页主题: [英万同人]无欢(11月19日更新完结)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6-05-2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英万同人]无欢(11月19日更新完结)


有排得满满的通告,有千篇一律的宣传,他总觉得自己如同一只不停旋转的陀螺。


在一些零碎的空白,他会想起曾经的纯白。曾经是不谙世事的少年,只想有朝一日成为万人瞩目的大明星。一路辗转走来,有无数的赞赏与掌声,也有当初未曾预料到的丑陋与中伤。有时他也会突然迷茫,曾经的那个他,所怀的是这样的一个并不洁净的梦想么。或许早已在周折中,失去了自己最终的航道。


你看得见吗,看得见你的北极星吗。《天体观测》剪辑完成后,他看过一遍。听到美冬念这句话时,眼睛突然地湿润。他低下头来轻轻一笑。明明是自己演的戏,明明知道是别人编出来的故事,还有什么可被感动。是做演员之后,感情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吧。



却会开始羡慕出道时的自己。那时的坚持,现在已经不知还剩多少。
















是因为,已经找不到自己的北极星了。
















这也不过是闲暇的时候随意的想。这种时候并不是很多,通常这些无聊的小情绪都终结于肩上狠狠的一拳。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自己的经纪人。
















直到一次忽然听到他问:
















“英明,我怎么发现你拍完《阴阳师》后越来越爱发呆了。”
















“哪……哪有……”听到那个名字,心没有来由地漏跳了一拍,声音也明显地迟疑起来。
















自从拍了《阴阳师》后。自从。
















变的又何止是发呆的时间。



















在拍《阴阳师》之前,对野村万斋这个名字是隐隐的有些印象的。身为一个日本人对古典的狂言艺术总也是有些了解。又何况,野村万斋这个和泉流野村家的贵公子,偶尔翻看报纸都能看见他公演的报道。
















甚至也看过一场狂言剧,坐在离舞台不算近的地方。似乎还是陪着女伴去的。实在记不清是哪一出,只记得节目单上明明白白地写着:野村万斋。只记得木制的舞台,松树的背景。也随着旁人笑出声响,也因沉闷昏昏欲睡。对于那个人的印象,只限于他独特的狂言发音和拖地的和服裙角。



















经纪人将《阴阳师》的剧本放在自己手里时说:“好好演这部戏说不定就会大红大紫啊。不过与你演对手戏的野村万斋先生可不好对付。不仅是狂言大师,而且在十九岁时就演过黑泽明大师的电影了。英明啊……”
















手中的剧本沉甸甸的。野村万斋?自己竟然与那个准国宝配戏。开什么玩笑。有细细密密的汗渗入剧本的扉页里。
















“英明,加油准备啊。”
















“哦。”无意义地应一声。
















准国宝,狂言大师野村万斋,无所不能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以及阴阳师与殿上人之间奇幻的缘分。这部片子的卖点真是不少呢。事务所为自己争取到这部片子并不容易吧。虽然,源博雅只是安倍晴明的一个陪衬。
















虽然,伊藤英明只是野村万斋的一个陪衬,而已。
















不过,以自己现在的名气,能与这种大师级的人物配戏,也是一种荣幸吧。



















不像那个人熟谙古典文化,不像那个人自幼练功,不像那个人少年时便参演电影。比起野村万斋来,他觉得自己格外贫瘠。连做绿叶都没有资格。
















总存着顾虑,一部剧本读得磕磕绊绊。
















《阴阳师》里面的源博雅中将擅长雅乐。史料记载他的笛声,令想要杀他的刺客都觉不忍。他的笛子,名为叶二。片子里也有许多展现博雅吹笛的场面。
















那么,便学吹笛子吧。既然演技无法快速地提高,古典文化的底蕴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将笛子吹得漂亮了吧。
















真正开始练习时,才发现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吹出的全是难听的单音,连噪音都自愧不如。看着经纪人捂着耳朵喊:“算了算了,你也没这细胞,倒时后期配音吧。”
















他停下来无奈地笑笑,而后继续吹出些奇怪的旋律,看见经纪人索性逃出屋去,大声地笑起来。笑声息止,他才觉寂静空旷。野村万斋,真田广之。若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又怎么去与他们配戏。
















在他们面前,会觉得自卑得连仰起头来的勇气都没有吧。
















总也算是学会了。虽然比起博雅中将的雅乐,实在有天壤之别。
















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虽然演艺圈里,这个等式常常不成立。
















日本对于演艺人员的淘汰率,他是知道的。有多少人红及一时而后飞速消失在大中视线之外。在演艺圈里,他已经不算年轻了。如果仍抓不住机会,或许今后便是永远的碌碌无为。
















即时付出与回报不常常相等。他是清楚的,如果自己不努力,什么都得不到。
















他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被好运眷顾的人。



















是见过照片的。可是见到真人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
















并不是很高。鼻尖只到自己领口的样子。他却觉得他的身上有种内敛而漫不经心的光芒,令人无法忽视。这便是使人不得不敬仰的光芒吗。比起与演艺界的前辈会面,这次他有种更强烈的压迫感。
















突然地口讷。该是说些什么的吧,比如介绍自己是演源博雅的演员,或者只是问个好。可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脸颊因窘迫烫起来。
















那个人侧过脸来,上下打量他,有些困惑地问:“你是……源博雅?”
















混沌中只觉源博雅这个名字无比熟悉,无意识地恩了一声。
















“这样……我是,安倍晴明。”野村万斋嘴角漾出笑来,优雅地微微颔首。
















豁然开朗。
















是初次的见面。他说,他是安倍晴明。
















原来从开始,他便是千年以前的阴阳师,他便是那个有些愚钝,不善言辞的源博雅。
















而野村万斋与伊藤英明,从始至终,都不曾有交集。



















不断地NG。在面对野村万斋的时候会觉得格外紧张。看着穿白色狩衣的安倍晴明侧卧廊上,会不知道手放在哪里,甚至忘记大段的台词。更别提找回平安时代的感觉。
















是前辈,是狂言大师,在他面前不可以出丑。可是越是如此想,却越是出错。陇田导演终于不耐烦地喊声停,让大家休息一下。
















他知道这是为了顾全自己的面子,更觉难堪。反复盯着剧本的那一页,默念着台词。其实也不算很多,虽然稍有拗口,但并不难背。可是因为紧张,实拍的时候大脑总是一片空白。他的手不由抓紧衣角。
















“我真是那么可怕么。”是熟悉的声音。
















他转过头去,就看见野村万斋眉角上扬,嘴边带笑。像是在说:我真的那么像狐狸吗时的神情。
















“没……没有啊。”说话仍是会结巴。一时觉得羞愧,不知如何是好。
















“很少拍时代剧吧。”他优雅地笑着,宛若古书中走出的人物。
















“是……”声音低下去。
















“没事的,英,慢慢来。不用急。”
















英。好像是有意地加重,自作主张地叫自己,英。却觉得暖。就好像,千年以前,安倍晴明突然开口叫博雅。省去了后面“大人”的称谓。
















“野村先生,我会努力的。”他站起来鞠了一躬,黑色的袍角撩起些尘埃。
















“还真是像博雅啊。”
















“嗯?”一时没有明白野村的意思。却看他已经忍不住笑起来。
















就像是源博雅初见安倍晴明时的畏惧与木讷。交叠的情景宛若千年之前的重现。
















只是,梦大叔。这一切都是你编出来的故事吧。安倍晴明与源博雅,真的有过那样的一段曾经吗。



















他始终都叫他英,而他始终都叫他野村先生。
















“其实,直接叫名字就好了。”直到有一次野村这样说。
















他却总觉得别扭。曾经也与前辈合拍过戏的,谈笑总是不少,也没有面对野村时这样大的距离感。或许是觉得,古典文化的前辈更令人仰视吧。
















迟疑了半晌,终抵不过野村和善的笑容,嗫嚅地开口:“万斋……先生。”
















野村笑笑,也算是应了。



















拍片的间隙,会有短暂的聊天。
















万斋先生自幼就练习狂言吗?”
















“从会走路就开始了吧。”
















“这么多年了啊……”微微赞叹,野村练习狂言的时间,似乎比自己的年龄还要长。“真是辛苦呢。”
















“喜欢的话,也就不会觉得辛苦。”
















“是啊。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也是一种幸福呢。”
















“英最初的梦想是什么啊?”
















“是做演员呢。那时候总期待有一天能成为明星,出现在大荧幕上。”
















“那英也是个幸福的人啊。”
















都是些随意的话题。淡淡地开始,淡淡地结束。
















慢慢地在野村身边,沉默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尴尬。



















演密虫的今井是个相当活泼的女孩子。常常蹦来蹦去,有时会小小地作弄他一下。似乎剧组上上下下都公认,他是同博雅一样最木讷的一个人。入戏也不过如此吧。他也就都好脾气地签收了。
















他与野村都沉默的时候,今井便会跳过来。说些稀奇古怪的笑话,或是提议玩些小游戏。比如花絮里所载的那个。开始是今井与野村对决。然后是三个人一起玩,最后变成他与野村玩,今井当裁判。
















“噢噢。万斋老师又赢了。”今井完全没有淑女样子地大叫着。不愧是安倍晴明的好式神。
















真是奇怪,连玩游戏都总会输给他。果然是狐狸才对。他转过头去,却见那人安然自得地笑着。或许真的是资质的原因吧。他愤愤地想着。
















“今井,一起玩吧。”总是输,拉上个垫背也是好的。
















“不用不用。”今井难得捂嘴一笑。“晴明大人与博雅大人要培养感情哦。”
















狠狠地瞥了她一眼。连式神都这么不好对付。
















野村毫不掩饰眼中的笑意:“再玩吗?”
















“哦。好。”对于他的话,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拒绝。
















就像博雅对晴明一样。



















拍晴明哭的那场戏时,其实并没有费多长时间。虽然那场景没有任何铺垫显得实在古怪。
















躺在野村的怀里,耳朵正在他胸口的位置,能听到坚实的心跳。
















安然地闭上眼睛,大脑一片空白。只听见那个人说:“我们,我们才刚刚开始。”恍惚地分不清那个人是野村,还是晴明。
















有眼泪滴落在脸上。他任性地不想睁开眼睛。能用死亡换取晴明的眼泪,也是值得的吧。他忽然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剧本上博雅睁开眼,晴明就要回过头去。就让博雅享受晴明眼泪的时间长些,再长些吧。
















恍惚间他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英明,还是博雅。
















或许这两种身份,并没有什么差别吧。
















这几个月来,他不一直都认为自己便是博雅。而那个白衣浅笑的人,是晴明。



















片子终于如期完成。杀青时彼此也说些祝福的话。
















比如他对今井说祝她以后步步高升。比如野村对他说,要努力,希望他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他笑着说谢谢,却不知能祝福些什么。
















博雅和晴明没有离别过。剧本里没有应情应景的台词。
















“呃,万斋先生……”习惯性地低头,“希望……希望您一切顺利。”非常简单的四个字。却嗫嚅了良久。
















“谢谢啊,英。”野村笑笑,转身离去,身上还穿着白色狩衣。
















就像是电影里的情景,晴明与博雅走在朱雀大道上。晴明在前,博雅在后。那么和谐。
















只是这一次,博雅不能再跟上去。



















脱下黑色直衣,便重回伊藤英明。过着充溢着通告,与平安朝,与安倍晴明完全无关的生活。他没有去看过狂言剧,也没有刻意地去了解野村的行踪。
















只有在那么几个月,他们演绎晴明与博雅的相遇,而后,仍然是两个世界各不相关的人。
















电影果如预想中的大卖。一时安倍晴明与阴阳师成为时下最热的话题。而源博雅,人们会记住他,会说,哦,就是那个晴明的朋友吧。就像他自己,会被说成是与野村配戏的人。他始终都是配角。
















人气比以前旺了些。但仍徘徊在一流二流之间尴尬的境地。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1-19 17:06:00编辑过]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顶端 Posted:2006-08-30 16:14 | [楼 主]
philkelly007
病病的CJ好老公
级别: 式部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867
威望: 3060 点
金钱: 22117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6(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22
最后登录:2014-04-07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貌似还素个坑


晴明万受无疆,博雅攻德无量



顶端 Posted:2006-08-30 22:23 | 1 楼
cithara
墙外桃花别样红
级别: 少纳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4
发帖: 1155
威望: 8466 点
金钱: 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8(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6-05-1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题目题目题目....

心水题目....


NIANIA~上去恁死他~
顶端 Posted:2006-08-31 01:12 | 2 楼
无心子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1
发帖: 121
威望: 918 点
金钱: 2011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5-09
最后登录:2012-02-09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戏里戏外都朴讷可爱的狗狗么?喜欢~~~~~

很期待下文啊,拍摄结束,现实生活中要怎样进一步发展?

既然题目如此,恐怕不会是喜乐甜蜜的结局,淡淡忧伤无奈的成分居多吧?

无论如何也期待地等着~~~~


亲妈后妈的最大区别就是,同样是跳山崖,亲妈是允许两个人一起跳,后妈只准一人跳
懒窝http://www.blogcn.com/user64/wuxinzi0628/index.html
QQ:7122500
顶端 Posted:2006-08-31 21:48 | 3 楼
爱喝红茶的猫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19
威望: 993 点
金钱: 2010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1
最后登录:2009-05-03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最近找了英明的海上救生员吧,总觉的,怎么说呢,还是源博雅好些........-_-'

顶端 Posted:2006-09-01 00:32 | 4 楼
鲜花满月楼
级别: 中宫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334
威望: 955 点
金钱: 2067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6
最后登录:2015-07-3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晴明大人与博雅大人要培养感情哦”,就是就是,蜜虫就别当电灯泡了


顶端 Posted:2006-09-01 08:40 | 5 楼
非常
美丽狐狸言无的老婆
级别: 论坛版主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124
威望: 7780 点
金钱: 45602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18
最后登录:2010-08-1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嗯,怎么说呢,英明也是个好汉子吧。

爱他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顶端 Posted:2006-09-01 22:13 | 6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6-05-2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始终觉得那是一件幸福的事。当一个人说,那个角色是为你而写。

当梦大叔说,安倍晴明这个人,就是参照野村写的,这个角色非他不可的时候。

那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是最幸福的事吧。

那于他,始终都是奢望。

零零散散拍过些片子。闲暇的时间并不多。

有时坐在车上会玩手机。不断地按着“下”键,看电话簿里面的名字飞速滚动着。野村万斋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他会微微停顿几秒。然后又继续无聊的消遣。

停顿的时候,他会想起野村的笑容。温暖而优雅的笑容。

那个电话号码,他从没有播过。

在零二年的时候,拍了《天体观测》。是七个主角,关乎八个人的成长故事。

是一种近乎残酷的蜕变。就像他曾经经历过的一样。把世界想得过于单纯美好的人,总是会受伤。或许这是每个人都必经的过程。

于是拍的时候投入了很多感情。虽然那个叫恭一的角色并不十分像自己。或者说,他身上同恭一一样的纯善已经被时光磨穿。那种极致的东西,总是难在这个圈子里存活下去,即便是在这个社会,也是难以存活。

拍那场哭戏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在发抖。被绝望逼到了墙角,还要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响。忽然就想起了跟事务所吵翻时的自己。那时有着梦想破灭的痛楚与前途渺茫的绝望。站在街角,很想哭,但还是对着商店落地橱窗微笑。

“哥哥以后会成为大明星噢。”那时是这样与妹妹说的。记得妹妹仰起脸来,眼睛很亮:“就像电视里的那些人一样吗。”

“是啊是啊,就像他们一样。”

“那哥哥要努力噢。”

所以,即使在这种时候,也不能哭的。

不过是这么电光石火的一瞬。然后,仍是恭一的话语,恭一的感情。

只是觉得有孤单的冷,从心底一丝一丝地泛起来。那冷是属于伊藤英明的。

握紧电话,叫着剧中那个女孩的名字,美冬。

突然没来由地期待,电话的另一端是那个人。那个,叫野村万斋的人。期待在这样的时刻,能听到那个人说话,或者只是仅仅叫一声,英。

可是只有空白。

恭一垂下眼睑,一滴泪落下来。

他看回放时才发现,自己的表情,不仅是绝望,还有难以掩饰的落寞。

手机屏幕固执地显示着那行字:野村万斋,电话:XXXXXXX,请选择:1.拨叫。2.编辑短信。

看久了眼睛生涩地疼着。

“英明,喝酒去啊。”阪口唤他。

“好啊。”他仰起头来一笑,手机盖轻轻合上,“啪”地一声响。

酒吧有微微暗淡的灯光,两人有意无意地聊着天。

“英明,那个人怎么样啊,就是演什么狂言的那个。”阪口大力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啊?哪个?”一时有些迷惑。

“就是那个……阴阳师里演安倍晴明那个。”

“啊。”突然提到那个人,小小地惊叹,然后声音又低下去。“还……还好啊。”

“这么勉强,我还没见过搞古典艺术的人呢。肯定是个古板严肃的老头吧。”阪口靠近他,小声地问。

“没有,人很好的。”果决地否定了阪口的判断。速度快得自己都没有意识过来。

可是阪口已经转过头去了:“喂,小雪,这里这里!”

“你还叫了她来啊。”他轻轻呼一口气,总算岔开刚才的话题。

“大家一起喝热闹啊。”

阪口默契地挪一个位置,让小雪坐在中间。他熟练地唤着侍者:“再加一瓶。”

就像《天体观测》里一样。就像友也恭一一样。

演员总是会不自觉地入戏吧。在某一段时间里难以从自己的角色里抽身出来。

就想自己对那个人的感情一样。

也不过是,源博雅与安倍晴明的一个延续吧。

“《阴阳师二》在筹备开拍,事务所有意让你接下哦。”经纪人在他化妆时突然说。

“啊?”他猛地一回头,扑粉都扫在了眼上,忙又狼狈地用手去揉。

“不用乱动啊。”化妆师无奈地打下他的手。“妆都花拉!”

“啊。对不起对不起。”眼睛微微睁开个缝,看见经纪人果不其然没好气地看着自己。

“喂喂,你激动什么,这么大个人了。”

突然不知道怎么来说。阴阳师。是记挂了许久的晴明与博雅。是记挂了许久的野村万斋。

虽然,从没有说过。

他终于小心翼翼地开口:“嗯……万斋先生还会演么?”

“这个啊。我知道你们上次合作的挺愉快的。他的经纪人在看本子,但说他这段时间可能很忙,不一定排得开。”

“这样啊。”

本来就不应该有期待的。他知道自己的运气一向不好。

可是,梦大叔,你不是说非他不可吗。请你说服他,让他再作一回晴明吧。

因这世间,只有这唯一的一个晴明。

然后,《阴阳师二》的本子到了他的手里。有与第一本一样沉的重量。

先看了结尾一页。是和一里一样平和静好的结局。两人对坐廊上,浅酌谈笑,月光很好。却是让人觉得空落落的结局。

就似轮回一周,还在起点。其间辗转,都只是徒劳。

“对了,小明,安倍晴明还是由野村出演。”

“嗯?他不是……”他忽然地失去了思考能力,虽然面对这个名字,如此的情形已不是初次。

“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喏,第一页写着呢。”经纪人迅速地把剧本翻到第一页。

安倍晴明,野村万斋饰。

源博雅,伊藤英明饰。

原来是这样。

原来如何的周折,晴明与博雅仍要相遇。

很早地到了片场。他却突然怕两年以后的见面。虽然会觉得那个人的温暖,常常笼罩着自己。可这毕竟已经是整整两年的时光。现在想来,与野村宛若两个陌生人。

拍摄的地点已经改换,土御门的窄廊已重新布置。仍有泱泱的花草,荒芜的小径。

他站在路的尽头。忽听见背后有人叫,英。

只有那么一个人,会叫英。在两年未见之后,仍叫英。

匆忙地回过头去,见那人正在浅浅笑着,同两年以前一般。

“万……万斋先生。好久不见。”说话时仍会有磕绊。

“英真是一点没变呢。”野村的笑意深了些。“不过,头发长了些啊。”

“阿,是啊。”他忽然觉得温暖。

晴明与博雅已经是默契的了,在第二部开始的时候。

第二部拍得很顺利。没有太多的出岔和NG。野村也说,英的演技有了很大的提高。两年的努力,好似在这一刻都有了回报。

那个人,野村万斋,实在是很有存在感的一个人。

大家合作第二次,都开始变得默契。

今井仍是开朗,但已经长大,时不时会显出妩媚的一面。泷田导演仍像以前那么絮叨,只是为人更加沉稳,对镜头愈加苛刻。所有人都在变。

只有那个人,还在原地。白衣的阴阳师仍倚坐廊上,低头浅酌,宛若坐了一个轮回,几个千年。

于是一瞬间,便痴迷。

“万斋先生,为什么最终接了《阴阳师二》呢?”日光清浅的午后,他突然问。虽然知道答案一定不是自己期待的那个。

“嗯?”野村偏过头来看他。

“只是听说万斋先生时间很紧,没有空档来拍片。”有些心虚地解释着。

“哦。是这样。”野村仍是习惯在说话前淡淡地笑笑。“因为第一部的大卖使很多人都开始关注狂言,我想这或许也是一种途径呢。所以也接拍了这部。”

“狂言啊……”明明知道不可能是自己期待的答案,却仍是有失望涌上来,他低下头来掩饰:“先生真的很尽心呢。”

“英看过狂言吗?”野村忽然问。

“嗯……还没有。”撒谎时还会心虚。又怎么能说自己看过,却什么印象都没有了。狂言是野村最爱的东西吧。

“是种很古老但很有魅力的东西呢。”野村微微眯起眼来。

万斋先生演的时候我会去看的。”他说得鉴定,宛若立誓一般。

“好啊,送英两张票吧。希望英也能喜欢上它。”

“我一定会去的。”他的脸上裂开大大的笑容,像是博雅一样。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顶端 Posted:2006-09-01 23:09 | 7 楼
cithara
墙外桃花别样红
级别: 少纳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4
发帖: 1155
威望: 8466 点
金钱: 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8(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6-05-1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LZ费心了...

回去翻天体~~~


NIANIA~上去恁死他~
顶端 Posted:2006-09-01 23:47 | 8 楼
mx00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3
发帖: 63
威望: 1756 点
金钱: 2009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24
最后登录:2008-01-2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刚看完天体观测,正好接上LZ的文了,淡淡的情怀,很感人呢。继续啊

想看更多斋斋的Q版图?欢迎来俺的小龟家作客!
http://hi.baidu.com/mx00/
顶端 Posted:2006-09-02 00:03 | 9 楼
反叮蚊子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31
威望: 527 点
金钱: 997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4-07
最后登录:2008-12-15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读起来很有味道啊`~请大人赶快填坑~~[em07]

顶端 Posted:2006-09-02 12:45 | 10 楼
非常
美丽狐狸言无的老婆
级别: 论坛版主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124
威望: 7780 点
金钱: 45602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4(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18
最后登录:2010-08-1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天体啊……那个时候很不幸的只下到了一,所以只看了一集,不敢对英明有太多的评价。不过看楼主的叙述好像英明演的不错的样子,嗯,去找别人传着看看吧。

嘿嘿,英明也叫梦大叔呢,怎么不叫泷田同人男呢?哈哈~


爱他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顶端 Posted:2006-09-02 21:08 | 11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6-05-2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有这样的一段台词,在《阴阳师二》里面。

“那里是神的领域,连我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啊。”

“我也一样。我不能坐视你牺牲自己的生命。若你要死,我也会追随你。只要你在身边,我无所畏惧。走吧,晴明。”

是博雅如立誓一般的言语。

拍的时候只用了一遍。台词他背得很熟,或许并非是背,而是自博雅内心的表达。

直视着那个人,只有拍戏的时候,他才敢这么认真地看他。

按照剧本,晴明该不动声色地听完他的话,而后淡淡地说,走吧。

可是在他喊完晴明时,他看见那个人笑了,浅浅的笑意映在眸子里,清亮异常。一时怔住。

晴明低了一下头:“好,走吧。”

电影胶片慢慢转动,留下的是一段惘然的对峙。

若你要死,我也会追随你。只要你在身边,我无所畏惧。

他默默念,而后轻轻笑笑。有苦涩一直落到心里去。

隐约记得,一首中文歌里说: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

千年以前的时光,是如何都无法回转。

拍摄的后半部分,梦大叔来探班,恰好就是晴明受伤后躺在博雅怀里的一场。

“梦大叔,你是不是计划好了要看这场。”他没好气地看他。

梦大叔恶趣味地笑笑:“这幕可是我很用心写得呢。”说完他凑近他的耳朵:“说实话,是不是很期待这场啊。”

他思索一下才明白他话的意思,“嗖”地跳开。

还未回答,便看见野村走过来说:“你们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突然地红了脸。

实拍时野村安静地躺在他怀里,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有好看的影子。平素丹红的唇被画得苍白。

两个人的脸离得很近,呼吸都能感觉到。野村身上的温热,隔着狩衣袭袭的传来。

他小心地呼吸,不敢去看自己怀中的人。只觉身体有些僵硬。

“英明,你的手要放在野村的腰上。”泷田导演在摄像机后喊着。

“啊。”他低下头,看见那个人宛若睡熟一般。手要放在腰上?试探地移动着手,与他的身体还有些许距离,他抬起来头来让自己不再想那么多,终于将手附在他腰上。

非常温暖。野村的身体很暖。

手心有汗溢出来。

“好,就这个姿势,开拍。”

不知道这段戏自己是如何演的,直到泷田喊停,直到野村笑嘻嘻地从自己怀里跳起来。他才终于脱离了那种窘迫。

“英的手很热啊。紧张吗?”野村突然回头对他说,脸上有晴明捉弄博雅时的笑容。

“啊?我……”连解释都无力说出。

因为,是真的紧张。

第二部最精彩的一幕,就应该是晴明的“天宇受卖之舞”了。连梦大叔都说,写出第二部就是为了这一段女装舞。

他坐在一边,穿着博雅的衣服,看着属于博雅的晴明。

是妖冶的红与洁净的白相配。垂下的长发,静谧的眼神,血色的嘴唇,拖地的裙裤。果若一副天界盛景。是难以描述的深刻。是晴明吗,是纯白之外的另一个晴明吗。

然后便是舞,没有背景音乐即兴的舞。

金色的扇掩了眉目,铃铛后五彩的绢布划破空气。宽大的白色衣袖宛若羽翼,殷红的裙角拖起了风,突然抖落下来,若初绽的樱。绚烂之中,那个人眼睑微垂,神色静好,圣若神祗。

看不见一个个的动作,只看见大块凝固的色彩。一块一块,极近美好。

四周寂静,只有衣袖乘风猎猎作响。直到野村停下来,优雅地鞠了一躬。周围才爆发出一阵掌声。

是一场梦吗。他终于醒不来。

野村的时间紧迫,所以在剧组里只待了一个半月的时间。野村出剧组那天,他看他拍完最后的一场戏,突然觉得胸口有涩涩的情绪涨得满满。以后除了首映典,怕又没有机会见面了吧。

人和人,总是要分开的啊。为什么,要分开呢。

博雅的直衣还穿在身上,恍惚便是千年以前。是那座戾桥。他站在桥头,不知所措。穿着直衣的武士已兴奋得跑过桥,叩响那刻着五芒星图案的门。而他却没有动。因他始终不知,那扇门的背后是什么。

原来伊藤英明终是成不了源博雅。就像野村万斋并非安倍晴明。

这些,不过就是一场戏。一场偶然闯入的,千年以前的梦。

直到听到有人唤他:来拍张合影吧。直到看见仍是晴明装束的野村捧着花束看向他时,他才突然醒过来。

却不敢再看那端的人,闷了头,跑过去。

那个人的鼻尖,恰好到他的领口。是书里写过的,相恋的两个人最合适的高度。

“请靠近一些。”照相的小姐喊着。

他便微微向野村那边靠靠,手臂变得有些多余,他迟疑了一下,终于环住野村的腰。

只有这么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两个人能离得如此近。

就这样,纵容一次吧。

闪光灯有些刺眼。他微微晕眩。突然觉得,颊边一热。听到周围的笑声,他才明白,自己被亲了。被那个叫野村万斋的人亲了。

恍惚间也明白又是他恶劣的玩笑,忙回敬一个。四周的笑声更盛。他自己也不由笑起来。

被野村亲的地方微微烫着。却看见那人又露出狐狸一样狡猾的笑,他闷闷地叫了声:“万斋先生。”

“英,还真是个好汉子。”野村笑得更开怀。

时空突然交叠,戏里戏外模糊了边界。

他才明白,这个故事,并非只关乎博雅与晴明。原来自己,也深陷其中,无力自拔。

拍戏无聊的时候他仍会玩手机。一个号码反复地看,烂熟于心。却又空洞得什么都代表不了。

半个月后,他的戏份也全部完结。与博雅的牵连,终于截断。

野村果如所许诺的,给了他两张狂言的票。是第二排中间的黄金位置。

非常想见那个人,即使只是远远地看一眼也好。

早早地去了狂言的会场。却只挑了一个后面的座位。突然怕近距离的看野村。在狂言剧中自信优雅的野村,令他不敢直视。

那个人,真的是个神吧。

开场的时候,人很多。大概真的是阴阳师大卖的功劳。

野村的动作非常娴熟,他不知道故事的情节,听不见周围的笑声。他一直,只是看他的眼。是悄悄地,而又不由自主地看他的眼。有种严肃而凛冽的光芒,细看却又洁净无尘。宛若魅惑人心的毒。

原来只看那人的眉眼,都不会困顿。

一场剧完结,他却觉得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顶端 Posted:2006-09-02 22:44 | 12 楼
无殇祭北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3
发帖: 40
威望: 2164 点
金钱: 2010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2-09
最后登录:2016-05-2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个人觉得《天体》很不错呢~推荐非常大人看~呵呵

欢迎来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450294213
顶端 Posted:2006-09-02 22:50 | 13 楼
greycain
死神助手
级别: 弹正尹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445
威望: 3995 点
金钱: 2104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5
最后登录:2009-11-2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很真实很寂寥的感觉...读着读着就有叹气的欲望...

从一开始就注定没有结局的情不自禁,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LZ文笔很好亚~^_^ 搬凳子蹲坑底等待降土ING~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顶端 Posted:2006-09-03 09:56 | 14 楼
« 1 2345» Pages: ( 1/6 total )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快速发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字数检查 恢复数据
 认证码: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his is html template view this page fas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