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 《在别处》,后续,万斋来港应景文 转到动态网页
« 1 2» Pages: ( 1/2 total )
本页主题: 《在别处》,后续,万斋来港应景文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iamxq
级别: 授权用户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80
威望: 1882 点
金钱: 201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1-04-26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在别处》,后续,万斋来港应景文


在别处


<云一样的男子>后续,万斋来港应景文




(一)缘起


2006年,


6月8日,
英明向经纪人枝子小姐请两天假,说要看世界杯开幕式,枝子小姐居然也准了。
其实这位平时象讨厌的欧巴桑一样的小姐,有时也并非是那么不近人情的嘛。


6月9日,
英明难得的一觉睡到自然醒,醒来的时候,11点50分,--——勉强还可以算是上午吧。
睁开眼睛前的十分之一秒,迷迷糊糊的脑袋还满满的装着某人的一张脸,
一张恍如暗夜里的春花般的脸,
像一个甜蜜而痛苦的梦,
如大海深处的海草,
飘漾着柔滑如丝的触手,
纠缠在那些睡不着的夜,醒不来的晨。


万斋,你就是我血液里的罂粟。
深邃的眼睛迎上窗前一线耀眼的阳光,英明又一次无能为力地对自己叹了一口气。


泡了一袋速食面,脑袋里又跳出一念头:
万斋,你今天又会在做什么?
打开电脑,键入日期和姓名,在internet上搜索。。。。。。


。。。6月9日。。。国际演艺协会第20届国际会议。。。香港。。。大会堂剧院。。。Mr.Mansai Nomura。。。


嗯,
香港,
似乎是一个开放的港湾,一个繁华而自由的国度。。。,
在一个那样的异国他方,会不会有一些神奇而意外的可能?
。。。
英明停住正在往嘴里塞入的一口面条,一个奇异的念头忽然从心底冒出:
——去,去找万斋,在那个彼此熟悉却周围陌生的国度!


就象3月春水下的一束暗流涌起,破开那个貌似已经风平浪静的水面,


瞬间波纹四散,
化为一片淹没他整个情绪的春潮。



(二)意外的电话


6月9日,
香港大会堂剧院,
国际演艺协会第20届国际会议第4日,


会议安排得很紧凑,来的都是中日韩港台英美演艺界组织里一些颇有分量的人物。
下午3点10分,
在这一节的“传统的蜕变——剧场”主题下,
万斋发言15分钟,
作为日本Setagaya 公共剧场的艺术总监。


15分钟,在这种庞大的学术主题下要表述些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几乎不可能,
所以这样的发言,只能算是一项形式胜于实质的公务应酬吧,
比较有意义的内容,反而是会后那些演艺大腕们的自由交际与交流,

譬如6点半后,安排在南丫岛路途上的海上游与岛上的晚餐。


所以5点半下午的会议一结束,经纪人就给了他一张资料,上面罗列着他将安排接触的人物名单和资料:
“先生先休息一下,等一下6点半出发。”
“知道了。”
万斋接过那页打印得满满的纸。
紧接着电话就响起来,
拿起电话接听之前,例行的扫了显示屏一眼:


伊藤英明!

反白的字体显示在黑色的液晶屏上,反衬在周围略显嘈杂的环境中,
清冷而夺目,
就像行走在夜深无人的大街上,突然迎面碰到一个不期而遇的熟人。

万斋的眉毛和心里同时跳了一下,
——实在想不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而且他还一直以为他不会再打电话来,
在那个寂寞凄冷的夜,他拒接了他的电话然后收到一个铃声之后。


不过这点意外,对大小事情都早已处变不惊的万斋来说丝毫不影响他的应对能力,
尤其在正式场合的公共场所,
一个优雅而流畅的动作,将薄薄的电话贴到耳边:
“万斋,开完会了?”一把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异世界。
“开完了。”
英明怎么会知道他在开会?
“我来香港了,刚刚。”
英明也来香港了?!
万斋再镇定,脑袋里也有5秒钟的空白:
“为什么?”
“找你。”
那边回答得简单而干脆。
!!
又是10秒钟的空白,再加上10秒钟无法反应的沉默。
这时经纪人已经开始向他打眼色:一位姓名在名单上的先生已经在向他们这边走过来,准备和Nomura Mansai 先生打招呼了。


“9点半后,等我电话。”
万斋毕竟是万斋,不徐不急地说完这句,挂掉电话,
立刻换上一付礼貌而矜持的微笑。



(三)等待



7点,海上游船。
8点,南丫岛上的晚餐。


南丫岛的景致不错,是那种带着东西合壁的异国情调的休闲桃源,
食物也不错,交流的气氛也轻松而愉快,讨论的问题,也具体而实质:与他交流的先生们都对狂言的演出表示出高度的兴趣,而xx国xx剧院的xx先生已当即很诚挚而正式地邀请他去公演:


优雅的笑容,技巧的谈话,间中活泼而得体的玩笑,


万斋的魅力,是比狂言本身更加简单直接而更具冲击力的吸引所在。


香港一行,还是值得的吧,收获甚至超出期望。
但万斋的心思,却只有一半在这上面,
另一半,早已给那个意外的电话攫夺了去:

—— 英明,还在等着呢。


9点半,
万斋抽空发了一条信息:我暂时不能离开,等我。
那边马上回了过来:没关系,等你。跟着后面是酒店的地址和房号。


10点,
电话忽然响起来,
万斋一声礼貌的“excuse me”,马上找了一个四下无人的角落,
打来的却不是英明,
是东京的助手,说后天往xx市公演的事情。
万斋合上电话,心里微微的失落,还有一点点内疚,再加上一种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总不能让英明一晚在那里空等着吧,
不管是朋友,是恋人,还是别的什么其他。


。。。。。。


英明放下电话,又重新虚脱的躺回到酒店的床上,四肢张开,
那种心情,既紧张,又安宁,如漂浮于一朵悬浮虚空的云雾:
等你,多晚都没关系,
只要你会来,
那怕只见上一面也好,
——万斋。


。。。。。。

10点10分,
万斋终于忍不住把经纪人招到一边:
“我有个朋友刚来了香港,有紧要的事情,我要马上过去。”
经纪人迟疑了一下,但没有提出异议,——象万斋这么谨慎而周到的人,他说有非走不可的紧要事,就一定是非走不可的紧要事。
“让翻译和你一起去吧,这样比较安全。”
“不用,翻译留下。你帮我处理一下,有事打电话。”
在香港,英语基本也行得通,
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有人知道他的紧要事是去见英明。
“好,先生要小心。”
“那就拜托了。”


。。。。。。


马上离开,坐上慢吞吞的人力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榕树湾,搭上10分钟一班的港九小轮,
10点35分,
到达中环五码头,
截到的士,
高速行驶到英明所在的酒店,
上了电梯,
到达英明所在的楼层,
直奔英明所在的房间。


赶得如此匆忙,甚至没有思想的时间。


就按上了门铃。


。。。。。。

“铃铃铃铃——”


英明马上从床上弹起来,
冲出去拉开房门,


还好,
不是幻觉,
万斋,就正站在门外,
微微的喘着气,
带着一抹呼吸紧张的红晕,
渲染在那张宛如暗夜里的春花桀然浮现的脸上,
那,。。。。


“铃铃铃铃”
万斋那要命的电话就在这个时候响起来,
但不能不接,是经纪人打来,
万斋抱歉地说声“不好意思”,拿起电话。

英明点点头,将他让进房间里来,
——心里再波澜起伏,也不能让万斋站在走廊里接电话吧?


万斋拿着电话一边走,一边说,一直走到窗边,伸手推开一扇窗子。
拿出那张印得满满的名单,
暂时放开这意味暧昧复杂的相遇,
脑袋里高速运作,逐一交待着今天晚上与那几位先生接触的情况,商议的内容,以及应该如何应对的方式与注意事项,
——简直是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交待完毕,接着又拨了东京助手的电话,仔细地询问了后天到XXX市公演的准备情况,吩咐了一些安排,
——事情虽多,却是高效清晰,有条不紊;
言语之间,是一种只有领导者与统筹者才有的明了与果断。


黑色的身影,纤瘦却笔直地站在那一大幅落地玻璃窗前,
从海港而来的夜风穿窗而过,掠起额前的发梢,吹得他挺秀的眉头微微蹙起,
灯光映上半边面颊,唇边嘴角,线条优美,声线沉稳,
衬托着的背景,是一窗之隔外这个繁华都市里的林立高楼和璀璨的霓红绿灯。


英明默默地注视着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只感觉又一次的神昏目眩:
曾经是那个白衣胜雪的身影,
也曾是那张天真狭促的笑脸;
曾经是那片凝望虚空的云,
也曾是那个缱绻在他怀抱的身体;
此刻侧身站在凛冽的夜风中,


看起来竟然有几分运筹帷幄的王者霸气,


——万斋,还是不可捉摸的吧,
依然是那么不敢亲近,就算曾经如此刻骨铭心地拥抱过——一夜,
英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一直等着,等到他收线,一个漂亮利落的动作,“啪”的一声合上手机,
习惯性的扬扬下颚,看了一眼窗外,
夜色中,那一幢尖锐而高耸的中银大厦如利剑般插入云霄,孤傲地将一片高楼抛在身下,
万斋的目光中掠过一瞬飞扬闪耀的神采:
——站在那样的高度上,俯瞰这颗东方明珠的全景,一定会是气象万千的景象吧?
既然选择了方向,就要站在那个方向的颠峰,
——不论是狂言,还是推广狂言。


然后才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默默注视他的英明: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不,是我打扰了才对。”


两句礼貌而客气的开场白,中间的距离,又正好不远不近,
这样的情景,方才一个等得如此心焦,一个赶得如此匆忙的两人都没有料到吧。


万斋笑笑,目光和声线不觉变得柔和:
“不打扰,你不来,我连放松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呢。”
英明这才将一颗忐忑的心放下来,
——至少他并不是不受欢迎的吧。
他示意万斋在沙发上坐下来,递上一杯热茶,
——赶得这么急,又说了这么多话,一定会很口渴的吧。


万斋伸手接过来,心里还是小小的感动了一下:英明对他,总还是那么细心而体贴,一直如此。
“为什么这么有空的跑了过来呢?”万斋呷着一口茶,挑起眉毛。
英明很想说“因为想你”,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另一句:
“心血来潮。”


心血来潮?
万斋的内心颤动了一下,
12年前,也曾有人对他说过这一句话,
那是他在英国留学的时候,有一天正在教室里和同学排演着一段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舞蹈,忽然就接到一个电话,
然后马上急匆匆的赶到机场,
四目相投之间:
“为什么这么有空的跑了过来呢?”
对方不好意思说出“因为想你”,只是红着脸说了一句:“心血来潮”,
于是一对恋人拥抱在一起,在这一刻决定了他们一生无法分开的牵连。


——那一个是胜田千惠子,现在的野村太太,野村千惠子。


但是,眼前这一位呢?
是否也可以像对恋人般,来一个别后重逢的深情拥吻?


万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英明也无言的放下茶杯,
然后万斋就看见他皱起眉头,捂住肚子。


“怎么了?不舒服?”万斋马上关心的问,印象中英明的身体似乎并不如他的外表那么强壮。
“不是,是肚子饿得不舒服。”英明有点不好意思地。
“你没吃晚饭吗?”好象英明5点半就已经到香港了吧?
“午饭都还没吃呢,——事实上今天一整天就早上吃了三口速食面。”英明委屈地。
万斋瞪大眼睛:
就算你中午赶机没空吃,5点半到10点半这中间5个钟你也应该去吃了吧!
——三十几岁的大男人了呢!饿了居然还不懂得找饭吃?!
。。。
唉,这个英明。。。还以为他真长进了呢。。。。。


“打个电话从酒店里叫吧,这样快一些。”万斋实在的建议。
英明擦了擦额前的冷汗,却没有挪动的意思:
“不知道服务台的小姐听不听得懂日语呢?”
啊,
万斋托住脑袋,呻吟一声,
还是一手抄过电话,快速利落地帮他叫了一份食物——用英语。


“对了,你有没有换港币或美金来的?”万斋放下电话。
“没有,酒店有换的嘛。”英明一脸天真。
晕!
都不知他怎么从机场来到酒店的,运气不好的话被人拐去卖了都不知道!


万斋一只手支在沙发的靠背上,手掌撑住脑袋,
一脸黑线。
英明的心情却很好,
——被自己所爱的人小小地照顾一下,感觉竟然是这么的甜蜜,
虽然,不知道还可以甜蜜多久,
——万斋的脸上,已经可以看出倦意,
——时间已经快到11点,香港时间,日本的话已经快12点了吧?


“我听说你不会参加阴阳师3的任何宣传活动了?”英明忽然问。
“是。”阴阳师3,本来就一个纪念吧,既然它的使命已经完成,就再也没有耗费时间的必要。


这么说,他们以后就连这唯一可以名正言顺地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英明微微地失望,却有另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慰:
“我很高兴,见到这样的万斋。”
万斋挑挑眉毛,表示不明所指。
“坚定,自信的万斋。”英明补充。
的确是,现在的万斋,就象风雨过后的彩虹,嘴角带着一抹自信的微笑,目光之中有坚定:
——那是因为某些事情,万斋已经想通了吧?


“英明是不是一直觉得我这人又骄傲又好强?”万斋笑着问。
“万斋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嘛;好强么,——敬业是一种美德。”


三分委婉,七分真诚,万斋的嘴角不禁又绽开一个微笑:
“英明几时变得这么会说话了?”


“有一种人,生来就要站在舞台上领受众人的目光,否则生命便毫无意义,——万斋就是这种人。”英明真诚而坦率,


说得一针见血,连万斋也不得不佩服他的洞察力:
确实是,
舍弃那些虚幻而自恋的美丽,接受岁月的洗礼;
放弃一些心底的钟情与所爱,将全部的心力交付给某一使命;
又或者不管表演狂言还是推广狂言,
也都不过是从一个舞台过渡到另一个舞台吧,


——他的目标,始终是做台上那个最引人注目,得到的分数最高的主角,


不管什么舞台,


一直如此,


除此之外,别无维系他持久激情的动力,
虽然他也的确爱狂言,但这种爱,承载了许多其他的梦想;至少,他爱狂言,绝对不如英明爱他那样单纯。


“英明倒是很了解我的人呢。”万斋依然笑笑。


承认这一点,需要些自省的勇气,
认识之后依然勇往直前,需要更大的勇气,还有胆色和自信,
然而,万斋却做到了。
万斋就是万斋,永远处于他所无法企及的高度,
英明有几分失落:那个曾经柔弱如柳枝般折倒在他怀里的万斋,怕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吧?
但更多的是欣慰:只要万斋过得好吧,其他的,本来就无法强求。


“真抱歉,认识万斋这么久,我竟然没有真正地看过狂言呢。”英明说得有点心虚。
“抱歉什么,不看狂言的人多得很呢。”万斋笑笑,表示不介意。
万斋的光彩与魅力,让人没法抵挡;而对狂言的执着与坚持,又令他身上更多一种迷人的光辉。但对于狂言,英明却一直也无法爱屋及乌地真心欣赏,
——英明尚且如此,何况那些只冲着万斋表象而去的fans?
这一点,万斋自己也很清楚吧,
不管狂言的声誉和地位有多高,说起来有多么高雅和高尚,也注定了只能是一种阳春白雪的小众艺术,
——在这个流行日日一新的现代社会。
只是万斋,一直以偶像般的光彩与魅力吸引着艺术之外的更多目光,
这是万斋的成就,但难说是狂言的幸事,还是狂言的悲哀。


而且,这个世上,本来就太多的事情不是个人的意志和力量可以控制得了的,
赌气也没有用,
唯一能做的,是尽自己的力量,
当中的分别,
只是心有不甘地去做;
还是无怨无悔地去做。


万斋,他终于明白了吧。



。。。。。。



(四)曾经沧海



“不知道英明最近还有没有吹笛子?”万斋忽然问。

这么简单的问题,英明却沉默了一下:
笛子是万斋送的,喜欢上吹笛子是因为思念某人,
万斋这样问,等于是隐晦地问自己还有没有在想念他吧?
怎么会不想?简直想得牵心动肺,入骨入髓,早就已经不是一曲笛子可以承载得了,消解得了的程度了。
万斋,这个你也应该很清楚吧?我对你的感情,难道还需要再试探,再求证?
而且万斋,你不是已经选择了么?我说有,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还要和我讨论吹笛子的技艺有没有进步?
所以,英明选择了用另一句问话来回答:


“我发的铃声,不知道万斋有没有收到?”


万斋愕了一下,
英明的意思,是说“我已经找过你了,但为什么你没有回应?”
万斋的心里泛起无言的苦涩,他又怎能跟英明说,在那一个寂寞而凄冷的夜,他的脆弱,他的寂寞;他的渴望,他的煎熬;他也曾有过的不顾一切不计后果的冲动,


——但最终,却只有别无选择的无奈!


既然注定了什么也无法给予,还有没有再说明的必要?


英明的问题,也是简单却没法回答。


万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疲倦地将后脑枕在沙发上,
闭上眼睛。
夜空高远,星月的光辉抖落在微微弯翘的睫毛上,线条柔和而恬静,
微微蜷曲着窝入沙发里,
象个刚刚活动过量的孩子,在疲累中一瞬放松与休憩,
——让英明突然涌起一种上前抚慰的冲动。
但,马上又被另一种关心与理智遏制了下去:


万斋,他一定是很累了吧?
上午才从东京飞来香港开会,明早就要从香港飞回东京;
跟着明晚又从东京赶到XX市,然后后天在XX市公演。
——这么紧张而消耗的行程,铁打的人都吃不消,
何况本来就并不强壮的万斋?


“万斋,。。。。。。”
英明叫了一声,欲言又止,
万斋张开眼睛,身体象猫一样弯了一下,
黑色的眸子在橘黄的灯光下映出一种琥珀般迷人的光泽,
温润柔和,
瞬间将英明已到嘴边的那句“万斋早点回去休息吧”无声地消融在唇边。


张口却无言,英明只好抓起桌上的茶杯来掩饰,
但万斋的手,却很自然的伸过来,按住他的手:


“英明还空着肚子呢,不要喝茶了吧?对肠胃不好。”


手心覆在手背,
一种甜蜜而温暖的触感流过英明的皮肤,流向全身,流向心里:

“万斋,我。。。。。。”
万斋扬扬眉头,手却没有放开。


“叮呤——叮呤——叮呤”,
门铃响起来——就在这两手相接的姿势当中,
是送餐的小姐,
食物摆在桌上,


“万斋要不要再吃一点?”
“不用了,英明趁热吧,我看英明都饿得可以吞下一只牛了呢。”
“那我就不客气了。”英明拿起刀叉。
狼吞虎咽,吃得飞快
却是食不知味:
——吃完这顿饭,万斋就要走了吧?


万斋一直微笑地看着他,
温柔而宠爱,像看着个令人心痛的好小孩,
直到他吃完最后一口,放下餐具,
为他呼来服务小姐,
收拾撤走。


时间已经指向11点半——香港时间,东京的话已经12点半了吧?


再坐下去的话,就凌晨了。


“我明早一早的飞机回去,英明几时?”
“我只买到下午回去的双程。”
“那英明明天可以睡个舒服的懒觉了才走了。”


“那,。。。万斋,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英明终于艰难地说出这一句,


——纵使心里是千般的不愿与万般的不舍,他也实在是不忍心再那么自私地霸占着万斋如此宝贵的睡眠时间了,
——但今晚过后,就算明日又同处东京,彼此之间,也依然又会是两条不能相交的平行线吧?


“我走了,英明会做什么?——一个人呆在这里。”


貌似是朋友间自然不过的关心与体贴,但眸子里那种满满欲溢的琥珀色,却像那种最令人迷醉沉溺的红酒,
看得英明的心里无限留恋与凄楚:


“睡觉,睡到明天中午去机场。”


——难道我可以说你走了,我会一直空荡荡地想你想到天明么?


“那么,我就等你睡了再走吧。”


迷人的琥珀色微微荡漾,在夜风中荡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涟漪。

。。。。。。



(五)在别处



英明走进浴室,让冰凉的冷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与狂潮翻涌的思维;
万斋走到窗前,将目光透向璀璨而寂寞的夜色;
夜色如水,连绵伸展的夜幕如丝绒般拥抱着这个繁华而冰冷的城市。
然后英明出来,
然后万斋转身,
一个身穿浴袍滴着水珠的男人,与一个西装毕挺衣冠楚楚的男人,
脉脉相视,
这种情景会不会有点诡异?
不过更加诡异的,好象是接下来的对话吧:


“英明去睡吧,我替你盖好被子。”
“万斋不要当我小孩子吧。”
“在我眼里,英明就是孩子。”
“我不是,我是男人。”
“哦?”
万斋笑笑,
滴水的卷发,深刻的五官,
雪白的浴袍,蜜色的皮肤,
英明长得真是不错,脸孔鲜明英俊,身材极好,这种逼人的视觉之美,就算身为男人亦不能忽视,
——一定会有许多的女孩子喜欢吧,难怪演的连续剧越来越红,收视率越来越高,
但真正让他感动而心动的,是在那样的外表之下,那种淳朴如稚子般的特质吧,
——那种时而明亮,时而沉郁,时而温柔,却始终纯净而专注的目光。
这种别无所求的纯净与专注,是他一生所不能体会拥有,
就象元弥那种单纯而天真的执着,也是他一生所不能体会拥有。


“英明听话吧。”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仿佛有种咒一样的魔力,
让人无法抗拒。


。。。。。。



英明乖巧的躺到床上,
万斋拉过雪白的被单,小心仔细地盖在他的身上,将脖子以下的地方都盖得严严实实,打熄床灯,
声音低沉而轻柔:
“乖孩子闭上眼睛。”
脸上仿佛又是那种天真而狭促的笑容,却多了些让人无法抗拒的温柔与溺爱,甚至威严,
——他跟裕基盖被子的时候,大概也是这个样子的吧?
英明顺从地闭上眼睛,
就算明知再睁开时,这个朝思暮想的人就会像无形的空气一样消失于眼前,他也无法违背。


。。。。。。


长长的睫毛,小狗一样卷卷的头发,乖顺的面容,
确实象个孩子,
一个单纯而寂寞地爱着他,恋着他的孩子。
真诚使人动容,
而且这个人,
曾在他人生中某个微妙而关键的时刻,象八月的暴风骤雨,毫无征兆而猝不及防地切入过他的生命,用温柔而有力的臂弯拥抱过他的迷惘与颤栗,失落与惆怅,
让他在放纵中沉溺,然后从现实中清醒,
终于在心灵和事业上彻底地选择了一条坚忍而决绝的道路。
这样的一个人,无论他愿意不愿意,承认不承认,也不管有没有将来,他都不可能抹煞他的出现,他的位置,
他在他心里的一席之地,
甚至比他想象的更重:


英,
我不是不爱你,
是无法,
是不能,


因为我的自私,也因为我的无力。
。。。。。



“英。”
英明听到这声来自天国的声音,和着贴近脸上的温暖气息,
然后一条柔滑如丝的舌尖滑入口腔,
如大海深处的波涛,
在唇舌间缠绵翻涌,
他想伸出双手去抱住他,
但万斋的手,却技巧的压在被子上,按住被子下面的手,
力道不算大,但足以使他不敢作出任何强硬的反应:
——如果两个人又抱在一起的话,接下来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幸福的眩晕中,英明的心里却闪过一瞬落寞的悲哀:
——万斋,还是保留着,还是克制着,还是不希望那样的吧,
就算他嘴里是如此动情地叫着“英”,如此炽热地吻。
但是,想那么多干什么呢?
这是万斋第一次主动吻他,也许就是最后一次,
——让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感受到他的爱。
所以他只有顺从地躺着,握紧拳头,闭着眼睛,
任凭眼角溢满甜蜜而凄伤的泪水。


反正一切的权利,他都早已交给了他:
爱还是不爱,
铭记或遗忘,
留下或离开。
。。。。。。



良久,
终于貌似风平浪静。


离开他的唇,视线却依然无法离开他的脸,
纤长的指尖抚过脸上的泪珠,是滚烫的热泪,
灼得万斋的心里一阵刺痛:
英,
我又何尝不想。


英,我又何尝不想?
他的余生,他的将来,可能会收获更多的鲜花,荣誉,注目,还有他长久以来孜孜以求的艺术,
但无论拥有什么,拥有多少,
如此单纯而温暖,带着情人间的甜蜜与深情,和挚友般的理解与爱惜的怀抱,
他今生里再也不可能得到第二个,


——再也不可能,心动而投入。
失去眼前,就是永远。


。。。。。


温热的唇舌与呼吸倏然离开,
象冲刷的浪潮忽然退去,
英明睁开眼睛,迎上一双俯视的黑色眸子,
咫尺之近,却像隔着一曾黑夜的薄雾,无法看清他的焦点所在。
“万斋,你要走了?”深邃的眼睛带着泪光,写着满满的眷恋与无奈:
他以为他会点点头,然后起身离去,
——就象上次一样。
但那双黑色眸子却变幻不定,象闪烁在夜风中的烛光,忽明忽暗的摇曳着:
“我走了,你今晚睡不睡得着?”
“睡不着。”
英明很诚实地回答,
——岂止今晚,明晚,后晚,将来的许许多个夜晚,他都会睡不着,
带着那些甜蜜而痛苦的回忆,
万斋,你知不知道,那些无数个寂寞如水思念如潮的夜?


。。。。。。
英明,我怎么会不知道?
那些寂寞凄冷的夜,那些彷徨失措的痛苦与煎熬,只是我告诉自己要象戒毒瘾一样把它戒了吧!
生命就是这样,坚持一些,就得放弃另一些,
纵然不舍。
万斋转过脸去,对着沉沉的夜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重新看着那双深邃而深情的眼睛,
象深夜的大海般将他淹没。

轻轻地说出一句:


“我走了,我也睡不着。”

牙齿咬着下唇,霍地拉开被子,
钻入被窝,
抱住里面的身体,
重新吻上那张泪痕班驳,幸福而惊愕的脸。


窄小而温暖的空间,
无声而激烈的拥抱。


这一刻,只要顺从了自己的心,


其他的,就交给老天来安排吧!


。。。。。。。


夜色已浓,
灯光隐去,
只剩银白色的月光照在异国的窗前,



世间难得一回陶醉,
人生难得一回自我。


爱吧,此刻,在别处。




尾声:花非花


6月10日晚,
在离开东京往XXX市公演之前,万斋在书房里写下了一张字帖,
不是他平常爱写的隶书,是泼洒的狂草,在雪白的纸上溅开点点飞散的笔墨:


花非花,
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风无多时,去似朝云无寻处。


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风,去似朝云。
生命中的最美最好,就如这夜半天明间短暂的缠绵拥抱,
如此美丽,勾魂夺魄,
却无法把握,不能挽留


如迷雾里的飞花


怒放在灵魂的深底
瞬间随风飘散


消失于现实的缝隙




<花非花>——陆昆仑编曲,徐慧演唱:
http://www.51xw.com/star1/liukunlun/


小奇的博客,玛格丽特的天空
→欢迎光临: http://hi.baidu.com/%C2%EA%B8%F1%C0%F6%CC%D8iamxq
顶端 Posted:2006-05-29 20:03 | [楼 主]
iamxq
级别: 授权用户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80
威望: 1882 点
金钱: 201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1-04-26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阴阳师3》,当然是万斋和英明演的了,可怜我那篇《云一样的男子》写了好几万大字,大人的回复也超过20条吧,居然问我谁演的。。。。。。[em08],呜.....[em07]

过渡么。。。大人说的关键部分是啥子啊?表佩服,偶可以教你的说。。。嘿嘿。。。


小奇的博客,玛格丽特的天空
→欢迎光临: http://hi.baidu.com/%C2%EA%B8%F1%C0%F6%CC%D8iamxq
顶端 Posted:2006-05-29 20:49 | 1 楼
cithara
墙外桃花别样红
级别: 少纳言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4
发帖: 1155
威望: 8466 点
金钱: 2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48(小时)
注册时间:2004-12-17
最后登录:2016-05-12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大人的文净化了俺猥琐的脑瓜子

俺微末想到了发哥……


NIANIA~上去恁死他~
顶端 Posted:2006-05-29 21:43 | 2 楼
iamxq
级别: 授权用户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80
威望: 1882 点
金钱: 201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1-04-26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貌似发哥是在南丫岛上长大的?


小奇的博客,玛格丽特的天空
→欢迎光临: http://hi.baidu.com/%C2%EA%B8%F1%C0%F6%CC%D8iamxq
顶端 Posted:2006-05-29 22:14 | 3 楼
greycain
死神助手
级别: 弹正尹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445
威望: 3995 点
金钱: 21048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3(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05
最后登录:2009-11-2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好文……感动ING~

I hope the Pacific is as blue as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
顶端 Posted:2006-05-30 00:37 | 4 楼
zqhrukawa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05
威望: 1215 点
金钱: 20170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6-04-12
最后登录:2008-05-0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感动……

为什么大人的文可以写得这么深入人心呢?

泪洒ING


我们彼此相爱,然而只能天各一方.
我们原以为一切都是真实,然而却发现这只不过是一场弥天大谎.
我们本只想手拉手永永远远地在一起,然而却在不断的猜疑与防备中迷失了所有......
http://zqhrukawa.spaces.msn.com/
顶端 Posted:2006-05-31 10:10 | 5 楼
www_xc_2001
没尾巴猫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80
威望: 3464 点
金钱: 20463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6-19
最后登录:2011-08-29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每次看到你的文都有那种轻柔中震撼人心的感觉,炙热而温柔的情愫,

像水中的涟漪,深邃而幽远,很喜欢。

[em16]

顶端 Posted:2006-05-31 11:47 | 6 楼
玥靈
安倍家的狐狸
级别: 论坛版主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2
发帖: 1728
威望: 5716 点
金钱: 46978 RMB
贡献值: 0 点
在线时间:23(小时)
注册时间:2005-02-08
最后登录:2014-10-0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撒花~~~

(晴明:摸摸~~~お前は本当によい犬だ ~~~)


点击进入:晴明府邸是爱他生于白羊座 一双眼魅似火 又怪他生于白羊座 使得我着了魔
顶端 Posted:2006-05-31 16:43 | 7 楼
crystalma
高级质检工程师
级别: 式部卿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2
发帖: 737
威望: 1980 点
金钱: 215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3-14
最后登录:2012-06-25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如此浪漫之夜能在我国领土上演,真是荣幸之至呀,哈哈!

说来也巧,今天在台历的6月9日上画了一个大大的五角星,看着同事诡异的笑容,我不好意思的大吼:“笑什么?量你也猜不出来什么意思?”

“切,还用猜!不定又是万斋或者晴明的什么纪念日……”

呃,真失败!

没有理她,默默的盯着窗外……

还有10天。

到时我会站在窗前,告诉她:“现在他就在香港,在我们的地盘!”

那天晚上,估计我也会失眠吧。

认识他之后,头一次距离那么近(苦笑……)

以为楼主亲真的不写文了呢,还郁闷了好一阵,这回看到亲回来,好高兴!

文笔还是一贯的高水准,能写到人心坎里的文字呀!

PS:戳戳楼上那位同僚,忘了我跟你说过的了吗——注中文呐!

竟然发现了CI!都快考试了,还冒头......


听飞鸟说你从冬天经过
冬天没有叶落 雪地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海上经过
海上没有风波 浪花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梦里经过
梦里没有颜色 梦很寂寞
http://blog.sina.com.cn/crystalma
顶端 Posted:2006-05-31 21:40 | 8 楼
iamxq
级别: 授权用户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80
威望: 1882 点
金钱: 20166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6-03-17
最后登录:2011-04-26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本来真的不想写,不小心又被人策动了。。。。[em08],偶真是没立场啊.....

想想万斋就要来港,多少有点表示嘛.


小奇的博客,玛格丽特的天空
→欢迎光临: http://hi.baidu.com/%C2%EA%B8%F1%C0%F6%CC%D8iamxq
顶端 Posted:2006-06-01 02:07 | 9 楼
安倍雅明
耽美狼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99
威望: 1320 点
金钱: 20375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07
最后登录:2012-03-17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斋斋六月真的会去香港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偶好想去

[em06]

奢靡都市里的爱情,像廉价的花朵,不断的盛开和凋谢。所以我选择迷恋我爱的却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存在的爱人!我最爱周恩来,梅兰芳和野村万斋了!我又爱上了卫青和《银河英雄传说》。我是可爱的纯种耽美狼!我好像都喜欢成熟的温润如玉的男人,不好,这样会嫁不出去了!
顶端 Posted:2006-06-02 20:37 | 10 楼
琉璃雪姬
晴明的贴身丫鬟
级别: 阴阳师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180
威望: 1483 点
金钱: 2036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1(小时)
注册时间:2005-01-26
最后登录:2008-01-06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小明狗狗有万斋照顾,好幸福啊~~~~~~~~~这里的斋斋很有王者风范呢~~~~~[em10]

顶端 Posted:2006-06-03 10:22 | 11 楼
鲜花满月楼
级别: 中宫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334
威望: 955 点
金钱: 2067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6
最后登录:2015-07-31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未来的事~~~~真的会来吗?



顶端 Posted:2006-06-05 12:23 | 12 楼
danrenpang
级别: 中宫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304
威望: 5798 点
金钱: 21019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5(小时)
注册时间:2005-05-22
最后登录:2009-03-28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要是能来杭州就好了……[em02]

顶端 Posted:2006-06-07 18:46 | 13 楼
jojo66
级别: 无官大夫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加为好友 对该用户使用道具
精华: 0
发帖: 44
威望: 895 点
金钱: 19944 RMB
贡献值: 1 点
在线时间:0(小时)
注册时间:2005-11-26
最后登录:2006-12-23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推荐此帖



楼上的我支持[em02]

顶端 Posted:2006-06-09 22:17 | 14 楼
« 1 2» Pages: ( 1/2 total )

 泉晴斋-野村万斋FANS站点 » 『 残荷听雨 』
快速发帖 顶端
内容
HTML 代码不可用

使用签名
Wind Code自动转换

字数检查 恢复数据
 认证码: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
表情 [更多]
Powered by PHPWind v6.0 Code © 2003-05 PHPWind
This is html template view this page faster